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章

第二卷  第四章 淡雪真白借宿合作

 儘管太陽正從澄澈藍天灑下刺眼的陽光,我卻維持著窩在棉被裡的姿態,拿起來電鈴聲大作的智慧型手機。

 「呀呵呀呵──真白白來找你嘍──」

 「啊,喂喂,我是淡雪!」

 這天中午過後,我一如往常地和真白白通了電話。除了閒聊之外,今天的重點主要在於討論下一次合作的內容。

 「哎呀──咱剛剛去吃了拉麵,現在已經飽到站不起來了呢。小淡中午吃了什麼?」

 「我剛起床。」

 「喂。」

 「別這樣嘛,我昨天可是直播像創到很晚,睡晚一點也沒關係吧……」

 「熬夜久了是會傷身的,要多注意一點呀。還有,你趕快去吃點東西吧。」

 「咦~可是我又不餓~」

 「聽~話~」

 「好──」

 由於以VTuber的身分出道後,我們就一直是經常合作的對象,像這樣討論的次數已經多到我數不清了。如今的我們再無生硬的互動,總是能輕鬆地侃侃而談。

 總覺得真白白的說話聲相當沉著。我們最近通話的時候,時常一不小心就聊過頭了。由於淡雪的說話方式總是彬彬有禮,我基本上在聊天時也會遵循這樣的設定,但偶爾還是會不小心變回平時說話的語氣。

 總之,再怎麼說都得先把優先要敲定的事項處理完,於是我嚼著原本要拿來當早餐的麵包,開始進入正題。

 雖然已經說好要合作開臺,但我們目前尚未決定好內容。

 「這次合作要做什麼樣的內容呢?真白白有什麼想做的事嗎?」

 「嗯~……啊,其實咱有收到公司那邊的訊息,說是差不多該幫小淡製作新的衣服了。」

 「咦?真的嗎?」

 「嗯,咱其實也一直想幫你畫新衣,你就好好期待吧。不過,咱目前連新衣的款式都還沒想好就是了。」

 「太棒啦──!」

 對VTuber而言,獲得新衣這檔事就和假面騎士增加型態的功效是差不多的,意即戰鬥力會有超大幅度的提升。

 「啊──可是這沒辦法當成合作的內容耶,只能稍稍帶過,真是抱歉呢。」

 「不會不會,光是真白白帶來了這個訊息,就能讓我從今天起常保開心的心情呢。」

 ……嗯?等等?我說不定冒出了一個不錯的點子。這是基於我的插畫家媽咪是真白白才有辦法成立的企畫──

 「欸欸,真白白,要不要拿新衣的靈感作為合作開臺的內容?」

 「喔?哦──哦──原來如此……」

 「喏,我覺得依據觀眾們的反應來決定衣著風格或增添飾品,應該會挺有趣的。」

 「嗯嗯,確實是挺新奇的企畫呢。」

 「啊,如果真白白不想在設計階段被人觀看,要撤回也沒關係喔。」

 「嗯──應該沒關係吧?感覺很有趣,況且多方挑戰也很重要。雖然不曉得會不會在直播時直接採用觀眾的意見定案,但應該會讓觀眾們很開心吧。」

 「喔,那就照這個提案進行嘍?」

 「好啊。不過咱可以提出一個條件嗎?」

 「條件?」

 「嗯。難得有這個機會,咱想和小淡來場線下合作呢。小淡是一個人住吧?咱可以去你家借宿嗎?」

 「是線、線宿合作嗎?」

 「你把兩個詞混在一起造出新詞了啦──」

 說起來,淡雪真白這個組合除了在錄製「Live Start」的活動外,迄今未曾在線下碰面過。

 雖然主因是住在老家的真白白離我的住處太遠,但我萬萬沒想到這個瞬間會在本日降臨……

 啊,糟糕。我原本在通話時已經放鬆全身筋骨,現在卻又緊張了起來。

 「咱會帶插畫用的器材過去,你方便嗎?」

 「當、當然沒問題啦!不過,真白白居然會主動提出線下合作的提議,讓我稍微有點意外呢。」

 「啊──這個嘛──小淡最近不是和很多人線下合作過嗎?咱只是對那些合作過的對象感到有些羨慕啦。」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也太可愛了吧?

 真白白儘管平時一派酷酷作風,偶爾卻也會向我用力撒嬌。你不必來借宿了,直接當我的室友吧。

 「咱想趁著這個機會,向大家宣示『小淡是咱的東西喔』──」

 「嗚!」

 「開玩笑的──」

 糟糕,以咱自稱的酷酷小惡魔女孩的破壞力是哈米吉多頓(注:出自聖經的善惡大決戰之地)級的,我的腦袋險些就要爆發末日之戰了。

 真白白真的很懂得善用自己的反差特質呢。這種霧裡看花的魅力實在讓人慾罷不能。好想砸錢孝敬她。下次投超留給她吧。

 決定好主題後,接下來便是敲定合作開臺的日期和攜帶物品等細節。

 「小淡當天要喝酒嗎?」

 「呃──那天剛好是我的養肝日,所以就不喝了。」

 「OK──」

 除了這個理由之外──雖然我覺得不會真的出事,但我要是因為喝醉而對現實中的真白白做些要不得的事,那就真的是覆水難收了。

 在那之後,我們又聊起其他直播主一類的瑣事,接著才掛斷電話。

 「好,那就麻煩你配合這次的安排啦。再見嘍──」

 「好──!」

 好啦,為了招待真白白,我得趁早好好準備一番。

 「看來要先做個大掃除才行啊。」

 我雖然不覺得自己住的房子很髒,卻仍有些生活痕跡過於明顯的部分,得把那些地方打理成可以見人的狀態才行。

 總之先從打開吸塵器開始吧。

 「差不多就這樣吧。」

 我獨居在木造公寓,因此住處本身不大,大掃除也在遠低於預計的時間內結束了。

 接下來還需要什麼?呃……

 啊,去採購些飲料和點心吧。先來確認一下冰箱的狀況。

 就在這麼想著的我走向廚房之際,一個物體映入了視野當中,讓我像是時間遭到停止似的僵住了好幾秒鐘。

 「這……是我的生活裡常見的光景沒錯,但還是處理一下比較好吧……」

 一如動畫裡青春期男生會將色情書刊藏起來那般,我也著手藏起了那個東西。

 「喔,來了來了!」

 做好各式各樣的準備後,我抱持「能不能提早來呢~」的思緒忐忑了一陣子,門鈴很快就響了。我踩著急促的步伐來到玄關開門,便見僅在錄製Live Start時碰過一次面的真白白本尊捧著看似沉重的行李站在門口。

 「午安,你心愛的真白白來嘍~」

 「歡迎!請進請進!」

 「哎呀,咱依舊很不適應大都會呢。這裡像是凝縮了萬事萬物,對咱這個鄉下人來說有些吃不消啊。」

 自從搬進這間公寓後,這還是我第一次招待可以稱作朋友的人來住處玩,總覺得有點緊張呀。

 「路途辛苦啦。飲料有柳橙汁、可樂、咖啡和茶等,你想喝什麼?」

 「強零呢──?」

 「……這確實也有供貨。」

 「哈哈哈!咱開玩笑的。那就來杯柳橙汁吧。咱也帶了蛋糕作為伴手禮,一起吃吧。」

 「真的嗎!太棒啦!」

 就在我倆開始享用蛋糕之際,果然依舊很在意真白白的我,將視線挪了過去。

 嗚哇……她的皮膚好白好漂亮,真教人吃驚啊。與我在錄製Live Start時留下的第一印象相同,她看起來就像個嬌弱的妖精呢。

 就在我邊想邊觀察她時,發現真白白正四下打量著房間的裝潢。

 「想看看我家的擺設嗎?」

 「啊,抱歉抱歉。咱只是覺得你住的地方挺普通的。」

 「你原本想像中的住處是有多不普通啊……」

 「不好說唷──♪呵呵,不過看到貼著隔音材料,就覺得你確實是個直播主呢。」

 「啊,真白白也有貼嗎?」

 「當然。因為住在老家,咱會格外留意不要吵到家人呀。」

 我儘可能地將房間牆壁貼滿隔音材料。

 儘管看起來可能有些煞風景,不過既然與許多人比鄰而居,身為直播主就該留意這方面的禮節。

 「既然如此,咱就算撲倒小淡也不會被發現呢。」

 「咦?」

 「咱說笑的──」

 「真、真是的!」

 「呵呵呵。」

 嗚!這不是害我心動了一下嗎?得找個機會回擊才行呢。

 「話說回來,這個蛋糕很好吃呢,是在哪裡買的?」

 「呃,是哪家的蛋糕來著……咱記性不太好,讓咱查一下。」

 就在真白白說著說著,掏出手機按下電源鍵時,我看到了那一幕。

 她的手機秀出了主畫面的桌布。而真白白設定的桌布是──我和真白白的化身露出笑容,自拍似的面對鏡頭比著V字手勢的插畫。

 而由畫風來看,那顯然是出自真白白之手。我可是從她手中獲得了化身的身體,絕對不會看走眼的。

 不、不僅如此。就我所知,這張插畫並未被公開在任何地方,我也是頭一次看到。換句話說,這就表示……

 「嗯?小淡,你怎麼啦?」

 「沒有啦,那張桌布……」

 「啊,這個嘛?這是咱自己畫的桌布,畫得挺好的吧?」

 糟糕,這下糟糕了,我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臉頰正在發燙。

 而看到我的反應後,真白白就像只喜歡惡作劇的貓兒,露出壞壞笑容坐到我的身旁。

 這、這是怎樣?

 「小淡──♪」

 「怎、怎麼了?」

 「來,笑一個!」

 「呃、咦?」

 「好啦,快點!」

 「好、好的。」

 「來,對著鏡頭笑一個──」

 真白白舉起智慧型手機,我則遵照指示擺出姿勢,看到她按下快門鍵。

 呃──這樣做的意思是……

 「拿到了真人版呢。要不要作為鎖定畫面的桌布呢──」

 「唔嗚嗚!?!?」

 我不禁向後一仰,掩住自己的臉龐。

 啊,我後來當然也要來了這兩張桌布的檔案。這是我的寶物。

 互動了一陣子後,存在於我腦海裡的VTuber版真白白逐漸與本尊合為一體,讓我逐漸變得沒那麼緊張。

 為了招待真白白吃晚餐,我正在廚房切著食材。

 「讓你做飯會不會太麻煩你了?咱可以在附近隨便買吃的啦。」

 「沒事,我做的都是些家常菜啦──還有,你別一直在我的後面盯著瞧啦,去客廳那邊休息一下吧。」

 「哎呀,咱不會做菜,所以有點在意呢。不會干擾你的,就讓咱觀摩好嗎?小淡做菜的模樣讓咱很感興趣呢。」

 「要看是無所謂啦,反正我也不會亂加奇怪的材料……」

 「不放強零嗎?」

 「我今天煮的是普通的馬鈴薯燉肉,所以不加!」

 「砂糖、鹽巴、胡椒、味醂、醬油、強零。」

 「別說得像是調味料一樣!」

 雖然平時做菜總會讓我感到心浮氣躁,今天卻不知為何全程維持著開心的心情。

 「感謝招待。哎呀,小淡煮得真好吃,老實說咱還挺意外的呢。」

 「粗茶淡飯不成敬意。我比較重視味道,做不出什麼大菜就是了。不過我會做菜這件事,為什麼會讓你這麼驚訝啊?」

 「哎呀哎呀,這道佳餚似乎撬開了咱的嘴巴,害咱不小心說溜嘴了。就讓咱洗碗作為賠罪吧。」

 在吃完晚餐的悠閒時光當中,一看到我半開玩笑地噘起了嘴,真白白便將我猛誇了一番,還提議要幫我洗碗。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說起來我也沒生氣呀。」

 「沒關係啦,咱原本就打算幫你洗了。既然你都願意讓咱借宿一晚,咱也得做些事情回報才行。」

 真白白沒理會我的制止,開始洗起吃完的餐具。

 雖然很擔心熱水和洗碗精會傷害她美麗的肌膚,但她既然有那個心,我也不好意思阻止她。況且兩人份的餐具並不多,她很快就洗完了。

 嗯──不過啊……

 「你怎麼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呀?啊,難道說你比較希望咱用身體支付?」

 「啥?」

 「這是借宿時會上演的固定套路之一嘛。呵呵,小淡真色♪」

 「咦、啊、呃?」

 「呵呵,你慌張的模樣真可愛。」

 糟糕,真白白本尊從剛剛開始就連續展露出了連Rais○r Sword(注:動畫「機動戰士鋼彈00」第二季主角機的武裝,為射程極長的超大型光束劍)都相形見絀的驚人破壞力,害我整張臉都進入Tran○-AM(注:動畫「機動戰士鋼彈00」中擁有太陽爐之機體的特殊能力,能在短時間內提升出力和速度,發動時機體會變得通紅)狀態啦。

 再這樣下去,《同期媽咪企圖蒸發我的理性》恐怕就要好評上市了!

 但我應該已經用上自己的人生撰寫了《關於我轉生成強零這檔事》才對。我可不能忘記這件事,得用鋼鐵般的理性避免腦袋變得咻瓦化!

 「別、別一直調侃我啦!真是的,我去打掃浴室了!」

 「呵呵,慢走──」

 我逃跑似的走向了浴室。

 「嗯──好難刷掉……原來之前都沒把這一塊刷乾淨啊。」

 浴室裡的我正在和頑垢奮戰,同時不禁喃喃自語。

 一想到有別人要使用這間浴室,那些平時不好刷或是不容易看見的汙垢,突然就會變得無比礙眼。

 不只是人,就連無機物也是被人看了才會變漂亮呢。

 「小淡──!咱洗好盤子了,要收在哪裡?」

 我似乎花了比預期還多的時間在刷浴室,真白白的說話聲在此時從廚房傳了過來。

 「呃,盤子收在上方櫥櫃的右手邊!」

 「好好,右手邊……是這裡嗎?」

 我邊打掃浴缸邊回答,隨即察覺光用講的不夠清楚。為了正確指示真白白,我暫時放下打掃的工作,走向廚房。

 啊,說起來真白白有看著我煮飯,應該知道要放哪裡吧?

 不對,我在煮飯前就把盤子拿到餐桌上了,所以她應該不曉得吧。

 ……奇怪?我為什麼要特地提前從櫥櫃裡把盤子拿出來?

 …………

 「慘啦!」

 雖然是自己家,但我還是踩著慌慌張張的步伐衝向廚房。

 我記得『那個』就藏在櫥櫃裡啊!

 「啊……」

 「小、小淡……呃……這個還挺驚人的呢……」

 看來是為時已晚。

 真白白的視線正盯著我事前藏匿起來的某個東西。

 而讓她挪不開視線的──是一個垃圾袋。

 那並非普通的垃圾袋,由於洋溢著過於強烈的悲壯感,稱它為墳場或許更為貼切。

 要命名的話,我大概會取名為「強零墳場」吧。裝在垃圾袋裡頭的,是被我喝光的無數強零空罐聚合體。

 「哎呀……該怎麼說,黑暗風格的奇幻作品裡不是經常出現那種由無數人類聚合而成的怪物嗎?咱看到這個的感覺,就和看到那種怪物的心情一模一樣喔。」

 「你誤會了,我原本打算等塞滿垃圾袋之後就拿去丟,只是今天剛好不是回收鋁罐的日子罷了。這絕對不是我在短時間內喝了這麼多強零的證據。所以那個……你誤會了。」

 「嗯,是喔是喔,OK、OK──咱完全理解了,所以你冷靜一點。」

 「嗚嘎啊啊啊啊啊啊!」

 羞恥加上絕望──難以整頓的情緒風暴使我發出怪聲,抱頭叫苦。

 想不到居然會被她看見──如果有人出了個「請用垃圾來表現酒鬼」的題目,這玩意兒肯定可以拿一百分滿分啊啊啊!

 「放心啦,人類的價值不是由垃圾袋這種東西來決定的。只要是為了小淡,咱願意放寬心胸接受這樣的事實。」

 「真白白,你現在看起來就像是為了同伴而走上歪路的悲劇女主角耶……」

 「不,咱沒有那個意思就是了……」

 前幾天留下的伏筆被漂亮地揭發的事實,讓我花了一個多小時才總算平復過來……

 而在收拾過晚餐殘局後,我們也架好器材,迎來期待已久的開臺時間。而才一開臺,真白白就以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將剛剛的過程公之於眾。

 「──以上就是咱襲擊小淡住處的戰況回報!」

 「終於結束了……這就是所謂的公審對吧,我聽到一半時都想把耳朵塞起來了。」

 嗯,況且她還說得鉅細靡遺,連強零墳場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貼貼。

 :糟糕,真的有夠貼貼。 ¥10000

 :這……消受不起啊……哎呀~(淨化)

 :S○X換宿真的超喜歡,出自真白白之口更讓人心癢難耐。

 :料理五寶「砂糖、鹽巴、強零、醬油、味噌」。

 :還以為是什麼可怕的玩意兒,聽到是強零空罐就讓我會心一笑了。

 :↑這位仁兄已經是久而不聞其臭的狀態了。

 :這種說法太糟糕了吧www

 :強零空罐的集合體……這不是槍之惡魔(注:漫畫「鏈鋸人」的惡魔),而是強零惡魔啊

 :感覺具備向周遭一千公尺內的女性和胸圍超過一千五百公尺的十八歲以上成人性騷擾的能力。

 :胸圍一千五百公尺笑死,對象也太莫名其妙了。

 :強零「……丟……丟了我……」

 :咿!

 :是說這位看起來會被真白白吃乾抹淨的清秀直播主是誰?是新人嗎?

 :不是新人喔,她只是放了長假又復出罷了。

 :而且也沒放長假,幾乎天天都在開臺啊。

 :我聽說清秀小淡要被真白白操得乒乒乓乓了。 ¥50000

 :是說早期合作時多半是真白白在帶節奏呢,有種懷念的感覺。

 :無論是現在或過去都超喜歡。

 :這是老粉絲的楷模。

 〈相馬有素〉:主力推崇的偶像看似很幸福讓我好開心是也!雖然想投超留但額度已經用完了是也!

 :小有素(哭)。

 話說回來,同時觀看人數實在多到誇張,聊天室的留言速度也飆得飛快,光是用眼睛掃視就有夠折騰。

 首次線下合作便是借宿開臺。與其說是合作開臺,不如說已經是個活動了。為了讓特地前來觀看的觀眾們開心,我也得加把勁努力才行!

 「那麼,開場白就說到這裡。咱剛剛也稍微解釋過了,今天是想請大家一同為小淡新衣服的構想提供靈感呢。」

 「我會打從內心期待各位的時尚品味的!」

 「要是看到不錯的點子,咱就會畫個簡單的草圖,也歡迎大家提供感想喔!」

 「那麼我們也來動腦思考吧!真白白是不是已經有理想的構圖了呢?」

 「嗯──說起來,咱還在猶豫這款新衣究竟是要畫給小淡還是小咻瓦呢。」

 「啊──……」

 這麼說來,我其實是個自相矛盾的生命體耶。由於搞笑模式和清秀模式之間反差過大,沒辦法整合出一個共存的風格。

 現在咻瓦和小淡的服飾也是呈現各用各的狀態。應該說,在錄製Live Start的當下,她們已經被認定為不同人了呢……

 嗯──可是啊~……

 「既然難得讓真白白出手,我就想要一套能頻繁拿出來穿的新衣呢……」

 「哦,是想讓小咻瓦和小淡都能穿的意思?」

 「對呀,但這很不容易呢……」

 「嗯──雖然有點難辦……但這提議不錯,就讓我們想想看吧。說不定能閃過不錯的靈感喔。」

 「真的嗎?太棒啦!」

 「如果各位觀眾也願意朝著這個方向思考,咱們會很開心的。」

 :瞭解!

 :這等於是讓真白白畫我提出的委託啊,快讓我付錢。

 :確實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呢。

 :選我選我選我!我的點子是強零布偶裝!非它莫屬了!

 :啊~看來正確答案已經呼之欲出了。

 :笑死。

 「不不,這一點也不正確啊!各位有把剛才的說明聽進去嗎?」

 「好啦小淡,你先冷靜一下。咱們都不是完美的存在,所以只要不去嘗試,就完全不曉得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不如讓咱先試著畫看看,晚點再來決定是好是壞吧。」

 「是說,因為真白白就在我身旁,我能清楚地讀出她眼裡的訊息喔。她現在正在想著:『啊,這好像很好玩。』呢。」

 「說不定會激發化學反應,最後變成可愛的慵懶系角色喔!」

 真白白的雙眼閃閃發光,以驚人的速度操作著繪圖板。

 而最後畫出來的成果,是脖子以下都被收進巨大的強零鋁罐,只在拉環部分露出頭部的淡雪。

 「呼,大功告成。」

 「不不,你為什麼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哎,如果這是給咻瓦穿的,倒還算是OK啦……不對,其實一點也不OK吧?總覺得把這玩意兒穿上去的話,便會失去身為人類最重要的東西。不過……嗯,如果妥協再妥協,確實還算是不錯的設計。只是請各位想像一下,倘若哪天淡雪打算以清秀形象開臺,卻不慎穿上了這套服飾並說著:『今晚也是飄著美麗淡雪──』豈不是會釀成慘劇嗎?真白白應該也會為有個全身上下有八成五都是由鋁質所組成的同期感到害怕吧?這已經不是直播主,而是SCP(注:分別指「控制(Secure)」、「收容(Contain)」、「保護(Protect)」三詞,並對應虛構組織「SCP基金會」,該基金會收容各種不應存在於社會之中的異常物件)物件了吧!」

 「但既然是Live-ON,有這樣的存在也沒什麼關係吧?還有,你也犯過忘記關臺這種類似的錯誤,沒什麼資格講這種話吧?」

 「的確如此。」

 :讓人啞然失笑。

 :居然被說服了(笑)。

 :小淡,你已經被改造了。你脖子以下的部位被替換成強零,現在的你是個強零人(注:出自古早短篇動畫「チャージマン研」第35話的對白)!

 :別幹這種沒意義的改造啦。

 :連修○軍團(注:特攝影集「假面騎士」的反派組織)都為之愕然的改造手法。

 :這就是所謂的藝術吧。

 :強零人是什麼鬼啊……

 :SCP0000 小咻瓦 收容等級:Safe

 :應該是Out才對吧。

 「那麼,小淡,你覺得這樣的服飾是好還是壞呢?」

 「超級不正確喔!」

 隨著我奮力吐槽,第一個點子也宣告終結,聊天室隨即變得像是潰堤的水壩,冒出了一個又一個新點子。

 :只有模仿聖大人全裸這個選擇!

 :反穿兔女郎裝!

 :假○騎士V3!

 :兼具健康和性感……熱褲如何?

 :既然清秀=清爽=碳酸=強零的說法可以成立,印有檸檬和氣泡圖案的連身裙想必相當合適。

 :右半身是小咻瓦,左半身是小淡,藉由側身來改變發話者身分的阿修羅男爵(注:動畫「無敵鐵金剛」的反派角色,特色是身體左右兩側分別為男性和女性)形式。

 哎呀,聊天室還真是變得渾沌無比呢……從正經的點子到明顯在玩大喜利的搞笑點子交雜在一起,光是這樣的光景,似乎就能拍成名為「觀眾們絞盡腦汁的新衣靈感集」的影片了。

 「我已經來不及吐槽了……硬要挑一個來說的話,全裸已經不能算是衣服了吧?原來我穿的是國王的新衣嗎……」

 「放寬心放寬心。不過性感路線聽起來也滿有趣的吧?」

 「確實值得一試,畢竟和咻瓦的風格很搭。但清秀的淡雪有辦法和性感共存嗎?」

 「所謂魅力就是源於反差。正因為淡雪平時穿著清秀的服飾,一旦將肌膚裸露而出,就能散發更為淫靡的魅力。咱覺得熱褲也是個非常值得挑戰的點子呢。」

 「原來如此!」

 由於被這一席話說服,我便滿懷期待地凝視著真白白繪製的畫面。

 她運筆如風,很快就畫出一張洋溢著自信和技術的插畫草圖。

 嗯,她確實遵照了主題。自熱褲底下伸出的雙腿相當有魅力,淡雪的身高意外地高,所以看起來更是吸睛。

 可是,可是啊……

 「真白白,為什麼理應是口袋的部分被挖空了呢……」

 原本應該是口袋的部分一點布料都沒留下,所以底下……那個……內褲的部分就稍微露出來了啦!

 「這和我知道的熱褲構造不一樣啦!」

 「小淡啊,你冷靜一點。聽好了,這是給人看的內褲喔。」

 「如果是無意間走光也就算了,清秀角色哪能一直暴露內褲給別人看啦!」

 「這世上不存在不暴露也沒關係的內褲!」

 「你怎麼突然像是在發表名言似的……」

 :哦──很色嘛。

 :看得到黑色的布啊──!!

 :不能擼不能擼不能擼不能擼。

 :我真是太糟糕了。

 :明明只看得到一點點卻把內褲的部分畫得精雕細琢笑死。

 :真白白果然是大家的希望啊。

 「我承認這款設計相當精美,也為此暗自歡呼,更無法否定咻瓦在場會高喊:『這下有配菜啦!』的可能性。但現在的我還是得以清秀角色的身分抗議才行!」

 「好,咱懂了,把內褲變得看不見就行了吧?既然如此,不如設計成打從一開始就沒穿內褲吧!」

 「喂喂喂喂喂?」

 原本隱約可見的黑色布料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看似鼠蹊部的膚色部位。

 雖然從正面看去沒什麼問題,但一旦轉到側面,肯定會看到更為私密的部位啊!

 「會被抓!穿這種衣服上街會被逮捕的啦!」

 「放心啦小淡,這是……給人看的胯下啦。」

 「你只是想講這句話而已吧……」

 :收音機體操,開始!首先上下移動手部進行運動!來!一、二!一、二!

 :看起來就是心花朵朵開。

 :¥50000

 :我是悅前龍馬,現在正處於無我境界。

 :淡之呼吸,第四五四五式,白濁液。

 :兩人耍寶和吐槽的立場完全對調了笑死

 如果要往這個方向走,不如就參考百威女孩的調調設計個強零女孩,或是走衣著保守的促銷小姐風格──諸如此類的意見都成了繪圖板上的畫作。

 而獲得最多人支持的是這張。

 下身是檸檬黃的裙子,上身則是將出自碳酸的氣泡圖案呈幾何形式分佈的罩衫。

 此外,這張還配戴了雪花耳飾和項煉,不僅顧及淡雪要素,也藉此表現出-196℃的意境。

 小淡和咻瓦達成了均衡比例,這樣的設計也讓我無從挑剔。

 「呼,雖說得過公司那關,所以還不能說就此定案,但畫出了不錯的東西呢。」

 「是呀,真白白,以及各位觀眾,真是非常謝謝你們!」

 好啦,今天開臺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接下來就洗澡刷牙然後睡覺吧!

 「真白白,你可以先去洗喔。客人優先!請洗請洗!」

 「嗯?你在說什麼呀?咱們要一起洗呀?」

 「……什麼?」

 她說了啥……?

 「小淡,你還在發什麼呆啊?快進浴室啦。」

 「呃不是,我說要你先……」

 「一起洗吧?」

 聽到真白白以理所當然的口吻這麼說,我甚至連反應都做不出來,整個傻在原地。

 咦?她應該只是邀我去洗澡而以對吧?不是什麼奇怪的暗號對吧?

 若是如此……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真白白,你難道是喝醉了?可是我今天應該沒在菜里加強零啊?既然這樣……難道是接收到聖大人散發的有害電波?」

 「去和聖大人道歉。是說你忘記了嗎?起初邀咱一起洗澡的就是你呀。」

 「咦?」

 怎麼回事,我沒這方面的記憶啊?難道是海馬聖大人用敵人控制器(注:典出漫畫《遊戲王》角色海馬瀬人,敵人控制器是能操控敵方場上怪獸的魔法卡)鬧出來的事?

 噴臉白龍!毀滅的噴射可爾必思!

 ……我什麼都沒說。

 「喏,上次開動車直播時,你不是說過想找咱去大眾澡堂來個裸裎相見嗎?」

 原來是我化身小咻瓦時的事喔!

 啊,確實有這麼一回事。我的確是抱著會被拒絕的心態隨口說說的,但她當時好像給了「和小淡洗的話沒問題」的回應。

 但我沒想到她居然選在這時回收當時的伏筆!

 「可、可是我們家不是澡堂喔。」

 「嗯──是這樣沒錯,但也差不多所以無所謂啦。」

 「標準這麼隨便嗎……」

 「呣──你不想進咱的浴室是吧!」

 「不不,那是我家的浴室啊。」

 「啊哈哈,的確如此。但咱是真的想和你一起洗喔。小淡不喜歡嗎?」

 「不不,我只是有些吃驚,並不討厭喔。不過……你說不定會被我襲擊耶?」

 「放心,咱們相處夠久了,咱對小淡很有信心。」

 她為什麼能說得這麼篤定呢?根據記憶,我只要一抓到機會就以各種言行對別人性騷擾才對……

 算了,既然真白白都說想一起洗,那就洗吧。反正這和校外教學的情境差不多,不太可能出什麼亂子。

 嗚……但被她看到自己的身材還是有點害臊……我最近都沒運動,搞不好已經……對啦!

 「那我加個條件:我們要用浴巾裹住自己,別人洗澡時也不能偷看。可以的話就去洗吧!」

 「咦~……算了,就這樣吧!那麼快點去洗吧。如此這般,咱們要暫時靜音了,請稍等一下喔──」

 :啊~受不了啦~

 :太神啦! ¥20000

 :我啊,現在很想當泡澡粉呢。

 :這樣啊……那就讓我代替你上吧,交給我吧!

 :不,我絕對不會讓出去,我不會讓給任何人的啊!

 :奇怪──?

 「呼~哎呀,泡澡真好呢。放鬆筋骨後,總覺得身體都要融化了呢。」

 「也、也是呢。」

 但緊張不已的我可是僵硬得要命呀──!

 目前都洗過頭髮和身體的我們,真的一起泡進了浴缸。

 由於浴缸有點小,不時會碰到彼此的肩膀等部位。

 雖說裹著浴巾,但只要朝真白白的方向看去,就能看到性感的鎖骨──

 我沒辦法直視她呢……

 「小淡,你的可真不小呢。」

 「你、你在說什麼?」

 「胸部呀。你似乎有著傲人的上圍呢。」

 「啊、喔,原來如此。但我不覺得有特別大啦……」

 我的視線依舊一直看向臉部下方的洗澡水。

 「不不,比咱的大很多喔。咱可沒忘記你在動車連動時說咱是洗衣板呢!」

 「呃,不過,那是對真白白的化身說的吧。」

 「那現實裡的咱有很大嗎?」

 「……很大。」

 「啊──你說謊!你從剛剛開始不是就瞥開視線了嗎?為什麼會知道呢!」

 「我、我有稍稍瞄到一點!啊,即使說有看到,也只是隔著浴巾看到!」

 「真的嗎──?嗯~……還是有點無法接受呢──喏,你就仔細看看咱的胸部,做出評論吧。」

 「咦、咦咦?」

 「快點快點!」

 唔嗯,看來不照做的話,她不肯罷休呢……老實說,我的確沒有仔細觀察過她,當然無從得知她的尺寸是大是小。

 但既然隔著浴巾就沒問題了。正當我懷著這樣的念頭轉頭看去時……

 「咦?」

 「嘻嘻嘻。」

 理應被浴巾遮住的部位──如今正並排著兩顆柔軟而嬌小的膚色果實。

 而浴巾則是被褪到真白白的腹部一帶。只見她露出了淘氣的笑容……難道說……????

 「呀啊啊啊!真白白好色!不知羞恥!聖大人──!」

 「就叫你去和聖大人道歉了。」

 如此這般,明明沒泡很久,我卻差點泡暈了……

 話說回來,真白白今天的情緒可真高昂呢。到底是怎麼了?

 「好啦,小淡,差不多該睡覺嘍。」

 「也是呢。」

 泡完澡的我們結束了直播,今天只剩下睡覺這個行程了。

 哎呀,本日直播還真是熱鬧無比,似乎在說特上也拿下了不錯的趨勢排名呢。

 既然在工作上締造佳績,總覺得今晚能睡個好覺。我來到真白白的身旁,準備就寢。

 嗯,老實說我在泡澡之際就已經猜到了,不過她還真的是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邀我同床共眠呢。

 老是慌慌張張也不是辦法,總之好好享受吧。嗯,就當作今天是神明大人恩賜的好日子吧。

 可以一起睡覺啦!呀哈!

 「怎樣?小淡睡得著嗎?」

 「嗯……老實說有點微妙呢。」

 「嗯?為什麼~?」

 「因為身旁有個小惡魔呀~」

 「哎呀哎呀,那可不得了。不過咱還挺困的──畢竟今天嬉鬧得挺兇的嘛。」

 「真白白今天的確一直維持著好心情呢。身為招待方,能看到你這麼開心實在讓我放心許多。」

 「……如果咱有做得太過火的地方,先和你說聲抱歉喔?」

 「不會不會,我也挺開心的呀。不過究竟是怎麼回事?是因為像跨縣市小旅行嗎?」

 「嗯──咱接下來要說夢話!」

 「什麼?」

 「聽好了,咱接下來說的全都是夢話,所以就算覺得眼前的這傢伙的腦袋很奇怪也無所謂,專心聽就好。」

 「呃、喔。」

 說著,真白白鑽進被窩之中,將臉藏了起來。

 怎麼回事?我實在讀不懂她的心思。

 然而她沒理會頭上冒出問號的我,只是語氣平淡地說起「夢話」。

 「咱在出道之後,就一直看著小淡的表現。」

 那是極為溫暖──宛如圍巾般能為人抵禦酷寒的溫柔語氣。

 「當時的小淡……不對,現在其實也一樣呢。小淡是個有些笨拙的人,當時每天都在尋找各種題材開臺。而看在咱眼裡,她每天其實都在磨耗自己的內心。」

 「……嗯。」

 「咱喜歡努力的人,既希望努力的人得到回報,也希望世上充斥著這樣的人。老實說,咱把她當成主力推崇的偶像,才會一直為笨拙的小淡加油打氣。這肯定和身為淡雪媽咪的身分無關,只是以一介粉絲身分在支持她罷了。」

 她靜靜地娓娓道出。這些輕柔如葉的字句,全都蘊含著真白白內心的暖意。

 我自然而然地閉上眼睛,決定全盤接下她的話語,不漏聽一字一句。

 「焦慮、不安、失意──她肯定抱持著複雜的情緒。而咱在從出道後就一直看著她,經常聽她訴說煩惱,也因此發現──小淡其實對於開臺沒辦法樂在其中。」

 當時的情景在我腦海中一一浮現。

 浮現在眼皮底下的,是當時人氣遠落人後,處心積慮想挽回現狀,卻變得鑽牛角尖的我。

 但現在的我就算看到當時的光景,也不會產生負面情緒。能感受到的只有「好懷念」或「那時真像只無頭蒼蠅」一類的感想,甚至差點因為這段回憶而笑出聲來呢。

 這肯定是因為──我終於能夠接納自己。

 「但在那次忘記關臺事件發生後,狀況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小淡的嗓音一天比一天更為開朗,笑聲也變得更多了。而今天直接和她見面後,咱有了十足的把握。她或許同樣有所察覺吧……如今即使不是在直播開臺,小淡依然活力十足,而且看起來相當開心。所以呀,咱不禁高興了起來……啊哈哈,似乎是鬧得有點太兇了,一點也不像咱平時的作風,羞死人了。」

 「真白白……」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當時的我懷抱著一股倔強的寂寞感,覺得其他人都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但每當回憶起那時的事,就能發現其實當時的自己一直有人陪伴,包括同期、前輩、經紀人,以及為了我而開心到聲音發顫的摯友。

 我一直不是個特別突出的學生,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也是個黑心職場,甚至道歉成了習慣。但我依舊相當幸福,因為現在的我正和無可取代的人們,度過無可取代的每一天。

 「恭喜你,小淡。咱一直都在支持你,今後也會繼續以心音淡雪的頭號粉絲身分為你加油打氣喔。也有勞你和彩真白切磋琢磨,讓我倆一起把VTuber界炒得大紅大紫吧。」

 「謝謝你,真白白。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也謝謝你今後繼續陪伴我。」

 「小淡,咱最喜歡你了。」

 「我也最喜歡你嘍。」

 我們的手掌像是磁鐵般相互吸引,以溫柔卻絕不放開的力道緊緊相握。

 (插圖012)

 雖然剛剛說過還不困,但如今的我被滿滿的溫情籠罩,感覺隨時都會墜入夢鄉,真是奇妙。

 「晚安,小淡。」

 「晚安,真白白。」

 感覺今晚會作個好夢呢──

 「東西都帶了嗎?」

 「嗯,一件都沒漏!那咱該走嘍。」

 「路上小心,下次再來喔。」

 「嗯,再見啦。」

 一覺醒來後,我們一如往常地嬉鬧著。而到了中午時分,真白白便踏上歸途。

 真白白結束對話的風格還是一樣酷呢──我懷著這樣的念頭,目送著她逐漸變小的背影。

 在她從我的視野中消失後,我回到自己家中──

 「好!今天也要加油啦!」

 以有力的口吻這麼說道──

終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