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第二卷  第一章 和真白白輕鬆(與過往相比)合作直播

 隨著四期生加入,Live-ON的氣勢更可謂勢如破竹。既然加入的都是些個性強烈的角色,自然也會格外受到外界期待吧。

 此外,相比三期生出道後,四期生引發的討論度明顯熱烈許多。就我看來,這並非因為三期生魅力不夠,而是Live-ON的知名度在三期生加入後蒸蒸日上。我們的努力為組織帶來了成長,同時也為後輩們架好順遂啟程的便橋。

 而今天的開臺時間,我所選擇的合作對象是──

 「咕嚕咕嚕咕嚕砰磅(噗咻)(注:典出日本NHK兒童節目「遊戲捉迷藏」片頭曲「ぐるぐるどっかーん」)!大家好,我是小咻瓦的啦!來介紹今天的瘋狂成員吧!」

 「好的,咱是因為兒時回憶遭到玷汙而擺出一張死人臉,暱稱真白白的彩真白。還有,咱在Live-ON之中應該算是比較不瘋狂的。」

 「不需要這麼謙虛啦!」

 「(想謙虛的心情)一點都沒有。」

 我還是老樣子,選了真白白當搭檔。

 哎呀,畢竟這怎麼看都是接下來要連續挑戰頭目的節奏嘛。所以我才會找來身兼存檔點和回覆點的可愛真白白休養生息啊。

 不過畢竟才剛出道,四期生尚未向我發來合作邀約。

 意外的是,就連那位問題偶像兒童也還沒有捎來邀約。我原本以為她會在出道後第一時間跑來邀我合作,膽戰心驚了好一陣子。雖說目前看來是我杞人憂天,但這種情況反而更加詭異……

 唉,一直把注意力放在還沒發生的事情上也不是辦法,所以我今天也把強零喝了個爽,像個晨間兒童教育節目的大姊姊一樣活力十足地開臺嘍!強零大姊姊可是寶刀未老呢!

 「今天和真白白一起回覆蜂蜜蛋糕之後,就要進行瘋狂的企畫啦,大家多多指教!」

 「是說,小咻瓦難道把瘋狂當成了褒義詞不成?」

 「在我們業界(Live-ON),這算是一種常識喔。」

 「有道理。」

 :有真白白耶!

 :咻瓦咻瓦真白真白好擼好擼!

 :別擼啊www

 :不曉得汪汪(注:「遊戲捉迷藏」的布偶裝主持人之一)過得好不好?

 :他現在依舊活躍喔。

 :喔?會看這場直播就代表不是幼兒了吧?那為什麼會知道汪汪依舊活躍呢?

 :遮屎仙景(這是陷阱)!

 :幼兒看小咻瓦的節目有什麼不對!老子也是幼兒啊!

 :最近的幼兒好厲害啊,居然會嗑這種強零展示臺。

 :不過最近連小嬰兒都會被Live-ON錄取了,這應該也是精英教育的一環吧。

 :那位與其說是小嬰兒,不如說是嬰兒小姐。

 :與其說是嬰兒小姐,不如說是問題兒小姐。

 :被當成危險人物了笑死。

 :她會不會也在看臺啊?

 :剛剛有幾個感覺她會回應的話題。既然她沒回應,應該就是沒在看吧。

 :確實如此。

 「好啦好啦,既然場子都炒熱了,那就開始回覆蜂蜜蛋糕的啦──!」

 「的啦──」

 @說不定其他人也曾提過,不過我按照說特上的酒譜去調,結果相當不妙,所以在此報告:

 1:購入赤牛能量飲料和強零。

 2:把赤牛混進強零之中。

 3:喝下去。

 4:好喝!@

 「老實說為了回應這篇,我昨天照著做了一次喝了個爽!」

 「喔,真不錯呢。你的評比是?」

 「簡直就是『糟』庭暴力。」

 「這雖然是咱頭一次聽說到的詞彙,但即使再怎麼不願意,咱也聽出了危險的氣息。既然是出自受強零洗禮的小咻瓦之口,就更可信了。」

 「哎呀──這真的體現了何謂『混在一起會出事』呢。感覺就像是強零的零被赤牛掰成了負值。味道雖然不差,但這魔性的藥劑可不是人類之軀承受得住的。大家如果珍惜健康,千萬別模仿喔。」

 「原來如此,對不太愛喝酒的咱來說似乎是個無緣的話題。老實說,咱還沒喝過強零呢。」

 「好想看真白白喝到爽的樣子喔~♪」

 「小咻瓦啊,不是每個人喝了強零都會變成搞笑藝人喔。」

 @您對小有素有什麼看法?在下希望兩位早日結為連理。@

 「哦,是說那個小咻瓦的瘋狂信徒呀。她從出道開始就是一飛沖天呢。」

 「那孩子是糟庭暴力的化身。」

 「可以別把新來的妹妹和那個魔性藥劑並列嗎?」

 「因為我感受到貞操方面的危機嘛。小咻瓦最怕恐怖的東西了!」

 「咱認為包括咱在內的Live-ON成員,都曾對小咻瓦抱持著同樣的警戒喔。啊,話說回來,咱似乎被那孩子認定為勁敵了呢。」

 「咦,有這回事?」

 「聽說她在直播上把咱稱為情敵呢。」

 「我想指定真白白因為嫉妒小有素而對我霸王硬上弓的情境。」

 「你是當成牛郎店的付費服務了不成?」

 「能迅速而精確地吐槽的真白白也很了不起耶。」

 @我前幾天下錯訂單,送來的不是一百罐強零,而是一百箱強零。

 因為沒辦法退貨還請幫幫我我什麼都願意做。

 如果是小咻瓦,要幹掉一百箱應該不是問題吧……?@

 @有人貼過的話先說聲抱歉。

 首先,把強零倒進泡澡桶裡,接著把直播主放進強零桶釀造。

 如此一來,就能做出「某人口味」的強零了。小咻瓦覺得誰的口味會是最好喝的呢?

 另外,由於本人曾經表示淡雪小姐和小咻瓦是不同人,所以我也想問問淡雪小姐的看法。

 個人是希望將淡雪小姐放進去釀造,在變成小咻瓦之前撈出來,重複這樣的工序十次以上。

 最後在瀕臨爆發的她身旁品嚐淡雪口味的強零。@

 「好的,因為偶然看到對買了一百箱的仁兄可說是最佳解方的蜂蜜蛋糕,所以同時介紹這篇的啦!」

 「投稿的仁兄為什麼認為泡強零澡的點子會和其他人重複呢,真是不解之謎。」

 「我說不定想到了一個很不得了的點子──如果我的身體能排放出強零高湯,就可以進桑拿房收集強零汗水→喝掉→進桑拿房……只要重複這種動作,是不是就能完成無限暢飲強零的永動循環呢?」

 「好厲害的點子呢,就連愛迪生都會嚇一大跳喔,因為太蠢。」

 「順帶一提,最想喝的直播主口味是真白白喔。淘氣的外表底下是溫柔甜膩的滋味♪」

 「///!來讀下一則啦!」

 :草上加草。

 :提議泡強零澡的仁兄好像是個虐待狂啊笑。

 :嗯?你剛剛說什麼都肯做是吧?

 :認真嬌羞的真白白太棒啦。

 :果然這一對就是對味。

 @小咻瓦之前有開過動車臺對吧?有哪款遊戲想和其他直播主一起玩嗎?

 像是對戰類型、合作過關類型,或是和晴前輩開轉蛋臺之類……@

 「啊,遊戲啊……啊,我最近對恐怖遊戲有點興趣呢!」

 「哦,以小咻瓦來說倒是挺意外的選擇呢。理由是?」

 「因為我覺得自己可以!」

 「也就是純粹的臨時起意呢。咱已經可以看到你後悔不已的模樣了。」

 @喝啊!(丟掉碎冰錐的聲響)

 我要……解決一切(的企業規範)!

 試驗!噔!噔!噔!噔──!轟轟──!

 「就讓你見識……強冽試驗的力量!」

 (我)「不行的!其實,這罐酒的酒精濃度連10%都不到!」

 (路過的路人)「不,他辦得到。」

 嗶嗶嗶嗶……(向上拋出碼錶)

 喝啊啊啊!(連續揮舞碎冰錐)

 嗶!(接住碼錶按停)

 「9•8%……就是你抵達絕望所需的酒精濃度。」

 (壺婆)「嗚喔啊啊啊!」(爆炸)@

 「白熱化的情節(注:此段為惡搞特攝影集「假面騎士W」第三十六集)讓人潸然淚下!」

 「一如往常,這已經連問題都不是,只是頂著蜂蜜蛋糕名號的複製貼文介紹呢。還有,這到底是在和什麼戰鬥啊?應該說連橋段都是斷斷續續的吧?況且『路過的路人』就只是一個人,沒必要強調兩次『路』吧。」

 @咚!Hazard On!

 氣泡酒!

 檸檬!

 超級最佳組合!

 噔叮噹!噔叮噹!

 噔叮噹!噔叮噹!

 強零咕嘟!啊好爽喔喔!

 強零咕嘟!啊好爽喔喔!

 Are you ready?

 33-4(注:典出2005年日本職棒季後賽,千葉羅德海洋隊對上阪神虎隊時連下四城,最終總分更是來到三十三分比四分,之後33-4便在日本成了一種調侃性的網路流行語)(叮~)

 失控的開關!強零危機!

 不妙啦──!(注:以上整段為惡搞特攝影集「假面騎士Build」的「危險兔坦」型態變身)@

 「大家真的都很喜歡假○騎士呢!要不要讓下一個系列的騎士用強零來變身呢?拜託邀請我主演吧!」

 「咱連原哏都不知道是從哪來的。」

 「因為真白白是光○美少女派的嘛!」

 「少囉唆,礙到你了嗎?」

 :(腦袋)不妙啦──!

 :為什麼啦!這和強零無關吧(注:當年日本棒球討論版一度掀起濫用「33-4」的風潮,後來引發阪神虎粉絲抗議:「為什麼啦!這和阪神無關吧!」之後便成了既定的回應套路)!

 :哎,既然都有用手機或卡片變身的前例,用強零變身也沒關係吧。型態的變化就根據強零的口味而定吧。

 :一早起來打開電視,就看到黃腔連發的爛醉認真百合女出現在螢幕上,這對提神醒腦來說……也未免太棒了吧。

 :溫柔的世界。

 :關鍵臺詞是「來和我S○X吧!我會救下你的命的!」對吧。

 :比敵方陣營還要邪惡笑死。

 :其他還有「S○X來啦!」「來,S○X TIME到了!」「奶奶是這麼和我搞的」「我只是路過的變態騎士,你給我記住了!」「燃燒人生吧!」「來吧!實驗(意有所指)要開始了!」「總覺得好像約得到!」(注:以上惡搞自多代假面騎士系列的主角關鍵臺詞)可以作為備選呢。

 :這種英雄邪惡到連死○看起來都變得可愛多了。

 :想不到真白白有這麼少女的一面,超級喜歡

 :想像一下蘿莉白觀賞光○美少女看到入迷的模樣吧。會嗨翻天喔。

 「好咧!蜂蜜蛋糕就回覆到這邊,接著來進行今天的企畫吧!」

 「瞭解──你要做什麼呢?」

 「欸,真白白啊,對我們直播主來說,每天幾乎都有人願意畫我們的插畫,真的很讓人感激對吧?」

 「是呀。咱也是插畫家,所以對這方面還挺熟悉的。」

 「既然如此,真白白想必也知道與日俱增的十八禁插畫的存在吧?」

 「哎,是略有耳聞啦。」

 「不過,儘管有些直播主會開普通的插畫鑑賞臺,介紹十八禁插畫的卻一個也沒有喔!我對現況感到十分悲傷!我希望自己呱呱墜地的模樣不只能存在於檯面下,也能在陽光照得到的地方大肆公開呀!」

 「這是新種類的暴露癖好嗎?」

 「於是就有了這次的企畫!我從插畫投稿網站──Pixy上精挑細選了好幾張十八禁插畫,將在此介紹給大家!」

 「小咻瓦啊,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刪除頻道』這樣的措施喔。咱認為壯烈犧牲系的VTuber實在過於沉重,不太可能紅起來。如果有什麼難受的事,咱都願意聽喔?」

 「我沒打算讓自己的頻道被刪除啦!也不是患了心病想自暴自棄!不妙的部位我還是會好好打上馬賽克的!不過之後就有勞您陪我聊些下流話題了嘿嘿嘿。」

 「感覺今天這臺會開得很累呢。」

 「我已經沉迷十八禁插畫到不看就活不下去的地步了,所以還請期待我精挑細選的傑作喔!」

 「聽說女性的性慾會在三十至三十五歲的期間到達顛峰,看來小咻瓦還得維持這種感覺整整兩年呢……」

 「我才不是三十三歲呢!別順水推舟地亂講話!」

 「還沒到那個年紀的話也很恐怖呢。今後的小咻瓦究竟還會進化成什麼樣子呢?」

 「所謂的性慾就是罪孽。呵,我可是會揹負這些罪孽活下去的喔(得意)。」

 「也是呢。」

 「你要否定我呀!被你肯定的話,我就要在各種層面上變成可憐人了!」

 :咦咦?(困惑)

 :居然要讓當事人來介紹嗎……(困惑)

 :這種對話節奏完全就是在說相聲了笑死。

 :收放自如的捧哏和逗哏。

 〈宇月聖〉:我也想突操淡雪呢。

 :聖大人?

 :你也在看啊www

 :聖大人,容我確認一下,您指的是相聲方面的吐槽對吧……?

 :提示──發音不對。

 :笑死。

 「喔,是聖大人啊!幸會幸會!」

 「在前輩面前觀看色情插畫,果然是Live-ON風格呢。」

 「好啦,開場白就說到這裡。接下來先從相對安全的插畫開始的啦!首先第一張是這個!」

 塞滿整個直播畫面的是一張插畫──某人打開了強零的鋁罐用力甩動,將內容物朝著面色潮紅的我潑灑而來的光景。

 這張就算不打馬賽克也勉強過關呢!

 「啊~好擼好擼的好擼面紙掐住。」

 「小咻瓦,你這個自造詞是聽得出意思的,所以已經出局嘍。還有,不要若無其事地對著自己的淫亂模樣開擼好嗎?」

 :色!

 :好擼面紙掐住也太糟糕了吧www

 :擼過之後掏出面紙掐住,真是行雲流水的標準動作。

 :是說,你都拿了什麼玩意兒給我們看啊……

 :就連自己都能成為發情的對象,這是高手境界啊。

 「敢問職業插畫家真白白對這張插畫有什麼感想?」

 「表情挺不錯呢。可以感受到畫中人雖然害羞,卻仍滿懷期待與好奇的心境,相當出色。至於對象為何是強零這點姑且先不論。」

 「是強零才好呀。我們下次就來開個潑酒派對吧!」

 「啊,咱還是個人類,所以就心領了。」

 「真白白到底把我看成什麼了……?算、算了,來看下一張插畫吧!」

 來吧!在此登場的是我個人相當中意的作品。

 乍看之下,這張插畫描繪了一絲不掛的我,胯下卻挺立著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看啊,這就是閃耀著銀色光芒的斷鋼神劍!

 「小咻瓦,這──該不會──」

 「沒錯!這是何等美麗……能想到讓我的胯下長出500毫升罐裝強零的點子,品味不錯喔。」

 「呃,你為什麼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要咱幫你去勢嗎?」

 「我可以把這句話解釋成你想和我S○X,順便把罐子裡的東西喝個精光嗎?」

 「不可以。」

 「好啦,敢問職業插畫家真白白對這張插畫有什麼感想?」

 「你是要咱對這種玩意兒做出什麼感想啊?哎,至少畫功很出色啦。嗯,正因為畫功出色,看起來才格外離奇。」

 「就我個人來說,選用500毫升罐裝酒真的是別出心裁。這人很內行喔。」

 「咱雖然不懂內行的點在哪,但還是明白這世上有些事情果然是不知道比較好呢。」

 「這是哲學話題嗎?」

 「這張插畫才哲學吧?要是幾千年後的人們挖掘出這種插畫,肯定會抱頭叫苦的。」

 :草生得太多,要長出世界樹了。

 :把罐子裡的東西喝個精光……沒必要連這種地方都用強零來借喻吧www

 :我看能拿這張插畫來用的人數應該為零吧。

 :我有異議!小有素的話應該能拿來用才對!

 :無法否定……

 :www

 :未來的人們「啊?呃……啥?」

 :一想像那幅光景就……草!我不生心情就不好!

 :你還敢生草──(注:典出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第二部當中的角色修特羅哈姆所說臺詞「你還敢喝──!」)!

 「來看下一張插畫吧!接下來是這個!」

 「……欸,小咻瓦,這難道是……」

 這張插畫所描繪的,是一絲不掛的我和真白白正感情融洽地玩著成人摔角的模樣。

 「喔呵──( ˊ ω ˋ )這是穩拿諾貝爾色情獎的超級傑作呢!」

 「去和諾貝爾先生道歉。咱可是以現在進行式看著合作無間的同期與自己進行性行為的場面,這到底要咱怎麼反應才好啊?這種嶄新又直白的性騷擾行為應該不常見吧?」

 「順帶一提,這個被我馬賽克的部分所描繪的,是我長出了性慾之鑰刃對著真白白的鎖孔喀嚓喀嚓的光景喔。」

 「雖然上一張圖也一樣,小咻瓦,你應該要對自己的胯下長出東西的情境感到困惑才對吧?你基本上還是個女生吧?」

 「哎呀──畢竟我已經對長出那話兒的創作很習慣了嘛。搞不好是全直播主中最常被人畫長出那玩意兒的女人呢。為什麼呢?」

 「你捫心自問一下吧。」

 (插圖008)

 :色!!!

 :能冷靜應對的真白白也是個狠角色啊。

 :不過真白白也是一旦開始畫畫,就會把思路歪去性慾的人呢……

 〈相馬有素〉:¥50000

 :!?

 :咦?是本人?

 :丟到上限www

 :小有素果然也在看啊

 :全員搞笑藝人(極惡○道(注:日本電影「極惡黑道」系列,宣傳標語為「全員惡人)風格)。

 「啊?是小有素?初次見面,雖然很感謝你的超留,但你也要量力而為喔?」

 「真是廣受喜愛呀。」

 嚇、嚇我一跳!因為出現得實在太過唐突,我忍不住多看了兩眼。第一次的互動居然是無言地丟了金額上限的超留?這孩子在想些什麼啊?嚇死人啦!

 這是她終於找上門來的意思嗎?是要我今後走夜路時最好小心一點的無聲暗號嗎?況且投完超留後,她似乎也沒打算在聊天室裡出聲,真是太奇怪了……

 說不定最近會發生什麼不得了的事……總之還是先把注意力集中在開臺上吧。

 「先、先把話題帶回插畫上吧。真白白對這張插畫有什麼感想?」

 「這畫功很強呢。作者很清楚人體骨架的正確位置,看起來相當自然。還有就是很色。」

 「對吧,我第一次看到時也是讚歎不已呢。嘻嘻嘻,真白白能畫得比這位更好嗎~?」

 「哦?設計出你這身美麗姿態的可是咱,可別看扁咱嘍?想確認的話,下次就只在小咻瓦的面前實踐給你看吧?」

 「真是了不起的自信和專業堅持,帥爆啦──真白白真的有辦法滿足我的需求嗎?」

 「你就好好期待吧,咱會使出真本事,讓小咻瓦的身體變得不是咱就沒辦法滿足喔。」

 「我媽咪的畫功是世界第一──(注:典出漫畫《JOJO的奇妙冒險》第二部角色修特羅哈姆的臺詞「我德意志的科學技術是世界第一──!」)!」

 :怎麼回事?明明聊著很正常的內容,卻有種聽到了禁忌話題的感覺。

 :如果把她們對話的主詞從繪畫改成其他東西,將會獲得無上幸福喔。

 :真白白使出渾身解數的無心誘惑。

 :引人遐想。

 :不過真白白的畫作真的是藝術品。

 在那之後,我也順利地介紹了搞笑和認真各佔一半比例的插畫作品。

 雖然真白白一開始說覺得這次的開臺會很傷神,但體內的插畫家之血似乎依舊沸騰了起來。隨著時間經過,她表現得愈來愈來勁。

 「這張插畫有種獨樹一格的感覺,很不錯呢。」

 「哦,居然挑上了這張我不知為何紅著臉開始倒數的插畫,真白白的眼光果然獨到。這張插畫的真意,只有好色的人才察覺得到喔。」

 「小咻瓦試著演示一下給咱看吧。」

 「OK。三……二……一……強……○……零……」

 「氣氛都被你搞砸了。」

 :喂www

 :我原本以為這下糟糕了,但她還是壓不住對強零的慾望啊。

 :她肯定完全不覺得自己做的事很糟糕。

 :是說這插畫的品味也太強了。

 :到底是在倒數什麼呢──

 「差不多該來看最後一張插畫了!這張也挺好的嘛。」

 「咦?等等,小咻瓦,這是不是有點不妙?」

 「咦?我有好好打上馬賽克呀。」

 「確實有遮到重點部位,也沒違反規約,不過膚色比例似乎踩到了灰色地帶……咱雖然覺得這應該尚未越線,但最近的標準還滿浮動的……」

 咦?我雖然玩得這麼兇,但到現在都還沒被刪除頻道過,這下到底該怎麼辦啊?

 「真、真假?糟糕,該怎麼辦才好?得遮起來才行!呃、呃、得、得用我來遮住才行!」

 「咦?」

 我連忙大幅放大自己的化身,擋住了插畫。

 「呼、呼,這下就放心──」

 「不,根本不是放心的時候啊。不要拿自己的身體當馬賽克啦。」

 「事出突然,我能想到的只有這麼做了……」

 「呃,不過直播看起來是沒出事就是了,很好很好。」

 「哎呀,居然拿真白白賜予我的身體做這麼奇怪的事,實在非常抱歉……」

 「沒事沒事,既然是突發狀況,腦袋轉不過來也是很正常的嘛。」

 「我下次會正確使用我的身體,讓真白白也能感到滿足的!喏,你看!這就是我上上下下的活塞運動!」

 「哇──好厲害──」

 :巨大的小咻瓦看了只能生草。

 :得用我來遮住才行(守護神)。

 :擋得好。

 :真是個有趣的女人。

 :真白白已經連吐槽都懶了笑。

 「不過,咱也沒辦法一直陪著你開臺注意這些事,你今後可要好好注意呀。」

 「嗯,我會銘記在心的。本來以為堅守規範就不會有事,所以才會一時失察……好啦,因為剛剛的就是最後一張,差不多該做個收尾了!」

 「好哩──」

 「感謝各位的收看!下次見!真白白也辛苦了!」

 「謝謝大家,辛苦了!」

 我關掉開臺畫面,向真白白送出了感謝訊息。

 「喔?」

 就在我送出訊息,正打算關掉通訊軟體之際,經紀人鈴木小姐突然打了電話過來。

 「喂,你好。」

 「啊,一直以來受您關照了,我是鈴木。雖然是確認您已經關臺才撥了這通電話,但不曉得您現在是否方便說話呢?」

 「一直以來受您關照了。我現在沒事喔,請問有什麼事嗎?」

 「呃~這個嘛,老實說,打從好一陣子之前,我就收到了與雪小姐合作的委託……」

 素來心直口快的鈴木小姐,居然難得地在說明來意時顯得拐彎抹角。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哎,一直這樣吞吞吐吐的也不是辦法。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相馬有素小姐捎來了合作開臺的委託。

 「啊~……」

 「而且是從出道之前就發來的。」

 「從出道之前嗎?」

 她果然完全是衝著我來的嘛!這就像已經說好要參加聯誼,結果卻在幾天前邀人上旅館一樣!太躁進了!

 「咦?如果她這麼早就發出了邀約,怎麼會到今天才通知我呢?啊,不是的,我沒有責備鈴木小姐的意思,純粹只是感到在意。」

 「因為她是個感覺不按牌理出牌的人呢。雖說人事部門表示她是個好孩子,要我放心,但我姑且還是在她聯絡雪小姐之前打了個商量,由我對她進行考核。」

 喏,這不是完全被當成危險人物看待了嗎?雖然完全是自作自受啦。

 照這樣看來,她剛剛之所以會一聲不吭地投了直抵上限的超留,說不定也是因為無法直接和我聯繫,又打算表示一下自己的心意,才會用這種迂迴的方式……

 「於是……嗯,我觀察了一陣子後,認為她雖然喜歡雪小姐,但不是會對雪小姐造成麻煩的孩子,所以才會向您聯繫此事……您怎麼看?」

 「啊~……既然鈴木小姐都這麼判斷了,應該不會有問題才對。那我就開開心心地合作去啦。」

 「感謝您願意寬心以對。有素小姐一定會很高興的。」

 「不會不會,我現在都是前輩了,所以也想趁這個機會擺出前輩風範呢。」

 鈴木小姐似乎只是來聯絡這件事而已,我們的通話就此結束。今後,小有素似乎不再需要透過他人轉達,可以直接和我聯繫了。

 不過,我已經是前輩了啊……儘管還沒什麼實際感受,但既然身為老鳥,就不能讓她看到難堪的一面。雖然不想出糗……不過面對小有素時,究竟該怎麼應對才算得上是正確答案呢……?

 一直以來都是我追著別人跑,如今的我卻成了被人追著跑的立場。我懷著這般從未體驗過的恐懼感,就此墜入夢鄉。

 黑歷史回顧臺

 距離四期生驚天動地的出道開臺,已經過了大約一週。

 三人似乎都發揮了自己獨特的個性,回應眾人的期待活躍著。

 身為前輩的我為了不落人後,今天也坐到電腦前開臺。只不過……

 「……大家好,今天下的淡雪好像不太美麗呢──」

 嗯,我可以肯定自己過去從未用過這麼低氣壓的語氣和觀眾打招呼。

 雖然這樣說有點自賣自誇,但既然已經能靠這行吃飯,代表我也是一名專業的直播主。為了讓觀眾們開心,我總是抱持全力以赴的工作態度。

 可是,可是啊。

 「報告!相馬有素來報到了是也!」

 倘若眼前有顆彷佛隨時都會爆炸的超巨大炸彈,各位還有辦法維持臉上的笑容嗎?

 :來了來了來了來了! ¥3000

 :我活到現在就是為了看這場合作。

 :是一場挺讚的合作呢!

 :小淡的情緒有夠低落,草上加草。

 :畢竟自介時講了想要自己喉嚨雞○的傢伙就在旁邊,這也難怪。 ¥300

 :對於一直以來對著其他直播主性騷擾的小咻瓦來說,小有素無異於一記反擊拳,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我會以淫還淫!加倍奉還!

 :不妨奉還些更正經的東西回去吧。

 :是說真虧你居然會應允這次的合作啊www

 「不……嗯……哎,畢竟我是前輩,當然要給個面子啦。當然的。」

 在終於來臨的合作開臺當天,我雖然一直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風險感到苦惱,但拒絕小有素的選項終究是不存在的。

 畢竟小有素才剛出道,現實生活想必也是忙碌不堪吧。正因為我自己是過來人,才想以前輩的身分給予協助。

 況且,若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拒絕她的合作邀約,受到打擊的小有素恐怕會喪失自信,就此變得一蹶不振。我說什麼都想避免這種狀況。

 所以要合作開臺當然沒問題。雖然沒問題……

 但她在說特上用私訊功能聯絡我的時候,光是邀約信就打了足足三千字!可以不要這樣嗎!

 我當下看到可是嚇了一跳,以為她在寫小說喔。如果早先收到的就是這類信件,也難怪鈴木小姐會提高戒備了。

 內容寫著包括「今天是良辰吉日」等問候用詞,寫得相當用心……但還是太長了啦!

 前言的部分寫得特別長,在終於進入邀約合作的主題時,我已經讀了差不多一千六百字了呢。

 你也替我著想一下啊,我可是一邊害怕「會不會和我要喉嚨的雞○」,一邊讀了超過一千六百字的文章啊……

 「哎呀,今天真是我人生之中最棒的一天是也!畢竟我的神明──淡雪閣下要和我連動合作了是也!」

 「我什麼時候成神了來著?」

 「您是強零之神喔!」

 「喂,這種神明的存在也太罪孽深重了吧。不能換個頭銜嗎?」

 「還有黃腔之神、嘔吐之神及癖性之神等供您選擇!您要以何種頭銜自稱都無妨是也!」

 「這位神明的腦袋裡該不會爆發了諸神黃昏(注:北歐神話裡眾神明互相開戰的末日劫難)吧?」

 :就是你啦!

 :就是你啦!

 :既然用諸神黃昏來形容,難道說Live-ON其實存在於神話之中的世界嗎……?

 :畢竟盡是些不像是人界土生土長的超常人才啊。

 :我論宙斯就是小淡,根據是都喜歡女人。

 :這考據之隨便真是前所未見。笑死。

 :這會讓她變成全痴全能之神,所以還是住手吧。

 「好啦,開場白就說到這裡。基於小有素的提議,今天的企畫完全交由她來執行,連我都不曉得企畫的內容為何。老實說,這完全像是向著肉眼可見的地雷一腳踏去的行為……小有素,麻煩你說明企畫內容。」

 「…………」

 「咦?小有素?」

 「請您稍等一下是也,因為我正在用錄音器錄下淡雪閣下喊我名字的聲音。」

 「咦?你在做什麼?要拿這聲音來做什麼?」

 「是為了拿來使用的是也!」

 「使用?要用在什麼地方?」

 「我打算用在安慰自己上是也!」

 「真想痛揍立刻就聽懂的自己一頓。」

 :小有素真是一鳴驚人啊……

 :畢竟她在開臺時比起談論自己,談論小淡的時間佔得更多嘛。

 :我看過小有素的直播臺,看到她以赫茲為單位分析小咻瓦的聲音時只能生草。

 :明明在唱歌直播時就表現出了不愧偶像之名的帥氣風範……

 :能用同樣的詞彙表現各種不同的情境,日文真是詞藻華美。

 「呼、呼,已、已經不能再把時間浪費在開場上了,所以就到此為止吧!快點說明企畫內容吧!」

 「瞭解是也!這次的企畫就是!『鏘鏘!兩人一起觀賞小咻瓦誕生的瞬間吧!』是也!」

 「呃──各位觀眾,非常遺憾,淡雪似乎馬上就要停了。儘管感到可惜,但今天的直播就到此為止。讓我們於下個淡雪飄零之際相見吧。」

 「等等!等等是也!現在連企畫都還沒開始是也!您怎麼會突然做出這種反應是也?」

 「什麼叫這種反應!為什麼我非得再次回顧自己的黑歷史不可!」

 「奇怪,我記得淡雪閣下曾說過小淡閣下和小咻瓦閣下在設定上是不同人是也。照此看來,您剛剛這段發言似乎有些前後矛盾是也?」

 「小有素,這世上存在著所謂的不成文規定,懂了嗎?」

 「啊、遵命、是也。」

 「好咧!如此這般,這次的企畫就當作不存在……」

 「這可不行是也!為了這次的企畫,我花了整整三十個小時研究小咻瓦誕生的瞬間!這肯定也是能讓各位觀眾閣下感到開心的企畫是也!」

 「小有素,時間是有限的,是限量的東西啊。你要不要趁著這次機會,好好學習時間的正確使用方式呢?」

 「?把時間花在淡雪閣下以外的人身上,究竟有什麼價值可言是也呢?」

 「噢……就各方面來說都讓人想哭……」

 快醒醒啊,小有素,你憧憬的對象可是Live-ON界的搞笑角色喔!

 喏,你應該挑個更正經點的,像是詩音前輩……還有……呃……

 啊,這下完蛋了。Live-ON除了四期生之外明明有多達八人的直播主,然而撇開詩音前輩,其他人卻一點常識也沒有。

 真是溫馨又通風(所有人都不遮掩本性,把牆壁拆光光的地步)的職場啊。

 總有一天,Live-ON應該會被歌頌為良心企業吧。

 倒不如說詩音前輩為何會被錄取,才是Live-ON最大的不解之謎。

 好啦,差不多該言歸正傳──

 「……你真的打算搞這個?」

 「是的是也!……當然,如果您說什麼都不願意,我也會乖乖放棄是也喔?」

 「哎呀呀,我只是有些吃驚,這點小事沒在怕的,況且螢幕前的各位觀眾們似乎也相當期待呢。我的聲音可是在各種影片裡被當成免費素材大肆使用,可別低估了我心胸的寬大程度呀。」

 「太棒了是也!影片就從淡雪閣下的頻道借用了是也喔。」

 「瞭解。」

 關於那起忘記關臺事件的影片,起初當然沒有留下存檔,但因為被剪成精華集的次數太多,加上大家似乎都希望我留下檔案,於是在我本人也認可的前提下,我再次將當時的直播檔案上傳到自己的頻道。

 儘管播放次數相當驚人,不過想當然耳,我至今從未點開來看過。

 到底會是什麼樣的內容呢……

 「好的,準備完畢是也!這次精選了從忘記關臺之後到後面的單人開臺為止的經典橋段,讓我們一一看下去是也!」

 「咕嘟……」

 『噗咻!咕嘟、咕嘟、噗哈──!』

 啊,這是我首次在觀眾前喝酒的橋段呢。當時我是真的以為直播臺已經關掉了。

 「這就是小咻瓦閣下的初試啼聲是也呢!」

 「不不,初試啼聲是『噗哈』也太不對勁了吧?」

 「不是因為強零成了羊水是也嗎?」

 「你的思路也太過自由了吧?是天才嗎?」

 「我是透過網路新聞才得知這場直播,沒有在第一時間跟到直播是也。對於那些見證傳說的人們,我真的感到相當羨慕是也……」

 「不不,那才不是什麼傳說,只是單純的開臺意外,是把一個女人的人生變成笑料的瞬間啊。」

 「請您不要表現得這麼卑微!對我來說,這等同於神明誕生的瞬間!若說聖女貞德聽見了神明的聲音,我便能拍胸脯保證自己聽見了小咻瓦閣下的聲音是也!」

 「這種充滿酒臭味的聲音就別聽進去了……」

 『嗚哈──!果然500毫升罐裝酒開起來的聲音就是爽啊!』

 「這是瞬間飲盡一罐350毫升罐裝酒後的聲音呢。」

 「回首過往,這時的我實在喝得太瘋。現在不會再用這種牛飲般的步調狂喝了呢。」

 『嗄?她也太好擼了吧?身為小光媽媽的我看了這樣的直播,豈不是要擼爆了嗎?』

 「啊啊啊快來人阻止這個女人啊啊啊啊!」

 醜態畢露的光景讓我忍不住塞住耳朵。

 我都講了些什麼莫名其妙的話啊!

 「不僅自稱同期的媽咪,還做出義正辭嚴的好擼發言,實在讓我相當敬佩是也!我也會努力精進,以有朝一日成為您的配菜為目標的!」

 「小有素,冷靜一下。現在還來得及回頭,你還是去和雙親好好聊聊,重新決定一下將來的出路吧。」

 「我已經取得了父親和母親的許可是也!為了讓他們理解,我們三人也曾一同觀看過淡雪閣下的直播臺是也!」

 「餵你搞什麼鬼啊?我可是人稱『客廳的永恆強力冰風暴(注:Eternal Force Blizzard,為早期日本網路討論版2ch網友創作的必殺技,效果為「對手會死」)』或『在收聽之前一定要確認過耳機有沒有接好的直播主排行榜冠軍』的存在喔!」

 「母親的感想是:『哎呀,和年輕的我可真像!』父親的回應則是:『哈、哈、哈!為什麼要表現得這麼謙虛啊!』如此這般,我們度過了一段非常融洽的鑑賞時光。」

 「咦?什麼意思?從剛剛那段對話來看,令堂是不是個相當糟糕的人物啊?」

 :盡是些超脫現實的對話,只能在一旁生草了。

 :我還是首次在對話中聽見羊水這個詞彙。 ¥20000

 :我若是鼓起勇氣,也能和女孩子聊天嗎?

 :今後每天都去和女生搭話吧。

 :就算神經接錯線,也別和女孩子提到羊水的話題喔。

 :真假?我原本還想用「我最近很瘋那個羊水啊~」作為話題和女生搭話呢。

 :請期待處男老兄的下一檔作品(下輩子)。 ¥1000

 :小有素的家族是怎麼回事……

 :果然遺傳是很厲害的呢。

 :你全家都Live-ON嗎?

 「那麼,忘記關臺之際,由於淡雪閣下並未維持開臺的情緒,因此發言次數甚少。為此,我打算接著播放其後的『單人開臺』著名橋段是也。」

 「嗯,老實說那些都是在自言自語呢。」

 「我雖然也很想把嘔吐式關臺加進企畫之中,但最終還是被公司制止了是也。非我所願是也。」

 「根本理所當然。為什麼我還得聽自己嘔吐的聲音……」

 「因為有這樣的需求是也。」

 「沒有這種需求。」

 「我將那段聲音剪輯成重複播放的音訊檔案,現在是我的安眠曲是也。」

 「你的耳朵會壞掉啦。」

 「那麼,接著來觀賞『單人開臺』的知名橋段吧!由於這次開臺有太多讓人熱淚盈眶的段落,讓我在揀選時傷透了腦筋是也!」

 「咦?那場直播有任何哭點可言嗎?就算會流眼淚,應該也是笑到噴淚才對吧?不過我的確是快哭了啦,因為自己的醜態實在是太過難堪了。」

 「我看得淚腺都要崩潰了是也!小咻瓦就是人生是也!」

 「真的嗎?哎,說不定還真有微粒子等級的可能性是我記錯了,那其實是場賺人熱淚的感人橋段呢。總之就來看看吧。」

 「好的是也!那麼第一幕就從傳說級的名言開始是也吧!」

 『咕嘟、咕嘟、咕嘟!嗯嗯嗯好爽喔喔喔喔!』

 「你當時應該不是淚腺崩潰,而是腹肌崩潰或精神崩潰才對吧?」

 「究竟該怎麼做才能發出這種喝到超爽的聲音呢,真是不可思議。即使我再怎麼練習也做不來是也……」

 「做這種練習會被人報警啦……」

 「以我個人的角度來說,這也是最棒的『咻慰』點是也呢!」

 「咦,你剛剛說了什麼?你是不是講了很不得了的東西?咻慰是什麼東西?」

 「…………(臉紅)……是我的日課是也。」

 「            」

 :無法避免的大草原。

 :咻慰這種癖性是不是太特別了點?

 :啊──這我超懂。我也經常拿小咻瓦喝到爽的這瞬間讓我的小老弟喝強零喝到爽。

 :真希望這是常見的海外仁兄用機翻翻錯的句子。

 :我退避三舍得太過頭退回家了,剛繞完地球一圈。

 『我決定要和強零結婚了。』

 「這可是強悍情敵誕生的瞬間呢……」

 「不不,你的意思是超商有在賣的罐裝氣泡酒是你的情敵?你該不會是掉進了鼻毛○拳的世界裡了吧?」

 「小咻瓦和強零是最為王道的配對是也!兩人的羈絆固若金湯,但我也不會認輸的是也!我一定會成為淡雪閣下的女人!」

 「嗯,關於這方面,我有件事想知會觀眾們一聲。昨天我在和真白白合作之前做了相關調查,結果發現投稿在Pixy網站上的插畫作品中,和我配對最多的居然是強零,請問這是怎麼回事呢?強零甚至不是一名直播主啊。」

 「淡雪閣下的小指和強零閣下的拉環,已經被紅線連結在一起了是也呢!」

 「真是浪費紅線的行為。還有啊,就算退個一百步承認這樣的配對存在好了,但以我和強零為主題的十八禁插畫到底是有什麼毛病?」

 :www

 :的確是很鼻毛○拳笑死。

 :比和真白白還多喔笑死。

 :居然有這種玩意兒喔www

 :是將強零擬人化的作品嗎?

 :不,維持罐狀的作品也很多喔

 :我的腦袋已經跟不上話題內容了!

 :你各位多畫點小咻瓦和強零的百合色情插畫啊。

 :這什麼勁爆發言笑。

 「那麼!最後則是名言四連發是也,請看!」

 『嗄?我超喜歡對方對性一無所知的情境好嗎?不擼的話才叫沒禮貌吧?』

 『倒不如說,男人在感受到女人魅力的當下,就該把褲子脫了開擼才對。女人喜歡的就是這種心直口快的男人喔。』

 『聖前輩,詩音前輩,我一直很愛你們。請以S○X為前提和我結婚吧。』

 『你各位想想啊?自己最喜歡的直播主出現在眼前了耶?她們都是我的精神糧食喔?一般來說都會想獲取和她們S○X的許可吧?』

 「啊啊啊這開口就是性邀約的女人在說什麼啊!殺了你!這人不殺掉不行啊啊啊!!!」

 「嗚、嗚嗚,這是多麼真摯而不帶一絲雜念的名言錦句呀……嗚!拜淡雪閣下之賜,我才終於明白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為何是也!謝謝您!謝謝您降生到這個世界!謝謝您喝強零給我們看!」

 :像是警察看到連續殺人狂的反應笑死。

 :松田啊啊啊(注:典出漫畫《死亡筆記本》中松田桃太對夜神月開槍的橋段)!

 :以為條條大路通S○X的女人。

 :嗚哇──這就是所謂的貞操逆轉世界嗎?

 :是我們生活的現世喔。

 各位觀眾想必也都有一、兩段黑歷史吧。

 儘管放心!因為這世上也有我這種一舉一動都會在下一秒變為黑歷史的全自動黑歷史生產機呀!

 直播結束後,我念咒似的重複呢喃著:「我再也不要回首過往了。」

 動物神奇習性搶答賽

 與小有素合作過的隔天,另一名四期生也順勢捎來了合作邀約。一想到有後輩希望邀我合作,我的內心就一陣得意。

 和小有素的合作似乎成了契機,使她湧現「那我也要!」的幹勁。況且意想不到的是!她居然發了一篇文情並茂且充滿常識的邀約信來!

 居然擁有常識……多麼優秀的後輩啊……我都要感動得哭出來了……

 況且這次不只有我,而是合計四人參加的中型合作!我要卯足全力上啦──!

 「呀呵~大家~!過得好嗎~的喲~!讓大家久等了,我是愛萊動物園的苑風愛萊的喲!今天邀了三位美妙的嘉賓來動物園玩了~的喲~!」

 「噗咻!大家安安,我是發情期全年無休的小咻瓦的啦!」

 「喵喵!硬要說的話,我覺得自己是比較像是被動物園飼養的那一方呢。我是晝寢貓魔喔!」

 「好光光!祭典的光芒招來人群!我是最喜歡動物的祭屋光──!」

 嗯,如各位所見,我今天接受了後輩──小愛萊的邀約進行合作開臺。

 小愛萊表示自己想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企畫,希望我們這些前輩前來參加。由於提案人是小愛萊,所以在這場直播之中,她自然就擔任起主持人的職務了。

 啊,你一定在想:「這個在自介之際比起介紹自己,花了更多篇幅在講大猩猩的傢伙哪可能好好當個主持人啊!」對吧?

 小愛萊在正式開臺之後逐漸闖出了名氣。讓人意外的是,她其實無論是在耍笨或吐槽方面都有著相當不凡的造詣喔!

 因此,她今天展露的主持功力也是本次開臺的注目焦點呢!

 :園長來了!

 :噗咻!

 :這陣仗是怎麼回事……

 :好濃烈,這個組合的個性實在太濃烈了,簡直就像天○一品(注:日本的拉麵連鎖店)的濃厚拉麵一樣。

 :光是把她們的叫聲轉換成日文就完全變成動物園了笑死。

 :園長罩得住嗎?總覺得不是詩音媽咪出馬的話控制不了這些人啊。

 :她之前和那位性大人合作時也能一直把持住對話主題,說不定能熬過這關呢。

 :從那甜膩的口吻中總是會迸出一針見血的吐槽,超喜歡。

 :發情期全年無休確實是共識無誤。

 「雖然先前已向參加的各位前輩說明過了,但請容我在此正式做個介紹。這次的企畫就是!『動物神奇習性搶答賽』的喲!園長接下來會介紹擁有神奇習性的動物們,然後讓前輩們猜出它們的特殊習性的喲~!啊,當然,出題時是不可以偷看聊天室的喲!」

 「包在我身上,喝過強零的我已經沒有弱點了。」

 「我會善用劣質遊戲的知識加油的──」

 「為了這一天的勝利,我昨天整天都在做快速按鈴的練習,還做了冥想強化專注力,所以今天的光是無敵的喔!」

 「沒有人的準備是和動物有關的喲~?」

 :這下完了。

 :www

 :我猜小光是想光明正大地一戰,才刻意不去準備相關知識。

 :其他兩位則是一如既往的傻蛋。

 :感覺接下來會接連發生一認真就輸了的情境,我還是趁現在灌了強零吧。

 :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的解醉酒(注:日本民間療法,讓宿醉的人喝酒,藉此減緩宿醉症狀)嗎?

 :絕對不是……

 「諸位前輩已經做好搏君一笑的準備,看來會一如愛萊當初的事前心理建設,變成大喜利大會的喲~那麼馬上出第一題嘍!第一位動物大人是這位『鴨嘴獸』的喲~它的身體看起來像是小型海獺,河童般的喙更顯得特色十足,是一種非常可愛的動物大人的喲!鴨嘴獸是有著諸多奇妙特徵的生物,只要猜到其中一點就算是正確答案的喲~因為很好猜,我特地讓鴨嘴獸大人擔任第一棒的喲!前輩們若想到答案,還請按下我事前傳過去的『叮咚!』音效檔案的喲。」

 我將滑鼠遊標放在顯示於畫面的音效檔圖示上。

 看來小愛萊有做過安排,讓她可以辨識出是誰按下音效檔的樣子。

 那我就一馬當先啦!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它能用那張自豪的喙做出驚世駭俗的口淫行為。呵,這下得手了吧。」

 「猜錯了的喲~要不要我拿鴨嘴獸的喙緊緊堵住您那張滿口黃腔的嘴巴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其實喙的部分會以小數點以下的機率掉落。」

 「猜錯了的喲~不盲信黑本(注:指遊戲「Final Fantasy戰略版」的遊戲攻略本,由於封面為黑色而有黑本之稱。「小數點以下掉落~」指的是當年攻略本刊載的錯誤資訊,主張「特定道具即使獲取機率顯示為零,也因為遊戲中不會顯示低於零的數字,有小數點以下的機率可以獲取」。後被眾多玩家證實為謬誤)刊載的資料才是正確答案的喲~」

 叮咚!

 「好的,請光前輩回答的喲!」

 「其實摘下它的喙就能看到藏在底下的巨大傷疤,但那是它過去袒護重要夥伴時所留下的名譽負傷。為了再次守護重要的夥伴,它即將展露自己的疤痕,解放自己真正的力量。」

 「猜錯了的喲~說起來這算得上是解答嗎的喲?」

 唔,三個人都答錯了嗎?真是意外地困難呢(語氣呆板)。

 (插圖009)

 :不要在首次合作的後輩節目上進行前戲話題啦www

 :(笑點)得手了呢。

 :快察覺你為了獲取笑點而犧牲了更為重要的東西啊(笑)。

 :黑本……是死亡○記本嗎?

 :那確實殺死了不少相信黑本的玩家們的心靈呢……

 :小光真是熱血沸騰呢!

 :說起來這三個人的答案都不算是答案啊……

 「因為已經回答了三次,要公佈提示的喲~提示是『明明是哺乳類,但是~』的喲!」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想吸奶。」

 「猜錯了的喲~園長想聽的是解答,沒人想聽前輩的心願的喲~」

 叮咚!

 「好的,請光前輩回答的喲!」

 「會脫皮!」

 「唔嗯──猜錯了!不過猜的方向很不錯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像是會產卵之類的?」

 「喔,正確答案的喲~!了不起了不起的喲!」

 :哦──(致敬冷知識之泉(注:日本節目,在介紹各種小知識後,開放現場來賓按下發出「哦」聲響的按鈕,並以合計數量作為評分))

 :真的假的?為什麼這傢伙生出來之後會變成哺乳類啊?

 :因為它是個以水中生物為食,卻沒辦法在水裡睜開眼睛的傻蛋呀。

 :這種看不出是進化還是退化的生物其實是自然界的活化石笑死。

 :老實說挺可愛的,超喜歡。

 唔唔唔,看來被貓魔前輩先馳得點了呢。

 我、我如果拿出真本事,也是能得分的!

 淡雪我──將在下一題認真起來!

 「那麼接著出第二題的喲!下一位動物大人是這位『倭黑猩猩』喔!這位動物大人也被稱作『侏儒黑猩猩』,外表看起來像是體型較小的黑猩猩,性格則非常聰明且愛好和平的喲~接下來要出題的喲!愛好和平的倭黑猩猩在氣氛緊張──比方說即將爆發衝突之際,會透過某種行為來緩解氣氛。請問那是什麼樣的行為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會一起摩擦牆壁進行穿牆除錯,藉此淨空心靈。」

 「猜錯了的喲~您是劣質遊戲玩太多,把穿牆行為當成常識了嗎?」

 「喵喵,可不要小看劣質遊戲喲!真正的劣質遊戲的字典裡是不存在除錯這個詞彙的!」

 「在寫字典之前先把遊戲的程式碼重寫的喲!」

 叮咚!

 「好的,請光前輩回答的喲!」

 「會一起運動!只要一起流下青春的汗水,就一定能理解彼此!」

 「猜錯了的喲~不過我個人很喜歡這樣的想法的喲!這就是光前輩的優點的喲~」

 「嘿嘿,被稱讚了!」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只要喝下強零促膝長談,便能重修舊好!強零一定辦得到的!」

 「猜錯了的喲~說起來活在大自然的倭黑猩猩要怎麼喝到強零的喲?」

 「不要緊,有強零……有強零在,它一定會設法擺平的……」

 「小咻瓦前輩是把強零當成聖水一類的存在了嗎?」

 「女孩子的聖水可是蘊含著無限的魅力喔?」

 「請不要斷章取義的喲~」

 「我就不像小光那樣有什麼值得稱讚的部分嗎?」

 「沒有的喲~」

 :不妨在重寫程式碼之前把企畫書砍掉重來吧。

 :不妨在重寫企畫書之前去理解遊戲是什麼玩意兒吧。

 :我也想和小光進行晨間運動大汗淋漓呢。

 :好的,有罪。

 :等等,看仔細點,他說的不是夜間運動而是晨間運動!這不是健康又美好嗎!

 :我是晨間運動哥。順帶一提我的作息是晨昏顛倒。

 :好的,有罪。罪無可赦。

 :為什麼小咻瓦覺得自己會被稱讚呢……

 :既然小咻瓦是女生,就能從她身上採集聖水對吧?

 :小咻瓦產出的是過濾後的強零,所以不是聖水。

 :原來小咻瓦是過濾器?

 啊!糟糕糟糕,剛剛明明才說過要認真起來,結果仍舊壓抑不住想耍笨的慾望啊。

 想清楚點,這是在後輩面前表現的大好機會!這次一定要以答對為目標!

 根據小愛萊的說法,倭黑猩猩應該是相當聰明的動物吧。以動物而言,會想到和平解決的念頭便已經算是相當先進的思維了。

 既然如此,想想聰明的人會在高壓的態度下做出何種反應,想必就能接近答案了吧?(醉鬼特有的莫名理論)

 很好,總之先朝這個方向思考吧!

 既然如此,只要找個聰明人當範本,應該就很容易想到了吧?

 聰明人、聰明人……有誰符合這個條件嗎……

 「因為已經回答了三次,要公佈提示的喲~提示是『觸碰』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一起跳舞之類的嗎?像是社交舞一類的習性?」

 「猜錯了的喲~不過感覺上已經相當接近的喲!」

 ──我說不定觸及了真理。

 那遍尋不著的聰明人人選──其實不是別人,應該就是我自己吧?

 我比任何人都明白強零的好,況且還在這個崇尚解放自我的時代趨勢中比任何人都更能展露慾望,並站上VTuber界最前線──

 真是太驚人了──這就是所謂的丈八燈臺照遠不照近嗎?

 不過一找到合適的人選,接下來就簡單了!我只要思考自己在緊張之際會採取的行動就行了!而得出的答案──

 當然就是S○X啦!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是S○X!像蝴蝶一樣S○X!像蜜蜂一樣S○X!S○X we can!我好想和雌性S○X啊啊啊啊!」

 「喔,是正確答案的喲!了不起了不起的喲!」

 ……咦?

 「其實對矮黑猩猩這樣的動物大人來說,性行為是與它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的喲!為了消除緊張或是促進交流,它們不僅會和異性發生性行為,就連同性也不例外的喲~所以小咻瓦前輩回答得相當漂亮的喲!」

 「小咻瓦好厲害喔!話說回來,S○X是什麼?」

 「怎麼可能……是這個世界出現程式錯誤了嗎?」

 老實說,我很清楚自己只是朝著搞笑的方向一路狂奔,想不到居然能答出正確答案……

 「難道說──我其實是個聰明人?」

 「雖然不明白您在說什麼,但應該不是那麼一回事,所以還請放心的喲!」

 :這可真是飛葉風暴(注:遊戲「精靈寶可夢」的草屬性招式)。

 :真的假的www

 :咦咦咦咦?

 :難道說,倭黑猩猩其實是小咻瓦?

 :等等,也不能否認小咻瓦就是倭黑猩猩的可能性。

 :這下可撲朔迷離了。

 「那麼,接下來要提高難度的喲~!下一題的動物大人是『虎鯨』!」

 「咦?虎鯨?動物園有養虎鯨?我以為這是水族館在養的……」

 「哦,光前輩似乎被刻板印象束縛住的喲!愛萊動物園將動物定義為『會動的生物』,除了一般的動物之外,也網羅了海洋生物、爬蟲類、兩棲類和微生物喔!是虛擬界首屈一指的主題樂園的喲!」

 「原、原來如此,是我的視野太狹隘呢!我這下又成長了一步!小愛萊,謝謝你!」

 「拗得可真硬呢~」

 「哎呀,貓魔前輩,為了小光好,我們就暫時不要吐槽了。」

 「喵。」

 反過來說,也代表小愛萊的知識相當豐富呢!

 話又說回來,虎鯨啊……小時候的我很喜歡它的外型呢──不過我家附近沒有飼養虎鯨的水族館,因此不曾親眼見過。

 而且喜歡虎鯨是小時候的事了,當時的我只是看上它的外型,對於詳細的生態根本一無所知。

 這說不定是個挺嚴重的問題……

 不過,我剛剛也是暗自惶恐了一陣子,最後依舊舉出了正確答案嘛!

 哼哼!就讓我連續答題成功兩次,給觀眾們見識一下小咻瓦有多聰明吧!

 「虎鯨雖然有著不遜貓熊的可愛外貌,卻是相當強大的生物,說是海中的食物鏈頂點也不為過的喲~雄性體長可以長到六公尺,若從骨架來看,其體型之巨大就連大白鯊都會顯得可愛許多的喲~況且它們有著海洋生物裡最為聰穎的頭腦,再加上合作無間的團隊意識,使它們在海中可說是所向披靡的喲!接下來要出題了!光是剛才的描述,就已經足以讓虎鯨穩坐最強寶座了,但它其實還具備著一個可以用卑鄙來形容的必殺技的喲!這個必殺技究竟是什麼呢~」

 真、真假?原來虎鯨有這麼強嗎?是說它也太大隻了吧?六公尺已經可以算進大鯨魚的分類裡了吧?

 明明長得這麼可愛,擁有的強項也未免太多了!我可是因為剛剛的問題而被聊天室說成倭黑猩猩亞種之類的存在了啊!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因為能力值太高,一旦使用提升能力的道具就會造成數據溢位,反而讓能力變弱。」

 「答錯了的喲~在回答前一題的時候我就在想,貓魔前輩是不是誤把這個世界當成了劣質遊戲一類的東西呢?」

 「我可是深愛劣質遊戲和劣質電影的穢物探索者呢。只要有穢物的地方就會有貓魔喔。」

 「您是蒼蠅一類的生物嗎?」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鼓吹公司裡存在著共患難同志的思想,讓員工就算身陷加班風暴也不敢口出怨言。」

 「答錯了的喲~那不是虎鯨(Shachi)而是社畜(Shachiku)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在使用衝撞的同時扭曲空間,增加命中判定。」

 「答錯了的喲~水龍的異次元衝撞(注:典出遊戲「魔物獵人」的水龍,在較早的系列作中其近身攻擊有著極為誇張的命中判定,甚至連空曠處都會成為判定點,因而有惡名昭彰的「異次元」之說)這種垃圾就丟給鬣狗吃吧的喲~」

 :別玩起大喜利啊www

 :這裡不是IPP○N大賽會場啊(注:日本大喜利節目,邀請數名演藝圈人士答題競爭,並決定誰是冠軍)。

 :小咻瓦回答時的聲音完全像個死人笑死。

 :應該是親身體驗吧……

 :對於命中判定太誇張的壞孩子,就讓四名槍手出手懲罰吧~

 「由於已經回答了三次,進入慣例的提示環節的喲~提示是『超音波』的喲~」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可以發出其他生物聽不見的超音波,在大庭廣眾之下大開黃腔。」

 「猜錯了的喲~對能坦蕩蕩地向全世界開黃腔的小咻瓦前輩而言,這說不定真的是一種必殺技的喲~」

 「我已經把羞恥心給扔了!那種必殺技對我來說是不需要的!」

 「對虎鯨大人來說更是不需要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可以乘著龍捲風飛上天,引發風飛鯨。」

 「請不要說得像是風飛鯊一樣的喲!另外明明都給了提示,卻一點也沒有帶到的喲~」

 「喵喵──!居然連風飛鯊都曉得,你真是見多識廣呢。」

 「如果不當成鯊魚電影而是喜劇電影來看,這部電影便是神級作品的喲~」

 叮咚!

 「喔!蓄勢待發的光前輩按下按鈕了!請回答的喲!」

 「呵、呵、呵!不好意思了,兩位,看來我似乎已經先一步想到正確答案了呢。」

 你說……什麼……

 迄今一直保持著沉默的小光,難道已經在暗地裡超前了我們好幾步?

 「根據小愛萊的說法,虎鯨可不是一般的強者,而是強者中的強者──也就是真正的強者喔。是以我的回答如下!真正的強者無須動手,只用眼神就能擊倒獵物了!」

 ……什麼嘛,這不就是平時中二病發作的小光嗎!

 她憋了這麼久才想出這麼一個答案,害我還抖了一下。

 呵呵,小光啊,你其實犯了一個錯誤喔。

 用這麼強硬的口氣說話──會讓你看起來更弱小的(注:典出漫畫《BLEACH死神》藍染惣右介的臺詞)。

 「喔!這就算說是正確答案也不為過的喲~!了不起了不起的喲~!」

 「真的嗎?太棒啦──!我終於也答出正確答案啦──!」

 你說……什麼……

 「虎鯨大人可以凝縮超音波,向獵物發起攻擊。即使相隔一段距離,也能麻痺獵物,使其無法好好游泳的喲~」

 原來如此。用強硬的口氣說話,看起來會更為弱小──這句話確實可以套用在現在的我身上呢。我果然所言不虛。

 被特大號回力鏢打中的就是我自己……

 「下一題是最後一題,所以是不容分說的超級難題的喲!」

 唔,下一題就是最後一題,以三人都各得一分的現況來說,一旦答對下一題,就能稱霸這次的企畫了呢。

 這下可得卯足全力(挖掘笑點)了呢!

 「繼虎鯨之後,接下來登場的也是海洋生物的喲。下一題出場的是『鮟鱇魚』大人的喲~」

 哦──哦──這下子又來了個和強零有關(注:鮟鱇魚(Ankou)與酒精(Alcohol)讀音相近)的傢伙呢。

 「光看鮟鱇魚大人的外觀或許就能猜到,它是分類為深海魚的魚大人的喲。它會潛入海底,用那張大大的嘴巴將接近的獵物一口吞下的喲~此外,與看了有些不舒服的外型相反,它是一種吃起來相當美味的魚,也有不少人將它拿來煮成火鍋的喲。而有『鮟肝』之稱的鮟鱇魚肝更是美味佳餚的喲~」

 「小愛萊,我們明天來開火鍋派對吧,麻煩你訂一隻鮟鱇了!」

 「動物園的鮟鱇魚先生不是拿來吃的喲~」

 「啊,小光家裡有一口好鍋喔!」

 「要準備什麼火鍋料喵──」

 「好奇怪~的喲~?」

 聽到這種話題哪裡還忍得住!明天的晚餐就決定是鮟鱇魚火鍋了!

 :噗咻!

 :三人都來勁了笑死。

 :多指鞭冠鮟鱇魚讓人感受到生物進化的可能性。

 「好啦,火鍋的話題先擺到一邊,要開始出題的喲~這位鮟鱇大人呢,雄性個體其實有著難以想像的特徵的喲!請問那是什麼樣的特徵的喲~!」

 叮咚!

 「好的,請光前輩回答的喲!」

 「呵、呵、呵!我要順勢連得兩分嘍!沒錯!它的體內其實藏著軍神般算無遺策的車長、能正確理解軍神思維並支持她的通訊手、射擊技術一流的炮手、裝填速度極快的裝填手,以及有著天才駕駛技術的操縱手,是由這五人一同駕駛的!」

 「這不是鮟鱇隊搭乘的交通工具~的喲~!您的這番勢頭完全被耍笨度滿點的回答截斷了的喲~!」

 「好想去修練戰車道喔。」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比起雄性,我更喜歡雌性。請改成和雌性有關的問題。」

 「請回答答案的喲!我從來沒聽過要人換題目的喲!」

 「我有在反省,但絕不後悔。」

 「啊──動物園裡的灣鱷先生差不多要肚子餓了的喲!」

 「我有在後悔,但絕不反省。」

 「變得更嚴重是怎麼回事的喲……」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最佳戰鬥手段便是提高等級使用物理攻擊(注:典出2010年度劣質遊戲冠軍「Last Rebellion」。儘管該遊戲設計了二十種之多的屬性,並鼓勵玩家以屬性相剋的方式戰鬥,卻因為升級時增加的能力幅度過大,導致最終只需提升等級以物理攻擊便能擊敗頭目)。」

 「雖然很想吐槽,但這在某些狀況下確實也無可辯駁,真是頭痛的喲~如此一來就回答了三次,我要公佈提示嘍~提示是『小學高年級歲數的男女』的喲!」

 叮咚!

 「好的,請小咻瓦前輩回答的喲!」

 「它特別喜歡Comic L○。」

 「嗯?Comic L○是什麼的喲~?」

 「是少女漫畫雜誌喔。」

 「哦~我晚點來查詢看看的喲~」

 :喂──!

 :搬出了不得了的名字笑死。

 :少女漫畫……就字面意義而言勉強算是沒錯吧。

 :(描繪)少女的漫畫。

 :居然連L○都喜歡,這女人對雌性的好球帶也太廣了吧。

 :小愛萊快逃啊!

 叮咚!

 「好的,請貓魔前輩回答的喲!」

 「喵喵──!我這次很有自信喔!答案是雄性比雌性還小對吧!」

 「喔!是正確答案的喲~!了不起了不起的喲~如此一來,今天的冠軍就確定是貓魔前輩的喲~!」

 哎呀──居然輸了呀……

 以結果而言,感覺像是資歷最年長的貓魔前輩為了維持老鳥的面子,擊敗了我們這兩個後輩呢。

 「噢,要收尾還嫌太早的喲!雖說答案確實是雄性鮟鱇魚較小,但擁有同樣特徵的生物也是所在多有的喲。與眾不同之處在於鮟鱇魚的大小差異相當驚人的喲!請看這張圖片的喲~!」

 「「「咦?」」」

 小愛萊意氣風發地將鮟鱇魚的雌雄比對圖放到畫面上後,我們三人登時異口同聲地發出驚呼。

 在看到畫面的當下,閃過我腦海的感想是──這真的是同一種生物嗎?

 雌性雖然有著我們所熟悉的外觀,雄性體型卻是極小──甚至讓人覺得是遊在水裡的其他小魚。

 「儘管鮟鱇魚種類繁多,不過大致上──像是多指鞭冠鮟鱇魚的雌性約六十公分左右,但雄性大小僅四公分左右的喲~更讓人吃驚的是它們的交配方式的喲!想不到吧!雄性居然會融進雌性的身體裡──也就是以融合的方式進行交配的喲~」

 咦、咦咦咦……

 對於這難以想像的事實,大家似乎都驚愕得說不出話來。

 在極為適合作為收尾的問題結束後,這場直播也隨之告終。

 回顧起來,這場直播不僅節奏輕快,同時還巧妙地將生物小知識穿插其中呢。

 這位後輩果然有兩把刷子。身為前輩的我也不能落於人後!

閒話 與真白白的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