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告白應當在三個月以內實行

第一卷  第一章 告白應當在三個月以內實行 ■高嶺咲之章■

 ——各位聽說過『告白三個月法則』嗎?

 『從現在開始受歡迎! 超·戀愛心理學講座』,簡稱『現歡』。

 據第一章『你所不知道的戀愛規則』所說……

 令人驚訝的是——

 (真的太讓人吃驚,我都從椅子上摔下來了。)

 據說和異性認識的時間越久,告白的成功率越低!

 這正可謂晴天霹靂。

 (我真的,真的太吃驚了,都精神恍惚了一陣子)

 這是革命性的觀點。

 因為按常理而言,和異性認識時間越久互相不是會了解得更深麼?

 然後不就會更喜歡對方嗎?

 像我這樣的戀愛新手會這樣想也正常……但這是有數據證實的理論。

 根據現歡的統計結果,向異性告白成功率最高的情形是「和對方認識沒超過三個月」。

 成功率在第三個月抵達頂峰,之後就會逐漸降低。

 也就是說……

 「——我必須在三個月以內向間島同學噶噶噶,噶噶白!」

 「可你卻連告白這個詞都沒法好好說出來了?」

 小優香略帶無奈地指摘,我的臉就猛地發紅。

 ——順帶一提這裡是我的房間,放學後我和小優香兩個人正打算開關於今早口口相傳作戰慘痛失敗的反省會。

 說到小優香,她正躺在我的床上看漫畫。

 ——哎呀,是我麻煩她來陪我商談戀愛問題,所以我也不好要求太高,但她就不能再積極一點兒麼……我們的交情都從初中持續到現在了,對吧……?

 ……重振精神。

 「準,準確來說剩餘時間不到兩個半月。和間島同學在停車場對話那天是4月7號,而今天是4月25號。」

 「太注重細節啦~~」

 小優香邊翻漫畫邊這麼說。

 那漫畫就這麼有趣嗎……?

 「……嗯?可說到底間島同學和我們不是來自一個初中麼?我覺得你們認識的時間早就超過三個月了。」

 「那時候……我還不太清楚戀愛是什麼所以不算!」

 「真隨便,不過戰線拉太長,對方也會從戀愛對象變得更像朋友呢,我也同意做短期決戰比較好。那本可疑的書偶爾也會寫點對的事情嘛。」

 「是!現!歡!才不可疑呢!」

 「話說要是不設期限,咲咲一輩子都不會告白。」

 「這……這種事誰知道呢?」

 「跟你打賭也沒問題哦。」

 小優香斜眼看向我。

 「我們來上高讀書已經過了一年……可咲咲在高中和除了我以外的人有好好說過話麼?」

 「嗚!」

 被戳到痛處我不禁眼神遊移,這反應即是無可辯駁的答案。

 小優香深深地嘆了口氣。

 「……咲咲知道間島同學是怎麼看你的麼?」

 「什麼什麼什麼什麼?!間島同學說我什麼了嗎!!」

 「太近了太近了太近了!!說你神秘啦!他說你很神秘!」

 「誒?!這意思難道是……喜歡我嗎?」

 「那可真是太恭喜你了!……喂!別傻笑了!這可不是在誇你哦!你在學校基本不主動表達自己的想法,所以被他認作『搞不太懂的人』了!」

 「……!」

 沒想到我自己受到了溫莎效應影響。

 太過震驚,我無話可說……

 「你看!你就是有這壞毛病!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立刻一臉認真地陷入沉默,不治好這壞毛病你在別人眼中一輩子都會是個不可思議的奇異女性!」

 「……」

 「不行了,根本沒在聽。」

 小優香傻眼地說道,她再次迴歸漫畫世界。

 ……我腦子裡也明白。

 如果只是認生怯懦倒還好,但我這副樣子,再加上連話都很少說,能傳達的東西也會變得無法傳達……

 可是,即便如此。

 「我覺得這比說些言不由衷的話要好……」

 這是我花了大量時間擠出來的毫無虛假的真心話。

 「……」

 小優香再次斜眼看了看我。

 然後她“呼……”地嘆了口長氣。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

 即便會各種抱怨,小優香也是我自初中以來獨一無二的摯友。

 就是偶爾……不,是經常會說些過分的話。

 「那就說給我聽聽吧!」

 她總是會陪伴我的任性到最後。

 「『現歡』裡說要怎樣才能攻陷那個遲鈍正經的風紀妖怪呢?」

 「……我有對策。還有不要用奇怪的綽號稱呼間島同學。」

 開場白講太多了,現在終於來到了公佈時刻。

 公佈我從現歡裡學到的戀愛必勝法。

 奮起集會(兩人)翌日,在第二節課和第三節課之間稍長的休息時間。

 我為了實行昨天向小優香極力主張過的必勝作戰,在隱蔽處窺探情況。

 在校園內想找到間島同學並沒有那麼難。

 因為他的聲音響亮,而且他堂堂正正的站姿獨一無二。

 還……因為他單純很顯眼。

 「——那邊二年C班的小谷裕也!學生手冊服裝規定第三項『裝飾品』上不是寫了禁止佩戴耳釘嗎!」

 「咕!為什麼站那麼遠還看得見啊?!但是很遺憾,大腦門,這是耳扣!」

 「那就行!但還請你換戴不太顯眼的飾品,上課期間請摘掉!那邊那位站住!二年A班的新屋士郎!邊走邊玩手機以及在走廊玩手機都是明令禁止的行為……!」

 即便在休息時間,風紀委員長·間島健吾仍在全力運作。

 走在走廊上的間島同學用彷彿刀劍一般的銳利目光迅速找出違反校規的人並痛快地斬殺。

 而他這種時候的認真側臉,帥得讓我不由得感嘆。

 「……無法接近。」

 ……怎麼辦,他毫無破綻。

 到這時候我又躊躇不前。

 「金屋理香!你又把裙子折起來了是吧?!學生手冊服裝規定第一條『服裝』要求裙子長度要蓋過膝蓋,我說了那麼多遍……」

 ……間島同學看起來很忙,要不下次再來吧……

 我開始膽怯畏縮。

 但我用力搖了搖頭,驅逐走膽小的自我!

 現歡裡寫了,『唯有行動』!

 快看!現在正是好機會,間島同學周圍沒人了!

 我鼓起勇氣從隱蔽處跑了出來!

 「你,你好,間島同學!」

 「嗯……?」

 他轉過身,目光仍舊凜然。

 一見他轉向我,我的心臟就猛地跳了一拍,喉嚨也有種堵塞的感覺……

 『在早期,要極力避免暴露自己的好意』我遵循現歡的教導努力保持撲克臉。

 「啊啊,是高嶺咲麼。」

 間島同學叫了我的名字。

 和往常一樣,他的聲音沉穩且響亮。

 表情、舉止、氛圍都和平常沒兩樣……

 「……怎麼了?」

 ……前幾天才剛發生那種事,再多在意一點我不好嗎……

 只有我一個人驚慌失措,總覺得太不公平!

 我差點要鬧情緒,撲克臉,撲克臉……

 「找我有什麼事麼?」

 間島同學驚訝地皺起眉頭。

 ——我等的就是這個瞬間!

 「不,並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我也朝眉頭髮力,在眉心擠出一條條皺紋!

 ——鏡像效應。

 也稱「同調效應」、「姿勢反應」,是心理學用詞之一。

 據現歡所說,這是指「人類會下意識和喜歡的人做同一個動作,也會下意識對和自己做同一個動作的人抱有親近感和好感」的心理效果。

 有一種心理學技巧就是看準這個效果特意模仿對方的行動,進而拉近自身與對方的心理距離。

 也就是說,對方翹二郎腿,我也翹二郎腿。

 對方撓臉,我也撓臉。

 對方皺眉,那我當然也要皺眉!

 一個勁地模仿對方的動作就能讓對方抱有親近感……哎呀不可思議!一不留神我們就兩情相悅了!

 這正是像我這樣的晚熟女生也能實行的必勝策略!

 將其命名為「鏡像作戰」!

 本該如此。

 「……我做了什麼讓你感到不快的事情嗎?」

 「誒?」

 預料之外的反應令我無言以對。

 感覺心靈的距離非但沒有縮短,反而變得更遙遠了些。

 怎,怎麼可能……?這和我的計劃不同啊……?

 「難道是因為之前校門口的那件事?我只是想盡我風紀委員長的職責,如果不經意間傷害到你,我道歉。」

 「啊,不,沒有,不是這麼回事。」

 「那你為什麼這麼使勁地瞪我?」

 「呃,這是那個,我不是在瞪你,是鏡……不不不」

 「鏡?」

 間島君似乎覺得不可思議似地歪了歪頭。

 啊!鏡像!

 我內心慌里慌張,身體卻很誠實地把頭歪到和間島同學同個角度!

 我把頭朝右歪30度,抬眸瞪著間島君的同時慌亂不已……

 從旁看來會是一副很巧妙的景象,我在很久以後才注意到這點。

 「不是,那個,我今天有話要和間島同學說。」

 「有什麼事要商量嗎?要是不適合給別人聽去那就換個地方……」

 「誒?」

 間島同學慢慢環顧周圍,而我也模仿他這麼做。

 緊接著——不知何時!

 剛剛周圍還沒人,現在以我和間島同學為中心卻聚集了一大片人?!

 「哦,高嶺同學又被間島糾纏了。」

 「難道要再次挑戰告白?」

 「真熱情啊,我還以為間島對戀愛沒興趣。」

 「……話說高嶺同學瞪得太厲害了吧?」

 聽到人群中傳來這樣的聲音,我的臉一下漲紅。

 什麼情況,這麼多人在看?!話說告白是什麼?!

 不是很懂,間島同學要向我告白了嗎?!

 我努力保持撲克臉,但腦袋裡已極其混亂!

 「你真的很容易惹人注意呢。」

 間島同學頗有感觸地說道,他撓了撓太陽穴上方的位置。

 不,不對!顯眼的是間島同學,絕對不是我……

 ……啊?!鏡像!

 我反射性地模仿起間島同學正想撓頭——

 「?!」

 ——的時候停下了手。

 危險!剛剛為了向間島同學搭話打理好的劉海差點要毀了!

 但是不模仿的話作戰就……從現歡裡學來的必勝策略就……!

 「咕……!」

 糾結來糾結去,我的指尖開始撓起空無一物的位置。‍‌‍‌‌‍‌‌‍‍‌‌‌‍‌

 已經完全是意義不明瞭。

 「……你從剛才開始就在幹嘛呢?」

 「我到底是在幹嘛呢……」

 他終於把這話說出口了。

 在眾人矚目下,我的羞恥感早已超越沸點。

 間島同學絕對會覺得我是個奇怪的女生……!

 啊啊,要是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打從一開始我就不該做什麼鏡像效應。

 在眾目睽睽之下我,我……

 「嗚……」

 太羞恥了,太羞恥了,太羞恥了!

 一在意起周圍的目光,我的眼睛就因為過於羞恥而發熱。

 不行,我知道這麼做是不行的。

 我的意志無法阻止眼中的熱淚往上湧……

 「啊……」

 搞砸了。

 我終於忍不住,大滴淚珠從我的右眼滴落。

 就在這時——

 「——別動。」

 間島同學輕聲說道。

 「誒……?」

 ——接著手帕就抵在了我的右臉上。

 圍在周圍的那些人都一起掀起「哦哦哦?!」的歡呼聲。

 而我只能瞪大眼睛,呆站在原地盯著間島同學。

 誒,咦?我現在到底怎麼了?

 「抱歉,我唐突了。我不是很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你不想被人看到那個對吧?」

 間島同學用只有我能聽到的音量低聲說道。

 ……他那如往常一樣的穩重聲音,

 透過手帕輕抵臉頰的右手,

 總感覺十分溫暖。

 「手帕是便宜貨,你不用還我也可以,總之先換個地方吧。」

 我不禁……

 伸出自己的右手……

 「……嗯?」

 間島同學發出驚咦聲。

 「誒?」

 圍在周圍的大家也都極其震驚。

 「……」

 而我僵在原地無法理解眼前的光景。

 時間在慢鏡頭回放中緩緩流逝。

 在流速緩慢的時間裡,我想起現歡裡的一句話。

 ——鏡像效果。

 ——人會下意識做和喜歡的人同一個動作。

 「……啊,啊啊……?!」

 我終於回過神,臉色發青。

 間島同學用手帕拭去我的淚水,我竟然下意識學他把右手貼在了他的臉上。

 多麼奇妙的構圖啊。

 正面相對的一對男女,把各自的右手抵在了對方的臉頰上……

 「高嶺咲……?」

 面對我奇特的行為,就連間島同學似乎也掩飾不住為難的神色。

 「啊……誒,不,不對,間島同學,這是……」

 哪裡不對了?我也不知道。

 我唯一明白的是,強烈的羞恥感正如岩漿一般從我內心深處湧上來……

 「……誒?那兩人要接吻嗎?」

 ——不知從哪兒聽到了這樣的話,我心中的岩漿終於爆發。

 「……白棉毛[注]」

 注:ケサランパサラン

 「嗯?」

 「粘著,白棉毛……」

 「白棉毛……?」

 「再,再見!!」

 「高嶺咲?!」

 周圍的視線,特別是間島同學驚奇的視線讓我一秒都無法忍受。

 我立刻轉身在走廊裡飛快地奔跑。

 但是——

 「——高嶺咲!不能在走廊奔跑!」

 身後傳來間島同學制止的聲音。

 「啊——」

 陷入混亂的我的腦袋裡也有了能思考「違反校規會被間島同學討厭」的從容。

 我連忙急剎車,但這反而幫了倒忙,總之……

 「啊噗!」

 ——我在走廊正中央,在眾目睽睽之下,摔了個大跤。

 聚集起來的人群中響起一片喧譁聲。

 「嗚哇?!摔倒了?!」

 「看,看起來好疼……」

 「……高嶺同學到底怎麼了?」

 聽到他們的聲音,我已經羞恥到不能再羞恥了。

 而且摔倒的時候我好像扭到了腳踝,太悲慘了,我又忍不住快要落淚。

 「嗚嗚嗚……」

 真的是,我真的是,究竟在幹嘛呢……?

 想就這樣消失……

 就在我腦中充滿這種想法的時候。

 「——沒事吧,高嶺咲。」

 「?!」

 頭頂上傳來間島同學的聲音。

 他的溫柔讓我很高興,但我唯獨不能讓他看到我現在的臉……!

 「不好意思,我突然叫的那麼大聲。你腳踝扭到了對吧?站得起來麼?」

 「……」

 我感覺自己一開口就會哭出來,所以我無法回應。

 緊接著,溫柔的他恐怕誤以為我是「因為疼痛發不出聲音」。

 「我明白了,你抓好了。」

 「……誒?」

 在我理解他話中的意思之前,我的身體就浮在了半空中。

 「誒?」

 gl11.jpg

 放眼望去,大家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間島同學的兩隻手臂支撐著我的身體。

 間島同學的臉近在眼前。

 ——簡單來說,我被公主抱了。

 「~~~~~~?!」

 「我送你到保健室!走開走開!讓出道來!」

 在大家如雨點般的視線注視下,在古怪的歡呼聲包圍下。

 在被送到保健室之前,我不敢看間島同學的臉一眼。

 間島同學的應急措施迅速且正確得驚人。

 「……嗯,差不多就這樣吧。」

 轉眼間繃帶就包裹了我的腳踝。

 「初中的時候我在社團活動經常幹這事,身體已經記住了。」

 我醜態盡露。

 在大家面前被間島同學公主抱,

 結果還讓喜歡的人護理自己的裸足。

 短短几件事就體驗了女生一輩子的羞恥量,就連我也跨過了羞恥的大山。

 「……謝謝。」

 我坐在保健室的床上,向特意跪在地上為我的腳包紮的間島同學道謝。

 「不用在意……話說回來,這樣就行了嗎?」

 「什,什麼行不行的?」

 「你不是有話要對我說麼?」

 「……」

 (哎呀)

 我保持撲克臉,在內心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說到底,這次向間島同學搭話的主要目的就是實踐鏡像效應,我絲毫沒考慮過「想說的」內容。

 在鏡像效應下不斷縮短雙方心靈的距離,然後就能隨機應變進行妙趣橫生的對話……

 我真恨自己過去想法的膚淺。

 「……呃,這個嘛……」

 「特意向我搭話,恐怕是要提上次假消息的事吧?」

 「……那個」

 「還不好開口麼?保健室的今宿老師目前在外暫時不會回來,現在說出來不會被別人聽去哦?」

 ……很難說出口。

 現在這氣氛,我真的無法說出自己「只是想和間島同學閒聊」而已!

 話說我怎麼都沒注意到,現在我不是和間島同學在保健室內兩人獨處麼?!

 不,不好了!注意到了之後就突然緊張起來了!!

 「間島同學,那個,呃,我」

 「我絕不會外傳,如果有我幫得上忙的事別客氣儘管說。」

 「…………」

 啊啊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面對表情如此認真的間島同學,我絕對沒法照實說出口!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再讓間島同學擔心了!

 「……我,我習慣了。」

 「什麼?」

 「沒關係哦,我已經習慣身上帶著奇怪的謠言了,所以間島同學也不用在意。風紀委員長很忙吧,你還有其他需要工作要幹……」

 「——沒有這種事。」

 間島同學筆直地看著我的眼睛,乾淨利落地斷言。

 「有人有事找我商量,我就會真誠對待他,並竭盡全力為他解決問題——對我而言不管是畢業去向商談、戀愛商談還是人生商談,全都是我應該做的事,不分貴賤。」

 ……啊啊,我忘記了。

 他是一個正直不阿,能滿不在乎地說出這種帥氣的話的人。

 「……但我也並非超能力者,所以無法回應沒找我商量的事情。」

 間島同學站起來背對我。

 「我不會要求你立刻說出口,等你什麼時候樂意了再告訴我就好。我始終為你敞開溝通的大門,那麼請你保重身體。」

 然後他留下這句話,就離開了保健室。

 「……」

 保健室裡只剩我一個人,我無力地垂下雙肩鬆了口氣。

 心臟一直跳個不停,累壞我了……

 「真的很難為情……」

 鏡像作戰以徹底失敗告終。

 看來間島同學還沒有討厭我,這是我唯一的救贖。

 ……到底是哪裡搞錯了呢?

 「必須再複習一遍呢……」

 我撿起掉在床下面的現歡……

 「嗯?」

 ……不對勁。

 咦?我有把現歡帶到保健室來嗎?‍‌‍‌‌‍‌‌‍‍‌‌‌‍‌

 這本現歡上也沒貼便籤,看起來比我那本還舊……?

 「那,那個……那本書是我的……」

 「誒?」

 我朝聲源看去……

 就和一位藏在奶油色隔簾下偷看我的長髮女性對上了眼。

 「噫呀——?!」

 我不禁發出悲鳴。

 「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想嚇唬你!」

 她慌慌張張地低下頭。

 我的心臟差點停跳,而她……

 「……平林同學?」

 「是,是我……」

 2年A班的平林木子同學用顫抖的聲音回覆道。

 我沒和她直接對話過,但我記得她是個老實的女生,總是在教室角落縮起身子一個人靜靜地讀書……

 「我體育課突然肚子痛,然後就一直在這睡覺。剛剛感覺間島同學和高嶺同學好像要開始談嚴肅的話題,我就想出也出不去了……」

 「原,原來是這樣……」

 完全沒注意到……間島同學好像也沒注意到……

 不,這事暫且不管。

 「……這本書是平林同學的嗎?」

 我指著剛從地板上撿起來的現歡。

 她連連點頭,我立馬展顏歡笑!

 「平林同學也讀現歡嗎?!」

 我興奮地詢問道。

 平林同學剛開始似乎特別驚訝。

 「嗯,嗯……算是有讀吧。」

 聽到她這番回答,我笑得更開心了。

 平時小優香老是說「可疑的書」、「戀愛創作家是什麼鬼啦」等言論,把現歡貶得一文不值……但如今我終於找到了現歡夥伴!

 我和她幾乎算是第一次見面,卻突然感覺和她有了十幾年的友誼!

 「我真的,非常高興……!」

 「哭,哭了……?感覺高嶺同學和傳聞裡的性格不一樣呢……」

 「我當然也會哭了!但這不重要!這本書是名著對吧?!」

 「是,是嗎?可能是吧……」

 「果然!啊啊,我終於遇到明事理的人了……!」

 「……」

 我因為感動渾身顫抖。

 平林同學一言不發地看著我似在沉思,然後她緩緩開口。

 「……高嶺同學你喜歡間島嗎?」

 「誒為?!為為為,為什麼你會……?!」

 我險些不由自主地反問。

 但仔細想想,我剛剛才和間島同學進行過一番交流,之後手上立刻拿著現歡,看到我的樣子情況可謂一目瞭然。

 「……沒,沒錯,真不好意思。」

 這是現歡的情誼。

 我向初次見面的她吐露秘密。

 然後她就……

 「……我覺得你最好放棄間島同學。」

 「誒?」

 從平林同學口中說出的衝擊性發言讓我感覺頭上澆了一盆冷水。

 她面色沉痛。

 難,難道說……

 「難道平林同學也想用從現歡中學到的技巧攻陷間島同學——!」

 「啊,不是這回事,我接受不了身高比自己高的男性。」

 「啊,原來是這樣呀……」

 真少見。

 「話扯遠了,我是因為間島同學自身存在問題才對你提出忠告……」

 不遺餘力的推理落空,我羞紅了臉,而平林同學再次說出衝擊性的發言。

 「問題是什麼問題?」

 「大家似乎都不知道,但我聽說了……關於『東中的間島』的傳言……」

 「『東中的間島』……?」

 「我記得高嶺同學你也是來自上村東中吧?那你不知道麼?那個傳言……」

 她語帶怯意,用講鬼故事的語氣這麼說道。但很遺憾,我真的是第一次聽說。

 「……可以麻煩你告訴我究竟是什麼傳聞嗎?」

 「間島健吾初中時期是個老師都覺得燙手的不良少年啊!」

 總是很安靜的平林同學臉色鐵青高聲叫道。

 「打破校舍的窗戶,因為看別人不爽就破壞別人的財物,這些事對他來說都是家常便飯!我還聽說他在老師眼皮子底下把同班同學打了個半死自己受到停學處分!現,現在大家都叫他風紀妖怪,但那不過是他裝的!因為他的眼睛就跟狂犬一樣啊!!」

 她一口氣說完就累得直喘氣。

 而我瞪大了眼睛。

 「狂犬……」

 複述了一遍平林同學的話。

 狂犬,狂犬……間島同學是狂犬?

 「……噗,哈哈哈哈哈!」

 這麼做很對不起平林同學,但我還是忍不住放聲大笑。

 因為這太奇怪了嘛!沒想到那件事竟然會傳成這樣!

 「怎,怎麼了……?!」

 「對不起!一不小心就……!我知道這則傳聞的出處喔!不過『東中的間島』這名字我真是第一次聽說……!」

 「誒,那……」

 「——當然是假的啦!間島同學才不是那種人呢!而且我才不會喜歡上那麼可怕的人!」

 「假的……?」

 「是呀!」

 我表示肯定,平林同學整個人就放鬆了下來。

 我對傳聞的起因心中有數,不過我還真是目擊了一場有趣的傳言遊戲呢……!肚子要笑痛了……!

 我一人肆意嬉笑,平林同學就似感納悶地說道。

 「……我可能對高嶺同學有所誤會。」

 「嗯?」我忍住笑意反問道。

 「我本以為高嶺同學是個很高冷,對戀愛完全沒興趣的人……」

 「誒?是這樣嗎?」

 我的嘴角不由得彎起一道明顯的弧度。

 嘿——別人原來以為我很高冷呀,誒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平林同學是不是有點被嚇到了?

 「………………還,還有,我對間島同學也有誤解。傳,傳聞是假的對吧?真丟人,我居然信了這種假消息……」

 「你,你別再提啦,我又要回想起來了……!」

 東中的間島。

 真的太有趣了,之後一定要告訴小優香……!

 「但是能解開誤會真是太好了……畢竟這事實在太可怕了嘛,現任風紀委員長竟然曾經把同班同學打個半死還受停學處分——」

 「——啊,這件事是真的哦。」

 「誒?」

 平林同學的臉色再次鐵青。

 這反應太有趣,我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間島健吾之章■

 我為高嶺咲打好繃帶,走出保健室的時候——

 「啊」「啊」

 遇到了背靠在牆上看起來很閒的荒川,以及正好把耳朵貼在保健室拉門上的巖澤。

 大家全都僵住了一會兒。

 「不……不是哦?!」

 我還什麼都沒說,巖澤就自顧自開始辯解。

 「我就是那個,就是純粹擔心你和高嶺同學!……絕沒有偷聽!也沒有以此取樂!」

 「誒?你不是到處宣揚說健吾剛剛差點親上小咲了麼?」

 「哇,笨蛋荒川你這傢伙咕?!」

 不必多言,我把喜歡八卦又多嘴身高還低的摯友揪了起來。

 「……別再散佈這種胡扯的謠言了。」

 「好,好難廋。」

 「唔,唔哦哦哦……達希的臉白得跟豆腐似的……」

 「高嶺咲只是幫我取下粘在臉上的白棉毛罷了。」

 「好滴……是白棉毛……」

 「學生手冊學生心得第一項『日常的心得』。言行要時刻保持品位,不可蠻橫粗魯。」

 「我……我茲道了……我不會再因為覺得有意思就去瞎傳播奇怪的謠言了。」

 「行。」

 接著我鬆開手。

 巖澤像被拍上沙灘的海帶似的癱在地上,暫且不管他……

 「荒川!」

 「怎,怎麼了健吾?!」

 「又有奇怪的謠言傳播了啊!」

 「誒?當時我也在看,我也以為你真想親上去呢……啊,當我沒說!為什麼又有謠言了呢!真是不可思議啊!」

 「可惡,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自校門口那件事發生以來,我就一直在嘗試阻止有關她的各種謠言傳播……

 「究竟怎麼回事!每次我採取行動就會產生新的謠言!」

 「單純只是因為你和小咲都很顯眼啊。」

 「……竟然是這樣!」

 荒川可謂一語中的,畢竟受人矚目的不只是高嶺咲一個人。

 我在壞的意義上也很引人矚目。

 「也算是為了高嶺咲,以後乾脆不要和她扯上關係比較好麼……」

 有句俗語叫人的謠言只會持續75天。

 到頭來,除了靜觀以外,我們還是什麼都辦不到麼?

 就在我苦苦煩惱的時候……

 「不,我不這麼認為呢——」

 荒川若無其事地說道。

 「為何?」

 「我也聽說過一點小咲以前的傳聞,但那些傳聞不是有很多性質惡劣的麼?我都感覺他們是在對小咲個人誹謗中傷了。」

 「……嘛,確實如此。」

 「但是現在傳播的謠言比之前那些不是可愛多了麼?被你告白了,或是差點被你親了之類的。」

 「……呣」

 聽他這麼一說,好像確實是這樣?

 現在流傳的謠言的確沒有毀壞高嶺咲本人的名譽……

 ……話說什麼時候謠言的主語從「高嶺咲」變成「我」了?!

 還有我才沒想親呢!

 「多虧你採取各種行動才把過分的謠言掩蓋了不是麼?」

 「即便如此,用別的假消息覆蓋假消息也是不誠實的行為!而且不管是誰,和一個自己完全不感興趣的人有奇怪的謠言肯定會很困擾吧!」

 「嗯~~~~一般來說確實是這樣啦……」

 荒川似乎仍無法釋然。

 「……所以小咲找你到底想說什麼呢?」

 「你又問些顯而易見的事。」

 高嶺咲找我只有一個原因。

 「肯定是找我商量之前那場假消息事件。她肯定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卻因為看熱鬧的人聚集起來過於激動才做出那種……」

 「那種?」

 「……不,沒什麼。」

 那份淚水就藏在我心裡吧。

 我真不中用。一考慮高嶺咲的心情,我就覺得連和她商量都辦不到的自己太無力太可笑。惹哭學生算什麼「努力改善校內風紀,維持治安」啊。

 我必須履行風紀委員長的職責。

 「總之,風紀委員要繼續調查中傷高嶺咲的謠言!就這樣!好了解散解散!」

 「好——」

 「……」

 我向荒川(以及癱在地上的巖澤)如此說道……然後慢慢地摸了摸自己的臉。

 「嗯?健吾你在幹嘛呢?」

 「……沒什麼,我就是在想上面是不是還黏著白棉毛……」

第二章 和在意的人一起吃飯時應當坐在他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