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無可裁罰

10 上木荔枝

第三卷 無可裁罰  10 上木荔枝

 五月三日,週一。

 因為已經可以不用去做早飯了,所以我在7點半起床。

 “恩——睡的好飽”

 來到廚房,涉谷先生做了早飯。

 我將其送往餐廳,逆井家的住人們也漸次下來了。

 可是——二胡卻遲遲不見人影。

 不穩的空氣飄蕩著。

 “我去看看情況”涉谷先生說。

 “等等,我也去”

 “還有我!”

 東藏和火風水小姐相繼說。結果大家一起去了。

 二胡的房間沒有上鎖。

 “昨天晚上這裡確實是有上鎖的吧”我問涉谷先生。

 “是的,我認真確認了”

 “也就是說他已經起來了嗎”

 可是全員進入房間後,就明白了這個判斷是錯誤的。

 二胡正在沉睡。

 永遠的。

 他倒伏在房間入口處不遠的床上。他的後腦一片稀爛,屍體邊上掉著一把側面沾血的鐵錘。是在迎入深夜的來訪者時,被從後面狠狠一擊幹掉了吧。我姑且還是給他把了一些脈,結果如眼所見已經死了。

 背後沐浴在火風水小姐的尖聲高叫中,我心中湧起強烈的後悔。

 這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拘泥於無聊的自尊才導致產生了第二個犧牲者。今天,今天一定要成功色誘!

 目標是東藏或者涉谷先生,二者擇其一。那麼果然是應該找準正主東藏嗎。

 在這之前,當然在現場鑑證方面也不能偷懶。

 我整理心情,再次開始觀察。

 翻過屍體,立即可見額上有一處紅腫。既像是蟲子叮的,也像是印度教徒的額印,但是我對它另有解釋。

 因為我也經常用所以很清楚,這不是電擊槍的痕跡嗎。

 犯人用電擊槍麻痺二胡之後將其砸死?

 但是如果是那樣,就產生了另外的問題。

 那就是為什麼會選擇攻擊額頭這麼一個難以擊中的地方。電擊槍透過衣服也能發揮作用,打在身體的任何地方都能一擊導致全身麻痺,所以一般都會攻擊軀幹。

 我想象著實際狀況。二胡打開門,犯人拿著藏在身上的電擊槍發動奇襲——恩,果然沒打額頭。

 那麼在什麼情況下,會在額頭上留下電擊槍的痕跡呢。

 想了一會,但是沒能立即得出結論。

 我離開屍體,對寬敞的房間內粗略調查一番。

 和三世那時候一樣,有幾個窗戶是開著的。

 床邊放有一個裝著什麼東西的塑料袋。裡面是看起來就像是小學生做了一半的美工作品一樣的東西,裡面有兩個空的2升寶特瓶,每個上面收口那部分都被切掉了,切口貼有塑料膠帶。“加工過的寶特瓶?”一心走到我旁邊低聲說“為什麼會有這種東西”

 我已經心中有數,但是仍然處於假說的範圍,而且也不想在嫌疑人圍繞的情況下襬明手裡的所有牌,於是默默的搖搖頭。

 在等待警察的時候,我和一心在他的房間談了一會。

 當然,他比昨天更為憔悴。他猛撓著蓬亂的蘑菇頭,就像是對自己的行為後悔一樣吐出

 “那傢伙,為什麼要讓犯人進房間裡來啊……”

 “對這一點我也感覺不可思議。昨天,二胡先生警戒意識很強,甚至從白天開始就鎖上門然後縮在房間裡不出來。然而卻讓深夜的來訪者進入房間這太……”

 “正如上木小姐所說,昨天的那傢伙明顯怕了。就像是明白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一樣。果然父親隱藏的秘密……”

 一心沉默了一下,最終下定決心說

 “我果然還是看不下去了。而且父親想要封住我們的嘴也是很奇怪,我要把信的事,還有廚房裡三世糾纏上木小姐的事全部對警察說出來。上木小姐,你能站在我這邊嗎?”

 我想起了錢的事。嘛,也該收手了。額外的20萬元就放棄吧。

 “那麼,警察來了以後可以和我一起去嗎”

 就這樣交給警察也好,但是我要自己從東藏那裡榨出情報來,這是自己對這事要做的最低限的了斷。

 “就以此為手段攻擊他們的秘密試試看。那麼更為一般的動機方面你怎麼看,像是後繼者啊,遺產方面的啊”

 我問。

 “恩…不管選後繼者還是繼承遺產,都是還早的事啊。現在就來說這些會不會太急了”

 “確實如此啊”

 我表面上表示贊同,內心中卻並不這麼想。

 說起來,下個被殺的要是東藏呢?

 在那種情況下,如果沒有什麼遺言的話,遺產的一半會分給火風水小姐,另一半由孩子們均分。如果四個孩子減少兩個,那能分得的錢就是二倍。

 有二就有三。殺人未必會就此停止。

 東藏大概是得到了搜查一課的直通電話,警察來得比昨天迅速。

 聽到門鈴,我將他們迎入宅邸內。走到玄關時,東藏也迎了出來。

 一個看起來很不好對付的老頭,一個看起來很穩重的老頭,這正相反的兩個人昨天一直在此負責現場指揮,他們向東藏投以不甘的話語。前者自稱魚戶,後者自稱田手,這兩人的名字我都從藍川先生那裡聽到過。兩人都是藍川先生的上司,魚戶先生是管理官,警銜警視,田手先生是系長,警銜警部。藍川先生曾說,他討厭魚戶因為他很嚴格,喜歡田手先生因為他較為溫和。這人是小孩子嗎。

 這些先不說,像管理官和系長這種等級的人,不待在搜查本部而是常駐現場這很罕見。這裡面可能有本案是發生在大企業社長家中的殺人事件的考慮。現在新聞上也是鬧得沸沸揚揚。

 即使如此還是出現了第二個被害者,他們肯定也是因此胃痛得不得了吧。

 東藏領著魚戶先生和田手先生到了接待室。

 我從散佈宅中的刑警中找出花田先生和小松凪小姐,小聲說

 “那個,我和一心先生想在私下裡提供一些情報”

 他們面面相覷,花田先生小聲回答我

 “那過10分鐘左右我們到上木小姐的房間去,請和一心在那裡等候”

 “好的”

 10分鐘後,他們遵守約定到訪我的房間。他和一心毫無保留的把一切說了出來。

 花田先生一本正經的沉默著。我還以為他會生氣為什麼昨天沒有告訴他,他卻轉回了營業笑容。

 “多謝你能向我們提供這些情報。之後預定還要像昨天那樣一個人一個人的詢問,到時候我會隱下二位的名字向東藏先生問問看。您二位到時也需要進行個別詢問,還請多多協助”

 兩位刑警離開以後,一心嘆了口氣,隨之說

 “這樣做真的好嗎”

 “恩,之後就交給警察吧”

 當然我根本沒有這個意思。

 因為出現了第二個死者,警察也開始動真格的了。在等待案件詢問的時候,他們對全員所持的物品進行了檢查。

 小松凪小姐和穿制服的女警對我的行禮和房間進行了調查。嘛,我什麼可疑的東西都沒有所以並沒有什麼好怕的,然而正在我自信十足的這麼想著的時候。

 “這、這是什麼?”

 正在調查我的提包的小松凪小姐臉色大變轉過頭來,她的手裡握著偵探七種道具套裝。說起來那個套裝裡別說透明手套了,連瑞士軍刀都有,不管怎麼看都很可疑。

 “啊,那個是偵探七種道具,偵探是我的興趣……”

 我慌慌張張的辯解著。小松凪小姐卻是一點也沒有接受的樣子。

 “總、總之先由警方代為保管”

 “回頭絕對要還給我哦,那套東西花了我19800日元呢”

 我對小松凪小姐緊抓不放的時候,一個男性警官走進來,告知輪到我進行案件詢問了。

 來到接待室,對方是田手先生和花田先生二人。兩人臉上各自帶著不同的笑容。如果說花田先生的事銷售員的營業笑容的話,那麼田手先生的就是佛的拈花一笑。據藍川先生說,田手先生因為擅長以親密的接待引對方自白,所以人稱“佛之田手”。

 我在沙發上入座後,花田先生說

 “多謝你之前提供的寶貴證言。我們立即向東藏詢問此事,他是這麼說的

 ‘確實我並沒有招聘女僕的打算,也沒有寄出那封信。但是上木小姐所持的信件上印有我的印章,所以我認為可能是家裡某人出於某種目的偷用我的印章,試圖將她招入我家來。我為了找出這個人,才讓她在家裡活動。很抱歉對警察隱瞞了此事。但是那是因為害怕萬一我的印章被偷偷使用了一事傳開,那麼我個人和公司的信用都將受到打擊。’

 上木小姐你怎麼看他的這番話。”

 “恩——關於三世先生和二胡先生的可疑舉動他沒有言及嗎”

 “是啊。一說到這點他立即就含糊起來。只是說些‘我什麼也不知道。二胡和三世看錯人了,或者單純是上木小姐想多了吧’”

 也就是說對一部分進行否認啊。果然還是需要我在背後活躍起來。

 “並不是我想多了。三世和二胡先生真的是知道些什麼的樣子。”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花田先生順著我的話說“說起來,上木小姐你對是誰寄出的那封信心裡有底嗎”

 這回把矛頭對準了我。

 “沒有”

 “也不是和三世及二胡先生原本就認識?”

 “當然”

 “我能插一句嗎”

 至今一直沉默的田手先生插嘴。他面帶佛之微笑說

 “上木小姐。失禮了。你是在進行賣春嗎”

 這個問題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是藍川先生走漏了消息嗎?然而並非如此。

 “我聽L商務的村崎社長說過。”

 啊,這樣啊。仔細想想,從那邊就能簡單的打聽到了。

 田手先生繼續說。

 “關於賣春本身,這次就不追究了”

 因為會招致反感所以我沒有說,但是不止這次,從來都是不追究的。個人賣春雖然是違法的,但是沒有罰則。在這背後,有著所謂認為這是對貧苦女性的救助這種潛規則存在。

 “在這之上我想請問。你這次到這家來,是想要向逆井家的某人賣春——是不是這樣呢”

 “不,並非如此。一開始,我也覺得是東藏先生是要讓我做他的情人而叫我來的,但是不是這樣。無論是東藏還是其他人,全都沒有向我提起過這方面的事。”

 “一心先生也沒有嗎?”

 我不由得笑了。

 “他對推理小說以外的東西沒有興趣哦”

 “原來如此,多有失禮請多包涵。我沒有別的問題了”

 看起來警察對我是抱有相當程度的懷疑。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自己來看自己也是可疑的不行。

 之後,和昨天一樣,花田先生問了一些關於兇器和不在場證明的那種定例問題,不過我並沒能提供什麼有用的答案。

 另外,從他的問題裡我推測出二胡的死亡推定時間和三世一樣,是凌晨2點到4點。

 離開接待室的時候,和昨天一樣,一種欠落感向我襲來。這到底是什麼啊,到底缺少了什麼。

 這次我也沒能抓住這個問題的答案。

 回到自己的房間,物品檢查已經結束了。小松凪那傢伙,有在小心對待我的偵探七種道具就好了……

 那麼現在就去收服東藏吧。

 但是進入大廳後,發現一心、京、澀谷先生三人正在說話。要造訪東藏的房間,必須在大廳裡沒有耳目的時候才行。我將作戰中止,但是一看見他們立即縮回房間也會引人懷疑,我就去了一趟廁所。

 途中,不知從哪傳來了門打開的聲音,我沒有在意繼續走在大廳裡,背後卻傳來一股急速接近的氣息。回頭一看,是火風水小姐,她如鬼般猙獰,突然抓住了我。

 “是你把!是你殺的吧!”

 “啊?不是的”

 “說謊!你來了以後立即就有兩個人死了。除了你之外還有別人可能是犯人嗎!把二胡和三世還給我!”

 火風水小姐猛地打過來,可是因為工作關係,我經常被捲入修羅場,躲避女性的攻擊方面也是高手。在我翩然閃過對方爪牙的時候,一心他們也跑了過來。

 京按住火風水小姐的胳膊說

 “別這樣”

 “閉嘴,別礙事!”

 火風水小姐一把將京推在一邊,京跌坐在地上,我心中啊的一驚。

 “還是說你就是犯人!把我的兒子們還給我!”

 火風水小姐這回要去抓住京。

 “媽媽,冷靜點!”

 一心從背後抱住火風水小姐。

 “京小姐,沒事嗎?”

 涉谷先生向京伸出手,但是她並沒有接受,而是自己站了起來,然後咬著嘴唇離開了。她消失在了自己的房間裡。

 “上木小姐,這裡就交給我們”

 涉谷先生說,我點點頭,比起沒有後路的廁所,前往一樓避難更為合適,於是我跑進樓梯柱。從後面追來的只有火風水小姐的罵聲。

 殺人事件什麼的,就因為會有這些事我才會討厭啊。

 午飯後,在我洗完盤子要走出餐廳時,門鈴響了。在前去接通向玄關那一側的門上的應答器時,一心從樓梯柱裡走了出來。

 “是從妹,我去接”

 他這樣說,所以我就先交給他,想先回自己房間。

 可是那個埼既是從妹,也是和案件有關係的人。而且和三世及二胡關係也不太好。我就想看看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於是在大廳裡毫無意義的轉來轉去等著他們到來。

 通向玄關的門打開,一心和一個年輕女性走了進來。作為喪服她穿著一身黑色的連衣裙,面向美豔如花,但是在兩名從兄弟被殺的如今,她面上到底是帶著些陰影。

 “雖然爸爸跟我說會給人家添麻煩,叫我不要來,但是我無論如何都很擔心一心先生——”

 她正在和一心說話,但是途中注意到我,就暫且中斷向我低頭施禮。恩,第一印象不錯。我也低頭行禮。

 兩人走進樓梯柱,我也跟在後面慢慢沿著螺旋樓梯上升。從上面傳來兩人的對話。

 “電話裡你說有什麼煩心事?”一心說

 “哦?不,確實是有說過啊。說是說過,一心先生現在不必考慮我這些事”埼說。

 我來到二樓大廳時,正是他們兩人要進入一心的房間的時候。這就真沒法再繼續跟下去了。

 “關係好得很啊”

 我沉吟著。嘛,一心跟誰關係好也跟我沒什麼關係。

 我有必要和另外一個人搞好關係。如今,大廳裡沒有任何人,正是色誘的機會。

 我前往東藏的房間,所幸沒有上鎖,我滑入前廳,鎖上了大廳一側的門。敲了敲室內一側的門,東藏面帶警戒現身了。

 “有什麼事嗎”

 “我聽警察說了,逆井先生,你果然沒有寄出那封信啊”

 東藏臉色沉了下來。

 “跟警察透信的果然是你嗎”

 “都已經有兩個犧牲者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我沒有提一心的事“當然封口費那20萬元我就放棄了。”

 “當然。你就想說這個嗎”

 “不不,現在才要進入正題呢”

 我嬌聲說。

 “逆井先生,你還有什麼藏著沒說吧。能把它告訴我嗎,我會當做只存在於我們之間的秘密的……”

 我依偎在東藏身上。

 然而,又一次——

 “請不要這樣”

 我被東藏推在一邊,被推在一邊了啊。

 我越發的混亂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不說不滿不不滿……現在這種時候我沒有那方面的想法”

 雖然是正論,但是,一直以來的我都是有打破這種正論的能量的。

 他所隱藏的事是這等深刻嗎。要帶進墳墓的秘密,是不會帶上床的嗎。即使如此,面對我的肉體,他內心至少也會產生些許糾結才對,連糾結都沒有這實在太奇怪了。

 “啊,對了,是認為我是殺人犯吧。我可是清白的哦。衣服下面什麼兇器都沒有帶”

 我開始脫女僕裝,但是被他制止了。

 “我知道你不是犯人。不,應該說至少不是殺害三世的犯人”

 “那是什麼意思”

 “你來的第一天,我以為你會和偽造信件的人會面,所以讓二胡監視著你。即使大家都睡著的時候,二胡也整晚都藏身在你的床下。但是你一次也沒有離開過房間。所以你不可能是殺害三世的犯人。如果沒有這項不在場證明的話,早就把你趕出去了。”

 這就是我在第一天總是遭遇二胡的原因嗎。尋找食材前往廚房那時候也是,被三世纏上時,他趕得那麼巧出現也可能是因為當時正在監視我。

 然後是深夜。這座洋館內的所有床上的床單都是直落地面,所以床下可以藏人,二胡就藏在那裡……

 所以二胡昨天眼下的黑眼圈才越發濃厚,而且一副很瞌睡的樣子啊。昨天可能也是防備著真正犯人的襲擊想要徹夜不睡,但是前天通宵監視壓垮了他,最終還是睡著了。

 但是這種重勞動為啥不交給用人而是交給兒子呢——想到這裡我注意到,肯定是不想讓涉谷先生聽到我和內奸的通話內容。從立場上來說,涉谷先生應該是知道“為了揪出偽造信件的人而讓我自由活動”,但是更多的情況他就不清楚了。

 然後三世又不是可以委以這種重任的人(更別說他甚至暴走起來跟我接觸了),所以此事唯有拜託二胡。嘛,這位二胡也因為三世被殺而徹底怯懦起來,完全顧不上監視了……

 也就是說知道核心的就是東藏、二胡、三世這三人。其中二人已經死了。所以接下來唯有成功色誘東藏這一條路了。

 然而——

 “你說你興趣是偵探什麼的啊。我勸你最好別晃來晃去到處嗅。世上也有不知道為好的事的”

 “是不讓人知道為好吧”

 “不管是什麼,我什麼也不知道。明白了的話趕緊出去,請吧”

 我被趕出了門。

 ……

 ……

 ……看起來

 我變得毫無性的魅力了呢。沒有性的魅力的上木荔枝有什麼價值呢。這可沒法做了。結束了。上木荔枝系列,就此腰斬。感謝諸君陪伴至今。

 新連載《無人關注》第一話

 這是一座廣闊宅邸裡的美麗庭院。小河河畔,一組男女正在談話。男人是長年侍奉該邸主人的用人。女人是瞳孔中帶著憂鬱的年輕大小姐。

 男人說

 “剛才真是一場災難啊”

 “我和那個人真是致命的難以共存。果然一個屋頂下不能存在兩個沒有血緣的女人呢。特別是最近,完全不行。看起來好像是對我長得像死去的母親而不滿。父親好像也覺得我像母親,最近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你明白什麼是怪怪的眼神嗎?就是在把我當做一個女人在看啊”

 “小姐,這一點就真不太……”

 “不,沒錯的。你是男人可能不太明白,但是被那種眼神看著的話,女人可是很清楚的。真是的,我是附身於這一家上的亡靈啊”

 “小姐……”

 “對了,你知道母親的長相吧。你覺得我像母親嗎?”

 “恩恩,您出落的十分動人……”

 女人緊盯著男人的眼,然後說

 “你也一樣啊。看的不是我,而是母親”

 “不,沒有那種事”

 “誰也沒在看我”

 女人——京跑開了。男人——涉谷先生緊緊握住從口袋中掏出的掛墜。

 我從灌木叢裡偷偷看到了這一切。

 不不不,讓這種配角們奪走主角的寶座這怎麼能忍。

 變化球無效的話那就以直球決勝負吧。

 可是無論我作為偵探再怎麼優秀,如果沒有警察的調查情報流入的話,也是無可奈何。這種時候如果藍川先生在就好了,但是不在的人想他也是沒用。找花田先生試試吧。

 傍晚,當警察們開始出現收工的氣氛時,我在一樓大廳抓住花田先生,試圖從他那裡問出點情報。可是跟他那平淡的態度相反,這人嘴上十分牢,什麼也不告訴我。要是平時的話,就把他拖進暗處直接問他的身體了,但是如今的我是不行的吧。

 困擾中,接待室的門開了,首先是東藏,接著魚戶先生和田手先生也走了出來。

 魚戶先生對著東藏的背後說

 “為什麼深夜中不能在館內配置警察?難道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東藏轉過身去回答說

 “就是這點啊,我就是對你們這種懷疑的態度不滿。你們從一開始就想要確定這是內部犯所為。你們有檢討過外部犯的可能性嗎”

 東藏說的話像是要吵架,但是他並沒有熱血上頭的樣子,冷靜得很。

 “外部犯要如何不留痕跡的連著侵入館內兩次完成殺人”

 “思考這個問題就是你們的工作”

 “防範於未然也是我們的工作”

 “難道說內部犯會犯下第三件殺人案嗎?哼,愚蠢之極。警備請設置在圍牆外吧。本來就已經很疲勞了,如果有警察在家裡的話更是讓人無法安心休息”

 說著東藏就要離去。

 這時。

 “請等一下”

 是小松凪小姐。待在大廳的她跑到東藏身邊,深深的低下頭。

 “拜託了,請讓我們在家中佈置警備。這關係到人命的。人死不能復生,所以……”

 “小凪!”花田先生連忙跑過去

 “小松凪!”

 飛來魚戶先生斥責一般額定聲音。但是聽他後面接著說出的貨,就明白他實際上是再責備東藏。

 “你沒有必要低頭。我們有職權。逆井先生,如果你不同意在館內佈置警備的話,我也可以按妨礙公務逮捕你的”

 東藏面無表情沉默了一會,最終說

 “隨你喜歡吧”

 然後就消失在了樓梯柱中。

 刑警們收隊之後,兩名制服警察留在了二樓的大廳中。他們帶著食品進來,要整晚監視大廳。

 所以這就無法調查二胡的房間了,真讓人煩惱。

 晚飯後,我前往一心的房間。告訴他東藏拒絕在館內佈置警備後,他浮現出疑惑不解的表情。

 “父親到底在想什麼呢。這樣簡直就像父親是——”

 他的話斷在這裡。接下來的詞應該是“犯人”吧。

 確實東藏很可以。但是也有別的解釋。

 “可能東藏先生對犯人的正體和動機已經心中有數了吧。然後此事和封住我們的嘴,不想向警察吐露的秘密有關。所以他可能想要以自己的手抓住犯人。”

 剛才的東藏,看起來就像是在懸崖邊上跳舞,想要試探以為數不多的手牌到底能讓自己任性到何種地步一樣。

 “原來如此——等等,但是那樣很危險啊”

 “是的,非常危險”

 “不去制止他的話”

 “他像是會聽人制止的人嗎”

 一心猛撓著頭。

 “父親如你所見,很頑固啊。但是不去制止不行,我現在去找父親談談。上木小姐也一起——不,或許不要來比較好”

 “是的,我也這麼想”

 儘管有三世殺人案的不在場證明,但是作為可疑人物的我和他一起去的話,警戒起我是不是對一心吹了什麼風的東藏,恐怕不會老實聽話的。

 我們進入大廳,看著一心訪問東藏的房間,我回到了自己房中。

 那之後都沒有和一心說話的機會,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成功說服東藏。從和昨天一樣,就寢時大家在起居室集合時一心那不開心的表情來看,應該是不順利吧。

 那時東藏仍不懈的警告我們鎖上房門,這次不是涉谷先生,而是由警察來確認是否已經上鎖。今晚有警察在場,這下不該再會出什麼事了吧——我雖然想要如此相信,但是怎麼也無法拭去心中的不安。

11 戶田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