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十一章【小松凪的推理】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十一章【小松凪的推理】 七月八日。

 魚戶給自己泡了杯咖啡,坐在轉椅上,準備小憩一下。

 突然,眼前出現了殭屍!——不,原來是因為睡眠不足出現黑眼圈的小松凪。

 “警視~我明白了!”

 魚戶嚇得往後縮了縮。

 “你,你明白啥了?”

 “我知道兇手誘導窗木輪去二年級二班的方法了!”

 “什麼?!”

 “是emoji詭計!”【注1】

 “哦,說起來通風路給窗木輪發的信息裡好像用了emoji……你是說兇手是通風路?”

 花田問道。小松凪點了點頭。

 “沒錯。過去每個運營商的手機都有一套獨特的emoji字符表。直到幾年前,幾大運營商才協商把emoji的字符統一了起來。但是功能機和少部分智能機用的還是過去的emoji字符表。如果發的emoji在對方手機上不識別,就會顯示成〓【注2】。這個符號看著像等號,是輸入法裡用來替換無法顯示的字符的。”

 荔枝給客殿仁的功能機發信的時候,“傘”字用的是emoji。結果客殿仁那邊顯示的就是這個〓。小松凪一想到這一點,瞬間就看穿了這個詭計。

 “通風路給窗木輪的郵件裡,‘三年級一班’裡面的‘三’和‘一’用的是窗木輪手機顯示不出來的emoji。於是在窗木輪那邊看來,郵件裡寫的就是‘〓年級〓班’。“

 小松凪在白板上畫了畫。

 “哦哦,看起來確實像是二年級二班!“

 花田讚歎道。

 另一邊的田手問道,

 “但是無論是esTa還是X-phone的消息記錄都顯示正確了啊。“

 小松凪答道,

 “那是因為這兩家運營商的emoji系統已經統一了。無法正確顯示是窗木輪手機的問題。如果他的手機沒被炸壞的話,只要看下本地消息記錄就一目瞭然了。也許正是為了毀滅證據,通風路才會採用爆炸這種方法。“

 “嗯,原來如此。但是〓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漢字的二,仔細看看還是挺不一樣的。“

 繼田手之後,魚戶又質疑道。

 “而且窗木輪是系統管理課課長,他肯定知道不識別的emoji會被轉成〓。那麼收到這樣的郵件,他不應該首先回問一句‘是幾年級幾班啊’嗎?“

 然而小松凪一句話便解答了兩人的疑問。

 “如果是第一次收到這樣的郵件,正常人自然會多問一句。但如果通風路以前就有用〓來代替‘二’的習慣呢?如果翻翻窗木輪最近的郵件記錄,就會發現通風路在發送諸如‘2點給你打電話’、‘2號出口見’之類郵件的時候,都用的是2的emoji。這些郵件在窗木輪的手機上顯示的都是〓。但這些情況下〓都是指‘二’,於是窗木輪就把通風路發的所有不能顯示的emoji都當成‘二’來理解了。通風路就是利用的這一點,把對炸彈的事一無所知的窗木輪誆騙到了二年級二班教室。“

 魚戶低聲道,

 “確實,這是一個方法……但是如果通風路一口咬定自己不知道emoji變換的事情的話,我們也沒法就僅憑這點就抓人。“

 “沒錯。所以我們要搜尋其他的證據。試想,通風路為什麼要殺掉窗木輪,而且還要偽裝成自殺呢?遺書是偽造的話,裡面的內容就完全不可信了。也就是說,窗木輪可能並不是信息洩露的源頭。“

 “但……他電腦裡確實有用戶名單被刪除的痕跡,這你怎麼解釋?“

 “用戶名單隻有內部人員才有權限拿到,所以窗木輪曾把它從公司帶回家辦公,這點應該沒錯。這之後的發展,抑或是窗木輪自己大嘴巴把這事告訴了通風路,抑或是從一開始就是通風路教唆他把名單帶回家的。不論是哪種情況,可以確定的是,通風路為了接近窗木輪,誘惑了他,得到了進入公寓的機會,之後公然或者揹著他地拿到了這份名單。”

 花田露出一副很懂的表情。

 “因為窗木輪是個沒用的男人,面對通風路這個級別的美女可以說是毫無抵抗能力。”

 “總之,不管是哪種情況,通風路肯定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通過窗木輪這條線拿到了用戶名單。於是她殺害了窗木輪,並偽裝成他因為自責而自殺的樣子。因為她有窗木輪公寓的鑰匙,所以可以輕意偽造遺書以及電腦內的各種瀏覽痕跡。這點我們剛才已經提到過了。”

 “我覺得如果只看兩人的聊天記錄,很難斷定他們兩個人曾經是戀人關係。”

 面對田手的質疑,小松凪舉了一個例子。

 “她可以說,‘我男朋友有暴力傾向,而且喜歡查我的手機,所以不要打電話或者發郵件到我的手機上”。這樣就可以矇混過去了。“

 “惡女,真是惡女。“花田感嘆。

 “但為什麼通風路為了拿到他們公司的用戶名單會做到這種程度呢?是為了爭取用戶?”

 “咦?你還沒明白過味兒來嗎,魚戶警視?”

 說完,小松凪才意識到自己的語氣有點放肆,趕忙捂上了嘴。花田在一旁苦笑。魚戶白了小松凪一眼。

 “那還有勞您多多教誨。”

 “通風路偽造的遺書裡是這樣說的:‘這之後便發生了Mailer-Daemon連續殺人案。兇手或許就是在網上找到了這份用戶名單,然後據此選定的受害者——不,不是或許。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沒有辦法解釋為什麼兇手會知道被害人的地址和郵箱。這毫無疑問就是我的責任。不能再逃避了。’這段話似乎有很強的誘導性。Mailer-Daemon案兇手之所以獲得被害者信息,是因為窗木輪把名單洩露到了網上,而他是從網上獲得的這份名單。沒有其他的情報來源。

 “但是如果實際上通風路從窗木輪那裡拿到了這份名單的話?“

 “難……難道你是說……“

 “沒錯,通風路八雲就是我們一直在苦苦追查的Mailer-Daemon連環殺人案的真兇!而這起連環殺人案對誰打擊最大?是X-phone公司!打擊X-phone對誰最有利?自然是競爭對手esTa!而通風路八雲的身份,正是esTa社長的翻譯兼秘書!”

 “為了打擊X-phone社,爭奪用戶,而去殺死X-phone社功能機用戶,這一切都是戴姆勒社長的指示?”

 “戴姆勒社長是否參與,目前還無法判斷。也許是通風路自己的主意。”

 “通風路是被戴姆勒社長迷住了嗎?”

 “或許。”

 小松凪朝幫腔的花田點了點頭,繼續道,

 “如果把目標定為智能機用戶,或許效果還要更好。但是有窗木輪的老同學這層關係,顯然是從他那裡拿到他負責的功能機用戶的信息更容易些。拿到用戶信息後,她便敲定了獨居OL犬飼、身高將將一米五的客殿、還有九十七歲的老川這幾個比較好對付的人下手。沒想到的是犬飼和貓間住在一起,而老川還有反抗她的能力,這些都是她失算的結果。”

 小松凪又轉向魚戶,

 “總之,我們應該徹底調查清楚通風路的嫌疑。”

 “啊,嗯。”

 魚戶被小松凪的威勢震懾住了,腦筋一時沒轉過來。

 田手也插話道,

 “說起來,第一起事件中,兇手曾一度穿上了貓間的緊身衣。當時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兇手與貓間擁有相似的體型。據我前幾天去esTa本社時候觀察,通風路的身材確實和貓間一樣好。

 “然後在第三起事件中,我們曾認為兇手作案時可能還處於一隻手腕受傷的狀態。前幾天通風路帶我們到會客室的時候,是用帶著手錶的左手開的門。通常來說,手錶不會戴在利手上。她用非利手開門,也許是因為右手手腕受傷的緣故。”

 “唔……”

 這時,鑑識課的紺野也跑了過來。

 “小松凪。之前你拜託我們調查的事情,結果和你想的一樣。”

 “真的嗎?”

 “百分之八十是一致的。”

 “你們在說什麼?”魚戶問道。

 紺野回答說,

 “是上木荔枝錄下來的疑似兇手的喘息聲。雖然沒有發語,而且只有幾秒長,但我們抱著試試的心態,把它送交給了科搜研對比聲紋。根據小松凪的提案,用作對比的是戴姆勒社長出席活動時通風路翻譯的聲音。結果發現百分之八十是一致的。僅僅是呼吸聲就有這麼高的一致率。”

 魚戶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後徐徐說道,

 “我知道了。馬上舉行緊急搜查會議,把通風路八雲列為重點調查對象。”

 “謝謝魚戶警視!”

 小松凪低頭領命。

 *

 緊急搜查會議後,小松凪等人迅速離開警署,準備把通風路控制起來。

 然而——

 通風路八雲已經神隱到不知何處去了。

 注1:emoji,即繪文字,社交軟件中常用的表情符號。常見用法如“你說你emoji呢”等。

 注2:〓,日語中作“下駄記號”。用法如正文中所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