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衍生作序盤戰:“主人公”日野春幸的戰場

第六卷  衍生作序盤戰:“主人公”日野春幸的戰場

 ——現在,我的戰鬥,即將啟動!

 眼見就要暑假結束。

 地點:學校。

 時間:白虎祭準備會議當日。

 我和鹽崎君正走在通往白虎會館的走廊中。

 「……日野春,你真的願意那麼做嗎?」

 身邊的鹽崎君憂心忡忡地看著我。

 真是的,明明之前已經告訴你作戰策略了,可是臨到該上場了,卻還是這個模樣。真是個格外謹慎的傢伙呢!鹽崎君!

 「失敗的風險還是過大了。搞不好的話,白虎祭會全盤毀掉的。」

 「真是夠了,叨叨個沒完了啊。」

 我有些煩了,噘起了嘴。

 「事先我都四處寒暄拜訪過了,做了準備工作啦。現在已經停不下來啦!」

 「可是——」

 「首先,只要不是那麼激進的話,學校(大人們)是不會有大的舉措的。」

 我斬釘截鐵地斷言道。

 大前提是老師們終歸認為我們是學生,很輕視我們。

 所以,無論我們說出來什麼,到頭來他們依然會認定那些都是小孩子的想法,也就是說壓根就沒有把我們當作平等辯論的對手來看待。

 因此,即便是制度上被定性為獨立自治組織的學生會,一旦讓他們感到了不適,就會說出「教育上有問題」、「這在社會上根本行不通」這些規則之外的道理來讓我們閉嘴。同時還會擺出“我們是教育者”的身份作為免責符,強詞奪理。

 另外,還有一些明哲保身之輩,大肆宣揚著“這是社會常識”,性質惡劣。

 據說在政壇裡充滿了這種蠻不講理的人與事。

 我的爺爺在做市議員的時候就和我說過,如果能深悉這一切,並且運用得當的話,這種人就是優秀的政治家。

 因此。我啊——

 「——啊,到了嗎?」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走到了白虎會館門前。

 為了平復自己昂揚的情緒,我將雙手舉過頭頂,伸了個懶腰。

 突然間,我想起來造成眼下局面的那個他。

 我覺得——

 耕平君真的就是一個善於思考“快樂”的人呢。

 這次就不用說了,第二學生會那時候也是這樣呢。兩者全部都是我意想不到的革新派的點子,而且不只是出人意料,還合情合理,就連如何實現的目標都制定得相當清晰。

 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件都是我喜歡的“看起來快樂”的事情。

 這一點……是我和他稍微不同的地方呢,是吧?

 我是擅長貫徹自己認為快樂的事情,如果說我是那樣的話,耕平君一定就是非常擅長髮現令其他人感到快樂的事情。

 而且,最終他會將大家的“開心”和自己的“開心”重疊在一起。

 正因為耕平有些貪心,想要整合大家的“開心”創造出“超級開心”,所以我才會一直這樣被動挨打吧?

 想到這裡,撲哧一聲,我笑出聲來。

 ……

 上野原同學一定也和我是一樣的吧?

 果然,對上野原同學來說,幫助耕平“開心”比什麼都開心吧?

 也正是因為被捲入了他的“超級開心”之中,才會樂不可支吧?

 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怒氣衝衝地流露出『這個地方我絕對不會讓步!』的神情。不過嘛,她氣呼呼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讓我忍不住就想逗逗她。

 不管怎麼說,集訓時候的芥蒂感像是完全消失了,我覺得這真的太好了。

 ……

 嗯……

 就是太好了。我確信。

 「——總覺得,好像進不去了呢」

 「嗯?……」

 「不是,抱歉,我剛才在自言自語。」

 看到鹽崎君一臉驚訝,我擺了擺手回答道。

 ——或許,我們的關係要比想象的還要傳統死板呢。

 如果那樣,這也是我自己決定要做的,實際上我也不覺得有錯,這樣就很好……

 可是,我為什麼會有回到原點的感覺呢?

 耕平君,從頭到尾都是在用敬語。和我在一起的時候,也總是心不在焉的狀態。

 『在我看來——還是那個貫徹自己的“快樂”的幸同學是最棒的。』

 而且——

 對耕平來說,那是最有魅力的我。

 『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公”——

 堂堂正正地抬起胸膛,不斷地披荊斬棘,開闢只屬於自己的道路。那樣的幸同學——才是最有魅力的!』

 這也就是說——

 在一個和他沒有關係的地方,我在努力吧。

 這麼一想的話……

 總覺得,心情非常低落。

 突然,眼前玻璃門上映照出來的自己的身影映入了我的眼簾。

 ……

 當時,我可是盡全力努力打扮了呢……

 那樣的話,好好地……

 我希望你能好好地親口誇獎我呢。

 「終於要開始了嗎——」

 就在這時……

 隨著鹽崎君的這句喃喃自語,我這才發現,眼前的這扇門是白虎會館的大門。

 ……不行,不行,我總是在發呆,精神恍惚是不行的。

 再怎麼說——

 或許我也是在緊張吧。

 呼——

 我將積壓在肺部的空氣一口呼出,抬起頭來,望向鹽崎君。

 「總之,請遵照作戰計劃行事,拜託了,鹽崎君。畢竟活動的主體是學生會。」

 「……差不多吧,應該下定決心放棄了。反正做壞事會被懲罰,那乾脆做到底吧!」

 鹽崎君比平時還要古板的臉龐稍稍鬆懈了幾分,突然笑了起來。

 因此,我也對他報以微笑。

 不管怎麼說——

 我要竭盡全力做好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

 只需要貫徹、貫徹、直到貫穿自己的“快樂”

 然後把周圍的人都牽連進這份“快樂”之中,更進一步,創造出更大的“快樂”

 那才是日野春幸的做事方式,也是日野春幸的戰鬥方式。

 所以——

 「那接下來,學校的這道牆壁一定會是頑固堅硬的——讓我們全力擊破它吧!」

 正如他所說——

 這是——

 以我為“主人公”的戰鬥。

 ◆

 我們一進入白虎會館,發現其他的與會者均已到齊。

 室內佈置已經按照會場整理完畢,長桌子圍成了一個「口」字。台上拉起了『第42屆白虎祭準備會議』橫幅,投影幕布也被降了下來。

 對面右手邊的桌子上坐著町內會長以及工商協會會長,町內會長作為周邊居民代表,工商協會會長則是臨時流動攤位特產銷售的管理者。左手邊坐著PTA的會長和副會長。面前的桌子上並排坐著校長先生、教導主任以及學生會顧問十島老師。

 而在最裡側的舞台前,有個放著筆記本電腦的座位,那就是今天的主角鹽崎君以及我的座位。

 「哎呀,哎呀,可饒了我吧——」

 就在這時……

 我跟在鹽崎君身後走著的時候,這樣的一句話突然飛到了我的耳朵裡。

 說話的人是町內會長。名字應該是毛無先生。

 不是,不是說他外表這樣啦。我覺得他的名字來歷應該源自縣南部邊境上的一座山的名字。

 注:毛無山 (けなしやま)是橫跨山梨縣和靜岡縣的一座山峰,海拔1964米。

 毛無先生的臉上明明白白地寫著厭惡之情,說道:

 「哎呀呀,最近的峽西啊,居然會讓這樣的女孩子當學生會幹部嗎?」

 「哈。您這話從何說起呀?……」

 校長先生面對著平地生端的話題,一臉錯愕反問道。

 「禮貌啦,態度啦,這些東西根本就沒有嘛。有好好教育他們嗎?」

 「誒?哈哈……汗顏之至,慚愧,慚愧吶」

 校長先生敷衍地賠笑道。

 「本、本校學生是做了什麼失禮的事情了嗎?……」

 教導主任用力地扶正了眼鏡徵詢著他的意見。

 今日要打到的對手就是這兩個人——

 校長先生是一個百分之百的軟骨頭,奉行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消極主義。

 教導主任則是一個頑固的保守派,以安定・安全為座右銘,討厭任何變化或是改革。

 傳聞這兩個人都是教育委員會送來的刺客,就是為了壓制住峽西不要做出一些高調的事情來,無論是好事還是壞事。

 總之,面對任何提案,「不認可」「不許可」就會齊聚一堂,輪番上演。討厭一切有風險的變化,甚至那些還是需要做一做的良性改革,也是不允許的。

 就像耕平君曾經指出的那樣,現在的學生會只會沿襲過去的做事風格,就是深受他們的影響。

 就因為這個緣故,學校的升學成績也在緩慢下滑,各種各樣的問題就那樣被束之高閣,擱置一邊,糾纏不休。而作為當事人,二位只會說「過於激進的改革風險太大了」「時間和環境的影響更為顯著」等等,等等……打算佯裝不知,以此躲過任期就OK。

 ……哼,我就直說了吧。

 這兩個人,就是那種保身第一的廢物大人。

 我內心之中腹誹著,臉上卻故作不知,入席坐了下來。

 毛無先生繼續抱怨著,絲毫不顧我能聽到他的話。

 「哪啊,失禮得不得了呢!也不提前聯繫一下就跑來寒暄,來就來了,制服還不穿,一身打扮輕浮得不得了。」

 嗯,正如所料。看來對當時的我可是相當火大呢。

 不過嘛,既不預約,也不帶禮物,然後就那樣跑過來,還對自己說著「總之今年也請多關照」——任何人都會生氣的吧?

 「這種事情不就是該學校來教的嗎?我說的是吧,教導主任?」

 「哈,哈哈……那還是有些失禮了呢。」

 教導主任不情不願地向他道歉說。

 截至目前,態度上就明確了,當地居民一方的首敵就是毛無先生。

 原本他就是這一帶的地主。擁有這附近的幾塊土地以及幾處公寓。而峽西的一部分土地原本也是毛無家的農田。

 與白虎祭相關的一些事情令他實際遭受了各種損失,比如擅自佔用他的私家用地進行排練啦,再比如白虎祭當天路邊亂停車堵住了車庫出入口啦……因為種種問題,他每年都會向學生會各種投訴,也因此變得相當出名。

 對了,他還是峽西的OB呢。似乎是男女同校時的第一期學生。就因為這個原因,他的口頭禪就是「最近的峽西啊——」

 「就算不是那樣吧,最近的峽西吶,也太鬆懈了吧。我們那個時候,社會輿論壓力比現在可強多了,所以我們為了不讓社會上用異樣的眼光看待我們拼命地——」

 「好啦,好啦。毛無先生,就這樣啦。」

 「哦……」

 毛無先生開始憶苦思甜,工商協會會長在一旁制止了他。旁邊看著這一切的PTA會長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相貌落落大方的工商協會會長是一個穩健派。PTA會長則是3年級的原學生會成員的母親。她是因為所處位置無法拒絕,只好就任會長的職位。副會長也差不多。

 感覺他們兩個人,無論哪一個都比大人物們中立的多。雖說不是明確的敵人,但是他們會根據情況改變立場吧?

 做了一會兒戰力分析之後,我暗自給自己打氣——

 好的!那麼——

 在會議開始前,我來試著來一發吧?

 我輕輕地調整了一下呼吸,轉向了毛無先生——

 隨後——

 嘿嘿嘿,我喜笑顏開,開口——

 「啊,那麼糟糕呀,像是惹您生氣了呢?真是對不起啦。」

 瞬間冷場——

 我那種明目張膽的嘲諷態度,引得周圍的人們一片譁然。

 毛無先生花白的眉毛擰做了一團,疾言厲色,大聲喝道:

 「就這個,就這種態度!你這是什麼話方式!太沒規矩了!」

 「誒?怎麼了嗎?話說,正常情況下像你現在這樣說話才是過界了吧?大概算是性騷擾了吧」

 「什麼?!」

 我擺弄著頭髮回懟了他一句,像是在煽風點火,現場的氣氛越來越惡劣了。

 「你,你!閉嘴,太失禮了!」

 「是,是啊。不管怎麼說,大家先冷靜,先冷靜嘛。」

 教導主任急躁地叫了起來,校長先生則大惑不解,嘗試著平息場面。

 只見工商協會會長一臉無奈,PTA二人組則是眉頭緊鎖。

 看起來很冷靜地是一直以面無表情為標籤的鹽崎君,以及——

 「肅靜!」

 異常嚴厲的——

 白虎會館中響起了沙啞而強有力的聲音

 「開始時間已到,請允許我召開白虎祭準備會議。」

 主持人十島老師如是說道。

 她說完這句話,房間裡頓時鴉雀無聲。

 ……哦,跟往常一樣,八面威風。麥克風都沒用,一下子就讓大家閉了嘴。

 十島老師在峽西已經10年了。履歷比校長、比教導主任都要長,是資深的一線教師。

 業務能力也是出類拔萃。再加上天生的威壓(或是靈壓),在發言權這方面擁有極其強硬的立場。而且,她從很久前就一直擔任學生會的顧問,也不知道處理了多少次各種糾紛,是一名歷戰猛將。

 大概她是想在現場氣氛升溫之前,強行結束話題吧?要是在這裡就過度燃燒的話,肯定是要出問題的吧,所以真是一個很好的掩護。

 「不愧是老師呢!」我滿臉傾佩地望向了她那邊——

 「————」

 哇,她瞪著我的眼神,總覺得鬼都要逃之夭夭了呀……

 嗯……似乎看起來心情不佳吶!

 「欸嘿嘿」我羞赧地笑了笑,試圖掩飾過去。然後和大人們一樣閉嘴收聲。

 在座的成員中,她姑且算是學生一方的人。但是在那之前,她是一個各方面都很嚴厲的人。大概,她不喜歡我的那些手段吧。

 不過嘛,原本就沒指望她能幫助我,所以無所謂啦。既然沒有公開說些什麼,就意味著她未必想要制止我吧?這就足夠了呢。

 「那麼,首先,請我校校長致開幕詞」

 「啊,哦。好的,好的——」

 隨後,以校長簡單的致辭開始,會議開始進行。

 ◆

 『——就是這樣,今年計劃展示峽國市秋季的美食。嗯,還請多多關照。』

 現場響起噼裡啪啦的掌聲,工商協會會長再次就座。

 那麼,接下來,終於輪到我們主辦方了

 按照往常的流程,首先是學生會會長說明一下白虎祭的實施項目,並且和與會者進行問答交流,交換意見。然後以這些事情為基礎,進行投票,裁決白虎祭是否可以舉辦。整體就是這樣的感覺。

 而作為白虎祭執行委員長,我的任務就是對白虎祭舉辦當天交通引導工作進行說明。而且,每年都是用同樣的說明內容重複一遍,嗯,完全就是像是裝飾物。

 當然,始終和往常一樣的話——

 只是那樣的話——

 「接下來,請本校學生會會長對白虎祭的實施項目加以說明。學生會會長,拜託了」

 「好的,好的!這一次,執行委員有提案提出!」

 為了打斷十島老師的進程,我強行插嘴道。

 周圍又是一片譁然。面對如此明目張膽地妨礙進行,十島老師眉頭皺了起來,頭頂青筋跳起。

 搶在他開口之前,我從鹽崎君手裡搶過了麥克風,自顧自地開始講話。

 『我認為,這次白虎祭要提前在互聯網上進行大量的廣告宣傳!』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鴉雀無聲。

 「哈,哈?……」

 「你,你突然說什麼呢!」

 校長先生和教導主任都顯得大驚失色。

 看到了校方手足無措的模樣,其他與會者差不多都意識到了,這就是我個人的獨斷專行。

 『因而可以吸引更多的客人,目標實現銷售額倍增。』

 「啥?……」

 『因此我認為,在舉辦當天要進行互聯網直播,讓大家共同感受一下熱火朝天的氛圍。』

 「啥?直播……?」

 順著這種感覺,我開始任性地,一個接一個地說出自己想做的事情。當然,實現性啦、社會性啦,這些問題一概無視。

 ……就這樣,讓子彈飛了一會兒

 啪——

 就在我闡述第四個想法的時候,桌上響起了敲打紙張的聲音。

 「實在是沒法說了,聽了一會兒全都是任性妄為的事情……!不知廉恥,要點臉啊!」

 「簡直忍不下去了!」果然率先提高嗓門的人就是毛無先生。

 「你啊……!一會兒想做這個,一會兒想做那個,就這麼任性,你覺得能行得通嗎!」

 「誒?」我發出了一聲疑問,疑惑地看著他。

 『不是呀,我這不是人性呀。我是執行委員,任務就是活躍白虎祭的氣氛呀!』

 「就說一開始吧,活動在互聯網上公開有什麼用!」

 『不是吧,在互聯網上公開有什麼用?……您這種說法也太落後於時代了吧?現在就是課間休息時間大家都在理所當然地討論TikTok內容了吧?現在可是這種時代了!』

 「你,你!……」

 聽到了我的發言,毛無先生的憤怒錶盤指數開始直線攀升。

 「好,就算你說的那樣吧!比現在還要加大宣傳,那交通疏導工作怎麼辦?最近這種擾民的行徑簡直橫行霸道!我家的空地上每年都會有幾輛車胡亂停放!」

 『誒?您說的那事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哈?!」

 沒明白我的發言是什麼意思,毛無先生茫然不知所措,一臉錯愕。

 我知道是為什麼,但是選擇了故意無視。

 『因為那你這種說法,豈不是說來賓沒禮貌嗎?我們也沒什麼不好的吧?』

 「什、什麼……」

 『要是那麼討厭的話,就不讓他們進入空地就是了。您自己偷懶,不能把責任推卸給我們呀!』

 順便說一下,那塊空地位於道路的盡頭,據說是出於好意才開放的,用作當地垃圾轉運車的迴轉場使用。

 不過嘛,這種事我當然選擇了裝傻無視。

 這是因為,今天我明顯就要扮演一個態度惡劣的當代學生呢。

 「——簡直了!這就是現在的學生呀!」

 砰,砰!毛無先生比上次一起更用力地拍著桌子,怒斥道:

 「一張嘴都是為了自己舒服!地方上的負擔不聞不問,問題選擇置之不理!」

 『哈』

 「哪有這麼好的事情!就算是學校允許,社會上也不會允許的!」

 啪,啪,啪!

 像是在發出威脅的聲音,當然我是不會屈服的,恰恰相反,我冷冷地看著他,臉上就像是寫著

 「這個人說什麼呢。」

 差不多可以了吧……

 要是挑釁過頭了的話,也不太好收場,

 「原本就不行!話說,白虎祭才——」

 『話說——』

 我為了打斷他的發言,重複了一遍。

 接著,我說出了自己早就盤算良久的致命一言——

 『要是您不喜歡或是不稱心的話——那就不讓地方的人們參加就是了』

 咚的一聲

 「適可而止吧!!」

 「這是我唯一無法忍受的事情!」毛無先生似乎忍不住了,

 這一次他沒有用紙而是用手拍了拍桌面,我終於閉上了嘴。

 「我忍不了了!校長先生,這麼多年了,我一直在忍,一直在忍。已經忍無可忍了!」

 「啊,這個,那個……」

 校長先生的臉上瞬間失去了血色。

 「好吧,好吧,既然你都說成這樣了!那就像她說的那樣,地方上完全不配合工作!當然了,後夜祭也是禁止的!」

 『哈?為什麼會這樣呢?』

 我做出了大吃一驚的反應,理由也很簡單。

 「篝火晚會的防火工作是由地方的消防團配合處理的!既然我們沒有必要配合了,當然也沒有舉辦的必要了!」

 是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後夜祭篝火晚會上舉行集體舞的時候,需要很大的旺火。所以事先要向消防局提出申請獲得許可。

 峽西高中位於住宅區內,所以限制十分嚴格。考慮到當日的風向和天氣,為了不對周邊地區造成損害,需要安排一輛消防車,以便可以及時撲滅火災。

 而能夠調動消防車的地方,不是別處,正是當地的消防隊。

 「要是有噪聲的話,也別討論了,我直接報警!運動場上的聲音也不能例外!」

 『喂,喂,這個……』

 我吃了一驚,開口說道。

 地方管控著運動場所設施,在相關設施使用方面,迄今為止,大部情況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如果附近居民提出堅決不同意使用的話,恐怕連租用一部分空間都很難。

 即便不是如此,在練習場所不足的現狀下,這也算是一個嚴重的無妄之災。

 「另外——」

 此外,毛無先生

 用出了殺手鐧。

 「——我還要將迄今為止的所有的不滿,完完整整地反饋到教育委員會去!你們就別想著息事寧人了!」

 「啊,請等一下!這就有點……」

 校長的聲音一下子就拔高了幾分,低下了頭。

 是的——

 迄今為止,無論發生什麼情況,還都是向校方進行投訴。正因為如此,我們還是當作內部可以想辦法解決的問題

 如果向教育委員會進行投訴的話,問題就公開化了。校方應對不足之處就會暴露無遺。

 進而,極有可能涉及學校校長的去留問題,對校長先生來說,這是最、最、最需要避免的事情吧?

 更重要的是——

 「而且,今年的白虎祭舉辦與否,我不感興趣!」

 如果教育委員會認為有問題的話——

 白虎祭這項活動都有可能被禁止舉辦。

 「喂,請冷靜一下。務必,務必請您冷靜一下……」

 「你,你!趕緊道歉啊!」

 校長和教務主任兩個人異常著急,在一旁打著圓場。

 但是這次——

 「……要是這樣的話,PTA方面也有意見。」

 一直默不作聲的PTA會長不勝其煩地開口說道。

 「本來只是應考前最後的喘息時間,我們還是能允許的……但是作為監護人,我不希望把問題搞得太大。浮盈的預算請用在學生的學業上吧。」

 「哎呀,哎呀……可真難辦吶」

 投入敵營的人是PTA一方,感到為難扶住額頭的人是工商協會會長。

 就這樣,迄今為止一直停滯不前的問題,迎來了大爆發。

 面對語氣粗暴,牢騷滿腹的毛無先生,PTA的態度已經完全強硬起來。

 無論校方多麼努力在勸阻,還是無法制止這個勢頭。

 我在一旁懊悔地咬緊牙關,低著頭。

 ——再這樣下去,白虎祭就完了。

 數十年的歷史,今天就要落下帷幕。

 虎祭是如何創立的?迄今為止又是如何成長的?

 在一個根本不考慮這些的白痴學生的肆意妄為之下——

 迄今為止所累積的歷史、傳統,完全斷送於此。

 然後……

 能夠阻止這一切的人——

 現在能明辨是非,追究學生暴走責任的人,只有一人。

 「差不多適可而止吧。日野春同學」

 因此——

 一直抱著肩膀沉默不語的鹽崎君,重重地開口說道:

 「從剛才開始,我就看著你在肆意妄為。這就是我們學校學生的態度嗎?」

 抓時機抓得很準呢!鹽崎君。

 我的心裡竊笑不已,表面上卻不滿地噘起了嘴。

 「……我說的沒什麼問題吧?鹽崎君。」

 「本人認為,我還是學生會會長吧?所以我需要注意自己的措辭。」

 鹽崎君語氣凝重,斬釘截鐵地說道。

 因為我平時很熟悉他,所以他的聲音像往常一樣死板,但是和我輕鬆寫意肆意妄為的說法方式相比,應該會讓人覺得相當正經。

 現場一下安靜下來,就像時間停止了流動。鹽崎君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慢慢地轉向無毛先生。

 「……自治會長先生。我校學生先前對您十分失禮,在此我作為學生代表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

 「不……」

 接著,鹽崎君做一了一個90度鞠躬。

 與年齡不相吻合的沉穩,以及與我截然不同的完美應對方式,令毛無先生有些退縮。

 與此同時,他終於再一次認識到學生代表到底是誰這件事。

 「她似乎已經不太適合待在這裡。作為學生會會長,我應當採取適當的行動」

 「應當採取行動?……」

 「依據學生會規則第五條第四項規定,我——」

 說著,他看了我一眼。

 「我現在命令,免去她的白虎祭執行委員長職務。」

 嘩的一下——

 四周人們開始議論紛紛。

 「免、免職」

 「等一下,憑什麼呀!」

 與毛無先生有些困惑的聲音重合在一起,我馬上高聲責問道:

 「你這個太霸道了!」

 「我沒有徵詢你的意見,這是學生會會長的職權。」

 「所以說啊……」

 「如果對此有異議,你可以發起罷免我的請求。只要全校學生三分之二同意就可以了。」

 「哼……」

 我咬著嘴唇,沉默不語。滿臉失望地坐到了椅子上。

 突如其來的內訌讓現場一片譁然。

 兩名PTA代表面面相覷,工商協會會長一臉無奈地摸著頭。校長和教導主任則完全放棄了思考,一臉失神落魄的模樣。

 毛無先生的怒火突然失去了目標,一下子回過神來。即便如此,說出去的話如潑出去的水,他緊緊地抿著嘴,板著臉。

 於是,白虎會館中開始飄蕩著“這給如何收場”的氣氛。

 好的——

 直到這裡都是按照作戰計劃進行的。

 我的任務,到此為止了。

 接下來的時間——

 完全取決於鹽崎君的本事了吧?

 我將這個意圖,用眼色遞給了鹽崎君。

 鹽崎君似乎注意到了這一點,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隨後開始講話:

 「……自治會長先生。這樣就可以停戰了吧?全校師生都在熱切期盼著白虎祭。如果僅僅因為她一個人的行動,就全面開戰的話,是不是過於嚴重了。」

 「……」

 「聽說創辦白虎祭的人,是男女同校後第1期的學生們。從那以後就一直延綿至今,如果將這段歷史就此中斷的話,您於心何忍?」

 「不是……」

 毛無先生瞬間就說不出話來了,尷尬地轉過頭去。

 對——

 舉辦第一屆白虎祭的人並不是他人,

 正是毛無先生他們那一屆,就是第一屆男女同校的那個年代。

 可以稱之為峽西之魂的白虎祭,據說在創立之前也經歷了千辛萬苦。

 當時的社會氛圍,整體價值觀遠比現在更加僵化,更加嚴苛。男女同校本就伴隨著各種偏見。與當地住民也是接二連三的產生摩擦。

 克服了種種艱難困苦——

 不——

 白虎祭就是為了克服這些困難而創立的。

 「可是!……僅僅是道歉還是沒辦法解決任何問題吧!」

 毛無先生猶豫了片刻,再一次語氣強硬起來,開口說道:

 「我想說的是該怎麼辦!不管怎麼說,你們現在只顧著自己怎麼玩,完全就無視了本來的目的。」

 「……」

 「白虎祭原本就是為了和當地友好相處而創立的!是為了展示峽西到底是什麼樣的學校,為了告訴大家這裡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就是為了這些而創立的!正因為如此,才設定了開放時間,公開舉辦學園祭」

 白虎祭原本的目的,以及白虎祭的舉辦理念。

 沒錯,正是『全地域性的慶典』。

 創辦的那個年代,別說手機了,就連電腦都不存在。能稱得上娛樂活動也是極其稀少,人們的生活與當地社區的聯繫遠比現在緊密。正因為如此,祭典上面的御神輿,夏日盂蘭盆舞會等等活動才是一項重大的娛樂活動。

 也正因為如此,為了讓當地的居民儘快接受,採取節日的形式是最好的方式。正因為如此,白虎祭才以面向地區,強調開放性的祭典活動得以成立。

 而且這個理念,作為一種傳統被繼承了下來,與現在的峽西高中的『祭典學校』評價緊密相連。

 「可是最近變成什麼樣了?一味地將負擔推給地方,肆意妄為!」

 毛無先生一定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理念。所以,迄今為止,儘管飽受困擾,雖然提了很多逆耳忠告,但是從沒有想過真正制止白虎祭。

 這也就不難理解了,最近的白虎祭總是強調學生的娛樂活動,所以自然就會對白虎祭感到難以諒解。

 「如此蔑視地方的情況下舉辦白虎祭,就算說一千道一萬我都不會允許的!在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之前,我將堅持反對的態度!」

 「我覺得您說得很有道理……」

 鹽崎君默默地聽著他的話語,隨後,重重地點了點頭。

 「然而——」

 接著,他信心滿滿地補充道:

 「原本我——

 就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才去參選學生會會長的。」

 他堂堂正正的、

 充滿自信的、宣告道。

 「校長先生,教導主任,您知道我的競選公約嗎?」

 「呃,嗯……?」

 「公約——」

 教導主任一臉震驚。

 「對了!鹽崎會長,我想起來了,你是打算縮減白虎祭項目來解決問題——」

 「是的。然而——」

 教導主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趕緊開口說道。鹽崎君卻迅速否定了。

 「前些天,校方建議我們『儘量不要做出這樣的改革』,因此我撤回了公約。」

 「啊……!」

 哎呀呀,環環相扣嘛……

 這可是一個相當不錯的話術呢!鹽崎君。

 應該是如你所願了吧,這次所有與會者都將目光投向了校方。「為什麼學校要妨礙解決問題?」這次一定產生了這樣的印象了吧?

 校長和教導主任有些招架不住,嘴裡不知所云地念叨著「不,不,這個……怎麼說呢……」,隨後就陷入了沉默。

 「恐怕老師們考慮的是『白虎祭是我校傳統活動。所以規模縮小這種建議是荒謬至極的』。現在想一想,我深切地感受到老師所言極是。」

 「嗯,嗯……」

 哦,Nice!以退為進的方式,完全封堵住了校方的退路。

 這樣一來,就不能說出「我撤回前言,請允許我聯繫教育委員會」,將事情帶入預設結論中了。幹得漂亮!鹽崎君!

 「……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這時,毛無先生一頭霧水地開口問道。

 鹽崎君點了點頭,取出另一份資料。

 「作為學生會,我們非常重視地區方面、以及監護人方面、老師方面——我們非常重視來自方方面面的意見。」

 接著,他舉起了材料向大家展示著。

 「所以——我考慮一種方法,可以化解這一切問題。」

 「「「「——!」」」」

 接著,現場迎來今天的第三次譁然一片。

 看到這種反應,我低下頭偷偷地笑了起來。

 嗯,就是這樣——

 你過關了呢!

 ◆

 『——是這樣,我們學生會打算通過這個『官方App』來監督白虎祭的運行。』

 咻——

 現場鴉雀無聲。

 我環視四周,窺測著大家的反應。所有人都是半張著嘴,凝視著新近分發的資料。

 嗯……

 和我們當時的反應完全一樣呢……

 『關於練習時間段、場地使用等信息都會借用當地居民自治會的巡迴板報合作公佈,同時在我校主頁上會設置白虎祭特別頁面,進行實時信息公開。』

 「「「「…………」」」」

 『像這樣,通過使用官方APP,處理各項問題就會變得相當輕鬆。我們期望能有所改進——以上就是方針說明。謝謝您的傾聽。』

 說完,鹽崎君行了一禮,放下了麥克風。或許是因為大家還沒有徹底消化信息,沒有掌聲響起。

 「你們……怎麼做出來這麼……這麼誇張的東西的?」

 毛無先生的怒火早已飛到九霄雲外,一臉震驚地呢喃著。

 「我校的一個學生家長是IT方面的專家。我們曾經為此事登門拜訪,那時他爽快地答應了幫助我們,同時還說『對建設更好學校盡一份綿薄之力』」

 嗯,是的,這是我們拜託耕平君讓我們見面的,說是「見一下製作人並向他表達一下謝意。」

 不過嘛,沒想到上野原醬的父親真的出現了……真是一個位知性而且時尚的大叔呢,感覺上野原和她的父親真的很像。

 接著鹽崎君轉向了校長和教導主任那邊。

 「校長先生,教務主任先生,您覺得怎麼樣?」

 「不,沒……」

 「……不,不是,可是——」

 教導主任用力地推了推眼鏡,大聲提出了意見:

 「智能手機app這些東西,簡直聞所未聞吧!要是在學校現場使用風險太大了!而且要是隨便嘗試這些,被上面人知道了的話,又該盯著——」

 說到這裡,教導主任一下子閉上了嘴。不知不覺中說漏了嘴,將自己明哲保身的真心話說了出來,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兩難境地。

 而另一邊,鹽崎君則語氣平淡地回覆道。

 「不,其實是有相似案例的,雖然是在其他縣。其中一個例子是『通過文化祭App提供互動體驗』與『在面向地區性質的學園祭中引入地圖導航功能』雖然這兩個都是面向來賓的服務。」

 「這、這種案例……不是,咳咳,不用說我是知道的。可是,可是他們和你們拿出來的東西性質完全就不一樣吧?」

 「是的,我們的應用程序更加偏向內部使用,主要用途是為了讓事務處理更加流暢。」

 「那樣的話——」

 「因此,我們認為使用風險上要比之前的案例低很多。」

 「嗯。嗯……可——」

 ……

 嗯,果然是紋絲不動呢。

 這是因為我在第二學生會里沒少給你找碴吧?這種程度的吐槽,你應該是處之坦然,安之若素吧?

 「而且,我們引入app的理念與之前的案例並無區別。無論哪一個都是為了『與地方友好相處』以及推進『開放的學園祭』。」

 「這……」

 「——」

 「而這一理念,正是延綿至今的白虎祭所堅持的。正因為如此,我們學生會才會在利用IT技術試圖解決各種問題的同時,最大限度地尊重我校的傳統進程。這也是我本人的考量。」

 「…………」

 「——」

 教導主任終於沉默了,毛無先生則抱起了肩膀閉上了雙眼。

 就在大家再次陷入沉默的適合,鹽崎君——

 「以上即為我們42屆學生會執行部對『白虎祭』的提案內容。希望各位能給予理解並提供幫助。拜託各位了。」

 最後,他再一次的深深地彎下腰去,鞠躬行禮。

 ——

 ——……

 白虎會館內陷入了沉默之中。

 接下來——

 很快,像是為了打破這批寧靜。

 啪……

 啪、啪、啪——

 「……不得了呀,這個真厲害了!」

 一邊拍著手,工商協會會長先生最先開口了。

 「毛無先生,這東西可真厲害呀!今年的峽西真是很棒吶」

 「——」

 「可以讓峽日新聞整版報道了。哎呀呀,這可能要成為話題了呢!」

 工商協會會長先生樂滋滋地笑著放下了資料,看向了鹽崎君。

 「我們工商協會一定全力配合。這個app,無論如何我們都想要參與一下。」

 「非常感謝……」

 這時,反方向上傳來了「呼……」的一聲嘆息。

 「——作為PTA方,只要解決了問題我們就對開辦白虎祭沒有意見。而且,能夠及時披露活動狀況,這對我們是一件好事。」

 「非常感謝您的理解。」

 然後,過了一會兒——

 「鹽崎會長——」

 「我在」

 毛無先生鬆開了臂膀,慢慢地睜開雙眼,靜靜地開始說道:

 「……作為峽西的校友,有你這樣的學生會會長,我深感為榮。」

 然後他嗯了一聲。

 重重地點了點頭。

 「我撤回之前所說的發言

 ——只要你們表現出誠意,自治協會就會答應幫助你們。」

 聽到這句話之後,我——

 終於確信了!我們取得了全面勝利!

 「教、教導主任……」

 「呃,啊,唔……!」

 最後剩下的,果然是那兩個廢物大人。

 就在眾人將視線集體轉到校方這一邊的適合——

 「那麼,請允許我做出決議」

 十島老師的判決公佈:

 「第42屆白虎祭——贊成以學生會提案舉辦的人,請鼓掌。」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因此——可以了嗎?校長先生?教導主任?」

 「「——……」」

 就像是被潮水般的掌聲推動著,

 校長被逼無奈,擠出了一句——

 ——那麼,就全面採用學生會的方針吧!——

 ◆

 走出了白虎會館,我們快步回到了學生會室。

 喀拉,喀拉,伴隨著令人懷念的門扉聲,我們進入了房間中。在這裡終於可以緩過一口氣來。

 「太好啦,一切順利,一切順利!辛苦啦,鹽崎君!」

 「真的是膽戰心驚吶……我都感覺壽命都縮短了!」

 鹽崎君坐在了會長位置上,剛一入座就大大地呼出一口氣,像是要將積攢許久的壓力一併呼出。

 「是嗎?一點都沒看出來呀」

 「今天別的就不說了,真心感謝我自己這張臉吶……」

 「沒錯」我笑著回答道。

 鹽崎君從椅背上坐直了身體,開口說道:

 「可是……老師們的態度前後落差也太大了。」

 「校長,教導主任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本事也太厲害了吧。」

 app受到與會者一致好評,雖然有這個因素在裡面,但是他們也誇獎鹽崎君說「近年來最傑出的學生會會長」,還說他是「我們學校的驕傲」。在此基礎上,獲得了「全力支持」的承諾,能達到這種程度真是出人意料,在我們看來是幸運值爆棚了。

 我笑著調侃道:

 「另一方面,他們看我的視線可是相當的冷淡呢」

 「……日野春你真的有必要主動承擔反面角色嗎?」

 可是,

 鹽崎君卻沒有當作笑話來聽,甕聲問道:

 「不一定非要去挑釁自治會長先生,把問題搞大吧?……只要從正面說明理由的話,大家也有可能會接受吧?」

 「啊,不行,不行。那樣的話一定不會接受的呢。」

 我馬上就否定了他。

 「為什麼?」

 「嗯——這個嘛——」

 「你打的主意就是在進退兩難情況下給了一條唯一的退路,這樣才能確保提案能夠通過吧?完全就是耍小聰明。」

 身後突然間傳來了熟悉的沙啞嗓音,我不由得「啊——」了一聲。

 「……十島老師?」

 「您,您,您辛苦啦!」

 伴隨著鹽崎君的話語,我也回過頭來。順聲望去,十島老師哭喪著臉,抱著一摞文件站在那裡。

 接著,她肆無忌憚地走進了房間裡,從那一摞紙中取出一張蓋有校長印章的提案書,遞給了鹽崎君。

 「首先,作為前提,校方不打算認可任何改革方案。這是因為如果原封不動地接受了學生會的提案,一旦失敗,那麼整個責任就會落在校方身上。」

 「唔……」

 「在會議上,不管說出什麼東西來,都會用“這是學生的任性舉措”這個理由穩住場面,同時對與會人員不斷地強調風險,最終不了了之。這就是校長原本的打算。」

 一臉不爽的十島老師朗聲說道。

 「但是,抓住問題大做文章,肆意妄為話,維持現狀就很難如願以償了。最終就不得不想個辦法,妥善地處理掉問題。」

 「……」

 「接下來,再提出一個能夠完美解決全部問題的方案,這樣一來的話除了接受,基本上別無選擇了吧?幸運的是,學生會會長的提案最終受到了與會者的好評,這樣校方也可以逃避批評,採用這個提案是有好處的。這樣一來,一直在明哲保身的本校上層,態度勢必會發生急轉——我說的沒錯吧?日野春?」

 哇,像是被蛇盯上了,十島老師死死地瞪著我。

 啊,完全被看穿了呀……不過嘛,不然她怎麼會一言不發地任我肆意妄為呢。

 我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吐出舌頭賣了賣萌(・ω<),然後笑著對鹽崎君說道:

 「……嗯,就是這麼一回事啦。不過嘛,要比我初中時候做得好很多吧!」

 「你別得意忘形了!我壓根就沒有誇獎你的意思吧?」

 在一旁的十島老師斬釘截鐵地下達了裁決,嚴厲地向我宣告道:

 「你最好就不要期待綜合評價分了。學校內推的這些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報你的名字的!」

 「啊哈哈……」

 嘛,這也是當然的嘛……

 於是我說了一句「哎呀,要為考試而努力了呀!」

 就在我說話的時候,咚的一聲,原本抱在十島老師懷裡的那一摞紙一下子被摔到了我的面前。

 「哇啊……誒,這是什麼?」

 「這不廢話嗎?肯定要對破壞會議的行為加以懲罰吧!白虎祭開幕之前給我交上來!」

 「哦,哦,嗯……」

 那一摞紙上寫著『現代文・10年習題集大全』……

 嘩啦嘩啦,我快速翻著試卷,就在我快要精疲力竭的時候,十島老師哼了一聲,扭過頭來對我說:

 「你已經不是執行委員了吧?很有空吧?那就為了避免考試失敗,拼命學習去吧!」

 「……這種愛我不需要啊!」

 「什麼?你是說量還不夠嗎?」

 「啊,可以了,夠了!好的,您辛苦啦!」

 說著,我推著她的後背,將她推出了房間,砰地一聲拉上了門。(゚Д゚)ハァ,哎,我嘆了一口氣。

 看到這一連串對話,鹽崎君驚得目瞪口呆,接著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可不是好笑的事情啊——」

 「不,抱歉。我是真輸給你了。胸懷、氣魄、經驗都差太多了。」

 「呵呵呵,我厲害吧!那就好好地誇誇我唄!」

 「將來你一定會成為政治家的。毫無疑問那就是日野春的天賦。」

 「哇……嗯?政治家天賦,我怎麼沒感覺到是在誇我啊!」

 說著,我們兩個人笑了起來。

 就這樣——

 我的戰鬥結束了。

 雖然被校方徹底盯上了,雖然變成了課題地獄……

 但是,我的心情非常、非常愉快。

 因為,這才是我。

 這才是我能做的事情,也是按照自己想做的放手一搏的結果。

 所以——

 「……這樣就可以了吧?耕平君?」

 和你期待的一樣——

 我做得很好呢,耕平君。

 那,你可否稍稍地——

 只是稍稍地——

 看一下我呢?

本篇 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