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話 代理男友

第三卷  第五話 代理男友 「亞里亞!你究竟打算做什麼!為何還告訴了瀨名同學!」

 我們抵達了茶道社的茶室。

 拉門一關緊,神崎老師就發出咆哮。

 平常是文靜日本古典女性的美麗老師。唯獨今天不一樣。

 她如絲綢般充滿光澤的長長黑髮氣得倒豎,白皙端正的臉龐變得通紅,一雙大眼睛吊成倒三角形,大發雷霆。

 她拉高嗓門,音量大得跟我發出情侶宣言時的訓話不相上下。

 也就是說,神崎老師要相親一事似乎是事實,而非玩笑。

 我在教室裡感到神崎老師樣子看來與平常不同,就是線索。

 「因為這是紫鶴一生一次的大危機嘛。既然你特地找我商量,我也不能讓你被迫不情願地結婚。」

 即使面對這樣的神崎老師,亞里亞小姐也一臉若無其事。

 她就像聽膩了訓話一般,盤腿坐在榻榻米上。

 這個人真是大人物啊。

 「那是我的私事!和瀨名同學無關吧!」

 當真怒火中燒的神崎老師直率地感情外露。

 她被亞里亞小姐摘下教師的面具,以神崎紫鶴個人的身分暴怒著。

 「非常有關。因為阿希是紫鶴的救世主。」

 「──阿希?叫得還真親暱。你們認識嗎?」

 神崎老師來回瞪視我與亞里亞小姐。

 「你瞧,我大學一年級時曾去打工當過補習班講師吧。阿希是我當時的學生。」

 「……那麼瀨名同學是在認識有坂同學前,就認識了亞里亞嗎?」

 「嗯,以順序來說是這樣沒錯。」

 我一承認之後,老師的表情變得更加險惡。

 「就跟紫鶴你與阿希一樣,我們也是一對溫暖的師徒喔。對吧,阿希。」

 她拉著我的手臂,讓我坐到她旁邊。

 「亞里亞……你這個孩子,為什麼總是突然帶來出乎意料的狀況呢?」

 神崎老師用纖細的手指按著太陽穴。這一定從學生時代開始就沒變吧。

 「紫鶴可沒資格抱怨我喔。我以前會當補習班講師,契機是因為紫鶴說的一句話。你說來就像是我們的邱比特啊。」

 亞里亞小姐不經意地說出可怕的事情。

 如果沒有神崎老師的一句話,亞里亞小姐就不會當補習班講師。這麼一來,我就不會考上永聖吧。那麼我也不會跟夜華交往了。

 人際關係的齒輪是如何根據運氣和緣分結合在一起的呢,真是難料。

 「又是邱比特嗎,真是的。」

 老師瞥了我一眼,終於正座下來。

 她的坐姿仍然挺直背脊,十分優美。

 「和有坂姊妹雙方都有緣的瀨名同學,是何方神聖?」

 「就是說啊。阿希你這個吃香的男人!」

 我在亞里亞小姐害話題離題之前,先確認我被抓來會談的理由。

 「總之,請讓我整理狀況。我聽說神崎老師要相親,一旦婚事談妥就會辭去教職。亞里亞小姐好像是為了阻止這件事而找我過來,我這樣說正確嗎?」

 我小心翼翼地問。

 「OK喔。」「一點也不正確。」

 面對呈現兩個極端的反應,只是被波及的我完全沒轍了。

 「事情很單純嘛。紫鶴不想辭去教師工作對吧?」

 「那是當然的。我目前沒有急於結婚的理由,也無意持辭去教師工作。」

 「那麼,紫鶴這麼告訴你的父母,中止這次相親了嗎?」

 「這個……」

 當亞里亞小姐調侃似地拋出那句話,神崎老師霎時間欲言又止。

 我第一次看到如此畏縮的神崎老師。

 「神崎老師的雙親是那麼嚴格的人嗎?」

 「紫鶴的母親是知名茶道師範。從小就嚴格的教導女兒禮節,家風也很老派。因為她希望養在深閨的女兒紫鶴大學畢業後不要就業,馬上結婚呢。」

 真不敢相信現代有這種事吧,亞里亞小姐以這樣的調調聳聳肩。

 「咦,可是現在不是像這樣在當老師嗎?」

 「在我成為老師時,家中也起過一番爭執。」

 神崎老師深深嘆息。

 「那麼,老師的父母因為太關愛女兒,將相親擅自進行下去了?」

 「嗯嗯。阿希理解得很快,幫了大忙。」

 「處理這件事為什麼需要我呢?」

 我終於抵達最大的疑問。

 面對無法溝通的雙親,區區一個高中男生能派上什麼用場?

 「紫鶴想繼續當老師。不過,她沒有馬上結婚的計劃。而她的父母想要讓女兒成婚。」

 亞里亞小姐充滿自信地告訴我計劃的核心。

 「所以呢,就取中間,由紫鶴主動向他們介紹情人吧!只要讓父母放心,覺得她有結婚的意願與計劃,不就能避免這次的相親了嗎?」

 「我根本沒有情人,這種方法並不成立。」

 神崎老師當場駁回。

 「──請等一下。難道說,咦,難不成是這麼回事?」

 相對地,我察覺了亞里亞小姐的企圖。

 「真不愧是阿希。這敏銳的直覺就是我選擇你的理由。」

 亞里亞小姐嘴角浮現弦月般的淺笑。

 她找我過來不是為了什麼輔助,而是要我成為眾矢之的。

 「就由阿希擔任代理男友,介紹給紫鶴的雙親認識吧!」

 「不,這不可行!」「絕無可能!」

 我與神崎老師同時否定。

 「你們真有默契!看吧,如果是阿希一定行得通!」

 亞里亞小姐一個人滿臉篤定的豎起大拇指。

 「我至今為你收拾過許多殘局。但這次絕無可能。什麼代理男友,根本荒謬!而且還把瀨名同學拖下水,他可是我的學生啊!」

 「就是說啊!再怎麼說這也太亂來了!」

 我也理所當然地反對。

 「不必想得太複雜。這只是扮演男朋友,跟紫鶴的雙親見面的簡單任務。」

 「這門檻高得要命啊!」

 要做什麼樣的判斷,才會說扮演代理男友與班導師的雙親見面是簡單的任務啊。

 「首先,我對欺騙父母不感興趣。」

 以神崎老師拘謹的性格,抱著這種心情非常合理。

 「你再三說服過他們,還是失敗了吧。雖然有父母操心的時期最快樂,但自己的人生還是必須由自己決定。紫鶴已經是老師,是獨當一面的成人了不是嗎?」

 「可是……」

 「紫鶴,選擇手段的時期早已過去了。哭訴對你的雙親不管用,一旦去相親,他們會直接掃平周遭的障礙,讓你一直線走向結婚喔。就算這樣也沒關係嗎?」

 亞里亞小姐的話語十分沉靜,卻觸及了痛處。

 神崎老師露出苦澀的神情,無言以對。

 「重要的是做出勝過言語的行動。即使在最糟的情況下被拆穿了,也不會因此喪命。如果默不作聲,你真的會結婚喔。」

 亞里亞小姐當然也明白這很亂來。

 在明知如此的前提上,她仍堅持要實行代理男友的提議。

 「雖然對神崎老師很抱歉,退一萬步而言,代理男友計劃或許可以接受。可是,由我這個高中生來扮演男朋友,再怎麼想都太魯莽了。即使虛報我的年齡,也很難瞞過去喔。」

 我拿常識性的意見當擋箭牌。

 「沒錯!他還是個孩子。這種事不管在誰眼中都一目瞭然。」

 「這不是很好嗎。就說是與年紀小的男朋友之間的純愛,堅持到底吧。」

 「當事情曝光時,會危及我的社會立場。」

 「紫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所以說,他是小孩子這一點是最糟糕的。」

 反對的神崎老師被逼到死角,看來有點想哭。

 「倒不如說,亞里亞小姐不能在大學或其他地方找到拜託的對象嗎?不必刻意提高失敗的風險吧。」

 身為現任大學生的亞里亞小姐,身邊有許多超過二十歲的男性。

 我認為選擇熟悉女性,經驗豐富的人當代理男友,是更加現實的方案。

 「我才不要,能夠守護紫鶴的男人只有阿希。」

 「──普通的姊姊,不會拜託妹妹的情人當班導師的代理男友。」

 神崎老師對我的正當反駁深深頷首。

 「以常識挑戰固執己見的對象,也是白費力氣。在最糟的情況下,沒有必要說服她的雙親,只要讓他們放棄就行了。為了這一點,必須採用出乎意料的方法。」

 不,我一點也不明白。

 「說正經的,隨處可見的男人沒有足夠的力量說服紫鶴的雙親。馬上就會露出明顯的破綻而失敗。」

 「……亞里亞小姐對代理男友尋求的具體條件是什麼?」

 在說服老師的雙親之前,說服亞里亞小姐已讓我感到疲憊。

 當我發問,亞里亞小姐豎起三根手指。

 「代理男友要符合三個條件。第一點,不會真的愛上紫鶴。有心愛的情人,又不會劈腿的人最適合。第二點,面對難纏的敵人,有靠臨機應變克服難關的頭腦與膽量。第三點,與紫鶴站在一起時顯得很登對。」

 「我只符合第一點喔。第二點太高估我了。至於第三點,那是半點沒有。」

 「沒這回事。」

 「你真的認為會順利嗎?」

 由我擔任代理男友,我甚至覺得會進一步降低作戰計劃的成功率。

 另一方面,我也覺得似乎有隻有亞里亞小姐才看見的勝算。

 「我十分清楚這很亂來。不過,如果是你一定做得到。」

 「────」

 就是這個。這就是有坂亞里亞的可怕之處。

 聽她所說的話,會讓人不可思議地覺得自己能夠做到。

 會被施加這樣的魔法。

 「亞里亞,不管你再怎麼說都不行,我不能給瀨名同學添麻煩。」

 「你太小看我們了。我們這些學生,可是真心喜歡著紫鶴的。」

 亞里亞小姐第一次露出了認真的神情。

 「我不會說我的計劃很完美,但我認為是最好的。」

 亞里亞小姐像那時候一樣,十分篤定地告訴我們。

 這只是段往事。以前當我告訴國中的班導師我要以永聖高級中學作為第一志願時,他似笑非笑地認定「你考不上的,選個妥當的學校將就一下吧」。

 當然,只看我當時難看的成績單,這種反應或許無可厚非。

 當我到日周塾補習,在一開始告訴她同樣的話時,亞里亞小姐瞬間哈哈大笑──卻一次也沒說過那不可能實現。

 亞里亞尊重我的挑戰,為我發掘了可能性。

 當然她沒有保證我一定會考上。最後要考驗的始終就是瀨名希墨的實力。

 我想進行挑戰,並以此為基礎接受結果。

 有坂亞里亞首先相信了我的可能性。

 所以,我也得以信任自己並堅持到最後。

 既然亞里亞小姐斷言我做得到,我認為參與這個荒唐的計劃也無妨。

 這是恐怖大魔王的亂來作戰,還是隻有優秀領導者洞悉一切的大膽計劃?

 即使現在無從判斷,瀨名希墨個人對有坂亞里亞的信賴,深厚到足以賭上一把。

 「亞里亞小姐,我真的適合嗎?」

 「那是當然。只有身為班導師的學生,我妹妹的情人的你,適合擔任代理男友。」

 「沒有常識也該有個限度喔。」

 「不過若是你的話,哪怕亂來也會做出我期望的結果。這次也一樣。我如此確信。」

 如果身邊有人展現如此充滿自信的態度,夜華會抱著憧憬也可以理解。

 亞里亞小姐太耀眼了。

 她的話語宛如宣示黎明到來的陽光。就像照進黑暗的一束光芒,沖刷掉人人都容易陷入的不安、失望與悲傷等陰暗情緒。

 「……對我來說,夜華能笑著度過時光是最重要的。其實我想隨時都保護好她。可是,我痛切地感受到自己還是個小孩。能代替我保護她的人,除了神崎老師之外不作他想。」

 「我也有同樣的看法。我不知道還有哪個老師比紫鶴更可靠。」

 神崎老師總是守護著夜華。

 就算被當成天敵看待,遭到厭惡,她也很關心夜華,在必要的時候不吝惜出力相助。因為有她為夜華安排的美術準備室,因為她指派我擔任班長,我們才能成為兩情相悅的情侶。

 一切都是拜神崎老師所賜。

 默默對恩人的危機置之不理真的好嗎?

 只要自己過得幸福,這樣就滿意了嗎?

 要回報恩情,在畢業之前回報應該也無妨的。

 但是現在這一刻,神崎紫鶴個人需要幫助的話,那我想給予回應。

 只要有亞里亞小姐的支持以及我的覺悟,這一次一定也能跨越難關。

 所以,瀨名希墨才被找來這裡。

 「──我來做。我答應擔任老師的代理男友。」

 ◇◇◇

 當我答應擔任代理男友,亞里亞小姐高興地握住我的雙手。

 「謝謝你,阿希。我愛你。要努力保衛紫鶴的單身喔。」

 「愛就不必了,請提高作戰成功的機率。」

 「我知道。我會竭盡全力回應你的協助。那我們先交換聯絡方式吧。」

 事情談妥,興致高昂的亞里亞小姐拿出手機。

 「和情人的姊姊聯繫,感覺過意不去啊。」

 「有什麼關係。頻繁聯絡是作戰成功的重要關鍵喔。」

 我遲來的登記了亞里亞小姐的聯絡方式。

 「順便一提,我很少和男生交換聯絡方式的。很棒吧。」

 「受歡迎的人還真辛苦。」我當作耳邊風。

 「再更高興一點嘛~」

 從剛剛開始就思索著什麼的神崎老師,終於開口:

 「我還是覺得難以接受。先不提已經畢業的亞里亞,將我現在負責的學生瀨名同學給拖下水……」

 「身為當事人的紫鶴不要抱怨了。如果你有話想說,就在這裡全部說清楚。我會好好聆聽的。」

 亞里亞小姐微微加重語氣。

 光是這樣,我就感到茶室的氣氛變得沉重起來。

 這個人也不亞於神崎老師,對場面具有驚人的掌控力。

 我也在不知不覺間感到口渴。但是,神崎老師沒有像平常一樣端出茶。從這一個舉動就能明顯看出,老師本身已失去從容。

 「因為我沒料到瀨名同學居然會接受……」

 「這很意外嗎?」

 「你為什麼不拒絕呢?」

 亞里亞小姐沒有插嘴,只是聽著我與老師對話。

 端莊穩重的神崎老師身上,沒有平常站在講台上時的威嚴。

 她並未散發要當個優秀教師的緊繃氣氛,展現出作為女性原有的真實面貌。無論大人或小孩,都一樣會為了結婚與職涯這些人生的重大分歧點而煩惱。

 「我信任大魔王,她也有實際成績。因為我以前聽這個人的話,也實際考上了學校。」

 我看向亞里亞小姐。

 「亞里亞小姐的直覺異常敏銳,或者說點子的精確度很高。實際試著去做會發揮作用。所以,老師也先找她商量了吧?」

 我儘可能用輕鬆的口氣回答。

 如果太過認真看待代理男友這件事,相處會變得尷尬。

 「就算這樣,身為教師的我,那個,雖說是代理,拜託自己的學生瀨名同學扮演男朋友,這……」

 神崎老師仍然對跨越教師與學生的界線感到遲疑。

 「唉,這次對我而言也算是特例。」

 「是為了有坂同學嗎?這實在──」

 我蓋過老師的話頭,先闡述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神崎老師想繼續擔任教師。對老師而言,教師是天職。優秀的老師離開,對其他學生而言也是很大的損失。」

 我記得老師以前說過,她想一直當教師,直到成為校長。

 「瀨名同學你沒有理由,為了我個人的私事做那麼多……」

 「老師,你在指派我當班長時說過吧。你要我扮演橋樑。」

 「那是指學生之間的情況。」

 我搖搖頭。

 「是一樣的。直到最後都由神崎老師擔任班導師,對我們來說是最佳的選擇。請讓我作為班級的代表,確實地扮演班導師與同學之間的橋樑。」

 我自己也覺得這個理論很牽強。

 不過我信賴這個人,希望她教導我直到畢業。

 「老師也只要像平常一樣,向我拋出難題就行了。然後,我只會一邊抱怨一邊行動。因為我是班長。話說,被找來這間茶室的時候,我可曾拒絕過?」

 「只有這一次,就算拒絕也沒關係。」

 「如果我們立場反過來,你會怎麼做?」

 「……我會說,去做吧。」

 「去做吧。」

 「我辦不到。」

 「去做嘛。」

 「我不要。」

 「請你做嘛!」

 「饒了我吧!」

 神崎老師完全拋開教師的威嚴,全力拒絕。

 「你是老師吧,請向學生展現出好的一面。」

 「我無法接受那種活像在聚餐上逼人一口氣灌酒的邏輯!」

 「哇,好頑固。真不肯輕易認命耶。」

 「我、我現在都對瀨名同學暴露了那麼多醜態。更何況是以代理男友的身分去見我的雙親。」

 「只是演戲而已,不是嗎?」

 「瀨名同學不知道家母那如魔鬼般的嚴厲,才會說得那麼簡單。」

 老師帶著想不開的表情吐露。

 「老師的母親是魔鬼嗎?」

 「就像魔鬼一樣。我尊敬母親,但很不擅長面對她。每次碰面,我就會緊張得什麼也講不出來。」

 「原來老師也有弱點啊。」

 「我同樣是人類,這是當然的。」

 沒想到神崎老師棘手的是自己的母親,真意外。

 「就看成是克服弱點的好機會吧。只要這次試著挑戰,或許會意外的順利改變關係。」

 「我年紀也不小了。到了這個年紀還沒有改變的事物,是很難改變的。」

 這發言實在太消極了。繼續這種精神狀態,遲早會影響到工作喔。

 我不放棄地繼續向她說道:

 「不過,老師是因為不想相親才找亞里亞小姐商量的吧。」

 「亞里亞認識我的雙親。基於這個前提,我期待她會提出我連想都想不到的劃時代點子。沒想到居然把瀨名同學也拖下水,太離奇了。」

 「這個人想法離奇,不是老樣子嗎?」我不禁放下了緊張感。

 「就算如此,我的雙親一定會看穿的!」

 神崎老師靈活地維持正座坐姿同時顫抖。那份膽怯究竟是什麼呢?

 老師的想像力過度往負面方向發揮,完全浮現不出積極的想法。

 「──就算被看穿,有什麼關係?」

 我用放鬆的聲音拋出這句話。

 「咦?」

 「因為你從一開始就告訴過父母你不願相親吧。在這個前提上,他們仍堅持己意。」

 「沒錯。」

 「老師的雙親也是因為擔心女兒才會安排相親。要是他們看穿女兒不惜找人扮演代理男友也真心不願相親,這才是正確答案。這樣更能傳達給他們啊。」

 「我母親改變想法這種事……」

 「老師是一直都沒反抗過父母的類型吧。」

 「你說得沒錯。」

 「你人生中做過最大膽的事,就是這次找代理男友。」

 「是的。」

 「那他們絕對會大吃一驚。沒想到老實的女兒會做出這麼大膽的行動,光是這樣,就具有十足的衝擊力。」

 聽到衝擊力一詞,神崎老師的臉色一變。

 「老師。這種突襲招式只有最初的一次會有效果。如果你要嘗試給父母一個他們無法想像的離奇驚喜,機會只有現在。」

 我直盯著老師的眼睛。

 「可是……」

 「不要緊。當天我也會陪在你身邊,儘可能支援你。我不會讓老師孤軍奮鬥。」

 「瀨名同學。」

 「遲來的反抗不也很好嗎?如果你捱罵了,我也會道歉的。」

 唆使教師一起做出會捱罵的舉動,我還真是個離譜的學生。

 不過事到如今,我們並不僅僅是學生和老師的關係。

 四月傳出夜華在外過夜的傳聞時,神崎老師幫忙平息了校內的謠言。

 這一次,應該可以輪到我來盡全力破壞老師的相親吧。

 那就是我和老師一路建立起來的信任關係。

 猶豫之色從神崎紫鶴的眼中消失,她終於恢復平常聰敏的模樣。

 「瀨名同學,你不會後悔嗎?」

 「老師,我可以現在才拒絕嗎?」

 我試著裝傻。

 「不行──由我重新提出請求吧。瀨名希墨同學,請助我一臂之力。」

 「我會盡可能妥善處理。」

 就像教師幫助學生一樣,偶爾也可以由學生來幫助教師吧。

 亞里亞小姐在一旁滿意地點點頭。

 「既然一切都安排妥當,等到詳情決定後再舉行作戰會議吧。那麼今天就散會嘍。」

 亞里亞小姐站了起來。

 「那個,瀨名同學。雖然很猶豫該不該由我來說這種話,有坂同學那邊沒問題嗎?」

 在停頓一瞬間後,我回過神來。

 「啊?」

 代理男友帶來的衝擊太過強烈,讓我完全忘了還得要花工夫讓夜華接受這件事。

 ◇◇◇

 「很棒的反向輔導,真不愧是王牌啊。」

 一走出茶室,亞里亞小姐就像疼愛狗狗一樣摸摸我的頭。

 「你是考量到說服老師本人這一點而決定我這個人選吧。」

 亞里亞小姐從一開始就打算讓我去說服她。

 證據就是,在我答應當代理男友後,她說了「我會好好聆聽」,後半卻幾乎保持沉默。

 看吧,我就像這樣在不知不覺間按照亞里亞小姐的意圖行動了。

 「因為我覺得由你來說,紫鶴也聽得進去。」

 「我可以理解,為何亞里亞小姐一直都能透過各種亂來將目標實現了。」

 「可以再多誇誇我喔。」

 「接下來才是重頭戲吧!」

 當我走在走廊上,手機響起LINE的通知聲,我查看訊息。

 日向花:夜夜心情不好喔。

 瀨名會的成員都會合了,因為天氣很熱,我們在學生餐廳等你。

 談完以後就過來這邊喔!

 看到小宮的報告LINE,首先必須解決的問題讓我抱住腦袋。

 「怎麼了,小夜鬧彆扭了?」

 似乎從我的表情察覺情況的亞里亞小姐,理所當然地探頭注視手機。不,別隨便看別人手機畫面啦。

 「這是誰的錯啊。」

 「既然你跟我一起去了,那你也同罪。別隻拿我當壞人。」

 「所以我才傷腦筋。總之,我要過去學生餐廳了。」

 「那麼我也伸出援手吧。剛好也口渴了。」

 亞里亞小姐理所當然地跟上來。

 「請別讓夜華更加混亂了。」

 對於身為姊姊鐵粉的夜華而言,亞里亞小姐說的話會造成超出必要程度的效果。

 而且這次事情還涉及神崎老師,感覺會比平常更嚴重。

 「如果辛苦的阿希能獨自說服她的話,我是無所謂,你要怎麼做?」

 亞里亞小姐看穿我的疲憊,顯得很愉快。

 「……唉,既然要同甘共苦,總得讓你做這點事才行。」

 「明明老實地依靠我不就行了。」

 「事後你可不知道會提出什麼要求吧。」

 「我也同樣是人類喔。」

 「我無法擺脫恐怖大魔王的印象。」

 「都當了高中生,還在說這種話。」

 「是是是。因為在亞里亞小姐眼中,我還是個小鬼頭啊。」

 「真是的,沒這回事啦。」

 亞里亞小姐如歌唱般地說道。

幕間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