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無可裁罰

7 戶田公平

第三卷 無可裁罰  7 戶田公平 在公共廁所和埼見面的那個5月1日(週六)的晚飯後。

 正在玄關穿鞋子,父親叫住了我。

 “聽說你要去朋友家開學習會,晚上需要留宿?”

 父親心情如此好,肯定不只是因為晚飯時喝的酒,裡面也有聽到學習這個關鍵字的原因。

 “恩,是啊”

 我邊繫著鞋帶邊說,這是謊言,實際上我是去和埼見面。我不忍欺騙對我抱有過度期待的父親,所以只和母親說了學習會的那個謊言,可是那個不中用的母親看起來是把這事說出去了。

 “這樣啊,努力吧”

 父親的笑臉讓我心痛。

 “我走了”

 我對父親的面容避而不見離開了家。

 目的地很近,騎自行車可能反而會造成麻煩,我選擇了徒步。像往常一樣,那個看起來裝滿了教科書的的揹包我也帶在身上。

 我先去便利店買了純淨水和安全套。我完全不知道便利店有賣安全套,直到埼告訴我。去結賬的時候我有些緊張,不過那個年輕茶發的男性店員完全沒有在意。

 離開便利店後我也沒有立即前往目的地,而是在附近的漫畫咖啡店消磨了一下時間。因為對方指定的時間很晚,是凌晨1點。

 在12點半的時候,我離開漫畫咖啡店,前往目的地。白天我曾經去踩過點,所以走夜路也不會迷路。

 很快我走到了高高的圍牆邊,開始沿著圍牆前進。那圍牆很長,不過走了一會,一座木門就在街燈和自動販賣機的燈光照耀下顯現出來。門邊上有一根電線杆,上門寫有從埼那裡聽來的她在埼玉縣的住所。

 得到埼發來的信息暗號後,我就會穿過這道後門,侵入圍牆的另一邊——也就是我的目的地,逆井邸的庭院。

 無錯,我被邀請到了埼的自家來,不過是以對家人保密的形式。要在那個公共廁所以外的地方親熱的話,別無他法。

 因為有這家其中一個住戶的同意,所以應該不算犯住宅侵入罪,不過這仍是一個非常識的行為。但是我胸中的聲音會如此響亮,並不是因為犯罪意識。從根本上說,先做錯的是她的父親對她的束縛。我感到一種從魔王那裡救出公主的勇者一般的高揚感。

 剛好凌晨1點,埼發來的信息讓我的手機震動起來。這表示家中全員都睡著了。作戰實行。

 我打開後門,埼事先就已經為我打開了門鎖。

 正如全員都睡著了這情報所言,宅內幾乎是一片黑暗。可是凝神看去,有許多光點在地面上構成了一條平緩的曲線,這是埼用熒光塗料畫成的路標。

 這些鑲嵌在一片漆黑的庭院中的路標讓人聯想起閃爍在夜空中的星星,我像是在描繪星座一般行走在點與點之間。

 走了一會就可以看到有一座建築物。黑暗中我無法抓住它的全貌,不過可以視認到那日本風格建築的土壁。

 最後的兩個光點,一個在屋子邊上那棵大樹的根部,另一個在其正上方,二樓窗邊。

 我回想起她的說明。

 ——深夜的時候保安系統是啟動的。這種時候如果打開一樓的門或者窗戶的話就會觸發警報。所以我沒法帶你從1樓進來或者事先給你打開門。你這一副那要怎麼做的表情呢。這裡就到爬樹這個技能出場的時候了啊!我家邊上有一棵大樹,你爬上那棵樹,從二樓的窗戶進來吧,我在那裡等你。

 竟然是爬樹!看來男性為了得到意中的女性,爬個樹還是必要的。我從不知道戀愛是這麼難的事情。

 埼曾經問我擅不擅長爬樹。別說擅長了,我連爬都沒爬過。所以今天下午我在p公園看準沒人的時候練習了好幾次。

 努力沒有辜負我,上腳非常順利。

 我邊刷刷往上爬,邊想著近未來和遠未來的事情。認為今晚我可以和埼結合,這想法應該不算自戀。與此同時,我將從春日部的死中解放,然後與埼一起攜手前進在光輝的生者之路上。今晚,是一個故事的結束,也是新的故事的開始……

 我想著未來——不,是下一根樹枝伸出手。

 但是因為黑暗,我估錯了距離,沒有抓到。

 “啊”

 我難堪的叫聲和枝葉搖動的聲音殘留在空中,我掉了下去,屁股上傳來鈍痛。

 “唔……”

 我邊揉著屁股邊站起來。

 幸運的是並沒受到多少傷害。雖然差點沒抓住未來這事不太吉祥……

 不,比起這些抽象的東西,有更需要我擔心的現實的事情。那就是因為剛才的騷動,會不會有人驚醒過來查看。

 我沒有立即再次挑戰,而是暫且屏息躲在樹的陰影裡。

 很快,不遠處2樓一間房間亮起了電燈。

 果然有誰起來了嗎,還是埼聽見剛才的聲音,出於擔心而打開了點燈呢。

 我藏在樹的陰影下,監視著那個窗戶。

 過了一會,窗簾拉開,一個穿著睡衣的女性探出臉來。

 哎?

 我不由得睜大了眼鏡。

 從窗戶那邊向下看著庭院的人,梳著麻花辮,戴著眼鏡——是春日部。

 為什麼春日部會在這裡——!

 在強烈的驚愕貫穿了我的全身時,窗簾拉上了,春日部也隨之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外。

 花了很長時間,我才回過神來。

 ……剛才的那人是誰?

 當然了,是春日部。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她已經死了。

 我能想到的可能性大體上有兩個。

 其一是看錯了,錯覺,幻覺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將春日部逐入死地的自己現在卻這樣幸福起來的罪惡感所產生的亡靈。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這也太過栩栩如生太有實感了。比如說,我從未見過春日部穿睡衣的樣子,但是剛才的女性卻是穿著睡衣的。然後那個樣子現在也深深的烙印在我腦海裡。完全不像是幻覺之類。她確實是存在於那裡的。

 其二,,那是一個有血緣關係或者只是上天造化使然,非常像春日部的女性的可能性。如果有血緣關係的話那相似也是當然的,即使是完全無關係的人,也有有三個和自己相似的人這種說法存在。所以存在和春日部非常相似的女性這件事本身並沒有什麼奇怪的。

 可是那是附有“世上某處”這麼個前提的。在我將從名為春日部的過去中脫卻,抓住名為埼的未來的此時此刻,與春日部一般無二的女性出現了。這可以被稱為偶然嗎。我從這裡面感覺到有人為的氣息。但是這是誰又為了什麼這麼做的?

 無論如何,此時我是沒有折返這個選擇的。擺在我面前的埼這個餌,實在是太有魅力了。

 我深呼吸一下,擦掉手汗,再次開始爬樹。

 這次就爬的特別艱難。

 即使如此我也努力往上爬,達到了和塗有熒光塗料的窗戶相等的高度。

 然後,來到窗戶近旁。

 我按照當初所約定的,敲敲窗戶。

 窗戶打開,現出埼的臉。雖然沒有開點燈,不過她拿著打開了閃光燈的手機,可以確認是她本人。她梳著和往常一樣的髮型,穿著黑色的睡裙。

 “晚上好”我壓低聲音說,

 “晚上好,沒問題嗎?能過來把?”她也小聲回答我

 “沒問題,你往後退一下”

 我慎重的伸出手腳移動到窗框那邊。然後注意著不發出聲音,落入窗戶內側。

 這裡是廁所。我們跟廁所還真是有緣。雖然說這個廁所和那個不同,十分清潔。

 “慢慢走,不要發出腳步聲。然而把鞋也脫了。”

 她腳上穿的是襪子。確實在家裡是不能穿鞋的,我脫下鞋,拿在手上。

 我們離開廁所,只靠著手機閃光燈的亮光,躡手躡腳的走在寂靜的大宅內。最終到達了她的房間。

 那房間就和爽快的她一樣,收拾得十分利落,完全沒有女孩子氣的小玩意或者偶像海報這類東西。也不見屬於我們共同的愛好的音樂CD和漫畫,不過這些可能是以數字版的形式保存的。桌上有一台筆記本電腦。

 在這樣一番光景中,整齊鋪設的被褥預示著即將發生的事,讓我挪不開眼神。

 “辛苦了。恩,坐啊”

 她坐在被子上,啪啪拍拍自己旁邊。我將揹包放在地上,注意著不要弄髒地面,將鞋子放在其上。然後坐在她的身邊。

 “注意不要弄醒家裡人了,小聲點吧”

 “好的”

 話雖如此,我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要做的事情應該只有一件的。可是,要如何才能到達那裡呢。

 你懂的吧,讓我幹啊。

 要是能這樣說的話那該有多輕鬆啊。

 在這沉默中,被她掌握了先機。

 “別的事情是?”

 “哎?”

 我不自覺的說

 “今天早上,你不是在公共廁所說了嗎,想和我做其他的事情,什麼是其他的事情呢”

 她臉上浮現出惡作劇般的笑容。

 “饒了我吧,埼小姐。我已經到極限了,求你了”

 “不行哦,要求人的話,就要好好說清楚”

 “做,做愛啊,請讓我和你做愛”

 我自暴自棄的說。從沒想過在女性面前說出做愛這個單詞會是如此讓人害羞。

 可是,她並不買賬

 “哎~~~怎麼做呢”

 “不要吧,我不是好好說了嗎”

 “你不知道搭訕這種文化嗎?只是一句‘想做愛’,可打動不了女孩子的心哦。不溫柔甜美的低聲說些情話的話……”

 溫柔甜美的情話——

 我的感覺就像是第一次去書道教室,然後老師說今天我們來寫一下薔薇這個字。

 我思考著,最後決定就把自己初次真的感到自己喜歡她的那個瞬間的感情原原本本的傳達給她。

 “埼小姐曾說自己最喜歡的遺傳迪迪的歌是‘自殺反對’……實際上那也是我喜歡的歌曲。我和埼小姐一樣,把這首歌解釋為對那些廉價的‘自殺反對’的譏諷,然而無論我的周圍還是網上,沒有一個人是這麼想的。所以當埼小姐說出和我一樣的意見時,我非常高興……除此以外還有很多方面跟我氣味相投,那感覺就好像碰到了一直尋找的自己的半身一樣。所以我請求你,和我合為一體吧”

 她一直面無表情的聽著。在我說完以後也保持沉默了一段時間。是不是失敗了,當我開始感到不安時,她開口了。

 “50分”

 50分——

 絕對算不上是一個好分數。果然失敗了嗎……

 可是她的表情緩和下來,這樣繼續說

 “嘛,因為是第一次嘛,也沒辦法。到下次之前可要好好練習哦”

 “那……”

 “這次看你可憐,就和你做吧”

 “真的嗎!”

 “高興過頭了”

 她笑著,那是接近於嗤笑的笑法。然後她說

 “那,脫吧”

 “哎?”

 “哎什麼啊。不脫就沒法做愛吧”

 這話說得倒是沒錯,於是我就站起來要脫衣服。可是心理抵抗是十分嚴重。這裡既不是浴室也不是更衣室,更別說是在女性面前,脫了真的好嗎,我能感到大腦不斷的在叫停。

 但是正如她所說,不脫就沒法開始。我的手伸向衣服,然而這次我突然覺得像烏龜那樣縮起頭和手腳,從頭脫下的脫法甚不好看。於是就開始摸索其他的方法,仔細一想,並不存在什麼其他的方法,我興奮得連這種事也不明白了。

 在我脫衣服的時候,她也沒有任何要脫的樣子。我一片困惑,不過還是脫到了只剩一條四角褲。

 “脫完了”

 “說什麼呢,不是還剩內褲嗎”

 她依然面帶微笑,毫不留情的指出。我沒辦法,只好脫了。因為覺得擋住前面的話一樣也很奇怪,所以只好展示出自己的一切。我已經勃起了。

 她仔細掃視著我的身體之後說

 “很瘦啊——你說過自己沒加入過俱樂部吧。平時不玩什麼運動嗎?”

 “是的……”

 我感到自己貧弱的體格被取笑,有點悽慘的感覺。

 “嘛,重要的東西還算是及格,也行”

 她露骨的說,那口氣像是見過不知道多少陰莖了。早就有點這種感覺了,果然她是經驗豐富的人吧。嫉妒的火舌一下一下的舔著我的心。

 “第一次做愛?”

 “是的……”

 “自慰呢?”

 一直沒能勃起過所以當然沒做過,不過我不想說那種事,回答了她“普通程度”

 “一般都看著什麼東西做的”

 最後一次是看著春日部被侵犯做的,當然不能這麼說。

 “隨便在網上找點……”

 “哼”

 她似是不滿的撅起嘴,終於脫下了睡裙放在枕邊。穿著黑色內衣的她說道

 “那開始吧。用那個慾望的塊來侵犯我吧”

 “侵犯這話說得……”

 “漂亮話就免了吧。做愛就是鬥爭。來吧,讓我們互相搶奪吧”

 侵犯這個詞讓廢工廠那一幕在我腦中甦醒。

 被激烈侵犯的春日部。

 不想那樣做愛。

 說謊。其實一直想像那樣做愛。

 在強烈的性衝動——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最強的性衝動的驅使下,我晃晃悠悠的靠近埼。

 突然,她粗暴的抓住我的陰莖,直接把我拽了過去,我撲倒在她身上,兩人一起倒在床上。

 之後發生的事情就沒必要詳細描寫了吧。大概來說,被侵犯的是我這邊。她就像狂潮一般激烈,我也是在最初還抵抗一下,但是很快就精疲力盡,唯有隨她去了。最後我被導向快樂的海邊——我還以為會是這樣,然而立即又被潮水逆捲回海中。那就像潮起潮落一般不斷交替重複,消減著我的意識。

 你在數著天花板上的斑點的時候就結束了哦——這是經驗豐富的男人對處女所說的古老定型句。不知為何回想起這句話的我,在她跨坐在我身上猛烈的搖動腰部的這期間,朦朧的數著天花板上的斑點。

 乳交與69這些我還以為只存在於色情幻想世界裡的前戲我們也做了,我如同湯水一般射精了。我帶來的安全套用光了,故而不得不連她準備好的安全套也用上。使用過的安全套在繫住口以後,放進了也是她準備好的塑料袋中。這一點是我沒有想到的,甚至連買安全套時我也因為覺得麻煩沒有要塑料袋。仔細想想,不可能把用過的安全套扔進這家裡的垃圾箱中。她從頭到尾都準備得十分周到。

 那是很長很長的一夜。

 即使如此,離別的時間也到來了。

 “怎麼樣?”

 她向起不了身的我問道

 “好厲害”

 “縮了?”

 那是怎麼可能會縮的充滿自信的口氣。實際上,我已經完全沉醉於她,甚至說進入了沒有她就活不下去的心境中。

 “沒有那種事。非常,贊。那個,還……”

 想做,我想要這麼說。但是她遮住了我的話。

 “你看,已經五點了哦。必須在家裡人起來之前回去”

 她淡淡的說。是沒有得到滿足嗎。雖然看起來像是高潮了好幾次,但是那或許只是演戲。我對還能否和她做愛感到不安,可是卻無法說出口。

 我們默默穿上衣服,我背起揹包,拿著裝有使用過的安全套的袋子和鞋子。

 “來,出來吧”

 在她的催促下走出房間。

 我們走回和來時相同的路線上。

 在走到廁所前的時候,事件發生了。

 廁所門打開,從裡面走出了一個禿頭的剛步入老年的男性。

 我嚇了一跳,不過對方也是十分驚訝般的睜圓了眼鏡。但是立即帶著險惡的表情向我怒吼起來

 “誰啊,你小子”

 在突然劈頭蓋臉而來的怒吼聲的衝擊下,我一時間答不出話來。埼代我回答說

 “爸爸,這個人是我的朋友……”

 埼的父親不等她說完。

 “埼,你又——”他一瞬間把話嚥了回去,然後又重新說。“沒有許可就帶男人回來這沒什麼可說的!絕對不能原諒!”

 這下麻煩了,我想。話雖如此,在這個階段我還以為只要挨頓訓就可以了。

 可是,他卻說出了不得了的話來。

 “我去報警,你在這等著。”

 報警?我呆住了。

 埼的父親大概是要走向電話那邊吧,沿著走廊大步走去。埼上去抱住他的手臂。

 “別這樣,報警什麼的”

 “煩死了,一邊去”

 他甩開了女兒,埼跌坐在地上。

 那個瞬間,我腦中出現了一副將女兒五花大綁的父親的構圖。保鏢那事不也是一樣嗎,我出言相助,感覺自己像個英雄。

 “請等等。我們有做了什麼嗎。相愛的兩個人相會算是犯罪嗎?”

 雖然在埼的面前使用“相愛的兩個人”一句需要勇氣,但是我還是說了出來。這裡面也有以這種做法吹飛自己心中“她對自己的愛是否冷卻了”的不安的理由。

 “不對我說就帶你進來這不對”——如果他這麼說,我打算以“是你先把她束縛起來禁止自由外出不對”來反駁。

 但是反擊卻來自意料之外的方向上。埼的父親的禿頭如同煮章魚般泛紅。

 “你說算不算犯罪?當然是犯罪。【我女兒才17歲】。你就不知道對尚未有分辨能力的少年少女實行淫穢行為是被條例禁止的嗎!”

 17歲?這麼像大人的她,比18歲的我還小?

 我看著她。

 坐在地上發抖的她第一次看起來像是比我年紀小。

 在這期間,埼的父親離開了。

 或許這是一個逃走的機會,但是一想到被拋下的埼會怎麼樣,我就無法做出那種事。

 我向她問道

 “埼小姐,是17歲啊”

 一發現對方年齡小就停止使用敬語也太露骨,所以我仍用一直以來的語氣對她說話。

 “恩”

 她回答的聲音低得好像蚊子叫一樣,直到剛才那個強氣的她已經消失無蹤。我從中推查到她父親的強權做法,心中怒火更勝一層。

 “也就是說是高中……”

 “二年級。戶田君,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呢”

 並不是她偽造了年齡,只是我沒有問罷了。有誰會去問女性的年齡呢。

 “因為和17歲的做了的話就變成違反條例了”

 她回答說。

 她的父親也說了同樣的話。我雖然朦朧知道有這麼一個條例存在,但是做夢也沒想到會與自己扯上關係。至今我都和女性無緣,而且我自己也是個高中生。不覺得高三和高二的做愛算是犯罪。也就是被警察口頭警告一下就算了吧。

 “沒關係的。因為我們什麼壞事也沒做”

 我這樣說,試圖讓她安心。

 可是我對這世界一無所知。

 說話間那個保鏢穿著睡衣現身了。可能他也是住宿在此的用人吧。他也什麼都沒有說,但是看起來是被埼的父親叫起來派到這裡來的,用那雙冷淡的眼睥睨著我。我失去了逃走的機會。

 過了20或者30分鐘,埼的父親隨著一位穿著制服的警官回到了這裡。那是一個看起來脾氣挺好的年輕男人,所以我略微感到一些安心。

 兩人對著警官展開的一張紙議論著什麼。

 埼的父親指著紙上的一點主張說

 “……所以說,從剛才我不就說了好幾遍了,這部分是這樣的啊!”

 埼的父親對警官也是盛氣凌人。他如此熱心的在主張些什麼呢。我所想象出的是,面對驚訝於這種程度的事算是姦淫未成年人嗎的警官,埼的父親把打印出的條文展示在他的面前力圖說服他的圖景。連警官也會感到困過,果然這不是算不上什麼大事嗎——事後想來,那還真是樂觀的不得了,他倆實際上是在爭論另外一個問題。

 無論如何,警察最後被說服了。

 “啊啊,這樣啊,是這麼一回事啊,失禮了。看來確實是我們這些人的工作啊”

 警察把紙還給了埼的父親。埼的父親邊將它塞進口袋裡邊說。

 “哼,終於明白了嘛。先說好啊,你們哪的署長可是我的朋友。你們認真點啊”

 署長?這種濫用權力的做法讓我想吐。警察會為有力者幫忙——虛構故事中經常會出現這種情節。我想要相信實際上警察不會那樣公私混同,然而還是感到了一絲不安。

 這位警官倒是並不回答他,只是看向我,然後向埼的父親問道

 “是他嗎”

 “就是他,給我好好整他一頓”

 警察來到我近前

 “你能把姓名和年齡告訴我嗎”

 對我沒有使用敬語。要說當然也是當然,不過卻讓我心裡略有些疙瘩,我回答說

 “戶田公平,18歲”

 “唔,18歲啊。帶著學生證之類的東西嗎?”

 “啊,帶了”

 我從揹包中取出錢包,把學生證交給警察。警察盯著它看了一會,還給了我。

 “你和這裡的小姐之間發生關係了嗎?”

 “是的,但是那是……”

 我想要再次主張我們是相愛的,但是被擋下了。

 “啊,詳細的情況以後會問你的。”

 此時警察注意到了我腳邊的塑料袋。

 “這個袋子是?”

 “啊,那是……”

 因為害羞而無法立即做出回答,所以警察把手伸向袋子,我慌忙回答

 “安,安全套,……用過的。”

 “你小子!”

 埼的父親的怒聲飛來。

 “冷靜冷靜”

 警察邊安撫著他,邊從袋口往裡面看去,我感到非常羞恥。

 “那麼,這個作為證據就由我們押收了”

 證據,押收——

 警察對我說

 “那,走吧”

 我不由得問

 “走?去哪?”

 警察的表情閃過一絲不耐煩。

 “肯定是警察局啊,你現在因為違反埼玉縣淫行條例被逮捕了。”

 逮捕——

 我現在才注意到,面前的警官體格健壯得讓人恐懼。

 我回頭看向埼的方向。

 她用空虛的雙眼看著我。

8 上木荔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