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章 心意應當面對面傳達

第一卷  第六章 心意應當面對面傳達 ■高嶺咲之章■

 在祭典吵鬧的演奏中還能聽到蟬鳴聲。

 上村大祭打破歷年的厄運成了大晴祭,此時盛況空前。

 到處都是人山人海。

 壓倒性的景象令人震驚,原來上村有這麼多人嗎?

 嘹亮的吆喝聲絡繹不絕,幾個掛著提燈的屋台山車在人海中前行,頗有祭典味道。

 「抱歉……不好意思……!」

 不見盡頭的小攤道被人擠得水洩不通,光是前進就得費大番功夫。

 我在人流中撥開人群前進。

 ——我在找間島同學。

 「——哦,那不是高嶺同學麼?」

 「高嶺同學也來祭典了呀? 喂——」

 「她是一個人嗎?邀請她她會不會和我一起逛呀……」

 路上和幾名上高學生擦肩而過,他們注意到我好像說了些什麼——對不起,現在沒空理你們。

 「間島同學……!」

 間島同學。

 間島同學。

 我現在就想見到間島同學再談一次!

 我混在擁擠的人群中被左右推搡,汗水讓我的頭髮粘在額頭上,但我毫不在意一心一意地前進。

 「間島同學,間島同學,間島同學——」

 要是見到間島同學,我有好多話想說。

 先道歉吧,一直躲著他真的很對不起。

 接著,間島同學可能不記得了,我要說出東中時代的回憶。

 然後——我想再聽聽他對我的告白的回覆。

 即使被他甩了也沒事,被他討厭了也沒關係。

 和就這樣結束一切,不能再和間島同學交談相比,這些事都不值一提!

 ——但是,事情並沒有那麼順利,我根本找不著間島同學。

 「哈……哈……」

 我在離會場外有些距離的神社石階上坐下,平復紊亂的呼吸。

 ……太陽西斜了許多。

 我是不是已經繞會場轉三圈了?

 我拿出手機,看了看大約一小時前發給間島同學的信息。

 ……還未顯示已讀。

 「哈……哈……」

 我喘著粗氣,把臉埋到了膝蓋上。

 畢竟是間島同學,他作為風紀委員巡視會場也許會事先關閉手機電源吧。那到現在也還沒顯示已讀也很正常。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遠處傳來祭典演奏聲和喧囂聲……軟弱的我又在黃昏的黑暗中探出了頭。

 ……他其實是不是已經巡視完回家了呢?

 信息沒顯示已讀,是因為之前那件事發生後他屏蔽了我……

 其實他……

 根本不想見我這種人不是嗎……?

 「哈…………哈……」

 蟬鳴聲逐漸變小,弄得我越發焦躁,胸口不時刺痛。

 然後我再也無法忍受不安,低聲嘟囔道。

 「……間島同學。」

 ……就在這時。

 突然有人在背後抓住了我的肩膀。

 「……誒?」

 ……不會吧,不,不可能會有這種事。

 但是,我卻在無可救藥地在心中期待,間島同學會像那時一樣宛如英雄一般出現。

 而我轉過身——

 「——哦,果然是小咲啊,好久不見,來,拍一張紀念照。」

 響起了絕望的快門聲。

 他,他是……

 「——宮之下同學……?!」

 「哦,你還記得我啊,真高興~」

 剛剛到處跑發燙的身體急轉直下,全身的血管像是凍僵了一般。

 ……想想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宮之下同學在中山高中讀書,平時沒碰到他實屬幸運,但他也是上村市民。

 既然如此,他出現在上村大祭也沒什麼奇怪的——但他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間點——

 「哎呀,其實我正好在想小咲呢,這就是命運?可能就是命運呢,對了對了,今天我還帶來了新朋友哦,我介紹一下?」

 宮之下同學臉上掛著假笑,他身後有一看就很可怕的六名男性。

 他們正用評判的目光瞪著我。

 「嗯? 害怕了?哈哈哈,沒事兒啦,雖然他們有點粗魯,容易衝動,一下子就動粗……但都是很看氣氛的人啦。」

 「!」

 ——得逃走。

 我立馬站起來,就在我準備逃離的時候……

 「——等等!」

 「?!」

 宮之下同學按住我的肩膀,強行讓我坐回石階。

 那一天的恐懼再次復甦,支配了我的腦袋。

 「嘛嘛,看完這個再回去唄?」

 然後宮之下同學把自己的手機屏幕對準膽怯的我。

 「……?!」

 我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東西啞口無言。

 因為屏幕上顯示著間島同學揹著昏厥的我跑進雷歐的模樣——

 「拍得很好對吧,最新型三攝像頭拍肖像照不過是手到擒來,還有面部認證系統,內部存儲達到驚人的1TB!當然放水功能也是完美。」

 「為……為什麼,這張照片……」

 「上村很小喲,小咲。」

 我面如土色。

 我很清楚後面會是怎樣的發展。

 「上高的風紀委員長把失去意識的女學生帶進夜店……大家看到這張照片會怎麼想呢?要是不想我這麼做,小咲就稍微聽聽我們的請——啊?!」

 宮之下同學還沒說完,我就用力踩了踩他的腳從他手中搶過手機。‍‌‍‌‌‍‌‌‍‍‌‌‌‍‌

 「借我一用!!」

 然後在宮之下同學吃痛的時候我拿著他的手機拔腿就跑。

 目的只有一個——刪除這張照片!

 「可惡,那個蠢女人用骯髒的手碰我的最新型手機……!喂!你們還在那傻看什麼,快追啊!!絕對要拿回來!!」

 背後傳來多個腳步聲。

 恐懼支配了我的大腦,但我還是不顧一切地奔跑。

 「必須刪掉,必須刪掉,必須刪掉……!」

 絕對要刪掉這張照片。

 我已經不想再見到間島同學因為我而受傷了……!!

 「哈……哈……!!」

 不顧一切,僅僅不顧一切地奔跑。

 我喘著粗氣。

 肺疼得跟被絞碎了似的。

 即便摔好幾次跤,擦傷膝蓋,腳再也抬不起來。

 我也要在夜晚的上村中奔跑,奔跑,不斷奔跑。

 然後,不知不覺間,我聽不到祭典演奏的聲音了。

 周圍一個人影都沒有。

 也聽不見追我的腳步聲了。

 「哈……哈……哈……!」

 我坐在路燈底下累得要癱倒。

 腳底下傳來小河慢慢流淌“嘩啦啦”的聲音。

 「這裡是……朋友橋……?」

 ——朋友橋,沒人知道它的正式名稱。

 它是東中附近的一座小橋,我在上下學的時候總會路過這裡。

 我記得,橋對面有在宵暗中若隱若現的過去的校舍。

 看來我跑了很遠……

 ……不,現在這些都無所謂!

 「得刪掉它……!」

 我連忙操作宮之下同學的手機。

 緊張和疲勞令手指顫抖,導致我屢屢操作失誤……

 “已刪除”

 「太,太好了……!」

 相冊包括回收站裡文件都沒了。

 那張照片徹底刪除了。

 這樣一來,間島同學就不會……!

 「——你覺得沒事了?」

 「?!」

 我還以為心臟破裂了。

 宮之下同學和他的朋友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旁邊俯視我的。

 「哈——啊,跑的比社團活動的訓練還多,小咲你是有多喜歡跑步啊?」

 宮之下同學使勁奪回手機。

 他看了看搶回去的手機,露出十分苦澀的表情。

 「嗚哇,手汗真多,真是的,你知不知道這手機值多少錢啊……啊,還認認真真地連回收站裡的照片都刪了呢,辛苦你了,但是沒意義哦。」

 「你,你在說什麼……」

 「——因為這不是我拍的照片,是朋友發給我的嘛。」

 誒——?

 我的反應想必相當有趣吧,宮之下同學忍不住笑出聲。

 「我不是說過了嘛!上村很小啊!哈哈哈哈哈!小咲真的白跑了!就是白費力氣啦!」

 他們的笑聲響徹在陷入絕望的我的耳邊。

 白費力氣……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勞嗎……

 我全身脫力,全都看開了。

 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音了。

 「好啦好啦,小咲站起來站起來。」

 宮之下同學拉著我的手臂強行把我拖起來。

 「總之慶祝我們的再會,拍一張二人照咯!來笑一個笑一個。」

 狀況演變至此,我仍是個無力、卑鄙的人……

 總是想尋求他的幫助……

 「注意拍照角度,要拍咯。」

 ……救救我。

 間島同學……

 「好,茄子!」

 「——新舄縣青少年健全培養條例第20條第三項,『禁止未經允許拍攝他人』,你不知道嗎?」

 「誒?」

 “咔嚓”,宮之下同學的手機快門聲響起……然後我們看到。

 宮之下同學的手機屏幕上有我和宮之下同學。

 以及在我們背後,極其憤怒的風紀委員長。

 gl17.jpg

 「違反者要處以二十萬日元以下的罰金……比那部手機還要貴哦。」

 「出,出現了——————?!」

 宮之下同學好像被刺激到過去的精神創傷,他就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往後猛退。

 順便牢牢地握著自己的最新款手機。

 「間,島……同學……?」

 我彷彿在做夢。

 他眉頭皺得緊緊的低頭看著我……然後溫柔地笑了笑。

 「……你真的很容易惹人注意呢。」

 「誒……」

 「上高的各位都告訴我了,『看到高嶺咲在祭典會場上到處亂跑』,多虧你到處跑我才能很快找到你。」

 「……你……又來幫我了嗎……?」

 「嗯?」

 我如此問道。

 間島同學便露出過去見過的,彷彿孩童一般天真無邪又略帶調皮的笑容。

 ‍‌‍‌‌‍‌‌‍‍‌‌‌‍‌

 「——和從很久以前就很在意的女生搭話需要什麼理由嗎?」

 ……………………誒?

 …………從很久以前……

 ……就很在意的…………女生………………?

 西邊的天空染成了淡紫色。

 7月7日七夕,黃昏時刻,和間島同學搭話以來正好過了三個月。

 我的臉現在一定比夕陽還要紅吧。

 「——間島告白了哦——————!!!!!」

 就在我無法直視間島同學臉的時候。

 突然周圍傳來激烈的歡呼聲。

 我往周圍一看——

 「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不知何時,大量上高學生在朋友橋上包圍了我們!

 「這,這些人搞什麼啊?!」

 宮之下同學和他的朋友看到這異樣的光景似乎也很困惑,我環顧四周,在人群中發現了小優香。

 「小,小優香?!為什麼……!」

 小優香苦笑著回答道。

 「你們兩個站一起實在是太顯眼了啦。」

 ——感覺臉上像火在燒。

 不管怎樣,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宮之下同學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了。

 「……!」

 他不甘心地苦著臉,把老是拿來炫耀的最新款手機收進胸口口袋裡,然後……

 他笑嘻嘻地說道。

 「啊?這是怎樣?怎麼,你們是那種關係?哈哈,我根本不知道呢。」

 宮之下同學露出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慢慢朝我們走來。

 我險些要發出悲鳴,但間島同學抱住我的肩保護我。

 我的臉再次羞紅,上高學生裡有人吹起了口哨。

 「別再靠近了,她會害怕的不知道嗎?」

 「叫我別靠近……真過分啊,好久沒見面我只是打了個招呼嘛,又沒做其他事情……」

 「是嗎,那我就告訴你,你這是多管閒事,傳播那張照片也是沒用的。」

 「……哈?」

 「你太小看上村的“小”了。小吃店『雷歐』的常客裡也有上高的老師,我的監護人是小吃店『雷歐』的經營者·間島薰,這事早已人盡皆知。」

 「……」

 擋在間島同學面前的宮之下同學臉上的假笑瞬間扭曲。

 但他立刻重新掛上笑容。

 「……別這麼說嘛,所以我不是說了我只是打了個招呼麼,啊對了,我還沒和你打招呼呢……」

 「原來如此,打招呼確實很重要。久疏問候,最近過得好……」

 就在間島同學很有禮貌地打招呼的時候。

 宮之下同學的笑容立刻轉變為兇惡的表情,他舉起拳頭朝間島同學——

 「——間島同學!!」

 我立刻叫出他的名字,但宮之下同學揮下的拳頭就這樣立刻往間島同學的臉上……

 「咦?」

 ……打了個空。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我是一點兒都不明白。

 間島同學抓住宮之下同學的手臂,接著立刻把他制服在瀝青地上。

 他抬頭看著間島同學,似乎也完全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

 「為,為什麼……?」

 間島同學若無其事地回答道。

 「託你的福,我學到不能揍別人的臉。所以我放棄空手道,最近每天早上都早起去附近的道場學合氣道。……話說你招呼還沒打完嗎?」

 被按倒在地上的宮之下同學的胸口口袋和瀝青地之間發出「喀喀喀」的可怕聲音。

 宮之下同學默默地哭了起來。

 ■??? 之章■

 「哈……!可惡,悠鬥那傢伙……和事先說好的不一樣啊。」

 「明明說是要叫來一個方便的女人……那些怪人搞什麼鬼啊……!」

 宮之下的朋友趁亂逃離朋友橋。

 他們喘著粗氣七嘴八舌地抱怨自己原本的領袖,最後來到離朋友橋稍遠沒什麼人的高架橋下。

 他們停下腳步,以為逃到這裡就可以安心了……

 但很遺憾,他們的運氣很差。

 「——晚上好。」

 「——我們是上村高中風紀委員。」

 高架橋下的陰暗處現出兩個怪異的人影。

 一位是身高超180公分的男子,另一位則是身材矮小的男生。

 「哈……哈……你,你們搞什麼……!」

 一人這麼問道,低個頭的男生就笑眯眯地回答。

 「我接到通知,說有幾位中山高中的男生追著上村高中的女生跑呢。」

 「那,那又怎樣……啊?你想跟老師打小報告嗎?還是報告家長?」

 其中一人本打算挑釁他們,但他們兩人已經沒在聽了。

 無視面孔可怕的友人六人組,兩人在商量著什麼。

 「2,4,6……六個人,一人三個嗎,巖澤OK麼?」

 「不就是中高的三個弱雞麼?進了上高老久沒打架了,不過我一個人也夠了啦。」

 「嗚哇真能吹!要是收拾得比我慢我可要笑話你。」

 被徹底無視,可能讓他們非常生氣。

 「你們倆……!」

 血氣方剛的友人六人組正想撲上去……但他們突然注意到某件事臉色蒼白。

 「咦……?」

 「那兩人難道是……?!」

 在此期間,兩人商量完畢,看向友人六人組說道。

 「不好意思啦,你們能先揍我們倆每人一拳麼?」

 「畢竟我們好歹算是風紀委員,正當防衛更好收場呢。」

 意義不明的要求……但友人六人組像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一般當場動彈不得。

 然後其中一個人慢慢說道。

 「是……是『東中的荒川』和『東中的巖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