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四話 亞里亞,來校

第三卷  第四話 亞里亞,來校 在發現夜華的姊姊是亞里亞小姐,過了幾天的放學後。

 二年A班的班導神崎紫鶴老師,正在講台上主持放學的導師時間。

 我們班自豪的美女老師,正以嘹亮的冷靜聲調告知事務性的聯絡事項。

 她的外表散發著知性的性感,給人冷淡的印象。不過,她對每個學生的關心總是細緻入微。她會注意到暗中抱著煩惱的學生,好好給予關懷。

 這樣的神崎老師深受學生們愛戴。

 「第一學期的期末考就快到了。不想在難得的暑假來學校補習的人,不要疏於準備。」

 她語氣平淡,但在該嚴格地方會嚴格。

 但是,如果不是我多心,今天的老師有些無精打采。

 一向保持面無表情,冷靜的神崎老師,流露出疲倦之色。

 總是端正有禮,無懈可擊的人會這樣,十分少見。

 「…………」

 「以上便是聯絡事項。班長,喊口令。」

 「…………」

 「瀨名同學。」

 我被呼喚名字,與老師目光相對。

 「導師時間結束了。請喊口令。還是說,你還有事情?」

 班上輕輕響起一陣笑聲。

 自從發出情侶宣言後,當我恍神時,老師就會一臉認真地嘲弄我。

 「啊~那麼我想知道期末考的答案。」

 「贊成!」「這樣就不必熬夜臨時抱佛腳了!」「說得好,班長!」對我臨時想到的反擊,同學們全都表示贊同。

 「請別說夢話,好好用功。其他同學也一樣。明年夏天會因為準備考大學,沒有時間玩喔。正因為如此,請充實地度過高二夏天。無論在讀書或遊玩方面都是如此……因為就算突然焦慮起來,事情也不會順利的。」

 對於老師這番異樣充滿真實感的話語,班上響起「是~」的回應聲。

 「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待會兒我會回答問題。以上。」

 我重新喊出口令,今天結束了。

 「看你剛才在發呆,是怎麼了?」

 一身夏季制服的夜華先行走來我的桌旁。

 她上半身穿著白色罩衫與制服背心,下半身是百褶裙,即使在夏天也穿及膝襪。領口的蝴蝶結系在正確的位置。即使換上單薄的服裝,也展現出夜華一絲不苟的性格。

 「不,我是在想,距離期末考也沒幾天了。」

 在講台前,已經圍了一圈找神崎老師問問題的學生。

 站在中心的神崎老師,感覺蒙著一層陰影。

 「希墨,你要看那個班導師的臉看多久啊。」

 「老師的樣子是不是怪怪的?」

 「大概是身體不舒服吧。」

 夜華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拉著我的手帶我走出教室。

 她還是老樣子,對神崎老師態度嚴格。

 ◇◇◇

 「夜學姊,還有希學長也順帶救救我!期末考陷入大危機!請再教我功課~!」

 我們一走下樓梯口,從暗處出現的學妹就這麼哀求。

 等著我們的人,是一年級的幸波紗夕。

 她在今年進入永聖高中,是我國中時代的學妹。

 染成奶茶色的淺棕色頭髮長度在肩膀之上,微卷的輕盈髮梢展現她活潑的性格。眼眸晶亮,嘴唇泛著光澤。一條細鍊在脖子上閃閃發光。裁短的裙子下,露出耀眼的健康長腿。

 她是個以自己的方式穿搭制服,享受打扮樂趣的時下女高中生。

 「你對我的待遇還有拜託的順序不會怪怪的嗎?」

 「功課只要有夜學姊在就不成問題。希學長不就只是附帶的嗎?」

 既可愛又不可愛的學妹今天講話也毫不客氣。

 「因為我在期中考前,舉辦了瀨名會的應考K書會,所以你才沒有不及格吧。」

 「噗!之前明明那麼不願意接受瀨名會的命名,一掌握權力之後就擺出高高在上的態度。太過施恩求報可是會惹人厭的喔。」

 在單純的朋友集會中擔任徒具其名的幹部職務,會產生什麼權力啊?

 「別赤裸裸的貶低我。」

 「這都是因為希學長只有在無關緊要的時候,才會主張自己的功勞。」

 「把人講得一文不值更加惡質喔。」

 我們一點也不顧忌地互相毀謗。

 「好了好了,別像平常那樣鬥嘴了。那麼紗夕,這次你是對什麼感到頭疼呢?」

 看不下去的夜華進行調停。

 「夜華,不必幫這種囂張的學妹。」

 「紗夕都這樣來拜託我了,所以沒關係。」

 「咦~放學後要度過兩人獨處的快樂時光吧。」

 「只是在家庭餐廳教你功課而已吧。就算紗夕一起來,也沒差別吧。」

 夜華瞭解我在開玩笑,輕描淡寫地當成耳邊風。

 夜華在與我以外的人接觸時,逐漸變得不那麼緊張了。

 當然,她和紗夕已在瀨名會聚會時見過好幾次面,也是一大原因。

 夜華可以像這樣跟認識沒多久的對象輕鬆交談,而紗夕也不多作顧慮地找她幫忙。

 兩者都讓我心懷感謝。

 「不愧是夜學姊,真是可靠!」

 結果,紗夕也決定跟我們一起前往常去的家庭餐廳。

 正當我們邊聊天邊走出校門時,一輛計程車停在我們眼前。

 「咦,你們特地出來接我呀?」

 瀟灑下車的,是一位美得讓人倒抽一口氣的女性。

 因為臉小,襯托得她所戴的深色大號太陽眼鏡特別大。

 女性身材好得令人驚歎,衣著時尚,我心想是不是模特兒或藝人現身了。

 不明白神秘美女極為自然地開口攀談的理由,我和紗夕面面相覷,以眼神詢問:「是你認識的人嗎?」

 我和紗夕都毫無頭緒。

 但是,唯有夜華不同。

 「──你、你為什麼、會來這裡?」

 動搖的夜華像故障的機器人一樣結結巴巴地問。

 「咦~怎麼了?怎麼沒什麼反應?不衝過來給我個喜悅的擁抱嗎?」

 美女摘下太陽眼鏡。

 那位女性的真實身分是夜華的姊姊──有坂亞里亞。

 「咦咦──?」

 神秘美女的真實身分,令我不禁錯愕地驚呼。

 她的打扮與之前在家中的隨意穿著,與補習班講師時代不起眼的服裝,簡直是異次元。

 長髮打理整齊,與夜華相似的五官透過化妝更加襯托出好底子,強調了華麗的性感。上衣是貼合身體線條的夏季無袖針織衫,突顯出女人味。腰部系著高級品牌的皮帶。由不同材質拼接的時髦長裙下半部微微透明,可以清楚看出小腿有多修長。一條金腳鍊在纖細的白皙腳踝上閃爍。腳上是一雙鞋跟很高的穆勒鞋。

 偏向休閒的穿搭,乍看之下很簡單。

 然而,她出類拔萃的美貌與身材吸引了周遭的目光。

 穿著適宜的高級服裝,畫著完美妝容的亞里亞小姐。

 她宛如好萊塢明星般,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看到突然出現的非凡美人,連走在附近的其他學生們也發出騷動。

 那與放學後的高中不相襯的存在,讓我聽見了「是不是在拍電視外景?」這樣的低語聲。

 近距離看見亞里亞小姐的沙夕被她的美貌所震撼,說不出話來。

 「你為什麼會在學校呢?」

 夜華髮問。

 「我來跟紫鶴見個面啊。」

 她說的紫鶴,當然是指我們二年A班的班導神崎紫鶴老師。

 而且也是亞里亞小姐在校時的班導。

 「我、我都沒聽說!」

 「我沒有說過會來啊。因為突然有空嘛。」

 為了見從前的班導師,畢業生似乎用來散步一下的調調,特地在平日傍晚搭計程車前來。而且還是盛裝打扮而來的美麗女大學生。

 她還是老樣子,是個無法用常識衡量的人。

 「話說,小夜怎麼有些疏遠?這樣見外好寂寞。」

 「家、家人突然出現,當然會覺得尷尬啊。」

 我懂。到了高中生年紀,如果家人突然出現在朋友面前,會覺得很難為情。實際上,去年被爸媽帶來參加文化祭的妹妹映玩得不亦樂乎時,我就心想拜託饒了我吧。

 被家人看到自己在學校裡的一面,感覺非常奇怪。

 不僅如此,特別顯眼的有坂亞里亞會不由分說地受到許多矚目。

 就連正在放學路上的學生們都停下腳步,圍著我們觀看。

 夜華滿臉為難。難得能跟最喜歡的姊姊見面,但因為有其他人在看,讓她沒辦法坦率以對吧。

 「咦~可以見面,我可是很高興的說。」

 不在乎周圍視線的亞里亞小姐,我行我素地一派愉快。

 無論由誰來看,她們都是一對漂亮姊妹花。

 然而,她們的氣質簡直是兩個極端。

 開朗擅長社交的姊姊和冷靜內向的妹妹。

 「那麼──在那邊的是阿希的朋友嗎?很可愛的孩子呢。」

 亞里亞小姐完全掌控了現場。

 在她的視線注視之下,紗夕不禁揪住我的襯衫衣角。

 「她也是夜華的朋友。」我代替她回答。

 「哎呀,真驚訝。阿希,介紹一下我吧。」

 亞里亞小姐似乎真的覺得出乎意料。

 我也很意外。

 亞里亞小姐之所以擅長教學,是因為觀察能力很強。她會透過言行舉止掌握對方的內心想法,朝她意圖的方向誘導。

 我在補習班接受指導時,她也會輕易看穿我疲累與提不起勁的時候,強行激發我的幹勁。

 現在那份過於敏銳的判斷力,比起當時變得遲鈍了嗎?

 還是說──或許只有夜華是例外。

 「你自己隨心所欲地報上名字不就行了嗎?」

 其實知道違抗她也只是浪費時間,我不想簡單地屈服於恐怖大魔王,忍不住反抗。

 「這種事情步驟很重要。偷懶跳過過程的男人,很快就會遭到厭倦喔。好了~」

 她給了我不知為何奇妙有說服力的建議。

 只是,被比誰都更一口氣跳過過程的亞里亞小姐這麼說,我有點不爽。

 「那個,希學長。這位不比夜學姊遜色的超級美女,該不會是……」

 看來迫不及待的紗夕,小心翼翼地問我。

 「嗯。這個人是夜華的姊姊。亞里亞小姐,她是幸波紗夕,讀一年級。」

 我介紹雙方。

 「夜學姊的姊姊?」

 「是的~我是小夜的姊姊!我妹妹一直受你照顧了!」

 亞里亞小姐和藹可親又活潑。

 漂亮姊妹花長得很像,卻有許多不同。我感覺到紗夕驚訝的想法。

 「那張彷彿在發光的臉是什麼啊!這是美的暴力!是輝夜姬轉世嗎?」

 怎麼提到輝夜姬?啊,是用竹子發光跟亞里亞小姐的美麗作呼應嗎?

 「紗夕,你冷靜點。」

 「希學長你才是,反應為什麼那麼平淡?」

 「因為對我來說,她看起來只像是在做美女的角色扮演。」

 我說出來自於過去經驗的冷靜真心話。

 「啊?跟夜學姊交往,你的大腦終於故障了嗎?」

 毒辣的謾罵突然迎面飛來。

 「好過分的說法。那個人在作為夜華的姊姊之前,可是恐怖大魔王。」

 「希學長,如果拿夜學姊當標準,會過著無法從大部分女孩得到滿足的悲慘人生喔。人生的巔峰會在高中時代結束喔。」

 「講得還真難聽啊。」

 亞里亞小姐沒理會沉默的夜華,過來攀談。

 「吶吶。阿希你跟那孩子感情似乎很好耶。」

 「她是我國中的學妹,認識很久了。我們住得近,以前也參加同一個社團。」

 「喔~她該不會從那時候開始就喜歡你?而且最近還告白過,但是被拒絕了,現在恢復了以前的相處感覺?總覺得有股愛的餘香呢。」

 對亞里亞小姐本人來說,大概就是句閒聊吧。

 不過,第一次見面就被突然直指核心的紗夕,表情凍結了。

 訂正。亞里亞小姐的觀察力絲毫沒有衰退。

 亞里亞小姐從我們的一點互動看穿了內情。

 一直暗戀我的紗夕在前陣子向我告白,多虧了夜華,我和紗夕才得以回到原本的學長學妹關係。如今她經常和我的朋友們作為瀨名會的一份子一起玩耍。

 在臉色蒼白的紗夕旁邊,我深深地嘆了口氣。

 ──說謊或敷衍對亞里亞小姐不管用。

 「夜學姊的姊姊不會太敏銳嗎?姊妹倆都有讀心能力吧?而且姊姊還更不留情。」

 紗夕猛搖我的襯衫袖子,訴說那股恐懼。

 喂,別扯得太用力。袖子會裂開。

 「我很高興又有人瞭解那個人的可怕嘍~」

 在同情之餘,我臉上浮現乾笑。

 「那麼,亞里亞小姐。你不是要去神崎老師那邊嗎?」

 我心想這樣下去不會有進展,準備結束這段站著閒聊。

 從剛才開始,夜華一直沉默不語。

 「哎呀,對喔。那阿希你也跟我來。」

 亞里亞小姐理所當然地握住我的手臂,要帶我一起走。

 「咦,為什麼。與我無關吧。」

 「之前我說過有事情要拜託你吧。我非常需要你的力量。好了,現在正是回報恩人的時候了。」

 「那種事我可不知道啊。我接下來要讀書準備考試。」

 「之後要我怎麼教你功課都行。不好意思,這次阿希就不去嘍。」

 亞里亞小姐無視我的說法,準備綁架我。

 「姊姊,別擅自帶走希墨。」

 我的女朋友終於開口。

 「這是影響小夜未來的重要大事。 所以今天我不會聽你的意見。」

 「若是那樣,就更要告訴我了。」

 亞里亞小姐裝模作樣地停頓了一會兒後坦白道:

 「紫鶴要去相親。她說如果婚事決定了,也會辭去教職。」

 「「「相親?」」」

 我、紗夕,就連夜華都發出驚呼。

 「吶。這是大危機吧。為了避免事情發生,阿希是不可或缺的。」

 亞里亞小姐的眼神十分認真。

 「我要扮演什麼角色?」

 我只有涉入此事是會吃大虧的預感。

 作為亞里亞小姐以前學生的經驗,這麼向我發出危險信號。

 但是,彷彿看穿了我想要拒絕,她補上決定性的一句話。

 「如果班導師換人,誰會最為困擾?如果是你應該明白吧?」

 亞里亞小姐不安的聲音,宛如引導燈一般讓我察覺她的意圖所在。

 「────」

 這個人真的和以前一樣。

 突然拋出難題,強制地設置若不解決就無法前進的狀況。

 而且很亂來,但她一定會暗示這麼做是有意義的。

 她會像這樣剝奪我的拒絕權,但讓我以自己的意志做選擇。

 亞里亞小姐話中的意思──這明顯是為了妹妹夜華。

 「姊姊,我也要去!」

 「不行。小夜負責看家。」

 「為什麼?」

 「因為你不在場,會比較快談妥。」

 只為了使事情順利進行這個理由,亞里亞小姐就要留下夜華。

 「我不會妨礙姊姊的。」

 「就算你在場也沒有意義吧。」

 「因、因為我擔心希墨!」

 「為了這種不純的理由,就更加不行了。」

 亞里亞小姐完全不肯聽夜華的說法,不管她說什麼都全部駁回。

 「可是!」

 「小夜,別任性。聽姊姊的話。」

 那句話像魔法一般,讓夜華沒辦法繼續說下去。

 ◇◇◇

 「阿希你馬上就察覺我的真實想法心情,幫了大忙。」

 「你剛才的行動實在太蠻幹了。夜華她非常混亂喔。不能採取更溫和的作法嗎?」

 「所以,你最後才說『我只是作為班長,去問問情況而已』,巧妙地說服了她吧。」

 亞里亞小姐如大聲叫好般地讚美我的機智。

 我和她一起走在校園裡,前往教職員辦公室。

 「作為情人,我覺得很於心不安就是了……」

 「不過,你也認為這有必要,所以才會過來吧?」

 她探頭注視我的雙眼發問。

 「因為這是為了夜華啊。」

 既然發現了,我也不能無視此事。

 如果神崎老師結婚並辭去教職,班導就會換人。

 雖然被夜華視為天敵,神崎老師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對學生抱著理解與關愛的優秀教師。

 即使夜華本人不坦率承認,但我們確實受到她很大的幫助。

 在四月傳出在外過夜傳聞時,也是有神崎老師與亞里亞小姐攜手合作,我們才能到現在都過著平靜順利的高中生活。

 就算由身為情人與班長的我來支援,學生的力量是有限度的。

 當然,如果神崎老師遇到緣分主動希望結婚,我也會送上祝福。即使她因此辭去教職,我也會歡送她離開。

 然而,亞里亞小姐會像這樣試圖阻礙,肯定有什麼特殊情況。

 「沒錯。我們總是為了小夜而行動。」

 「就算妹妹不樂意也一樣?」

 「人生有時候會面臨苦澀的二選一啊。」

 「比起可愛妹妹的心情,妨礙從前的班導師相親更重要嗎?」

 擦肩而過的學生們幾乎全都回頭看向走在走廊上的神秘美女。

 就連訪客用拖鞋,由她穿起來都像是時尚單品,她本人的魅力驚人。

 換成夜華一定會面露不快,但亞里亞小姐毫不在乎他人的目光,腳步宛如走在時裝秀伸展台上一樣輕快。

 「──不顧一切的時刻,通常都伴隨著疼痛啊。」

 「說這種好像很有道理的話。」

 「唔。以前的阿希明明會老實地相信的。」

 「話說,為什麼需要我?」

 「因為你是最後的王牌。」

 我一頭霧水。

 如果要在相親當天強行闖入會場毀掉相親,找七村那種壯漢去明明效果會更好。

 「見到紫鶴以後,我會告訴你。」

 「這次你會怎樣亂來呢?」

 我擔心大概在前方等待的發展,嘆了口氣。

 「不過,你不是願意來嗎。」

 亞里亞小姐在熟悉的母校裡毫不猶豫地前進,我像手下小弟一樣跟在後頭。

 「這是為了守護我與情人的快樂高中生活。」

 我強調了自己的立場。

 我切身體會過,若不對亞里亞小姐說清楚該說的話,就會被她的步調自動吞沒。

 夜華肯定也是像這樣,從小開始就被她耍得團團轉。

 雖然她本人認為自己很高興,但那接近於銘印效果。總是服從姊姊,總是和姊姊一樣行事,應該作為唯一的正確答案,烙印在夜華心中了。

 如果進入青春期,對太過優秀的姊姊萌生了反抗心,她大概會乾脆地走上另一條路,但不知是幸或不幸,夜華到現在也打從心底很喜歡亞里亞小姐。

 太強烈的憧憬,有時會過於束縛自身。

 剛剛被亞里亞小姐留下的夜華,悲傷的表情就像個小女孩一樣。

 「講著這種話,我看你會被小夜迷住,其實是從她身上感覺到我的影子之類的?」

 「不可能有這種事。」

 我對亞里亞小姐的玩笑話一笑置之。

 「馬上回答還真過分。當真對我毫無興趣,好好笑。第一次有人對我這麼說呢。」

 這位美女不顧忌他人眼光,哈哈捧腹大笑。

 「有那麼好笑嗎?」

 「那個忠實的阿希跑到哪裡去了呢?真傷心。」

 「我雖然感謝你,但我並不是大魔王的信徒。」

 「呵呵。你這種囂張的一面,我相當中意喔。」

 「多謝誇獎。」

 亞里亞小姐哼著歌走上樓梯。

 「對了,這身衣服怎麼樣?適合我嗎?」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

 「你說什麼~仔細看看,好好稱讚我啦~」

 即使走樓梯走到一半,她想要展示華麗的便服,原地轉了一圈。

 結果不出所料,她失去平衡,差點摔下去。

 我霎時間伸出手,扶住亞里亞小姐的背。

 「請別穿著拖鞋在樓梯上得意忘形,很危險的。」

 「因為我覺得你會支援我的。」

 亞里亞小姐在近距離露出只給我一人的微笑。

 「我立刻鬆手喔?」

 「很久沒來母校,當然會興奮嘛。那麼,你的感想呢?」

 如果有人貶低有坂亞里亞的長相,那顯然是嫉妒與吃味。

 不然就是明顯欠缺美感,令人遺憾的人物。

 「這該說是偽裝還是變裝呢,與我之前所知的模樣差異大得驚人。唉,因為你跟夜華是姊妹,這也是當然的,不過你好好打扮後很有吸引力呢。」

 「謝謝。」

 亞里亞小姐這麼回答,泰然自若地挽住我的手臂當作扶手。

 「我就說這樣太近!請別用以前的調調隨便黏著我。」

 「有什麼關係。我喜歡少年漫畫風格的隨性作風啊。經過努力、友情、勝利的齊心協力後,成功地考上了志願學校!」

 「明明是控制、誘導、強制的斯巴達教育風格吧。即使外表變成美女,內在還是跟以前一樣,饒了我吧。」

 雖然試著逞強,我也有些緊張。

 身為男生,當有張非常標緻的臉蛋近在咫尺時,就會心跳加快。

 不行。因為是漂亮姊妹花,她有著合我胃口的同類型長相,讓我的心臟自動怦怦直跳。

 「以前阿希都沒受到我的美色誘惑,專注於用功呢。」

 「當時的你到底哪裡有美色啊?」

 「那麼,現在呢?」

 「……你明明只是藏起原本的美貌而已。」

 我總覺得亂了步調。

 她的內在和從前一樣,是熟不拘禮的大姊姊。

 但是,現在她的外表卻等於是為夜華加上了附加武器成熟費洛蒙之後的完美版夜華。

 「唉……本人比照片還美,這是相反意義的照騙啊。」

 「你是說什麼?」

 「夜華曾有一次拿全家福照片給我看。如果當時有發現的話……」

 在決定四月的班際球賽參賽項目時,夜華跑出了教室。當我追上去在樓梯間與她說話時,曾看過有坂家的全家福照片。當時留下的印象是長得很像夜華的漂亮姊姊,但我沒想到她的真實身分是那個不起眼的補習班講師。

 她的外表與內在到現在仍然不一致,令我為了距離感苦惱。

 「你沒有靈光一閃想到啊。真有阿希的風格。」

 「因為照片拍不出內在的可惜之處啊。」

 「你說什麼~~」

 當我解開亞里亞小姐的手臂,她顯得很不滿意。

 亞里亞小姐宛如移動的廣告看板一樣,在教職員辦公室裡大受歡迎。

 就像明星畢業生凱旋迴到母校般,受到非常熱烈的歡迎。

 特別是資深老師們的盛情款待十分驚人,轉眼間周遭就圍起了一圈人。

 甚至連一向嚴格的學年主任,也對亞里亞小姐放緩了神情。

 大家有些愉快地交相談論著以前費神照顧她的辛苦往事。

 而亞里亞小姐也到現在都還記得所有靠過來的老師們的名字,真是可怕的記憶力。

 化為教職員辦公室主角的畢業生所散發的存在感,讓我變得像個隱形人。

 這就是天生的明星氣質嗎?變成背景一部分的我靜靜地心生佩服。

 亞里亞小姐請他們找神崎老師過來,她在等候時與老師們交談,話題突然聊到了夜華的身上。

 「有坂的妹妹現在二年級了嗎?當她拒絕在入學典禮擔任新生代表時,我還想不知會怎麼樣,但如今一看,倒是妹妹有點令人不過癮呢。」

 一位中年老師以開玩笑的口吻觸及有坂姊妹的差異。

 「因為妹妹她比我來得認真而可靠。」

 亞里亞小姐神情沉靜地回答。

 「因為有坂總是很顯眼又吵吵鬧鬧的,我還以為妹妹也一樣會做出什麼大膽舉動呢。」

 真失望。中年老師散發出這種沒有惡意的氣息。

 我感到那句隨口說說的話非常麻木不仁。

 正因為說話者沒有自覺,才透露出真實心聲。

 總之,這名老師期待夜華也會和亞里亞小姐一樣活潑吧。

 諸如從一年級開始當學生會長、擴大學校活動的規模、為學校介紹手冊擔任模特兒,使得報考人數暴增等等,亞里亞小姐留下了許多傳說。

 就算是姊妹,在妹妹夜華身上尋求這些是不合理的吧。

 一感到不愉快後,我變得愈來愈火大。

 就在我準備抗議的瞬間,亞里亞小姐先一步替我的心情發言了。

 「老師在說什麼呢,就算是姊妹也是兩個不同的人,請別對我妹妹抱著奇怪的期望。如果我妹妹像我這樣,是老師們會吃苦受累吧。如果說話太沒分寸,我會作為妹妹的代理監護人指名提出控訴喔。」

 她的言語柔和又迷人,但聲調帶著明顯的不滿。

 亞里亞小姐的眼中沒有笑意。

 「說得也對,抱歉。哈哈哈。」

 中年老師慌張地收回自己的話。

 「而且那是因為紫鶴──神崎老師做得很好啊。」

 我感覺到亞里亞小姐的語氣中充滿信任。

 唔~每次接觸到這樣的瞬間,我就不能斷言不管由誰來當班導師都一樣。

 反過來看,我重新深切地感受到神崎老師的出色。

 說人人到,臉色大變的神崎老師來到了教職員辦公室。

 我的班導立刻注意到我的存在。

 「為什麼連瀨名同學也在這裡?」

 「老實說我也不清楚。她說老師要相親,把我拉過來了。」

 當我壓低音量解釋,平常面無表情的神崎老師一瞬間露出凶神惡煞般的表情。

 神崎老師立刻解散了聚集過來聊天的資深老師群,接著像平常一樣,把我和亞里亞小姐帶往茶室。

 神崎老師帶頭走在走廊上,我在她背後偷偷地對亞里亞小姐開口:

 「剛才你真的生氣了對吧?」

 「如果想要安分畢業,最好別頂撞老師。」

 「就算最沒有說服力的人這麼說,我也沒辦法啊。」

 「──阿希果然很可靠。」

 亞里亞小姐輕輕把手放在我肩頭。

幕間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