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無可裁罰

6 上木荔枝

第三卷 無可裁罰  6 上木荔枝 5月1日,週六,下午6點半。

 我穿上送來的那套女僕裝束,到訪寫在信中的那個東京都的地址。到達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發暗。我從約有自己三倍那麼高的鐵門中向宅內窺視,發出感慨

 “真是超大”

 燈光照射下的廣闊庭院與豪華吊燈般輝煌燈光閃耀中的洋館,在群青色的天空之下,釋放著壓倒性的存在感。那是一副感覺會出現在明信片之類的東西里的光景。

 就連逆井這個門牌的位置都十分高。那下面有呼叫器,我按響了它。

 稍過一會,有人應答。

 “你好”

 是一個沉穩的男聲。是管家之類的人吧。

 “我是上木荔枝。為女僕的面試來的。”

 說完,就是一段相當長時間的沉默。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最終男人困惑的說

 “很抱歉,本宅目前並沒有招聘女僕……”

 果然!是情況B!那封信是個惡作劇,逆井東藏跟這件事完全無關。

 不,等等。那封信上不是印有那個彎來拐去的印章嗎。

 我把那印章擺在呼叫器的攝像頭前。

 “但是,我收到了這封信。你看看這裡,蓋有印章的。你看,你看”

 “KAMIKI小姐是從何處得到此信”

 “快遞送來的,和這套女僕裝一起”

 又一段漫長的沉默之後,男人說

 “我去確認一下,請在此稍候片刻”

 接著切斷了通話。

 數分後。

 我正在被蝙蝠襲擊,一個人從連接著洋館與正門的石板路上走了過來。他身穿很管家風的黑色服裝,頭髮黑中帶白,表情淡然。他打開門,為我趕走了蝙蝠後,恭敬的低頭致意。

 “我方的失誤為您造成了不便,十分抱歉。KAMIKI小姐。我是傭人涉谷惠比壽。請進,這邊走。”

 於~是,裡面會發生什麼呢。

 我跟在涉谷先生後面,走在如同飛機跑道般兩側亮燈的石板路上。

 隨著距離縮短,洋館的形態清晰了起來。這是一棟兩層建築,平屋頂。從中央的圓柱中數個扇形呈放射狀散發出來。我現在可以看見的範圍內就有5個扇形。從它們之間的間距來看,後側應該也有扇形存在。如果那樣的話,俯瞰圖應該是像旭日圖那樣的形狀。

 耳中可以聽到汩汩水聲。稍前進一些,就可以看到有一條圍繞著洋館的小河在流動。不愧是有錢人,做的事就是不一樣。

 從橋越過小河,就到達了附著在正面的扇形前段的玄關門廊。走上短短一段台階,來到氣派的大門前。那門環上的獅子像是在說“下賤的傢伙啊,離開吧”般瞪著我,於是我也瞪了回去。

 涉谷先生打開門,向我說“請進”。我進入館內。

 進門不遠處展示著一輛赤紅的汽車,讓我很是驚訝。說起來逆井重工的主力領域就是汽車。涉谷先生告訴了我車的名字。

 這裡是洋式風格,規矩上不必脫鞋,我們穿著鞋走了進去。

 向深處走了一會,出現在面前的彎曲牆壁上有一扇門。

 穿過那扇門就進入了一個圓形大廳。大廳牆上等間隔的排布著許多門,中心有一根很粗的圓柱,圓柱上也有很多門。圓形大廳自身應該就是從外面看時的那個圓柱,所以這是一個圓柱中套圓柱的構造。

 從進來的門算起,逆時針2格處的門是開著的,四個年輕人從那裡出來進入大廳。

 一個是蘑菇頭+微胖身材,讓人聯想到松露的青年。

 一個是雖然長相不錯,但是眼睛周圍那天然的黑眼圈略微給人一種惡魔的印象的青年。

 一個是金髮倒豎,戴著一副很特別的以大量曲別針結成的耳環,耳環連著耳部和嘴唇,不管怎麼看都是個混混的青年。

 一個是一頭缺乏打理滿是開叉的黑髮,長相普通略顯土氣的少女。

 他們形象各異,看見我的反應卻是可以完美的分成兩類。

 惡魔眼圈和曲別針是和那個送快遞的年輕一樣,“啊”的一驚。無錯,只要不是自制心特別強的男人,面對我是不可能不“啊”的。

 另一方面,松露和土妹子則沒有做出那麼熱烈的反應。那絕不是毫不關心,而是雖然看著我,不過只是“這是誰”程度的視線而已。土妹子是個女的沒什麼辦法,不過鬆露明明是個男的卻是這種反應算是什麼啊。是他自制心特別強嗎,還是說——對女性沒什麼興趣嗎。女性前面或許要加上“現實”兩個字,他看起來挺像個死宅的。

 另外,要說從之前開始就一直保持著一副撲克臉的涉谷先生是自制心很強或者對女性沒什麼興趣的話,那倒也不一定。因為他之前應該先是通過通話器的屏幕見過我的容貌了。十有八九那時候已經看呆過了。

 我充滿自信的這麼想著,惡魔眼圈作為代表提出了問題

 “涉谷先生,這位是?”

 “啊,是客人。”

 涉谷先生沒有多做介紹,而是打開逆時針一格的門,催促我進去。

 那個房間應該是接待室。一位滿頭白髮,面相柔和,剛進入老年期的男性坐在沙發上。正是網上可以找到照片的逆井東藏本人。

 東藏一看見我,果然也是一副“啊”的表情站了起來。不過他不愧是大企業的社長,立即恢復了那張冷靜的笑臉,用和長相不相符的穩重聲調說

 “歡迎,請坐。”

 我和東藏隔著玻璃桌在沙發上相對而坐。涉谷先生關上門,留在室內站在門邊。

 東藏背後的牆上裝飾著一副風景畫。那是和他一樣有著柔和氣場的水彩畫。他可能是在有意識的給予對方這種印象。

 這樣的他以誇獎我為開端,開始了談話。

 “哎呀哎呀,你真是太美了”

 經常有人這麼說——不,果然這麼說就太那啥了。

 “不不,並沒有那麼……”

 我完美的謙虛了一下。東藏進一步為我送上稱讚的話。

 “向你這麼漂亮的女性能作為女僕在這裡工作,我家也是蓬蓽生輝啊。是吧,涉谷君”

 “正是”

 涉谷先生也隨著他的話說。

 從剛剛的發言可以確定東藏是打算僱傭我做女僕的。涉谷先生不知道此事,莫非單純是因為忘記告訴他了嗎。然後對我的美貌如此盛讚,是跟我想的一樣,要走以女僕為偽裝的情人路線?

 我正這麼想著,東藏一轉用略帶抱歉的口氣說

 “那麼為了確定是本人,可以請你出示一下我寄去的信件和身份證明嗎”

 我先把信件遞給他,心想信是他自己寄出的東西應該不會怎麼仔細看,立即就要把學生證也遞過去。可是東藏卻眉頭緊鎖,盯著那封信一動不動。這態度簡直就像是第一次見這封信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在疑惑中想要先把學生證收回來時,東藏如夢初醒般抬起頭來。

 “啊,失禮了。那麼揭下來請把身份證明讓我看一下。”

 東藏放下信,從我這裡接過學生證。

 “噢,是t高啊。真厲害,這是才色兼備啊”

 看來東藏是回到了原有的節奏中,又一次吐出稱讚的話來。

 “還好還好”

 “可是如果是高中生的話,果然工作日上班還是有點困難吧?”

 “是的。白天自不必說,晚上也要‘打工’,所以實際上除了週末和法定節假日……”

 “沒問題的。保險起見我就確認一下,你在炊事洗濯打掃這方面……”

 “完全沒問題”

 我挺胸自信的回答。

 “呵呵,那真是太可靠了。從今天開始就是五連休。那麼就拜託你從今夜開始到五月五日晚上,住在這裡幫忙家務了。五天四夜,三十萬元,怎麼樣?”

 要求住進來的話,果然這裡面是包含有情人業務的吧。可是不管怎麼說,這個收入都比認真“打工”的一晚5萬元要好。不愧是大企業的社長,薪金優厚。

 “我同意!”

 我立即決定。

 “哎呀,那真是幫大忙了。說起來,我在逆井重工這個企業裡做社長,你聽說過嗎,那個‘境之機械’的廣告”

 “當然”

 “那真是太好了。今年五月初忙得不可開交。這邊的涉谷君是秘書兼司機兼管家兼家政兼廚師……總之就是一個什麼事都推給他幹了的狀態”

 “好厲害”

 我說,涉谷先生輕輕點點頭。

 東藏繼續說

 “這樣下去他的負擔就太大了。所以就決定僱傭一個能代替他做家務的人。”

 “情況我明白了。不過,為什麼選我呢?”

 “我從認識的人那裡聽說了,你是一個炊事洗濯打掃全能,而且突然需要住宿在工作地的時候也能夠應對的女高中生。”

 果然是熟人的介紹嗎。是誰呢,我腦中浮現出一個又一個客人的面容,不過東藏沒有給出姓名,我也沒有問。

 “我要向家人說明一下你的事。請坐在這裡稍等片刻。”

 說著,東藏站了起來。不只是涉谷先生,就連對家人也沒有說過我的事嗎。

 東藏走向門口,涉谷先生打開門——隨著“哇”的一聲,惡魔眼圈和曲別針猛跳開去。松露和土妹子則站在稍遠一點的地方。

 “怎麼,在這兒偷聽嗎?”東藏有些困擾的說,接著轉向我“一群不肖之輩,抱歉”

 惡魔眼圈又一次作為代表提出問題

 “但是這事很讓人在意啊。穿著女僕裝的漂亮女孩突然來訪什麼的,不會是要僱傭她吧”

 “正是啊”

 “哎哎”惡魔眼圈驚呆了。“至今不都沒僱過涉谷先生之外的用人嗎”

 其他三人也都低聲說著“怎麼現在突然?”“沒必要吧?”什麼的,發現自己並不被需要,我感覺有點喪氣。

 “理由我現在告訴你們。”

 說著,東藏關上門。

 房內只剩我和涉谷先生兩人。他如同守門人一般無言站在門前。我雖然對沉默並沒什麼意見,不過只有我坐著卻是有點於心不忍。

 “一直站著也很累吧。不坐下嗎?”

 我啪啪拍拍自己邊上,涉谷先生委婉的拒絕了

 “不,用人沒有主人的許可是不能坐下的。”

 “那我也站起來”

 我猛地站起來,涉谷瞬間呆了一下,立即苦笑著說。

 “這樣我也會捱罵的”

 “沒問題。在門打開的瞬間我就會坐下了。別看我這樣,反射神經可是好得很”

 “這樣說的話,那請自便。”

 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可以看出一個人的本質。涉谷先生看起來是一個思想上相當懂得變通的人。和他一起工作應該會比較輕鬆。

 我站著向他問道

 “涉谷先生是逆井重工的員工嗎?”

 “不,我是直接受僱於逆井先生。”

 “工作了很長時間了嗎?”

 “是啊,到如今已經有20年了”

 “哇,你們之間肯定是有很強的信賴關係吧”

 “是啊”

 雖然涉谷先生這麼說,但是我並沒有失察他回答之前的那一點點的時間間隔。

 嘛,就算沒有信賴關係,工作一樣可以做。

 之後我在詢問具體的工作內容時候,門開了,我慌忙坐下。

 回來的東藏眨眨眼。

 “上木小姐,你剛才是不是站著……”

 “沒有站,完全沒有站起來啊”

 “是嗎。嘛,那就沒有吧。我已經向孩子們說明過了。大家現在都在食堂等著。平時涉谷君和我們是不在一個地方吃飯的,不過今天要介紹和歡迎上木小姐,大家就一起吃吧。”

 我們來到大廳,轉而進入另一扇門中。

 裡面就是餐廳。餐廳中有一張別說打乒乓球了,打網球都有希望的大餐桌,四個孩子就坐在桌邊。除了我們進來的門,餐廳深處還有一扇門。

 我感慨著左顧右盼,東藏說道

 “那麼就請你完成第一件工作吧。幫助涉谷君,從隔壁廚房把飯菜端上來。”

 “是”

 “這邊走。”說著涉谷先生邁開步伐。

 跟隨他前往廚房的途中,惡魔眼圈對我說

 “剛才對不起了。事情實在是太突然,嚇我一跳。不過像你這麼漂亮的女性,我是大歡迎哦”

 父子都是說點這種讓人噁心的台詞啊,我這麼想著隨便應付了兩句。土妹子向我們投來冰冷的視線。

 我和涉谷先生進入裡面那扇門,餐廳和廚房通過那扇門直接相連。

 廚房也是十分厲害。房中擺放著我見都沒見過的法國料理。

 “好厲害,您以前在飯店之類的地方工作過嗎?”

 我問向涉谷先生,他微微一笑。

 “我自學的”

 “自學能到這種地步啊,哈……”

 我感慨的嘆出一口氣,接著注意到了一件事。

 “這麼說來,明天就要輪到我做飯了。壓力很大啊”

 我雖然姑且也算是有得到過職業料理人的指點。不過那至多也就是在家庭料理的範圍內而已,做不出如此程度的料理來。

 “沒問題的。逆井家諸君也對我的料理感到厭倦了。我認為上木小姐的料理一定能為他們帶去新鮮感的”

 “如果是那樣就好了”

 我們二人開始上菜。涉谷先生準確嫻熟的向我發出指示,讓人感覺到他的優秀能力。

 當我們將最後的盤子也送上桌以後,大廳那一側的門開了。進來的是一個將栗色頭髮梳成雙卷(ツインロール,請自行搜索這種髮型的圖),哥特風的少女。是這家的第五個孩子嗎。

 我邊這麼想邊仔細端詳著她時,哥特女看向了我這邊,看清我的容姿後,她雙目圓睜。看來是還不知道我的事。

 哥特女很快恢復了鎮靜,用聽起來甚至有些傲岸的語氣說:“她是?”

 “是新僱的女僕上木小姐”東藏回答

 “沒聽過這事啊”

 哥特女露骨的不滿起來。險惡的空氣開始流動——還以為會變成這樣呢,東藏卻如清風拂山崗般微笑著說

 “哎呀,我會說明的,坐下吧。涉谷君和上木小姐也坐、坐”

 哥特女氣勢被挫,坐了下來。我和涉谷先生也在空位上坐下。

 “好,這下就全員到齊了。”

 東藏的語氣上來看似乎心情不錯。

 所謂全員到齊,即是說這家的住人是有我、涉谷先生、東藏、松露、惡魔眼圈、曲別針、土妹子、哥特女這8人了。沒有夫人,是離婚或是死別了嗎。說當然也是當然,一般也沒有把情人叫到有夫人在的家裡來的道理嘛。不過對孩子們無所顧忌也是有點那啥就是了。

 我在想著這些的時候,東藏已經向哥特女說明完畢我的事。

 “情況我明白了。不過這樣的話,為什麼不事先跟我說明呢?”

 “事情定得比較急,抱歉啊”

 雖然東藏這麼說,但是看她的樣子並不接受這理由。其他的幾個孩子也一副心中仍有芥蒂的樣子。

 看著這一群人,我也漸漸的覺得有些奇怪了。

 我究竟是偽裝的情人還是一般的女僕這個問題先放在一邊,不管是哪邊都一樣是住宿在宅內的用人。僱傭這樣一個用人卻沒有和任何家人說過,這可能嗎。

 無錯,很可疑。即使是和家人溝通不佳,至少也會向涉谷先生說明此事。因為這是關係到他的工作量的問題。而且我在按響門鈴時,最有可能出來對應的也是涉谷先生。無法想象東藏會忘記告訴這樣的涉谷先生我的事情。

 而且東藏看信時的態度,那簡直是——

 【今天首次知道有這封信,然後決定僱傭我。】

 但是,這種事有可能嗎。如果信只是一場惡作劇的話,那麼把我趕回去即可。東藏到底在策劃著什麼?

 他那柔和的笑臉突然變得讓人恐懼起來。

 在我的這番思緒之外,東藏舉起了倒有香檳的玻璃杯。

 “那麼歡迎上木小姐到來——乾杯”

 餐桌本來也不是杯子能夠相互碰到的距離,即使不算這個,這也是一場毫不熱烈的乾杯。包括我在內,多數人都只是謹慎的動了動杯子,哥特女等甚至是連杯子也不曾動過。

 可是東藏對此毫不在意,喝了一口後,發出如下提案。

 “現在這樣上木小姐也搞不清楚誰是誰吧。我和涉谷君已經做過自我介紹了。你們也介紹一下自己吧。”

 “沒必要吧”哥特女潑上一盆冷水“之後讓涉谷給她說明一下不就好了。”

 “說說自己的名字和愛好之類的就可以了”

 “我才不會說明自己的愛好呢!名字也是……”

 哥特女說道後半句就沒了聲。“名字也是”是什麼意思呢。

 東藏什麼也不說,只是用沉穩的笑臉盯著她。她錯開視線,然而最後還是屈服了。

 “好吧好吧,我做還不行嗎”

 她站起身來,自暴自棄的說

 “我是火風水,火的火,風的風,水的水。讀作hifumi”

 這名字好厲害,三個屬性全了。我正為她的名字折服,她瞪了我一眼。

 “你是在想這名字很奇怪吧”

 “沒有,怎麼會”

 “不用裝。給我起這麼一個稀奇古怪名字的父母,我恨他們一輩子。”

 看起來她是對自己的名字有自卑感。“名字也是”原來是這個意識嗎。

 我不知為何想到了阿加莎的《ABC謀殺案》中登場的亞歷山大·博納巴特·卡斯特。他那個名字雖然寄託著雙親希望他成為像是亞歷山大大帝和拿破崙·波拿巴那樣的英雄的期望,然而對於做什麼都不順的他來說,這樣一個雄壯的名字卻讓他感到內疚。然而火風水這個名字我卻覺得很適合她這種強氣的人。

 話雖這麼說,“給我起這麼一個名字的父母”,我向東藏瞄了一眼,於是她做出了衝擊性的發言。

 “似乎你是有點誤會,我先說清楚。我不是東藏的女兒,是他妻子。”

 “哎哎,但是你太——”

 察覺到這很失禮,我猛的把後半句話嚥了回去。

 太年輕了。火風水小姐就算往高了算,看起來也不就是25歲左右吧。跟近60歲的東藏年齡上差的太遠,也不可能生下4個20歲左右的孩子。

 是續絃吧,而且是忘年婚。

 那沒有和自己說一聲就讓年輕女性進家裡來,自然會生氣了。

 如果妻子無事在家的話,那麼我是作為情人而來一說也就變得不那麼可靠了。

 “哼”

 火風水小姐一臉不爽的坐回座位。

 “按座位順序說吧。下一個是一心,拜託了。啊對了,不用站起來了。”東藏說。

 “怎麼我站起來的時候你就不說啊!”火風水小姐憤怒的說。

 “呵呵,好不容易你有那個興致了,我也不好潑你的冷水啊”

 一般來說在妻子年輕這麼多的情況下,年齡差距再加上覬覦財產的小心思,怎麼都會是那種撒嬌諂媚的人比較多。然而火風水小姐卻是罕有的反抗精神很強的人。這樣的烈馬東藏卻是對應如流,意外的,他們或許是一對很合適的夫妻。

 那麼如果按座位順序來算的話,下一個就是坐在火風水小姐邊上的松露了

 “我是長子一心。一心不亂的一心。”

 他的聲音非常低沉,直擊我的肺腑。可是於他那強勁的聲音相反,他自身卻是低著頭給人一種弱氣的印象。

 “哥哥,你有一心不亂的幹過什麼事嗎。在大學裡一心不亂的做研究了?”惡魔眼圈從旁揶揄。

 “我就是說明一下名字”

 一心不滿的說了這麼一句,就沉默下去了。

 “哥哥,這就說完了?”惡魔眼圈確認過後開始說“那下一個輪到我了。我是次子二胡(注:讀音nico)。不是niconiconi的nico(注:原文為‘不是nico一笑的nico’,想了想niconiconi微妙的意思能對上於是……),是樂器的那個——你知道嗎,樂器的二胡”

 “恩,中國的絃樂器”

 “很厲害啊,上木小姐。跟我同年的人就沒有知道二胡這東西的。我問我爸怎麼給我起這麼個名字,他說想不到裡面有二的其他熟語了……”

 “我覺得語感挺可愛的啊”東藏說

 “我又不是女孩”二胡對東藏說了一句,又轉回我這邊“恩。就是這樣,我叫二胡。雖然不會彈二胡,不過我會彈吉他。大學裡我組了一個樂隊,另外我也喜歡釣魚。”

 連之前兩人沒有說的興趣他也說了。我正覺得樂隊和釣魚這之間反差有點大,東藏高興的說

 “我也很喜歡釣魚啊。他是個假日裡會陪我一起去釣魚的孝子哦”

 “上木小姐的興趣是什麼呢”二胡把問題扔向我

 我一時語塞。

 我這人意外的沒什麼興趣啊。唯一讓我開心的是援交得到的五萬元。而且也不是要用那錢去買什麼。怎麼辦,說興趣是工作嗎?要是那麼說倒也可以作為一種玩笑,不過那有可能讓自己作為女僕的工作難度上升。“怎麼了,上木小姐,還說工作是興趣結果就只有這種水平嗎”“啊啊,原來如此。所謂工作是興趣的意思是半玩半工作啊”不知為何這些話開始以涉谷先生的聲音在我腦中播放。恩——怎麼辦呢。啊,對了,我也有找到另一個感興趣的事的。如果是那個的話,反響應該也會不錯。好,就用它了。

 我在深思熟慮之後,說出了那個興趣。

 “偵探”

 我的想法是談談之前所解決的若干事件,炒熱氣氛。

 然而,實際卻引起了正相反的反應。

 二胡的表情凍結了,甚至東藏也是一樣。其他還有幾個人,雖然不能確定是誰,但是也成了危險的空氣的發生源。

 偵探一詞是禁句嗎?可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我摸不著頭腦,於是總之先緩和一下氣氛,講了一句玩笑話

 “啊,說是偵探,我也不是因為偵探的目的潛入這家來的哦”

 可是空氣卻是越來越冷,越來越像是我失言了。

 但是剛才這句玩笑話倒是讓我腦中一閃。

 東藏莫非就是這麼考慮的。也就是說,即使不是出於偵探之類的目的,我也是在什麼目標的驅使下偽造信件潛入進來的。於是他會不會是為了知道我的目的,故意引狼入室,放我進來活動的。比如說,如果我是商業間諜的話,過不多久就會開始翻箱倒櫃了吧。他可以在那個時候抓住我,讓我坦白誰是僱主。他打的不會就是這種算盤吧,感覺完全有可能。

 可是——我將推理進一步發展開來。即使東藏是這麼考慮的,事實上我並沒有偽造信件。那麼送到我那裡的信件和女僕裝是誰發出的呢。信上還蓋有印章,就算再怎麼想做的逼真,會有人特意去偽造印章嗎。認為那個印章是真的應該比較自然。印下它的事誰呢?當然了,肯定是逆井家的人——在此的7人中的1個。

 原來如此,東藏還同時想要引出那個偽造信件的內奸。只要讓我活動,那麼我肯定會與內奸接觸的。

 實際上我並不知道誰是內奸。所以也只能等待對方和我接觸。此人是出於什麼目的將我叫到這裡來的呢——

 我正思考著,東藏咳嗽一下說道

 “二胡,你的自我介紹結束了嗎”

 “是,是的”

 “那麼下一個,三世,到你了。”

 但是曲別針只是挖著耳洞不予作答。

 “三世”

 東藏催促下,曲別針吹飛了小拇指尖上的耳屎,嘲弄般的說

 “這種鬧劇還是別再繼續了吧。又不是小學班會”

 可是那聲音聽起來像是在顫抖。那顫抖是出於什麼感情呢。

 “三世!”

 東藏少有的加強了語氣

 “三世?”

 我低聲向邊上的涉谷先生問。涉谷先生也低聲回答道

 “就是魯邦三世的三世。那是三男的名字。”

 魯邦啊。這個三世和那個三世完全不同,看起來倒像是三下(三下:底層小混混)。

 三下——錯了是三世,硬是不肯開口。東藏也不知如何是好,拿他沒什麼辦法的樣子。

 此時,有人發言了。

 “不想說的人是沒法硬要他開口的。”

 是那個土妹子。

 “父親大人也叫了他的名字三次,上木小姐想必已經知道他的姓名了吧。下面就讓我自我介紹一下結束吧。我是長女京,東京的京,讀作miyako。和三世一樣是高中生。好了,這下自我介紹時間就結束了。”

 她迅速自行終結此事後,開始吃起涼菜。東藏張了張嘴,但是最終還是什麼都沒有說。

 京的厲害之處就在於,在家裡當主東藏的意思是一定要讓三世開口的情況下,獨斷決定中止此事。看來與那土氣的外表相反,她是一個有著強大意志的人。

 在京說完之後,沒有人要求我重新做自我介紹。這種場合我本來應該率先向他們致意的。我不知為何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或許東藏不想讓我開口說話。

 因為輸入情報量比較大,我暫且現在腦中整理了一下。

 ○哥特女…………火風水,妻子。

 ○松露…………一心,長子,研究生。

 ○惡魔眼圈…………二胡,次子,大學生。

 ○曲別針…………三世,三子,高中生。

 ○土妹子…………京,長女,高中生。

 三個男孩的名字中均有漢字數字,京的名字裡卻沒有。這是所謂女孩不算數的男尊女卑的那什麼嗎。

 不,京也不能說不能算是數字。如果讀成“kei”的話,那就是比兆還要高一位了。如果為她取名時真有這種想法在裡面的話,那小京就成了最強的。

 我腦中想著這些無聊的事活躍得很,然而飯桌上卻是一點活躍的氣氛都沒有,最終就這樣結束了晚餐。

 晚餐後,我和涉谷先生一起清洗碗碟。因為這是第一次,所以涉谷先生為我帶路到廚房,順便給我幫了幫忙,從明天開始從做飯到最後的收拾殘局都必須由我一個人完成了。我與食材大眼瞪小眼,思考著明天早上做什麼料理的時候,涉谷先生從旁遞給我一本筆記本。

 “覺得為難的話,可以參考這個。基本的菜譜都整理在裡面了。”

 我翻了翻,裡面簡單易懂的整理了種種料理的分量和需要注意的地方。

 “哇,太感謝了,幫大忙了。”

 因為逆井家諸人理所當然的先入浴,所以雖然說男浴室和女浴室是分開的,但是輪到我和涉谷先生還早得很。利用這段空閒時間,涉谷先生帶我熟悉了一下這裡。

 這座洋館是由2個有九個呈放射狀向外凸出的扇形的圓形重疊而成。無論前往哪個扇形,都必須經過一次圓形大廳。聯通一樓及二樓的只有位於大廳中心的螺旋樓梯。螺旋樓梯不是暴露在外的,而是位於貫通洋館中心的圓柱(以下稱為樓梯柱)內部。樓梯柱在北、南東、南西三個方向上均設有門,從大廳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很簡單的進入樓梯柱。樓梯柱的1樓部分利用樓梯下的空間設置了雜物間。

 把握了館的全貌之後,我首先想到的是這真的就是那種可以○的形狀啊。為我這種聯想的背書的便是關於用來隔開二樓大廳和各房間的門有兩處值得注意的地方。其一是門是兩扇中間夾著或許可以稱為前廳的一個什麼都沒有空間的二重門,其二是門上沒有把手,而是使用門上的窪陷進行開閉的形式。然而這種構造僅存在於二樓的大廳和各房間之間,其他所有地方都是普通的附有把手的單門。如果能○的話,要如何○呢。

 “這座洋館為什麼會造成這種結構呢”

 我試著問涉谷先生。

 “建造這座館的是前代家主,他的良苦用心我無法推測。”

 他只是回答了這麼一句話。

 另外值得特別一說的就是位於一樓的調和室吧。這是火風水小姐用來調和化妝品的房間。她有一個雖然小卻是完全自有的品牌,該品牌的商品全是她自己製作的,讓我相當吃驚。

 結束了洋館的介紹後,我和涉谷先生在我房間的門前分開了。

 分配給我的房間平時是用作客房的,比Rainbow tree的707號室要略微寬敞一點。但是唯有床是我家要更強。床之於妓女就好比高級車之於高級出租車公司,所以我選擇的是最高級品。

 對了,現在可不是睡倒的時候。必須決定每天早飯的食譜。

 我從床上跳起來,打開從涉谷先生那裡借來的筆記本。那裡面內容充實得感覺可以以1萬元的價格賣給剛開始自己生活的人。是不是要複製一本呢。

 託他的福,一個構想浮現在我腦中。不過,廚房裡有那樣食材嗎……

 我為了確認離開了房間。

 通過二重門進入大廳,在那裡我碰到二胡。

 “喲,上木小姐,要去哪裡啊”

 “去廚房。我想去確認一下是不是有明天早飯所必須的食材。”

 “那真是熱心啊。明天早上有得享受了。“

 二胡回自己房間去了。

 與他交替一般,火風水小姐從連接著女浴室的門裡走了出來。可能是剛洗完澡吧,身上穿著浴袍,頭髮也放了下來。

 “晚上好”我向她打了個招呼邊要從她身邊走過。

 可是在擦身而過的那一瞬間,她低聲說了一句話。

 那是我使用的香水的名字。

 我嚇了一跳,不只是她能說出香水名字,她能察覺到我使用了香水這一點本身就很讓我驚訝。因為我只用了第一次上床的時候才能發現的隱香那種程度的量罷了。

 “您竟然能發現”

 “因為我對化妝品很熟。”

 這或許是一個接近她的機會。不愧是有自己品牌的人啊——我正想這麼讚揚她,火風水小姐搶先一步說

 “品味倒是不錯,不過那不是女僕該用的香水。”

 熱臉貼了冷屁股。

 “……是”

 我感到出師不利,哎哎,在這家裡的期間就不用香水算了。

 我走下螺旋樓梯,前往廚房。

 需要的食材並沒有缺貨,這樣就能做出我想到的料理了。

 我正在做料理的模擬練習,不知從哪傳來一陣聲音。

 這種低沉的聲音……,是一心。似乎是從開著的窗戶那邊傳來的。

 說起來他的房間就在廚房的正上方,所以才能聽見他說話嗎,也有他的聲音穿透力特別強的原因吧。

 雖然我並沒有要偷聽的意思,不過聲音就這麼飄進來我也沒辦法。我也是在廚房有事要做的。可是那說話的內容只能聽到一些斷片。

 “今天……女僕……父親……”

 看起來是在說我的事。

 能聽到的只有一心的聲音。是在電話嗎?自言自語?或者僅僅是蓋過了對方的聲音?

 接著,出現了這麼一句發言

 “埼怎麼看?”

 那之後也聽到了數次埼這個字。是對方的名字嗎。

 這館內並沒有一個叫埼的人,也沒有有來賓的跡象,應該是電話吧。

 我做出這種解釋,此時廚房的門被粗暴的打開了。

 我驚訝的回頭看去,發現三世站在門口。

 他的眼睛中閃著異常的光。

 “原來在這種地方啊,找半天了。”

 我一驚,反問他

 “找我有什麼事嗎?”

 “別裝傻了”

 三世大步走近我,啪的把手撐在我身邊的牆壁上。呀——壁咚。

 “你的真正身份我清楚的很。事到如今你來做什麼,說!”

 “真正身份是哪個真正身份?”

 他為何會說出這番話來我完全沒有頭緒,這人是嗑藥了嗎

 “不是告訴過你別裝傻了嗎!”

 三世抓向我,可是我非常擅長從男人手中逃脫,不斷靈巧的從他胡亂伸過來的手中逃走。

 “可惡”

 屢屢不得手的三世視線突然撇向一邊,那裡放著我剛才模擬練習時使用的菜刀。他向菜刀伸出手,啊,那可是犯規啊。他如果是那種打算的話,我也要拽他的曲別針了。

 三世的手伸向菜刀,我的手要觸摸到他的曲別針的那個瞬間。

 “停手!”

 三世的動作猛地停下了。

 二胡站在門口,他又一次說

 “停手啊,三世”

 “但是,哥哥”

 “不要輕舉妄動”

 還以為他是來救我的,但是會用“輕舉妄動”這種詞,看來這貨也知道些什麼,

 “切,好吧”

 三世從我身邊離開了。在去往門口的途中,他曾經回過頭來一次,那時他臉上浮現出的不是憤怒,而是害怕。

 三世離開了廚房,代之二胡走了過來。

 “怎麼樣,沒受傷吧?”

 “姑且算是沒事,不過差點就要出人命了。三世先生這到底是怎麼了?”

 “最近那貨情緒有點不穩”

 不可能是這種理由吧

 “二胡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我什麼也不知道哦。上木小姐才是,你應該是知道些什麼吧”

 他把手輕輕撐在我邊上的牆上,直視我的眼睛。你們還真喜歡壁咚啊。

 “什麼意思?”

 “三世不是叫了些什麼嗎,你心裡有什麼底嗎”

 “並沒有啊,我跟他今天也只是第一次見面”

 “是嗎,可是……”

 二胡從我身邊撤開,聲音也突然變得開朗了起來。

 “哎呀,真是對不起了。我替弟弟向你謝罪。說起來,上木小姐剛才說去確認食材?”

 “是的,之後進行模擬練習的時候,聽見一心先生打電話的聲音……”

 說完我才發現這樣搞的我像是在偷聽一樣。可是二胡並沒有抓住這一點。

 “電話?啊,那肯定是堂妹了。會跟哥哥打電話的人也就只有她了。”

 “堂妹?”

 “是的,是住在埼玉縣北部的玉之助叔父的獨生女。我們四人裡不知道為什麼就哥哥得她的歡心,經常和她通電話。說真的,像一心那樣的人到底哪裡好了……”

 最後那句話像是自言自語,不過明顯能看出他其實是想有人對其做出反應的。

 晚餐那時候他也說了一心不亂什麼的。二胡看起來是對一心充滿了對抗心理。這也是個大企業社長家,或許關係到繼承人的問題吧。

 我試著煽動他一下

 “二胡先生為什麼會被討厭呢”

 那一瞬間他的表情真是值得一看。人造笑臉的鍍金片片剝落,現出了裡面惡魔的面孔。哇,真好玩。

 “因為她眼白長了啊”

 他轉過眼去唾棄般的說完,又轉回我的方向。

 “上木小姐也是小心一點為好。這家裡也是有各種各樣事情的。恩,各種各樣的……”

 留下這近乎威脅的台詞,二胡消失了。

 我也選擇回房去。

 在二樓大廳我碰到了一心,打個招呼與他錯身而過時,“那個……”他叫住了我。他的聲音貫通了寬敞的大廳。

 “有什麼事嗎”

 “你剛才說興趣是偵探,那是什麼意思?”

 果然那個發言會招致混亂,我心下反省,向他做出解釋。

 “沒有別的意思。我啊,經常被捲入事件裡。於是就解決一下那些事件啊,就只是那樣而已。”

 一心沉默了一會。莫非是在懷疑我心中有鬼嗎。可是他的下一句發言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好厲害,還真的有啊,偵探。實際上我想做推理作家。所以要是你真的是偵探的話,還請務必和我談談”

 一心經常會用一種省略語尾的獨特方式說話。

 “推理作家啊。有去投稿嗎”

 “有的。不過屢屢不中……”

 “這樣啊。我的朋友裡也有……”

 剛想說有個推理作家,想想還是放棄了。對於追夢者而言,對那些已經達成夢想的人的故事只會覺得厭煩吧。

 結果我這樣接著說。

 “也有個喜歡推理小說的。當然我也喜歡。”

 雖然這話接的有些不自然,不過他看起來完全沒有在意。

 “那真是太好了。如果不介意的話,來我房間談談吧”

 “不介意哦”

 我前往他的房間。

 “哇,好多書”

 書架上擺滿了古今東西的推理小說,甚是壯觀。

 “還差得遠,比這厲害的人多了去了。”

 我在他所勸的椅子上坐下。

 窗戶似乎是開著的,窗簾隨風飄動。剛才電話的時候窗戶也是這麼開著的吧。這館的隔音性能看起來不錯,如果只是廚房的窗戶開著,多半是聽不見他的聲音的。

 牆上有一面錶針與錶盤直接附著在牆壁上的時鐘。我房中的時鐘也是這種樣式,或許在全居室內都有這個。

 “那,先從小笠原諸島那邊遭遇的連續殺人事件開始說吧……”

 在聽我講述的時候,他像個小孩子一樣雙眼放光。當進入解決篇的時候,他“啊”的大聲叫了出來。

 “沒想到聚集在島上的那些人竟然有那樣的秘密……”

 他震驚成這樣,我這也算是沒白講。我在得意中結束了這個故事。

 他像是感嘆般嘆了一口氣。

 “該有的地方還真有啊,解決殺人事件的偵探。”

 “我也以為只存在於偵探小說裡的,沒想到解決了那個事件。”

 “天才嗎,我也想要才能啊。”

 他像是自言自語般說,然後從桌子上取過一疊複印紙遞給我。那是一份打印出來的小說,第一行寫著標題《雨男的證明》和筆名榊有心。

 “猜犯人的小說。你能看看嗎,想聽聽你的感想。”

 A4紙十幾張,並不是什麼很大的分量,看來很快就能看完。

 “樂意之極”

 “非常感謝”

 一心很有禮貌的低下了蘑菇頭。

 在開始閱讀後不久,有人敲響了房門。一心打開一看,是東藏。他的白髮雖然完全乾燥了,但是皮膚還帶著水汽,可以看出是剛洗過澡。

 東藏看見我,挑起了眉毛。

 “哎呀,上木小姐,這麼快就打成一片了啊”

 他的話聽起來別有深意。是不是在懷疑一心是偽造信件的內奸呢。

 “因為上木小姐好像也喜歡推理小說,所以就跟她談談那方面的事。”

 一心尷尬的回答說。東藏呵呵一笑

 “那是不錯。另外,洗澡水熱了”

 “啊……讓二胡先洗吧”

 “好的”

 東藏離開房間之後,一心說

 “我以成為推理作家為目標這件事對家裡人是保密的,所以上木小姐也請保密”

 “我明白了”

 “父親似乎是想讓我這個長子繼承公司,不過二胡更適合吧。也並不是什麼都必須按年功序列來,父親不也是”

 那位二胡像是對一心抱有很強的對抗心理。陪父親釣魚可能也是討他歡心的一環。這兩人出生的順序如果調轉一下就好了。

 “總之先進逆井重工來,雖然他這麼跟我說過,不過現在的狀況是我在讀研究生來拖時間。”

 “原來如此”

 大學就像是交通工具,我突然這麼想。不管哪個都是在拿錢買時間。

 我的目光回到原稿上。

 《雨男的證明》是在只要參加旅行或活動必會下雨的‘雨男’這種體質實際存在的世界觀下,推測一起出門旅行的四人中誰是雨男的小說。雖然文章有些部分比較稚嫩,不過設定有趣,讀起來感覺很開心。

 “這只是問題篇吧”

 “是的,另有解答篇,怎麼樣,明白雨男是誰了嗎”

 “是這個人吧”

 “根、根據呢?”

 “有三個,首先……”

 “——好厲害,完全正確。我自負這個還是有難度的,真正的偵探果然就是不一樣啊。那麼請看解答篇。”

 一心將幾張複印紙追加遞過來。我看完後,他問道

 “感覺怎麼樣”

 很難回答啊。我尋找著那種能讓希望成為作家的人高興,適當表揚他幾句卻又讓他聽不出來隨便的話。

 “果然這個標題和設定很不錯啊,很吸引人。但是隻是為了限定犯人所做的設定有些多,感覺略微欠缺一些技巧。比如說“從自宅算起半徑50km以上的移動成為旅行”啊,“高考(センター試験,類似國內高考,由大學自己在特定日期主持開展)屬於活動但是模擬考不算”啊。但是雨男前往沙漠旅行的那最後一幕十分贊。讀後感覺像是雨過天晴一般。”

 “缺乏技巧嗎。SF偵探小說怎麼寫都會有設定過多的傾向,不過我自己也覺得確實有些太多了。”

 他似乎是隻聽到了批判的部分一樣,所以我又送上一句讚賞的話:“但是我覺得這是一部傳達了一心先生對本格的愛的作品啊”

 “是的,我喜歡本格。怎麼說呢,被規則所緊緊束縛這方面很好。作者和讀者有著fair play的契約所以可以安心”

 說著說著,一心的視線不斷下降,聲音也變小了。人在這樣的時候,就是差不多要說出自己的核心了。因為核心為人所知的害羞與對被否定的恐懼,就會低下頭輕輕的說。會挺胸抬頭說出來的話語多半都是準備好的場面話。我凝神細聽。

 “本格經常被人說是非人類性的,冷徹的等等,但是我不那麼認為。認真決定規則,然後在規則內堂堂正正,不耍花招,這不是非常人類性的行為嗎。不如說現實的人類才讓人感覺不是人類性的,那是無秩序的,動物性的。”

 “意思是說嚴格制定的規則才是人類性的嗎”

 “是,是的,正是如此”

 “跟我想的完全一樣。我一直心存這點做出行動”

 我微微一笑,他的臉紅了。

 我提出問題。

 “你去參賽的也是這種直球解謎式作品嗎?”

 “基本上就是這種。可是下次我想要嘗試一下挑戰新的方向。那就是本格和社會派的融合——這種新形式”

 重視解謎而變得現實感過於稀薄的本格與通過犯罪去描繪現實社會的社會派雖然被認為是相反的兩個方向,然而從以前開始就有人嘗試將這兩個流派融合在一期。他是想從那個方向上吹來一股清新的風嗎。

 “過去高唱融合的作品中,也有幾乎全篇都是極為硬派的詭計小說,只在動機上硬做得比較像是社會派。這樣一來詭計的部分更是凸顯,我覺得這樣反而只會強調出本格與社會派的乖離。所以我想寫出一部【讓本格的規則侵蝕現實社會的規則,從而讓兩者渾然一體】的作品來。

 “挺有意思的啊,請加油”

 這時我想到了一件事

 “對了,像是一心先生這樣的本格控的話肯定曾經想過吧,這座館莫非會○什麼的。”

 他笨拙的翹起了嘴角。

 “不愧是上木小姐,果然懂的。但是很遺憾,並沒聽過有這種事。這個家是父親從祖父哪裡繼承來的,如果有人知道相關的秘密的話,也就是祖父了。”

 “是這樣嗎。我是覺得從形狀上看肯定是會○的啦”

 “○館算是象徵著講談社novel和梅菲斯特賞作家的新本格的‘規則’啊”

 “從那時期以後內含機關的館一下子就急速增加了啊。○館也是其中之一嗎”

 “是的,基本上就是這樣分類的。但是更早以前就有人使用○館詭計,比如說甲賀三郎在昭和五年發表的短篇中就有用過。”

 “昭和五年,那麼久以前!”

 “因為甲賀是首次使用‘本格’一詞的推理作家。所以或許可以說○館是本格的‘規則’之‘起源’”

 “哎呀,真是學到了”

 之後我又對他講述了2、3起我所解決的事件之後,離開了他的房間。

 有件事忘了問一心了。嘛,算了,下次有機會再問吧。

 我邊走在大廳裡邊這樣想著,突然有人從背後叫我。

 “上木小姐”

 回頭一看,是京。

 “您好,有什麼事嗎”

 “浴室現在沒人,請使用吧。你知道浴室在哪嗎?”

 “剛才涉谷先生帶我去過了,謝謝您的關心。”

 真是個親切的人,就算問她一些問題,她也不會斷然拒絕吧。我把那個忘記問一心了的問題拿出來問她試試。

 “說起來我剛到這裡的時候,您的諸位兄弟正從書房出來呢,在那裡有什麼安排嗎?”

 “週六晚飯前,父親會在書房裡為我們上帝王學的課程。”

 “帝王學”

 雖然見過這幾個字,不過實際聽到這個單詞這還是第一次。

 “像是經營者的心態啊,部下的使用方法啊,就是這類東西。有時不止會筆試,也會讓我們做演講或者小組討論。父親曾說會以那個成績為基礎選擇後繼者,也不知道那話裡有多少是認真的……雖然二胡他們是鼓足了幹勁。”

 “京小姐對社長的寶座沒有什麼期許嗎”

 我半開玩笑的問。她自嘲一般回答說

 “父親讓我參加那個課程只不過是鬧著玩罷了。實際上完全沒有我成為社長的可能性的”

 為什麼呢。雖然她外形不怎麼顯眼所以可能沒啥領導力,不過我覺得她比三世要適任的多了。

 “果然還是因為是女性而且年齡比較小嗎……?”

 “也有那方面的因素”

 也就是說也有其他的理由嗎。可是她看起來並不打算說明其他因素是指什麼。

 我將問題轉回正題。

 “這麼說我到達這座大宅的時候,大家都在家”

 “是的,鈴響以後,涉谷先生進書房來在父親耳邊說了什麼,然後父親就中斷課程和涉谷先生出去了,我們還在那說是出了什麼事了。接著出來大廳一看,就見到上木小姐你了。”

 “他之前沒有對你說過我的事啊。那肯定嚇了你一跳吧”

 “那是。我最開始還以為是跟二胡和三世有關的客人呢。因為上木小姐進入接待室幾分鐘後,父親從接待室出來,帶著二胡和三世進了書房。”

 “哦,帶著二胡先生和三世先生啊”

 “是啊,不過之後從書房出來的父親就對我們宣佈你是黃金週限定的女僕了”

 那是,東藏對我說要對家人說明我的事而離開了接待室。然而他卻首先去和二胡及三世進行密談,果然那二人和此事有什麼關聯。

 “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那麼,我要去入浴,就先告辭了”

 “我家的浴室很大,洗起來很舒服的哦”

 京微笑著說。

 我帶著洗浴用品,走過女浴室所在扇形的二重門,裡面是一道前廊,進入前廊以後我面前與右手邊各有一道門,前者是衛生間,後者就是洗面所和大浴場了。在廣闊浴室中享受一番,除去一天的疲勞後,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東藏並沒有叫我去他的寢室,也沒有找上這邊的門來。此時我已經不覺得自己是作為情人被招進來的了。

 那麼是誰出於什麼理由叫我來的呢。今天那人並沒有來和我進行接觸。如果說可疑人物的話倒是有幾個。首先二胡和三世肯定是可疑的,然後一心也需要注意。他可能從一開始就知道我是個偵探,想要讓我做些什麼。

 我關掉電燈,鑽進被窩。感覺逆井邸的黑暗比我在Rainbow tree707號室的要深邃得多。

7 戶田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