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突發約會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突發約會 「二位慢走~!」

 愛美在玄關揮著手,給我們送行。

 一場突如其來的約會被安排在了留宿學習會的第二天。

 即使我有意地和愛沙對視,她還是不知為何目光躲閃著。我們間伴隨著這樣的微妙感,踏上了約會的旅程。

 這一切的一切真的都是事出於愛美……。

 ◆

 「二位,我想你們應該明白,這已經是場確確實實的約會了。」

 就在我們正準備出門的時候,愛美將我們特地叫住,不知為何斂容屏氣地向我們如此宣告道。

 「畢竟所謂約會就是男女二人單獨外出呢。」

 愛沙將視線移開,並如此回答道。

 愛美笑著點了點頭。

 「因此,為了讓你們更加珍視這次難得的珍貴體驗,我要給你們二人下達任務!」

 「任務……?」

 「嗯!約會路線今天有姐姐在所以沒問題,最重要的是過程!」

 「過程……」

 現在的愛沙腦子正短路,凡是愛美的建議都會全部接受,令人有些害怕。

 「首先呢,如果你們之間的距離過於微妙的話,是會被搭訕的!」

 「搭訕……」

 關於這個,因為有上次泳池的先例在,所以我也說不出什麼別的話。還是老老實實地聽愛美講吧。

 甚至連我都被帶入了愛美的節奏。

 「雖說姐姐獨處的時候被搭訕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但也有那種即使男伴在旁邊也會硬上的傢伙哦!」

 「真的假的……」

 這些人膽子真大啊,真不怕打擾別人啊。

 「如果你們被別人認為『啊,這兩人不是情侶啊』的話,這個時候就會被盯上了哦!」

 「說不定真是這樣……?」

 「真的假的……」

 「因此!你們得好好做一些會被認為是情侶的動作!」

 會被認為是情侶的動作……怎麼說?

 「比如說!兩個人走路的時候手牽手呀!」

 「手牽手……」

 「像是看電影的時候買情侶座的票呀!」

 「真的有情侶座這種東西嗎……」

 「像是吃巴菲的時候『啊—』地餵食呀!」

 「『啊—』地……」

 原來如此,這麼做聽著確實挺有約會的感覺,或許吧。

 但是,這些例子對於實際尚未到達這種關係的我們而言,感覺不管哪一例的難度都很高。不對,玩著玩著牽起手的機會應該還是有的吧……?

 「那麼,二位加油!」

 說完自己想說的後,愛美像是攆人似的,將我們打發了出去。

 ◇

 「嗯~」

 愛沙在沉默中伸出了手。

 她的意圖不言而喻。她紅著臉移開視線拼命忍耐的樣子我也感同身受。不過這也沒辦法,在愛美還在玄關目送我們的時候,還是好好把手牽著比較好吧。

 「好」

 「嗯……」

 我們的手如纏繞般牽在一起,同時激發著我對此的意識。

 她的手指纖細到好像隨時都會折斷。

 「所以說,我們去哪?」

 「總之先往車站那邊走吧。」

 我們本地的車站一帶設施意外的齊全。像是電影院、卡拉OK、遊戲廳等等……要是再稍微走遠點的話,甚至還有保齡球玩。

 要是平時的話,我一般是騎自行車過去。但今天的話好像說是要坐公交過去。

 「電影,有什麼想看的嗎?」

 「電影啊~……最近都上了哪些來著?」

 「我們在公交車上一起查吧。」

 「哦哦……」

 我們雖然相處得笨拙,但還是盡力持續著對話,向著公交站走去。儘管如此,我們依舊沒有要鬆開手的意思。

 ◇

 「這部和這部看起來挺有意思的, 風評也都不錯。」

 坐上公交之後,愛沙將手機伸了過來,畫面上顯示的是當前爆紅導演的最新作,旁邊並列著小狗狗佇立在花圃中看起來暖人心懷的一部作品。

 「啊,我對這個感興趣很久了!」

 我雖然不是很懂小狗狗的那部作品,但對另外一部可謂是認識已久。

 與其這麼講,不如說是這部電影的配樂也廣受好評,現正是里談巷議中爆火的好評作。於是我便有了這段時間裡親自去看看的想法。

 「那麼就這個吧!」

 「可以嗎?」

 「嗯。但如果有其他想看的話,換成那個也可以哦。」

 我盯著手機,查看著上映中的其他電影。

 只要能找到談話的話題的話,那股笨拙感也會大致解消。可能也有我們乘車時鬆開了牽著的手的原因吧。

 「?怎麼了?」

 「那個……」

 只不過坐公交的話也有缺點。公交車上的二人座窄得剛好,我們二人無論如何肩膀都會觸碰在一起。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互相看對方的手機,距離會變近是理所當然的。

 無論好壞,愛沙對這種狀況並沒有過多在意,因此我只能拼命地適應這種情況。

 「嗯~,這部的話,距離下次開場還有些時間吧。」

 「是嗎?不過能消磨時間的地方到處都有吧?」

 「也對,確實是這樣呢。」

 只是去去遊戲廳呀咖啡店之類的地方就大概沒問題了吧。

 「那麼,我訂票啦。」

 「哦哦」

 貌似在手機上訂票的話連座位都可以選擇。

 「那個……」

 愛沙現在正是在這個座位選擇頁面上猶豫不決。

 我們早已被要求選擇雙人座——僅僅只是放映廳通常配置的一部分來入座觀影。但選擇頁面上毫不隱晦地寫著「情侶雙人座」。

 「情侶……」

 「明明只需要簡簡單單地寫“雙人座”就可以了啊 ……」

 「那個,這個是……被當成情侶費用之類的要求……」

 下方的小字如下說明著:

 為證明使用情侶雙人座的客人互為情侶之事,請在入場時手牽著手,向我們展示客人們的和睦關係。

 「原來如此……」

 這麼說來,剛剛我一直在把目光聚焦在那位導演身上所以沒怎麼意識到,這部電影關於戀愛的描寫似乎也意外的出色。

 而且在宣傳活動的同時,好像是把雙人座特地宣傳為情侶專用座的樣子。

 順便一提,情侶雙人座收取的費用比普通狀況下兩人份的費用能低上些許,而且還有贈送飲品及爆米花的免費服務。

 若是對真正的情侶而言,這一定是相當值得高興的服務吧。

 「只是牽牽手的程度的話,應該沒問題吧? 程度只有牽牽手而已的話。」

 「而且都事到如今了吧」

 「就是這麼一回事!嗯,是這麼一回事。」

 我們談著談著,最終到達了車站一帶。

 愛沙似乎已經訂購了情侶專用座的票。

 「我想先把大錢找開再付錢給你,所以能陪我去遊戲廳玩玩嗎?」

 「嗯。」

 我牽起面色通紅,有些不在狀態的愛沙的手,走進了公交站正對著的那家遊戲廳。

 但在車站一帶再怎麼說也會更遭其他學生的耳目,所以我們立刻鬆開了牽著的手,但愛沙為了防止走失還是緊貼著我,捏著我衣服的下襬。

 ◇

 「這些夠了吧?」

 「嗯……夠了……」

 我把大錢換開後,將電影票的費用遞給了愛沙。

 我之所以特地去把大錢換開,是因為愛沙只收取電影票一半的費用,多一分不要。

 若在平時,如果我遞給她的錢看起來儘管只是稍微多了一點點,她也一定會退回不收,但今天的她卻有點心不在焉。

 這樣的話,那我不把錢換開多塞點錢給她說不定不會被發現。

 「你怎麼了?」

 「嗯……那個……就是,之後我們去哪玩好呢?」

 愛沙她會時不時地眼睛朝上看我一下,但卻堅持不肯與我對視。

 果然在這種學校的人多的地方,還是有些擔心被看見吧?

 「嗯~,愛沙你常來遊戲廳玩嗎?」

 「欸?嗯~……如果和莉香子一起的話。」

 「秋津啊,我記著她說過她玩音遊啊。」

 「前段時間她還在一台像洗衣機一樣我不是很懂的機器上,打著沒有六條胳膊玩不成的譜面呢。」

 六條胳膊……。

 她要表達的意思我明白了,而且聽她這樣講述秋津這傢伙,相應的畫面在心中油然而生,這點也非常的有趣。

 「話說,美惠也講過她玩音遊呢。」

 「加納……不過她畢竟是花樣滑冰的運動專長,看上去挺有節奏感的啊。」

 因為她平時給人一種沉默寡言以及溫婉爾雅的印象,她玩音遊這點確實讓人有些意外。但若是結合她現在的的專長來想的話,這件事情就沒有那麼難以理解了。

 「音遊,要試試嗎?」

 「那個……」

 講話支支吾吾的,原因大概是那個吧。

 她大概是被愛美指示某些任務了吧。

 畢竟我這邊也收到了幾條包含著各種指示的信息啊……。

 像是「能幹的男人不會讓女伴走在靠近馬路的一側!」,「今天的晚飯我推薦這個!」,「吃甜點時務必要相互餵食!」之類的。

 我還好奇愛沙那邊有沒有收到類似的指示來著……。

 「那個,大頭貼,要拍嗎?」

 原來如此……這就是她收到的指示啊。

 「不行嗎……?」

 由於我沉默了一小會,愛沙充滿不安地捏住了我衣服的下襬。

 「那個,也不是不行。」

 「漂亮!」

 估計是能夠成功完成愛美的指令所以安心了吧,愛沙小小地比了一個Fist Pump的姿勢。

 「啊!這個是……不是這樣的……那個……」

 「我懂的,所以我們要走哪邊?」

 「這邊……」

 說到大頭貼專區,那可是我們男性禁止進入的聖域。直到現在我都不太知道哪裡會有這種地方。

 愛沙不肯與我對視,拉著我衣服的下襬開始帶路。

 「原來在這裡啊……」

 此處有著一種甚於平常的粉色風格,而且自氛圍就散發一種男性勿進的氣息。只是站在門口,我就有一種會被拒之門外的錯覺。

 「你怎麼呆住了呢……」

 「就是那個……對吧?」

 我算是知道這有些強詞奪理。

 在寫著「謝絕男性單獨入場」醒目大字告示牌的下面,居然寫著「有女性陪同及情侶的狀況時除外」。

 「難不成,你一次都沒來過?」

 「……沒來過」

 「呼呼……是這樣啊。嗯……沒去過啊。」

 我還是希望她能擺脫這種優越感,回到原來的樣子來。

 「站在這裡不動的話,行跡會很可疑哦?」

 「這倒確實……」

 我被愛沙牽住手帶領著,誠惶誠恐地踏入了這片領域。

 「感覺這裡設施挺豐富的啊……」

 「是哦。這邊,快一點。」

 明明眼前就有一台一模一樣的器械,愛沙卻拉著我蹭蹭地向這個區域的深處走去。應該是這些機器有我不知道的區別或者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小規矩吧。

 「嗯~」

 愛沙終於停下了腳步,檢查了幾台機器簾子的下面。

 「就這裡了。」

 「哦哦」

 「快點進去!」

 「啊,好好……」

 愛沙把呆住不動的我強押了進去。

 我甚至連碰我錢包的機會都沒有,愛沙便開始麻利地操作機器。

 「背景選哪個比較好?」

 「欸,選哪個比較好呢……?」

 「總之,要麼這個,要麼這個,快點!再不選時間要到了!」

 「欸?這也太快了吧!?」

 看到愛沙的這副模樣,我再次意思到了她也是個女孩子的事實。

 不對,愛沙毫無疑問的是個女孩子。像這樣,我清楚地意識到了我對那個扮演著姐姐的,像家人一樣的愛沙的認識要更加深刻。

 「真是的!那就這樣吧!」

 「啊啊」

 熒幕彈出了「笑一個!」的指示。

 「欸?這就開始拍了嗎!?」

 「對呀!快點好好看著攝像頭!」

 「攝像頭在哪!?」

 「那裡!」

 在彈出「就是這樣!」提示的畫面裡,愛沙看著我指向攝像頭,而我目光遊離在攝像頭下方不知道在看什麼。

 原來如此,看向畫面的話就會這樣啊。

 ──下面請兩位做出可愛Pose!

 「欸,這是什麼Pose!?」

 「呼呼……你真的是第一次來呢。」

 「我早說過了吧!欸,怎麼已經倒計時了!?」

 「咔嚓」聲後畫面定格,上面顯示著一個張著嘴面目痴呆的男子,旁邊站著一位莞爾而笑的美少女。

 「下一張絕對要拍好……!」

 「好好好。」

 當我如此下定決心克服困難後,一個意想不到的提示卻彈了出來。

 ──做鬼臉!

 「什麼,鬼臉!?」

 「啊哈哈!」

 正當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這張大頭貼也拍攝完畢。畫面裡的我擺出了一個不明所以的姿勢,不知為何頭朝向一旁,旁邊的愛沙則是一副笑噴了的模樣。

 「沒事沒事,還有下次呢!」

 「下次一定!」

 ──全身緊抱在一起!以一個親愛的抱抱,展示你們的美好關係吧!

 「抱抱!?」

 「真是的……是這樣嗎?」

 「欸」

 ———— 就是這樣!

 拍攝完成的畫面裡,愛沙閉著眼睛把臉移開緊抱著我,而我果然還是把嘴張開滿臉茫然的呆笨模樣。

 ◇

 「累死我了……」

 「呼呼,辛苦你了。」

 愛沙從頭到尾都遊刃有餘,攝影時間在她的嘲笑聲中總算是結束了。於是我又被她馬不停蹄地拉到塗鴉牆,繼續著一些不明所以的作業,最後輸入了自己的郵箱地址,終於就此畫上了句點。

 「接下來只需要等就可以了對吧?」

 「是呢。要不再拍一張?」

 「欸……」

 「啊哈哈。我開玩笑的,表情不要這麼絕望嘛。」

 愛沙笑著說道。看著這樣無憂無慮甚至捧腹大笑的愛沙,感覺有些久違。

 「啊,洗出來了。接下來只需要剪一下——」

 沒錯。應該是我配合愛沙拍大頭貼過於賣力,或者說是我和愛沙一起度過的時間過於開心了吧。

 於是我們把一件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這可是在車站一帶。

 「咦?這不是愛沙嗎?」

 所以說,碰到熟人……很正常吧。

 此處四通八達,對周邊各處來說通行方便,是個交通相當便利的車站。

 即使離住的地方有些距離,休息日來這裡遊玩的學生也有很多。

 「藍子……?」

 搭話過來的是擔任班長的東野。看她這副“你怎麼在這”的表情,應該是剛剛只看見了愛沙所以才過來搭話吧。

 一副「沒想到和她在一起的竟然是你」的樣子。

 「那個……抱歉打擾你們了?」

 「打擾個什麼啊。」

 東野帶著抱歉的眼神回看過來。不過我是覺得這無所謂,倒是對她周圍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奇妙感覺的成員們比較在意。

 她們不是同班同學,那麼我在哪裡見過呢……。

 「嗯~,你的朋友?」

 「是,班裡的同學。」

 「你好。」

 啊,我想起來了。我在全校集會上見過她。

 她站到了我的面前,她波浪形的頭髮輕輕地晃了晃,被遮住的眼睛也變得可見。

 她乍一看只像是位舉止沉穩的大姐姐,但事實上她可是愛沙愛美那樣跨學年的有名人。她在台上講話時舉止端莊,甚至最近有傳言說她比校長還能說會道。

 「初次見面。我目前姑且擔任著學生會長的職務……然後,這位是書記,這位是庶務。」

 這兩位像是低年級的學生對我急忙點頭行禮。

 「初次見面,會長。」

 「初次見面……」

 大概甚至連學生會都只有女成員會出來小聚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校選舉制度的錯,在我校這個不得不給知之甚少的參選者跨學年投票的選舉制度的優秀匹配下,當選人員個個都容姿端麗。(※ 這句有些雜糅,暫時不知道咋改,先放在這)

 「啊哈哈……打擾你們了?不過你總算是談到男朋友了啊~!之後我再問你話哦!」

 「那個,我們其實並沒……」

 我正要訂正會長剛才的發言,就被她接下來的話給打斷了。

 「真是一對般配的情侶呢,簡直就像朝夕相伴相處多年了一樣啊。」

 完全被她給誤解了。

 我正要開口說些什麼,但這次東野像是為我們幫我們解圍似的快速解釋道。

 「啊,會長。這兩個人從小玩到大的,而且……啊,不好意思打擾了~!下次見~!」

 東野就這樣推著會長的揹走開了。

 兩位低年級學生急忙點頭示意後也緊隨其後。

 結果到最後我們也沒能解開誤會,只能目送四人像風一般離去。

 「啊—……不好意思,你能下去之後給東野解釋一下嗎?」

 幸好學生會的成員們不像是會把這件事情特地散步開來的人,所以只需要訂正東野的誤會就可以了。

 我這麼盤算著,但愛沙卻精神恍惚毫無反應。

 「愛沙……?」

 「般配的……情侶……」

 「愛沙?」

 「啊,不好意思。你剛剛說什麼?」

 「……沒啥,我們去剪大頭貼吧。」

 我去跟東野解釋應該也可以吧。

 「是該去了。」

 「這個的正確使用方法是什麼……?」

 「應該是往哪都不貼,單純帶在身上的人比較多吧?」

 「是嗎?」

 「嗯……」

 愛沙說完,便把她的那一半大頭貼,充滿愛惜地抱在了身前。

 她的這副樣子不知為何看起來是如此的可愛,看著這樣的她,我終於下定決心做好覺悟,並望向了她。

 ◇

 「是情侶座的票呢~!那就拜託二位手牽著手入場吧~」

 我們終於抵達了電影院。

 電影院的姐姐精力充沛地引導著到場的情侶們,對應著數對感情和睦的情侶們通過了入口。

 「這比我想象中難度還要高啊……」

 「沒想到會這麼顯眼啊……」

 雖然我也明白事已至此只能繼續前進了,但我無論如何就是沒有闖入那群情侶中的勇氣。

 剛剛和東野一行人的不期而遇導致我倆都開始對周圍敏感,這也是原因之一。

 「看來我們只能上了啊。」

 「畢竟都已經收下這些了呢……」

 我們的手裡被各塞了一桶大得嚇人的爆米花,以及一杯同樣大得嚇人的可樂。

 而且可樂還很貼心地附帶了兩根吸管。

 「那上吧……」

 「嗯……」

 在我剛下定決心踏出第一步的時候,一對情侶從我們面前橫穿了過去。

 「是情侶座的票呢~!」

 女性工作人員照舊親切和藹地,但摻雜著一半的自暴自棄感大聲應對到。

 女方親密地挽著男方的胳膊,男方也面無表情地任由她挽著自己,從這點看來他們之間可能非常和睦。

 「啊……」

 愛沙叫出了聲來。此時男方正要通過入口,在聽到愛沙的驚叫聲後側目過來,於是四目相對,真是不湊巧。

 「吼……」

 男方看著我們壞笑了一下,便一言不發地保持那個樣子走了進去。毫無疑問,這個人是曉人。

 雖說他旁邊的那個女人之前沒見過就是了。

 「那位……是瀧澤同學,吧?」

 「是啊……」

 之後絕對會被他說三說四的……。

 「這樣好嗎?跟他一句話都不說。」

 「我覺得他是這在給我們操心。」

 我想曉人他是明白的吧,如果他此時搭話過來,我和愛沙的距離又會變得微妙起來,就像東野那時那樣。

 「事情這麼發展下去的話,我們會被各種熟人看見呢。」

 「確實啊……」

 「呼呼……」

 不知為何愛沙對這個狀況樂在其中。

 「我也要留意千萬不能給你添麻煩啊。」

 「添麻煩……?」

 「要是你和我在交往的流言傳出去的話,不會很麻煩嗎……?」

 「啊,啊啊!是這樣呢……吧……?」

 「是吧」

 果然愛沙自暑假以來就一直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

 那我就好好打起精神吧,為了不讓愛沙暑假結束時後悔。

 「那麼走吧。」

 我對還在愣著神的愛沙伸出了手。

 「啊啊……那個……」

 「手,橫豎都要牽的話不如一開始就牽著,這樣可能反倒沒那麼顯眼?」

 「是嗎,是呢……確實是呢」

 愛沙還是有些心不在焉,我牽著她的手,帶著她走了進去。

 也是由於我們一開始就手牽著手,在入場之前都沒有出什麼事。

 ◇

 「片前預告有這麼長的嗎?」

 「看電影一直都是這樣的吧。」

 情侶座是個兩人座的沙發,帶有會向正中間凹陷的設計,於是我們幾乎被強制調整為不得不親密接觸的坐姿。

 幸好愛沙對這個似乎不是很在意,真是太好了。之前在公交車上的時候她也是一副毫無防備的樣子,這大概也是我被她認定為家人的功勞吧……?

 多虧了我現在和她的親密接觸,使得我跟她這樣小聲說話也不會有任何問題,這無疑是一大優點。

 「啊,那個好像挺有意思!」

 愛沙看著自入場以來就不斷播放的宣傳預告片這麼說道。

 現在還有人在不斷地出入會場,那我稍微說幾句話也沒關係吧。

 「那我們之後再來一次吧?」

 「可以嗎!?」

 「可,可以……」

 愛沙的反應出乎我的預料,她前傾過來讓我有些意外。但比起這個,我竟然會輕描淡寫地約她出來玩,連我自己都驚了……。

 要是在不久前的話,這種事情絕對是想都不敢想的。

 「欸嘿嘿……」

 看著愛沙在旁邊喜笑顏開的樣子,我生怕我會產生什麼誤會,於是拼命地將精力集中在電影上。

 這使恰好電影的正片開始了。

 「開始了呢」

 愛沙說完不知為何緊緊地握住了我的手。

 為什麼啊……。

 「想要喝的的話這麼暗示我就可以。」

 「啊啊,這麼回事啊。」

 飲品置放在愛沙那邊。如果從一開始就可以雙手接觸的話,雙方就可以順暢地向對方傳達自己的意願。

 原來如此,愛沙原來想得這麼遠啊……。

 在此之上沒有別的意圖。

 絕對沒有。

 好!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手的事情拋之腦後,專心看電影吧。

 「……」

 故事從一對錯過對方並就此別過的兒時玩伴實現了奇蹟般的再會開始。

 『莫非……你是……』

 相處笨拙的男女主人公逐漸產生對對方的意識,看著兩人所交織出令人焦急的關係,我不禁有些心動,再加上男女主與同樣是兒時玩伴的我倆情況幾乎一模一樣,我的心情微妙了起來。

 還有不小心看到對方換衣服的場景也是,拜託饒了我吧。

 「……幹嘛啊」

 愛沙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件事情,於是握著我的手瞪了我一眼。

 真不講道理啊……。

 劇情過半,女主人公的過去開始被逐漸揭示。 隨著謎團重重的女主人公秘密的公開,兩人的關係像是被命運捉弄了一般搖擺不定。

 被認為是兒時朋友的那個她,其實卻是本來理應相遇不到的,來自不同世界線的二人。他們偶然遭遇了這個來自命運的玩笑,一起度過了童年時期 。

 「……!」

 愛沙的手握地更緊了。

 『其實我呢,是要和你來告別的。』

 這個奇蹟般的再會是因女主人公而起。之後兩人便需要分道揚鑣,回到各自原本的世界裡。

 『請你務必要在這個世界,幸福地生活著。』

 女主人公掙脫了無法斷念的男主人公的手,消失在了虛空裡面。

 故事的舞台來到了數年以後。

 『莫非……你是……』

 既然女主可以引發奇蹟的話,自然男主也能。故事就在得以再次相遇的兩人的相互擁抱下結束了。

 「……太好了」

 愛沙原來意外的也的有這種淚點低的時候啊。

 愛沙直到最近在房間裡讀小說的時候也經常落淚,雖說這是來自愛美的情報。

 片尾名單放完的時候,愛沙也差不多心情平復下來了。

 「我們走吧。」

 「走吧。」

 曉人他們貌似早就出去了。

 說到觀影完畢後的活動之類,我還沒怎麼考慮過啊。

 我為了確認時間剛打開手機,愛美就像算準了時間似的發來了一條信息。

 『姐姐是那種喜歡在看完電影后聊一聊的人,所以找個咖啡廳舒舒服服地放鬆就行啦!這個期間我會幫你們把晚飯也安排好的!』

 原來如此。

 「怎麼了?」

 「那個……之後我們找家咖啡廳聊一聊吧。」

 「嗯!」

 看著愛沙喜笑顏開的樣子,讓人不禁感慨道,她們真不愧是姐妹倆啊。

 ◇

 「然後!主人公在那個地方那麼說真的好帥啊!」

 正如愛美提供的情報,愛沙似乎喜歡回味似的討論電影的劇情。

 即使我沒有特別說些什麼,愛沙也能一直興致勃勃地說下去。

 「康貴……?」

 「怎麼了?」

 「我怎麼感覺就我一個人在這可勁說……」

 實際上的確如此,但現在問題不在這。

 『姐姐興致高昂談論著的樣子非常可愛,可是非常值得一看的哦!』

 一想到愛美髮來的這條消息,我就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啊……果然你看到就我一個人興致這麼高所以笑我……」

 「抱歉抱歉,怎麼會。」

 我邊笑邊向愛沙道歉。

 「那為什麼……」

 「我剛看著你的時候想著你真可愛啊。」

 當我意識到自己都說了些什麼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滿腦子都是愛美的那條信息,不由得就把真心話給講出來了。

 「什……」

 愛沙會感到困惑也是理所當然啊。

 「那個……」

 我還想著必須得說些什麼正慌張的時候,愛沙紅著臉稍稍鼓起臉頰這麼說道。

 「總感覺……你在把我當小孩子對待……」

 「沒有,這種事情……」

 我正要說「怎麼會有」的時候,觀察了一下愛沙現在的樣子。

 確實,現在的愛沙稍微有些賭氣,或許真的有點小孩子氣。

 「啊!你還在笑……!果然你是這麼想的吧!」

 「沒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真是的!」

 無論是痴迷於電影一個人興致勃勃談論著的愛沙也好,感覺被當小孩子對待像這樣發著火的愛沙也罷,我都覺得非常可愛。

 「那我也要聽聽康貴你的感想!」

 「啊啊……那個……」

 「真的很精彩嗎?不會就我這麼覺得吧?」

 「那當然,非常精彩!」

 「說具體點,哪裡精彩……?」

 「那個……」

 被相較平時稍微有些孩子氣的愛沙催促著,我也將我對電影的感想說了出來。

 不過還有一個就算這麼想也不能說出來的感想。

 那就是,我絕對不想和愛沙像電影裡的男女主人公那樣分開。

 「你的感想沒說完吧?」

 「沒有沒有……對了,晚飯的地方已經訂好了。」

 「不要岔開話……欸?」

 奇怪?

 雖說愛美講過晚飯交給她安排沒有問題,但看這個樣子愛沙的約會計劃已經詳細到了晚飯地點這一步。

 「抱歉,你已經決定好晚飯在哪吃了嗎?」

 「沒有……那個,完全不要緊!」

 「要是你決定好的話那就……」

 「都說了沒有啦!」

 大概是因為現在愛沙變得有些孩子氣吧,從她嘴裡緊接著說出了這樣的話。

 「由康貴給我物色晚飯場所……那個……正如我理想中的約會那樣所以嚇了一跳啦!」

 「哦哦……」

 「啊……」

 愛沙的臉咻的一下變得通紅。

 「不是這樣的!」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

 「你知道什麼呀!」

 愛沙淚眼汪汪地探過身來啪啪地敲打我的手腕,看來得多花點時間來哄好她了。

 ◇

 「你能平靜下來真是在好不過了。」

 「嗯嗯……」

 話好少。

 在那之後,我們之間的氣氛又尷尬了起來。我們一邊這樣逛著沿路的櫥窗,一邊朝著晚餐的地點前進。

 我們大概都想著誰現在說話誰就是自掘墳墓吧。

 「天有點黑了呢。」

 「是啊。」

 雖說現在還是盛夏之時,但再怎麼看天也有些黑了。

 愛美的信息突然在我的腦海裡閃過。

 『康貴哥一定要走在車道側!一定要一直牽著手!天要是開始黑了那就更是如此了!』

 愛沙保持著一個和我若即若離的距離。

 好好走在車道側這點我姑且是意識到了,但就是牽不上手。

 想要一本正經起來的話,就會變得又不好意思又忸怩不安。

 但是,今天得加把勁……。

 「愛沙」

 「什麼?」

 「手,牽不牽?」

 我看不見她的臉。

 愛沙安靜地將她的手疊加在我伸出的手上。

 「嗯……」

 在這之後的路途中,我們的話更少了,但我比以往更能感受到愛沙的存在,和她一起走向晚餐的場所。

 ◇

 「哇……」

 愛沙的眼睛在閃閃發光。

 「宣傳文案上還寫著『私房小廚』之類的……看起來確實如此啊」

 這家店坐落在小巷的一角。

 走下台階後,就可以看見一家風格時髦的餐廳,這便是晚餐的場所。

 「康貴,你之前來過這嗎?」

 「沒有,我在網上看著評論找你可能喜歡的店來著……」

 「謝謝你!」

 菜還沒端上來,愛沙就已經滿面笑容了。

 太好了。這家店的氣氛感非常不錯,看來我的感覺沒有錯。

 「雖說這家店是沒有菜單按順序上菜的那種店,但是似乎白天也在營業……」

 我正要說和秋津她們來一來怎麼樣,但愛沙搶著這樣說道:

 「我們可以再來一次嗎!?」

 愛沙雙眼放光地看著我。

 雖說這句話出乎意料讓我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但我的回答當然毋庸置疑。

 「只要愛沙想的話那好啊。」

 「太棒了!」

 看著愛沙打心底裡開心地微笑著,我禁不住想緊緊地把她抱在懷裡。

 還好這是在餐廳內,讓我止住了這個想法。

 危險危險……。

 「啊,有菜端上來了!」

 看著歡喜雀躍著的愛沙,我也期待起了今天的晚餐。

 但在我「剛剛的想法沒暴露給愛沙吧」的擔心下,加之愛沙在我面前的笑容是那麼的耀眼,味道什麼的我基本已經品味不出了。

 「真好吃呢,康貴。」

 「啊啊……」

 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有些不想撒謊,對著愛沙剛說的話只能曖昧地笑笑。

約會後的報告會【愛美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