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雙蛇密室

第四章 搜查

第四卷 雙蛇密室  第四章 搜查 以上就是那個案件的全部經過。一開始只是出,隨後在中途離開去洗衣服的譽也加入到了與藍川的對話中來。包括那令人羞恥的和虐愛相關的內容,只要與這個事件相關的內容全都一一敘述了出來。

 藍川仰望著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昔日之事如今終於明瞭——話說,這裡真的是我原來的家嗎?這就跟一開始說話的時候一樣,這些事根本就令人無法相信。此時,藍川突然感覺熒光燈也開始變暗了。

 藍川啞口無言。自己還能說些什麼呢?

 沒想到自己的生父是個DV男……這個男人在一個毫無足跡的密室裡死於非命……在同樣的情況下,母親卻活了下來……不久後我出生了……一年之後,在同樣的密室裡又發生了同樣的情況。只不過這一次是換作我被兩隻蛇襲擊了……

 此時的藍川就像是被一條巨蛇纏住了身體一般。一條名曰謎題的巨蛇。這條巨蛇極為龐大,藍川無力反抗。只得放棄。

 最後是無言以對。

 “孩子他爸,說了這麼多也口渴了吧。我給你端杯熱茶過來吧。”

 譽關心的說著,隨後便站了起來。

 “嗯,那就喝吧。”

 “那,那我也要……”

 “好的”

 譽向廚房走去。

 過了一會兒,出感慨萬分的說道:“僅憑沒聽到警報器便能判斷出第二個事件的所在地是發生在高層公寓。真不愧是刑警。”

 “沒那回事,哈哈哈。”

 其實是荔枝解開的謎題。

 第二個事件基本上都是她所推測的,關於這件事就連藍川自己都很驚訝。

 一點內情都不知道的出,又問起了這樣的問題。

 “那麼身為刑警的你有什麼見解,你覺得誰會是犯人呢?”

 “犯人是誰,關於這個嘛……”

 稍微也得用自己的頭腦來思考這件事了。

 “第一印象裡,那位名為雨傘蛇女的女人很是可疑。萬場綠太郎雖說也很可疑,但與之相比,養蛇的那位蛇女我覺得更為可疑。”

 “那她的動機會是什麼?蛇女可是也深愛著萬場黑太郎啊。對於你母親這個情敵不過只是憎恨罷了。”

 “那是……額,應該是這樣的。蛇女只是為了殺死母親才放出了蛇。但是,因為某種原因,黑太郎也被蛇咬到了。因為黑太郎慘叫了一聲,聽到聲音的蛇女趕緊越過屏障前去查看情況。於是便在配置房的入口說到「怎麼會這樣……」。大致就是這個情況。”

 “原來如此,那麼第二起事件呢?”

 “不知道是萬幸還是不幸。雖然被咬的是我,但當時要咬的目標也許也是母親吧。”

 第一次沒能給母親致命一擊,之後便一直盯著母親。

 嗯嗯……這就是你所推理出來的嗎?”

 出的話裡有話。

 “怎麼了,老爸難道不是這麼想的?”

 “不……”出思考了一會兒便說:“我也覺得蛇女是嫌疑犯。如果蛇女真是犯人,那麼在第一起事件中,她是怎樣把蛇放進配置房中的呢?之後第二起事件中她又怎麼把蛇放入高層公寓的呢?

 “對,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關於蛇的問題,自己解決還是不太容易。還是交給荔枝吧。

 “這次我會試著查出來的。”

 出緊張地皺了眉頭。

 “你真的沒問題嗎?你自己也有其他事情要忙吧,應該沒有閒情逸致來接這種毫無意義的案子吧。”

 “沒事。對於這起事件我自身也有點感興趣。所以解開這個謎題也算是我一個新的「興趣」吧。”

 “是這樣啊,既然你那麼說了我也就不阻止你了。但不要太勉強啊。”

 “這種事我知道。”

 這時譽回來了。她把倒好的熱茶放在了出和藍川面前。

 “對了,老媽”,藍川突然問了起來。“我之所以夢見被蛇撕咬,就是因為在公寓裡發生了這起事件了?”

 “是吧,肯定是你腦海中還殘留著這種可怕的回憶才導致的吧。

 “嗯——,但是要這麼說的話還是存在一些解釋不了的事情。”

 “解釋不了?”

 “事件發生時,那個嬰兒房是漆黑的嗎?”

 “漆黑?不是,是下午……三點左右出的事。而且窗簾也是沒有遮住窗戶,所以應該沒有那麼暗的。怎麼了?”

 “我在夢中出現的是沒有任何束光的房子。雖然不太清楚,但是卻覺得咬住我肚子的蛇是個「好蛇」。”

 “好蛇?”

 “我想知道,這與鑽到嬰兒房的那兩隻蛇有什麼區別嗎?”

 譽思考了一會兒道:“因為立即扔出了窗外所以不敢肯定,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要我說的話,爬在我兒子身上的蛇都不是什麼「好蛇」。”

 “哈哈,那倒也是。”

 “畢竟是夢嘛。跟實際所體驗的不一樣是理所當然的吧。”

 “那到也是哈……”

 藍川表示同意,但這就如同荔枝說的一樣,藍川相信,自己總是做一樣的夢其中肯定含有某種意義。

 那天,藍川久違的住在了自己兒時的房間裡。

 因為枕頭不習慣而很難以入睡,過了一會兒才終於睡著了。

 然後——

 又夢到蛇了。

 藍川從掀開被子躍身而起。

 看著不太熟悉的房子,一時有些混亂,隨後才想起這是在自己家中。

 窗外是一片漆黑。看了放置在枕頭旁邊的鬧鐘,不過凌晨三點而已。

 藍川想起剛在夢裡所發生的事情。

 跟往前一樣,夢裡的舞台是漆黑的,咬在肚子上的蛇依舊是隻「好蛇」。

 ######

 星期六上午,藍川拜訪了荔枝所住的虹樹公寓七零七號室。

 以荔枝原則,週六她是不接待客人的。她是職業雖說是妓女,但是興趣卻是當偵探。若要帶著具有誘惑力的東西去見她,就算是星期六她也會接待你。只不過在這種場合,做愛是不可以的事。

 正要說在家發生的事,她卻突然說“藍川先生,這樣是不行的。”

 “怎麼啊?”

 “是和父親有關的話啦。「或許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但是把我養大的老爸才是我的父親。」——雖然只是差這一句話,要是在父親面前說這句話他肯定會無比高興的吧。你真是不懂父親的內心啊。”

 “那是因為我沒當過爸爸啊。”

 藍川過了一會才說到。

 這時,荔枝已將耳機塞進了耳朵裡,聽有關藍川父母的錄音。壓根就沒聽藍川所說的話。

 ——我覺得把我養到大的老爸才是我的父親啊。

 藍川也曾想過要不要說這句台詞。要說過於注重了流程,或是因為這種狀況要說這種台詞的話像是模版。於是便放棄了。

 藍川對於“真正的父親”這句話從未有關感覺。

 在那種情況下出生,把屬於別人孩子的我養成大。對於出的做法藍川還是很尊敬的。但是那個跟這個是不一樣的。

 等這件事的謎題被解完後,藍川打算再說出這句話。

 荔枝聽錄音的期間,藍川通過鑑賞珍貴的性具來打發時間。下次把這個還有這個組合起來用試一試。藍川在意淫的時候,傳來了“我都聽到了哦”的聲音。

 藍川回到臥室問道“怎麼樣?”

 “大家都好奇怪。”

 對荔枝草率的回答,藍川不由得哭笑起來。

 “那到也是啊。不只是蛇女、綠太郎,連老媽老爸也覺得奇怪。”

 “但是在配置房裡都不曾存在過蛇和針。”

 “關於針這件事,為了確認有沒有藏匿兇器,所以才調查女人的性器還有肛門。你不覺得是個很偏執的嗎。”

 “這件事確實有些過頭了。”

 荔枝平心靜氣的認同了藍川的想法。

 隨後,荔枝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嚴肅表情說道。

 “但是這件事,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你不要再繼續調查的好。”

 “嗯?什麼意思?”

 “有的事不知道也不是什麼壞事。否則就是自找苦吃。在深夜裡吹奏口笛蛇就會出現。這樣做如果真有用的話,兩側都應該出現蛇才對吧。記得以前不就有畫蛇添足這樣的說法嗎……”

 藍川不曉得她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可此時的藍川想到了一件事。

 荔枝該不會是懷疑“很奇怪”的人是譽和出吧。

 第一起事件中,譽是密室中唯一的生還者。而且積極贊同綠太郎的隱蔽工作。所以除了蛇女,出也在懷疑譽。有可能出也可能是共犯,是他們合謀了這個密室詭計。

 在第二起事件中,蛇的問題這件事中也成了一個謎。但是好好思考了一番,除了管理員外,二七零一號房間裡還有兩個持著鑰匙的人。那兩個人即便是譽和出。

 出在犯罪的時候,因為正在進行著手術,所以脫不開身。而這個時候,放蛇的很有可能就是譽。

 當然了,也存在著譽不是犯罪嫌疑人的證據。畢竟在第一起案件中並沒有發現兇器。而且第二起事件的犯人如果真是譽的話,她完全沒必要將矛頭指向自己。直接說“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鎖完門忘記拔鑰匙了”這樣的謊不就可以了嘛。

 但是,按荔枝的推理,也能將這些事說清楚。

 若是譽是犯人,那不就成了親媽先是殺了親爹,到最後還想把親生兒子給殺了。最要命的是後爹還是共犯。果真如此,那就更慘了。

 要是知道了那些,會很傷心的。所以要收手就得現在。這真的是荔枝的的主張嗎?

 但是——

 “不,就算如此。我也想知道真正的實情。這不僅是過去的一件往事,這件事與我的出生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只有將這件事情調查水落石出之後,我才能認清我自己。我感覺是這樣。”

 荔枝思考了片刻說:“嗯,知道了。那咱們就繼續調查吧。”

 “抱歉了。”

 “取而代之,就算查出什麼樣的結果都不能反悔。知道了嗎。”

 “……知道。”

 “那麼,要真這麼決定了,咱們就開始調查吧。”藍川意識性的說道。“我打聽到了萬場邸和Riverside Top的住址。要先查哪個好呢?”

 “萬場邸那裡是不是住著綠太郎或者蛇女啊?”

 “那還不知道。好像父母搬到Riverside Top之後,一次也未曾接近過那裡。”

 “嗯,感覺萬場邸會很麻煩。還是先從看起來好玩的Riverside Top開始去調查吧。”

 藍川贊同了。之所以說萬場邸調查起來麻煩,其實也是他的一種搜查方法。

 “那麼、出發啦,出發啦。”

 荔枝像是要出門去吃野餐似的說道。

 藍川雖然口頭上忠告了荔枝一番。但自己卻因為兩個密室的謎要被解開了而興奮不已。

 ######

 二人坐電車到了附近的縣城。從站台步行了幾分種,便望見了一座高樓的上半部分。

 “呀,是那個嗎?”

 “應該是吧。雖然從建成至今已過了將近四十年,但畢竟超過八十五米的高樓還是很少見啊。”

 果然沒錯。距河川五十米之外的那棟高樓的正面掛有寫著“Riverside Top”的看板。

 那個看板的各處都有些破損。這棟公寓就連譽也沒怎麼注意過,白色的外牆褪變成了通體陰氣沉重的灰色。

 “不論多好的高樓,過了四十年以上也就這樣吧。”

 “但我還可以勉強的住下去。”

 “真的嗎?可這比Rainbow Tree還要破舊啊。”

 “沒事的,沒事的。能住就行。”

 二人就這麼聊著從入口走了進去。

 管理室裡有個壯年男子在那裡正在工作著。那是一為身高將近兩米高的男子。

 “那個那個,那就是母親曾說的大板陸麼。”

 “嗯,他好像是一直都在這裡幹著管理員這份工作。”

 “他在這裡做了這麼長的時間,也真是厲害。”

 管理員室旁邊的自動鎖門還健在。

 “那麼,現在問題的關鍵是要怎麼進去。”

 “你沒帶警察身份證件嗎?給大板看一下就完事了。”

 “除了執行任務意外使用的話會立馬被炒魷魚。你色誘他不就行了嗎。”

 “我也是業務外誘惑他人會被炒魷魚的的啊。”

 “你被誰僱傭了啊?”

 “被炒魷魚是逗你的。我只是單純的不想在週日做那種事情。但是也只有這個辦法可行了。那我就去一趟。藍川先生你就在外面等著吧。”

 “那,那我在對面的便利店等你。”

 藍川轉身往出口走的時候,聽見荔枝和大板的對話。

 “那個——”

 “嗯?”

 “我是大學生,因為寫的報告是關於著高層樓的歷史的。我想了解內層構造,所以能夠讓我進去了解嗎?”

 “不好意思,但有規定禁止讓外人進入。我也是在執行我的義務。”

 “能不能通融一下,要是能讓我進去我就給你好處。”

 “好,好處?”

 “對,有好處。所以~~~求你了。讓我進去吧❤”

 藍川一邊咂嘴著走了出來。一出了門,藍川便在原地站著思考著剛剛自己為什麼會咂嘴。讓她色誘管理員的人可是我啊。荔枝只是按照我的指示做了而已。只不過,藍川一看到別的男人跟她那樣,就覺得心裡不舒服。也真是不可思議。

 藍川過了馬路,走進了對面的便利店。雖然自己拿起了週刊報紙,可所看的內容卻怎麼都進不到腦子裡。

 ……

 “先生,請不要在這裡站著看。”

 藍川緩過神來。才發現店員站在旁邊。

 一看手錶,已經過了三十多分鐘。自己拿著雜誌一直髮呆,和別人相比,自己站著看雜誌的時間確實有些過長了。被提醒也是正常的。

 “啊,不好意思。”

 藍川不好意思的把手裡的雜誌放回了書櫃。

 通過從便利店裡的窗戶眺望,並未看到荔枝從裡面出來。

 藍川又開始焦慮起來。一想到這些,他後悔當時自己沒有使用警察這個身份。

 藍川突然想吸菸了。

 他當了警察後就把煙給戒了。在刑事劇中,經常會出現警察在工作時吸菸的場景。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因為自己在夜勤的時候總是吸菸,香菸所發出的火光很容易會讓犯人注意到。為了避免這樣的困擾,所以才把煙給戒了。

 本已經戒菸了,可現在又有抽菸的衝動。

 因為長時間在店裡站著讀了半天雜誌,作為歉意自己也得買點東西才行吧。為了讓自己的想法正當化,藍川最終買了煙和打火機。

 出了便利店,藍川在停車場抽起了煙。好久沒吸過煙,味道真是格外美味。像施了魔法一樣的煙迅速填滿了肺。

 感覺腦子被清空了似的。一吸起煙,藍川反倒是清爽了很多。也真是不可思議。

 這時,荔枝走了出來。穿過馬路正往藍川方向走了過來。藍川把吸完後的菸頭扔進了便利店前面的垃圾桶裡後朝荔枝走去。

 “咦,原來藍川先生吸菸啊?”

 荔枝並沒有對久等在此的自己說抱歉,反倒還如此悠閒地說話。對此藍川也口中帶刺的說。

 “因為你讓我等得太久,所以才不知不覺的破例吸了口煙。”

 “抱歉抱歉,主要是大板那傢伙實在是太難纏了。”

 荔枝雖然這樣說著,可她的紅髮此時已經溼透了。藍川稍微慌了一下說道:“你、你是不是在那裡不慌不忙的洗了個澡。所以會變得這麼慢。?”

 “那不沒辦法麼,因為他把精射到頭髮上了。總不能直接那麼出來吧。所以才使用了管理室裡邊有的浴室。”

 藍川都有把荔枝頭髮拽起來的衝動,卻忍了下來。

 心裡對自己說,你要冷靜。

 藍川覺得今天的自己有點奇怪。為什麼對她產生了醋意。有這必要嗎?她又不是和男的來這裡玩的。而是為了我才進入了這個公寓。現在通過自己的立場來看,應該感謝她才是。

 但是藍川現在的心裡除了這些,還有一些說不出來的因素也混在一起。

 歸根到底,自己還是太過自以為是了。

 把用錢買回來的荔枝當成是自己的女人。

 想將她變成屬於自己的東西。

 對,就像是——

 藍川緊忙中斷了思考。再想下去怕是自己都不是原來的自己了。

 藍川收住了想法。

 “那真是麻煩你了啊,辛苦啦。你調查的怎麼樣?”

 “嗯,因為建築過了四十年了,所以很多人好像都不入住了。這裡的空房也很多。你父母住過的二七零一號室,還有那下邊的那個二六零一號室,這兩個房子現在都是空著的。我利用他的鑰匙進去調查了一番。他也給我看了屋頂。可我問了大板陸,然而他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

 她這是進行了深入調查了。之所以過了這麼長時間才出來,果然跟這個有關係。藍川對自己之前的行為深刻反省了一番。

 “謝了,那還知道了些什麼嗎?”

 “跟你父母說過的一樣。嬰兒房是孤立存在的一個地方。從其他陽台是過不去的。所以侵入地點很有可能是最下邊的陽台,屋頂或者是門口。但是出事當天,這三處都沒被使用過。”

 “那麼,果然還是不可能啊。”

 “不,說不定還有一種可能。”

 “嗯?是什麼?”

 荔枝用食指指了斜上方。指向了那棟距離Riverside Top一百米遠的位於河流對面的辦公樓。

 “通過那間嬰兒房的陽台能看到對面那座樓。如果還有存在一種可能性的話,那麼肯定是通過那棟樓。”

 “為什麼這麼說說?”

 荔枝搖了搖頭。

 “不在現場看的話,我也說不清楚。所以咱們還是去看看吧。”

 “原來通過陽台能夠看到那棟辦公樓啊。果然只聽老媽的話是沒用的。幸好咱們來到了現場進行確認了。”

 “不,其實從那些話的內容中就已經得知了。”

 “哦,怎麼回事?”

 “在討論如何將蛇扔進窗戶裡的時候,我就在推測你媽是不是掉進河裡了。這就說明窗戶和陽台都是面朝河川的。所以河川前面的那棟辦公樓也是可以看得到的。”

 “啊,這樣啊。”

 被這麼一說,還真是件理所當然的事。

 走過了寬五十多米的河川橋後,便來到辦公樓前。與新樓比起來,這棟辦公樓的窗戶都比較小。單調的外壁佔了主導。真是一座非常典型的昭和時代的建築。

 “確實是個看起來就十分老舊的建築。但是你能保證這就是原先的那棟建築嗎?”

 “為了證實這一點,你看那個就知道了。”

 “哪個?”

 “就是那個!會在哪裡呢?”

 荔枝開始在樓的四處走走。藍川緊跟著荔枝。然後——

 “找到了!”

 荔枝指著入口外牆下角。那裡有剛說過的那個。

 “基石!”

 “大部分樓裡都有基石板。那裡刻著「一九七五年三月一日完工」。”

 “就是當年那棟建築,應該是沒有錯。

 “那趕緊進去看看吧。”

 入口是門是開著的。這是一棟就連週六也正常開啟的辦公樓。不過在這裡,並沒有看到多少人影。

 “要上樓頂了。”

 說完荔枝按了電梯。

 “希望頂樓能是開著的。”

 荔枝與藍川坐著舊式電梯上到頂樓。

 萬幸,頂樓是開著的。

 這有擺放著花壇、座椅還有自動販賣機。好像是為了工作人員而設置的休息場所。因為是中午,有些人正在這裡正吃著便當。

 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樣,藍川的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有點開始餓了。”

 “我帶吃的來了,咱們就一起在這裡吃吧。”

 荔枝從包裡拿出了兩個方形的包裝盒。

 “真像是出來吃野餐啊。”

 兩個人並列坐在座位上,藍川吃的是荔枝親手製作的便當。荔枝是從一為身為職業廚師的客人身上學會了如何做飯。所以只要是荔枝親手做的飯,都非常美味。

 “現在正值中午,所以頂樓上會有人。蛇侵入房間的時間是你母親去買菜的時候。那時是在下午兩點四十分到三點之間。這段時間裡,這裡的屋頂很難會被別人注意到。”

 “那又能做什麼呢?雖然通過這裡確實是能看到那個公寓。”

 “通過高二十多米的格柵,能夠看見對面的Riverside Top。

 “等吃完了在想吧。”

 吃完便當後,兩人便向能看見Riverside Top的方向走了過去。

 荔枝指向了最高層的陽台。

 “你看,通過這個屋頂果然能看見那個嬰兒房的陽台。”

 “是能看到,但那有怎麼了?從這兒離到那邊可是有五十多米的距離啊。即便是用繩子,也是不可能過去的。”

 “是啊,估計用繩索是行不通的。”

 這時,荔枝把手伸到格柵的細縫中。

 “嗯,這裡確實能將一隻手伸過去。”

 “你該不會是說用一隻手便能把蛇拋投到陽台的吧。”

 “怎麼可能,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麼使用道具?類似於投石機一樣的東西……。”

 “能把蛇拋到五十米外的投石機,那可是相當大的道具了。就算運氣好用投石機,將蛇順利投到對面的陽台,可蛇肯定也會被撞死了。”

 “是吧,是吧。那個,說這屋頂上有線索的可是你啊。你一定要說明蛇是怎樣到對面陽台上去的。”

 “其實我現在也不知道具體的方法。要是能有把蛇投到五十米之外,還能毫髮無損著陸的方法就好了……”

 藍川說了句相當掃興的話。

 “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好的方法。”

 “是嗎,也是啊。”

 荔枝無精打采的說道。

 之後一段時間,荔枝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若有所思的思考著什麼。

 “我也是剛剛才想到的。「漆黑的房間」和「好蛇」有關的夢與現實的區別是不是跟某種詭計有關啊?”

 “我剛才也是在想著那個,可就是差了點什麼,就一直想不出來。”

 “比如利用氣球接近陽台。所以光被氣球遮住,房間才會變得漆黑。”

 “要是氣球飄著的話,底下的三個人一定會注意到的吧。”

 “啊,也是。”

 之後兩人便一直爭論著,可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最終也沒有得到令人滿意答案。二人打算把屋頂上的事先放一放。

 乘坐電梯下樓的時候藍川說道。

 “接下來是去萬場邸吧。”

 “不,在那之前我想先去趟圖書館。”

 “圖書館?”

 荔枝用手機搜尋了離這裡最近的圖書館的方位。不是太遠,走著就能過去。

 他們走出辦公樓,向圖書館走去。

 “藍川先生,你能把一九七五年三月的地方報紙都給我找出來嗎?”

 “一九七五年三月……啊啊,是那座辦公樓剛建完的那個月啊。”

 “對。我在想這些報紙裡會不會有和樓頂相關的照片。”

 “我想知道當時的屋頂的樣子,跟現在屋頂的樣子比起來有沒有什麼變化。尤其平日裡,頂樓是不是開放著的。對了,還有關於柵欄的資料。”

 “知道了,那荔枝你呢?”

 “我去看一下有關蛇的圖鑑。”

 藍川跟荔枝分開後,藍川便去櫃檯找過去的地方報紙。過了一會兒,司書【備註:日本圖書館的正式職員】便把一九七五年三月的縮刷版全都拿了過來。上面記載著竣工是在一九七五年三月的。這些內容都是在竣工後不久的所記錄的吧。藍川從最早的日期開始,按順序逐一去確認。

 然後找到了。

 藍川看到了一則資料顯示:「新樓竣工,樓高一百米。」

 上面還寫著:“樓頂設為工人們的休息所,平日開放。”等字樣的同時,還附有樓頂的照片。就連當時的柵欄也跟現在的一樣,是高二十米高的格柵。

 藍川帶著有記錄的報紙往有覺得有圖鑑所在的地方走去。荔枝正混在一群悠閒自在的老人們當中,把有關蛇的圖鑑放在桌上閱讀。藍川跟她打了招呼後便把有記錄的報紙遞了過去。

 “你看,這裡有。當時樓頂一直開著,格柵也跟現在的一樣。”

 “謝了,這樣一來推理也有所進展了。”

 “你那邊又什麼線索嗎?雖然你一直看著圖鑑。”

 “啊,雖然模糊吧。”

 “模糊是什麼意思?”

 “模糊就是模糊啊。”

 荔枝把圖鑑收了起來說道。

 “那麼,差不多該去萬場邸了。”

 ######

 藍川與荔枝來到了父母所說過的那個地方,廣闊的土地上只有兩家府邸。左邊的門牌上標著「萬場」,右邊的門牌上標著「雨傘」。通過門柵來看萬場邸的內部,能夠看見西式的正堂以及配置房。

 “幾乎跟話裡聽過的一樣啊。”

 “嗯。從這古老的建築來看,果然是經歷過了三十八年啊。”

 門上已經生了鏽,正堂和配置房也早已褪了顏色。

 藍川按響了門鈴。過了一會兒有一個男的回應了。

 “請稍等。”

 “我叫藍川。萬場綠太郎先生在嗎?”

 “我就是萬場綠太郎。找我有什麼事嗎?”

 藍川和荔枝相互看了一眼。看來綠太郎還健在啊。

 跟藍川預想的一樣,這次他不打算用什麼小技倆,而是與其單刀直入的相談。

 “三十八年前,您還記得在這配置房內發生過的事嗎?希望您能告訴我們。”

 沉默片刻後綠太郎開口了。

 “你們是什麼人?”

 “我就是當時在那孕婦肚子裡的孩子。”

 “你說什麼!?”

 “這次造訪,是因為我很想知道當年的那個案件的始末。”

 “是這樣啊,你名字叫藍川啊。我好像在哪聽過。原來是那時的產婦人科醫生啊。那傢伙果然和譽黏在一起啊。”

 “是的,我的養父把我像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照料。”

 “……我知道了。現在我出去,你們稍等一會兒。”

 “一分鐘後,全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從正堂走了出來。看樣子應該有七十歲了。

 綠太郎沒有把門打開,只是停在前面說道。

 “你就是黑太郎的兒子嗎?”之後他把目光移到荔枝身上,“那邊的美人呢?”

 藍川正猶豫著怎麼介紹她的時候荔枝自己回答了。

 “我是藍川的朋友。”

 “是朋友啊,真是具有年齡差的朋友啊。

 綠太郎說完,在荔枝的全身都掃視了一番。這樣的舉動令藍川感到非常不爽。

 “藍川先生,為何你現在才來這裡呢?”

 “我也是最近才從父母口中得知了這件事。”

 “嗯……既然你都清楚了,那麼關於我跟他們之間有什麼樣的恩怨你應該也有所耳聞了吧。”

 “是,被淹沒在黑暗之中的真相……”

 “知道那麼多話,那就好說話了。我們早就把整個事情淹沒在了黑暗之中。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案件。所以我也沒有什麼要跟你講的。”

 “拜託你了,別那麼說我。”

 “而且,我不想再回憶那些事了。因為這跟我唯一的親骨肉,孿生中的一個人的死有關的傷心故事。

 綠太郎巧妙的躲避了回答。

 藍川打算使用最終兵器了。對於管理員這種人,他是不想使用的,但是如今這種情況,看來是需要使用了。

 藍川從懷中拿出警察證件打開給他看。

 “知道這是什麼了吧。”

 綠太郎的臉上開始動搖了。

 “你原來是警察啊。”

 “那時候的小孩已經當上了警察。但我今天來不是為了證明你的罪名。只是純粹的想知道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綠太郎皺起了眉頭。藍川知道得在此一搏。

 “拜託您了。”

 “……好吧。”

 綠太郎把門打開了。

 “這件事不適合在外面講。你們先進來吧。”

 藍川和荔枝進到裡面後綠太郎就把門關了起來。

 “那你想知道些什麼呢?”

 藍川看了看荔枝。

 “怎麼辦?”

 “就從配置房開始吧。不那麼做的話什麼也問不清楚。”

 “喂喂,為啥警察還要聽從小女孩的意見啊。”綠太郎說道。

 “額,這個……這個女孩子雖說看起來很普通,但是她卻是我的得力助手……。”

 “嗯,雖然不太清楚。你是是想先看看房子吧。”

 “是的。”

 “我去拿荷包鎖【日文:南京錠·なんきんじょう呈荷包狀的鎖】的鑰匙,你們先等一會兒。”

 說罷,綠太郎便回到主屋。

 在那期間,兩個人決定調查這件房子。圍著主屋繞了一圈。外圍都被兩米多高的屏障圍了起來。進出口只有正門。這裡並沒有把屏障延長或者破壞等跡象。所以在這過去的三十八年裡,這裡依舊保持著這個狀態。

 “這麼一來,在事件發生的時候,這整塊地便成了一個巨大的密室啊。門是從內側鎖起來的,而嫌疑人蛇女和綠太郎兩個人都在屏障的外側。”

 “嗯,但是要是有想法的話,這種門和屏障隨時都可以越過去。因為門呈現的是柵的形狀,屏障又安有穿透面板,這雙方就貌似有著什麼關聯著似的。如果這些再加上鋼纜一起用的話……。”

 “穿透面板?”

 “屏障一般都是在菱形的中間都有存有開著的縫吧。我說的是這個。”

 “啊啊,原來是那個啊。可那個為什麼是開著的呢?。

 “說是為了提升通氣性和裝飾性。”

 萬場邸的屏障也是按照高的位置、低的位置、高的位置、低的位置……配製成一高一低的樣子。

 “對於門還有屏障還是先別考慮太多了。密室構成的因素咱們還是先移到在沒有足跡的地面上為好了。”

 “確實如此。”

 兩個人回到門前時,綠太郎已經從主屋走了出來。

 “讓你們久等了,走吧。”

 三人向著簡式房子走去。那是一棟看上去就髒兮兮的簡式房子,門前掛著荷包鎖。綠太郎用拿著的鑰匙打開了荷包鎖。

 一打開門,便飄散出一股難聞的味道。綠太郎一邊咳嗽著,一邊按了下入口附近的開關。熒光燈閃爍了好幾次才開啟。

 跟三十八年前不同,這房子裡放置了很多雜物。

 “難得這房子空了下來,不使用又覺得浪費所以放了點東西。”

 綠太郎說道。

 “這房子裡就沒有秘密通道之類的東西嗎?”

 “秘密通道?沒有那樣的東西。”

 “但是建起這房子的是黑太郎先生吧。綠太郎先生說絕對沒有也是不太可能的吧。”

 “額,你說的不錯……。”

 “能讓我們調查一下嗎?”

 “請便。”

 荔枝立即開始了搜索。她不斷敲打了床和牆壁,還踩著梯子敲打天花板。

 登上梯凳的時候,隱約能看見她裙子裡面。藍川察覺綠太郎好色的眼神凝視著那裡,覺得該把注意力到移到自己身上了,於是就問了這麼個問題。

 “那天您能把所體驗過的一切一一給我說明一下嗎?”

 綠太郎像是覓食時被妨礙到的野狗一樣,做一副極不樂意的臉反駁到。

 “真麻煩。你不早就從父母那裡聽到了不是嗎。”

 “我也想從別人口中聽到那些故事。多個視點疊在一起一起的話,也許會發現什麼也說不準。”

 “知道了。你是在想,估計我會漏出什麼破綻吧。你要是期待些什麼那就是你的失誤了。這分明就是在浪費時間。”

 “無所謂,拜託您了。”

 “哼,知道了。”

 綠太郎像是把很久的記憶挖掘出來一樣。開始說明了那一連竄事情的經過。那些內容跟母親說的沒有任何不同。

 但是綠太郎並沒有說出最為核心的地方。於是藍川向綠太郎指出了這一點。

 “綠太郎先生,你為什麼要隱瞞一部分內容呢?”

 “那是因為……是那樣的……我只是不想捲入麻煩所以才那麼做的。”

 這明顯是在說謊。

 “把屍體藏起來這件事難道不是更麻煩麼?”

 “無可奉告。你說我把屍體藏了起來,我只想說一句,無可奉告。”

 屍體遺棄罪的追訴期是三年,不過這個時效早就過期了。

 藍川再試了各種審問來尋找答案,不過綠太郎看上去並不想多少什麼。他正在極力抹去這段記憶。

 沒過多久藍川便放棄了,決定對其問一些其他問題。

 “事發當天,你來拜訪這裡的理由是什嗎?”

 “當然是為了要錢了。黑太郎因SM小說存了不少錢。身為雙胞胎兄弟,有著這樣的差距著實讓人氣憤,但為了生存只能對其低頭了。”

 “你在案發前一週也來過這裡吧。當時你看到這棟房子還被嚇到了,那時候你又是為了什麼事而來的呢?”

 “也是因為錢。但是那時候我被拒絕了。所以事發當天又來了一次。”

 “黑太郎先生只要死了,你就能得到大筆遺產吧。”

 “所以你是想說是我殺的他嗎?”

 “不不,不是那樣的。給我與父母以及雨傘蛇女的封口費也是遺產的一部分吧。

 “是的”

 “雖說是遺產,那這筆錢是用什麼辦法拿到手中的呢?”

 “因為主屋裡有著存摺和印章。我是拿著那些去銀行取的錢。”

 “那也就是說主屋的鎖是一直開著的嗎?還是把窗戶的玻璃割開然後進去的呢?”

 “不,是開著的。”

 “最後一個問題。雨傘蛇女現在還住在隔壁嗎?”

 “住著啊。”

 “事件起後,有過什麼接觸嗎?”

 “幾乎沒有。如果是在路上碰面的話會打招呼。僅此而已。

 “知道問這些會有點失禮,聽說雨傘女士對黑太郎先生有好感。那麼跟黑太郎長得一摸一樣的你有什麼反應也不會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綠太郎苦笑道。

 “話是這麼說,那個女的憧憬的不是黑太郎的顏值而是暴力性。我是跟羊一平穩柔的男人。所以外表上看著是一樣,但在性格上有些不一樣的。”

 “啊……”

 藍川想都沒想認定了他的觀點。

 “對各種各樣的疑問回答,表示真誠的感謝。”

 剛好荔枝的調查結束了,回到了藍川所在的地方。

 “沒有誒,秘密通道也是,隱藏房子也沒有。”

 “所以我不是說過嗎。”

 綠太郎說道。

 “有什麼要問的事情嗎?”

 藍川對荔枝說道。荔枝搖了搖頭。

 “嗯嗯。雖然探查室內的時候傾聽了動靜,想聽的藍川先生幾乎都已經問出來了。”

 “是這樣啊。那就去下一家吧。”

 兩個人對綠太郎表示感謝後,走出了萬場邸。

 藍川和荔枝移動到旁邊的雨傘邸。從門口望裡面一看,憂蒼的庭木的隙縫中看見的是和風建築。開著的概念上是洋館對照著的是萬場邸。雨傘邸帶有著深森奄似的風情。

 一打響鐘聲,蛇女出來了。藍川以自己的出身為籌碼,跟蛇女說要想聽關於這個事件的事。蛇女聽後大吃一驚,馬上便說了出來。這跟之前所說的流程是一樣的。

 過了一分多鐘聽見卡拉、咕嚕的聲音。

 身著紅色和服上繫著綠帶的一名女性從小木屋裡出現。

 此人跟出所說的一樣。不過令藍川吃驚的是,她及腰的黑髮依舊是烏黑。可一看臉就知道這是一位年長的女性。她的頭髮應該是染成了黑色吧。那種微妙的感覺讓藍川不知該說什麼好。

 蛇女和綠太郎不同,她直接就把門打開了。

 “呀,你就是那時候的小毛孩兒啊。”

 蛇女深有感慨地一說,眯著眼看向藍川。

 藍川不知為什麼,感覺自己像是一條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

 蛇女繼續道。

 “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人來詢問這件事情的話,想把這件東西給他看。”

 “想要讓他看的東西?”

 “嗯嗯,在倉庫裡保管著。能跟我來一趟嗎?”

 也許重要的物證。藍川和荔枝跟隨著在蛇女的身面。

 藍川把心中所有的疑問都對蛇女說了出來。

 “你從年輕的時候開始就一個人在這樣的豪宅裡生活的吧。那您平常都幹什麼活呢?”

 “我根本就沒有幹過活啊。”

 “啊?”

 “到現在為止一次也幹過什麼活。”

 “但是,那到現在為止你都是怎麼生活的呢?”

 “家裡原先就比較富裕。我想在家裡養蛇被嫌棄,被驅逐到這裡。家裡每個月都會給我送點東西過來,就是那麼活著的。”

 原來如此,是資產階級家中趕出門的大小姐啊。

 路過存放庭院道具倉庫的的時候,荔枝詢問道。

 “聽說發生事件的前一個月,您的毒蛇也咬過人。那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所發生的呢?”

 “嗯,是什麼樣的情況來著。畢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一時也想不太起來。感覺是散步中發生的不幸的事故。”

 “或許那不是事故,不會是故意的嗎?”

 荔枝突然插說道。

 這麼快就開始戰鬥了嗎。藍川有些慌張。不是把“有要給你們看的東西”看完後再開始的嗎。

 這麼一來,蛇女的表情少許硬了。

 “故意?我是喜歡黑太郎先生的。那樣的我有什麼必要用毒蛇襲擊黑太郎先生呢?”

 “因為是喜歡啊。”

 “什麼?那是什麼意思?”

 蛇女鎮壓似的說道。那句話跟藍川內心想的一致。因為喜歡所以用毒蛇襲擊是什麼意思呢?

 荔枝說明道。

 “你喜歡的是他的暴力性。所以你想惹他生氣,為了讓他使用暴力於是讓蛇咬了他。

 “為了讓他使用暴力才讓其咬?”藍川想也沒想大聲說出口。“做了那樣的事萬一萬場邸死了怎麼辦?”

 “為了防止萬一血清等類的藥物一直準備在身。準備好後再讓它輕輕的咬。做到那個地步萬場邸先生卻沒有使用暴力。她使用暴力的對象只有譽一個人。雖然是扭曲的形象,但是他喜歡譽。”

 “太扭曲了啊。”

 藍川吐槽到。

 蛇女沒有反論,而是默默的走著。

 荔枝對著背影繼續道。

 “要是沒有可譽,說不定黑太郎先生會把以暴力為名的愛情轉到自己身上。如此盤算的你打算把譽給排除。譽在監禁中的時候,你在這房子裡投放毒蛇,讓毒蛇咬她。但令你沒想到的是,黑太郎先生也被咬了。所以你才會在倉庫的入口前說出「怎麼會這樣……」的話來。所以在那個時候你用針管將毒蛇的血清取了出來。”

 說道這裡,蛇女發出了具有攻擊性的笑聲。

 “那麼,在配置房裡沒有出現毒蛇又是為什麼呢?配置房周圍裡也沒有毒蛇出沒的跡象又是為什麼呢?”

 “那個還沒有想出來。”

 荔枝低聲底氣的回答道。蛇女掃興地說道。

 “什麼啊。只是想想就說出口的啊。隨便猜可不好哦。猜想終究沒有證據管用。和推理比起來,最有說服價值的還是證據,還是給你們看看實物證據吧。”

 “實物證據?”

 藍川反應到。

 “是啊,之前說過的「有要想給你們看的東西」那個。那個東西就在這倉庫裡。”

 蛇女指示了前方。通過樹叢的隙縫可以看到一個和風的倉庫。

 蛇女把門打開後進到裡面。

 “那麼,進來吧。這裡很黑,小心腳下。”

 藍川和荔枝跟了進來。

 裡面好像沒有窗戶,是一片漆黑。

 那漆黑中有混雜著少許的生臭味。

 蛇女把門一關。這裡立刻陷入了黑暗。

 咔嚓咔嚓,鑰匙插入的聲音。

 “喂,在幹嘛!”

 藍川責問道。

 但是蛇女並沒回答,反而這樣說道。

 “我說過「要想給你們看的東西」吧。就是這個。”

 咔嚓一聲。好像是蛇女拉動電閘的聲音。熒光燈照明瞭整個倉庫。

 蛇

 倉庫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如同恐怖電影中出現才會出現的一條彎曲的巨蛇。

 蛇女快速的走到蛇的後面,把鑰匙收到和服裡說道。

 “這是世界上最大的蛇,森蚺。正式認證為世界最大的個體是九米多長,但我培養的這條蛇長達十點五米。而且只聽從我的命令。”

 藍川撲騰坐在了地板。看見普通的蛇都能讓他感到恐慌。更何況是這樣的大蛇。藍川大腦裡大半部分的功能幾乎全都停止了,一時間甚至連小便也開始失禁流了出來。

 “藍川先生,沒事吧!?”

 荔枝喊道。

 本想說怎麼可能會沒事—的話藍川並沒能說出口。

 “藍川廣重。在這三十八年間,一直想要把你殺死。就在此刻終於有機會殺你了。不會讓你逃走的,覺悟吧。”

 蛇女想要殺我? 為什麼……藍川用壞掉的頭腦思考著。

 不知道蛇女是因為興奮還是怎麼了像是起舞般的舉起手,手指指向藍川。

 “去吧,森蚺,把他給殺了!”

 以為森蚺只是縮了身體,下一瞬間像彈簧似的跳了起來。

 像是內臟一樣奇怪的粉色嘴向我襲來。就像一個慢動作。藍川想著這樣就這麼死了。

 但是就在此之前有一個身影從旁邊閃現,滾到地板。

 抬頭一看,之前為止藍川一直坐著的地板上,站立的是荔枝。

 森蚺向她襲去。她揮了揮右拳。而看到的這些就像慢動作。

 藍川在想,赤手空拳戰鬥是不可能戰勝的。但仔細一看,他的右手裡握著棒形的東西。拿東西綻放出火花。

 撲哧一聲響起,森蚺往後仰了身子。

 但很快又恢復到原來的姿勢,精神滿滿的搖了搖脖子。

 “電棒沒有效果!?”

 荔枝焦慮地說道。蛇女笑了。

 “因為體重達三百多斤,對人類使用的電棒當然是沒有用啦。”

 不論說的是對是錯。荔枝只能信蛇女的話了。蛇女不知道是早猜到了還是怎麼了,以與其年齡不符的靈敏後退了幾步,與眾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你是想奪走這把鑰匙把,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先讓礙眼的你消失吧。”

 蛇女一邊後退,一邊指著荔枝。

 “變更目標,先殺死這個女的!”

 不知道它是否真聽得懂人話,森蚺把視線從藍川移到荔枝身上撲了過去。荔枝把身子一挪想靠近蛇女。蛇女打響著木屐聲躲避。森蚺襲擊荔枝……三個人的躲貓貓暫時持續著。藍川奇妙的以旁觀者的意識眺望著。

 但是,荔枝還是被捉住了。荔枝本想將這件事通報出去的,正當她從兜裡拿出手機的時候,森蚺那如鞭子一樣的身體打向了荔枝的腹部。荔枝後背撞到倉庫的牆壁後吐出了血。森蚺同手機一同落在了地上。

 森蚺則再次追擊。把荔枝的胴體和兩條胳膊捆綁在一起得意的撕咬著。響出咪西咪西咪西的令人厭惡的聲音。荔枝歪著臉,不像人似的聲音嘶喊著。

 “噢噢噢哦哦搞搞搞搞”

 藍川大半邊腦已經停止了思考。但一種感情還尚存。

 那就是一定要保護「朋友」的使命感。

 身體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

 藍川拖著不隨心的手痛苦的接近著森蚺將它鎖住。受巨大力量的蛇拼命掙扎著,藍川用強悍的意志鎖定了他的肋。

 ——劇痛。

 因劇痛襲向藍川的右手。一看竟然是被森蚺咬住了。牙貫穿了手平面。雖然森蚺本身沒有毒性,可那鋒利的牙齒本身就是一個武器。

 藍川痛苦的掙扎。這時腳碰好似到了什麼東西。是電棒!電棒是觸到電極才會被感電的。所以不用擔心藍川和荔枝也被捲進來。

 藍川把電棒撿了起來,放進森蚺的口中按起按鈕。

 撲哧一聲三出火花。

 這下好像是有了效果。森蚺掙扎的力度大大減弱。

 藍川一旁出了大口吸氣的聲音。荔枝伸了伸軀體,奄奄一息的逃出來。

 看到這一幕已經是極限了。

 “荔枝……快逃……”

 說完這最後一句話,藍川失去了意識。

 “荔枝……快逃……”

 因這句話,荔枝有了意識。

 睜開眼一看,藍川的右手上流著血倒在地上。

 看來多虧了他,能從束縛中掙脫出來。

 ——不能落下救自己的人逃跑。

 荔枝心裡默默回答。而且,只要蛇女拿著鑰匙是不可能逃出去的。雖然荔枝有偷竊技術,但今天卻把道具給忘帶了。

 荔枝先拾起手機再站了起來。同時舉起森蚺鐮刀似的脖子。

 荔枝看向蛇女。蛇女嘲笑著。

 “你還打算要給打電話麼。沒用沒用,之前你先會——”

 “真是不知道啊,老太太。現在的手機除了撥打電話還有很多功能的。比如說網絡功能。”

 “荔枝指著蛇女,按了再生按鈕。

 咔拉庫魯!

 木屐的聲音。

 聲音一起,森蚺動了起來。蛇向主人移動。

 荔枝的作戰計劃像是晚了一步。

 森蚺像是一直隨蛇女的命令移動。但不可能理解人的語言的吧。其中肯定有什麼。正要邊躲貓貓觀察蛇女的時候,發現鎖定攻擊目標時一定會動動腳。察覺到是跟木屐發出的聲音有關。那是關鍵。

 常聽說過,蛇雖然能感知到地上的震動,卻感知不出空氣中的震動(普通聲音)。但在最近的研究中好像後者也是能感知出來。

 荔枝邊移動著,邊把木屐的聲音從網上下載了下來。如果將蛇女的指令發出,森蚺會不會從而攻擊蛇女呢?

 成功了。蛇畢竟是畜生,壓根就區分不出來誰是自己的主人。

 但是蛇女只是一瞬間驚訝,但不久便又流露出笑意。

 “那種東西,只要再次覆蓋命令——”

 蛇女指著荔枝,用木屐底部跺了跺地板。

 咔拉——一聲響起。

 吧滋。

 吧滋?

 蛇女不可思議的看向腳處。木屐低端被水侵透,發不出命令。

 為什麼這裡會有水……?

 不,這不是水!是藍川所留下的小便!

 蛇女臉上流露出理解的表情時,森蚺也將她捲了起來。時間上幾乎是一致的。

 在被鱗片渦吞噬時,蛇女像是被擠似的聲音說道。

 “裝作是把目標移到鑰匙上……把我引到有小便的地方……你行啊……。”

 “把鑰匙交出來,那樣的話會救你出來。”

 “不要小看我……就算抵得住我的命令,一定會殺了藍川廣重……雖然對不住你……。”

 蛇女把深入懷中的手拿到嘴邊打開,口中有什麼東西在閃閃發光。

 “不好,把鑰匙給吞了……。”

 荔枝直接開口說道。想讓她吐出來,可因為有森蚺也無法接近。

 “喜歡的人死的時候……不得不自殺。”

 蛇女詠唱一首中也【注:應該指的是日本詩人中原中也】的作品。

 緊後,吧咔吧咔噠叱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蛇女的上半身向指定方向扭斷。眼翻白,舌頭從嘴唇吐露出來。明顯是死了。森蚺碾碎了蛇女的骨頭,試著將蛇女的頭部直接生吞。

 要趁現在逃出去。

 荔枝靠近窗戶,用肩膀碰撞。因腎上腺素急下降,受到森蚺傷更加疼痛。但忍著重複衝撞著門窗。卻打不開。

 荔枝從鑰匙口往外看。鑰匙孔貫通到對側。能看到一絲風景。舊門上偶爾能見到的,內外都是一樣的形狀的鑰匙孔。要是帶了道具箱,這樣的鎖只要一瞬間……。”

 除了原配道具,只要是能在鎖上使用的都可以行得通的吧。荔枝打算確認手提包中的東西。並用餘光看了眼森蚺,森蚺好像正急忙將蛇女吞入胃中。這樣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度攻擊自己。在那之前要逃出去。荔枝有些焦慮,趕緊確認手提包。

 那時,從背後傳出咁,咁,咁的聲音。

 荔枝返到門前。

 咁,咁,咁。每當聲響起門就晃動。

 而且最後想了巨大的破雜音後,終於沒的內側被打開了。

 但是在門口卻見不到人影。

 某個人有能把錠撬開的武器。要是替代森蚺的新威脅出現該怎麼辦。那個人不輕易露出自己的身影。持著散彈槍,姿勢偏低像忍者一樣的步伐接近著。

 然後把身子藏在門的附近。

 但是過了多久也沒有出現任何人。荔枝決定從門口走出去,向外探出頭。

 “誰也沒有。”

 是的,外面沒有人在。出來後在地上發現一把鐵鍬。是之前保管在倉庫裡的那個。用這個把錠敲開的吧。

 有救荔枝和藍川想法,但不想把身份揭開吧——思考沒有頭緒。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先逃出去。

 森蚺還在跟蛇女的屍體爭鬥著。趁著這機會,荔枝把胳膊伸進藍川的兩肋扶起走出門口。森蚺沒有追趕過來。

 庭院的另一半邊——在來到看不到倉庫的位置。荔枝用手帕包紮藍川的右手止住血。接著撥打一一九之後再帶藍川扶走。

 出了大門邊對周圍警惕邊等,終於來了救護車。

 “聽說是被森蚺咬傷了……。”

 對急救員的半信半疑,荔枝給他看了藍川的傷口。

 “哇,這可嚴重啊……。”

 這一下似乎急救員也信了荔枝的話。

 急救員們把藍川搬到車廂後,對荔枝說道。

 “來,你也坐上去吧。”

 “不了,我現在還有事留著要做。只要告訴我般送地點就好。

 “知道了”急救員在車內說道。

 “有空位了?”

 剛在之前,急救員打電話問的醫院,說道大學醫院的名字。稀奇的是,那是藍川出在勤務的大學醫院。

 救護車留下荔枝一個人出發了。

 荔枝留下“不得不做的事”不是終結森蚺。雖這麼說,但防止不管很有可能傷害到附近的居民。用匿名報警道“女性被寵物森蚺襲擊著。”

 之後又以自己的身份打了一次電話。對方是客人中的一名護士。荔枝從中習得了必要的知識。

 結束通話後電話一掛,“喂”的一聲傳入耳中。

 “好像很吵的樣子,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才是綠太郎先生幫的忙嗎?”

 荔枝突然插了一嘴。

 “哈?什麼啊?”

 不像是在說謊。本以為在關鍵時刻能給予幫助的只有綠太郎先生……。

 不管怎麼說,荔枝是想跟綠太郎做一次愛的。在此假裝做認錯的模樣。

 “還那麼——,自謙。”

 “不是,我其實真的什麼都……。”

 “沒關係的,我都知道的。讓我好好謝你吧。”

 荔枝撲到綠太郎的懷裡,在耳邊竊竊私語到。

 “之前你曾色色的盯著人家,是不是想上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讓你說出了這樣的話……。”

 兩個人進入房間,走到寢室。綠太郎便把褲子一脫,此時他的陰莖早已勃起。

 “哇唔,好厲害。又勃起了啊。是在用西地那非吧。”

 “真是沒禮貌啊。男生本色。只要有色色的小姐姐就能勃起。鑰匙口含會變得更大哦。”

 “咦—,真的麼?”

 綠太郎說的不是假的。那就像是吸了荔枝的唾液一樣逐漸變大。雖然不夠粗,卻很長。到現在為止體驗過的人中,除了曾經的青之教團的教祖外第二個長的。是個理想型。

 荔枝試著快速抽插。

 “啊,好長。頂到最深處了。好爽。”

 荔枝高潮的同時,也得出事情的真相。

 綠太郎因為年長的問題,射了一次就止住了。

 荔枝與綠太郎就這麼躺在床上睡了。荔枝詢問道。

 “綠太郎先生最後當律師了麼?”

 “讓我想起不好的回憶啊。”

 “啊,不好意思。”

 “沒,沒事。到最後,能得到黑太郎的財產而滿足了吧。之後,沒參加司法考試。要說挫折也能算是挫折吧。為了受考試浪費了大好青春啊。”

 “那不是浪費啊。因備考準備的知識生活上也得到幫助了吧。”

 “嗯,那倒是……。”

 “比如,欺騙譽和出獨佔累太郎的財產之類的。”

 “——”

 綠太郎的表情變得僵硬了。荔枝繼續說道。

 “我從從事律師的朋友聽說過。確實未認妻子之前是沒有繼承權的。然而那之前黑太郎已經死了,能說妻子是沒有繼承權的——。黑太郎死後也只要利用死後繼承製度,能讓其法發生效果的。”

 死後認知請求,父親死後三年內向檢察官申請的話是可以生效。這一制度是一九四二年開始有的。也就是說事件發生的一九七九年已經開始存在了。

 “過著司法浪人生活的你知道這制度。只要申訴廣重就能繼承全部財產,你也知道這麼一來連一分錢也分不到。

 所以想隱瞞黑太郎的死亡。這麼一做在法律上黑太郎成法律上是活著的,不可以死後認證。替代這種情況,用失蹤宣告判定死亡,想請求死後認證的吧。

 但是,這個方法會使司法部門很快注意到黑太郎消失了這一點。在調差黑太郎什麼時候變得下落不明期間可能就會發覺整個事件。

 這就是你計劃中巧妙的地方。因為死後認定請求本身進行調查的話,只會知道一些普通的事,藍川夫婦知道這些也並不奇怪。但是在隱蔽事件那一刻起,相關人員就都是共犯關係了,黑太郎的事件就很難提交到法庭上了。所以你只要取得大家同意隱瞞事件之後,你就可以過的安穩了。”

 “別,別瞎說。我只是練了很多遍用詞才記下來的。而且我只是說【雖然生下了孩子,但沒有被承認】罷了。然而我並沒有說【已經沒有認定方法了。】之類的話。是無知的那傢伙不好。”

 “那件事正如你所說的。只要現在還沒有認定,你繼承所有財產就是正確的。但是法律上還承認黑太郎健在,所以相繼的事也非常的麻煩。”

 “那你為什麼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說這事啊!”

 黑太郎的聲音變得兇起來,之後慌忙補充道

 “啊,難道說現在開始進行宣佈失蹤和死後認定的手續嗎?沒用的。宣佈失蹤是在失蹤後七年認定成死亡的。並且,死後認定請求必須在死後的三年內也就是說失蹤後十年以內進行。在事件過了三十八年的現在是沒有用的。已經到了時限了!”

 “只要事件還在隱瞞著,我認為就沒有能證明失蹤是在三十八年前。但是那種事怎麼都好。我想知道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你是碰巧在黑太郎的死亡現場即興想到的這個方法嗎,還是從最開始就想實行這個計劃將黑太郎殺害這兩點中的哪一個。”以上就是那個案件的全部經過。一開始只是出,隨後在中途離開去洗衣服的譽也加入到了與藍川的對話中來。包括那令人羞恥的和虐愛相關的內容,只要與這個事件相關的內容全都一一敘述了出來。

 藍川仰望著天花板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昔日之事如今終於明瞭——話說,這裡真的是我原來的家嗎?這就跟一開始說話的時候一樣,這些事根本就令人無法相信。此時,藍川突然感覺熒光燈也開始變暗了。

 藍川啞口無言。自己還能說些什麼呢?

 沒想到自己的生父是個DV男……這個男人在一個毫無足跡的密室裡死於非命……在同樣的情況下,母親卻活了下來……不久後我出生了……一年之後,在同樣的密室裡又發生了同樣的情況。只不過這一次是換作我被兩隻蛇襲擊了……

 此時的藍川就像是被一條巨蛇纏住了身體一般。一條名曰謎題的巨蛇。這條巨蛇極為龐大,藍川無力反抗。只得放棄。

 最後是無言以對。

 “孩子他爸,說了這麼多也口渴了吧。我給你端杯熱茶過來吧。”

 譽關心的說著,隨後便站了起來。

 “嗯,那就喝吧。”

 “那,那我也要……”

 “好的”

 譽向廚房走去。

 過了一會兒,出感慨萬分的說道:“僅憑沒聽到警報器便能判斷出第二個事件的所在地是發生在高層公寓。真不愧是刑警。”

 “沒那回事,哈哈哈。”

 其實是荔枝解開的謎題。

 第二個事件基本上都是她所推測的,關於這件事就連藍川自己都很驚訝。

 一點內情都不知道的出,又問起了這樣的問題。

 “那麼身為刑警的你有什麼見解,你覺得誰會是犯人呢?”

 “犯人是誰,關於這個嘛……”

 稍微也得用自己的頭腦來思考這件事了。

 “第一印象裡,那位名為雨傘蛇女的女人很是可疑。萬場綠太郎雖說也很可疑,但與之相比,養蛇的那位蛇女我覺得更為可疑。”

 “那她的動機會是什麼?蛇女可是也深愛著萬場黑太郎啊。對於你母親這個情敵不過只是憎恨罷了。”

 “那是……額,應該是這樣的。蛇女只是為了殺死母親才放出了蛇。但是,因為某種原因,黑太郎也被蛇咬到了。因為黑太郎慘叫了一聲,聽到聲音的蛇女趕緊越過屏障前去查看情況。於是便在配置房的入口說到「怎麼會這樣……」。大致就是這個情況。”

 “原來如此,那麼第二起事件呢?”

 “不知道是萬幸還是不幸。雖然被咬的是我,但當時要咬的目標也許也是母親吧。”

 第一次沒能給母親致命一擊,之後便一直盯著母親。

 嗯嗯……這就是你所推理出來的嗎?”

 出的話裡有話。

 “怎麼了,老爸難道不是這麼想的?”

 “不……”出思考了一會兒便說:“我也覺得蛇女是嫌疑犯。如果蛇女真是犯人,那麼在第一起事件中,她是怎樣把蛇放進配置房中的呢?之後第二起事件中她又怎麼把蛇放入高層公寓的呢?

 “對,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關於蛇的問題,自己解決還是不太容易。還是交給荔枝吧。

 “這次我會試著查出來的。”

 出緊張地皺了眉頭。

 “你真的沒問題嗎?你自己也有其他事情要忙吧,應該沒有閒情逸致來接這種毫無意義的案子吧。”

 “沒事。對於這起事件我自身也有點感興趣。所以解開這個謎題也算是我一個新的「興趣」吧。”

 “是這樣啊,既然你那麼說了我也就不阻止你了。但不要太勉強啊。”

 “這種事我知道。”

 這時譽回來了。她把倒好的熱茶放在了出和藍川面前。

 “對了,老媽”,藍川突然問了起來。“我之所以夢見被蛇撕咬,就是因為在公寓裡發生了這起事件了?”

 “是吧,肯定是你腦海中還殘留著這種可怕的回憶才導致的吧。

 “嗯——,但是要這麼說的話還是存在一些解釋不了的事情。”

 “解釋不了?”

 “事件發生時,那個嬰兒房是漆黑的嗎?”

 “漆黑?不是,是下午……三點左右出的事。而且窗簾也是沒有遮住窗戶,所以應該沒有那麼暗的。怎麼了?”

 “我在夢中出現的是沒有任何束光的房子。雖然不太清楚,但是卻覺得咬住我肚子的蛇是個「好蛇」。”

 “好蛇?”

 “我想知道,這與鑽到嬰兒房的那兩隻蛇有什麼區別嗎?”

 譽思考了一會兒道:“因為立即扔出了窗外所以不敢肯定,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不同。要我說的話,爬在我兒子身上的蛇都不是什麼「好蛇」。”

 “哈哈,那倒也是。”

 “畢竟是夢嘛。跟實際所體驗的不一樣是理所當然的吧。”

 “那到也是哈……”

 藍川表示同意,但這就如同荔枝說的一樣,藍川相信,自己總是做一樣的夢其中肯定含有某種意義。

 那天,藍川久違的住在了自己兒時的房間裡。

 因為枕頭不習慣而很難以入睡,過了一會兒才終於睡著了。

 然後——

 又夢到蛇了。

 藍川從掀開被子躍身而起。

 看著不太熟悉的房子,一時有些混亂,隨後才想起這是在自己家中。

 窗外是一片漆黑。看了放置在枕頭旁邊的鬧鐘,不過凌晨三點而已。

 藍川想起剛在夢裡所發生的事情。

 跟往前一樣,夢裡的舞台是漆黑的,咬在肚子上的蛇依舊是隻「好蛇」。

 ######

 星期六上午,藍川拜訪了荔枝所住的虹樹公寓七零七號室。

 以荔枝原則,週六她是不接待客人的。她是職業雖說是妓女,但是興趣卻是當偵探。若要帶著具有誘惑力的東西去見她,就算是星期六她也會接待你。只不過在這種場合,做愛是不可以的事。

 正要說在家發生的事,她卻突然說“藍川先生,這樣是不行的。”

 “怎麼啊?”

 “是和父親有關的話啦。「或許沒有什麼血緣關係,但是把我養大的老爸才是我的父親。」——雖然只是差這一句話,要是在父親面前說這句話他肯定會無比高興的吧。你真是不懂父親的內心啊。”

 “那是因為我沒當過爸爸啊。”

 藍川過了一會才說到。

 這時,荔枝已將耳機塞進了耳朵裡,聽有關藍川父母的錄音。壓根就沒聽藍川所說的話。

 ——我覺得把我養到大的老爸才是我的父親啊。

 藍川也曾想過要不要說這句台詞。要說過於注重了流程,或是因為這種狀況要說這種台詞的話像是模版。於是便放棄了。

 藍川對於“真正的父親”這句話從未有關感覺。

 在那種情況下出生,把屬於別人孩子的我養成大。對於出的做法藍川還是很尊敬的。但是那個跟這個是不一樣的。

 等這件事的謎題被解完後,藍川打算再說出這句話。

 荔枝聽錄音的期間,藍川通過鑑賞珍貴的性具來打發時間。下次把這個還有這個組合起來用試一試。藍川在意淫的時候,傳來了“我都聽到了哦”的聲音。

 藍川回到臥室問道“怎麼樣?”

 “大家都好奇怪。”

 對荔枝草率的回答,藍川不由得哭笑起來。

 “那到也是啊。不只是蛇女、綠太郎,連老媽老爸也覺得奇怪。”

 “但是在配置房裡都不曾存在過蛇和針。”

 “關於針這件事,為了確認有沒有藏匿兇器,所以才調查女人的性器還有肛門。你不覺得是個很偏執的嗎。”

 “這件事確實有些過頭了。”

 荔枝平心靜氣的認同了藍川的想法。

 隨後,荔枝露出了難得一見的嚴肅表情說道。

 “但是這件事,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你不要再繼續調查的好。”

 “嗯?什麼意思?”

 “有的事不知道也不是什麼壞事。否則就是自找苦吃。在深夜裡吹奏口笛蛇就會出現。這樣做如果真有用的話,兩側都應該出現蛇才對吧。記得以前不就有畫蛇添足這樣的說法嗎……”

 藍川不曉得她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可此時的藍川想到了一件事。

 荔枝該不會是懷疑“很奇怪”的人是譽和出吧。

 第一起事件中,譽是密室中唯一的生還者。而且積極贊同綠太郎的隱蔽工作。所以除了蛇女,出也在懷疑譽。有可能出也可能是共犯,是他們合謀了這個密室詭計。

 在第二起事件中,蛇的問題這件事中也成了一個謎。但是好好思考了一番,除了管理員外,二七零一號房間裡還有兩個持著鑰匙的人。那兩個人即便是譽和出。

 出在犯罪的時候,因為正在進行著手術,所以脫不開身。而這個時候,放蛇的很有可能就是譽。

 當然了,也存在著譽不是犯罪嫌疑人的證據。畢竟在第一起案件中並沒有發現兇器。而且第二起事件的犯人如果真是譽的話,她完全沒必要將矛頭指向自己。直接說“出去買東西的時候,鎖完門忘記拔鑰匙了”這樣的謊不就可以了嘛。

 但是,按荔枝的推理,也能將這些事說清楚。

 若是譽是犯人,那不就成了親媽先是殺了親爹,到最後還想把親生兒子給殺了。最要命的是後爹還是共犯。果真如此,那就更慘了。

 要是知道了那些,會很傷心的。所以要收手就得現在。這真的是荔枝的的主張嗎?

 但是——

 “不,就算如此。我也想知道真正的實情。這不僅是過去的一件往事,這件事與我的出生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只有將這件事情調查水落石出之後,我才能認清我自己。我感覺是這樣。”

 荔枝思考了片刻說:“嗯,知道了。那咱們就繼續調查吧。”

 “抱歉了。”

 “取而代之,就算查出什麼樣的結果都不能反悔。知道了嗎。”

 “……知道。”

 “那麼,要真這麼決定了,咱們就開始調查吧。”藍川意識性的說道。“我打聽到了萬場邸和Riverside Top的住址。要先查哪個好呢?”

 “萬場邸那裡是不是住著綠太郎或者蛇女啊?”

 “那還不知道。好像父母搬到Riverside Top之後,一次也未曾接近過那裡。”

 “嗯,感覺萬場邸會很麻煩。還是先從看起來好玩的Riverside Top開始去調查吧。”

 藍川贊同了。之所以說萬場邸調查起來麻煩,其實也是他的一種搜查方法。

 “那麼、出發啦,出發啦。”

 荔枝像是要出門去吃野餐似的說道。

 藍川雖然口頭上忠告了荔枝一番。但自己卻因為兩個密室的謎要被解開了而興奮不已。

 ######

 二人坐電車到了附近的縣城。從站台步行了幾分種,便望見了一座高樓的上半部分。

 “呀,是那個嗎?”

 “應該是吧。雖然從建成至今已過了將近四十年,但畢竟超過八十五米的高樓還是很少見啊。”

 果然沒錯。距河川五十米之外的那棟高樓的正面掛有寫著“Riverside Top”的看板。

 那個看板的各處都有些破損。這棟公寓就連譽也沒怎麼注意過,白色的外牆褪變成了通體陰氣沉重的灰色。

 “不論多好的高樓,過了四十年以上也就這樣吧。”

 “但我還可以勉強的住下去。”

 “真的嗎?可這比Rainbow Tree還要破舊啊。”

 “沒事的,沒事的。能住就行。”

 二人就這麼聊著從入口走了進去。

 管理室裡有個壯年男子在那裡正在工作著。那是一為身高將近兩米高的男子。

 “那個那個,那就是母親曾說的大板陸麼。”

 “嗯,他好像是一直都在這裡幹著管理員這份工作。”

 “他在這裡做了這麼長的時間,也真是厲害。”

 管理員室旁邊的自動鎖門還健在。

 “那麼,現在問題的關鍵是要怎麼進去。”

 “你沒帶警察身份證件嗎?給大板看一下就完事了。”

 “除了執行任務意外使用的話會立馬被炒魷魚。你色誘他不就行了嗎。”

 “我也是業務外誘惑他人會被炒魷魚的的啊。”

 “你被誰僱傭了啊?”

 “被炒魷魚是逗你的。我只是單純的不想在週日做那種事情。但是也只有這個辦法可行了。那我就去一趟。藍川先生你就在外面等著吧。”

 “那,那我在對面的便利店等你。”

 藍川轉身往出口走的時候,聽見荔枝和大板的對話。

 “那個——”

 “嗯?”

 “我是大學生,因為寫的報告是關於著高層樓的歷史的。我想了解內層構造,所以能夠讓我進去了解嗎?”

 “不好意思,但有規定禁止讓外人進入。我也是在執行我的義務。”

 “能不能通融一下,要是能讓我進去我就給你好處。”

 “好,好處?”

 “對,有好處。所以~~~求你了。讓我進去吧❤”

 藍川一邊咂嘴著走了出來。一出了門,藍川便在原地站著思考著剛剛自己為什麼會咂嘴。讓她色誘管理員的人可是我啊。荔枝只是按照我的指示做了而已。只不過,藍川一看到別的男人跟她那樣,就覺得心裡不舒服。也真是不可思議。

 藍川過了馬路,走進了對面的便利店。雖然自己拿起了週刊報紙,可所看的內容卻怎麼都進不到腦子裡。

 ……

 “先生,請不要在這裡站著看。”

 藍川緩過神來。才發現店員站在旁邊。

 一看手錶,已經過了三十多分鐘。自己拿著雜誌一直髮呆,和別人相比,自己站著看雜誌的時間確實有些過長了。被提醒也是正常的。

 “啊,不好意思。”

 藍川不好意思的把手裡的雜誌放回了書櫃。

 通過從便利店裡的窗戶眺望,並未看到荔枝從裡面出來。

 藍川又開始焦慮起來。一想到這些,他後悔當時自己沒有使用警察這個身份。

 藍川突然想吸菸了。

 他當了警察後就把煙給戒了。在刑事劇中,經常會出現警察在工作時吸菸的場景。其實在現實生活中,因為自己在夜勤的時候總是吸菸,香菸所發出的火光很容易會讓犯人注意到。為了避免這樣的困擾,所以才把煙給戒了。

 本已經戒菸了,可現在又有抽菸的衝動。

 因為長時間在店裡站著讀了半天雜誌,作為歉意自己也得買點東西才行吧。為了讓自己的想法正當化,藍川最終買了煙和打火機。

 出了便利店,藍川在停車場抽起了煙。好久沒吸過煙,味道真是格外美味。像施了魔法一樣的煙迅速填滿了肺。

 感覺腦子被清空了似的。一吸起煙,藍川反倒是清爽了很多。也真是不可思議。

 這時,荔枝走了出來。穿過馬路正往藍川方向走了過來。藍川把吸完後的菸頭扔進了便利店前面的垃圾桶裡後朝荔枝走去。

 “咦,原來藍川先生吸菸啊?”

 荔枝並沒有對久等在此的自己說抱歉,反倒還如此悠閒地說話。對此藍川也口中帶刺的說。

 “因為你讓我等得太久,所以才不知不覺的破例吸了口煙。”

 “抱歉抱歉,主要是大板那傢伙實在是太難纏了。”

 荔枝雖然這樣說著,可她的紅髮此時已經溼透了。藍川稍微慌了一下說道:“你、你是不是在那裡不慌不忙的洗了個澡。所以會變得這麼慢。?”

 “那不沒辦法麼,因為他把精射到頭髮上了。總不能直接那麼出來吧。所以才使用了管理室裡邊有的浴室。”

 藍川都有把荔枝頭髮拽起來的衝動,卻忍了下來。

 心裡對自己說,你要冷靜。

 藍川覺得今天的自己有點奇怪。為什麼對她產生了醋意。有這必要嗎?她又不是和男的來這裡玩的。而是為了我才進入了這個公寓。現在通過自己的立場來看,應該感謝她才是。

 但是藍川現在的心裡除了這些,還有一些說不出來的因素也混在一起。

 歸根到底,自己還是太過自以為是了。

 把用錢買回來的荔枝當成是自己的女人。

 想將她變成屬於自己的東西。

 對,就像是——

 藍川緊忙中斷了思考。再想下去怕是自己都不是原來的自己了。

 藍川收住了想法。

 “那真是麻煩你了啊,辛苦啦。你調查的怎麼樣?”

 “嗯,因為建築過了四十年了,所以很多人好像都不入住了。這裡的空房也很多。你父母住過的二七零一號室,還有那下邊的那個二六零一號室,這兩個房子現在都是空著的。我利用他的鑰匙進去調查了一番。他也給我看了屋頂。可我問了大板陸,然而他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

 她這是進行了深入調查了。之所以過了這麼長時間才出來,果然跟這個有關係。藍川對自己之前的行為深刻反省了一番。

 “謝了,那還知道了些什麼嗎?”

 “跟你父母說過的一樣。嬰兒房是孤立存在的一個地方。從其他陽台是過不去的。所以侵入地點很有可能是最下邊的陽台,屋頂或者是門口。但是出事當天,這三處都沒被使用過。”

 “那麼,果然還是不可能啊。”

 “不,說不定還有一種可能。”

 “嗯?是什麼?”

 荔枝用食指指了斜上方。指向了那棟距離Riverside Top一百米遠的位於河流對面的辦公樓。

 “通過那間嬰兒房的陽台能看到對面那座樓。如果還有存在一種可能性的話,那麼肯定是通過那棟樓。”

 “為什麼這麼說說?”

 荔枝搖了搖頭。

 “不在現場看的話,我也說不清楚。所以咱們還是去看看吧。”

 “原來通過陽台能夠看到那棟辦公樓啊。果然只聽老媽的話是沒用的。幸好咱們來到了現場進行確認了。”

 “不,其實從那些話的內容中就已經得知了。”

 “哦,怎麼回事?”

 “在討論如何將蛇扔進窗戶裡的時候,我就在推測你媽是不是掉進河裡了。這就說明窗戶和陽台都是面朝河川的。所以河川前面的那棟辦公樓也是可以看得到的。”

 “啊,這樣啊。”

 被這麼一說,還真是件理所當然的事。

 走過了寬五十多米的河川橋後,便來到辦公樓前。與新樓比起來,這棟辦公樓的窗戶都比較小。單調的外壁佔了主導。真是一座非常典型的昭和時代的建築。

 “確實是個看起來就十分老舊的建築。但是你能保證這就是原先的那棟建築嗎?”

 “為了證實這一點,你看那個就知道了。”

 “哪個?”

 “就是那個!會在哪裡呢?”

 荔枝開始在樓的四處走走。藍川緊跟著荔枝。然後——

 “找到了!”

 荔枝指著入口外牆下角。那裡有剛說過的那個。

 “基石!”

 “大部分樓裡都有基石板。那裡刻著「一九七五年三月一日完工」。”

 “就是當年那棟建築,應該是沒有錯。

 “那趕緊進去看看吧。”

 入口是門是開著的。這是一棟就連週六也正常開啟的辦公樓。不過在這裡,並沒有看到多少人影。

 “要上樓頂了。”

 說完荔枝按了電梯。

 “希望頂樓能是開著的。”

 荔枝與藍川坐著舊式電梯上到頂樓。

 萬幸,頂樓是開著的。

 這有擺放著花壇、座椅還有自動販賣機。好像是為了工作人員而設置的休息場所。因為是中午,有些人正在這裡正吃著便當。

 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樣,藍川的肚子突然叫了起來。

 “有點開始餓了。”

 “我帶吃的來了,咱們就一起在這裡吃吧。”

 荔枝從包裡拿出了兩個方形的包裝盒。

 “真像是出來吃野餐啊。”

 兩個人並列坐在座位上,藍川吃的是荔枝親手製作的便當。荔枝是從一為身為職業廚師的客人身上學會了如何做飯。所以只要是荔枝親手做的飯,都非常美味。

 “現在正值中午,所以頂樓上會有人。蛇侵入房間的時間是你母親去買菜的時候。那時是在下午兩點四十分到三點之間。這段時間裡,這裡的屋頂很難會被別人注意到。”

 “那又能做什麼呢?雖然通過這裡確實是能看到那個公寓。”

 “通過高二十多米的格柵,能夠看見對面的Riverside Top。

 “等吃完了在想吧。”

 吃完便當後,兩人便向能看見Riverside Top的方向走了過去。

 荔枝指向了最高層的陽台。

 “你看,通過這個屋頂果然能看見那個嬰兒房的陽台。”

 “是能看到,但那有怎麼了?從這兒離到那邊可是有五十多米的距離啊。即便是用繩子,也是不可能過去的。”

 “是啊,估計用繩索是行不通的。”

 這時,荔枝把手伸到格柵的細縫中。

 “嗯,這裡確實能將一隻手伸過去。”

 “你該不會是說用一隻手便能把蛇拋投到陽台的吧。”

 “怎麼可能,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麼使用道具?類似於投石機一樣的東西……。”

 “能把蛇拋到五十米外的投石機,那可是相當大的道具了。就算運氣好用投石機,將蛇順利投到對面的陽台,可蛇肯定也會被撞死了。”

 “是吧,是吧。那個,說這屋頂上有線索的可是你啊。你一定要說明蛇是怎樣到對面陽台上去的。”

 “其實我現在也不知道具體的方法。要是能有把蛇投到五十米之外,還能毫髮無損著陸的方法就好了……”

 藍川說了句相當掃興的話。

 “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好的方法。”

 “是嗎,也是啊。”

 荔枝無精打采的說道。

 之後一段時間,荔枝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若有所思的思考著什麼。

 “我也是剛剛才想到的。「漆黑的房間」和「好蛇」有關的夢與現實的區別是不是跟某種詭計有關啊?”

 “我剛才也是在想著那個,可就是差了點什麼,就一直想不出來。”

 “比如利用氣球接近陽台。所以光被氣球遮住,房間才會變得漆黑。”

 “要是氣球飄著的話,底下的三個人一定會注意到的吧。”

 “啊,也是。”

 之後兩人便一直爭論著,可這也不是那也不是的,最終也沒有得到令人滿意答案。二人打算把屋頂上的事先放一放。

 乘坐電梯下樓的時候藍川說道。

 “接下來是去萬場邸吧。”

 “不,在那之前我想先去趟圖書館。”

 “圖書館?”

 荔枝用手機搜尋了離這裡最近的圖書館的方位。不是太遠,走著就能過去。

 他們走出辦公樓,向圖書館走去。

 “藍川先生,你能把一九七五年三月的地方報紙都給我找出來嗎?”

 “一九七五年三月……啊啊,是那座辦公樓剛建完的那個月啊。”

 “對。我在想這些報紙裡會不會有和樓頂相關的照片。”

 “我想知道當時的屋頂的樣子,跟現在屋頂的樣子比起來有沒有什麼變化。尤其平日裡,頂樓是不是開放著的。對了,還有關於柵欄的資料。”

 “知道了,那荔枝你呢?”

 “我去看一下有關蛇的圖鑑。”

 藍川跟荔枝分開後,藍川便去櫃檯找過去的地方報紙。過了一會兒,司書【備註:日本圖書館的正式職員】便把一九七五年三月的縮刷版全都拿了過來。上面記載著竣工是在一九七五年三月的。這些內容都是在竣工後不久的所記錄的吧。藍川從最早的日期開始,按順序逐一去確認。

 然後找到了。

 藍川看到了一則資料顯示:「新樓竣工,樓高一百米。」

 上面還寫著:“樓頂設為工人們的休息所,平日開放。”等字樣的同時,還附有樓頂的照片。就連當時的柵欄也跟現在的一樣,是高二十米高的格柵。

 藍川帶著有記錄的報紙往有覺得有圖鑑所在的地方走去。荔枝正混在一群悠閒自在的老人們當中,把有關蛇的圖鑑放在桌上閱讀。藍川跟她打了招呼後便把有記錄的報紙遞了過去。

 “你看,這裡有。當時樓頂一直開著,格柵也跟現在的一樣。”

 “謝了,這樣一來推理也有所進展了。”

 “你那邊又什麼線索嗎?雖然你一直看著圖鑑。”

 “啊,雖然模糊吧。”

 “模糊是什麼意思?”

 “模糊就是模糊啊。”

 荔枝把圖鑑收了起來說道。

 “那麼,差不多該去萬場邸了。”

 ######

 藍川與荔枝來到了父母所說過的那個地方,廣闊的土地上只有兩家府邸。左邊的門牌上標著「萬場」,右邊的門牌上標著「雨傘」。通過門柵來看萬場邸的內部,能夠看見西式的正堂以及配置房。

 “幾乎跟話裡聽過的一樣啊。”

 “嗯。從這古老的建築來看,果然是經歷過了三十八年啊。”

 門上已經生了鏽,正堂和配置房也早已褪了顏色。

 藍川按響了門鈴。過了一會兒有一個男的回應了。

 “請稍等。”

 “我叫藍川。萬場綠太郎先生在嗎?”

 “我就是萬場綠太郎。找我有什麼事嗎?”

 藍川和荔枝相互看了一眼。看來綠太郎還健在啊。

 跟藍川預想的一樣,這次他不打算用什麼小技倆,而是與其單刀直入的相談。

 “三十八年前,您還記得在這配置房內發生過的事嗎?希望您能告訴我們。”

 沉默片刻後綠太郎開口了。

 “你們是什麼人?”

 “我就是當時在那孕婦肚子裡的孩子。”

 “你說什麼!?”

 “這次造訪,是因為我很想知道當年的那個案件的始末。”

 “是這樣啊,你名字叫藍川啊。我好像在哪聽過。原來是那時的產婦人科醫生啊。那傢伙果然和譽黏在一起啊。”

 “是的,我的養父把我像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照料。”

 “……我知道了。現在我出去,你們稍等一會兒。”

 “一分鐘後,全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從正堂走了出來。看樣子應該有七十歲了。

 綠太郎沒有把門打開,只是停在前面說道。

 “你就是黑太郎的兒子嗎?”之後他把目光移到荔枝身上,“那邊的美人呢?”

 藍川正猶豫著怎麼介紹她的時候荔枝自己回答了。

 “我是藍川的朋友。”

 “是朋友啊,真是具有年齡差的朋友啊。

 綠太郎說完,在荔枝的全身都掃視了一番。這樣的舉動令藍川感到非常不爽。

 “藍川先生,為何你現在才來這裡呢?”

 “我也是最近才從父母口中得知了這件事。”

 “嗯……既然你都清楚了,那麼關於我跟他們之間有什麼樣的恩怨你應該也有所耳聞了吧。”

 “是,被淹沒在黑暗之中的真相……”

 “知道那麼多話,那就好說話了。我們早就把整個事情淹沒在了黑暗之中。也就是說從一開始就沒有什麼所謂的案件。所以我也沒有什麼要跟你講的。”

 “拜託你了,別那麼說我。”

 “而且,我不想再回憶那些事了。因為這跟我唯一的親骨肉,孿生中的一個人的死有關的傷心故事。

 綠太郎巧妙的躲避了回答。

 藍川打算使用最終兵器了。對於管理員這種人,他是不想使用的,但是如今這種情況,看來是需要使用了。

 藍川從懷中拿出警察證件打開給他看。

 “知道這是什麼了吧。”

 綠太郎的臉上開始動搖了。

 “你原來是警察啊。”

 “那時候的小孩已經當上了警察。但我今天來不是為了證明你的罪名。只是純粹的想知道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綠太郎皺起了眉頭。藍川知道得在此一搏。

 “拜託您了。”

 “……好吧。”

 綠太郎把門打開了。

 “這件事不適合在外面講。你們先進來吧。”

 藍川和荔枝進到裡面後綠太郎就把門關了起來。

 “那你想知道些什麼呢?”

 藍川看了看荔枝。

 “怎麼辦?”

 “就從配置房開始吧。不那麼做的話什麼也問不清楚。”

 “喂喂,為啥警察還要聽從小女孩的意見啊。”綠太郎說道。

 “額,這個……這個女孩子雖說看起來很普通,但是她卻是我的得力助手……。”

 “嗯,雖然不太清楚。你是是想先看看房子吧。”

 “是的。”

 “我去拿荷包鎖【日文:南京錠·なんきんじょう呈荷包狀的鎖】的鑰匙,你們先等一會兒。”

 說罷,綠太郎便回到主屋。

 在那期間,兩個人決定調查這件房子。圍著主屋繞了一圈。外圍都被兩米多高的屏障圍了起來。進出口只有正門。這裡並沒有把屏障延長或者破壞等跡象。所以在這過去的三十八年裡,這裡依舊保持著這個狀態。

 “這麼一來,在事件發生的時候,這整塊地便成了一個巨大的密室啊。門是從內側鎖起來的,而嫌疑人蛇女和綠太郎兩個人都在屏障的外側。”

 “嗯,但是要是有想法的話,這種門和屏障隨時都可以越過去。因為門呈現的是柵的形狀,屏障又安有穿透面板,這雙方就貌似有著什麼關聯著似的。如果這些再加上鋼纜一起用的話……。”

 “穿透面板?”

 “屏障一般都是在菱形的中間都有存有開著的縫吧。我說的是這個。”

 “啊啊,原來是那個啊。可那個為什麼是開著的呢?。

 “說是為了提升通氣性和裝飾性。”

 萬場邸的屏障也是按照高的位置、低的位置、高的位置、低的位置……配製成一高一低的樣子。

 “對於門還有屏障還是先別考慮太多了。密室構成的因素咱們還是先移到在沒有足跡的地面上為好了。”

 “確實如此。”

 兩個人回到門前時,綠太郎已經從主屋走了出來。

 “讓你們久等了,走吧。”

 三人向著簡式房子走去。那是一棟看上去就髒兮兮的簡式房子,門前掛著荷包鎖。綠太郎用拿著的鑰匙打開了荷包鎖。

 一打開門,便飄散出一股難聞的味道。綠太郎一邊咳嗽著,一邊按了下入口附近的開關。熒光燈閃爍了好幾次才開啟。

 跟三十八年前不同,這房子裡放置了很多雜物。

 “難得這房子空了下來,不使用又覺得浪費所以放了點東西。”

 綠太郎說道。

 “這房子裡就沒有秘密通道之類的東西嗎?”

 “秘密通道?沒有那樣的東西。”

 “但是建起這房子的是黑太郎先生吧。綠太郎先生說絕對沒有也是不太可能的吧。”

 “額,你說的不錯……。”

 “能讓我們調查一下嗎?”

 “請便。”

 荔枝立即開始了搜索。她不斷敲打了床和牆壁,還踩著梯子敲打天花板。

 登上梯凳的時候,隱約能看見她裙子裡面。藍川察覺綠太郎好色的眼神凝視著那裡,覺得該把注意力到移到自己身上了,於是就問了這麼個問題。

 “那天您能把所體驗過的一切一一給我說明一下嗎?”

 綠太郎像是覓食時被妨礙到的野狗一樣,做一副極不樂意的臉反駁到。

 “真麻煩。你不早就從父母那裡聽到了不是嗎。”

 “我也想從別人口中聽到那些故事。多個視點疊在一起一起的話,也許會發現什麼也說不準。”

 “知道了。你是在想,估計我會漏出什麼破綻吧。你要是期待些什麼那就是你的失誤了。這分明就是在浪費時間。”

 “無所謂,拜託您了。”

 “哼,知道了。”

 綠太郎像是把很久的記憶挖掘出來一樣。開始說明了那一連竄事情的經過。那些內容跟母親說的沒有任何不同。

 但是綠太郎並沒有說出最為核心的地方。於是藍川向綠太郎指出了這一點。

 “綠太郎先生,你為什麼要隱瞞一部分內容呢?”

 “那是因為……是那樣的……我只是不想捲入麻煩所以才那麼做的。”

 這明顯是在說謊。

 “把屍體藏起來這件事難道不是更麻煩麼?”

 “無可奉告。你說我把屍體藏了起來,我只想說一句,無可奉告。”

 屍體遺棄罪的追訴期是三年,不過這個時效早就過期了。

 藍川再試了各種審問來尋找答案,不過綠太郎看上去並不想多少什麼。他正在極力抹去這段記憶。

 沒過多久藍川便放棄了,決定對其問一些其他問題。

 “事發當天,你來拜訪這裡的理由是什嗎?”

 “當然是為了要錢了。黑太郎因SM小說存了不少錢。身為雙胞胎兄弟,有著這樣的差距著實讓人氣憤,但為了生存只能對其低頭了。”

 “你在案發前一週也來過這裡吧。當時你看到這棟房子還被嚇到了,那時候你又是為了什麼事而來的呢?”

 “也是因為錢。但是那時候我被拒絕了。所以事發當天又來了一次。”

 “黑太郎先生只要死了,你就能得到大筆遺產吧。”

 “所以你是想說是我殺的他嗎?”

 “不不,不是那樣的。給我與父母以及雨傘蛇女的封口費也是遺產的一部分吧。

 “是的”

 “雖說是遺產,那這筆錢是用什麼辦法拿到手中的呢?”

 “因為主屋裡有著存摺和印章。我是拿著那些去銀行取的錢。”

 “那也就是說主屋的鎖是一直開著的嗎?還是把窗戶的玻璃割開然後進去的呢?”

 “不,是開著的。”

 “最後一個問題。雨傘蛇女現在還住在隔壁嗎?”

 “住著啊。”

 “事件起後,有過什麼接觸嗎?”

 “幾乎沒有。如果是在路上碰面的話會打招呼。僅此而已。

 “知道問這些會有點失禮,聽說雨傘女士對黑太郎先生有好感。那麼跟黑太郎長得一摸一樣的你有什麼反應也不會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吧。”

 綠太郎苦笑道。

 “話是這麼說,那個女的憧憬的不是黑太郎的顏值而是暴力性。我是跟羊一平穩柔的男人。所以外表上看著是一樣,但在性格上有些不一樣的。”

 “啊……”

 藍川想都沒想認定了他的觀點。

 “對各種各樣的疑問回答,表示真誠的感謝。”

 剛好荔枝的調查結束了,回到了藍川所在的地方。

 “沒有誒,秘密通道也是,隱藏房子也沒有。”

 “所以我不是說過嗎。”

 綠太郎說道。

 “有什麼要問的事情嗎?”

 藍川對荔枝說道。荔枝搖了搖頭。

 “嗯嗯。雖然探查室內的時候傾聽了動靜,想聽的藍川先生幾乎都已經問出來了。”

 “是這樣啊。那就去下一家吧。”

 兩個人對綠太郎表示感謝後,走出了萬場邸。

 藍川和荔枝移動到旁邊的雨傘邸。從門口望裡面一看,憂蒼的庭木的隙縫中看見的是和風建築。開著的概念上是洋館對照著的是萬場邸。雨傘邸帶有著深森奄似的風情。

 一打響鐘聲,蛇女出來了。藍川以自己的出身為籌碼,跟蛇女說要想聽關於這個事件的事。蛇女聽後大吃一驚,馬上便說了出來。這跟之前所說的流程是一樣的。

 過了一分多鐘聽見卡拉、咕嚕的聲音。

 身著紅色和服上繫著綠帶的一名女性從小木屋裡出現。

 此人跟出所說的一樣。不過令藍川吃驚的是,她及腰的黑髮依舊是烏黑。可一看臉就知道這是一位年長的女性。她的頭髮應該是染成了黑色吧。那種微妙的感覺讓藍川不知該說什麼好。

 蛇女和綠太郎不同,她直接就把門打開了。

 “呀,你就是那時候的小毛孩兒啊。”

 蛇女深有感慨地一說,眯著眼看向藍川。

 藍川不知為什麼,感覺自己像是一條被蛇盯上的青蛙一樣。

 蛇女繼續道。

 “我一直在想。如果有人來詢問這件事情的話,想把這件東西給他看。”

 “想要讓他看的東西?”

 “嗯嗯,在倉庫裡保管著。能跟我來一趟嗎?”

 也許重要的物證。藍川和荔枝跟隨著在蛇女的身面。

 藍川把心中所有的疑問都對蛇女說了出來。

 “你從年輕的時候開始就一個人在這樣的豪宅裡生活的吧。那您平常都幹什麼活呢?”

 “我根本就沒有幹過活啊。”

 “啊?”

 “到現在為止一次也幹過什麼活。”

 “但是,那到現在為止你都是怎麼生活的呢?”

 “家裡原先就比較富裕。我想在家裡養蛇被嫌棄,被驅逐到這裡。家裡每個月都會給我送點東西過來,就是那麼活著的。”

 原來如此,是資產階級家中趕出門的大小姐啊。

 路過存放庭院道具倉庫的的時候,荔枝詢問道。

 “聽說發生事件的前一個月,您的毒蛇也咬過人。那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所發生的呢?”

 “嗯,是什麼樣的情況來著。畢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一時也想不太起來。感覺是散步中發生的不幸的事故。”

 “或許那不是事故,不會是故意的嗎?”

 荔枝突然插說道。

 這麼快就開始戰鬥了嗎。藍川有些慌張。不是把“有要給你們看的東西”看完後再開始的嗎。

 這麼一來,蛇女的表情少許硬了。

 “故意?我是喜歡黑太郎先生的。那樣的我有什麼必要用毒蛇襲擊黑太郎先生呢?”

 “因為是喜歡啊。”

 “什麼?那是什麼意思?”

 蛇女鎮壓似的說道。那句話跟藍川內心想的一致。因為喜歡所以用毒蛇襲擊是什麼意思呢?

 荔枝說明道。

 “你喜歡的是他的暴力性。所以你想惹他生氣,為了讓他使用暴力於是讓蛇咬了他。

 “為了讓他使用暴力才讓其咬?”藍川想也沒想大聲說出口。“做了那樣的事萬一萬場邸死了怎麼辦?”

 “為了防止萬一血清等類的藥物一直準備在身。準備好後再讓它輕輕的咬。做到那個地步萬場邸先生卻沒有使用暴力。她使用暴力的對象只有譽一個人。雖然是扭曲的形象,但是他喜歡譽。”

 “太扭曲了啊。”

 藍川吐槽到。

 蛇女沒有反論,而是默默的走著。

 荔枝對著背影繼續道。

 “要是沒有可譽,說不定黑太郎先生會把以暴力為名的愛情轉到自己身上。如此盤算的你打算把譽給排除。譽在監禁中的時候,你在這房子裡投放毒蛇,讓毒蛇咬她。但令你沒想到的是,黑太郎先生也被咬了。所以你才會在倉庫的入口前說出「怎麼會這樣……」的話來。所以在那個時候你用針管將毒蛇的血清取了出來。”

 說道這裡,蛇女發出了具有攻擊性的笑聲。

 “那麼,在配置房裡沒有出現毒蛇又是為什麼呢?配置房周圍裡也沒有毒蛇出沒的跡象又是為什麼呢?”

 “那個還沒有想出來。”

 荔枝低聲底氣的回答道。蛇女掃興地說道。

 “什麼啊。只是想想就說出口的啊。隨便猜可不好哦。猜想終究沒有證據管用。和推理比起來,最有說服價值的還是證據,還是給你們看看實物證據吧。”

 “實物證據?”

 藍川反應到。

 “是啊,之前說過的「有要想給你們看的東西」那個。那個東西就在這倉庫裡。”

 蛇女指示了前方。通過樹叢的隙縫可以看到一個和風的倉庫。

 蛇女把門打開後進到裡面。

 “那麼,進來吧。這裡很黑,小心腳下。”

 藍川和荔枝跟了進來。

 裡面好像沒有窗戶,是一片漆黑。

 那漆黑中有混雜著少許的生臭味。

 蛇女把門一關。這裡立刻陷入了黑暗。

 咔嚓咔嚓,鑰匙插入的聲音。

 “喂,在幹嘛!”

 藍川責問道。

 但是蛇女並沒回答,反而這樣說道。

 “我說過「要想給你們看的東西」吧。就是這個。”

 咔嚓一聲。好像是蛇女拉動電閘的聲音。熒光燈照明瞭整個倉庫。

 蛇

 倉庫的中央,出現了一個如同恐怖電影中出現才會出現的一條彎曲的巨蛇。

 蛇女快速的走到蛇的後面,把鑰匙收到和服裡說道。

 “這是世界上最大的蛇,森蚺。正式認證為世界最大的個體是九米多長,但我培養的這條蛇長達十點五米。而且只聽從我的命令。”

 藍川撲騰坐在了地板。看見普通的蛇都能讓他感到恐慌。更何況是這樣的大蛇。藍川大腦裡大半部分的功能幾乎全都停止了,一時間甚至連小便也開始失禁流了出來。

 “藍川先生,沒事吧!?”

 荔枝喊道。

 本想說怎麼可能會沒事—的話藍川並沒能說出口。

 “藍川廣重。在這三十八年間,一直想要把你殺死。就在此刻終於有機會殺你了。不會讓你逃走的,覺悟吧。”

 蛇女想要殺我? 為什麼……藍川用壞掉的頭腦思考著。

 不知道蛇女是因為興奮還是怎麼了像是起舞般的舉起手,手指指向藍川。

 “去吧,森蚺,把他給殺了!”

 以為森蚺只是縮了身體,下一瞬間像彈簧似的跳了起來。

 像是內臟一樣奇怪的粉色嘴向我襲來。就像一個慢動作。藍川想著這樣就這麼死了。

 但是就在此之前有一個身影從旁邊閃現,滾到地板。

 抬頭一看,之前為止藍川一直坐著的地板上,站立的是荔枝。

 森蚺向她襲去。她揮了揮右拳。而看到的這些就像慢動作。

 藍川在想,赤手空拳戰鬥是不可能戰勝的。但仔細一看,他的右手裡握著棒形的東西。拿東西綻放出火花。

 撲哧一聲響起,森蚺往後仰了身子。

 但很快又恢復到原來的姿勢,精神滿滿的搖了搖脖子。

 “電棒沒有效果!?”

 荔枝焦慮地說道。蛇女笑了。

 “因為體重達三百多斤,對人類使用的電棒當然是沒有用啦。”

 不論說的是對是錯。荔枝只能信蛇女的話了。蛇女不知道是早猜到了還是怎麼了,以與其年齡不符的靈敏後退了幾步,與眾人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你是想奪走這把鑰匙把,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先讓礙眼的你消失吧。”

 蛇女一邊後退,一邊指著荔枝。

 “變更目標,先殺死這個女的!”

 不知道它是否真聽得懂人話,森蚺把視線從藍川移到荔枝身上撲了過去。荔枝把身子一挪想靠近蛇女。蛇女打響著木屐聲躲避。森蚺襲擊荔枝……三個人的躲貓貓暫時持續著。藍川奇妙的以旁觀者的意識眺望著。

 但是,荔枝還是被捉住了。荔枝本想將這件事通報出去的,正當她從兜裡拿出手機的時候,森蚺那如鞭子一樣的身體打向了荔枝的腹部。荔枝後背撞到倉庫的牆壁後吐出了血。森蚺同手機一同落在了地上。

 森蚺則再次追擊。把荔枝的胴體和兩條胳膊捆綁在一起得意的撕咬著。響出咪西咪西咪西的令人厭惡的聲音。荔枝歪著臉,不像人似的聲音嘶喊著。

 “噢噢噢哦哦搞搞搞搞”

 藍川大半邊腦已經停止了思考。但一種感情還尚存。

 那就是一定要保護「朋友」的使命感。

 身體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

 藍川拖著不隨心的手痛苦的接近著森蚺將它鎖住。受巨大力量的蛇拼命掙扎著,藍川用強悍的意志鎖定了他的肋。

 ——劇痛。

 因劇痛襲向藍川的右手。一看竟然是被森蚺咬住了。牙貫穿了手平面。雖然森蚺本身沒有毒性,可那鋒利的牙齒本身就是一個武器。

 藍川痛苦的掙扎。這時腳碰好似到了什麼東西。是電棒!電棒是觸到電極才會被感電的。所以不用擔心藍川和荔枝也被捲進來。

 藍川把電棒撿了起來,放進森蚺的口中按起按鈕。

 撲哧一聲三出火花。

 這下好像是有了效果。森蚺掙扎的力度大大減弱。

 藍川一旁出了大口吸氣的聲音。荔枝伸了伸軀體,奄奄一息的逃出來。

 看到這一幕已經是極限了。

 “荔枝……快逃……”

 說完這最後一句話,藍川失去了意識。

 “荔枝……快逃……”

 因這句話,荔枝有了意識。

 睜開眼一看,藍川的右手上流著血倒在地上。

 看來多虧了他,能從束縛中掙脫出來。

 ——不能落下救自己的人逃跑。

 荔枝心裡默默回答。而且,只要蛇女拿著鑰匙是不可能逃出去的。雖然荔枝有偷竊技術,但今天卻把道具給忘帶了。

 荔枝先拾起手機再站了起來。同時舉起森蚺鐮刀似的脖子。

 荔枝看向蛇女。蛇女嘲笑著。

 “你還打算要給打電話麼。沒用沒用,之前你先會——”

 “真是不知道啊,老太太。現在的手機除了撥打電話還有很多功能的。比如說網絡功能。”

 “荔枝指著蛇女,按了再生按鈕。

 咔拉庫魯!

 木屐的聲音。

 聲音一起,森蚺動了起來。蛇向主人移動。

 荔枝的作戰計劃像是晚了一步。

 森蚺像是一直隨蛇女的命令移動。但不可能理解人的語言的吧。其中肯定有什麼。正要邊躲貓貓觀察蛇女的時候,發現鎖定攻擊目標時一定會動動腳。察覺到是跟木屐發出的聲音有關。那是關鍵。

 常聽說過,蛇雖然能感知到地上的震動,卻感知不出空氣中的震動(普通聲音)。但在最近的研究中好像後者也是能感知出來。

 荔枝邊移動著,邊把木屐的聲音從網上下載了下來。如果將蛇女的指令發出,森蚺會不會從而攻擊蛇女呢?

 成功了。蛇畢竟是畜生,壓根就區分不出來誰是自己的主人。

 但是蛇女只是一瞬間驚訝,但不久便又流露出笑意。

 “那種東西,只要再次覆蓋命令——”

 蛇女指著荔枝,用木屐底部跺了跺地板。

 咔拉——一聲響起。

 吧滋。

 吧滋?

 蛇女不可思議的看向腳處。木屐低端被水侵透,發不出命令。

 為什麼這裡會有水……?

 不,這不是水!是藍川所留下的小便!

 蛇女臉上流露出理解的表情時,森蚺也將她捲了起來。時間上幾乎是一致的。

 在被鱗片渦吞噬時,蛇女像是被擠似的聲音說道。

 “裝作是把目標移到鑰匙上……把我引到有小便的地方……你行啊……。”

 “把鑰匙交出來,那樣的話會救你出來。”

 “不要小看我……就算抵得住我的命令,一定會殺了藍川廣重……雖然對不住你……。”

 蛇女把深入懷中的手拿到嘴邊打開,口中有什麼東西在閃閃發光。

 “不好,把鑰匙給吞了……。”

 荔枝直接開口說道。想讓她吐出來,可因為有森蚺也無法接近。

 “喜歡的人死的時候……不得不自殺。”

 蛇女詠唱一首中也【注:應該指的是日本詩人中原中也】的作品。

 緊後,吧咔吧咔噠叱一聲,骨頭碎裂的聲音。蛇女的上半身向指定方向扭斷。眼翻白,舌頭從嘴唇吐露出來。明顯是死了。森蚺碾碎了蛇女的骨頭,試著將蛇女的頭部直接生吞。

 要趁現在逃出去。

 荔枝靠近窗戶,用肩膀碰撞。因腎上腺素急下降,受到森蚺傷更加疼痛。但忍著重複衝撞著門窗。卻打不開。

 荔枝從鑰匙口往外看。鑰匙孔貫通到對側。能看到一絲風景。舊門上偶爾能見到的,內外都是一樣的形狀的鑰匙孔。要是帶了道具箱,這樣的鎖只要一瞬間……。”

 除了原配道具,只要是能在鎖上使用的都可以行得通的吧。荔枝打算確認手提包中的東西。並用餘光看了眼森蚺,森蚺好像正急忙將蛇女吞入胃中。這樣下去,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再度攻擊自己。在那之前要逃出去。荔枝有些焦慮,趕緊確認手提包。

 那時,從背後傳出咁,咁,咁的聲音。

 荔枝返到門前。

 咁,咁,咁。每當聲響起門就晃動。

 而且最後想了巨大的破雜音後,終於沒的內側被打開了。

 但是在門口卻見不到人影。

 某個人有能把錠撬開的武器。要是替代森蚺的新威脅出現該怎麼辦。那個人不輕易露出自己的身影。持著散彈槍,姿勢偏低像忍者一樣的步伐接近著。

 然後把身子藏在門的附近。

 但是過了多久也沒有出現任何人。荔枝決定從門口走出去,向外探出頭。

 “誰也沒有。”

 是的,外面沒有人在。出來後在地上發現一把鐵鍬。是之前保管在倉庫裡的那個。用這個把錠敲開的吧。

 有救荔枝和藍川想法,但不想把身份揭開吧——思考沒有頭緒。不過現在最重要的是先逃出去。

 森蚺還在跟蛇女的屍體爭鬥著。趁著這機會,荔枝把胳膊伸進藍川的兩肋扶起走出門口。森蚺沒有追趕過來。

 庭院的另一半邊——在來到看不到倉庫的位置。荔枝用手帕包紮藍川的右手止住血。接著撥打一一九之後再帶藍川扶走。

 出了大門邊對周圍警惕邊等,終於來了救護車。

 “聽說是被森蚺咬傷了……。”

 對急救員的半信半疑,荔枝給他看了藍川的傷口。

 “哇,這可嚴重啊……。”

 這一下似乎急救員也信了荔枝的話。

 急救員們把藍川搬到車廂後,對荔枝說道。

 “來,你也坐上去吧。”

 “不了,我現在還有事留著要做。只要告訴我般送地點就好。

 “知道了”急救員在車內說道。

 “有空位了?”

 剛在之前,急救員打電話問的醫院,說道大學醫院的名字。稀奇的是,那是藍川出在勤務的大學醫院。

 救護車留下荔枝一個人出發了。

 荔枝留下“不得不做的事”不是終結森蚺。雖這麼說,但防止不管很有可能傷害到附近的居民。用匿名報警道“女性被寵物森蚺襲擊著。”

 之後又以自己的身份打了一次電話。對方是客人中的一名護士。荔枝從中習得了必要的知識。

 結束通話後電話一掛,“喂”的一聲傳入耳中。

 “好像很吵的樣子,發生了什麼事情?”

 “剛才是綠太郎先生幫的忙嗎?”

 荔枝突然插了一嘴。

 “哈?什麼啊?”

 不像是在說謊。本以為在關鍵時刻能給予幫助的只有綠太郎先生……。

 不管怎麼說,荔枝是想跟綠太郎做一次愛的。在此假裝做認錯的模樣。

 “還那麼——,自謙。”

 “不是,我其實真的什麼都……。”

 “沒關係的,我都知道的。讓我好好謝你吧。”

 荔枝撲到綠太郎的懷裡,在耳邊竊竊私語到。

 “之前你曾色色的盯著人家,是不是想上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讓你說出了這樣的話……。”

 兩個人進入房間,走到寢室。綠太郎便把褲子一脫,此時他的陰莖早已勃起。

 “哇唔,好厲害。又勃起了啊。是在用西地那非吧。”

 “真是沒禮貌啊。男生本色。只要有色色的小姐姐就能勃起。鑰匙口含會變得更大哦。”

 “咦—,真的麼?”

 綠太郎說的不是假的。那就像是吸了荔枝的唾液一樣逐漸變大。雖然不夠粗,卻很長。到現在為止體驗過的人中,除了曾經的青之教團的教祖外第二個長的。是個理想型。

 荔枝試著快速抽插。

 “啊,好長。頂到最深處了。好爽。”

 荔枝高潮的同時,也得出事情的真相。

 綠太郎因為年長的問題,射了一次就止住了。

 荔枝與綠太郎就這麼躺在床上睡了。荔枝詢問道。

 “綠太郎先生最後當律師了麼?”

 “讓我想起不好的回憶啊。”

 “啊,不好意思。”

 “沒,沒事。到最後,能得到黑太郎的財產而滿足了吧。之後,沒參加司法考試。要說挫折也能算是挫折吧。為了受考試浪費了大好青春啊。”

 “那不是浪費啊。因備考準備的知識生活上也得到幫助了吧。”

 “嗯,那倒是……。”

 “比如,欺騙譽和出獨佔累太郎的財產之類的。”

 “——”

 綠太郎的表情變得僵硬了。荔枝繼續說道。

 “我從從事律師的朋友聽說過。確實未認妻子之前是沒有繼承權的。然而那之前黑太郎已經死了,能說妻子是沒有繼承權的——。黑太郎死後也只要利用死後繼承製度,能讓其法發生效果的。”

 死後認知請求,父親死後三年內向檢察官申請的話是可以生效。這一制度是一九四二年開始有的。也就是說事件發生的一九七九年已經開始存在了。

 “過著司法浪人生活的你知道這制度。只要申訴廣重就能繼承全部財產,你也知道這麼一來連一分錢也分不到。

 所以想隱瞞黑太郎的死亡。這麼一做在法律上黑太郎成法律上是活著的,不可以死後認證。替代這種情況,用失蹤宣告判定死亡,想請求死後認證的吧。

 但是,這個方法會使司法部門很快注意到黑太郎消失了這一點。在調差黑太郎什麼時候變得下落不明期間可能就會發覺整個事件。

 這就是你計劃中巧妙的地方。因為死後認定請求本身進行調查的話,只會知道一些普通的事,藍川夫婦知道這些也並不奇怪。但是在隱蔽事件那一刻起,相關人員就都是共犯關係了,黑太郎的事件就很難提交到法庭上了。所以你只要取得大家同意隱瞞事件之後,你就可以過的安穩了。”

 “別,別瞎說。我只是練了很多遍用詞才記下來的。而且我只是說【雖然生下了孩子,但沒有被承認】罷了。然而我並沒有說【已經沒有認定方法了。】之類的話。是無知的那傢伙不好。”

 “那件事正如你所說的。只要現在還沒有認定,你繼承所有財產就是正確的。但是法律上還承認黑太郎健在,所以相繼的事也非常的麻煩。”

 “那你為什麼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說這事啊!”

 黑太郎的聲音變得兇起來,之後慌忙補充道

 “啊,難道說現在開始進行宣佈失蹤和死後認定的手續嗎?沒用的。宣佈失蹤是在失蹤後七年認定成死亡的。並且,死後認定請求必須在死後的三年內也就是說失蹤後十年以內進行。在事件過了三十八年的現在是沒有用的。已經到了時限了!”

 “只要事件還在隱瞞著,我認為就沒有能證明失蹤是在三十八年前。但是那種事怎麼都好。我想知道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你是碰巧在黑太郎的死亡現場即興想到的這個方法嗎,還是從最開始就想實行這個計劃將黑太郎殺害這兩點中的哪一個。”

終章 真實以外別無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