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飽含回憶的小熊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飽含回憶的小熊 「說起來,這孩子,已經相當舊了啊……」

 我看向橫臥在床上的小熊玩偶,不禁自言自語到。

 「畢竟已經過了那麼久啊」

 連我自己都感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比較愛惜東西什麼的,真虧我能好好保存到現在啊。即使它已經變得這麼陳舊,我也一直珍重地保存著它,支撐我這麼做原因只有一個,因為這曾是我和康貴之間僅存的唯一聯繫。

 「這是康貴給我的……唯一的…… 」

 一想到這裡,我不禁充滿愛惜地猛抱住它,並開始在我的記憶中搜尋關於它的美好回憶。

 「這是幾歲時候的事情了啊……」

 這已經是遙遠到記不清具體時間的事情了。

 那是我們兩人,第一次不在大人的陪同下,參加夏日祭典時候的故事。

 ◇

 「康貴~!快一點~!」

 「嗚啊喂!等等!爸爸媽媽們不是說過不能走散嗎?」

 「我知道啦~!」

 那是一個盛夏的夜晚。

 在夏日祭典摩肩接踵的人群中,令人目眩的燈火中,唯獨康貴我是不可能看丟的,我就有著這種不可思議的自信。

 神社境內各式各樣的小攤林立,遊客們往來於各小攤之間,熙熙攘攘,人聲鼎沸。

 穿著母親為我精心挑選的漂亮衣裳,我感覺祭典中的一切都在閃閃發光,祭典中的一切都令我心馳神往。

 「下一個地方我們去那吧!康貴!」

 「要是不省著點花的話,零花錢馬上就會見底哦。」

 「沒關係的~!啊,是棉花糖~!」

 「喂!都說了慢一點不要走散!」

 即使像這樣被康貴指責,我也樂在其中,那一天真的是恍如夢境,如夢一般美好。

 夜裡可以像這樣外出是如此,可以和康貴單獨外出遊玩也是如此,可以自己自由支配零花錢也是如此。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新鮮,那麼的無與倫比。毫無疑問,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瞬間。

 「哈啊……可算是追上你了……你現在在看什麼?」

 「哇啊……」

 在各式各樣的小攤中,有一家小攤深深地吸引住了我,以至於追趕而至的康貴並沒有引起我的注意。

 「原來是射擊呀~。啊!我想要那個遊戲!」

 康貴似乎也有想要的東西。

 「玩一次要三百圓啊……那個……」(※ 翻到這裡時的匯率應該是1CNY=20.4928JPY,自行掂量價格。)

 「三次!我們各自都帶了一千圓出門,所以玩三次足夠了!」

 「不對吧,愛沙一路玩到這裡已經花掉挺多了吧。」

 「啊……」

 被康貴提醒後,我慌慌張張地趕忙打開並檢查掛在脖子上的小錢包。

 確實,小錢包裡只剩下夠玩一次射擊的錢了。

 「怎麼辦呀……」

 「你就算這麼問我我也……再說了,有玩這麼多次射擊的必要嗎?」

 「嗯!我有特別想要的東西!」

 「想要什麼啊。」

 「那個!」

 我指給康貴看的是一個小熊玩偶。

 我曾認為這就是命運。

 我對那個玩偶一見鍾情。

 迄今為止,我還沒有見過如此可愛的小熊玩偶。

 「無論怎麼我都……想要!」

 「那我們走吧……?」

 「嗯!」

 我和康貴手牽著手,向那個射擊小攤走去。

 「哦哦,真是群可愛的小傢伙。要來玩玩嗎?」

 「嗯!那個,小熊的那個,我想要那個孩子!」

 「是嗎,嗯那稍等一下,爺爺幫你把台子放好。」

 老爺爺拿了一個匹配我身高的踏台回來。

 我至今還記得,一站在台子上,看著變近些許的小熊玩偶,我不禁再次雀躍了起來。

 「要好~好瞄準哦~」

 「嗯!那個……」

 從來沒有玩過射擊的我不知道要從哪一步開始 ,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我為了求助看向了康貴,但老爺爺搶先康貴一步向我這麼解答到。

 「到子彈上膛為止都算作是我的免費服務吧,拿著。」

 「好!」

 接下來只要扣動扳機就可以了。

 雖說把槍口對準我喜歡的小熊玩偶讓我有點心生不快,但最終還是趕緊把它擊落帶回家去的慾望佔了上風。

 「嘿!」

 「真可惜呀!」

 「姆姆姆……」

 發射出去的彈丸朝著我錯誤瞄準的方向飛了出去。

 「再來!!」

 「好好。一次總共有三發,小傢伙慢慢來。」

 這次一定要……!

 我抱著這種信念射出的子彈,這次卻朝著和剛剛相反的方向飛了出去。(※ 相反方向?姐啊你是咋射的?)

 「啊……」

 「這是最後一發了哦,要好好瞄準哦?」

 「姆……」

 我強忍著眼淚,勉強算是平靜了下來,並得以好好瞄準。

 這是最後一發了。

 我想打中那個孩子。

 我無論如何都想要那個孩子。

 「嘿!」

 “砰!”的一聲,橡膠子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飛射而出,但卻僅僅只是擦著小熊玩偶的耳朵而過,落了下去。

 「啊……」

 「真是可惜啊……如果還有機會的話再來玩吧。」

 「嗚(啜泣)……」

 不能哭出來。

 因為哭出來的話,會給別人添許多亂。無論是給溫柔的老爺爺也好,康貴也罷……。

 但是那個孩子,我再也……。

 「嗚嗚……」

 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忍住沒哭出來,然後看見康貴把錢遞給了老爺爺。

 「好,小傢伙想要哪一個啊?爺爺給你搬台子。」

 康貴剛剛講過,他想要那個遊戲。

 他和我不一樣,他到現在為止一直都在把錢省著花,應該能玩很多次吧。

 「嗚嗚嗚……」

 一想到這裡,我不由得深感後悔,眼看著又要掉眼淚了。

 但是……。

 「不用搬,這個位置就可以了」

 「哦哦?是這樣啊。那加油吧。」

 康貴自己將子彈上膛,然後……。

 「欸?」

 第一發。

 他的目標並不是那個想要的遊戲……。

 「啊~,失敗了。」

 子彈結結實實地打中了小熊玩偶的頭部,但小熊玩偶僅僅只是位移了一點,完全沒有掉下來。

 為什麼?

 「不要擺出這樣的表情嘛,我會一直玩到它被我打下來為止。」

 康貴邊這麼說著,邊將第二發子彈上膛。

 「上啊!」

 「啊!」

 這回子彈打中了身體。

 和剛才一樣,僅僅只是位移了一點,沒有掉下來。

 「這是最後……」

 「沒關係的,我接下來還能玩兩次。」

 「但是……!」

 如果這麼做的話康貴就……。

 「沒關係的。」

 第三發跟我剛才的那次一樣,子彈擦耳而過,不過小熊玩偶稍微動了一點,到此為止三發子彈全部打光。

 「再來一次!」

 「真的沒問題嗎?」

 「嗯,這次之後我還能再來一次。」

 「是嗎,那加油啊!」

 「康貴,沒關係的!我忍得住的!」

 「都說了沒關係的。」

 康貴正在把他好不容易攢下的錢,為了我而用掉。

 第二次的最後一發。

 「啊……」

 「真可惜啊。」

 再差一點就能掉下去了。

 只需要再來一發,就算打到了頭上那也足夠了。

 康貴毫不猶豫地把手伸向了錢包,但是被老爺爺制止了。

 「就送你免費的一發當做優惠吧,用這發把它打下來,剩下的錢拿去買些吃的吧。」

 老爺爺贈送的最後一發子彈,像是被吸過去了一般,朝著小熊玩偶飛撲而去……。

 「成功啦!」

 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比起那個小熊玩偶,我更加關心康貴,我的眼睛已經絲毫離不開他了。

 彷彿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一般,他替我喜悅著,然後將得到的小熊玩偶遞給了我。

 我總覺得,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不是小熊玩偶或者其他的理由,自此之後我的心被便被他滿滿地佔據了。

 說不定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的目光一直為他所吸引,再也離不開他,直到現在。

留宿學習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