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和在意的人一起吃飯時應當坐在他旁邊

第一卷  第二章 和在意的人一起吃飯時應當坐在他旁邊 ■高嶺咲之章■

 ——午宴技巧。

 這是美國心理學家格雷戈裡·拉茲蘭研究出的心理作用。

 大家對下面這些場景是否有印象呢?

 家族會議、相親、商談、聯歡會……

 交涉通常都在餐桌上進行。

 為什麼會這樣?

 這是因為「在餐桌上進行交涉更容易成功」。

 人類是很單純的生物,因填飽肚子產生的滿足感似乎會與對方的印象掛鉤……

 「肚子飽了好開心啊!」、「飯菜好好吃好開心!」等積極正面的情感好像也會與「他是個好人!」這類積極正面的印象掛鉤!

 而注意力集中在美食上的人往往判斷力會下降,因此難以對對方提出否定意見。

 也就是說,在就餐時交涉,不僅能給對方留下好印象,還能降低交涉的失敗率——

 「這不就是攻守兼備的完美作戰嗎!」

 將其命名為『一起吃午餐作戰』!

 我在熟悉的空教室裡高聲宣告我在黃金週長假殫精竭慮想出的計劃。

 「櫻花到了正好看的時候呢。」

 「……小優香,你至少聽聽我的話嘛,一個人太寂寞了……」

 「我在聽啊,你不就是想和間島同學一起吃午飯加深關係麼?所以你要做什麼交涉?」

 「誒?」

 「誒什麼誒啊,你不是要跟間島同學交涉嗎?」

 「……是喔。」

 「我就知道你什麼都沒想。」

 確實,我的注意力全被手段奪走了,還沒決定關鍵的交涉內容。

 怎麼辦……「請和我交往」?不不行不行不行……

 「週末我們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呀?」……不不不這進展太快了太快了……

 那……

 「請」

 「請?」

 「請跟我交換……MIND的ID……」

 明明只是做事前練習,我的臉卻立刻變得滾燙滾燙的。

 「……哦哦,咲咲竟然會提出正常方案我真是驚了。交換聯絡方式不挺好的嗎?難度也沒那麼高,感覺就是戀愛的第一步。」

 「是,是嗎?在戀愛話題上第一次得到小優香的誇獎呢,誒嘿嘿嘿嘿嘿。」

 「但這個作戰有一個問題。」

 「誒?」

 「你沒聽說過那個傳聞嗎?『風紀委員長·間島健吾午休會消失』。」

 「那是什麼意思……?」

 「和字面意思一樣,到了午休間島健吾就會消失。沒人知道他的所在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不見蹤影。」

 「……我完全是第一次聽說。」

 因為我總是一個人在這間空教室吃午飯……

 「小,小優香知道間島同學午休在哪裡嗎?」

 「我反過來問你,為什麼你覺得我會知道風紀妖怪在哪裡?」

 不要用奇怪的綽號稱呼間島同學——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了。

 「怎,怎怎怎,怎麼辦……?!」

 「別老是一驚一乍的啦,該怎麼辦不是很清楚麼?」

 小優香慢慢伸出手指。

 她的食指不偏不倚地指向了我……

 「咲咲,你自己去問啊。」

 「…………………………誒?」

 因此,當天午休。

 我沒去往常的空教室,而是前往了C班教室。

 平時第四節課下課鈴響,我這個貨真價實的孤獨精就會趕緊前往空教室,但今天情況不同。

 「……」

 我按捺內心的緊張往教室內偷偷看去。

 緊接著,和小優香說的一樣,那兩個人把桌子並在窗邊一角,嘴上在爭論著什麼。

 「……達希,你又喝那個紙盒包裝的蛋白飲料啊?」

 「你管我!身高超過一米八的人怎麼可能懂我的苦!」

 「蛋白飲料對長高沒幫助喔。」

 「哼! …………誒,真的假的?」

 荒川陸以及巖澤達希——

 他們和間島同學一樣是風紀委員,同時也是間島同學自初中時期起的摯友。

 在上高,他們倆可以說是最瞭解間島同學的人了。

 想知道間島同學在哪兒就該問他們。

 可是……

 「好,好可怕……」

 真來到教室門口我的心臟就開始跳個不停。

 不,說實話,在制定好這次作戰後我的心率就一直很奇怪。

 ——如各位所知,我十分認生,在學校裡只能和小優香正常交流。

 而我卻孤身一人闖進別班的教室。

 不僅如此,我還得向兩位幾乎沒見過面的男生搭話,這實在是太……

 「……咦?那不是高嶺同學麼?」

 「真假?!她來咱們班有什麼事?」

 「臉蛋還是那麼好看呢——」

 啊啊啊啊!而且還因為我在教室門口站太久了C班的人都開始看我了!

 「嗚嗚……」

 我握緊手上當作護身符帶過來的現歡。

 心臟跳得越來越快,快得讓人難受。

 「……好可怕。」

 好可怕。

 他人的視線好可怕。

 陌生人好可怕。

 男性就更可怕了

 不管我怎麼努力還是會緊張到僵住,嘴上說不出話,然後……不禁回想起。

 我想忘掉的初中時期的事——

 「……」

 ……今天就算了吧?

 我緊緊閉上眼,消極的想法就從我內心深處鑽了出來。

 仔細想想,離我和間島同學告白的最後期限還剩兩個多月嘛。

 那再去找找別的方法才更明智不是麼?

 去找一個更安全、更踏實,不會傷害到我的方法……

 「…………不」

 腳上的顫抖消失了。

 找一個更安全、更踏實,不會傷害到我的方法?

 ——我到底是喜歡誰,想向誰告白呢?

 「……現歡上寫了」

 我低頭看向手中拿著的現歡。

 上面貼得密密麻麻的便籤,就是我的無數心意——

 「『實現戀情的要素九成在於勇氣與堅持』……!」

 我在嘴裡小聲複誦,心中已再無迷茫。

 我一個人走進教室,筆直地朝兩名風紀委員走去。

 「咦?高嶺同——」

 「你要來幹——」

 「喂——」

 路上看著我的C班學生似乎說了些什麼,但對我來說他們的聲音不過是雜音罷了。

 我撥開人群抵達他們的座位。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吃飯了。」

 「所以說!最近的蛋白飲料裡不僅加了蛋白質,還有幫助骨骼肌成長的鈣和維生素D……嗯?」

 「……小咲?」

 巖澤同學和荒川同學一起抬頭朝我看了過來。

 班級裡的其他人似乎也都驚訝地看著我。

 我的臉很燙,身上還出了怪汗,恐怕呼吸也紊亂了吧。

 但是……這和我在校門口與間島同學對話時的羞恥相比不值一提!

 「——我有事想問你們二位。」

 gl12.jpg

 ■間島健吾之章■

 上村市是所謂的雪國,每年到了冬天積雪都厚得誇張。到了四月份,鎮上各處甚至還殘留著泥雪。

 因此櫻花的盛開期非常遲,五月上旬才是賞花季。

 我透過樓梯平臺的窗戶俯視校園,感慨頗深地想道。

 這裡陰暗有黴味,完全不適合就餐……但優點是很安靜。

 因為寂靜能令我感受到四季更替。

 「……要不也做做櫻花餅吧?」

 我也許也在春日暖陽中沉淪了。

 在這自言自語可真不像我的風格,我夾起在便當盒一角凝成塊的芝麻醬拌小油菜。

 一如既往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午休。

 一切都安然無恙——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

 「……呣」

 聽到上樓梯的腳步聲,我暫且放下筷子。

 ……又有人來了嗎?

 「——門上上了鎖,這裡可上不去屋頂哦。」

 腳步聲停了下來。

 以往的訪客聽到這話基本上都會原路返回……

 但不知為何腳步聲離我越來越近。

 「?」

 他沒聽到嗎?

 就在我正打算再次提醒的時候……意料之外的訪客就走進了我的視野內。

 「高嶺咲?」

 「……中午好。」

 我喚出她的名字,而她仍保持平時的能麵點頭回應。

 「為什麼你會來這裡……?」

 她的出現過於出乎我的意料,我坐在臺階上不禁僵住。

 接著她默默走上樓梯。

 輕輕地坐在了我旁邊。

 「呃,你……」

 「……………………我從荒川同學和巖澤同學那兒聽說了。」

 「什麼?」

 「間島同學午休一定會在這兒——在屋頂前面的樓梯上吃午飯。」

 確實,我在這個地方吃午飯只有那兩個人知道。

 那……

 「你是特地來見我的?」

 「……我想把它還給你。」

 高嶺咲遞出一塊折得很漂亮的手帕。

 「當時……那個,謝謝你……」

 「……啊啊,原來是這樣。」

 我理解了。

 我在差不多一週前把這塊手帕給了她。

 「我不是說了不用還麼?」

 手帕上傳來柔軟劑的香氣。她不僅好好洗了一遍還仔細熨燙過,真是太守規矩了。

 原來如此,她就是想來還手帕麼?我明白她為什麼要看準我一個人吃午飯的時機了。

 啊啊,想明白就痛快了——等等。

 「高嶺咲,你為什麼要打開點心麵包的袋子?」

 「我還沒吃午飯呢,就在這裡吃咯。」

 「不不不,可是」

 「可是什麼?」

 被她那充滿吸引力的眸子直直地盯著,我又不禁移開了視線。

 「……和我待在一起等會又要傳出奇怪的謠言了。」

 「沒關係。」

 「說什麼傻話,空穴來風的謠言瞎傳你怎麼可能不困擾」

 「——沒,關,系!」

 聽到她如此強烈地否定,我驚訝地看向她。

 高嶺咲她……不知為何只有腦袋撇到了另一邊。

 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能勉強看到她的左耳紅得跟不合時令的紅葉似的。

 說起來,以前好像也發生過同樣的事……

 「反正沒人會來這種有黴味的地方。」

 「原來如此,你說的確實也對。」

 我也沒理由再堅決拒絕她待在這裡了。

 ……而且,她為何會特地來找我這位風紀委員長,我心中倒是還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十有八九是接著談上次的事——也就是那次假消息的事吧。

 既然如此,我當然不能置之不理。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繼續在這吃飯了。」

 「……嗯,請隨意。」

 我再次拿起筷子默默進食。

 還有上次的走廊事件,這件事相當敏感,我還是不要強行引出話題為好。

 我決定等她自然而然地提出話題。

 「……」

 「……」

 ……話說回來,這情況真不可思議。

 我這位討人厭的死板風紀委員長不知為何竟然在和那位「高嶺之花」高嶺咲單獨吃午飯,而且我們之間的距離觸手可及。

 當然,我明白高嶺咲並不是自己情願和我一起吃午飯的。

 明白歸明白……但回想起來,自進高中以來,我還是第一次和其他人一起吃午飯。

 「……間島同學你」

 高嶺咲突然開口

 「你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吃午飯?」

 原來如此,這是要在談正題之前先隨便聊些其他話題緩解緊張嗎?

 「我不在,班上的同學也能更放鬆吧。」

 「什麼?」

 「我作為風紀委員長,有義務指出擾亂風紀的行為。但同時,我也想過在午飯時間稍微放輕鬆些也沒關係。」

 「哈……」

 「我的意思就是,難得的午休時間我這樣過於正經的人如果還待在教室裡,大家也會感到緊張。」

 所以到了午休時間我就會待在這裡一個人吃午飯。

 然後偶爾會提醒「受了電視劇或動畫影響,想進禁止進入的屋頂的學生」……

 「……我覺得大家並沒有討厭間島同學。」

 「瀨波優香、荒川、巖澤也對我說過類似的話。」

 「但你還是覺得自己很討人厭?」

 「我很高興你有這份心,但風紀委員長就是這樣的職務。」

 「為什麼你要做到這種程度?」

 「為了守護秩序,必須有人擔任討人厭的角色。」

 「真複雜呢。」

 「也並非如此。」

 對話進入了死衚衕。

 遠處傳來教室的喧囂聲,風吹過櫻花樹發出陣陣響聲,足球部在操場自主練習大聲吆喝,小鳥鳴囀,軟式網球部用球拍擊打白球發出清脆聲響……

 舒爽的風從窗外吹了進來。

 「……那,那個便當是你自己做的嗎?」

 「你問這個?不好意思啊,菜色跟給老人吃的似的。」

 芝麻醬拌小油菜、鰆魚西京燒、醃蕪菁,還有煮蜂鬥菜等等。

 由我自己來說也許不太合適,這便當確實太不像高中生吃的了。

 「沒有這回事,看起來很好吃。」

 「謝謝,今天我做得的確不錯,超出我預料了。」

 「誒?」

 「怎麼了?」

 「這是間島同學親手做的……?」

 「是啊。」

 「是,是呢,看起來做得太棒了,我還以為是你父母做的……」

 「我父母已經去世了,現在寄住在叔母家。」

 「啊……對,對不起……」

 「為何道歉?」

 一說出口,我就意識到自己搞砸了。

 高嶺咲仍面無表情,但就連我也明白自己做了錯誤的回覆。

 即便我自己已經接受了現狀,但周圍的人卻並一定能接受。

 我站在接受商談的立場上,卻反過來因為自己的事搞得對方尷尬……

 「……抱歉。」

 「不,沒什麼好抱歉的……」

 ……我實在不適合這類閒聊。‍‌‍‌‌‍‌‌‍‍‌‌‌‍‌

 總之再這樣下去高嶺咲的心仍然會保持封閉狀態。

 就沒有什麼能改變話題的契機嗎……嗯?

 「等等,你那大得離譜的泡芙是什……」

 「是奶油麵包Maritozzo。」

 「奶油……」

 「是奶油麵包。」

 她搶在我之前又說了一遍。

 「我聽說過這個名字,這就是那個奶油麵包嗎?」

 「它是Daigoya新出的甜品,現在在SNS上人氣爆棚喔。」

 「……現在在SNS上人氣爆棚?」

 我不是很清楚這類事情,但那東西不是早就過時了麼?

 上村市太鄉下了,因此跟不上世間一般的流行物。

 最近上村市民之間正煞有介事地傳遞這樣的謠言……

 「奶油麵包Maritozzo是意大利的傳統點心,它的起源可以追溯至古代羅馬。基本上它們都是在麵包裡面夾大量的生奶油,而在它的老家意大利還有把結婚戒指藏在這個甜品裡求婚的風俗,這也是奶油麵包Maritozzo的語源。」

 ……無論如何,高嶺咲看起來挺開心的,我不能說些不解風情的話。

 「你對流行事物有敏銳嗅覺呢,我還是第一次見你說這麼多話。」

 「我,我說了很多話嗎?」

 「你自己沒意識到麼?看起來超開心哦。」

 「看起來……很開心嗎……」

 高嶺咲似乎有所感觸,她開始用手指捏自己的臉。

 她用手指毫不客氣地捏自己端正的臉蛋,那動作感覺跟個嬰兒似的有趣極了。

 「我不是很懂流行趨向,感謝你給我上了一課。話說回來,你不吃麼?」

 「我是想吃啦。」

 高嶺咲微微皺眉,緊緊瞪著奶油麵包。

 她到底在做什麼? 我思考片刻便察覺到了。

 原來如此,對於她小巧的嘴巴來說它太大了。

 「上下分一半,用上半片面包邊蘸奶油邊吃怎樣?」

 「還可以這樣!」

 高嶺咲立刻按我所說蘸起了奶油。

 gl12.jpg

 看來她肚子餓壞了,她的表情仍如能面,但她咬麵包的眼神正閃閃發光。

 「真好次,裡面還加了莓果和核桃,這是革命性的發明!」

 好不容易分成兩半,她卻跟倉鼠似的把臉蛋吃得鼓鼓的,還邊吃邊做吃評。她一口氣吃太多導致嘴角邊沾上了奶油。

 神秘的她意外地還有孩子氣的一面,我不由得……

 「啊」

 和高嶺咲對上了眼。

 糟了,盯著女孩子吃飯可不好。

 我連忙想道歉……

 但下一瞬間,迎面而來的衝擊讓我的這個想法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間島同學的笑容呢,嘿嘿。」

 「什——」

 衝擊,衝擊力太大了。

 宛如遭雷劈一般的衝擊令我無所適從地失去了言語。

 ——高嶺咲,露出了笑容。

 她的嘴角邊還沾著奶油。

 那笑容如孩童天真無邪,又帶著捉弄人的味道。

 她的笑容毫不吝嗇地綻放在端正的能面之上。

 而這笑容單單隻展示給我看——

 「你笑起來會成那種表情呢。」

 「……這很普通吧。」

 不可能普通得了。

 我移開視線勉強如此回覆就用盡了渾身力氣。

 ……竟然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第一次見到喜歡的人的笑容。

 「……?怎麼了?」

 「不,沒什麼,我就是發了會呆。」

 我佯裝平靜再次吃起午飯。

 我是傻麼?

 高嶺咲這麼認真地來找我商量事情,我幹嘛自顧自忘乎所以?

 最重要的是——我不都被高嶺咲甩了麼?

 我夾起成塊的芝麻醬拌小油菜往嘴裡送。

 「我吃飽了。」

 我雙手合十如此說道,然後收拾好便當盒站了起來。

 「誒?!你就要走了嗎?」

 「嗯,打擾你了。」

 不對,後來的是高嶺咲,算了無所謂。

 「可,可是,午休時間還有一半誒……?!」

 「不好意思,我還有風紀委員的工作,得去巡視校內、換貼告示……還得想五月的標語。」

 「標語……」

 知道這件事的人可能不多,每個月的標語製作也是風紀委員重要的工作之一。

 順帶一提四月份的標語是「用問候 和笑容連接 by the way」。

 ……一想到這種東西在校內各處貼了一個月我就頭皮發麻。

 荒川少見地說他想試試,我就交給他辦了結果搞成這個樣子。

 “by the way”還能放文末的嗎?「順帶一提」什麼啊,你給我說完啊?還無謂地工整[注]真的氣人——這暫且不提。

 五七五:原文為日本俳句形式

 「所以我先走了。很久沒吃過這麼愉快的午飯了。」

 「啊……」

 「之前我也說過,我身為風紀委員長,你們來找我談心我隨時都樂意接受。那麼,儘管是在這麼個有黴味的地方,但還請你慢慢享受。」

 我最後以不太習慣的玩笑話收尾便走下樓梯。

 我果然還是不要和高嶺咲待一起比較好,因為又會傳出奇怪的謠言。

 ……但今天的午餐時間確實很愉快,這是我的真心話。

 真不像我的風格,竟然會因為從明天開始又要一個人吃午飯而感到寂寞——

 「——等,等等!」

 就在我快走下樓梯平臺的時候。

 聽到背後突然一聲大喊,我轉過身去,只見高嶺咲在樓梯上低頭看著我。

 她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很焦急。

 「我,我今天有件事無論如何都要和間島同學說——!」

 高嶺咲連忙站起來。

 就在這時。

 「啊」

 就在她站起來的時候,有本書從她的膝蓋上滑落。

 「啊,不會吧,啊哇哇。」

 她不由自主地朝墜落的書本伸出手……但這反而起了反效果。

 就這麼放著不管,書也許還只會掉到她腳邊。

 但她使勁伸出去的右手卻不走運地擊中書本,讓書高高地飛了出去。

 「啊……」

 在慢鏡頭回放的世界中。

 書在空中劃出一條漂亮的拋物線。

 然後啪地一聲掉到了我腳邊。

 「……」

 地球上任何物體都無法逃脫重力影響,而我的視線也彷彿受重力影響一般落在我的腳邊。

 然後……我看到了。

 像「長滿雜草」似的貼滿便籤的一本書,以及它的封面。

 「……哇————?!?!?!」

 「嗚哦?!」

 她纖細的身子究竟是如何發出這種聲音的呢?

 足以響徹整座學校的尖叫聲在我頭頂轟鳴。

 過於巨大的音量令我不禁渾身一震。

 「怎,怎麼……?」

 「~~~~~~~!!!!」

 高嶺咲以驚人的速度跑下樓梯。

 她踩著室內鞋嘎吱作響,臉紅得如熟透的章魚。

 然後她轉眼間就下到平臺上來。

 「哼!」

 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呆呆站著的我腳邊回收了那本「書」。

 「呼……!呼……!」

 「…………那個,高嶺咲。」

 「你看到了嗎?!」

 「呃……」

 「看到了嗎!!」

 ……氣勢宛若鬼神,指的就是現在這種情況吧。

 面對憤恨地瞪過來的高嶺咲,我不可能說得出謊。

 「不是,那個…………看是看到了。」

 「…………!」

 高嶺咲的臉這次變得鐵青。

 如果有表達「世界終結」的表情比賽,她毫無疑問能拔得頭籌。

 她表現得如此真實,我不知不覺間也被她的氣勢鎮住。

 「……我覺得這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過了一陣子,我才繼續開口這麼說道。

 「你的行動不是很令人欽佩麼,在照顧好學校的功課之餘竟然還學習心理學。」

 「…………誒?」

 高嶺咲驚叫出聲往我這兒看了過來。

 「……心理學?」

 「我看到封面上寫著心理學,是我看錯了嗎?」

 「誒,啊,那個……那其他的呢?」

 「其他的?就一瞬間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對了,上面還貼著便籤呢,真熱愛學習。」

 「哈……」

 高嶺咲鬆了一口氣軟綿綿地癱倒在地上。

 真是搞不懂她……

 「總之下週還有中期考查,你成績優秀我還對你說這話可能算多管閒事了,但也千萬別忘了準備測驗。」

 「海滴好的。」

 高嶺咲,這跟嘴巴漏風一樣的聲音就是你的回答嗎?

 不管怎樣——

 「那再見了。」

 我這次總算走下樓梯離開了現場。

 我咯噔咯噔地踩著室內鞋一個人走下樓梯。

 午休到了中段。

 樓梯上沒有其他學生的身影,日光從窗外照射進來,空中的塵埃如絲絲光點。

 ……到這兒就沒問題了吧。

 「好險……」

 再次重申,我果然不擅長撒謊。

 高嶺咲掉到地上的那本書。

 標題寫得如此花哨,我怎麼可能只看到標題中超小的「心理學」三個字呢。

 ——和膽小的戀情告別! 新世代的戀愛戰略!

 從現在開始受歡迎! 超·戀愛心理學講座

 你在意的那個人致你的戀愛指南書——

 「全部都看到了……」

 而且連書腰上的字都看得一清二楚!

 「高嶺咲想變得受歡迎嗎……?」

 不對,她現在就超受歡迎,很難想象她還會有這想法。

 那麼,她應該是喜歡上某個人了吧。

 你在意的那個人致你的戀愛指南書麼?

 「……高嶺咲也有喜歡的人啊。」

 我不禁自嘲地笑了笑。那當然會有了。

 高嶺咲當然也會戀愛。

 這也並非她意外的一面,是極其普通的事情。

 而事到如今我才認識到這麼理所當然的事,我可真是個大蠢蛋。

 「……話又說回來,能讓高嶺咲這麼喜歡的人可真是個幸福的傢伙。」

 我不知道高嶺咲喜歡誰……但看到那本書上貼著的大量便籤,很明顯,她相當喜歡對方。

 ……高嶺咲喜歡的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是我認識的人嗎?和我同齡嗎?他們認識多久了?

 對方是不是頭腦很聰明,是不是很擅長運動,是不是比任何人都清白廉潔呢?

 我倏地回過神,打了自己一耳光。

 「這不是我該在意的事。」

 我是不是腦子出問題了?

 高嶺咲喜歡誰完全與我無關不是嗎?

 這種看熱鬧的心態,和散佈高嶺咲的謠言還沾沾自喜的人屬於同一性質,非常不好。

 ……不,我可能也並非出於看熱鬧的心態麼?

 我肯定是在嫉妒能讓她喜歡上的那個人——

 「嗚哦」

 就在我下到一樓的時候,我感受到背後傳來一陣衝擊。

 我轉過身去看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兒……

 「哈……哈……!」

 「……高嶺咲?」

 她就站在那兒。

 在這麼顯眼的地方交談,可能又會被人傳出奇怪的謠言,但她還是急忙追上了我。

 她氣喘吁吁,滿身是汗。

 「……我也……總是一個人……吃午飯……」

 她哼哧哼哧地直喘粗氣,但仍拼命地一點點擠出自己的話。

 「……你……你說了,很愉快對吧……?」

 然後她那宛如寶石的眸子直直地盯著我。

 並強有力地說道。

 「——那!要不要以後再一起吃午飯?!」

 ……高嶺咲是一位神秘的女性。這句話究竟是誰說的呢?

 看來我有個很大的誤會。

 高嶺咲戀愛了。

 她會用指南書學習戀愛知識,被人知道戀心會很不好意思,有難聽的謠言亂傳她會感到受傷,也會哭。但她又會吃人氣甜品把臉吃得鼓鼓的露出孩童般的純真笑容。

 ……而她一個人吃午飯也會感到寂寞。

 她說不定遠比我想象的更加普通。

 「……你臉上沾著奶油哦。」

 「?!」

 高嶺咲立刻紅了臉,並用兩隻手遮住嘴角。

 被異性指出她嘴角沾著奶油她當然也會害羞。

 她的動作太可愛,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12點50分到13點10分這二十分鐘,我每天都會在那裡吃午飯。」

 「誒……」

 「如果你願意在那種有黴味的地方和我一起吃飯的話,那就下次再見吧。」

 明明是她主動提議,但她卻似乎沒想到我真的會同意。

 她發了一陣子呆,然後整個人一下子精神起來……

 「——好的!!」

 她露出向日葵般的笑容這麼回答道。

 ……看來我有必要改變想法。

 討人厭的死板風紀委員長與高嶺之花。

 我們固然不般配,但住的世界是同一個。

 也就是說,我想表達什麼呢——

 「那下次再見吧。」

 看來我這個討人厭的傢伙即使被她甩了,也能在她的問題解決之前自稱是她的朋友。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離午休結束還剩15分鐘。

 我回到教室眉頭緊鎖。

 我一坐到座位上,班裡的男生——不,仔細看就能發現是以荒川、巖澤為首並混入幾個其他班男生的群體轉眼間將我包圍。

 這是插翅難逃的完美包圍網。

 然後——

 「——喂,間島!你和高嶺同學是什麼關係啊?!」

 如各位所見,我正接受激烈的訊問。

 「為什麼你們就這麼笨呢……!」

 我重重地嘆了口氣。

 ……在聽高嶺咲說她從荒川和巖澤那兒得知了我的所在地的時候,我就該注意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

 我還是太小看高嶺咲的影響力了……!

 「高嶺同學來C班找你了哦!!」

 「我聽說她的表情非常煩惱啊?!」

 「我還聽說委員長把高嶺同學叫到沒什麼人的地方去了,是真的嗎?」

 「還有人目擊到間島強行帶著高嶺同學在校內到處走!」

 「你們親過了嗎?!」

 「擾亂風紀嗎這是?!」

 「要當指導對象嗎這是?!」‍‌‍‌‌‍‌‌‍‍‌‌‌‍‌

 我抱頭呻吟,被蠢到無話可說。

 他們可真是不會膩,每次都能想些新故事……!

 我為了特地避人耳目來找我商量的高嶺咲的名譽著想沒有回嘴,他們就隨口胡說——!

 念及至此,我忽然想道。

 對了,高嶺咲呢——?

 我從包圍我的這群煩人精的縫隙間勉強瞄到她所坐的窗邊座位的情況。

 那兒正上演著出人意料的一幕。

 雖然不及我這程度,但她也被班上的女生包圍了。

 「男生真的太爛了——」

 「小咲你沒事吧?」

 「要是那個風紀妖怪對你做了什麼怪事你要立刻和我們說哦!」

 「誒?啊,那個,我……也並沒有……」

 「咦?說起來我可能還是第一次和小咲說話呢。」

 「啊,其實我也是~」

 「對了!我們來交換MINE的ID吧!我們班上有個女生群也想讓高嶺同學加進來呢!」

 「啊,呃,呃……」

 她的表情仍如能面,儘管語無倫次,但她確實是在與女生交流。

 ——多虧你採取各種行動才把過分的謠言掩蓋了不是麼?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嗎?」

 我現在終於明白荒川話裡的意思。

 反正我是個討人厭的死板風紀委員長,事到如今再讓別人更討厭我一點也沒什麼區別。

 不如說,如果能讓喜歡的人幸福,那還有比這更好的事麼?

 她也不必再因為找不到談心對象而困擾了吧。

 可是,怎麼回事呢?剛剛的事還沒過多久,一想到高嶺咲沒必要再和我一起吃午飯,我又覺得有些遺憾……

 「……還有喔!臉色大變的高嶺咲走進C班就問我和荒川“間島健吾在哪裡!”看到她那想不開的表情我一下就反應過來了!沒錯!是間島同學的特別指導要開始了……」

 「又是你嗎!!給我接受指導————!!」

 「咕誒————!!」

 「嗚哇!間島生氣了!!」

 「按住他按住他!」

 「哈哈哈,達希的臉跟紅綠燈似的真有趣~」

 我揪起巖澤,班級同學都來按住我,荒川笑得無憂無慮,女生們則在遠處冷冷地看著我們。

 真是的,完全視風紀如無物,B班的午休熱鬧得緊。

 「……真噁心。」

 ……而在一片熱鬧的氣氛中。

 我看到一位男生看起來極其不愉快地走出了教室。

 「……那些人在那樂呵啥呢真的是……傻不傻啊?」

 二樓男廁。

 廁所裡有兩個隔間,從深處上了鎖的隔間裡傳出這樣的聲音。

 偶爾還能聽到震動聲和沉重的響聲,恐怕是他踢牆的聲音。

 除此之外,還能聽到咯吱咯吱的奇怪聲音……但我不清楚這聲音究竟是什麼。

 「噁心……真無聊……」

 他打開隔間的門走了出來。

 然後一看到我。

 「誒……?」

 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啊,我知道了,剛剛那咯吱咯吱的聲音其實是咬指甲的聲音。

 巖澤在我身後犯惡心地「嘔」了一聲。

 「……我聽說咬指甲症大多是因為壓力比較大而引發的,我會用工具剪指甲所以純粹只是好奇……有咬指甲症的人究竟是怎麼處理咬掉的指甲的?是會吐到一邊嗎?還是就這樣吞下去?」

 「什,什麼……?!」

 「不管怎樣,身為風紀委員長,從衛生角度來看我不推薦你這麼做,坪根拓海。」

 二年B班·坪根拓海——

 他極其狼狽地往後退,然後背部撞上了牆。

 「風,風紀委員……?你們有什麼事啊……!」

 「哎呀,沒什麼大事啦,我就直截了當地問了。」

 荒川露出清爽的笑容回答他的問題。

 「說實話,傳播小咲奇怪謠言的人就是你吧?坪根拓海同……」

 「哈,哈?!你說啥呢!我根本聽不懂。」

 荒川話還沒說完,坪根拓海就急得大聲回應。

 ……想用音量威懾對方的意圖可謂一目瞭然。

 「呵!說到底你們有什麼證據說出這種……」

 「呃,二年A班莖太隆平、新屋士郎,B班川端東吾、堀片俊夫、小出淳、曙美智佳、立島瑞穂,C班金屋理香、桃川保典……」

 巖澤僅憑記憶淡淡地說出一大堆名字,坪根拓海的臉一下子失去血色。

 「其他還有幾個人記不清了,不過這可謂證據確鑿吧?所有人都說是從你這兒聽說高嶺咲的謠言的哦,你是不是傳得有點太過頭了呀?」

 「……我,我也是從朋友那兒聽說的。」

 「那不可能呢,有關高嶺咲性質惡劣的謠言確實就出自你的嘴巴。」

 「為,為什麼你會知道這種事啊?!」

 「咱家的巖澤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喜歡八卦了,人脈特別廣,不只是上高,在中高、下高的各個班級裡都有他的熟人。」

 「——謠言終歸不就是口口相傳形成的麼?那隻要適當做些推測,再像解開纏繞的耳機一樣一個一個地去問他們謠言的出處,不就能知道誰是源頭了麼?」

 「……?!」

 坪根拓海無話可說了。

 ……巖澤達希說得輕鬆,但就我所知,也就他能在幾個星期內就完成這麼一個讓人看不到盡頭的麻煩工作了。

 也許是拜他和藹可親的性格與容貌所賜,他很擅長籠絡他人,而且本人對此也樂在其中。

 不過也因為這個緣故,他有成為麻煩製造者的傾向,經常過分深入多餘的事情,反而成了傳播謠言的一方。

 「聽說你一年級的時候被高嶺咲甩了就傳播她奇怪的謠言洩憤?都是因為你做的太過頭了,你的名字一下子就浮出水面了哦。把你留到今天只是為了收集好證據呢~」

 ——在這件事上,他是最大的功臣。

 「嗚……」

 坪根拓海不甘心地呻吟,並往出口處瞟了一眼。

 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但他發現在我背後蓄勢待發的籃球部王牌荒川之後似乎就立刻放棄了。

 「坪根拓海,我先跟你說好,我們不是來制裁你的,也不是來指責你的,畢竟那屬於越權行為。我們來這兒只是為了通知你一件事。」

 「別,別拐彎抹角的!有話直說!」

 「是嗎?那我就直說了,我們決定向B班的班主任溫出老師報告這件事。」

 「?!」

 他的臉色唰地一下變得蒼白。

 「之後的處分由班主任負責……我們預計會在今天的班會結束後向老師報告,我這麼說也許有些多管閒事,但我還是建議你和我們一起去。」

 帶著明確的惡意對同班同學進行性質惡劣的誹謗中傷。

 這明顯超越了風紀委員能懲罰的範疇。

 在巖澤的努力之下,我們收集到了充分證據,事到如今他已無法再推脫。所以在事前通知他是我們對他僅剩的一絲溫情……我本想留一分情面。

 「……不,這很奇怪吧。」

 ……看來他還是無法接受。

 坪根拓海暴露無遺的敵意化作卑微扭曲的笑容。

 「人,人總會說那麼一兩句閒話的不是嗎……!你們不也是這樣麼?!……不對!我可不記得我傳播過謠言啊!我不記得,但你們說的確實沒錯,我可能的確散佈了一點點有關高嶺咲不好的謠言——但是,並不是全部!」

 他是從那句「並不是全部」裡看到了什麼勝機嗎?

 坪根拓海突然兩眼放光。

 「對……並不是全部!高嶺咲的謠言並不全是我散佈的!」

 「……可我從巖澤那兒聽說性質惡劣的謠言好像全是你傳播的啊?」

 「就,就算是,這也不是犯罪!大家不都會傳謠嗎!我的行為只是稍微過火了一點……為什麼只有我?!對啊!為什麼只有我非得遭受指責不可?!而且俗話說無風不起浪,謠言說不定是真的不是嗎!」

 「……原來如此,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對吧?!那……」

 「——不管怎樣,決定結果的並不是我們。」

 「……」

 他似乎還沒有理解,我只好說得更清楚些。

 如剛才所說,我們只是來通知的。

 剛剛傳達的全都是決定好的事情,不會發生任何改變。

 「如果你想和我們一起去向老師報告,那就在下午班會開始前找個風紀委員說一聲就好,再見。」

 我們的工作這樣就結束了。

 ……午休即將結束,趕緊離開吧。

 「等一下啊!!」

 ……坪根拓海抓住了我的肩膀。

 他的態度突然一變,怒形於色。

 「說到底……是那個女人不好!」

 這都不知道是巖澤第幾次嘆氣了,平時總是爽朗笑笑的荒川唯獨這種時候露出了從未見過的表情。

 「那個女人自視甚高……!明明就連個朋友都沒有!總是一個人待著,反正她肯定也沒男朋友吧?!我看她太可憐了才想給她交往的機會跟她告白……可她卻簡簡單單地就甩了我……!」

 「……喂」

 我低沉地說道。然而坪根拓海完全沒有閉嘴的意思。

 「她說“我有喜歡的人了,對不起”耶!太不明所以了吧?!她不就是個孤獨精嗎!反正都找不到男朋友就拿我湊合湊合不好嗎……!」

 「……閉嘴」

 「話說為什麼偏偏是你來啊……!你是不是知道?!你是不是知道高嶺咲喜歡的人是誰,還過來愚弄我?!性格真夠惡劣!」

 「閉嘴」

 「……哈?難道你真不知道?哈哈!那我就告訴你吧!那女人的趣味真是低級!聽好了?!高嶺咲喜歡的是間——」

 坪根拓海沒能把話說完。

 因為在他說出名字之前,我就揪住了他的胸襟。

 「——我勸你,在我還能保持理性的時候閉嘴。」

 之前我也提過,我在心情不好的時候表情似乎會變得十分可怕。

 坪根拓海瞪大眼睛不由得發出「噫」的一聲悲鳴。

 「你怎麼想高嶺咲是你的自由,但是——」

 ——高嶺咲戀愛了。

 她會用指南書學習戀愛知識,被人知道戀心會很不好意思,有難聽的謠言亂傳她會感到受傷,也會哭。但她又會吃人氣甜品把臉吃得鼓鼓的露出孩童般的純真笑容。

 ……而她一個人吃午飯也會感到寂寞。

 所以——

 「——只有你一個人會這麼想,不要把你的想法強加給他人。」

 我放開手,坪根拓海就無力地摔在了瓷磚地上。

 ——就這樣,一系列圍繞高嶺咲的性質惡劣的謠言騷動暫且拉下了帷幕。

 ……在那之後過了十天。

 中期考查結束,隔了一段假期,班級內某種懸懸而望的緊張氣氛也有所緩和。

 雖說我們這是雪國,到了這個時期櫻花也幾乎都謝了,櫻樹正綻新嫩芽。

 正可謂「花謝葉開」。

 「……結果還是沒做成櫻花餅啊。」

 在屋頂前陰暗有黴味的樓梯上。

 我一個人自言自語,度過和以往沒兩樣的午休。

 我手上有昨天在Daigoya買的奶油麵包。

 順帶一提,這是季節限定商品,麵包裡夾的不是生奶油而是紅豆和鮮豔的抹茶奶油。

 我還是第一次自己買這類點心麵包,戰戰兢兢地咬了一口,意外的是這麼多奶油吃起來竟好吃不膩。透鼻的抹茶風味也很清涼,這可是個新發現。

 「什麼事都要挑戰一下啊。」

 邊低頭俯瞰校庭的葉櫻邊吃奶油麵包也意外地別有生趣。

 「……奶油麵包,夏季到來,牛奶換清茶。」

 「——你說什麼了嗎?」

 「嗚哦?!」

 從死角出突然冒出一個聲音,我差點把奶油麵包掉地上。

 這聲音是……

 「高,高嶺咲……?!」

 「嗯……?是我,怎麼了……?」

 高嶺咲正看似有些顧慮地走上樓梯。

 「……為何?」

 我們已經查明散佈高嶺咲性質惡劣謠言的人物,同班同學也會主動找高嶺咲聊天了。

 那她不是沒必要再和我一起吃午飯了嗎……?

 「你不是說以後再一起吃午飯麼……難道那是玩笑話?」

 看到她的眸子上閃過一絲淚光,我趕緊否定。

 「不是! 那個,就是,都過了那麼久了我還以為你早忘了……」

 「……怎麼可能忘呢?之前因為要準備考試,午休我也在學習。」

 「是,是嗎,那可真令人佩服……」

 高嶺咲不顧困惑的我坐到我旁邊,並開始打開膝蓋上的便當盒。

 看來她今天並不是吃奶油麵包。

 「……是你親手做的嗎?」

 「我平時不怎麼做菜,不過看到間島同學做的飯菜,我就也想去挑戰一下。」

 「嗯,做菜非常棒喔,最棒的是隻要照菜譜來做就不會失敗。定好分量,守好時間重現與前次同樣的味道時那成就感實在……喂,等等!那顏色看起來很危險的物體是什麼?!」

 「是煎雞蛋!!我想做得甜一點結果搞砸了!!」

 「啊啊,原來如此,是砂糖炒焦了嗎……可是你糖是不是放太多了?」

 「我喜歡像甜點一樣甜的煎雞蛋!……咦?那是奶油麵包嗎?」

 「嗯,我看到你吃這個就也想試試看。我平時不吃這種點心麵包……不過它比我想的好吃得多,很適合配狹山濃茶。」

 「……呵呵」

 「怎麼了?」

 「不,我只是在想我們想到一起去了呢。」

 「是嗎……」

 「……」

 「……」

 兩個人之間忽然沉默。

 我默默地吃著奶油麵包沉思。

 高嶺咲為什麼要和我一起吃午飯……能想到的一個原因是,高嶺咲身上還有至今仍未完全解決的問題。

 我暗自受打擊。

 ……她到底心懷怎樣的煩惱?

 「……那個,怎麼說好呢。」

 「?」

 「……說起來你考試考得怎麼樣?」

 「……我不擅長世界史。」

 「我倒是不擅長現代文,作者的心情我怎麼可能懂,答案不止一個也讓人不明所以。」

 「……間島同學是學年第一名對吧?」

 「那的確是……」

 「……」

 「……」

 「……和我這種人一起吃飯很開心嗎?」

 「……很開心哦。」

 「是嗎……」

 「……」

 「……」

 「……間島同學」

 「……怎麼了?」

 「其實我有喜歡的人。」

 「咳咳咳!!」

 噎到了。

 我極其驚訝地偷看高嶺咲的樣子,但她正用筷子戳著焦黑的煎蛋,臉上仍掛著熟悉的能面,看不出她的感情。

 「……不過只是我的單戀呢。」

 「是,是嗎,那可真辛苦啊……」

 ……糟了。

 我確實曾在保健室誇下海口,說不管是戀愛問題還是什麼問題都不分貴賤……

 但我只是打個比方,根本沒想過她真會來找我商量這方面的問題!

 「……」

 傷腦筋。

 不是我自誇,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我與所謂的戀愛話題毫無緣分,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話說高嶺咲是不是搞錯了商量的對象啊?!

 我可是死板的風紀委員長哦?!你不是比我受歡迎100倍嗎!!

 可是……

 「……總是沒法讓他在意起我。」

 她特地來拜託我這個討人厭的傢伙。

 還露出這種表情。

 而我話都已經說出去了,不能不作回應。

 「……你聽說過斯汀澤stinzer效應嗎?」

 我一說出口,高嶺咲不知為何就擺起架勢。

 「沒,沒沒沒聽說過。」

 「是嗎?我看你之前有讀心理學的書,還以為你知道……斯汀澤效應就是一種心理現象,和對方的位置關係會影響你給別人的印象。」

 「哈……」

 「比方說有個四人桌,坐在正對面的人容易滋生『對抗』心理,坐在斜對面的人為『中立』,坐在旁邊的人為『友好』,坐在不同的位置給別人的印象似乎也會不同。簡單來說就是坐在別人旁邊,關係容易變得親密。」

 沒錯,就和現在我們兩人一樣。

 「為什麼坐在旁邊會變得親密呢……有人認為單純是因為身體距離近,而我認為是視線的緣故。」

 「視線……?」

 「坐在一起就能看同樣的風景對吧?」

 我們兩人自然而然地看向窗外,校庭中綻放的新綠。

 ……也有不站在同一個視點就無法明白的事情。

 「間島同學……」

 所以……

 「先從坐在喜歡的人旁邊開始吧。」

 「………………………………嗯?」

 「你是一位很有魅力的女性,所以我不覺得你不用太擔心。」

 我不知道高嶺咲在意的男性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但她肯定沒問題。

 我是覺得她沒問題……可她為什麼要用這種眼神看我?

 「……總感覺很受挫。」

 「別這麼怯懦,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努力,我為你加油。」

 「好的…………」

 果然,能被她這麼喜歡的傢伙真是個幸福的人。

 我吃著若葉色的奶油麵包,心裡越來越羨慕高嶺咲喜歡的那個人。

 總之,我這陣子似乎可以繼續自稱是高嶺咲的朋友。

第三章 真正的要求要留到最後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