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與全民美少女創造夏日回憶

第五章 說起盛夏就要提起大海的風潮

第二卷 與全民美少女創造夏日回憶  第五章 說起盛夏就要提起大海的風潮 說起盛夏,自然就要提起大海。

 經常會有人說這句話。

 不過這也說得沒錯。

 除了衝浪運動員和垂釣人,大部分人都得等到夏天才能在海邊玩兒。

 可這樣一來就不是因盛夏而想起大海,反倒是因大海而想起盛夏了才對。

 也就是說,並不是大海中有夏天,而是夏天中有大海————。

 「啊!好熱啊!」

 在這條不見蔭涼、只有車偶爾通過的柏油路上,我仰天咆哮。

 為了忘卻熱意,我一直在拼命思考那些毫無意義的事情,但卻絲毫不起效果。

 在這能夠燃盡一切的太陽面前,人類的小聰明根本起不了作用。

 「可惡……早知道這樣,我就答應了」

 汗水從下顎滴下,我孤身一人發著牢騷。

 這裡是遠離東京的一個臨海縣。

 我來這裡坐了幾個小時的鐵路,到車站後又坐一個小時的公交。下車後,我本以為終於到達了目的地,結果還要再步行一個鐘頭。

 我理應是早上七點離開的家門,回過神來已是正午。

 我不惜如此也要去的地方是一家附帶私人海灘的海景酒店————更正,是海景別墅。玲她們想必正住在裡面。

 我們說好等泳裝攝影結束,工作人員全都離開之後,我去找她們……。

 (可惡……沒想到居然會這麼折磨)

 我為了防曬帶了一頂帽子,但熱量已經開始穿過它了。

 或許,或者說這條路很有可能是在只有車輛通行的前提下修建的。

 我不覺得這條路適合步行。

 因為路上沒有一台自動販賣機,道路兩旁雜草叢生,甚至都沒大樹乘涼。

 玲她們說要接我,但幾天前一無所知的我拒絕了她們。

 我真想回到那會兒揍自己一拳,但這種好事是肯定不會實現。

 因為我真沒想到居然會這麼遠。

 我和她們的工作沒有一點兒關係,自然不會有人給我出打車錢。

 如此一來,肯定就得她們自己出錢叫車。我覺得這樣實在有些不合適,便逞了強。如今看來這麼做是錯的。

 說實話,我已經想回去了。

 玲說要和我一起創造難忘的回憶,但我的精神已經撐不下去了。

 「嗯……是那兒?」

 道路前方有一棟木造的獨棟建築。

 如果不是海市蜃樓,那一定就是目的地所在的別墅。

 太好了————。

 就彷彿在山中遇了難一般,這句話不禁從我口中脫出。

 我已經喝光了身上所有的水,要繼續走下去就得抱著赴死的覺悟。一想到終於能歇息下,見底的體力便又擠出來了一些。

 想要進去,要麼是用住客用的門卡通過大門,要麼就得別人從裡面打開。

 我自然是沒有卡的,肯定就得她們來給我開門。

 我取出手機,撥了玲的電話。

 「……喂」

 『嗯……嗚……』

 「你這是剛睡醒吧。一聽就是剛睡醒」

 『早上好……?』

 「現在應該是中午好了。能不能先給我把門開了?我身上都有烤焦的味兒了」

 『太誇張了……』

 「少廢話快給我開門」

 『嗯……』

 過了一會兒,面前的門便緩緩打開了。

 我進去之後,看到別墅那邊有一個熟悉的金髮女孩兒朝我這邊走來。

 「凜太郎,歡迎」

 「嗯……到這兒也走太長了吧」

 「抱歉,我沒說嗎?」

 「沒,你說了,你確實說了。所以我只是在氣天氣太熱了」

 「你好冷靜。先進來涼快涼快吧」

 我跟在玲後面走進別墅。

 木材特有的香味撥弄著我的鼻子,裡面開著空調十分涼快。

 這裡的窗戶能望到傳說中的私人海灘,太陽照在大海上,海浪汩汩波光粼粼。

 「白水喝嗎?」

 「嗯?啊,嗯」

 我正沉浸在這幅光景中,玲不知何時去了趟冰箱,給我扔了一瓶水。

 這水真是涼快。

 我立刻擰開蓋子,大口暢飲。

 「————!爽……」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凜太郎這麼幸福」

 「我現在感受到我還活著……臉上肯定會這樣」

 燥熱的身體瞬間降了溫,大腦也恢復了過來。

 我不太喜歡折磨身體的行為,不過水能好喝成這樣,偶爾一次也不錯。

 「————哎呀,凜太郎君,你終於來啦」

 「嗯?」

 美亞不知何時從樓梯井的二樓向下看了過來。

 她來到一樓後,走到冰箱取了一瓶和我一樣的水。

 「你也剛醒?」

 「是啊。昨天一直頂著大熱天攝影,還挺累的」

 「啊……那就有點兒不好意思了」

 我這個道歉是對玲說的。

 玲不善早起,突然被叫起來肯定很難受。

 「沒關係。讓凜太郎走著來都怪我。我應該強行讓你坐出租車來」

 「我一個體力旺盛的男高中生,沒必要這麼遷就我。別在意」

 好,有點兒逞強的力氣了。

 「夏音呢?」

 「哦,她啊————」

 美亞指了指二樓。

 隨後某處傳來了開門聲,樓梯井扶手的另一面出現了半個長著紅頭髮的頭。

 「嗯……怎麼了?好吵呀……」

 「夏音,凜太郎來了」

 「啊?終於來啦?」

 夏音披著頭髮,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她在舞台上的符號是雙馬尾。把頭髮放下來之後,總覺得她要比平時要更顯成熟一些。

 但有一個問題。

 她穿著一件看似睡衣的吊帶背心,肩帶滑落,胸部就快露出來了。

 說實話,我沒啥興趣————這麼說肯定是假的,正因為是假的,我才默默轉過了身。

 「嗯……怎麼了?為什麼要背過去」

 「夏音,乳〇要露出來了」

 「欸?」

 玲,你太直白了。

 「凜、凜太郎你這個笨蛋!變態!」

 「我可不道歉。明知我會來還穿這樣出來的可是你」

 「你說的沒錯!是我不對!」

 她慌慌忙忙跑回了二樓。

 誠懇率直正是她的優點所在。

 她沒像戀愛故事裡不講道理地揍我一拳讓我鬆了口氣。

 「說起來,凜太郎君。我們其實還沒吃早飯」

 「畢竟現在才起來」

 「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做一頓兼午餐的早餐」

 「是嗎?」

 我側目看向玲。隨後她點了一下頭,向美亞表示同意。

 「攝影開始之後有段時間沒吃過凜太郎的飯了,有些想念。……可以嗎?」

 「你這麼說我還挺高興的。有食材嗎?」

 「冰箱裡有很多,不過大都是燒烤用的肉……」

 還能燒烤啊。之後就準備一下吧。

 我看了下冰箱,裡面確實有很多食材。

 蔬菜和肉很齊全,調料則大都是一些基本的東西。只要不做得太細緻,沒什麼不方便的。

 「那就做炒麵了」

 就用一些便捷的材料應付一下。

 我拿起豬肉、蔥和捲心菜,然後把面堆在了上面。這個面想必是燒烤的時候吃的。

 為了不讓別人看出我臉上的笑容,我快步前往了廚房。

 看到這個別墅的廚房就是所謂的〝島式廚房〟,我便一直想用一用。

 我給倒了芝麻油的炒鍋上加入四人份的面,和切成一口大小蔬菜、肉一起翻炒。加上椒鹽、少量大蒜和醬油調味就出鍋了。

 如若平時,我會開始思考至少一個配菜,不過來這裡費了我不少體力,這部分我就省略了。

 話說回來————島式廚房真不錯啊。

 由於裡面用的不是燃氣灶而是電磁爐使得手感差很多,但習慣之後調整起來很容易,所以十分方便。

 此外,這裡還比新家的廚房大上不少。

 果然,便於活動才是正義。

 「有股香味啊。凜太郎在做飯嗎?」

 「嗯,已經做好了,快坐下吃吧」

 「幹得好!」

 夏音身穿T恤和短褲現出了身影,從樓梯上跑了下來。

 樓梯應該還挺高的,但她卻毫不在乎。這讓我重新認識到她的身體能力遠超常人。

 「凜太郎君做飯還是這麼快……我實在模仿不來」

 「和專業主婦比可差多了,我還在修行當中」

 主婦和主夫們每天的工作對常人來說或許很難理解,但卻是一份了不起的工作。我一直都很尊敬這些前輩。

 「我也做不來你們做的工作,這一點上互有優劣」

 「嗯,說的也是」

 「先吃吧。做得有些少,不過這是考慮到你們剛起床,可別有意見。相對的,晚飯會讓你們大吃特吃一頓」

 把炒麵端到桌子上之後,我們一起吃了起來。

 一份面對她們來說果真不怎麼夠,盤子瞬間就清空了。

 與此相對,晚上的燒烤上我會讓她們吃得飽飽的。

 「「「我吃完了」」」

 「好嘞,不客氣」

 她們吃完之後齊聲說道。我把她們的盤子疊在一起,和自己的盤子一起帶到了洗碗池。

 我洗起了盤子,玲不知為何跑了過來。

 「凜太郎」

 「啥事?」

 「之後我們要去海邊玩,你換好衣服到外面集合」

 「……這麼快啊」

 時間來到了下午一點,確實到了到海里玩的時候。

 外邊兒還是那麼熱。

 「我收下了昨天攝影用的泳衣。和之前洗澡的時候不一樣,敬請期待」

 「……嗯」

 可別覺得我冷淡。我怎麼可能說「行!我很期待!」,那也太害羞了。

 「要是這樣,我也有自信。畢竟是專家給選的」

 「也給我選了超可愛的泳裝!凜太郎!你就好好兒期待吧!」

 兩人說完,上樓去換了衣服。

 隨後玲也跟了上去。

 剩下的我洗完碗,獨自一人嘆了口氣。

 到底要付出多少代價,才能享受這種鼻血不停的場景呢。圍繞在三名頂級偶像的泳裝下————我這般普通人實在難承其重。

 比起討厭、幸福,我更多的是負擔。

 要是被粉絲們看見,我肯定會被群起而攻之。想到這些我便直冒冷汗。

 「……要是這樣就更得享受當下了」

 這段時間於人生而言也不過是過場雲煙,既然如此更不如好好兒歌頌一番。

 我先一步換完泳裝,穿上涼鞋前往了沙灘。

 即便全身上下只有一條泳褲,該熱還是熱。

 我體會著肌膚被灼燒的刺痛感,看向了大海。

 「……幾年沒來過了?」

 在視頻圖片之外看到大海,已經有十年了————或許比這還要多。

 話又說回來,我甚至都不記得什麼時候看過,這足以見得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等到大海再入眼簾,一大把歲數我卻又激動了起來。

 這裡的水很清澈,波浪也很平緩。正適合游泳。

 我雖在這裡等她們,但已經開始後悔應當在房子裡多呆一會兒。

 我汗如雨下。

 我覺得繼續下去會出事,便打開了家裡準備好的冷藏箱。

 和柿原他們去泳池的時候雖然也多添了份心思,在水裡很難注意到水分流失。

 所以有必要在一個方便的地方準備好水。在這種荒無人煙的地方倒下真的很糟糕。

 「……嗯」

 我喝著水等著她們,不一會兒便從別墅的方向聽到了腳步聲。

 我回過頭,看見了三位女神。

 「凜太郎君,久等了」

 美亞身穿黑色泳裝,揮了揮手這麼說。

 兩塊布從左右支撐胸部,相同顏色的帶子如鞋帶一般將其連接在了一起。再看下半身,相同的帶子緊緊繫在了左右腰間。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繫帶泳衣吧。

 帶子相連的地方自然沒有布料,露出了嬌嫩的肌膚。

 也正是因為這樣,布料雖多卻沒少了性感。

 美亞之所以能駕馭這身看似嚴實的黑色泳裝,全都歸功於她的身材。

 若只談大小,她只略輸玲一籌,不過美亞的胸也很惹人注目。

 帶子相互牽引,如同架在山谷的橋樑,說得直接一些便是〝色情〟。

 「哼哼……!好好兒迷上我穿泳衣的樣子吧!」

 夏音叉著腰挺起胸膛,她同樣也穿著一身極為凸顯自身魅力的泳裝。

 她穿著抹胸樣式沒有肩帶的泳裝,不同於從下方支撐的泳衣,她這件是把胸部由兩側向中心靠攏從而支撐住的。

 我記得好像是叫狹邊比基尼?

 說實話,我對這部分就有些一知半解了。

 她纖長的腿很是健康,惹人眼球。

 開朗活潑是夏音最大的特徵,理應與性感很難共存,但現在卻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凜太郎……怎麼樣?」

 而最後一人————。

 玲穿著與之前的黑正相反的白色泳裝。

 布料上有一些細小的水色刺繡,成了鮮明的點綴。

 她穿著一身給人印象最為普通的標準比基尼。

 三角形狀的布料支撐著豐滿的胸部,凸顯著深深的乳溝。

 若說面積多寡,她略勝夏音一籌排在第一。

 因此,她那白皙的肌膚盡情展露了出來。

 其白皙已遠非人類————讓人不禁回想起奇幻世界中的妖精。

 不過我也沒見過真的,只是這麼比喻。

 「你們……是想把我一輩子的運氣給用光嗎?」

 「嗯?這算是在誇我們嗎?」

 「對我來說算是了。我正想著到底要積多少德行才能和你們三位這樣的美女來海邊兒啊……很好看」

 「哦……嗯、嗯。你一說這麼直接……呃,嗯」

 美亞原來是那種不遺餘力誇上一番就會害羞的類型。

 於此相對,紅髮雙馬尾則是露出了一臉壞笑。

 「哎呀!哎呀呀!莫非你今天真迷上我了!?還是說你的癖好是泳裝!要是這樣,再近點兒看也行!真的行!」

 「你這話說的真像老太婆……」

 「什麼!?我可是吹彈可破的女高中生!」

 能把吹彈可破說出口這點就更像了。

 玲和美亞點了點頭,看來她們也同意這點。

 「唉!你們怎麼也這樣!算了!比起這個,凜太郎,我有件事想拜託你」

 「啥事這麼突然」

 「你知道這什麼吧?」

 夏音這麼說,把某樣東西遞給了我。

 這是肌膚的好友————防曬霜。

 曬傷只會讓人痛苦,以防萬一,我也塗了防曬霜。

 「我當然知道,這怎麼了?」

 「給我塗」

 「啊?」

 「我不是說了嗎!讓你給我塗!」

 我不理解夏音這句話的意思,大腦一時間轉不過彎兒來。

 她是要我去摸偶像的肌膚嗎?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小心我揍飛你」

 「怎麼突然這麼暴力!?可不能打臉!」

 「少看不起我,我哪兒都打!你這蠢貨,最擔心你們身體的可是我!」

 「怎麼罵人的時候還關心別人!」

 ————大聲叫了一陣總算是讓我冷靜了下來。

 接下來說話就平靜些吧。

 「你們能不能給我翻譯一下這個沒常識的人在說什麼?」

 「呃,沒常識的人難道是在說我?」

 「還能有誰。你沒在保健體育課上學過不能讓男人給你塗防曬霜?」

 「怎麼可能學過這麼片面的東西!」

 無論形式如何,只要生命沒有受到威脅,讓不是戀人的男人碰自己終歸是有些問題的。

 沒錯,我非常純情。

 我絕不是在想順口答應下來可能會因為用光所有的好運在明天死掉。

 我一直都很擔心夏音她們。真的。

 美亞一臉笑意看著我和夏音的互動,彷彿看出了什麼開口道。

 「算了吧,別太責備夏音了。我們參與了這件事」

 「啊?你們是不是把我誤認為成了植物之類的東西?」

 「我們確實覺得你意志像植物一樣堅強,不對會我們出手。我們好歹也是頂級偶像,你這樣讓我們挺沒自信的」

 「只要說不通我肯定不會出手,我反倒還想讓你們誇我一句真男人」

 「既然這樣我就放心了。所以你不會覺得給我們塗防曬霜是在做什麼虧心事吧?」

 「呃……」

 怎麼感覺像是讓她給套進去了。

 「我沒說所有人都要塗,選一個人塗就可以了」

 「呃……你們自己互相塗不就行了嗎?」

 「你現在選擇的對象,今晚會和你睡在同一個房間」

 「這是地獄嗎?」

 這個究極選項是要幾何————。

 剛才我在別墅裡逛了一圈,二樓只有兩個臥室。

 臥室裡有兩張床。也就是說,一個房間只能睡兩個人。

 單就塗防曬霜就讓我苦惱至極,之後居然還有一劫。這已經超越獎賞變成懲罰了。

 「什麼地獄呀,說得真難聽。和我們這樣的美少女睡一個房間,你反而應該道謝才對」

 「我做不到。話說回來,你們這麼做有什麼好處?這要是比我睡客廳的沙發還有益處,求求你們告訴我」

 「呃,能萌生出身為女人的自信?」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們有一半是在開玩笑吧?」

 聽到我這麼問,三人一齊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我在被人調戲。

 既然這樣,我就非得選一個出來。

 「……我明白了,那我選一個就行了吧?」

 「你、你怎麼了,怎麼突然有興致了」

 「夏音,你過來」

 「欸!?」

 我抓住夏音的胳膊,把她帶到了沙灘中央的陽傘之下。

 陽傘下鋪著休息用的墊子,能隨時坐下休息。我讓夏音趴在了上面。

 「等、等一下!?真的要選我!?」

 「是啊。你可要做好覺悟,我會給你塗得一寸不剩」

 「等一下!?我有些心慌!現在心跳得好快!————呀!?」

 我把防曬霜滴在了夏音的背上。

 然後我又給手上多擠了一些,仔細地搓了搓手。

 「凜太郎……」

 「嗯,玲,怎麼了」

 「你想和夏音一起睡嗎……?」

 玲露出一臉悲傷痛苦的神色,我看了過去。

 我嘆了口氣,用塗滿防曬霜的手招呼她過來。

 「玲,你過來。美亞也過來」

 「欸,我也要?」

 兩人毫無防備地走了過來,我讓她們站在了夏音的兩邊。

 這樣一來就準備完成了。

 「————嗯?我有種不妙的預感」

 我無視夏音,悄悄把腳放在了她的背上。

 然後把左右兩隻手放在了玲和美亞的背上。

 「那我開始了」

 塗塗塗,塗塗塗。

 我活用右腳和兩隻手,同時給三人塗起防曬霜。

 一段沉默過後。

 正被人用腳踩著後背的夏音忍不住開了口。

 「————你、你這是幹嘛?用腳踩偶像是什麼意思!?」

 「不是說我選了誰,誰就要和我睡一間房嗎?我就選了你們三個。只要有兩個人擠一張床,兩張床就能睡下。我打地鋪就完美解決了」

 「但為什麼只踩我!?你這是欺負在人嗎!?」

 「再吵就當沒選過你,讓你自己一個人睡」

 「你這是欺負人!把我的心動還給我!」

 原來她還稍微心動了一下。還是有可愛的一面的。

 話雖如此,我可沒有踩女人的興趣。

 我做完一定程度的表演之後,把腳拿了下來。

 「哎呀,被人鑽了空子。不過也算是凜太郎君的作風」

 「這還真是不好意思,被人耍著玩兒可不是我的性格」

 「……其實也不全是在開玩笑」

 「什麼?」

 美亞看向了玲。

 隨後玲呆呆地看向了我。

 「我想和凜太郎住一個房間」

 「……這樣啊」

 這個人還是這樣,總會一臉平靜說出一些讓人害羞的話。

 我對此既不享受也不憧憬,只是作為聽話人感到很不自在。

 保持至此的節奏瞬間被打破,復活偏偏還需要時間。

 「別卿卿我我了,先把最後塗完吧。塗得不三不四,燃燒可是會不充分的」

 「……已經沒必要讓我來了吧?」

 「你都對人出手了,說什麼呢。你要負責到最後」

 盡說些招人誤解的話。美亞知道這一點,所以從剛才就一臉壞笑。這人真不好對付。

 ————沒辦法。

 暫且不管出沒出手,既然已經滿手防曬霜,不用光就有些太浪費了。

 「我知道了。我只給把後背塗了」

 「別弄疼我」

 「你快住嘴吧」

 我一臉嚴肅地看向總是會滿臉壞笑逗弄我的美亞,決定先從趴著的夏音開始塗。

 雖然已經十分疲累,但還有晚上在等著。

 想得越多,恐懼就越比期待多。

 得先塗完才行————。

 「那先從夏音開始吧」

 我跪到夏音旁邊,這次用了手,而不是腳。

 之所以會先給她塗,是因為我對用腳踩她感到有些愧疚。

 說出口肯定會讓她抓住把柄蹬鼻子上臉,所以我不會說出來。

 「啊,好涼」

 「忍一下」

 防曬霜有些不夠,我又擠了一些,給她塗到了背上。

 她的後背潔白無瑕。

 到底平時吃什麼才能保持地這麼漂亮呢。

 「嗯……你還挺會的呀」

 「塗個防曬霜還分會不會嗎?」

 「問題出在手法上。……動手的人也不會懂,算了不說了」

 「?」

 我不太懂,既然她對此沒有感到厭惡,就代表沒什麼問題。

 我給夏音全部塗好之後,她對我道謝站起身,揹著我塗起了前面。

 隨後美亞替過她躺在了我面前。

 「接下來給我塗吧」

 「好好好」

 夏音也好她也好,後背都很直————我心裡這麼想,用同樣的方式塗起了防曬霜。

 先塗肩胛骨,然後慢慢往腰上塗。

 「呀」

 「……」

 「嗯……那裡不行……凜太郎君……」

 我摸到腰部的時候,美亞不知為何發出了妖媚的叫聲。

 別這樣。我都為了不起反應讓意識遠離這裡了。

 「凜太郎君……你太棒了」

 「你也值得一踩啊」

 「等等!是我錯了!」

 正當我站起身打算踩上去的時候,美亞苦笑著慌忙制止了我。

 明白就好。能明白就好。

 「嗯……你還挺難對付地」

 「既然長了記性,就別隨隨便便逗我玩兒了」

 「那可不行。你為難的樣子還挺有意思的」

 不愧是魔王。居然在享受我的痛苦。

 「不過今天就先到這裡吧。公主殿下好像生氣了」

 「啊?」

 我回頭看向玲,發現她正鼓著臉頰看我們。

 看來有必要快點給美亞塗完。

 「呼,謝謝。玲,該你了」

 「……嗯」

 美亞離開後,玲趴了上來。

 「凜太郎,拜託了」

 「……嗯」

 呃,該怎麼說呢。

 她對我的好感直白到這種程度,我那堅定的心也動搖了起來。

 加之我又看到了她的肌膚,讓我不禁想起在浴室裡發生的事,臉也跟著紅了起來。

 不行,要是在這裡起了反應,我一輩子就完了————。

 我閉上眼睛,摸上了她的後背。

 「嗯……再用些力」

 「噗!」

 差一點兒,鼻血差點噴出來。

 這傢伙和美亞不同,她出這種聲音是沒有自覺,所以我沒辦法警告她。

 雖然明白,但在我面對的這幾人當中,最讓我手晃腳亂的毫無疑問就屬她了。因為她是不經意這麼做的,性質就更惡劣了。

 「嗯……啊」

 「玲……聲音小點」

 「但、但是……凜太郎……好、癢」

 這傢伙已經算得上是殺人兵器了。

 理性和慾望在我的身體裡相互碰撞。

 凜太郎加油啊。你是那種想幹就能幹成的人。要用堅定的理性控制住這棘手的邪惡慾望。

 「呀,那……不行」

 「————!」

 嗯,我要忍不住了。

 我彷彿在祈求一般看向了夏音。

 「看來你需要我的幫助」

 「嗯……拜託了」

 「咬緊牙關」

 夏音用力一揮,一拳打在了我的臉上。

 此時此刻,就連這股痛楚都如此難能可貴。

 多虧了臉頰上火辣辣的疼,我的慾望一時消退了。

 「謝謝,幫大忙了」

 「沒關係,有困難的時候互相幫助」

 我和夏音或許有一天能成為好朋友。

 美中不足就是她聲音太大了。

 「原來如此……這樣出聲就能讓凜太郎君興奮起來啊」

 「你別想那些沒用的」

 我對美亞吐槽,給玲的後背塗完了防曬霜。

 呼,終於完事了。

 我拍了拍玲的背,告訴她塗完了,隨後她氣息稍帶急促站了起來。

 總感覺有些色情。

 「凜太郎,謝謝你。很舒服」

 我和夏音同時噴了出來,美亞則是遮住嘴偷偷笑著。

 只有玲本人不明白我們為什麼會露出這種反應。

 「已、已經塗完了,你們要游泳嗎?」

 「還不遊,還沒給凜太郎塗」

 「呃,我已經自己————」

 美亞和夏音打斷我說話,從左右兩側緊緊抓住了我的手臂。

 我一臉茫然不知發生何事,下一秒就被按倒在了玲剛才趴著的墊子上。

 「乖點,不多塗上一遍之後可是會很恐怖的」

 「就是。只給我們塗,我們心裡也過意不去。就從頭到尾給你塗一遍當成回報」

 我為了從中逃脫不停掙扎,但卻不敵平日裡就堅持運動的她們。即便也是因為姿勢上處於劣勢,但依然給了我一些打擊。就在這時,玲跨坐在了我身上。

 完蛋了,逃不了了。

 「凜太郎,老實一點」

 「別、別————」

 隨後,背後閃過了一道酥酥麻麻的快感。

 「……真遭罪」

 「不是很舒服嗎?這可是三名偶像從頭到尾摸了一遍你的身子」

 「我很重視我的身體」

 「這可不是男人該說的」

 最後,我從頭到尾被塗了一遍防曬霜,疲倦地躺在了陽傘下。

 還沒到海里玩就已經累到站不起身來。

 與此相對,三名元兇則是精神飽滿,將被害人和加害人的差距如實表現了出來。

 但由於這傢伙朝我伸出了手————。

 「凜太郎,走吧?」

 「……嗯」

 我也不好拒絕這傢伙的邀請。

 我牽住玲的手,站了起來。

 前方是一片碧海。

 水浸到腳腕,冷卻血管降低體溫,一股快感隨之而來。

 「這還真是不錯……」

 「凜太郎」

 「嗯?唔!?」

 被叫到名字,我便看了過去,隨後便被人把水潑到了臉上。

 口中頓時一股鹹味,我趕緊把水吐了出去。

 「你幹啥啊!?」

 「要是不服氣,就還回來」

 「喂喂喂,我才不會幹這麼小孩子氣的————」

 ————不,或許正因為是這種時候。

 在這個除了我們再無他人的地方,裝成熟或許才更傻一些。

 難得玲如此興奮,不享受一番未免有些吃虧。

 「好吧,我就讓你看看平日裡洗碗洗出來的功夫」

 「應該和洗碗沒什麼關————哇」

 「有破綻!」

 我揚起水花,潑在了玲身上。

 見我來了興致,她越笑越深,做出反抗把水潑了過來。

 「真的是!都說了別在這兒卿卿我我!」

 「也加上我們吧」

 我們嘩啦嘩啦玩兒著水,夏音和美亞也加入了進來。

 四名高中生十分幼稚地打起了水仗。

 這原本是一副看著都覺得羞人的光景,但甩開這些放手歡鬧還挺開心的。

 「這是我平時累積的怨氣!玲!吃我一招!」

 「啊……」

 夏音朝玲潑去了水,玲用盡全力躲了過去。

 但她躲避的方向有我在。

 我被她一撞腳下一滑,和她一起跌進了水裡。

 清涼的碧水中,玲的金髮隨著海浪飄蕩。

 其美麗讓我不勝感慨,使得嘴裡飄出了無數的氣泡。

 夏天還挺不錯的。

第六章 命令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