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告白要瞄準「黃昏時刻」

第一卷  第四章 告白要瞄準「黃昏時刻」 ■高嶺咲之章■

 ……我在黑暗中聽到不規律的敲擊聲。

 不,看來這聲音很早就在響了,只是我的意識剛開始逐漸甦醒。

 右半身感受到的柔軟……皮革?好暖和……

 看來我正躺在沙發上蓋著毛毯。

 還有,這是什麼味道?空氣裡有一股獨特的氣味。

 好像在什麼地方聞到過……卡拉OK?

 對了,感覺很久以前和小優香去過一次的卡拉OK裡聞過這個味道……

 「……?」

 我慢慢睜開沉重的眼皮子。

 ……視野內光線微弱,桌子擋住了光。

 我慢慢起身,從桌子底下的陰影處爬出來……

 然後看到了坐在正對面的一名女性。

 「……3個字……3個字嗎?」

 她看起來相當年輕,年齡……大概在35歲左右?

 說實話,我剛看到她的樣子的時候有些害怕。

 髮根為黑,也就是俗說的[/b]布丁頭[b]金髮。

 而她頭髮下銳利的目光即便沒對著我也有種讓人不寒而慄的壓迫力。

 如果她在路上朝我迎面走來,我肯定會低下頭儘可能快地走過她身邊吧。她就這麼一位女性。

 幸好她看都沒看我一眼,她正在桌上敲著圓珠筆的護套瞪著某段文字。

 「欸女高中生妹子」

 「咦?!」

 沒想到她會向我搭話,我不禁驚叫出聲。

 我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布丁頭女性低聲繼續說道。

 「把牛肉餅夾在小圓麵包裡吃的食物……你覺得是什麼?」

 「誒……?」

 「答案是3個字。」

 突,突然來哪一齣呢?

 ……我完全無法理解情況,但我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我,我覺得應該是……漢堡包?」

 「就是這個了!!搞啥啊原來是陷阱式問題嗎,費我這麼多事……」

 她到底掉進了什麼陷阱呀……?

 她不顧我的疑問,在空欄裡寫進了「漢堡包」三個字。

 ……看來她在玩附帶懸賞的填字遊戲。

 「好,解開兩個問題了今天就到此為止,頭腦鍛鍊結束咯——」

 她合上滿是空欄的本子伸了個懶腰。

 ……看來她沒我想的那麼可怕,我差不多也想知道她到底是誰了。

 「您是……?」

 「我叫間島薰,你想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

 「哈……薰姨……」

 ……咦?間島?

 等等,那她是……

 「難道您是間島同……健吾同學的叔母嗎?」

 「健吾都叫我姐姐哦,哈哈哈。」

 「初,初次見面!我叫高嶺咲!!」

 腦袋一瞬間切換成「問候模式」。

 我連忙端正姿勢——就在這時,毛毯裡“咚咚咚”地掉出來大量物體。

 「嗚哇,這是什麼?!」

 「哈哈哈哈,是懷爐啦懷爐,一次性的。」

 「懷,懷爐……?」

 很快就要到夏天了,為什麼有這麼多懷爐……?

 見我一臉困惑,薰小姐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和間島同學不同,她是個經常笑的人。

 「你不記得了麼?你肚子痛,那個笨蛋就慌慌張張地把家裡所有的一次性懷爐拿過來塞毛毯裡了。哎呀太有趣了我就默默看著咯。」

 「間島同學……?」

 「哎——真是嚇了我一跳,總是板著臉的健吾居然會臉色大變地跑過來啊,而且背上還揹著女孩子!還說女孩子突然暈倒了?離咱這不遠真是太好了呢——」

 「啊……」

 對了,我在車站前暈過去了……

 ……然後就被間島同學背到這裡來了吧。

 「順帶一提這兒是我經營的小吃店,名叫『雷歐』,是我以前養的貓的名字。」

 「小吃店……我不是很懂,是大人來的店對吧?」

 當然我沒進過這類店,聽她這麼一說我才發現店內有和我模糊的印象相通的長櫃檯,架子上還陳列著如寶石般漂亮的酒瓶。

 「沒錯,本來這地方不適合高中生進來,不過店還沒開業,今天就提供一次特別服務吧。……啊,不要和老師[注]打小報告哦?我會挨訓噠。」

 「老師……?」

 センコー:咲聽不懂的詞彙

 薰姨……是一位不可思議的女性。

 ……但我現在想起自己對間島同學做的事情,不禁陷入深深的自我厭惡。

 「……那個,間島同學呢……?」

 「他說要去買好受人所託的東西哦?大概差不多要回來了吧——」

 「是嗎……」

 「怎麼了?」

 「……我對間島同學做了很過分的事情,還給薰姨你添麻煩……我沒臉見他……」

 「嗯……我一點都不在意,他也不是會在意這種事的人吧。」

 「……所以我更覺得對不住。」

 我很清楚間島同學就是這種人。

 ……所以我更無法原諒自己依賴他的溫柔。

 「嘛,不用那麼在意啦,給你。」

 「這是……?」

 「我用的止痛藥,然後這是常溫水——」

 「……太麻煩您了。」

 「我只是在這兒做頭腦鍛鍊而已,是健吾一直待在你旁邊照顧你哦。」

 ……剛開始我知道她是養育間島同學的家長時我很驚訝……

 但現在我感覺自己有些明白了。

 「……等間島同學回來我會面對面向他道謝。」

 「就這麼做吧~要和我一樣可愛地笑起來喔!小咲難得出落得這麼漂亮卻和健吾一樣毫無表情……嗯?等等,高嶺咲?」

 「怎,怎麼了……?」

 薰姨從桌邊探出身子死死盯著我的臉。

 然後她眉頭緊皺如此說道。

 「高嶺咲,難道就是那個高嶺咲?」

 「……啊」

 ……想想也是很自然的事。

 畢竟她是間島同學的養母。

 那她當然也清楚在東中發生的那起事件。

 那起導致間島同學停學的事件——

 「那,那時候真的太對不起了!!」

 「哈哈哈,又一下子就道歉,話說為什麼要道歉呢?小咲什麼事都沒做錯吧。」

 「因為,都是我害的,間島同學才……!」

 「健吾不是小孩子了,也沒人逼迫他這麼做,他對自己做的事負責,不挺好的嗎?」

 「可是……」

 「……話說小咲!我聽說你也去了上高,但原來長得這麼可愛嗎?!肌膚也滑溜溜的就像個人偶一樣嘛! 太可愛啦~!」

 「誒,哇,別……!」

 「可惡,那個笨蛋這種事就隻字不提。」

 我渾身一震。

 「……那個,間島同學聊過學校裡的事情麼……?」

 「不聊呢,他是真的什麼都不聊,我問他他才答。『今天換貼了告示』、『實施了問候整風運動』、『做了中期考查測驗』什麼的,你是在上班麼這是。一點都不有趣的地方跟他爸一個樣。」

 「……是,是嗎……哈……」

 「不過最近他說『交到了朋友』來著,這事兒太罕見了我記得很清楚呢。」

 「是嗎?!那個,不好意思!間島同學還說了其他的——」

 「——姐,我回來了。」

 「啊,歡迎回來,健吾。」

 「噫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禁發出悲鳴——並立刻藏起薰姨給我的止痛藥。

 千鈞一髮,好像沒被間島同學發現。

 他一看到我就瞪圓了眼。

 「你醒了嗎?!臉色……看起來變好了點,身體呢?!沒什麼問題吧?!」

 「啊,啊嗚,那個……!」

 「啊——啊——只是貧血啦,她剛剛才醒過來你別叫那麼大聲啦。健吾你聲音低沉所以很響喔。」

 「是嗎,那就好……」

 間島同學鬆了口氣。

 得知我平安無事,他才真的放下心來。

 總會為別人考慮為別人擔心……間島同學就是這種人。

 「有食慾嗎?」

 「呃,嗯。」

 「那你肚子應該也餓了吧,我給你準備遲來的午餐。姐,我可以借用下廚房麼?」

 「隨便用吧,我困死了。」

 「好,那高嶺咲你就在這等會。」

 「啊!間島同學,我也來幫……!」

 「好啦好啦你就坐著吧。」

 間島同學一隻手拿著購物袋往櫃檯深處走去,我正想去追他,薰姨就阻止了我。

 「咱家廚房很窄,容不下兩個人哦,病人就老老實實接受別人的好意吧。」

 「可是,不僅接受看護,連料理都讓別人做,我……!」

 「——先不管這些,你喜歡健吾的哪些地方?」

 我大吃一驚。

 「為,為為為為為什麼會——」

 「不用那麼慌張,咱家的排氣扇也許是用得太久了,發出來的聲音大得要死,你就算在這大喊大叫廚房也聽不到哦,嘻嘻嘻。」

 「為,為為為什麼您會知道……?!我至今從未對別人……不對,只對一個人露餡了……」

 「那是大家太瞎了吧,我可是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喔?可能是因為上了年紀經歷得多了?叫誰大媽呢~我隨便說說的啦,哈哈哈哈。」

 ……薰姨的裝傻吐槽暫且不提,平林同學也罷,薰姨也好,難道我其實相當好懂……?

 現在要是有個洞我真想鑽進去!!

 ……無論如何,都說到這地步了我也無法搪塞。

 「……那種,正直……表裡如一的地方……」

 「咻~咻!」

 薰姨在旁邊起鬨,我全身一下子就熱了起來。

 和她見面還沒過幾分鐘,我到底被她弄得說出了什麼話呀……

 「嘛,你們就好好相處吧。他是我值得驕傲的兒子,不可能喜歡上奇怪的女生,而且喜歡健吾的小咲也不可能是奇怪的女生!好,完全不用擔心!你們要快點交往喲!」

 「是,是嘛?誒嘿嘿……」

 得到家長認可的戀愛,腦中浮現這個短語,我臉上不禁浮現笑容。

 ……嗯?

 話說剛剛薰姨是不是趁亂說了些怪話……?

 「而且攻陷他可是世上最簡單的事了!小菜一碟啦小菜一碟。」

 「是,是嗎……哈哈哈。」

 ……對我來說他可是堅不可摧的要塞。

 話說薰姨在各種意義上都很厲害呢,居然能如此評價她視同親生兒子的間島同學。

 「嘛,我覺得小咲攻陷他是手到擒來,不過我作為人生的前輩,就教你一個攻略他的方法吧。」

 「攻,攻略方法?!」

 我不禁身子前傾。

 即便我擁有最強無敵的戀愛聖經『現歡』,至今卻也仍未找到攻略間島同學的任何頭緒,究竟是怎樣的攻略方法才能辦到這件事——?!

 「很簡單。看著他的眼睛,明確表達自己的想法。他的思維方式非零即一,不好好把話說出來他就根本不懂,但只要明確說出來,他就會全盤接受。」‍‌‍‌‌‍‌‌‍‍‌‌‌‍‌

 「嗚……」

 ……薰姨的真身說不定是超能力者,她也許從一開始就看穿了一切。

 「……真的太謝謝您了!」

 「嗯,平身~(不必客氣)」

 薰姨打趣地說道,然後她把圓珠筆夾在耳朵上站了起來。

 ……現在仔細想想,薰姨說不定一直都在顧慮我,所以才用那種平易近人的方式對待我。

 「那,我真的困炸了,就去睡到上班時間啦……啊。」

 「?怎麼了?」

 「……要套套麼?我倒是還有前男友留下的套……啊不,你們大概不需要?」

 「——您什麼意思啊!!」

 我生來第一次對人發火。

 見我憤怒地聳起肩膀,薰姨「嘿嘿嘿」地發出惡魔般的笑聲,像一陣風似地離開了店內。

 ……撤回前言。

 她果然平時就是這個調調……

 「……才這麼一會兒,你和姐姐關係就變得很好了啊。」

 「噫呀?!」

 本該在廚房的間島同學突然在我背後出聲,我不禁叫了出來。

 感覺光今天一天就叫了一輩子的量!

 「間,間間間,間島同學,你,你你你聽到剛剛的對話……」

 「?沒,我剛剛才從廚房過來。」

 「是,是嗎……」

 心臟還在跳個不停……這對心臟也太不友好了……

 「不提這個了,午飯做好了,雖然只是粗茶淡飯。」

 間島同學說罷就把冒著熱氣的碗端到了桌上。

 治癒人心的香味隨著熱氣飄來,令人食指大動。

 「……茶泡飯?」

 「是鮭魚茶泡飯,不好意思,就用現成的食材做的。給你湯匙。」

 間島同學把湯匙遞給了我。

 ……為什麼他能對人這麼溫柔,關照得無微不至呢?

 而我卻連和喜歡的人的約定都沒能好好遵守……真沒出息……

 接觸到他的溫柔,我心中無法抑制的自我厭惡感再次膨脹。

 「我也順便吃個午餐吧,我就坐這了。」

 「……對不起。」

 「嗯?」

 「今天真的……很對不起。」

 再次說出口,我的眼睛立刻猛地一熱。

 啊啊,又沒忍住,不行。

 我今天太差勁了。

 我不想把這樣的我展現給間島同學看。

 「是我先提出約定……是我先邀請你的,但我卻沒能遵守……我又撒謊了。真的很對不起,我……」

 間島同學絕不會說謊。

 可我卻對間島同學說謊了。

 我背叛了他對我的誇獎。(「遵紀守法」)

 可是,可是他卻……

 「——有比你的身體更重要的事嗎?」

 他筆直地看著我的眼睛。

 彷彿這句話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事實。

 「道歉的話我已經聽夠了,我沒有生氣,採購也順利完成,這件事到此結束。」

 並乾脆地如此斷言。

 「再不吃要涼了。」

 「……謝,謝謝。」

 ……啊啊,我果然敵不過他。

 「我開動了。」

 我輕聲念道,接著用湯匙舀了小一口慢慢送到嘴裡。

 糙米的芳香勾人食慾,有強烈鹹味的厚鮭魚肉在嘴中輕輕融化。

 這是溫暖、溫柔、舒緩身心的味道。

 「……我第一次吃到非速成的茶泡飯。」

 「這是上村特產鹽醃鮭魚和上村糙米茶製成的鮭魚茶泡飯,米自然是新舄縣產的越光米,很搭食材。」

 「世上最好吃。」

 「不會說的太過了麼?」

 ……不。

 這就是世上最好吃的東西。

 「間島同學真的很喜歡做料理呢。」

 「我不清楚這該不該叫料理……姐……叔母很喜歡做料理,我基本上都是從她那兒學的。」

 「原來是這樣呀。」

 「我還泡了上村茶,現在溫度正合適,甜味更濃很好喝哦。」

 「……你還喜歡茶嗎?」

 「不是我自吹自擂,我有日本茶檢定一級證書,未來還打算拿到日本茶專業指導員證書。」

 「不是很懂,不過很厲害呢。」

 「還差得遠啦。」

 這麼說著的間島同學的側顏看起來有些自豪。

 「……」

 我拿起茶杯啜飲一口澄澈的綠茶。

 如初夏萌發的新葉清新爽口的甘甜香氣撲鼻而來,這時我忽地想道「我仍對間島同學一無所知呢」。

 「……間島同學」

 「嗯?」

 「……我想和間島同學說說話。」

 「我們在學校裡不總是聊天麼?」

 「不是那種聊天,我想更深入瞭解間島同學。」

 「瞭解我?」

 間島同學少見地表現出困惑的模樣。

 「我的事可不怎麼有趣喔。」

 「什麼事都行,不管是你喜歡的東西還是過去的回憶。」

 「可是,我本來就不擅長聊我自己的事——」

 間島同學突然語塞。

 他看著我的眼睛躊躇不前,接著沉思片刻後。

 「……不,沒什麼。對了,如果能以提問形式來就幫大忙了。」

 「那,第一個問題,你喜歡吃什麼?」

 「大阪屋的新舄名牌糕點·萬代太鼓。它還會出季節限定的草莓、洋梨、檸檬、芒果等新口味,不過我只吃過原味。果然不管在什麼地方,標準都是最棒的。」

 「你喜歡什麼電視節目?」

 「我基本上只看NHK,喜歡動物紀錄片。那種不摻雜宛如說教的主觀意志,只機械地陳列事實的無機質感很討人喜歡。因為同樣的原因我也喜歡看圖鑑,小時候我經常去圖書館看。」

 「……便服,很適合你呢。」

 「你說這件?這是我昨天剛叫荒川和巖澤來陪我挑的。襯衫短褲運動鞋,我儘量選了質地好設計簡單的服裝,穿起來很舒服。」

 「泡澡你要泡多少度的?」

 「40度……呃,這樣真的很有趣嗎?」

 「很有趣哦。」

 「可是」

 「很有趣。」

 我筆直地看著他的眼睛強有力地說道。

 間島同學和我對視了一陣子,然後像是堅持不住了似的。

 「……我知道了,下個問題是什麼?」

 「我想想……那麼」

 後來我和間島同學聊了各種話題。

 旅行想去什麼地方?

 喜歡哪個季節?

 讀的第一本書是什麼?

 基本上是我提問,間島同學來回答……

 但我還是非常享受這段時光。

 在學校傳播的謠言、周圍的目光、戀愛心理學之類的東西。

 我在和這些東西無緣的遙遠之地,在和間島同學獨處的這塊小地方里,和間島同學聊天的這段時光真的……真的特別令人享受。

 我甚至想永遠待在這裡。

 「——你喜歡什麼歌曲?」

 然後,在我問出不知道到底是第幾個問題的時候。

 「……喜歡的歌曲」

 間島同學第一次沒有立刻回答。

 不管什麼問題都對答如流的他突然沉默不語了。

 「怎麼了?」

 「……稍等我一會。」

 間島同學慢慢地從座位上站起來,就這樣往櫃檯走去。

 然後他用觸控筆操作固定在支架上的厚平板……

 「……你知道這首歌嗎?」

 話音剛落,裝在高處的電視屏幕就發生了變化。

 電視上顯示出某首歌曲的標題。

 「……我知道!」

 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我還在讀幼兒園的時候吧。

 傍晚5分鐘,面向兒童,和動畫一起播放音樂的音樂節目……這就是在那個節目裡播過的一首歌。

 當時這首歌被這個節目採用,後來變得非常流行甚至成了社會現象……

 「好厲害! 太懷念了!」

 電視上播放的動畫也和當初一樣,我不由得鬧騰起來!

 「流行的歌曲……說實話我不是很懂,但這首歌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間島同學邊說邊從電視底下拿出兩支麥克風。

 「以前姐姐經常在這裡唱歌給我聽,給總是在哭的我唱了無數次無數次。」

 「間島同學總是在哭……?」

 「我也曾有過那樣的時期,給你。」

 間島同學把一支麥克風遞給了我。

 然後我才終於意識到這就是所謂的「卡拉OK」。

 「誒,這……?」

 「麥克風開關已經開了,你還記得歌詞麼?」

 「大致還記得……不對!在這隨便唱歌沒關係嗎?!」

 這裡應該是小吃店的設施吧?!

 會不會算錢什麼的——

 「——不要露餡就沒問題了。」

 「誒……」

 不像間島同學的回答讓我不禁懷疑起自己的耳朵。

 我沒能理解話中的含義,像個擺設似的僵在原地。

 「好了好了,前奏已經結束了哦?」

 「間,間島同學……?」

 「唉,真是的。」

 ——然後我看到了。

 轉過身來的間島同學臉上露出惡作劇一般的羞澀笑容。

 「——要是讓我一個人唱童謠,再怎麼說我還是會感到羞恥的。」

 「啊——」

 單戀對象展現出新的一面。

 過於巨大的衝擊讓我呆滯了一會兒,我和間島同學的二重奏從歌曲第二節才開始。

 間島同學一定還有很多很多我尚未見過的面孔。

 而每當我見到他新的一面,一定會逐漸喜歡上他。

 ……接下來是餘談,我和間島同學在世間一般標準下似乎都算是不太會唱歌的人。

 ‍‌‍‌‌‍‌‌‍‍‌‌‌‍‌

 ——結果我和間島同學聊到了「雷歐」的開業時間18點。

 在沒有窗戶的店內還沒注意到,走到外頭就發現上村的天空染上了淡紫色。

 傍晚,魔幻時刻,也就是所謂的「黃昏時刻」。

 「間島同學,今天感謝你的照顧。」

 「不用在意。」

 在夕陽染紅的歸家路上,間島同學走在我旁邊這麼回答道。

 一開始我不想麻煩他跟他說「送到店外邊就行了」,但他說「你剛痊癒我很擔心,還是送你到家吧」,所以我就接受他的好意了。

 「也幫我和薰姨道聲謝吧。」

 「我知道了,會和她說的。」

 「……今天真的很開心。」

 怎麼感謝間島同學都感謝不完。

 畢竟最糟糕的一天一下子變成了最棒的一天。

 ……這段時光真的如夢似幻。

 「隨意閒聊唱了一首歌就能讓你那麼高興那是再好不過了。話說你東西買好了麼?」

 「呃,啊……沒關係,突然不用買東西了……」

 其實我沒什麼想買的,如果今天要和間島同學去購物約會,我本打算隨便挑個唇膏買下。

 這種話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是嗎,那就行。」

 「嗯……」

 ……我偷偷抬頭看向間島同學的側顏。

 意志堅強,細長而清秀的眼睛。

 眉心的皺紋。

 認真的表情。

 從中分的前發中可窺見的滑溜溜的額頭。

 還有在近處看長得出乎意料的睫毛。

 一個個列舉怎麼舉也舉不完,而且今天又增加了無數中我好球區的地方。

 今天一天我確信了。

 ——我喜歡間島同學。

 世上一定沒有比我更喜歡他的人。

 「白天變得很長了啊。」

 「誒……嗯,是呢。」

 糟糕,走神了。

 走神也是因為「黃昏效果」這四個字一直在我腦中亂蹦。

 黃昏效果……人類的思維能力和判斷力在18點左右最為遲鈍……

 也就是說,現在是最容易告白成功的時機……

 「……」

 我緊張地嚥了口唾沫。

 我……我要告白嗎?!

 可是現歡說第三次約會的晚餐時間才是最佳時機!今天還只是第一次約會哦?!說到底今天到底算不算約會還得打個問號!

 ……但是,我也感覺不會再有這麼好的時機了。今天一天和間島同學的距離似乎也縮短了不少,還提前和叔母大人打過招呼了?!

 而且現在——氣氛還莫名很好?!

 我走在間島同學旁邊,外在我肯定表現得還是很冷淡,但我的內心猶如暴風雨過境。

 腦袋像是沸騰的鍋爐,心臟像打鼓似的怦怦直跳,膝蓋都快顫抖了!

 別說告白了,感覺我光是說一句話,心臟就要從嘴裡跳出來!

 「……」

 我努力佯裝平靜走在間島同學旁邊,然後他好似鐘擺揮動的左手就落進我的眼裡。

 瘦骨嶙峋、血管突出,男生的手。

 「……」

 ……膽小的我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但若是實施行動。

 ……我不是做得到麼……?

 「……!」

 我緊緊握了握拳頭,然後慢慢伸出手。

 心聲吵得身旁就能聽見。

 如果握住那隻手,間島同學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我害怕得不得了,要是被他甩開……我一定一生都無法振作。

 ——但即便知曉失敗的可怕,我仍鼓起勇氣。

 僅此一次,讓我無視現歡的教誨。

 向那隻手——

 「——哦,那運動服是我們那兒的學生吧。」

 「噫?!」

 間島同學在手指差點相碰的瞬間這麼說道,我不由自主地藏到了他背後。

 幸好對方走在另一側步道上沒注意到我們,他們又說又笑地走過去了……

 時機太差了!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僅剩的勇氣!

 「嚇,嚇死我了……」

 冒出的這句話並沒有特別的意思。

 但是,怎麼辦好呢?

 間島同學用莫名悲傷的眼神瞥了我一眼……

 然後再次將視線轉回前進方向,淡淡地說道。

 「……果然你不想被別人看到和我在一起吧。」

 「…………誒?」

 「這次就當我們最後一次見面聊天吧。」

 我完全無法理解。

 我僵在原地,腦袋一片空白,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話。

 「……為什麼」

 僅此而已。

 間島同學也停下腳步。

 「……今天一天我一直在思考。」

 但他沒有看我。

 「……我在約定地點等你的時候非常擔心你,和相當多的人聯繫過,主要是上高的學生。我問他們知不知道高嶺咲發生什麼事了,不僅如此,我還揹著你從車站跑到了家裡。」

 而我明明真的……真的打從心底裡感謝他為我做了這麼多。

 為什麼間島同學的聲音卻這麼悲傷呢?

 「上村很小……實際上也有好幾個上高學生看到我把你背進雷歐。等到週一學校裡說不定又會起謠言。」

 原來如此,這可能確實讓人不好意思。

 如果間島同學說這種謠言傳播起來會讓他很困擾,那我會向間島同學反覆道歉,傳播的謠言我也會一個個去和別人直接溝通闢謠。

 但若僅是如此,為什麼。

 間島同學為什麼會這麼傷心呢?

 「——你有喜歡的人,要是我和你的謠言傳播起來會很困擾吧。」

 ——

 ————

 ──────?

 「嘛,我不知道你喜歡誰,但你肯定沒問題。畢竟你容貌端莊,成績優秀,品行正直,溫柔敦厚,遵紀守法……正可謂才貌雙全。對方肯定也會感受到你的魅力。」

 白。

 白。

 「而且,很慚愧,我沒有戀愛經驗,如果你想找人商量戀愛話題,應該有人比我更合適。」

 白。

 白。

 「即便如此,你也想找我商量的話……對了,還有MINE。不,想商量的話現在商量就可以,不過我覺得我提不出什麼關鍵的建議……」

 白。

 白。

 「對了,作為參考,我想問一下——」

 「高嶺咲你喜歡的人是個怎樣的人?」

 ……這時。

 在無邊無際的雪白世界裡,顏色暴力到五彩繽紛的某物在我心中炸開。

 「……16歲。」

 「和我一個年紀嗎,然後呢?」

 「身高175公分,體重62千克。」

 「?這數字真具體啊。」

 「血型是A型,生日是5月3日憲法紀念日。」

 「……嗯?」

 「他的劉海中分,不會遮到細長清秀的眼睛,單眼皮,睫毛很長,精心打理的直眉,眉心有深深的皺紋,高挺的鼻樑,薄唇」

 「……高嶺咲?你在說什麼……」

 「——他時常攜帶學生手冊,但他其實可以背出校規和校歌。他還有聽一次就能記住別人名字和生日的特技。」

 「性格保守,注重規則和傳統,不熟悉嶄新的事物,對變化呈消極態度,但並不會加以否定。只要知道新事物是好的,他也會靈活地接受。」

 「在做料理和泡茶上有自己的堅持,還有日本茶檢定一級證書,將來的夢想是拿到日本茶專業指導員證書。」

 「喜歡的食品是新舄名牌點心·萬代太鼓,只吃原味的。牛肉蓋飯也不加醬汁,泡澡會泡40度的溫水。是不太願意冒險的類型呢。」

 「電視只看NHK,喜歡動物紀錄片。」

 「他會嚴格懲罰他人的過錯,但絕不會否定對方的人格。大家都明白這一點——可他卻深以為自己很討人厭,有別扭的一面。」

 「午休他總是在屋頂前的樓梯上一個人吃便當。」

 「他對別人的事很敏感,輪到自己卻極其遲鈍。」

 「……說這麼多能明白了嗎?」

 「…………我喜歡的人」

 「……就是你啊」

 「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

 「——除了你以外還能有誰啊?!?!」

 我的聲音響徹在上村晝與夜的罅隙中。

 這個世界除了我和間島同學以外再無他人。

 「我今天遲到,是因為能和間島同學用MINE聊天高興得睡不著覺了!」

 「我特地找你,就是想和你一起吃午飯!」

 「在你面前哭,是因為擔心怕被你當成怪人!」

 「總之」

 「總之……」

 gl15.jpg

 我把心聲一個不留地全盤托出後,深深的靜寂再次包裹周圍。

 「哈……哈……!」

 我喘著大氣,令頭腦一片空白的蒸汽變成熾熱的吐息落在瀝青地上。

 然後在平復呼吸的過程中……

 我突然回過神。

 「……?!」

 我抬起頭,然後看到間島同學至今從未給我展露過的表情——

 「……抱歉……」

 我不知道他這句話究竟帶有什麼含義。

 但一聽到他這句話,我的熱淚便奪眶而出拍打瀝青地。

 「!!」

 ……我不記得之後發生什麼了。

 我毫不在意周圍的目光,一個勁地跑在回家的路上——

 回過神來,我已在被窩裡哭泣。

 然後像個笨蛋似的哭到天明。

 好不容易買來的若葉色連衣裙僅過了一天就變得皺巴巴的。

第五章 實現戀情的要素九成在於勇氣與堅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