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無可裁罰

17 上木荔枝

第三卷 無可裁罰  17 上木荔枝

 ——京給我講述了上述內容。

 原來是這樣啊,所我才被叫到這館裡來啊。會有麻花辮假髮和眼鏡隨著女僕裝寄來,不是為了封印我的美貌而“避免流言蜚語”,而是要讓我扮成春日部這個女性的樣子啊。

 這個裝扮造成大大小小許多影響。

 比如說,因為有假髮,所以也不怕掉頭髮,所以不戴帽子也可以淡定的去調查三世的房間。

 比如說,和以前相會的時候相比,明明我已經完全變了樣子,小松凪小姐卻能只憑臉就把我認出來,讓我為之咂舌。

 比如說——這是最大的影響——我的魅力受損了。

 色誘二胡和東藏被拒的時候,我完全不明白是為什麼,陷入了混亂。但是心底裡我是清楚的。黑色麻花辮,薄化妝這麼土的造型不可能沒有影響。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就意味著我的素顏形態在男人那裡行不通了。就意味著平時的我就是靠著綺麗的紅髮和濃妝在掩蓋著這些一樣。不對,我就算什麼妝也不畫也是美人!

 可是花田刑警和田手刑警,並沒有像快遞的青年一樣,看見我沒有愣住。那就是兩次詢問時感到的欠落感的正體。

 我初次到訪這館的時候也是如此。三世和二胡、還有東藏楞了一下,但是那是因為有剛才京所說的原因在裡面。跟那事沒有牽連的一心不就是像塊鉛一樣毫無波動嗎。

 果然我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美嗎……

 不,問題就看怎麼看了。這樣看怎麼樣,包括鮮烈的紅髮和化妝在內,這整體才構成了上木荔枝這樣一個充滿魅力的人。缺少紅髮和化妝的荔枝已經不是荔枝了,所以那個女性再怎麼色誘被拒絕,荔枝也沒必要煩過來鬱悶過去的對吧。

 而且從京的話來看,對於二胡和東藏來說,我就像是他們殺死的女性的亡靈。所以可能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於他們對這麼一個對象不會起那種慾望。對對,一定是這樣,就這樣吧。

 這些先放在一邊——我切換了自己的心情。

 有一件事我想對她說。

 “你想錯了一件事。戶田在廢工廠和他們碰見的時候,並不知道那是在強姦。他是被春日部在亂交的傳聞騙了。”

 京呆了一瞬,但是立即回覆了面無表情。

 “那又怎樣?不能改變他的罪孽”

 “恩。所以他一直苦於認為自己殺死了春日部。和你一樣哦。就在這時,他遇上了你,以為終於能改變了。”

 他把這些心念告訴了與野先生。然後與野先生也選擇了把這些告訴我。這些情報不應該終止在我這裡,我也要必須成為信使。

 京的眼神漂移不定。

 “他怎麼想關我什麼事。不管怎麼說,已經晚了啊。他會因為青少年淫行被裁罰”

 【不,有一種方法可以迴避此事】,但是要使用那種方法,就必須做一件事。所以我才會不與藍川先生商談,自己一個人來尋求對決。但是這麼做真的好嗎。我的心又有動搖。

 京說:“而且從剛才開始啊,你這人就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你以為你是誰,想人渣們復仇有什麼不對”

 “對戶田的復仇暫且不論,殺人可是犯罪”

 “真敢說啊”京像是逮住了機會一樣“要是這樣說,你賣春不也是犯罪嗎。犯罪者談法律這真是自相矛盾。一個妓女學人做什麼偵探啊”

 我稍微想了一會回答說:“那是——”

 下個瞬間,我的後腦遭到強烈的衝擊,倒在了地上。

 視界飛旋中,我聽見了京的聲音。

 “涉谷,為什麼”

 涉谷先生的聲音回答說

 “我看到埼小姐和上木小姐走在一起,就跟在你們後面。所以聽到了一切。沒想到埼小姐竟然是犯人……

 可是,我站在你這一邊。正如你所看穿的,我對你的母親深為仰慕。當然我在給東藏當司機,但是他的橫暴已經讓我感動厭煩,那時候已經進入每天都覺得今天一定要辭職的狀態了。就在那時,我和你母親相遇了。她對不過是一介司機的我也一樣的溫柔……我為了與她相見而繼續做司機。然後在她故去以後,只為侍奉你而堅持到了今天。埼小姐,和我一起逃走吧”

 “涉谷……”

 兩人的腳步聲遠去,必須去追啊。但是身體動不了。雖然我的推理和她的自白都已經收入我口袋中的錄音機裡了……

 視線模糊起來,我注意邊上掉有兩樣東西。

 一個是曾經見過的吊墜。應該是涉谷先生掉的吧。蓋子開著,可以看到裡面的照片,那是一張和京十分相似的女性的照片。是她的母親嗎。

 另一個,是帶著血跡的石頭。可惡,涉谷那傢伙,就用這東西打的我嗎。看起來人挺不錯的,乾的事卻都是犯罪啊。人被打頭可是可能會死的啊,絕對不能饒你……

 不行了,意識漸漸遠去。

 Black out

 “……いち!荔枝!”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這個聲音——

 是藍川先生。

 來了嗎。

 另一個聲音這樣低聲說。

 “果然是正確的夢啊”

 是小松凪小姐。聽見她的話,我想到了一些不合情理的事

 ——啊啊,小松凪小姐也做了那個夢啊。

 我再次失去了意識。

18 戶田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