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彩虹牙刷

藍色——世界上牛仔褲染料的顏色

第二卷 彩虹牙刷  藍色——世界上牛仔褲染料的顏色 1

 藍川與荔枝初次相會的“愛情旅館殺人事件”發生在“社長秘書殺人事件”的7個月前,那時小松凪還沒配屬到第七系。

 星期天凌晨時分,一家偏僻廉價愛情旅館的103號室。

 藍川等第七系人員正俯視著仰躺在床上的全裸遺體。

 遺體面容端正,是個名副其實的美青年——雖然這幅面容現在也因為痛苦和驚愕而扭曲了——雖是個年輕男人,但是頭髮卻不相稱的剃得很短。看起來是被用旅館的菸灰缸連續擊打頭部致死,枕邊四處都是飛濺出來的血液。

 床邊有一張桌子和兩把椅子。一把椅子上放著一個挎包,上面亂七八糟的扔著各種衣服,包括長袖夾克,半袖T恤,四角短褲,襪子以及非常普通的牛仔褲。衣服有點溼,看來是昨天晚上遭到大陣雨襲擊的結果。

 同樣潮溼的挎包裡裝滿了看起來與案件沒什麼關係的小東西。裡面沒有錢包和手機,不知道是不是被犯人拿走了,也無法確定被害者的身份。

 “從不是使用帶來的兇器而是用旅館的菸灰缸行兇,而且似乎想要隱藏死者身份來看,應該不是仙人跳強盜之類,、是跟他一起的女性在衝動之下殺人的可能性比較高。”

 田手這樣分析道。

 藍川和花田走出走廊去見第一發現者的店員。

 一樓包括103號室在內一共有3個客房。進門後就是前台。然而應該是為顧客考慮吧,前台樹著一張霧化亞克力板,員工隔著亞克力板和顧客交談。這樣一來也沒法看清犯人的臉了。

 另一方面,在入口處不遠的天井處裝有監視攝像頭,攝像頭對準走廊深處。從那個設置位置來看,很可能拍下了出入103號室的犯人身影,一會去進行詢問的時候順便把監視錄像要過來吧。

 兩人邊這樣說著,邊敲響了大廳深處工作人員室的門。

 2

 第一發現者安井是一個髮型為茶色punch perm的愛說話中年婦女。她就像夜晚森林裡的貓頭鷹一樣,瞪著發光的眼睛問這問那。藍川等人向她問話著實費了一番功夫。從好不容易問出來的情況來看,從發現屍體到報警,大概的流程是這樣的:

 這家旅館裡也有已經在部分愛情旅館實裝的自動結算機。這是一種不付賬自動門就鎖死的裝置,在自動結算完成後,結算情報會傳到工作人員室的電腦上,然後出於這時立即和客人見面會很尷尬的考慮,10分鐘後才會有清潔工去清掃。

 安井和平時一樣,在103號室的自動結算完成10分鐘後——即午後9點的時候,帶著掃除用具前往103號室。然後就發現了死在床上的被害者。安井和前台的女性商量以後,給經理打了電話,之後按經理的指示打110報警。

 這是一家很小的旅館,所以今天上班的只有安井和另一個女人。她們兩個輪流負責清潔和前台。

 “你在途中有沒有看到可疑的——不,不可疑的也算上,有沒有看到一個人行動的女性?”

 “沒有啊~。哎哎,這果然是情殺嗎?”

 “那還不清楚。嗯,你對這個被害者的面相有印象嗎。說不定他之前也有來過這家旅館的”

 “討厭啊,我才沒那麼認真的看屍體的臉呢。”

 “那麼麻煩您再看一次——”

 “呀——你饒了我把——”

 安井呵呵的笑著,然後突然嚴肅下來說

 “可是啊刑警先生,我們可不會一個個的去記下客人的樣子啊。我覺得這是在愛情旅館工作的人的規矩”

 在奇怪的地方倒是非常職業啊。藍川正這麼想,安井又笑了起來,看來是對自己的發言非常滿意。

 藍川稍微覺得有點愉快,但是老是進行這樣的談話也沒什麼意義,就打斷她的笑聲問道

 “說起來,入口附近有一個監視攝像頭吧。拍下的影像這邊有保存嗎?”

 安井看向另一個店員,她只是疑惑的回望過來。

 藍川說

 “就我所知,那種監視攝像頭內應該附有能保存約1周錄像的內存卡,能讓我拜見一下嗎?”

 “就算我說不行,你也要拜見的吧。請吧請吧”

 “非常感謝”

 藍川等人從安井那問出了梯凳的保管場所後,用梯凳取出了監視攝像頭的內存卡。

 他們借用工作人員室的電腦,播放了卡里面的視頻文件。

 畫面裡出現了前台、101到103號室的門。是彩色錄像。

 昨天晚上20點4分,一組被淋成落湯雞的男女走過走廊,進入了103號室。只在進入房間的那一瞬間拍下了側臉,然而因為畫質的原因,也沒有拍得很清楚。男人是短髮,身穿和留在房內的衣服同樣的服裝和挎包,看起來他就是被害者了,那麼女人就是犯人嗎。

 20點58分,只有女的從103號室出來了,她跑向畫面近處——也就是入口方向——消失了。她用什麼包遮著臉。

 “這樣子很明顯是注意到監視攝像頭了啊。”

 “嗯,很有可能以前也來過這家旅館。”

 藍川與花田低聲交談著。

 21點8分,帶著清掃機和水桶的安井打開了103號室的門,接著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水桶也掉在了地上。屍體就在一開門就能看到的地方,而且出血量相當大,看來是一眼就能看出事態異常了。

 “啊哈哈……”

 從背後看著這段影像的安井本人像是掩飾一般,發出了瘋狂的大笑。

 畫面中的安井慌慌張張的回到前台,帶來了同事的女性,同事向著屋內瞄了一眼,並沒有入內,接著就和安井一起消失在了畫面前方。之後直到穿著制服的警察到來,都沒有人出入過103號室。

 看起來認為被害者帶來的那個女人是犯人這觀點是沒錯了。

 藍川重播數次,來確認那個女人的身量。

 那是叫哥特蘿莉嗎?藍川是不太清楚,似乎是最近的流行裝扮。一身黑底上大量綴著白色蕾絲及褶皺花邊的連衣裙和長筒襪。及肩的茶發上戴著一個飾有薔薇的小黑帽子。遮著臉時用的包也是和服裝風格統一的可愛物品。

 重看數次之後,拍下了女人的臉的場面也只有進房的那一瞬間,本來她的妝就很濃,再加上下雨導致妝溶了,完全看不清她的真面目。

 “你們今天,或者以前見過這名女性嗎”

 雖然她的裝束很顯眼,但是安井和另一名店員都搖了搖頭。

 “這樣啊……嗯,非常感謝你們的協助。最後還有一件事要請你們幫忙。接下來我們要去各房間進行查問,能請你們打開自動鎖嗎。”

 “明白了。但是請你們盯好別讓客人給跑了哦”

 “這您無須擔心”

 花田去進行旅館周邊的詢問。藍川讓搜查一課的新手們去調查過去的錄像,自己帶著手下的幾個老手開始造訪各個房間。

 3

 初動搜查人員已經把全部房間轉了一圈,告知他們有殺人事件發生,原則上沒有許可不得離開。幸好案件發生在晚上,故而所有客人都一開始就準備要住宿,所以這個問題上沒出什麼亂子。

 可是,從那以後已經過了數小時,日期都變了。已經到了即使是愛情旅館,很多客人也都已經睡了的時間段。雖然藍川也不想把已經睡著的客人叫起來追根究底的問問題,但無奈這是工作。

 藍川和老手們敲了敲101號室的門。

 與預想相反,該房內的那一對還醒著。從他們一看就是慌忙穿上的衣服和凌亂的床來看,明顯剛才還在努力耕耘。

 藍川看向床上的紅髮生物,那邊也探頭探腦的看了回來。

 這就是藍川和荔枝的相遇。

 首先他就被那張臉吸引住了。讓人心動的美人,正是藍川喜歡的類型。

 被汗打溼緊貼在皮膚上的紅色長髮,發燒的臉頰。如同剛被投入石塊的泉水般搖動著興奮餘韻的雙眸。

 從凌亂的衣服裡可以窺見的胸部和素足——一切都是如此性感。

 藍川愣愣的看著他,於是男的那方訝異的問道

 “我說,有什麼事嗎?”

 藍川想起了自己的職務。他進行了自我介紹並簡單介紹了案件,說明自己請他們協助調查。男的板下了臉,但是荔枝說著“好啊——”,簡單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102號房是個空房,老手們把男的帶到那邊,兩邊分開進行案件詢問。

 “門是就這麼開著,還是關上比較好?”

 藍川好心問道,荔枝似乎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回答道

 “啊,關上就好”

 “我明白了”

 藍川關上門後,把椅子拉到合適的距離,與荔枝相對坐下。靠近了一看,荔枝果然是個美人,藍川心中不知為何小鹿亂撞。

 “首先請告訴我您的姓名”

 “好的,我名叫上木荔枝”

 上木荔枝。雖然有點奇怪但是是個可愛的名字。雖然同是果物,但是與梅這種不同,命名感上略現代。

 據荔枝所說,她在晚上8點半左右和那個男人一起進入旅館,之後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過房間。她既沒有看見淋成落湯雞的蘿娘,也沒有聽見什麼爭吵聲,總之就是什麼也不知道。

 藍川得到她的聯繫方式後,問出了因為覺得可能會激怒她而保留的疑問

 “和上木小姐在一起的男性,似乎和您歲數差得比較遠啊,失禮問下你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呢?”

 “是朋友”

 荔枝斬釘截鐵的回答。雖然藍川想要吐槽一般人會和朋友來愛情旅館嗎,可是不可思議的他同時也感覺這是個正經的回答。

 “多謝您的幫助。如果之後又想起了什麼,請聯繫我。”

 藍川向她道謝後,離開了房間。

 另一組的詢問似乎也剛好結束,102號室的門打開,老手們和男方出來了。男方充滿怨恨得看著藍川,然後進入了101號室。

 藍川和老手進入102號室,開始核對詢問內容。隨即出現了唯一一個矛盾。男方對老手們回答說荔枝只是不定期相見的對象,自己是付錢和她相處而已的關係。

 “我們覺得怎麼看都很奇怪,所以就抓住這點窮追猛打,於是最後他坦白了。”

 老手像是解開了心中一個疙瘩似得說

 “原來是這樣啊。這麼說上木是在保護這個男的嗎”

 藍川有些佩服她。

 4

 屋內組在其他房間的詢問結果也彙總到了藍川這裡,沒有發現任何特別的情報。

 另一方,看完了整段監視錄像的新手們表示存在記憶卡上的影像只有最近一週間的內容,其中未發現有拍下被害人和犯人。因為這種攝錄系統是直接覆蓋舊錄像的,所以沒有留下更早的監視影像。

 回到103號室後,雖然屋外組還沒有回來,但是鑑證科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了。藍川向田手進行報告後,向在邊上正在歇息的甘夜問道

 “發現什麼了嗎”

 “包括被害人的在內檢出了數枚指紋,但是在門把手、椅子扶手和浴室水龍頭等數個地方的指紋被擦掉了,這很不自然。應該是犯人記得自己摸過的地方,然後認真的都擦過了。”

 “最近因為刑偵劇的影響,犯人也變得聰明起來了啊,真是麻煩”

 這還真是比想象中的棘手多了,藍川想,此時

 “那件衣服上的指紋採過了嗎?”

 背後一個聲音傳來。

 回頭一看,荔枝站在門口處。或許已經經過整理吧,她的頭髮與衣著已經不見亂象。

 荔枝指著堆積在椅子上的被害人的衣服。

 “啊,請不要隨便出來”

 藍川責備她,但荔枝不以為意

 “哎——但是是你說的要是想到什麼了就聯繫你啊——”

 “不是‘想到什麼’,是‘想起什麼’”

 藍川先把她推到走廊裡。

 總之先聽聽她想說什麼吧。

 “於是說,你想起了什麼嗎”

 “跟我一起來的那人睡著了,我就覺得很無聊。過來一看,突然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想到了?”

 “嗯,就是你們是不是採過衣服上的指紋了”

 這倒沒聽甘夜提過。他稍微思考了一下該如何對應,最後還是覺得以一般論糊弄過去。

 “確實是有從衣服上檢出指紋的情況啊。但那不是表面光滑的材質是不行的。那件衣服全部是由有凸凹的材質構成的,檢了也是白檢吧。”

 “說得也是啊——但是我想到了”

 荔枝說著,突然拉近了和藍川的距離。藍川還沒回過神來,私人領域就已經被輕鬆侵入,她已經到了鼻子與鼻子幾乎能碰到一起的近處。

 近在眼前的惡作劇般的雙眼,洗髮水的香味煽動著他的鼻翼。

 這簡直就是——接吻。

 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的藍川一段時間內動彈不得。

 荔枝把嘴唇靠近藍川耳邊,甜甜的低聲說

 “這樣的話……”

 繼而發生的事簡直令人難以置信,輕快的聲音響起,那是藍川西裝褲的拉鍊被拉了下來。

 “幹、幹什麼!”藍川慌忙跳開,重新拉上拉鍊。

 荔枝說道

 “這樣的話不就沾上了嗎,犯人的指紋,在牛仔褲的拉鍊上。”

 藍川恍然大悟。

 這或許有一試的價值。

 他拉開門,把荔枝的想法告訴了甘夜。這對甘夜來說似乎也是個盲點,他慌忙開始調查拉鍊。藍川等人緊張得看著他進行工作。

 過了一會,甘夜說

 “檢出了”

 “真的嗎!”

 “但是,是被害人的指紋”

 “什麼啊……”

 藍川洩氣了。被害人牛仔褲的拉鍊上當然會檢出被害人的指紋。

 藍川教育荔枝一般說“雖然是個有趣的想法,但是結果就是這樣了。吶,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警察……”

 “不,等一下”

 甘夜打斷了他的話

 “雖然檢出的確實是被害人右手的指紋,但是指紋的附著方式很奇怪。一般拉動自己的拉鍊的話,應該是在拉頭的上側接觸大拇指,下側接觸食指,但是這次檢出的結果相反。拉頭上側檢出了食指指紋,下側檢出了大拇指指紋。”

 只是聽說明也很難理解,所以藍川用自己的拉鍊試了試。原來如此,確實正如甘夜所說,普通應該是大拇指在上面,食指在下面,如果相反的話,那就必須要手腕非常扭曲的姿勢才行了,被害人沒有這麼做的理由。

 “這是怎麼回事”

 藍川正在思考,荔枝蹲在他面前,又想拉開藍川的拉鍊,估計是因為自己的衣服上沒有拉鍊,所以想用藍川的試試吧。可是,自己不可能讓她在眾人面前做那種事,他避開伸來的手,小聲抗議

 “喂,別這樣”

 “好”

 荔枝聽話的回答。然後就蹲在那裡開始思考起來。過了一會,她突然站起來宣佈

 “嗯,全部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麼呢”

 田手比藍川還快一步微笑著沉穩的問道。他是個只要情報有用,一般人的意見也會採納的人。但是,到底荔枝能不能提出有用的情報呢,這很讓人擔心。

 荔枝一副問得好的表情

 “就是拉鍊上附著的指紋為什麼是反的啊。還有就是犯人使用的詭計。”

 “詭計?”

 藍川插嘴道。在這種偏僻的愛情旅館裡發生的事件裡會含有詭計嗎。

 “嗯嗯。剛才要拉下藍川先生的拉鍊的時候我注意到了。【在拉下別人拉鍊的時候,附著的指紋就是反的】”

 因為說到了拉鍊的事,被害羞所包圍的藍川聽落了後半段

 “——哎?你說什麼?”

 “正確的說,是會有相反的情況。在拉下別人的拉鍊的時候,食指在上面還是大拇指在上面的情況都很正常。以我個人的感覺來說,食指在上面的情況是人在比拉鍊低的口交位伸手去拉拉鍊的時候。當然那種場合下,也常會有大拇指在上面的情況。但是在自己拉下自己拉鍊的時候絕對不會有食指在上面的情況。”

 拉下別人的拉鍊,藍川試著咀嚼這句話。但是就像咀嚼混著蛤蜊的貝殼一樣,有一種強烈的違和感。

 “不,等等,這是被害人的牛仔褲。那拉鎖上明明附著的是被害人自己的指紋,怎麼突然冒出來別人的拉鍊什麼的了”

 “那如果穿著這條牛仔褲的不是被害者而是犯人呢?”

 藍川一愣,立即笑著回答

 “你說什麼呢。牛仔褲不是留在這裡嗎。監視攝像頭裡女犯人穿的是一套哥特蘿莉裝,這事在找你詢問的時候不是說過了嗎”

 “監視攝像頭裡拍下的是一對男女進入103號室,之後只有女方出來了。之後,103號室內發現了男方的遺體。你們就想當然的認為男方是被害人,女方是犯人,但是從拉鍊上的指紋可以推出穿著牛仔褲的不是被害人而是犯人這個結論。穿著牛仔褲的是男人,也就是說男方是犯人,女方是被害人。”

 雖然荔枝的說明慢而細緻,但是藍川一時間還是跟不上她的思路。

 男方是犯人,女方是被害人。

 “等、等等。現在死的可是個男人”

 “嗯,所以說,他當時穿了女裝”

 “女——”

 藍川驚得合不攏嘴。其他的調查員也都是驚呆了的樣子。

 “剛才我雖然說了‘女方是被害人’,對不起,那是騙人的。正解是‘女裝的男人是被害人’”

 “但是,為什麼啊,為何要穿什麼女裝”

 “理由基本上都可以想象啊。因為兩個男人一起進愛情旅館比較怕羞吧。選穿蘿娘裝一方面是因為這身衣服非常得‘女性’,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這種誇張的服裝風格和濃妝也比較好掩飾自己的本來面目。嘛,也可能單純是他自己的愛好。”

 犯人和被害人是同志情侶嗎!

 “兩個男人互相脫去對方的衣服以後,因為什麼理由爭吵起來,最後演變成了衝動殺人吧。知道監視攝像頭存在的犯人想到了如果穿上被害人的哥特蘿莉裝逃走的話,自己可能就會被認為是女方。而自己那身衣服和挎包因為被大雨淋得溼透了,上面附著的自己的痕跡應該也被沖走了,所以他或許也無所謂扔下它們。但是到底還是沒能注意到拉鎖上被害人的指紋是反的這件事啊。”

 “有沒有可能是反轉的反轉,男裝的女人殺了女裝的男人呢”

 “那樣的話,就沒有用上這麼麻煩的詭計也要讓人以為犯人是女的的必要了啊”

 “啊,也是”

 自己想的太複雜了。

 “也就是說,犯人不是女的而是男的。努力抓住兇手吧”

 藍川看向田手,田手深深點點頭,說道

 “將犯人是男人的可能性也加入搜查的方針裡吧”

 5

 數日後,荔枝的推理被證明是正確的。

 犯人是男人,與被害人是大學同個小組的朋友。動機是被害人是雙性戀者,而且腳踩自己和另一個女的兩條船。詭計部分正如荔枝的推理所說。

 荔枝並沒有找到犯人。但是如果完全被犯人的詭計所騙,想定犯人是女人而進行搜查的話,可能就完全陷入泥潭了。荔枝的貢獻相當大。

 另外,那一晚荔枝趁著混亂不知什麼時候就從現場消失了,她的名字也沒有在搜查員之間傳開,所以知道荔枝的名字的就只有藍川。在“社長秘書殺人事件”裡,其他刑警沒有對荔枝的名字做出反應也是這個原因。

 在抓到犯人以後,搜查本部慣例會舉行慶祝會。

 但是藍川硬是辭掉了田手幾次三番的勸誘,奔行在夜晚的道路上。

 途中他買了蛋糕。

 今天是自己交往了一年的葵的生日,生日禮物已經準備好了。最近工作忙得焦頭爛額完全顧不上她,兩人之間一直吵架,但是靠今天這個驚喜應該能夠和好了。

 到達她的公寓以後,藍川連電梯也懶得等,走樓梯衝了上去。

 他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間的門。

 然後看見葵雙手扶著牆,一邊被一個未曾見過的男人正以後背位插著一邊歡叫。

 “——!”

 葵和男人連忙分開。

 接下來的少許時間裡,場面被毀滅性的沉默所支配了。

 三人的視線互相交錯。

 第一個打破沉默的是藍川

 “喂——這是,什麼狀況”

 “什麼什麼狀況”

 葵用低沉的聲音回答,然後突然像是自暴自棄了一般變成了蠻不講理的口氣

 “就是你看見的那樣啊,看不懂嗎”

 接著露出了無恥的笑容

 “你才是啊,你來幹什麼,到這時候了還來什麼”

 預想之外的反應讓藍川不知所措。

 “我——只是——想給你慶祝生日——”

 “生日!”

 葵哈一聲笑了“

 一直無視我的電話和短信,如今倒想起我的生日了啊!別招人發笑了!我已經和人在慶祝了啊!和這個人啊!”

 這樣叫著,葵猛吻向那個不認識的男人的嘴唇。

 藍川的視線突然模糊起來,焦點無法聚合在二人身上。

 接著似乎是親完了,耳邊又飛來了葵的罵聲。

 “呆看什麼呢。趕緊出去啊!別愣在著當電燈泡!!”

 藍川逃跑一般跳出了房間。

 也不記得自己從公寓出來以後,是怎麼走的,走去了哪裡。

 不知何時,自己已經站在了昏暗的小衚衕裡,唯一的光亮就是半明半暗的路燈。

 接著他發現自己正把蛋糕盒子無比珍重的抱在懷裡,明明已經不再需要這種東西了。

 在他正要把盒子扔到圍牆另一邊的時候,路燈突然完全復活了,小衚衕裡明亮了起來。

 藍川停了下來。

 太可惜了。要扔掉的話還不如自己吃了算了。可是自己吃又太大了,對了,和別人一起吃吧。

 他腦海中自然浮現出的是荔枝的面容。

 如果是那傢伙的話,應該會吃得很美味吧。而且應該會跟我說說話把,只要我付錢的話——

 他掏出警察手冊,翻出進行詢問時記下的電話號碼,因為調查之外的目的而給案件關係者打電話,這完全是濫用職權。

 但是他還是打了。

 忙音迴響,一聲,兩聲……

 如果響了五聲還沒人接就掛,藍川想。

 然而在響到第三聲的時候有人接了。她接了。

 “你好,我是上木”

 明明僅在幾天前才聽過這聲音,不止為何藍川覺得非常懷念。

 “那啥,我是藍川”

 說完才想到,荔枝會不會根本不記得自己。

 但是她記得。

 “啊,莫非是愛情旅館事件那時候的刑警先生?好久不見——怎麼了?”

 怎麼了,嗎

 到底這是怎麼了啊。

 “託你的福,案子解決了。所以作為謝禮,我買了個蛋糕請你吃”

 他一開始就是以被拒絕為前提說的,心中打算被拒絕了就到此為止。就像賭馬時叫喊著要是中了大獎就辭職的那些人一樣,正是因為知道自己根本不會中才說的出口的,甚至不如說是心中其實在暗自祈禱自己不會中。這只是為不實行而做下的口實而已。

 但是——

 “哎?蛋糕?好哎!你現在在哪?”

 輕鬆中了大獎,人生的齒輪,該轉的時候就是會轉啊。

 兩人互相告知了自己的現在地,然後約定在中間點的車站集合。

 電話結束。

 這就是最後一次能回頭的關口了。只要就這樣放她的鴿子——不不,那還是太狠了,至少再打個電話——

 藍川完全沒有想這些,他如同在夢裡一般衝進了夜色中。

 三十分後,藍川到達了車站,快步走向約好的檢票口處,荔枝已經等在了那裡。

 “啊——”

 他喘著氣,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晚上好”

 荔枝微笑著說。藍川心中感到了一陣像是回到了高中時代的心跳。

 他們找了一家卡拉OK作為消滅蛋糕的地點。

 在端來飲料的店員離開後,藍川從包中取出了蛋糕的盒子,打開盒蓋

 “挑個你喜歡的吧”

 “哇——我開動——了。……嗯?這是?”

 看向盒內的荔枝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怎麼了”藍川也向盒內看去,瞬間,“不好”的念頭從他腦中閃過。

 自己完全忘記了寫有“HAPPY BIRTHDAY AOI”的巧克力牌子的存在。

 “這個葵是誰”

 荔枝半眼看著藍川。

 藍川嘆了口氣。算了,反正也打算讓她聽聽自己的故事的。

 “實際上……”

 藍川像是洪水一般傾吐出了自己和葵的故事。

 荔枝靜靜的聽著,然後在藍川說完了,淡淡的說

 “真可憐”

 這時,氣氛錯位的歡快音樂響起。荔枝說著“好的好的”拿出手機,停下了鈴聲。接著從腰包裡掏出藥片,就著瓶裝水吃了下去。印在錫紙的藥名藍川也認得,是避孕藥。因為需要在每天固定的時間吃,為了不忘記所以設定了鬧鐘吧。

 藍川下定決心問

 “那是避孕藥吧,你有幹得那麼頻繁嗎”

 荔枝一笑

 “這是工作嘛,一晚5萬元,你要嗎”

 “好——那我買了”

 “決定了哦”

 收好蛋糕後,兩人換到了愛情旅館。

 進入房間後,兩人立即緊抱著親吻起來。接著荔枝跪在藍川面前,一臉小惡魔般的笑容。

 “我啊,能不在拉頭上留下指紋就拉開拉鎖”

 “呵,怎麼做”

 “這麼做”

 荔枝用嘴拉開了拉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