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三章【兇手的氣息】

第五卷 MAILER-DAEMON的戰慄  第三章【兇手的氣息】

 ——一週後便是你的死期。MAILER-DAEMON——

 “對了,雖然不是什麼要緊事,不過我最近收到了這樣一封郵件。”

 客殿仁邊說邊掏出了X-phone的翻蓋手機,找出那封郵件,遞給上木荔枝。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懂得討女孩子開心的技巧,所以故意裝腔作勢用上了“雖然不是什麼要緊事”這樣的說法。這種缺乏自信的心理狀態,可能也與他一米五的身高有關。

 不過上木荔枝其實並不這樣認為。聊天本來就是兩個人共同參與的行為。如果發展成尬聊,本質上是雙方共同的責任。上木荔枝絕不是無趣的人。

 所以雖然她一看就感覺只是封騷擾郵件,可還是裝出很驚奇的樣子說道,

 “呀!——這是什麼啊,‘死期’?好可怕!這不是跟那個‘鬼來電’一樣嗎?”

 “‘鬼來電’?好像聽說過。”

 “是秋元康的小說,後來還被改編成電影來著。”

 “秋元康?這個名字有點熟悉啊。“

 “什麼啊,你不知道嗎?就是AKB48那個製作人。“

 “對對對,就是他。他還寫小說啊?“

 “是啊,他以前有一段時間專門寫改編電影的小說的。‘鬼來電’就是這時候寫的,情節大概是有人收到死亡預告短信或者電話,然後這些人接二連三地死掉了,這樣的故事。“

 “跟這封郵件差不多呢。所以電影裡那些郵件是人發的嗎?“

 “不是,是幽靈。”

 “什麼嘛。”

 “恐怖小說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套路啦。不過說起來,那本‘鬼來電‘是什麼時候寫的來著?“

 “我查查。”

 客殿按了幾下手機,突然皺了皺眉。

 “差點忘了,我這個翻蓋手機上不了維基百科。”

 “所以你倒是趕快換成智能機啊。”

 說起來讓人有點意外,不過荔枝有很多朋友都還在用功能機。這些人大多也不太上網。像是藍川就搞不懂怎麼用推特。——這麼一想,好像最近藍川都沒有來過了,荔枝稍微感到有些寂寞。

 她掏出自己的智能機搜了搜。

 “一卷是2003年發售的。2003年手機還是新鮮事物,所以在當時這本書可以說是緊隨時代潮流,以高科技為題材的作品。不過放到現在來看就沒什麼意思了。現在年輕人都用上LINE了。秋元老師能在當時寫出這樣的作品很厲害,但是現實中發這種郵件的人可就很沒品了。所以你不用害怕,沒事的!“

 “郵件的語氣很嚇人啊。不過你說沒事的話應該就沒事吧。“

 “啥,你還真害怕了?“

 “是有點怕來著。萬一不是惡作劇,而是真的殺人預告信的話該怎麼辦呢?”

 “你有跟誰結仇嗎?”

 “沒有吧……”

 “反正客殿先生長得這麼人畜無害,看著也不像是會被人記仇的類型。”

 “這說的也太過分了吧……”

 客殿有點害羞地騷了搔頭。可是荔枝很快又改口道,

 “不過有些時候可能自己無意之間就把人給得罪了,所以這事也不好說啊。要不調查調查?手機借我一下。”

 客殿把手機交給了荔枝。

 “MAILER-DAEMON——郵件發件失敗時收到的錯誤提示的發件人。當然你收到的這條顯然不是錯誤信息,所以肯定是實際存在的發件人在假借MAILER-DAEMON的名義給你發信。”

 “是啊,我記得以前給朋友發郵件結果發錯地址,提示郵件發送失敗的自動回覆就是MAILER-DAEMON發出的。”

 “沒錯沒錯。不過現在大家都不怎麼手動輸入郵箱地址了,所以MAILER-DAEMON的出場頻率也降低了。”

 “但是為什麼要假借MAILER-DAEMON的名義來發信呢?DAEMON好像跟惡魔的英文單詞DEMON有點像。”

 “DEMON是DEMON,DAEMON是DAEMON,不一樣的。DAEMON原本的意思是處於神與人之間位置的守護神。當初給程序取這個名字,也是因為它充當的是發件人與收件人之間的信使的角色。”

 “去掉一個A,守護神就變成了惡魔啊。”

 “兩個詞都來源於希臘語δαίμων。古希臘人把靈魂類的東西統稱作δαίμων,不問是善是惡,後來才分開的。”

 “誒,原來是這樣啊,荔枝小姐懂的可真多。”

 “那當然,我這麼聰明。”

 發件人的地址欄寫的是一個包含mailer-daemon這個詞的esTa公司的郵箱。

 “究竟是守護神還是惡魔呢?要不給他回個信試試?”

 “別,我覺得還是不理它比較好。”

 “是嗎?真沒勁。”

 不過,就算回信了對方大概也不會再回復吧。

 荔枝又看了看發信時間。正好是一週前。

 “喂,‘一週後便是你的死期‘,這說的不是今天嗎?”

 “誒,還真是。收到郵件當天我還嚇得不行,沒想到到日子了反而沒感覺了。”

 “沒事吧?話說,要不要做?”

 “嗯?怎麼突然就……”

 “按時射精是男人情緒調控的關鍵喲。”

 “啊,啊啊,那來吧!”

 “注意別太激動,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哦。”

 當然,荔枝對此完全沒有任何顧慮。客殿才二十歲,正是年輕力壯的年紀;而且他的動作真的很溫柔,彷彿上木荔枝是玻璃做的一般,輕舉輕放。

 上木荔枝是一名十八歲的女高中生。她住在高級公寓“彩虹樹”的七零七號房。她在這個房間裡接待長期援交客戶,客殿仁便是其中一人。

 他是一名大學生,每到週末回家前就會來荔枝的公寓“做客”。不過,他從未在此留宿過夜。這是因為他和舞台劇演員母親住在一起,而他的母親控制慾很強。

 今天他一如既往在晚上八點左右準備離開。

 送他出門時,上木荔枝突然沒來由地感到一陣不安。於是她提議道,

 “我送你到車站吧。”

 但是客殿軟弱地笑了笑。

 “沒關係的。“

 沒想到,這一笑竟成了永別。

 *

 幾分鐘之後,荔枝忽然發現客殿把傘忘在了自家門口。他上午來的時候梅雨還在下,但是下午雨就停了,所以他離開的時候可能沒有想起來把傘拿走。荔枝也忘記提醒他來著。

 她拿出手機,給客殿發了個郵件。因為他用的還是功能機,所以不能通過LINE聯繫到他。過去LINE好像還有對應功能機的服務,但現在已經取消了。

 ——你把傘忘在我家了。要回來取嗎?還是說等到下次你來的時候再拿走?——

 “傘”用的是輸入法裡自帶的顏文字。

 很快她收到了回覆。

 ——等號是什麼意思?是說傘嗎?不好意思現在就回——“

 荔枝歪了歪頭。“等號是什麼意思”?她才想問,郵件裡哪裡有提等號了?

 不過她很快就想明白了。

 原來如此,原來是因為他還在用功能機……

 一個疑問解開,新的問題又擺在了眼前。

 為什麼郵件寫到“回“字就戛然而止了呢?

 如果是平時,上木荔枝可能只會把這當作客殿的操作失誤而已。

 但是想想那封殺人預告郵件……

 也許情況是這樣的。客殿正打著字,突然被兇手襲擊,為了向荔枝求救,直接把郵件發了過來,暗示向她求救。荔枝腦補出了這樣的場景。

 她開始擔心了。於是她給客殿打了個電話。

 嘟、嘟、嘟……他怎麼還不接電話……

 啊,通了。

 “客殿先生?”

 對方沒有說話,但是聽筒不斷重複著奇怪的聲音。

 “哈——呀——

 哈——呀——“

 是喘氣聲嗎?難道是客殿痛苦的喘息?

 荔枝再次向對方喊話。

 “你還好嗎?”

 哈——呀——

 這時荔枝終於察覺到了。

 這不是客殿的喘氣聲。他在床上不是這樣喘的。

 電話那頭是另一個人。那個人拿起客殿的手機接了電話,卻只是發出粗重的喘息,保持著沉默。

 荔枝戰慄起來。

 “什麼人?是誰在接電話?”

 她摁下錄音鍵,然後向對方問道。

 然而對面還是沒有任何回應。幾秒後,對方掛了電話。

 荔枝迅速把手機揣進兜裡,穿上運動鞋,跑到了走廊電梯間前。

 電梯快點來啊!

 電梯過了一會才到。荔枝坐著電梯下樓,然後徑直跑出公寓大門,踏上了夜色籠罩的街。

 從回信時間推算,客殿這個時候還應該在去車站的路上。所以他應該是一邊走路一邊打字的時候被人襲擊的,這點可以肯定。至於襲擊者是不是那個發郵件的MAILER-DAEMON,還不好說……

 果然我的直覺沒錯。當時明明應該堅持把他送到車站的。客殿先生,你可務必要平安無事啊!讓我再看看你弱氣的笑容吧……

 終於,氣喘吁吁的她,在車站商業街旁的一條小巷中,看到了一個倒下的身影。

 她頓了頓,然後向那個身影慢慢靠近。

 什麼……不,是誰,誰倒在那裡……背後那個是……是菜刀柄……襯衫後背都被血浸透了……

 “客殿先生!”

 倒在地上的人正是客殿。菜刀直插他的後心,他的手機掉在了他腦袋旁邊。

 荔枝把了把脈。看來是來晚了。

 她壓抑住心中的衝動,冷靜而細緻地觀察著四周。

 一件雨衣落在離屍體不遠的地方。雨衣上全是血。兇手很可能是為了防止血濺到身上,所以在作案時拿這件雨衣擋在身前。但雨衣留在現場,兇手卻早已不知所蹤。

 對過去的荔枝來說,偵探行為不過是一種消遣。但從客殿被殺害的一刻起,她心中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絕不會讓你逃脫。即使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捉住你,兇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