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與全民美少女創造夏日回憶

第一章 結業式竟是序章

第二卷 與全民美少女創造夏日回憶  第一章 結業式竟是序章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黑絲兔女郎

 校對:黑絲兔女郎

 下課鈴聲響起。

 為了從桑拿一般悶熱的體育館裡儘量解脫一點兒,我不停地扇著襯衫。

 這是男高中生——志藤凜太郎經歷的第二個夏天。

 這平均氣溫比去年要高上不少,我甚至都開始擔心能不能撐到秋天。

 「凜太郎,好熱啊」

 「是啊……雪緒,太熱了」

 稻葉雪緒站在我旁邊,我們漫無目的地閒聊了兩句。

 要問我們為什麼會在體育館,那自然是因為今天是結業式。

 全體學生已經整整齊齊地站到了講台前,過高的人口密度應該讓體感溫度比原先高上了不少。

 可只要一想到明天就放暑假了,就還能忍一忍。

 無論老師強加的作業有多少,和這長達四十天的悠長假日相比,都只是些毛毛雨。

 不過大部分學生基本都會從八月下旬開始痛苦起來。

 順帶一提,我是那種會在暑假開始把作業做完的人。

 我也因此經常被人說有遠見、認真云云。但說實話,我只是閒得沒事兒幹。

 去年夏天尤其悽慘,一整個夏天我除了去優月老師那裡打工,就是學功課、和雪緒一起吃飯了。

 我覺得能和朋友在一起玩是一件幸事,暑假過到一半的時候,他和家人一起去了國外旅行,我除了打工就真的沒事兒幹了。

 我對此也並非沒有怨言,我就明說吧,我曾好幾次自問自答要不要接受這個狀況。

 ————就在這時,我看了一眼我們班上的人氣偶像。

 這位名叫乙咲玲的大明星在這麼炎熱的天氣裡還能泰然自若。

 不愧是偶像。雖然也有她天生表情匱乏的緣故,不過她不會展露出絲毫懈怠的模樣。

 她或許是注意到我在看她,她側目看了過來。我也因此和她四目相對。

 她突然笑了起來,露出了一張可愛的笑臉。

 她最近經常會這麼笑,這是一張會把所有粉絲都可愛死的殺人微笑。

 但我已經不會為之所動了。

 這是因為我已經在之前的演唱會上體驗過其上級版本,而且還是親眼所見,並非是透過顯示器。

 『呃,接下來由校長先生致辭』

 老師的聲音透過麥克風響徹體育館,隨後剛入老年的校長站上了講台中央。

 常說校長講話基本上都很長,我們校長也不例外。

 他總結第一學期的活動,然後又對怎麼過暑假提出了建議。

 校長的話沒有錯,但在當下引起了強烈的反感。

 畢竟這天兒太熱了,大家一秒都不想多待。

 『————結業式到此結束』

 眾人靜心等待,隨著老師這句話,終於迎來了解放。

 隨後,我們拿上成績表,聽完幾個注意事項,今天就算過去了。

 (……好)

 我看過自己的成績表,鬆了口氣。

 我們學校會用五個等級評價成績,五自然是最好的評價。

 我的成績五比較多,隨後就是四了。

 這可以稱得上是好成績了,我自去年的努力也換得了回報。

 「凜太郎,你成績怎麼樣?」

 雪緒坐在前面,探出身子問。

 「嗯?還好,比去年好點兒。你呢?」

 「我和去年一樣,變化不大」

 「你成績本來就挺好的」

 「哈哈,那得除開體育……」

 「這個時候也沒辦法,下學期再挽回就行了」

 雪緒的成績在整個學年排名相當高。

 但這僅限於文化科目,他這整個學期唯獨體育只得了一個二。

 這是因為六月要開始上游泳課。

 他的皮膚好像對氯比較敏感,所以沒法兒參加。

 沒參加的學生自然不會有好成績,學校和雪緒溝通之後給了個及格成績。

 這屬實無可奈何。

 「不過,你這次真的很努力。你剛入學的時候成績也不差,是想考好大學嗎?」

 「……差不多吧,畢竟這也是條件之一」

 我離開我爸的時候,他給我附加了兩個條件。

 一是在高中裡保持好成績。

 二就是考進一定偏差值以上的大學。

 我爸似乎是想讓我有一個不會給志藤集團丟臉的學歷。

 他也不是直接對我這麼說的,畢竟都開出這種條件了,肯定就是這個意思了。

 我終歸只是個未成年。大人這麼說,不遵從下對方用意是活不下去的。

 反正這比以後在我爸手底下學那些不明所以的經營學云云要好得多。

 「要是大學也能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丟臉的是,我可沒能力上和你一個偏差值的學校」

 「到時候我配合你就行了。一個人上偏差值太高的學校多半隻會讓壓力更大」

 或許確實是這樣。

 但萬事講究個適才適所。

 「那我們就一起加油吧。你今天什麼打算?我今天閒著,一起做作業嗎?」

 「好啊。那把練習冊儘快解決了」

 今天下午玲有工作不在家,把雪緒招待到新家應該不錯。

 也偶爾給其他人做做飯————。

 「啊,抱歉。回去之前我得去圖書館還下書,你先走吧」

 「嗯,好,我在鞋櫃那兒等你」

 我扛起書包,留下雪緒走向了門口。

 哪怕是在室內,也有一種討厭的潮溼感,就像是溼氣粘在了皮膚上。要是這溼氣能少點兒,夏天應該能更舒服些。

 「————不、不好意思!」

 「嗯?」

 我靠在鞋櫃上,正看著手機,突然聽到了一個沒聽過的女聲。

 我抬起頭,周圍不見一人。

 人應該是在我靠著的這個鞋櫃的另一側,話又說回來,這個聲音就不是找我的。

 「請和我交往!」

 我不禁屏住了呼吸。

 沒想到我會在這裡親耳聽到別人告白。

 他們應該是沒注意到我吧。

 作出動靜可能會讓他們很尷尬,我就先藏起來吧。

 現在要是能告白成功,暑假就會成為一段能和戀人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

 這個時機無可挑剔。

 碰都碰上了,我就希望她能成功,於是閉上眼睛祈禱。

 「————抱歉,我有喜歡的人」

 呃,等一下。

 女生的聲音我沒聽過,但這個男的我有印象。

 這個男的是完美超人——大人氣帥哥柿原佑介。

 偶遇告白就已經很罕見了,我更是沒想到會碰上熟人。

 「這、這樣呀……這麼突然,真對不起」

 「不用道歉。你這麼看我,我很高興」

 女生那邊傳來了離去的聲音。

 我很想就這樣一直保持沉默,但仔細一想,我和柿原是同班同學。鞋箱的位置幾乎是在一起的————。

 「凜太郎……你在就和我打個招呼啊」

 我就知道會這樣。

 我裝出乖巧的模樣,看向柿原。

 「啊……抱歉,不太好出聲」

 「說得也是」

 他乾笑了兩下,從鞋箱裡拿出了鞋子。

 他的神情中透露出了濃濃的負罪感,讓我有些不忍心。

 「呃……你還是這麼受歡迎啊」

 「是嗎……我也沒做什麼引人注目的事」

 確實如此,柿原只是正常生活罷了。

 這傢伙本性和善,對人一視同仁,待人親切。

 再加上他還長得不錯。

 我要是個女的,肯定印象也挺好的。

 不過競爭率高也是件麻煩事,我不會真心喜歡上他就是了。

 「凜太郎,你接下來有時間和我聊一聊嗎?」

 「欸?」

 「我有點事想和你商量一下……是關於梓的」

 我的肩膀顫了一下。

 我現在對這個名字很敏感。

 「……抱歉,我有約了。能等暑假嗎?」

 「這、這樣啊,沒辦法。不過……我有句話想先說一下,我下定決心了」

 柿原一臉認真地看向了我。

 「我決定邀請梓一起約會」

 ————哦,這樣啊。是嗎。

 他表情這麼嚴肅,我還以為他是鐵了心要告白。

 他本來就是那種晚熟的人,能下定決心就已經是一大進步了。

 但很抱歉,我沒什麼興趣。

 「你、你終於下定決心了啊」

 「是啊。明年肯定因為考試挺忙的,我覺得只能趁現在了」

 「也是。佑介君和二階堂的目標都挺高的」

 「我還好,梓好像是這樣……要是能上一個大學就好了」

 哎呀,這人都迷的神魂顛倒了呀。

 眼前青春的景色讓我炫目不已,我對這些東西沒什麼耐性,頭暈了起來。

 真的是,你就不能換個地方。求你了。

 「佑介君,加油。我會一直支持你的」

 「嗯,謝謝。我買個午飯就回去了,先走一步」

 「嗯。再見」

 柿原換上鞋子,從門口走了出去。

 我嘆了口氣,正目送他的背影,然後被人從背後拍了拍肩膀。

 「凜太郎,久等了。你剛才和誰說話呢?」

 「嗯?哦,雪緒啊。就是和柿原說了說話」

 我解除乖巧模式,用下巴示意走向校門的柿原。

 「說起來你們從烹飪實習之後關係就挺好的」

 「關係挺好是嗎,外人眼裡看可能是這樣……」

 「?實際上不是嗎?」

 「就那樣吧。也不到討厭的地步,沒用本性對待就是了。說我們關係好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柿原再怎麼把我當朋友,我也沒辦法當他是朋友。

 這話我不會說出口,不過我對這個還是有些愧疚的。

 我不太喜歡用本來的面目對待別人。

 自不必說,我知道我性格算不上好。

 我也沒打算專門為他人作出改變。

 我可不想單方面受人期待,單方面讓人幻滅。

 與其讓關係怪怪的,倒不如一直裝乖。

 「這個先放過,去我家學怎麼樣?」

 「欸,我正想說。方便嗎?」

 「一直沒機會招待你去新家看看,午飯也我來做吧」

 「太好了,我正好餓了」

 我帶上雪緒,回到了公寓。

 雪緒第一次來我的新家,他站在門前,為其大小目瞪口呆。

 「你、你住在這……?房租挺高的吧……」

 「有點兒內情。……有機會會跟你說的」

 我覺得我和玲的關係終有一天是要告訴雪緒的。

 她已經告訴了千層酥另外兩人。

 美亞和夏音是她無可替代的朋友,而我的這個朋友就是稻葉雪緒了。

 繼續藏著這個事情,讓我於心不忍。

 我招待他進入房間之後,他就開始四處眺望。

 或許是因為看見之前那個家裡的傢俱,讓他確信這裡就是我家,他放心地長出了一口氣。

 「看見認識的東西總會鬆口氣。和之前差距太大,我都慌了一下」

 「我一時間也沒習慣。對了,午飯吃炒麵行嗎?這個能馬上做好」

 「嗯,行」

 「那你坐沙發上等會兒吧」

 我來到廚房,拿出提前買好的烏冬麵、蔥、豬肉和捲心菜。

 我把食材切成一口大小,放進炒鍋一起炒。用醬油和出汁粉調味,放入椒鹽收尾。

 「來,做好了」

 「哇!謝謝!」

 我把剛做好的炒麵放在情緒莫名高漲的雪緒面前。

 我坐到他旁邊,隨著一句「我開動了」,動起了筷子。

 「我開動了————嗯!好吃!」

 「那就好,有段時間沒給你做過飯了」

 「是啊,我還挺寂寞的」

 「呃……你說話別這麼噁心」

 我們吃完炒麵,按照預定做起了作業。

 幾套作業中,做數學練習冊的作業是最簡便的,也是最花時間的。要做就要先從它入手。

 房間裡只剩下了自動鉛筆寫字的聲音。

 我和雪緒數學成績都不算差,解題還算順利。

 這也因此變成了單純的勞動。

 我們只是偶爾在碰見應用題一類比較難的題才會商量————。

 「雪緒,你看這個」

 「這個啊,這個要這麼做……」

 就像這樣,只要一問他,他就會教我解法。

 不過他沒有單純到會把答案告訴我,他教完我要點後,剩下的就得我自己來解了。他很會教人,題很容易就解開了,之前沒做出來簡直難以置信。

 其中確實也因為我偏心自己的朋友,但說實話,他教的比那些不會教的老師更容易懂。

 就像這樣,我們一起做了幾個小時的作業。

 正當夕陽西下,我們兩個幾乎同時放下自動鉛筆,嘆了口氣。

 「做得應該挺多了吧?數學做完了,古文題也差不多了」

 「是啊,正好休息一下吧。喝咖啡嗎?」

 「可以嗎?」

 「當然,能量飲料都喝光了」

 雖然咖啡因攝取太多不好,但挺過這一關,剩下的就是快樂的暑假生活了。

 我遵從渴求糖分的大腦,在平時喝的黑咖啡裡放入了牛奶和砂糖。

 雪緒喜歡少牛奶少糖。

 我按照記憶泡好咖啡,端到了桌子上。

 「無微不至啊,謝謝你」

 「你不也教了我難解的題嗎,彼此彼此。對了,你今天什麼打算?」

 「打算?」

 「就是要不要住下。集中精力做個一晚上,應該就能做個差不多吧?」

 「欸,好嗎……?」

 「你家裡人同意就行,做累了就一起打打遊戲」

 「嗯、嗯!」

 他開心地笑了起來。

 雖然最近我倆在學校是在一起的,但放學後我就把時間用在了玲身上,在一起的時間很少。

 所以暑假第一天在一起長點也好。

 ————而且。

 「凜太郎,你臉色不太好……沒事吧?」

 「嗯?啊,嗯。沒事」

 「是嗎?」

 差一點,都露到臉上了。

 我點亮手機,看了眼日期和星期。

 今天週五,明天自然就是週六。

 『這週六能和我一起吃個飯嗎?……我想問一下你為什麼會和乙咲在水族館』

 沒錯,明天就是和二階堂約好的日子。

 為了克服這份憂愁,我必須和雪緒度過一段沉靜的時光。

 (雪緒,抱歉……)

 我在心中為把他當成清涼劑一事如此道歉。

第二章 暑假駭浪驚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