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七話 愛的偏見

第三卷  第七話 愛的偏見 「瀨名會在暑假前夕面臨了空中解體的危機啊。」

 這是我坦率的感想。

 一方面是因為期末考前的慌亂氣氛,我們在教室裡的會話不經意地變少了。

 我與七村和小宮會聊上幾句,但並未觸及代理男友的話題。

 從那天以來,朝姬同學除了作為班長的事務性交流外,甚至不再與我聊天了。一與我目光相對,她就別開視線,事情辦完後就立刻離開。在餐廳被戳破的事明顯留下了影響。

 講台上的神崎老師表面上表現得若無其事。但在知道代理男友事情的一部分學生注視下,她的撲克臉有時候也會動搖。

 至於關鍵的夜華。

 午休時,我們如往常一般在美術準備室單獨吃午餐。

 「我想和姊姊談談,卻被她矇混過去。」

 「這、這樣啊。」

 「希墨你什麼也沒聽她說過嗎?你們有交換的聯絡方式吧。」

 「沒聽說什麼。我一次也都沒有主動傳訊過,她也沒有聯繫我。」

 我按照夜華對我說過的,很注意與亞里亞小姐之間的距離感。

 「……你說話為什麼那麼僵硬?」

 「不,因為我總覺得內疚。」

 夜華與我說話的態度正常得令人意外。

 「既然會在意到變得僵硬,那就別答應當什麼代理男友啊。」

 「對不起……那個,夜華,你不生氣嗎?」

 因為夜華的態度實在太一如往常,我忍不住發問。

 「你是指對誰生氣?我的姊姊?那個班長?還是班導師?」

 哇~這是不管回答哪一個,都可能是錯誤答案的超級難題。

 「呃~是對我本身的行為。」

 「我已經知道我的情人是個好好先生,無法放下遇到困難的人不管。如果討厭這一點,我從一開始就不會跟你交往。」

 夜華傻眼地說。

 我對戀人的寬大心胸只有感謝。同時,我也這麼想著:

 「我的情人哪有可能是這樣高潔的聖女!」

 「你也太疑神疑鬼了吧!」

 夜華終於生氣了。

 「啊~很有夜華風格的反應。」

 「為什麼捱罵還很高興啊。情緒不穩定也要有個限度。」

 「因為夜華很溫柔。」

 「要不要停止慣著你呢……」

 「我說謊了,對不起。我愛你,請原諒我。」

 「我很不滿意你那麼受姊姊倚重!」

 「夜華是有多喜歡亞里亞小姐啊!她是神嗎?這是超出姊控程度的崇拜了吧!」

 我和夜華在對問題的認知上有著巨大差異。

 「我也不明白姊姊為什麼只拜託希墨一個人的原因。」

 「對啊。我明明只是以前給她教過功課而已。」

 「……你以前沒對姊姊做過什麼奇怪的舉動吧?」

 「我不可能會做,也不可能做得到吧。我所有的經驗都是從夜華你開始的。別事到如今還讓我說出來。」

 我自己說完後覺得害羞起來,把視線從夜華身上移開。

 擺放在視線前方桌子上的石膏像,雪白的裸體今天也凝固不動,無法說話。明明對於單純的物體可以毫不退縮地盯著看,與活生生的女性互動卻總是很困難。

 由於經驗值少,我每次都煩惱不已,受到玩弄。

 我自認算是儘可能地不加掩飾,誠實地回答了夜華。

 然而,夜華忽然陷入沉默。

 「…………是、是嗎。」

 我轉頭看去,夜華正在害羞。她甚至看起來有點高興。

 就像邀請我去她家時一樣,她的手心神不寧地玩弄著髮梢。

 在世上很多時候經驗豐富會成為優勢,但經驗未必就是一切。

 她這樣一個細微的小舉動,就輕易地拯救了我。讓我獲得自信。

 用語言表達出來很重要。

 不過,有時從言語以外的方式也能獲得肯定。

 夜華是個大美人又很優秀,但她無庸置疑地愛著平凡的我。

 我喜歡的女孩,出於意願和區區的我在一起。

 「對你來說,我保持我的樣子也沒關係吧。」

 「?那是當然的呀。」

 我們目光相對。

 那段時間要稱作沉默太過短暫。我們在那片刻之間沒有從彼此身上別開目光。她的嘴唇近在咫尺。

 我輕輕地想把臉龐靠近她。

 「──!不行!我們還在吃飯!」

 我被夜華撞飛,翻倒在地板上。

 「哇,對不起!你沒事吧!」

 夜華立刻將我扶起來。

 這點疼痛不算什麼。

 反倒是夜華對於姊姊過度的憧憬,才讓我擔心。

 ◇◇◇

 由於夜華太過在意午休時的親吻未遂,今天我們放學後沒有碰頭。如果直接回家,我很可能會打混,因此我直到離校時間都在圖書館準備考試,然後回家。

 當我相隔許久走在獨自回家的路上,亞里亞小姐打了電話過來。

 『啊,喂,阿希,你現在在哪裡?』

 「從學校回家的路上。」

 『這樣正好。我們待會來討論計劃吧!我馬上也會抵達車站前,阿希你也過來。我們會合吧。』

 「咦,從現在開始嗎?」

 『姊姊會請你吃美味的晚餐。到了以後打電話給我。』

 她單方面地說完事情,掛了電話。

 剛好我的肚子也叫了。

 「唉,既然她會請客,也好啦。」

 反正今天是星期五。不會被叨唸。今天雙親也在家,不必擔心映的晚餐。我聯絡母親,告訴她我要和朋友準備考試順便吃晚餐,直接前往車站。

 「為了慎重起見,也通知夜華吧。」

 希墨:亞里亞小姐為了代理男友的事情找我出去。

 談完以後,我再向你報告。

 當前方可以望見車站時,我收到了夜華的回覆。

 夜華:我知道了。謝謝你聯絡我。

 你要注意和姊姊之間的距離感。

 因為可以靠近希墨的人只有我。

 這是我作為情人的嫉妒。

 除了身為姊控妹妹的心情,她也作為情人,純粹地警告我要與異性保持距離。

 我覺得夜華迂迴表達好感的方式,可愛得不得了。

 我俯瞰車站的環形交叉路口,但沒找到像亞里亞小姐的人影。

 我回電給亞里亞小姐,她指示我『你照這樣直線走過來。我在你眼前的計程車上』。

 停在環形交叉路口的計程車車門打開,亞里亞小姐探出頭來。

 「啊,你還穿著制服啊?」

 「我是從學校直接過來的。」

 「你先前和小夜在學校裡卿卿我我嗎?」

 「我獨自在準備考試。」

 「真了不起~會好好用功準備考試。我幾乎沒這麼做過呢。」

 「那是頭腦好的人才有的特權。」

 「算了。上車。」

 我依言鑽進計程車後座。

 「大學生都那麼常搭計程車嗎?」

 我係好安全帶後,計程車靜靜地駛離最近的車站。

 「穿高跟的鞋子走路很吃力的。陪伴女孩子的時候,要留意腳邊喔。」

 「你今天也很時髦呢。」

 「因為為了與你見面,我好好打扮過了。」

 「謝謝。不過面對我的時候,穿著隨性也沒關係的。」

 老實說,她穿著以前當補習班講師時那種不講究的服裝,我也會比較輕鬆。

 「──真溫柔。這份心意我心領了。和以前不同,我在眾人面前做簡報的機會增加了,也被周遭的人念過,要我穿得得體一點。最近至少在外出時,我會穿得整整齊齊。今天有超級重要的作戰會議啊。」

 「看來你真的很忙碌。夜華很寂寞喔。」

 「她現在有你了啊。」

 「對亞里亞小姐而言,你對妹妹有了情人有什麼看法?」

 「驚訝與祝福,還抱有一點殺意。」

 「好危險的心聲。」

 「可愛的妹妹能與心上人在一起,我會想坦率的給予祝福啊。心思細膩又不擅長人際關係的小夜遇見了敞開心房的對象,真是太好了。同時,我也想著,要是那人敢傷害她我可不會善罷甘休。」

 「亞里亞小姐,你的表情好可怕。」

 「不過,在得知對方是阿希時,老實說我能夠理解,也放心了。」

 「是在你從南洋島嶼傳偷拍照片給我的時候嗎?」

 「沒錯。看到瀨名希墨這個令人懷念的名字,我心想他性格認真,可以放心了。」

 「我只是曾受你教導而已吧。以前有什麼讓亞里亞小姐高估我的事情嗎?」

 亞里亞小姐思考一會兒後,如此回答:

 「──怎麼說呢,你有著會讓對方變得坦率的一面。」

 「這意思是說我太過普通,容易被人小看嗎?」

 「解讀得積極一點,當成容易受人依靠或向你撒嬌啦。難得我都誇獎你了。」

 「因為這樣,我才會被找來當什麼代理男友喔。」

 「啊哈哈,的確沒錯。」

 真是的,這人真見風轉舵啊。

 計程車在不知不覺間開向住宅區。

 「話說,之前你居然那樣亂來。拜你所賜,瀨名會都瀕臨崩潰了。」

 雖然從七村那裡聽到不同觀點的意見,我無論如何都想要抗議一句。

 「發現有電燈泡喜歡我可愛妹妹的情人,我當然會擔心吧。」

 「那也不必當著大家面前揭穿。這實在……」

 「那種壓抑真實想法,大家相親相愛的態度,我也有點看不順眼。」

 「一般而言是無法看穿的,而且揭穿別人隱藏的秘密才是低級趣味吧?」

 她優越的洞察能力,使對手無所遁形。

 因為亞里亞小姐不會漏掉細微的線索,會準確地建構出整體圖,她的發言不可避免地深具影響力。

 即使亞里亞小姐這麼做是為了保護我,考慮到朝姬同學的立場,我就於心不安。

 「因為這樣對於阿希來說並不方便嗎?」

 亞里亞小姐充滿興趣的雙眸看向我。

 「是啊。她是我的班長搭檔。如果與朝姬同學變得關係尷尬,我沒有自信能夠挺過以忙碌著稱的體育祭與文化祭。因為某個人擴大了學校活動的規模,負擔很重啊!」

 「好奸詐的逃避方式~」

 「奸詐的人是你吧。我也不願意有更多麻煩,被迫減少與夜華相處的時間。」

 其實我今年無意擔任班長。

 我之所以會接下職務,全是因為神崎老師的請求。

 「呵呵,讀同班談戀愛很麻煩呢~」

 「是哪個外人知道這一點,還來攪亂局面的?」

 「阿希生氣啦,討厭~」

 亞里亞小姐像小孩子鬧脾氣一樣,強行揪著我的制服領帶。

 「喂,勒太緊了!不行啊!」

 「──我沒有你所想的那麼成熟。」

 領帶被她強行拉過去,湊近亞里亞小姐的臉龐。我沒有逃開,探頭注視她的眼眸深處。

 「咦,等等,別這麼熱切地注視著我啦。」亞里亞小姐鬆開了領帶。

 「亞里亞小姐,你會回答我的問題嗎?」

 「咦~禁止問色色的問題喔。」

 「我想知道夜華與你的過去。」

 我無視亞里亞小姐開的玩笑,繼續往下說。

 「果然是色色的事嘛。」

 「哪裡是啊?」

 「追問女人的過去,是因為對女人的內在感興趣吧。」

 亞里亞小姐意味深長地微笑著。

 「唉,因為你或許會成為我的大姨子,我是有想要理解未來親人的想法。」

 「呵呵,明明是高中生,已經考慮到結婚了?真早熟。」

 「我是認真的。」

 「我怎麼可能允許。」

 「亞里亞小姐沒有這麼高的權限吧?」

 「就算如此,我也不會把她交給阿希~」

 我稍微更深入地涉及有坂姊妹的過去。

 「要是真的這麼過度保護她,就請你好好面對夜華吧。不要只順著自己的心意去疼愛她,而是請你好好傾聽夜華的心意。」

 前幾天,當亞里亞小姐出現在學校帶走我的時候,夜華沒辦法違抗姊姊的話。

 同時,亞里亞小姐看來也像是故意不去聽夜華說話。

 我覺得她是明白自己對夜華的影響力過大,刻意將交流抑制在最低限度。

 「雖然我知道。但小夜認真又太過坦率,面對我時過於懂事了。」

 亞里亞小姐別開目光望向車外。

 「夜華已經是高中生了。她或許心思細膩,但能夠自己思考做判斷。」

 夜華已經沒有亞里亞小姐所想的那麼稚嫩了。

 「吶,阿希。你認為小夜為什麼會變得討厭人際關係?」

 「會刻意發問,代表亞里亞小姐對原因心中有數吧。」

 「喔,你確實判讀出言語背後的意思了呢。」

 「教我要判讀出題者意圖的人,就是亞里亞小姐啊。」

 「那麼,你的答案呢?」

 在夜華家中聽到的國中時代往事,始終是從夜華角度出發的。

 她本人就結果而言停止追逐姊姊這個目標,使得精神上迷失方向。除了模仿姊姊以外,她不知該如何是好,開始感到周遭的視線更進一步造成了壓力。

 「是周遭所認為的有坂夜華形象,與夜華的自我認知有落差嗎?」

 夜華的目標始終是變得像姊姊亞里亞小姐一樣。

 即使是姊妹,也是兩個不同的人,就算夜華很優秀,要完美地變得相同也是不可能的。

 「真厲害,八九不離十呢。不愧是阿希。」

 「請告訴我正確答案。」

 「──大家過度在夜華身上追求我的身影了。」

 在計程車這個密室中,亞里亞小姐如懺悔般吐露。

 「像之前去教職員辦公室的時候一樣嗎?」

 老師們圍繞著畢業生亞里亞小姐談論回憶,並拿出她正在就讀的妹妹作比較,說她跟姊姊不一樣。

 「因為還有這份優秀的記憶力,你才會考上吧。」亞里亞小姐揚起嘴角,滿意地說。

 她極為自然地伸出手,輕摸我的頭。

 「沒錯。儘管自己說這種話怪怪的,我非常優秀。我隨心所欲地去做就能交出比其他人更驚人的成果。受到誇獎很開心,新的挑戰會帶來刺激,所以我無法罷手。我覺得很愉快,周遭的人也感到有趣,總是隻要結果好就萬事大吉。我一直以來每天都活得很快樂。」

 天生充滿領導魅力的有坂亞里亞喜歡自己被人吹捧抬轎,也允許他人拿她當藉口胡鬧。

 ──總之,她本人的資質與評價相符。

 「我希望受到他人期待,所以並不介意。因為這很愉快。可是,他人連對我妹妹也要求這些,那就既不負責任又殘酷吧。」

 亞里亞小姐冷笑道。

 她微微露出的白牙,看來宛如獠牙。

 「我和小夜相差四歲。小學直到途中可以一起就讀,但我畢業以後的事情就不清楚了。雖然國中也讀同一所學校,但期間是三年,正好交錯。因此我完全沒注意過我畢業後的影響,也沒注意到小夜在那種情況下是怎麼度過的。所以,我希望小夜上其他高中,而非進入永聖。我心想在沒有我的身影的地方,她或許能過得更悠閒。」

 亞里亞小姐的擔心很有道理。永聖留下了許多亞里亞小姐的傳說。

 「只是,以夜華的性格來說很困難吧。反倒永聖還有神崎老師在,而現在也有我在。」

 「若是現在,我也這麼覺得。」

 那一句話,讓我感受到作姊姊的焦躁。

 「她從以前開始,就像上次那樣,被人以輕鬆的心情拿出來與已畢業的偉大姊姊做比較吧。被人期待做到同樣的事,小時候的夜華無意識中想要回應期待,努力過頭了。」

 「沒錯。從小學高年級到國中讀到一半為止,小夜都積極地想要擔任領導者喔。她試圖變得像我一樣。很堅強吧。」

 「雖然感覺不適合她,但我想像得到。」

 「普通的孩子大概很快就會放棄,或是在某個階段意識到不可行。但那孩子很聰明,能夠模仿我。」

 我窺見了亞里亞小姐一部分的苦惱。

 家人不可能掌握學校生活的一切。

 夜華所做的,不是年紀小的孩子模仿兄姊那種天真無邪的舉動。

 只有身為妹妹夜華,接近了應該不可能重現的有坂亞里亞。

 對於這樣的夜華,其他人擅自期待她成為第二個有坂亞里亞。

 但是,無論怎麼做,她都比不上真正的亞里亞小姐。

 「依照小夜的性格明明只會感到痛苦,那孩子卻竭力試圖回應周遭眾人不負責任的期待。然後越發責怪自己沒辦法做到像我一樣。當我們在家中交談時,她總是會認真地向我尋求建議。她會對我說,姊姊告訴我,我該怎麼做才好?」

 「於是,你開始用忙碌當理由,躲避夜華找你商量。」

 「我想尊重她的努力,但我阻止不了妹妹因為拿來與我比較而受傷。明明無論任何人都願意聽我說話,卻只有最重要的小夜不肯聽。」

 「然後,你找神崎老師商量了吧。」

 我終於清楚看見了過去與現在的連結。

 以尊敬的姊姊為榜樣,拚命試圖模仿她而疲憊不堪的夜華。

 只能在旁邊看著一心一意又努力的妹妹,苦惱不已的亞里亞小姐。

 有坂姊妹非常喜歡彼此。

 兩人基本上依然感情很好,但我總覺得她們在心中一角到現在還是無法衡量距離感。

 「紫鶴認真地聽我訴說,給予我許多建議,讓我的心情輕鬆了很多。但是幫助小夜這件事失敗了。」

 太過憧憬姊姊的妹妹,與唯獨無法好好引導太過純真的妹妹的姊姊。

 「『只要幻滅了,就會往不同的方向摸索。』」

 「……紫鶴她果然對阿希說過了。」

 「她只是碰巧告訴我而已。具體來說,是怎麼樣的情況?」

 「嗯~各種說服都不管用,偶然說出的話卻有效果這樣吧。」

 「那是指你在高中交到男朋友的事嗎?」

 「不過,我只是把紫鶴說成男老師,向小夜說明她是我男朋友而已。」

 她非常乾脆地向我揭露驚天動地的消息。

 「……啊?你剛剛說什麼?」

 「所以說,我把我與紫鶴在學校裡的事情,當成與男老師之間的事試著告訴了小夜。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小夜那麼生氣呢。」

 「在進入永聖之前,夜華該不會都不知道神崎老師是女性吧?」

 按照這個人的性格,我隱約覺得她不會說。

 「阿希,你怎麼會知道?」

 「你太差勁了!要是被誤導,認為神崎老師是對最喜歡的姊姊出手的男老師,夜華會把她當成天敵也可以理解!」

 她想到的點子從以前開始就很離譜。

 改變班導師的性別,還設定兩人正在交往來向妹妹說明?這種撒謊奇招,世上的監護人聽到了可能會昏倒。

 「我正值青春年華嘛,幾時交了男朋友也不稀奇。」

 「不過性別是假造的!」

 夜華應該也是當真大受打擊吧。

 最愛的姊姊初次傳出緋聞,身為狂熱粉絲的妹妹應該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傷害。

 就算得知神崎老師是女性,當時的夜華的怨言也不可能消失。

 「她停止模仿我,卻因為反作用力,這次轉而把外人通通推開。」

 「這樣當然會變得厭惡人類啊。」

 「小夜也真極端呢。」

 「激進過頭的姊姊哪來的資格說她啊。」

 「阿希,你從剛剛開始就話中帶刺。對我再溫柔一點啦。」

 「別開玩笑了。就算是過去,居然這樣擺佈別人情人的心靈!給我適可而止!」

 就這樣,由於天衣無縫的姊姊,有坂夜華變成了我熟悉的厭惡人類模樣。

 「從前的小夜被我的影子所囚,嚴重到非得做到那種地步不可。不然我也不想欺騙妹妹……」

 亞里亞小姐的側臉到現在仍流露出苦澀的表情。

 雖然平常她總是裝出開朗玩鬧的樣子,但她無意間展現出認真苦惱的一面,與夜華非常相似。

 「──如果我是普通的姊姊,她會更輕鬆一點嗎?」

 「會拜託妹妹情人扮演班導師代理男友的人,我看不可能變得普通吧?」

 我自暴自棄地當成耳邊風。

 「阿希,你討厭我嗎?」

 「如果我回答討厭,你會要我下計程車嗎?」

 亞里亞小姐露出愣住的表情。

 「在車輛行駛中跳車會死的。」

 「我才不會跳車!」

 起碼先停車吧。那種好萊塢電影般的下車方式太危險了。

 「別事到如今才說不識趣的話,你要參與到最後喔。」

 「既然說過要幫忙,男子漢說話算話。」

 「嗯嗯。就算一切都搞砸了,只有我還是會站在你這一邊喔。」

 「還真是多謝了。」

 計程車停在位於住宅區的公寓前。

 「咦,不是去餐廳嗎?」

 「這裡的東西比餐廳更好吃,放心吧。」

 我們搭乘電梯上樓,走到某一戶的門口。

 「哈囉~我來開作戰會議了,前男友小姐。」

 「──為什麼瀨名同學也來了?」

 打開門迎接我們的,是穿著圍裙的神崎老師。

第八話 夜間特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