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留宿學習會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留宿學習會

 「康貴君,那麼我們走嘍,還請多多關照哦!」

 「好的」

 我向高西家玄關處拉著行李箱的叔叔阿姨告別。

 雖然不是很理解為什麼,我似乎暫時變成了一個承蒙愛沙關照的高西家孩子的角色。然後阿姨他們則是去我家和我家父母一起四人享受生活什麼的。

 他們關係真好啊……。

 「他們走了呢~」

 「是啊」

 我與旁邊與我一起目送他們離開的愛美對視而談,愛沙雖然也來到玄關送行,但遲遲不肯跟我面對面講話。

 「幹嘛啊……」

 「就是,那個……這幾天要麻煩你了?」

 「是呢」

 一言半語之後,愛沙便退回至客廳。

 自我跟她恢復聯繫以來,這段時日的溝通我感覺明明還挺頻繁的,不知道是不是從今天起我要暫時在此留宿的緣故,我倆之間又有了一些微妙的距離感。

 雖然我也明白,從我最近開始會時不時地收到她的信息來看,我應該不是被討厭了才對……。

 即使都是一些生硬而又簡潔的來信。

 「看起來你和姐姐的關係正在變好呢!」

 「你是看了剛才那個然後這麼想的嗎……?」

 「嗯~,雖然我認為那是姐姐非常信賴康貴哥就是了。」

 可能有些心思只有姐妹之間才能察覺得了吧, 反正這份信賴我現在是絲毫沒有感覺到。

 「不過,我知道無論發生了什麼康貴哥都不會討厭姐姐的,這樣就可以了!」

 「確實,我怎麼會討厭她呢?」

 我壓根就沒有討厭她的理由吧,畢竟我知道她本性不壞,無論她用怎樣的目光看我。

 「哼哼~。不過,也到了學習的時間啦~!」

 「也是啊」

 愛美拉住我的手,帶著我走向她的房間。

 ◇

 「所以說,你現在已經做完哪些了?」

 這次留宿學習會的目的是讓愛美寫完作業。

 雖說上次返校日前的那幾天已經解決掉了一部分,但我估計剩下的才是大頭吧。

 雖說日記之類的作業只能讓她之後自己寫,但剩下的那些包括技術實踐就打算讓她這幾天全部寫完。(※ 技術實踐:実技じつぎ)

 美術繪畫之類的作業我也指導不了什麼,也就只能看好她別摸魚就是了。

 「那個你看,大概寫了這麼多!」

 我對照書籤確定各科作業的進度。

 國語寫完了兩成。

 數學寫完了三成。

 英語寫完了八成。

 理綜和文綜剩下的不多,也就半成左右。(※ 日本高中的理科 理科系:生物、物理、化學、地學,文科 社會系:地理、歷史、公民(其實就是政治,叫法不同而已))

 技術實踐作業只剩下美術繪畫了。

 「沒想到你還挺努力的嘛。」

 「欸嘿嘿~!」

 要是從現在只是暑假的中期這一點來考慮的話,愛美的成果確實很不錯了。畢竟一想到愛美平時的那副樣子,我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她各科作業的完成度只有一成的心理準備了。

 「畢竟人家也知道,要是這會不多寫點,後半個假期就有的受了呢~」

 「哦哦是嗎」

 這就是愛美必須在這個時段寫完所有作業的理由。

 愛美接下了來自許多社團在後半假期的外援請求。

 這些活動她也喜歡並且積極參與著,所以她也樂意接下這些單子,可問題就在於假期作業。

 要是不在這些天寫完的話,拖到後面就沒有時間寫了。

 「因此~,你看我這麼努力,作為獎勵,我要申請摸摸頭! 」

 「好~好~」

 我輕輕地摸了摸她的頭,她便露出了滿足的微笑。

 僅僅只是這樣笑容可掬的愛美真是可愛啊。

 「嗚啊……等等不行!為什麼是這麼認真的摸摸頭啊!」

 「“認真的摸摸頭”是個什麼玩意……?」

 「總之!禁止!太舒服了所以禁止!」

 一會要我摸一會又不讓我摸了,真是個事多的傢伙啊。

 「剛才的那個,除非我主動要求,否則一律禁止!」

 「我知道啦」

 「絕對是在敷衍我吧!一定不能做哦!一定不能對其他人做……!」

 我覺得除了你之後沒有人會要求這個的,所以你安下心來吧……。

 「啊,不過……如果那個人是姐姐的話……」

 「愛沙怎麼了?」

 「沒有!當我什麼都沒說!總是,這個只准對我做!然後……如果情況萬不得已的話,姐姐也不是不行……」

 「那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就這麼辦吧。但作為交換,你努力把作業寫完吧。」

 「真的嗎!?」

 「嗯」

 如果僅僅這樣就能讓她提起幹勁的話,那代價還是挺小的啊。

 「欸嘿嘿……好!那麼拜託了!」

 「不過,這次和平時不同,我只能在旁邊看著你做就是了。」

 「遇到不懂的我會積極問的!」

 「好嘞」

 合宿期間似乎我也要在旁邊共同學習,既然我家父母和叔叔阿姨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吧。

 看著隔桌而坐的愛美,我也開始對付我剩下的作業。

 ◇

 「你們真努力呢」

 「啊,姐姐!」

 在房間裡認真學習了片刻後,我竟完全沒有注意到推門而入的愛沙,看來我還是挺用功的。

 「是不是該休息休息了?」

 「嗯~!」

 看著愛美那個高興的樣子,我就知道她剛剛已經非常努力了。

 看來,在努力的學習中適當地安插休息時間是相當必要的……。愛沙剛好在這個恰當的時機進來打斷,真不愧是愛美的姐姐。

 「我剛剛烤了些餅乾,打算去廚房拿一些過來。喝的要什麼,咖啡可以嗎?還是紅茶?」

 「餅乾!?好耶~!我要紅茶!」

 「愛美是紅茶,康貴……應該也是紅茶吧。」

 「對的,謝謝了。」

 愛沙只是向我簡單確認了一下,便去下樓準備。

 那應該是我以前跟她提過,我不太喜歡喝咖啡吧?

 「餅乾~餅乾~!」

 愛美迫不及待地跟著愛沙也下樓去了,為了能派上點用場,我決定也跟著她們。

 結果情況就變成了全員在樓下集合,在客廳休息。

 「哇,這也太厲害了吧」

 已經烤好的餅乾正井然有序地排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其顏色豐富多彩,外表精緻可愛,就算她說這些是從外面買來的,我也絲毫不會感到奇怪。

 「好好吃~!」

 「你已經開吃了啊……」

 愛美剛一坐下,就立刻拿起餅乾開吃。

 愛沙一邊沏著紅茶,一邊守望著妹妹的這副模樣。

 「真是太好了。」

 愛美如狼吞虎嚥般不停地吃著餅乾。

 「餅乾屑,粘在嘴上了哦。」

 「誒嘿嘿~」

 沏茶而歸的愛沙照顧妹妹,為妹妹拭去嘴邊餅乾屑的場景,著實令人感到溫馨。

 「康哥,餅乾真好吃~!」

 「是啊。實在是太好吃了……」

 我記著母親雖說是有次買過一些看起來很貴的西點回家,但我感覺那次的不如愛沙做的好吃。

 愛沙真的是在我不知不覺之間從做飯到做點心樣樣精通了……真是太厲害了。

 「能讓你吃到新鮮出爐的就行。」

 「康哥~,那個口味的我也想吃~」

 「好嘞」

 愛沙為我們準備了包含抹茶味與紅茶味在內各式各樣的餅乾,但是有一些口味只在靠近我的這邊稀鬆地分佈著。

 我為愛美拿起了她想吃的那個口味,她卻不知為何已經張大嘴巴等著我了。

 「啊~」

 「怎麼了?」

 「啊~嗯!」

 「……真拿你沒辦法。」

 「呼呼呼~」

 雖說能讓愛美心滿意足比什麼都好,但我還是不太想在愛沙面前做這種事情,畢竟她經常因為這個心情變差,讓我多少有點放心不下。

 話說今天……。

 「幹嘛啊」

 「沒啥……」

 我看了一眼愛沙的臉色,發現她並沒有因此心情變差,不禁令我鬆了一口氣。愛美看著這一切,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探出頭來開始嚷嚷。

 「姐姐你也想讓康貴哥做這個的吧?很想吧!?」

 「你怎麼會這麼想啊!」

 「我想著只有我一個人讓康哥喂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啊。」

 「我才沒有——」

 「康哥快點快點!喂姐姐吃!」

 我被愛美強塞了一塊餅乾。

 我無可奈何只能看向愛沙那邊,愛沙正擺著一副不知是生氣了還是怎麼了的表情,紅著臉側眼看向我這邊。

 「幹嘛……要喂的話趕緊喂啊!」

 「那啥,我也不是在強迫你……」

 「不想餵我嗎!?你明明給愛美都餵了!」

 我要怎麼辦才好啊……。

 「快點快點,姐姐也正等著呢。」

 「她這是正等著的樣子……嗎?」

 「是啊!快點快點!」

 「我知道了……啊~」

 「嗯~」

 我輕輕地將餅乾放在了愛沙的嘴裡。

 愛美就那樣紅著臉,像是在瞪我似地注視著我,多半是這段時間我倆交流相當頻繁的緣故吧。

 看著這樣的愛沙,我竟覺得這副表情還有點可愛。

 ◇

 「累~死~我~啦~!」

 「嗯,很用功了呢。」

 愛美從休息中復工,然後又認真寫了會作業後,在床上躺成了一個“大”字。

 畢竟今天愛美勢頭很足,完成的量作為一天內的進度而言已經非常足夠了,我想她的精力也瀕臨極限了吧。

 「今天我的大腦已經轉不動了~」

 愛美就這麼躺著朝我爬了過來,她一靠近我,立刻就將頭枕到了我的雙膝上。

 總感覺之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啊……。

 「不過,看在你這麼努力的份上,就讓你枕一會吧……」

 「誒嘿嘿~」

 我趁勢摸了摸愛美枕過來的頭,愛美眯著眼,一臉心滿意足的樣子。

 像這樣近距離地觀察愛美,會讓人不由地感嘆她果然是愛沙的妹妹啊。平時她們性格迥異,讓人不會刻意地去注意這種事情,只會時不時地讓人感到她們的眼睛很像。

 或許正因如此吧,明明我和她的距離一直都是這麼短,今天卻奇妙地被她撩到了一下。

 「嗯~……康哥,你摸摸頭的手法越來越好了啊」

 「摸頭還有手法好手法差這種說法啊」

 我不停地摸著她的頭,用手梳理著她柔順的頭髮。

 「當然有啊!這可是很重要的哦!要是對姐姐這樣做的話,姐姐可就被你瞬間拿下了哦!」

 「這怎麼可能……」

 「所以說暫時,不要對我以外的人這樣做哦!」

 「好好好」

 再說本來我就想像不到什麼時候會出現我摸上愛沙頭的情況啊。

 要是再次等她生病的時候我去照顧她的話,說不定就另當別論了……。

 「對了,姐姐!她那邊也差不多開始準備晚餐了吧,我們去看看吧!」

 愛美彈射而起,然後在電光火石之間將門打開,從房門中衝了出去。

 「我能幫上什麼忙嗎?」

 「康貴哥要不跟著姐姐一起做飯吧!?」

 「行啊,如果我能幫上什麼忙的話……?」

 考慮到愛沙的廚藝之高超,我感覺我幫不上什麼大忙,但是淘米、洗東西之類的活我還是能幫她一手的吧。

 「好耶!我去跟姐姐說一聲!」

 愛美話音剛落,便馬上將我丟在後面,踩著樓梯飛奔而下。

 「姐姐!」

 「嗚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樓下傳來了愛沙的聲音。

 我也趕緊跟上去吧。

 ◇

 「幹嘛啊……」

 「沒啥……」

 說不出口。

 她穿圍裙的樣子既新鮮又可愛,讓我一不小心看入迷什麼的……完全說不出口。

 「姐姐~姐姐~,康貴哥說他也想來幫些忙!」

 「剛剛聽你說過了哦」

 多虧了愛美插話,讓我得以糊弄過去剛才那個話題。

 愛沙表情溫柔笑容滿面回答愛美的樣子再一次迷住了我,我趕緊將視線移開。

 「有我能幫上忙的嗎?」

 「你就不用了,再怎麼說你也是客人吧?」

 「不是,畢竟我要在你們家住上一段時日,不知道要待多長時間,要是什麼忙也不幫的話那也太……」

 一直讓她費心受她照顧的話,讓我也有些過意不去。

 「是嗎……」

 咦?愛沙的表情似乎變得消沉了一點,為了驅散這種氣氛,愛美說出了驚天一言。

 「康貴哥是家庭教師工作,姐姐負責家事做飯,感覺就像夫妻一樣呢!」

 「什!?」

 我還什麼話都沒來得及說,愛沙的臉就瞬間變得通紅。

 「少說些怪話!」

 話說我感覺如果是她的話,將來工作的時候也一定會像平常一樣辦事利落讓人放心……不行,再想下去的話可就非常不妙了啊!?

 為什麼在想像中我反過來成做家務的了啊。

 我真的陷入和她結婚的妄想了,好羞恥啊……。

 「啊哈哈~。但是你看,你們一起做飯多有新婚夫妻範,不也挺好嗎!」

 「新婚……!?」

 愛沙的大腦過熱宕機了。

 「那麼,我家姐姐就拜託你啦!」

 「誒?」

 「我上去再寫會作業~!」

 愛美雷厲風行,只說完自己想說的話後便不見蹤影。

 剩下的我倆……。

 「那個……」

 「新婚……?結婚……?」

 不行,現在愛沙面紅耳赤,看來暫時是動不了了。

 ◇

 「因為這樣的機會很難得,所以說那個……你幫我,我們一起做吧……」

 愛沙的情緒總算是穩定了下來,再次和她商量之後,我們決定今天一起做飯。

 雖說我也非常樂意,但我還是希望她不要再低語著「新婚……」了。我們二人在廚房獨處的情況已經夠讓我心猿意馬了……。

 「那個,今天要做炸雞塊……」

 「哦哦,好啊!」

 我非常期待。

 「啊,但是,我還沒有做炸物的經驗……」

 由於各種原因,雖然我會在需要的時候親自下廚,但是炸物的話,與其說是沒有功夫收拾,不如說是對於平時午飯就做些輕食的我來說難度過高,結果就這樣一次都沒有做過,直至今日。

 「是嗎?我還想著你會做飯,應該多少做過這個呢。」

 「你看,在家裡做炸物的話,各種不方便吧。 」

 「啊啊……確實呢。 收拾起來的確很麻煩,而且弄一鍋油不多炸幾次的話也挺浪費的。 」

 「就是這樣。」

 我們生硬的對話不知不覺間又變得自然了起來。

 「那麼我會教你的,所以說那個……我們一起做吧。」

 「好啊,那就拜託你了,老師!」

 「“老師”就免了!」

 雖說吃了她一記輕輕的白眼,但我還是不由自主地認為,這副杏眼微瞪的模樣,也可當作是她可愛地方的一部分。

 「雖然說是要教你,但是實際上工序只差最後一步炸了。」

 「這樣啊」

 「而且底味我已經調好了,接下來再做一道味噌湯就行。」

 「這個我應該能幫上忙。」

 「機會難得,試著挑戰一下做炸物不也挺好的嗎。」

 「這可是愛沙為了我費心調好味的雞塊,我可不想搞砸啊……」

 「是,是嗎……」

 愛沙轉過頭去,她的耳朵已經逐漸開始沾染幾抹紅色。

 由於我過於在意著這個,導致我沒能對迅速回過頭來的愛沙及時作出回應。

 「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試著炸一個……不,炸幾個!即使炸失敗了,我想愛美也會很開心的,而且我也……那個……想吃吃看!」

 「我,我知道了」

 我做出了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

 愛沙猛地回首,此時我與她的距離非常接近,但愛沙不知為何已經是一副快要堅持不住的樣子了。

 「那麼,各方面都還請你指教了。」

 「沒問題,交給我吧。」

 雖說叫愛沙老師的話她會生氣,但是她真的教得非常好懂。

 實際上就在第二回,在前一回觀摩愛沙的流程以及聽取愛沙的說明之後,她便再次讓我嘗試。

 「我現在上去叫愛美下來。」

 「欸……」

 「呼呼,不要做出一副被拋棄小狗一樣的表情嘛……」

 我不由自主的看向愛沙,然後就被她這樣嘲笑了。

 剛剛我做了這樣的表情嗎……?

 「沒關係的,而且要是我一直在旁邊看著的話,想必一定會對你指指點點的。畢竟這是次難得的機會,如果康貴能獨立完成的話,我想愛美也會更開心的。」

 「我就打算著讓你指點我呢……」

 「不過,就算是做失敗了,也只是焦一點而已啦。」

 愛沙三言兩語地一邊這麼說著,一邊離開了廚房。

 留下的只有她那疊放整齊的圍裙。

 「那上吧……」

 我伴隨著緊張,拿出了已經處理完畢的雞肉,將其投入了油鍋之中。

 ◇

 「哦~……只有康貴哥炸的雞塊有一種別樣的氣質呢。」

 「你直說炸焦了就行。」

 我淪落到了被下樓吃飯的愛美安慰的地步。

 「愛沙,對不起……」

 「那個……我把你放在那裡不管也有錯啦……?」

 所幸被我糟蹋掉的雞塊只佔我們三人晚飯總量的一小部分,就算我的失敗作難以入口,剩下的也完全夠吃。但即使是這樣,我還是有些過意不去。

 「不過,這個吃起來說不定還挺美味的 ?總之吃吃看吧!」

 「謝謝你們」

 我在高西姐妹的安慰聲中吃起了晚飯。

 「那麼就趁熱!」

 愛美毫不猶豫地將筷子伸向了我炸焦的雞塊。

 「我開動了~!」

 「喂,別燙著了!?」

 「呼啊 扔了真的!(舌頭燙) 哈呼……好燙……」

 「剛炸出鍋的東西就不要一口吞了呀……給,涼水」

 「射射謝謝—」

 「好好好」

 愛美吸溜著和燙覺作了會堅決的鬥爭,終於嚥了下去。

 「咦?這個炸雞塊是炸焦了吧?」

 「這是顯而易見的吧,一看就知道。」

 「那個,我是錯把姐姐炸的雞塊夾起來吃了嗎……?」

 「我可是很清楚地看見你夾起來個炸焦的放進嘴裡了哦。」

 「真奇怪~?明明還挺好吃的~」

 愛美認真地歪頭疑惑著。

 「不可能吧……」

 為了辨明愛美髮言的真假,同時也有些自擔責任的意思,我吃了一塊我的失敗作。

 「……好苦」

 幾乎與此同時,愛沙也夾了塊焦雞塊放入了口中。

 「咦?」

 「對吧?一股焦苦味?」

 「那個……」

 愛沙也微微側首,然後緩緩說道:

 「好好吃……」

 「對吧!不愧是康貴哥!」

 「不對不對,明明是愛沙炸的更好吃吧!?」

 就算真的是我炸的好吃,那也是愛沙底味調的好吧。

 「我還是覺得這邊的好吃一些,我選擇吃這邊的~ !」

 在吃了一塊愛沙的炸雞塊作為比較之後,愛美又悶了一口焦雞塊。

 「啊……愛美,記得給我留幾個哦,我也要吃。」

 「欸~……可是我總感覺這邊的……當然姐姐做的也很好吃就是了!」

 「是這樣呢……雖然它炸焦了,苦也確實挺苦的……但是不知為何就讓人想吃呢。」

 高西姐妹倆已經壞掉了……。

 而我就正常地大快朵頤著愛沙的炸雞塊。

 恰好的時間和火候控制,以及完美的底味處理,愛沙的飯做的是真好吃啊……。

 「啊!我明白了!」

 愛美突然大聲說到。

 「是怎麼一回事呢?」

 「我想大概,正因為這是康貴哥親手做的,所以才會覺得好吃吧。」

 「啥……」

 看來得給愛美請個日語翻譯了。(※ 指翻譯成人話)

 「就是說!你看,就像是……所謂的料理是愛心的體現……吧?」

 聽著愛美的話,我不禁臉紅了起來。

 那這樣的話,可以理解為我那個……做飯的時候傾注了自己的愛心吧?要說我剛剛做飯那會什麼都沒想的話那當然是假的,但是……。

 「而且你看!正因為我們喜歡著康貴哥,所以我們才會覺得好吃吧~?」

 「喂!愛美!?」

 「欸?難道說姐姐你,不喜歡康貴哥嗎?」

 愛美天真無邪地歪著腦袋查問道。

 愛沙耷拉著腦袋,臉變得通紅。她用微弱到快要聽不見的聲音默默如下說道。

 「那個……喜歡……是喜歡……但是」

 我到目前為止依舊紅著臉。

 她現在所說的“喜歡”是家人之間的喜歡!是朋友之間的喜歡!是被愛美引誘著說出來的喜歡!

 我在大腦中動員著各種各樣的藉口,最後總算是平靜了下來。

 「欸嘿嘿!所以才會覺得好吃嘛~。姐姐不吃的話那我就全收下了哦?」

 「什!不行!我也要吃!」

 我正好和慌忙抬起頭來的愛沙對上了眼。

 愛沙的臉色是前所未有的羞紅,她的眼角處掛著些許淚水,然後這麼說到。

 「幹嘛啊……」

 看著她的這副模樣,我一句話也答不出來。

 而愛美邊欣賞著我倆的這個樣子,邊繼續大快朵頤我炸焦的雞塊。

 ◇

 夜幕降臨。

 由於她們對於高強度照顧愛美會產生疲勞的擔心,她們便讓我進屋休息。之後我簡簡單單洗了個澡,在借住房間的床上一個人躺著。

 看護那次犯下的錯誤我再也不會犯第二次了。

 我即讓她們事先拿好替換的衣服再去洗澡,睡覺的地方也準備的非常周到,自然不會有任何問題。

 要說到今天的哪些事情值得大書特書的話,也就只有愛沙做的炸雞塊非常好吃這一點了。

 「那真的非常好吃啊……」

 我還想吃,想吃幾次就吃幾次。我想吃這個想到要是有這樣的獎勵等著我,無論留宿幾次我都心甘情願。

 我刻意地將腦中浮現出的愛沙那個時候的表情趕到了思想的角落,這種東西越想越就感到不妙,還是趕緊睡吧……。

 我曾擔憂著在陌生的環境要是睡不著該怎麼辦,但想不到自己這麼快就進入了狀態,甚好甚好。

 「不過要是和前一陣子在愛沙房間裡睡的那一次比一比的話……」

 我躺在床上,一陣陣睡意向我襲來,感覺自己馬上就要睡著了。

 「晚安……」

 我自言自語地細聲道了句晚安,任由睡意將自己帶入夢境的漩渦。

 ◇

 「嗯……?」

 一股不熟悉感驅使我清醒了過來。

 是啊,畢竟這不是在自己家啊……。

 「不對,現在的情況有點奇怪……」

 我記著我是蓋著毛巾被睡的,但毛巾被沒有多厚,蓋著也沒有多暖和。

 我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結果就看見愛美擺著一副毫無防備的表情在我的臥榻之側睡得正香。

 「怎麼回事……」

 外面天還黑著。

 雖然不知道具體幾點,估計大概還在深夜吧……。

 「嗯?嗚嗯……」

 「嗚嗯……個頭啊,別抱那麼緊啊喂!」

 我輕輕地戳了她幾下,但她絲毫沒有起來的意思。

 「嗚—!」

 「好痛!別抱那麼緊!你手上傻勁多大你心裡沒數?」

 「嗚—!」

 「哈啊……」

 「嗚嗯—」

 不僅沒把她叫起來,而且還被她當抱枕用了……。

 我覺得我要是動真格的話,還真能把她叫起來。但在這種場合下,我本就不太想過多觸碰穿著睡衣襬著這樣毫無防備姿勢的愛美,於是便有所顧忌。

 但要是我對此視若無睹一直這樣睡到明早的話,只是想想明早愛沙看見我倆這樣後的樣子……真是太可怕了。

 「拜託啦—,快起來—」

 「嗚嗯!」

 「好痛!」

 我越是叫她,她就抱我越緊,以致於我最後動彈不得。

 這已經屬於那個了吧,在不知道哪家社團學到的寢技的範疇了吧!?沒錯吧!?(※ 寢技:躺在地上使用的柔道、柔術技術)

 還是早早放棄,賭一賭明天愛美能早愛沙起床吧……?

 不對,這比中彩票的概率還低吧……。

 「怎麼辦啊……」

 就在我束手無策之時,外援終於抵達了。

 只是抵達的這個時機……很不好就是了。

 「大半夜的幹什麼呢……」

 「呃……這個是……」

 我感覺到我的後背已經驚出一身冷汗。

 我正拼命地組織語言打算辯解 ,但沒想到她的矛頭首先指向的並不是我。

 「喂!愛美……快起來!」

 「嗚嗯!」

 「欸!?喂!」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愛美將走近的愛沙牢牢抱住。當然我也被她用腳結結實實地鎖住,完全動彈不得。

 「喂……你差不多……呀?康貴!?」

 「哎呀,我也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是……是嗎……你先不要亂動。」

 「我知道了……」

 被她這麼一說,“她現在在摸哪裡”之類的非非之想在我的腦中一閃而過。

 「嗯啊!這得有多大的力氣……掙脫不開!」

 「你能明白我現在的處境真是再好不過了。」

 「是呢……雖然處境不好就是了……」

 我拼命地將邪念排除,重新集中了精神。

 「我說啊,康貴。」

 「怎麼了……?」

 「就是說……那個……我有一個提案。」

 愛沙斂容屏氣地說道,雖然看不到她的臉。

 「你說。」

 「如果我們再亂動的話,我想情況會變得更麻煩。」

 「確實如此……」

 不知為何,我們越動,愛美就抱得越緊。

 而且這意味著本就毫無防備的愛美身上單薄睡衣的狀況也會一起變得麻煩,然後接下來愛沙那邊估計也會差不多吧。

 「幸好這張床是雙人床呢?那個……」

 我已經知道她要說什麼了。

 看來這是考驗我理性的一夜啊……。

 「不如我們就這樣,一起……」

 「這也是無可奈何,對吧。」

 「沒錯!無可奈何!這是無可奈何……!」

 我們就這樣重複著“無可奈何”,也不是在對誰辯解,打算將錯就錯共同入睡。

 「……晚安,康貴。」

 「嗯……晚安。」

 不用說,這一晚是個不眠夜。

 ◇

 「欸嘿嘿嘿嘿嘿……」

 「欸嘿嘿個頭啊!?為什麼你會跑到康貴床上去啊!」

 「哎呀~,好像是迷迷糊糊地就過去了……?」

 由於愛美歪著腦袋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我們兩個看著她也就沒有了脾氣。

 「作為補償,我會認真寫作業的!」

 「這是你理應做的吧!」

 「非也非也,這對於姐姐你們來說好處也是大大的有哦!」

 愛美作出了一副惡作劇時候的表情,然而愛沙對愛美的這種表情毫無抵抗力。

 「好處?」

 思想瞬間就被愛美帶著跑了。

 「嗯!你看,這一次康貴哥沒拿到多少打工費吧?」

 「啊,是這麼回事來著……」

 畢竟工作內容只有看管愛美而已,我也想在旁邊做自己的事情。

 為了能名正言順一些,這次我就少拿了些工資。

 「於是,今天我會努力寫作業,作為報酬和我的禮物,你們兩個就去約會吧!」

 「約會……?」

 「嗯!反正你倆已經寫完作業了吧?」

 「那倒是……」

 「沒錯呢。」

 我們兩個都是那種手頭有事會優先處理的人

 我昨天也把作業寫完了,估計愛沙比我更早寫完吧。

 「哼哼~,我給媽媽她們也彙報了,你看!」

 愛美擺出一副自信滿滿的表情,將手機畫面展示給我們。

 畫面裡確實是已經得到了父母那邊的許可。

 「辦事真利索……」

 「即使作業認真寫,也至少得花今天明天兩天時間,也就是說康貴哥還得在這待一天呢。你看屏幕,媽媽那邊也說了『讓他們磨合磨合感情不也挺好嗎?而且你比起自己,總是先考慮到姐姐和康貴君呢。 』」

 不愧是做母親的,也太瞭解愛美的性格了。

 愛美是那種比起為了自己,更樂意提起勁自願為我們擔任配角的人。

 「但是約會什麼的……」

 愛沙有些猶豫。

 這也理所當然,無緣無故地被拉出來約會,我想是誰都不會高興。

 但如果讓愛沙作為我的約會對象的話,我想我還是有點想去的……。但即便如此,我還是有些猶豫是否就此輕率地承愛美之言。

 「聽我說姐姐,我覺得這可是一次非常珍貴的體驗哦。」

 「珍貴的體驗……?」

 啊,愛沙要被愛美忽悠瘸了。

 氣氛已經被愛美帶著跑了。

 「嗯,現在康貴哥在咱家吧?」

 「是啊」

 「然後,康貴哥明天也會繼續留宿。」

 這場留宿讀書會不是為了愛美的嗎,什麼時候變成我的?算了,還是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所以說呢?」

 「如果約會定到今天的話,那這將是一場兩人從同一個家出發,然後就這樣一起再回到同一個家的特別約會哦!」

 「特別的約會……」

 「難道不覺得以後再也沒有體驗這種事情的機會了嗎?所以我才覺得這對姐姐來說是一次既特別又珍貴的體驗。」

 「既特別又珍貴……是呢……說不定真是這樣呢。」

 看愛沙的表情,她的腦子裡面應該已經只有珍貴呀特別之類的話了。

 約會對象是個什麼樣的人?再說這次體驗雖然珍貴但有意義嗎?這份特別是值得令人高興的東西嗎?諸如此類的疑問已經完全從她的腦海中煙消雲散了。

 我想著要不幫她一把吧……但在某些程度上我也對此有所期待,所以遲疑了。

 愛美要是能放過這個漏洞的話,那她就不是愛美了。

 「綜上所述,今天的這次珍貴體驗作為我給你們二人的禮物!而我在家用功讀書!可以吧?」

 「嗯……我覺得應該可以吧?」

 「康貴哥呢?」

 我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我知道了」

 「那好!關於約會的行程呢—,姐姐之前已經查過……」

 「啊!那些多餘的東西不說也行!」

 「欸嘿嘿」

 愛沙趕忙打斷了愛沙的話。

 我想愛沙也有理想中的約會路線吧,畢竟之前在班裡和秋津她們談論過啊。

 我會不會被拉去喝珍珠奶茶呢?

 不過再怎麼說,我對這次約會的期待是不會變的。

突發約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