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四章【小松凪的挑戰書】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四章【小松凪的挑戰書】

首先橫亙在偵探上木荔枝面前的難題,是轄區派出所的熊田刑警。這個渾身毛乎乎的中年男人,不知為何一見面便認定出現在現場的荔枝就是兇手。

“所——以——說,都已經解釋過了,我是看到他郵件內容只發過來一半,覺得不對勁,給他打電話又只聽到奇怪的喘氣聲,覺得他有危險,才從家裡跑來現場的。”

“小姑娘,你這藉口編得不行啊。從常識上來講,郵件只發一半難道不一般是發郵件的人操作失誤嗎?你為啥還專門打電話去問?很可疑啊。你是不是一開始就跟在他後面,趁著他走小路的機會殺掉他,然後想報警洗脫嫌疑?”

“這我也說過了,是因為有殺人預告郵件……”

“殺人預告?那就是一般的騷擾郵件吧。啊,我明白了,這個騷擾郵件也是你發的吧?”

“兇手接電話的之後的喘氣聲我都錄下來了!”

“那也是你自導自演!”

“太過分了!你不趕快去調查兇手也就算了,竟然懷疑起我這樣的勤懇工作的無辜市民。”

“援交算哪門子正經工作啊!”

“啊,你這是歧視!我反對——“

兩人正在進行這種無意義的爭吵之時,突然聽到“咚咚“的敲門聲。熊田正在氣頭上,向著門怒吼道,

“進來!“

門慢慢地打開了,一個穿著正裝的年輕女性有點畏縮地向屋裡打量著。

“請問……您在問詢的這位是上木荔枝小姐嗎?“

“哈?你誰啊?“

熊田威嚇道。對方似乎被嚇得全身震了一下,然後匆忙從上衣口袋中取出一張名片遞給了熊田。

“我,我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小松凪。請多多關照。”

荔枝這才認出她來。啊,原來是小松凪。兩人之前打過很多次交道,但荔枝愣是沒能記住對方的臉。

聽到“搜查一課”這四個字,熊田彷彿被施了某種魔法一般,態度瞬間變了。

“一、一課的刑警小姐怎麼突然大駕光臨敝所……”

小松凪有點語無倫次地答道,

“我、我是奉搜查本部的命令,來這裡調查一件連續殺人事件。考慮到本案與連續殺人事件可能存在的關聯性,我有一些問題想問一下上木荔枝小姐。”

“原來是這樣。請便請便,她就交給您了。”

“誒?我看您還在問詢過程中……”

“不不不,當然是要讓一課優先了。來來來,您不用跟我客氣。順便一提,我叫熊田,非常抱歉身上沒有帶名片。大家都叫我‘毛熊’,您也這麼叫就行。***派出所的熊田。那我就失禮了。……快,走了。”

熊田拉著一旁負責書記的年輕刑警迅速消失在門外。小松凪見過好多想攀關係升進搜查一課的刑警,但是表現得這麼露骨的她還是第一次見。

她目瞪口呆地目送熊田離開。荔枝趁機盯住了她的臉仔細觀察。過了一會兒,小松凪似乎終於回憶起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於是拉開椅子坐在了荔枝對面。兩人的眼神交匯。

“呃……我臉上有什麼髒東西嗎?”

“呀,不好意思。我剛才在努力記住你的臉。”

“誒,我們明明見過這麼多次了,你還沒記住嗎?”

“這不是次數的問題,而是頻率的問題。如果不能定期見面的話果然還是……比起這個,我還要多謝你剛才幫我解圍。那個刑警先生似乎已經認定我就是兇手了。”

面對荔枝的微笑,小松凪故意做出一副冷淡的表情。

“我可沒有幫你的意思。”

荔枝從她的話中嗅出了一絲敵意。稍微想了想,她大概回想到了這股敵意的來源。

難道她還在為上次的事件生氣?

先這樣問問看好了。

“今天藍川先生沒和你一起來嗎?”

小松凪的表情一下失落了起來。她的聲音微微顫抖。

“藍川先生來不了了……他是……他要休長假了……”

荔枝敏銳地問道。

“你說他怎麼了?他又腎虛了?”

“不是,他說他要辭職!連辭呈都遞上去了,還是長官好說歹說,才勸得他答應先休長假考慮一下……

“誒?辭職是什麼情況……“

荔枝有些吃驚。小松凪用懷疑的眼光打量著她。

“你真的不知道原因嗎?”

“我也是剛聽說的啊,怎麼可能知道。”

“你少唬我!肯定是因為上次他父母的事啊!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上木荔枝這才想起來。不過還是說不通。

“啥,就因為上次那事?那也算不上什麼大問題啊——“

小松凪一把抓過荔枝的衣領。荔枝完全沒想到小松凪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任由她把自己拉了過去。

與此同時,她的面孔鮮明地印在了荔枝腦中。好,這下忘不掉了。

“就是因為你這樣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藍川他……藍川他才……“

荔枝有點生氣,頂了回去。

“什麼叫‘事不關己的樣子’?這事本來就跟我沒什麼關係啊!而且這都幾十年過去了,就算是對藍川來講,這事不也是跟別人的事沒什麼兩樣了啊。“

“你怎麼能這樣說!明明是你要玩什麼偵探遊戲,把殘酷的真相挖掘出來擺在我們面前,還說自己以此為樂。可你考慮沒考慮過藍川先生的心情?“

小松凪勻了勻氣息,繼續道,

“你一直是這樣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可是你坐在旁觀者的位子上,就當真沒有一丁點負罪感嗎?偵探就了不起嗎?“

“對,名偵探就是了不起。“

兩人互不相讓,視線有如利劍一般交錯。

最終,小松凪打破了沉默。

“好。既然你這麼說了,那就來接受我的挑戰。“

“挑戰?“

“對,挑戰的內容,就是我現在正在調查的這樁殺人案。你這個名偵探能否看穿兇手的殺人手法呢?當然,我們警方已經調查清楚了。“

為了免除自己怠工的嫌疑,小松凪又補充道,

“我這只是為了考較你的推理能力而已。你既然自稱名偵探,這對你來說應該只是小菜一碟吧。”

“只要你給我充足且準確的信息。”

“那是自然。當然,其中可能摻雜了一些我自己對被害人內心活動的揣測。”

“但是既然是殺人事件,那在電視上應該已經播過了吧。我不記得我看沒看到過相關的新聞,但是萬一看過的話,豈不是對你不公平?”

“新聞裡沒有涉及案件的核心內容。而且像是被害人姓名、住址之類的信息也沒有公開,所以應該沒有影響。”

“這樣啊。那麼這個挑戰我就接下了。”

於是小松凪把OL被害案件的前後經過原原本本地給荔枝講了一遍(基本與第二章相同)。

講完後,荔枝立即道,

“好,我明白了。“

“誒?這麼快?“

看著小松凪半信半疑的神情,荔枝向她伸出了三根手指。

“突破口有三個:首先,為什麼被害人回家之前要買酒心巧克力;其次,為什麼被害人對樓裡嚴禁飼養寵物的告示視而不見;最後,為什麼被害人不把壁櫥裡的靴子放在外面的鞋櫃上?”

小松凪垂下了視線。

“雖然很不甘心承認這一點,但是看起來似乎你已經猜中了。那麼請說出你的解答吧。”

“首先來講,狗是絕對不能吃酒心巧克力的。絕對不能。因為酒精和巧克力對狗來說都是劇毒。被害人難道不具備這樣的常識嗎?綜合其他線索以及不合常理的現場情況來考慮,就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而是另有玄機。

“現在回過頭來看那雙放在櫥櫃裡的靴子。既然這雙靴子不是放在鞋櫃上,而是放在壁櫥裡,那就說明被害人平常不會把它穿出門。那麼什麼樣的靴子是用來在室內穿的呢?正巧我自己就有這麼一雙。我想被害人那雙靴子的用途應該跟我的一樣,用作性愛玩具使用。靴子一般是S系女王穿的。為了在踩踏對方私處的時候防止細菌以及真菌感染,所以特意與其他穿出門的鞋分開放置——我也是這樣做的。

“所以事情就很明朗了——啊,不好意思,你們好像已經調查清楚真相了對吧。被害人的所謂“狗”並不是狗這種動物,而是犬奴隸——也就是M奴隸。這位外表不起眼的孤獨的OL,在家裡其實是一位SM女王。所以她才會對樓裡張貼的告示視而不見,因為她養的“狗”並不是真正的狗。

“也就是說,密室裡的一人一狗,實際上是女王和奴隸兩個人。其中一人被殺,那兇手只能是另一個人了。亦即,兇手正是對女王起了反心的M奴隸——”

小松凪垂下的雙眼閃過一絲得意的光芒,然而這並沒有逃脫荔枝的視線。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不。你剛剛提到你在調查一起‘連續殺人事件‘,對吧?所謂’連續‘是指什麼呢?說的是OL和客殿先生兩人嗎?不,不是的。

“客殿先生的案子還處於轄區派出所調查取證的階段。比如我剛才就在接受熊田的問訊,在你到來之前沒有搜查一課刑警的參與,所以我認為,這個案子應該還沒有在搜查本部立案。尤其是,那位熊田警官似乎對你毫無印象。如果客殿先生的案子在搜查本部立了案的話,搜查一課理應先行與轄區派出所的刑警舉行會議、分析案情。小松凪你一名年輕的女警官,在搜查一課一群大漢中間應該是很醒目的,更不要提那個熊田做夢都想進搜查一課了。如果你們在一起開過會的話,他怎麼可能對你毫無印象呢?所以客殿先生被殺的案件應該還沒有在搜查本部立案。

“那麼所謂‘連續殺人事件’的‘連續’指的是什麼呢?既然是連續殺人案件,那麼被害人至少應該有兩人。一位是女王大人,那另一位呢?登場人物中,除了女王,就只剩下奴隸一個了。

“沒錯。兇手在女王回家之前便來到了五零五號公寓,殺死了奴隸,並把屍體藏到了陽臺上。整個過程中女王都沒有打開過窗簾,所以看不到陽臺的情況。不過兇手完全可以把屍體藏在諸如洗衣機後面的角落,所以就算她拉開窗簾也沒法發現屍體。兇手就這樣殺死了奴隸並把她的屍體藏了起來,然後就在家裡等待女王的歸來。

“那麼為什麼女王大人到家後沒有意識到兇手的存在呢?請回憶一下,提及她的‘狗’的時候,女王用的是‘黑色的身影‘一詞。現實中有黑色的狗,但人怎麼會是黑色的呢?難道是黑人?但如果是這樣的話,女王一眼應該就能察覺到屋子裡的不是自己的‘狗’,而是一個陌生人。

“既然如此,答案只有一個了。奴隸之所以是黑色的,是因為她身穿SM用的那種包裹全身的黑色乳膠衣。兇手在殺死奴隸之後,便把這身乳膠衣從奴隸身上脫下,自己穿了上去。這是為了隱藏身份,防止女王大人警覺。其實兇手還有一些其他選擇,比如躲到壁櫥裡,伺機偷襲女王。但是這樣一來,女王一開門就會注意到屋子奴隸不見了,便會警覺起來,所以自己穿上乳膠衣裝做奴隸這種辦法是最保險的……應該沒錯。”

荔枝的聲音稍稍有些不太自信。

“說實話,殺了人之後還把死者穿著的乳膠衣扒下來自己穿上,這實在是……太不合常理了。不過根據已知的條件,這是唯一合理的解釋。”

小松凪抬起頭,小聲嘆了一口氣。

“回答正確。”

“整起事件在現場勘察的警察看來應該算不上什麼謎團吧。你這是為了考較我,才故意改變敘述方式,把案件加工成一起不可能犯罪事件講給我聽。當然,對於被殺害的女王大人來說,整件事確實是個謎也說不定。”

“真是遺憾。我本來想著,如果能夠用這起事件問倒你,你也就沒有資格自稱名偵探了。這樣一來,藍川的心結應該也能解開吧……”

原來是這樣,小松凪是因為這個才向我提出挑戰的。

但是這只不過是自我滿足而已。

“關於藍川父母的那起事件,我的推理正確與否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藍川被我的推理說服了。只要這點不改變,你做再多也是毫無意義的。”

“確實……“

小松凪無力地垂下了頭。

可是很快她又站起身,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

“上木小姐,拜託了。請幫幫藍川。如果這樣放著他不管的話,藍川的人生就毀了。“

“三十八歲的大叔還沒學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嗎?“

“現在只有上木小姐能拯救他了。“

“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最終來講是這樣沒錯,但是像他這樣在人生道路上迷失了自我的人,想要重回正軌,必須有人給他指明道路。雖然這樣說很不甘心,但是這個引路人除了上木小姐,別無他選。”

小松凪的死纏爛打,讓上木荔枝也沒了辦法。

“好吧好吧,這事等我離開這兒之後咱們再說。”

小松凪的眼中放出了光彩。

“真的嗎?太感謝你了!“

“比起這個,我們現在是不是應該把重點放在連續殺人案上?你來這裡就是為了解決這個案子吧?我也想為客殿報仇。“

“啊,是這樣沒錯。那麼關於連續殺人案……“

“首先,關於那個被害的M奴隸。這人什麼來歷?叫什麼?跟女王是怎麼認識的?“

“她叫貓間美緒,二十四歲,女性。“

“是女的?那這兩個人是同性戀?“

“大概是吧。兩個人一年前通過SM相關的論壇相識,見面之後沒過多久便開始了同居生活。貓間是成人漫畫家,創作的內容基本上也是跟她本人的性癖好相關的內容。“

小松凪言辭有些閃爍。荔枝單刀直入地問道,

“就是畫百合SM本子的?“

“百,百合是什麼?“

“你可以姑且理解成女同性戀。“

“啊……雖說是SM主題,但基本都是男女之間的SM漫畫,不是女同之間的SM。“

“也是,畢竟百合漫畫賣不出去啊。“

“是,是這樣的嗎?“

“具體是些什麼樣的情節的漫畫呢?“

“我讀到的基本講的都是被S男搶走妻子的丈夫苦練SM技巧,最後把妻子又奪了回來,這樣的故事……“

“哦……聽著像是NTR類的,但又稍微有些不同。“

“……這跟案件有什麼關係啊!趕緊回到正題上來。“

小松凪清了清嗓子。

“總之,這位貓間美緒小姐生前會不定期在兩個商業雜誌上連載成人漫畫。但是由於報酬很低,所以她實際上是處於被犬飼一子——也就是女王——養著的狀態。這是我們警方的推測。“

“被S養著的M奴隸……正常來講不是應該是反過來的嗎?“

“就是這樣複雜的關係。”

“話說回來,既然貓間是女性,那也就是說,兇手也是女性咯?不然的話穿上緊身膠衣,身材會差很多吧。”

“我們警方也是這樣認為的。”

“貓間的三圍數據有嗎?”

“95,60,90。”

“嗯……身材不錯嘛。雖說比我還差一點。這樣一來就能排除所有貧乳女性的嫌疑了吧。”

荔枝說著,看了看對面小松凪的胸口。注意到她的視線,小松凪憤慨道,

“你不要一邊這樣說一邊看著我這邊啊。”

“啊,我可完全沒有在暗示什麼哦。對了,那身緊身衣還留在現場嗎?兇手應該是穿過的吧?還是說被一起帶走了?”

“應該是帶走了吧。不然我們提取一下內側的DNA不就知道兇手是誰了嗎?兇手會帶走也是很自然的想法吧。”

“說的是。那麼問題來了,你們是怎麼還原出兇手脫下貓間的膠衣自己穿上的過程的呢?明明膠衣都不在現場。”

“我們在壁櫥裡找到了另外幾件緊身膠衣。但是對比受害者的訂單記錄,我們發現少了一件。再加上貓間的屍體是全裸的,頭髮粘在一起,綜合這些情況,我們才還原了那段過程。”

“原來如此。”

荔枝又問起了郵件的話題。

“犬飼的事件和客殿被害的事件之間的共同點,在於她們在被害前都收到了死亡預告郵件吧?你剛才提到來著。”

“是的。我們在發現犬飼手機裡的郵件後,便向esTa公司提出了調查要求。結果對方提供的發件人發件記錄中只有一封郵件,就是給犬飼的這封。”

“看來這封死亡預告確實只是針對犬飼一人,而非大範圍隨機發送的。這封郵件與犬飼被害事件之間的關聯性基本板上釘釘了。”

“沒錯。”

“締約人是誰?”

“對方跟esTa締約時用的是假身份,沒法追查。”

“你們警察不是可以要求通信公司利用GPS定位手機的位置嗎?監控濫用的問題,最近不是還炒得挺火的。”

“我們要求過了,但是對方手機關機,定位不到。”

“據說就算關機,手機也能發出微弱的信號,所以也能定位到的。”

“是這樣的嗎?我不是很懂這方面的技術原理所以也不是很清楚……”

“好吧,就算這是真的,只要把電池扣下來,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定位了吧。總之是查不到位置是吧。不好意思打斷你了。”

“沒事。總之我們還在對發件人的信息進行調查,結果這時又發生了客殿先生被害的案件。犬飼小姐和客殿先生,二人收到了相同內容的殺人預告郵件。從這點出發,我們認為這兩起案件應當是同一兇手所為。”

“我同意。”

荔枝扶額思考了片刻,問道,

“貓間沒有收到殺人預告郵件嗎?“

“沒有。考慮到被刪除的可能性,我們還拜託了技術班復原了手機裡的數據,但是最終也沒有任何發現。“

“也就是說,兇手很可能起初並沒有計劃殺死貓間,貓間的存在對於兇手來說是個意外。”

“犬飼公寓的門鎖有被撬過的痕跡,這說明兇手的原計劃是在犬飼回家之前先行潛入她家埋伏,結果沒想到貓間小姐也在屋子裡,不得已臨時改變計劃,先殺死了貓間小姐。”

“原來如此。”

“順便一提,犬飼小姐和客殿先生收到的郵件來自不同的發件人。雖然郵箱地址中都包含‘mailer-daemon’一詞,也都是esTa公司的郵箱,但具體的地址是不一樣的。“

“難道兇手中途換了郵箱?不對,也許兇手在輪流使用好幾部假身份締約的手機?“

“關於這一點我們也在向esTa求證,不過我認為後者的可能性更大,因為那樣更不利於我們警察追蹤定位。“

“但是為什麼要用運營商締約的手機郵箱呢?明明註冊個普通的免費郵箱就好,你們也查不到【注1】。“

“因為從普通免費郵箱向手機郵箱發送郵件時,手機郵箱會自動判定此郵件為垃圾郵件,被害人就不一定能收到新郵件提示。兇手可能是考慮到這一點,為了保證被害人能夠看到死亡預告郵件,才特地選擇手機郵箱來發信。“

“啊,確實有可能是這樣。“

荔枝把話題轉向另一個疑點。

“說起來,犬飼和客殿兩個人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都還在使用X-phone公司的功能機。兇手是看準了他們都是X-phone用戶這一點下的手,還是看準他們都在使用功能機這一點才選上他們兩個人呢?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偶然?你們搜查本部怎麼看?“

“這……就是說兇手是根據手機型號而非被害人本身特點來選擇目標的?你是在暗示這是無差別殺人事件嗎?……搜查本部他們目前的調查重點還放在尋找同時有殺害二人的動機的人上面,因為若非如此就很難解釋兇手是如何得知兩人的信箱地址的。“

“先不考慮郵箱地址的問題,我想聽聽小松凪你個人的看法。你覺得這是無差別殺人,還是同時有殺害兩人動機的人作的案呢?就憑直覺。“

小松凪慎重道,

“我的話……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不代表搜查本部……我認為這是一起無差別殺人案件。而且如果不能很快解決的話,未來還會出現更多受害者。”

“你的直覺應該沒錯,因為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但真的是無差別殺人嗎?在作案之前還給被害人發死亡預告郵件……這個案子不簡單。”

小松凪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要不是的話最好。那你們對被害人社會關係的調查有什麼進展嗎?犬飼和客殿先生之間有什麼接點嗎?”

“我們努力調查了,但目前還沒有進展……”

“那就換個問題吧。單就犬飼的事件而言,有沒有找到比較有嫌疑的人物?”

“之前的問題篇提到過,犬飼小姐在公司裡處於被孤立的狀態,所以就算說部門內所有同事都對她抱有敵意也不為過。不過這種敵意究竟是否能發展成殺意,而且是上門殺死兩個人這樣強烈的殺意,對此我們是很懷疑的。”

“嗯……如果有同事覺得被她瞧不起,起了復仇之心,那也還說得過去吧……”

“不過確實有一位社員引起了我們搜查本部的注意,就是之前問題篇登場的池上英二,二十八歲,男性,向犬飼表白的那個帥哥。”

“哦,那個表白的懲罰遊戲。”

“不,他本人矢口否認,說他是真的表白,不是懲罰遊戲。”

“誒?那麼那張便箋是其他嫉妒犬飼的OL同事放的?看她被帥哥表白不爽?”

“應該是這樣。池上是我們問他的時候才知道有便箋這回事的。他知道後非常生氣。”

“遇上這種事是個人都會生氣吧。不過誰知道他是不是裝出來的呢。本身帥哥會喜歡上在公司裡被孤立的OL,這種事怎麼想也不太可能啊,尤其是犬飼本身長得也不好看。是不是有什麼內情?”

“你這是偏見……雖然我很想這麼說,不過我們負責問詢的警官也問了類似的問題,而他的回答躲躲閃閃的,語無倫次。看他那樣子,我也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啊,對了,你講案情的時候提到了,犬飼離開公司回家的時候在辦公室門口還撞見池上來著。這麼一來他就來不及預先潛入犬飼的公寓埋伏並殺死貓間了。”

“其實他是現場的第一發現者……警也是他報的。”

“啥?他為什麼會跑去犬飼的公寓?”

“他自己是這樣說的。因為表白沒有收到回應,他那天下班後就急急忙忙想去追犬飼小姐,但是犬飼小姐正在氣頭上,完全沒有理他,所以他只好偷偷尾隨犬飼,坐電車來到了她公寓樓門口,並且看到了她從報箱裡取出郵件的一幕,從而知道了她的房間號碼。他在公寓樓門口逡巡了一會兒,最終還是下定決心上了樓,來到五零五號公寓門前,摁響了門鈴。但是摁了幾次屋裡都沒有反應,於是他擰了擰門把手,結果發現房門根本就沒鎖。他走進房間,在浴室裡發現了犬飼的屍體,便急忙跑到走廊打電話報了警。直到警察到現場之前他都沒發現陽臺上貓間的屍體。”

“呃,什麼啊,這不是就是個跟蹤狂嗎……太可疑了。就決定兇手是他了。”

“就算他本人不是,他也很可能目擊到了兇手離開的場景,所以我們已經把他列為了重點調查對象。”

“啊,說到貓間,我們一直覺得她只是附帶著被殺掉的,但事實果真如此嗎?會不會她才是主要目標?有沒有人有相關的動機?”

“貓間小姐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一直窩在犬飼小姐的公寓裡畫漫畫,跟外部世界基本沒什麼交流。惟二有聯繫的大概也就是供稿的兩個雜誌的編輯了,但她跟他們近期也沒有發生什麼矛盾……”

說到這裡,小松凪突然意識到了什麼。

“……話說為什麼一直是上木小姐你在問問題啊?明明我才是警察,該輪到我問了。“

“好吧,請。“

“你和客殿先生的,呃,那個,援助交際關係,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幾個月之前吧。”

“你們是怎麼認識的?通過熟人介紹?”

“是搭訕啦,搭訕。在車站附近。”

“是客殿先……”

“是我啦。”

荔枝指了指自己。

“‘小夥子,要不要來試試援交啊‘,這樣。“

“這……這也算搭訕嗎……“

“咦,不算嗎?那算什麼?強上?“

“……隨便了。那你們認識之後大概多久見一次面呢?“

“他個大學生又沒什麼錢,每週五萬他肯定負擔不起。所以基本是我這邊偶爾有空的時候會約他,沒有定期。到現在他總共來過四次……不對,五次吧。“

“客殿先生身上最近有沒有出現什麼人際關係上的問題呢?“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人際關係上的問題了,不過他確實跟我抱怨過,說他媽管他管得太死,所以他想早點離開家獨立生活。“

“根據我們的背景調查,他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因為交通事故離世了,所以這將近二十年事件他都一直跟他演舞臺劇的母親客殿蘭兩個人生活在一起。“

“就是這個原因,他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情,不管是考學、找工作、加社團,乃至買手機,他媽媽都要干涉。之所以還在用功能機,好像也是因為他媽覺得有電話和短信功能就夠了。“

“這確實有點……不過也是出於母愛吧。可能他父親的突然離世對她造成的衝擊太強了。”

之後小松凪又問了幾個問題,並把上木荔枝錄下的疑似兇手的喘息聲拷貝了一份,便結束了問詢。

她臨走之前對熊田交代了幾句。上木荔枝這才重獲自由。

注1:電話郵箱和普通郵箱不同。電話郵箱地址格式一般為“[email protected]”(這裡提供郵箱服務的是docomo),由docomo,softbank等運營商提供郵箱服務。其特點是作為發件地址時郵件很少被收件郵箱當作垃圾郵件處理,但只能通過手機登錄。註冊需要與運營商締約。而普通郵箱地址格式一般為“mail[email protected]”(這裡提供郵箱服務的是google)。普通郵箱可以隨意註冊,註冊一般不用花錢,手續也很簡便。

第五章【信息不透明使國民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