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話 喜歡

第三卷  第一話 喜歡 台版 轉自 輕之國度

 圖源:拉菲

 錄入:拉菲

 「夜華,我們接吻吧。」

 在黃昏的美術準備室兩人獨處。

 我心愛的情人有坂夜華,彷彿要將一切託付給我一般輕輕地閉上雙眼。

 只要悄悄地把嘴巴湊近那泛著光澤的小巧櫻唇就行了。只是這樣而已。

 兩人的距離緩緩的接近於零。

 我們終於要迎接初吻了。

 總算抵達了這個瞬間。

 就差一點,還差一點。

 可是,不管經過多久,我都沒辦法和夜華接吻。

 世界就像暫時停止了,我和情人之間的距離始終沒有縮短。

 夜華明明就在眼前,我卻一直在眼看要碰到時停下。

 奇怪?

 為什麼?問題出在哪裡?

 是步驟搞錯了嗎?話說,接吻的正確步驟是什麼?

 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接吻要怎麼做啊────?」

 當我發出吶喊,劇烈的衝擊同時襲向全身。

 「嗚哇?」

 我睜開眼睛。

 「希墨,你醒啦?」

 「咦、咦咦?那是夢……!」

 我環顧四周,這是我的房間。飛撲過來的妹妹映壓在我身上。

 「是夢、原來是夢啊~~」

 失望的我深深地發出嘆息。

 這是我第幾次夢見接吻未遂了呢?

 我到底有多想和夜華接吻?

 「映,不要使出跳躍飛身壓招式叫我起床,你已經長大了,我遲早真的會骨折喔。」

 小學四年級的妹妹天真無邪的全力飛撲,每天都使我的軀幹隱隱作痛。

 她短短兩年前明明還是個小不點,但身高突然抽高,還處在成長期。然而,她的內在卻依然幼稚。

 「嘿嘿嘿。因為希墨你看起來很痛苦嘛。」

 「從下次開始,拜託你用更溫柔的方法叫醒我。還有,要好好地喊我哥哥。」

 「我知道了。」

 她回答得很爽快,但一次也沒有遵守過這兩個約定。

 我把映從床上挪開,說著「起碼讓我在假日多睡一會兒」,試圖睡回籠覺。

 「吶,希墨。你今天要跟夜華約會吧。再不出門的話,差不多要遲到了吧?」

 「現在幾點了?」

 我看看時間,睡意一掃而空。

 如果不立刻出門,會趕不上約定的時間。

 「所以我才來叫醒你。誇獎我!」

 「是我不好,映。感謝你!謝謝!」

 明明把手機的鬧鐘調早了,但我好像睡昏頭關掉了鬧鐘。

 我匆忙起來穿衣服,衝出家門。

 一打開大門,炎熱的空氣與炫目的陽光令我眯起眼睛。

 無邊無際的藍天與大朵白雲。

 可以聽見喧囂的蟬鳴聲傳來。

 今年的梅雨季短暫,很快便結束了。

 七月上旬,太陽拿出了真本事。季節已進入夏季。

 ◇◇◇

 我在大熱天奔跑,設法搭上了能趕上約定時間的電車。

 因為從家裡趕往本地車站的路上流了一身汗,清涼的車廂感覺很舒服。謝謝你,冷氣。

 我換乘電車,快步通過原宿車站的剪票口。

 我的女朋友在陰影處等著我。

 夜華一身整潔的便服,看來比穿制服時更顯成熟。

 「夜華。」

 「早安。怎麼了,這樣慌慌張張的。」

 「因為我想早點見到你。」

 「……你睡過頭了嗎?」

 「你怎麼知道的?我有趕上時間吧?」

 「啊,真的是這樣嗎。我明明是在開玩笑的。」

 「你有讀心能力喔。」

 「那只是你容易把想法寫在臉上吧。」

 「這樣好像我的心思變透明瞭一樣,感覺很不安耶。」

 我不由得摸摸自己的臉。

 「……你很好懂,對我來說值得慶幸就是了。」

 夜華用我聽不見的音量呢喃了什麼。

 「咦,你說什麼?」

 「好了,快走吧!」

 她主動牽起我的手。

 迫不及待地邁步往前走。

 開始交往後大約過了三個月。

 期末考近在眼前的週末,我們依夜華的要求,今天在原宿約會。

 我們首先造訪位於原宿車站正面的綜合商場內的IKEA。

 以白色為基調的店內,到處擺放著時尚的傢俱以及有著大膽圖案與色彩的家居雜貨。

 「這個好可愛。啊,那個也不錯。吶,希墨覺得這個怎麼樣?」

 夜華看起來很開心。她拿起看到的商品,給出各種感想。

 看著她的模樣,我也很開心,兩人一起討論從各個傢俱可以想像到的種種生活場景,也很有意思。

 「如果一起住的話,我希望沙發有這種尺寸。」

 夜華躺在家庭尺寸的沙發上,悠然地伸展雙腿。

 「如果沙發有這麼大,坐在上面悠閒地看電影也不錯呢。」

 「可以兩個人一起休息呢。」

 「只是,放在兩個人居住的房子裡可能有點太大了。」

 「?要用來休息的話,大一點更好吧。」

 「我很想擺這樣的沙發,但是房子不夠大的話,很難擺放大型傢俱。」

 「那隻要住在大房子裡不就行了。」

 家境富裕的夜華一派理所當然地說。

 我當然也想住住看擺放迷人傢俱的寬敞房子。

 然而,要過好生活首先需要有錢。

 去年我離開籃球社,高中一年級的暑假有了空閒。

 我用空出的時間去打工,學習到賺錢是很辛苦的事情。

 多虧我當時沒有花掉打工薪水存了下來,才能像這樣與夜華出來約會。

 「我會好好努力的。」我不禁挺直背脊說道。

 「希墨你不用一個人努力啦。我也會一起出力的。」

 「有個可靠的女朋友真好。」

 「因為跟你一起努力很快樂呀。」

 如果能一起生活──光是想像這樣的未來,我心中就感到飄飄然。

 「總之,符合實際的選擇是這邊的沙發吧。喔,坐起來的觸感也不錯。」

 我試著坐在兩人座沙發上。

 「喔,我試試看。」夜華也鑽到我旁邊來。

 「啊,真的耶。很棒呢,希──」

 我們以肩膀幾乎相觸的絕妙距離剛好坐滿了沙發。

 夜華美麗的臉龐近在咫尺。

 她也察覺了與我之間的距離感,悄悄別開目光。

 容易害羞的她立刻脹紅了耳朵,僵住身軀。

 座位狹窄,除了站起來以外沒有地方可逃,只要稍微動一下,手臂和膝蓋就會碰到。

 儘管如此,夜華沒有像剛交往時一樣反應過度地逃開。

 「喔,比想像中來得擠呢。」

 「我看大概是為了讓情侶像這樣打情罵俏吧。這是隻有坐過的人才會懂的設計。」

 她有著端正的輪廓、漂亮的眉毛和睫毛長長的大眼睛,左眼角的可愛淚痣十分迷人。臉頰光滑、鼻樑高挺、耳朵形狀姣好。小巧的嘴唇看來豐滿又柔軟。目光順著纖細的脖子望去,以她今天穿的服裝還看得到鎖骨。

 剪裁高雅的連身裙色彩清涼,很有夏天風味。

 纖細的肩膀與手臂。白皙似雪的肌膚微微泛紅,並不只是因為夏天的緣故。

 「你的臉靠得好近。」

 「在擁抱時不是更近嗎。」

 「因為那時候不會近距離看著彼此的臉啊!」

 每當夜華擁抱我時,總是將臉埋在我的頸間或胸前。原來那是為了不讓我看到她害羞的表情啊。

 「我們會牽手和擁抱,感覺應該會習慣呀。」

 「因為我覺得就快要直接接吻了。」

 沒錯,比起未來的同居,對我而言最近的重大事項是接吻。

 成為情侶三個月,我們還沒有接吻過。

 我覺得差不多是時候前進到新階段了,但直到現在都還沒抓住契機。

 對我來說,夜華是我第一次交往的情人。

 當然,接吻是未知的領域。

 要怎麼做才能不使女生感到不安,帥氣地讓她接受親吻呢?

 這種事情我並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早就脫離接吻處男身分了。

 午休時間和放學後,在學校美術準備室裡我們總是兩人獨處。

 坦白說,曾經有許多接吻的機會。

 可是,卻不順利。

 比鄰而坐。四目交會。微笑。輕微的身體接觸已經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們會手牽手,有時還會擁抱。

 每當與充滿魅力的夜華緊貼在一起,我的身心就瀕臨爆炸邊緣。

 有一次,我們臉龐靠得很近,當我試圖直接貼近她親吻時──

 『啊,杯子空了!我來泡新的紅茶吧!』

 她迅速起身離開。

 又有一次,我在她要解開擁抱時不肯放手……

 『希墨,你的眼神有點可怕。』

 結果嚇到了她。我反省過,當時太過沖動了。

 期中考結束後,我曾藉著擺脫壓力的解放感豁出去對她說:

 『夜華,要不要接吻?』

 『這還太早了!』

 我當然無意勉強她,我自己也有衝太快的地方。

 掙扎、失敗、忍耐的日子像這樣持續著,導致我像今天早上一樣夢見了接吻。

 就算最喜歡的情人近在眼前,未必一切就會進展順利。

 「……吶,希墨。」

 「咦?什、什麼事?」

 「你猛盯著我的嘴唇耶。」

 「抱歉,我在想著接吻的事。」

 「這一點超明顯的。」

 「啊,原來是這樣啊。」

 看來夜華並非有讀心能力,其實是從我細微的反應察覺到的。

 「……你就這麼想親嗎?」

 「想親。」

 我急切地立刻回答。

 「這裡可是店裡!」

 周遭客人的視線聚集過來,夜華先行離開了沙發。

 「咦,只要沒人就可以了嗎?」

 「不是地點的問題。」

 「那麼,要怎麼做才行?」

 「這取決於我!」

 我連忙跟上避開旁人矚目的夜華。

 ◇◇◇

 我們直接穿越竹下通,走到表參道。

 因為我本身不熟悉原宿地區,今天就跟隨著夜華逛街。

 「買姊姊的衣服時,我來過這一帶好幾次,清楚店家的位置。包在我身上。」

 「你不擅應付人群吧。」

 「雖然不擅應付,但我喜歡購物。拿各種衣服給姊姊穿也很愉快。」夜華老練地走進對於高中生來說門檻有點高的時裝店。

 「你姊姊的衣服是你挑的嗎?」

 「因為她是美女,不管穿什麼都很適合,不知不覺間就對衣著不再講究了。」

 與夜華有血緣關係的姊姊,當然不管穿什麼都很適合,連櫥窗模特兒也贏不過她吧。

 店內成熟雅緻的氣氛,讓我不禁有些緊張。

 牆上的鏡子映出的我是與年齡相符的少年,相對的夜華則是高雅的千金小姐。

 總覺得只有我一個人格格不入,我有點畏縮。

 除了跟這樣的美少女交往這一點之外,我是沒有引人注目之處,平均水準的平凡普通高中二年級學生。是必須努力的Mr.Standard。

 我感到在學校裡穿著制服時感覺不到的差異,忽然凸顯出來。

 開始覺得只為了接吻這種程度的事情而苦惱的自己很幼稚。

 我看看眼前那件男性T恤的標籤,是與店鋪外觀相符的價格。

 「好貴!」

 「希墨,我們走吧。」

 「已經逛夠了嗎?」

 「嗯。因為沒看到特別想要的。」夜華掃視店內一圈後,走了回來。

 她就像這樣,走進想逛的店家,又很快地離開。

 逛過好幾家店以後,夜華在連我也聽過招牌的知名飾品店裡遇見了感興趣的商品。

 「這個會適合我嗎?」

 夜華指著一條簡單的銀項鍊開口。

 由細鏈與嵌著小石的吊墜組成的項鍊帶著質樸的高雅,非常時髦。感覺與夜華偏愛的成熟但也可愛的穿搭風格也很好搭配。

 「超適合的。很棒!」

 我打包票。

 「真的嗎?嗯~我真的有點想要耶。」

 「試戴看看如何?」

 「不行。飾品只要試戴過了,就會更想要。」

 「……那我送你當禮物吧?」

 「不用了。而且價格也意外地貴。」

 「就當作紀念交往滿三個月。」

 我臨時想到了藉口。

 打工薪水就是為了這種時候而存下來的。

 「咦?我們交往有幾個月了?」

 「要看從哪一天算起。你在四月初答應了我的告白,從那時候算起是整整三個月。如果從發表情侶宣言後才算正式的情侶,則是兩個多月。好像是這樣?」

 「微妙地難以分辨呢。」

 「因為我明明告白了,夜華你卻馬上逃走了啊。」

 「我、我是因為當時太過高興,有點驚慌!不如說,至少給我考慮怎麼回應的時間也可以吧。」

 「都那麼高興了,不是會毫不猶豫地說出YES嗎?」

 「要把那一句話在當場說出來是很難做到的!」

 真是細膩的少女心。

 果然是男生更容易急著想得到結果啊,我體會到。

 「那麼,要怎麼做?只要你會高興,送禮物的理由不管是什麼都可以。」

 「這樣的話,就會有一大堆紀念日和禮物了。」

 「你明明不用那麼客氣的。」

 「不是啦。光是你有這份想送禮物給我的心意,就已經讓我非常開心了。」

 「夜華。」

 「什麼事?」

 「我再次愛上你了。」

 「不管幾次都可以喔。」

 夜華如今會坦率地表達好感。

 我的情人不是透過物品或體驗,而是先從心意感受到愛意,我覺得非常美好。

 嗯~正因為如此,我更想送禮物給她了。

 說歸這麼說,強行送給她害她費心,反倒我也會過意不去。

 別說接吻,連送禮物的時機都不清楚,我也很青澀。

 正當我們在一條項鍊前駐足時,店員迅速地走了過來。

 「您好,請問需要試戴呢?」

 「啊,不用了。」

 夜華立刻拉下心靈的鐵門,離開了現場。

 她還是老樣子,不擅長與陌生人交談。

 「你是不是因為不喜歡被店員攀談,才會迅速地看一看就離開?」

 我在走出店鋪後試著問。

 「你猜中了。」

 「我也不擅長接受店員服務,能理解你的感覺。」

 「有陌生人待在身邊單純地就令我忐忑不安,當對方找我攀談,我又會緊張地想著,是不是非買不可?要拒絕也很麻煩。」

 「夜華你就更是這樣了吧。」

 對於討厭受人注視的夜華來說,雖然店員是為了工作,她想逃離按照守則積極推銷的店員也可以理解。

 我還以為她習慣去昂貴的服裝店,所以才會很快離開。實際上卻很符合我所認識的夜華的風格,理由是因為害羞,這讓我感到一絲安心。

 我們隨興地享受著純逛街的樂趣,發現這一帶也有許多婚禮會館。那些會館有著可作為連續劇外景場地的時髦外觀,這時剛好有穿著禮服的男女聚集在外面,盛大地慶祝結婚的新人邁向新生活。

 「夜華,那邊在辦婚禮耶。喔~好豪華。」

 「真的呢。婚紗好漂亮。」

 在會場前方庭園,左右一字排開的賓客們灑下大量的花瓣。

 新郎新娘一臉幸福地走在一片花雨當中。

 連路過的我們,彷彿也共享了那股華麗的氣氛。

 「啊。他們親吻了。」

 感動不已的新娘將嘴唇湊近新郎的臉頰。

 雖然沐浴在起鬨聲中,他們看來就像正在生命中最美好的一瞬間般心滿意足。

 還是高中生的我,無法真正地掌握結婚這個活動的意義。

 在親朋好友面前宣誓──無論是疾病或健康,都與所愛的人一起共度生涯。

 「真虧他們能當著眾人的面親吻呢。」

 夜華看著婚禮,說出比我來得冷淡的感想。

 「的確,對你來說或許會是相當累人的活動。」我也發出苦笑。

 「我不擅長像那樣被一大群人聚在一起祝福。人們都會猛盯著我看。」

 「因為是婚禮的主角嘛,新娘更是會受到注目吧。」

 「那不就好像被強制要求要幸福一樣嗎?」

 「因為實際上很幸福,沒什麼關係吧。」

 「……希墨,你想舉行婚禮嗎?」

 「唉,為了家人,還是舉行他們會比較欣慰吧。我也曾被邀請去參加親戚的婚禮,相當感人喔。新郎新娘的家人哭得很厲害。」

 「喔~我沒參加過婚禮,所以不太瞭解。」

 「咦,這樣呀?」

 「以我們的年紀,頂多是在家人受邀時一起去而已吧。我的爸媽待在國外,就算邀請他們也一定無法出席,而我姊姊還是大學生又單身。」

 「說得也是。」

 若非親人結婚,或有密切來往的人發出邀請,高中生沒什麼出席婚禮的機會。

 「而且我聽說賓客得花不少錢包紅包,新郎新娘準備起來也很麻煩。不惜做那麼多事,也想高調地受到祝賀嗎?」

 夜華就像把婚禮當成發生在地球另一頭的活動般不感興趣。

 「世界上有一部分人會希望盛大地受到祝福喔。」

 「啊~以這層意思來說,我姊姊或許也符合。她最喜歡熱鬧了。」

 「如果你姊姊要舉辦婚禮,你可要參加喔。」

 「我會去啦。雖然心情有點沉重。」

 「這時候要坦率地祝福她啊。你並不討厭她吧?」

 「我喜歡姊姊。只是,我不擅長不得不參加這種盛大場面的情況。」

 「沒問題啦──到時候我或許也會坐在你身旁。」

 「咦,這意思是……」

 夜華露出赫然驚覺的表情看過來。

 「當然,前提是你不反對的話。還有,要徵得你家人的同意。」

 「你真心急。」

 「一交往起來,或許轉眼間就到了喔。」

 「才想著春天剛收到你的告白,季節轉眼已經到了夏天。跟希墨在一起,時間一下就過去了。」

 「無論如何,重要的是當事人們得到幸福啊。」

 「沒錯沒錯。希墨,你說得很好。」

 「只是──」

 我有點猶豫要不要說出突然浮現在腦海中的話語。

 「怎麼了?在我們之間不需要有所顧慮吧。」

 「──我想看夜華穿婚紗的模樣。」

 穿上純白婚紗的夜華想必很漂亮吧。光是想像就覺得很美了,實際上想必更加迷人。

 「…………」

 「夜華?」

 「如、如果你願意、一直走在我身邊,我也不是、不能考慮啦。」

 夜華別開臉龐,但小心翼翼地給出了積極的答覆。

 身為高中生的我們談論什麼婚禮,作夢也該有個限度吧。

 不過總有一天被稱作大人的時候,我也想待在夜華身邊。我這麼認為。

 「嗯。謝謝。」

 「我、我也只是想看希墨穿無尾禮服的樣子而已!」

 我覺得慌張地拚命試圖減輕話中意義的夜華惹人憐愛。

 為初吻苦惱的高中二年級學生,距離結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吧。

 現在的我還總是自不量力。我常常感到緊張,也有許多事都還不懂。

 即使如此,我不打算讓這段戀情化為青春時代的回憶。

 我想成為永遠都有能力回應夜華感情的男人。

 我這麼暗中發誓,走過目前還言之過早的婚禮會場。

 太陽火辣辣地燃燒著,柏油路面的輻射熱毫不留情地為空氣加溫。

 都市的夏季約會就是在賭命。感覺宛如走在三溫暖裡一樣。

 不管心情多麼飄飄然,頻繁補充水分與預防中暑的措施都不可或缺。

 「感覺想喝點冷飲呢。」

 「肚子也餓了,找個地方吃午餐吧。」

 午餐時段早已過去,差不多想休息一會兒了。

 我們找到了一家感覺正適合的漢堡店,決定進去吃飯。

 一進入開著冷氣的店內,我們長長地吐出一口氣。

 清涼的空氣讓發燙的皮膚感覺很舒服。

 一在店員安排的座位坐下,我馬上喝光放在桌上的冷水。而且那還是檸檬水,準備真是周到。清爽的冰涼感讓人十分痛快。

 我點了照燒漢堡配炸薯條與可樂的經典套餐。夜華點了酪梨漢堡、沙拉與萊姆蘇打。

 等待餐點送來時,我問了關於夜華姊姊的問題。

 「你姊姊在我們高中從一年級開始就擔任學生會長吧。聽說因為那位傳說中的學生會長推行的大改革,體育祭與文化祭都擴大了規模。」

 我們就讀的永聖高級中學是升學高中,卻以學校活動盛大而聞名。

 學校在學生主導下策劃了各種活動,而活動當天的盛況,參加人數比生意不怎麼樣的主題樂園的單日遊客數還更多。

 而成功地擴大了這些學校活動的規模的人,正是比夜華大四歲的姊姊。

 「希墨,你知道得真清楚。」

 「我是從神崎老師那邊聽說的。」

 「居然在約會時提到別的女人的名字。而且偏偏是那個老師。」

 夜華把班導神崎紫鶴視為天敵。

 因此,她不喜歡擔任班長的我與神崎老師交談。不用她擔心,我們的對話也大都是事務性內容,其餘部分主要是與夜華有關的話題。

 「吶,希墨,你暑假要怎麼度過?」

 「因為班長的工作,我可能會去學校,但我始終會以你為優先!」

 「真的嗎?」

 「那是當然。」

 我強而有力地斷言。

 無論發生任何事,夜華都是最重要的。

 「呵呵,謝謝。真期待暑假。」

 夜華臉上浮現太過耀眼的笑容。

 啊啊,能夠和這女孩交往,我真幸福。

 不是因為我成為了美少女的情人。打從心底為我著想的女孩如此喜歡著我,這種切實的感受一次次地感動了我的心。

 當我們聊著各種暑假計劃時,餐點送來了。

 我們是進來漢堡店吃遲來的午餐,不過在吃完後又聊得很起勁,加點了新的飲料與甜點,當我們注意到時,已經待了很久。

 走出店外,那股炎熱也減輕了,變得舒適許多。

 其實我很想再和她多相處一會兒,但總不能帶著女孩四處亂跑到太晚。

 夕陽西斜,我們邁步走向車站。

 今天的約會要結束了。

 我心中充滿不捨的心情。下一次的假日約會大概是在考完以後,得相隔一陣子了。雖然在學校會碰面,也能用手機盡情聯繫,但像這樣享受只屬於兩人的時光果然是特別的。

 隨著接近車站,夜華心神不寧地把玩長髮髮梢。

 平常我們會一邊回顧當天的約會一邊聊天,但今天的夜華異樣地安靜。

 我喜歡看著夜華的側臉,所以這樣也無妨。

 當我近距離對情人看得著迷時,夜華突然停下腳步。

 「怎麼了?」

 「那、那個!」

 「嗯。」

 「耳朵湊過來一下。」

 我依言微微屈膝蹲低。

 夜華下定決心靠近一步,將嘴巴湊到我耳邊。

 「方便的話,要不要來我家坐坐?那個,今天家裡沒人在。」

 夜華用害羞的聲調甜蜜地呢喃。

 夏天會讓女孩子變得大膽一點。

第二話 有坂姊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