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章 晝的世界

第二卷  第一章 晝的世界 「很幸福吧,蒼君。」

 栞對蒼微笑著。

 早晨的上學路上,他們一邊手牽著手登校一邊向周圍的人炫耀。

 星乃栞──蒼的戀人。說是理想的戀人也不為過。

 她是個完美的存在。

 只有一點,因為過去的心理創傷,不能接觸男性。

 像這樣牽著手,是栞鼓起勇氣從恐懼症中走出了一步的證明。

 在那隻手的帶動下,卑躬屈膝的陰角蒼也完成了『變身』,像這樣堂堂正正地並肩走在栞的身邊。

 共同前進的情侶。

 路上的學生們都投來既驚訝又羨慕的目光。

 ──很幸福吧,蒼君。

 被這樣的女友這麼一問,對回答感到猶豫的男友是不存在的。

 共同分享喜悅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昨晚與愛歌的親吻和胸部的觸感,哪怕只有一點點,也不能在腦海中閃過。

 「當然很幸福。」

 蒼回以微笑。

 「那個!能不能採訪一下!!」

 在鞋櫃換上室內鞋時,埋伏已久的新聞部突然衝了上來。

 全都是女生。雖然一般人不清楚栞有男性恐懼症,但她對男生冷若冰霜這一點是眾所周知的。因此才有了『冰之女帝』的綽號。

 「不行哦。」

 栞揮舞著手掌拒絕了。

 新聞部乾脆地退下。

 她們經營的校報──說是報紙其實是網站──是靠星乃栞的人氣建立起來的,所以無法違逆她。

 穿好室內鞋,栞再次牽起蒼的手,說道。

 「不過,允許拍照。」

 新聞部的人猛地拿出相機,對準兩人按下快門。

 蒼和栞卿卿我我的樣子,肯定會被立刻刊載出來,傳遍整個校園。

 「我本來想兩個人慢慢來的。」

 拒絕了採訪的栞笑著說。

 「嘛,雖然那是不可能的。」

 蒼和栞手牽著手上了樓梯,走向教室。

 「不可能嗎?」

 「當然不可能啦。呵呵呵……你可是和學校第一的美少女牽著手上學約會了哦!」

 在走廊上來來往往的學生,以及特意從教室跑到走廊來看熱鬧的學生們,都只是遠遠地圍著,並沒有來糾纏蒼他們。

 但是一進教室──就像栞說的那樣。

 「栞!和月瀨君開始交往的傳聞是真的嗎? !」

 「總覺得很可疑呀!騙人的吧!?」

 「給我們詳細說說? !」

 一打開教室的門,和栞關係很好的時尚女生團體的各個成員就一邊大聲叫喊著,一邊圍了過來。

 「快點快點,月瀨君也來!快坐!快點!」

 然後像相撲裡的推手一樣把蒼和栞推到座位上。方便的是蒼和栞的座位正好靠窗相鄰。兩人坐下後,身邊的潮女們圍成了一圈。

 ──在蒼的人生中,第一次呼吸到女生比率這麼高的空氣。

 「是的!我星乃栞和月瀨蒼交往了!!」

 一坐下,栞就宣佈。

 不僅是周圍的潮女,整個教室都沸騰了。

 「認真的? !」「我不明白!」「人類現在失去了一件寶物!」「不,這怎麼可能呢!!」「好好笑!!」

 潮女們爽朗地爆笑起來。

 然後栞「那個呢……」說著,開始講述起兩人戀愛的起源。

 「月瀨君是栞的青梅竹馬兼初戀的人嗎? !太厲害了吧? !」

 「厲害!冰之女帝的初戀……雖然不能很好地用語言表達,但是超厲害!!」

 「命運也太沉重了吧? !」

 栞笑眯眯地講述著。

 ……說起來,她曾經說過,炫耀理想的男朋友是每個女孩子的夢想。

 現在正是這種狀況。

 「當時的我很胖,儘管如此蒼君還是很溫柔的。」

 「不錯嘛!」

 「不管對方是誰,都親切地對待嗎……不知道會埋下什麼伏筆。」

 「然後在高中再見面的時候,對方變成了模特美少女……漫畫嗎!」

 「與其說是漫畫,不如說是童話。簡直就是仙鶴報恩。」

 「嘿嘿……」栞一邊笑著一邊繼續炫耀。

 「在小學的家政課上啊,他用毛氈做了假花送給我。」

 「討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超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會被迷住吧!這樣的小學男兒!!」

 ……這實在有點,蒼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一旁保持沉默。

 希望在自己不在的地方做啊。

 「……不過,如果是現在的栞,是不是應該瞄準更優質的物件呢~ ?」

 「對普通男生抱有太多幻想,冷下來的時候好像會很可怕吧~ ?」

 與栞同調熱烈起來的同時,不經意間插入反擊拳。

 幻想冷卻的瞬間,嗎……。

 毫無疑問,這是蒼也有過的預感。

 「我才沒抱著什麼幻想呢!蒼君以前也好現在也好……都是世界第一的男人!!」

 栞果斷地叫道。

 那是……和這個學校裡最時髦的上位階層不相稱,簡直就像做夢的少女一樣的台詞。

 在場的潮女們『這傢伙真的沒問題嗎?』露出了這樣的表情。

 「……不過,確實是比較理想的男朋友吧?」

 有一個辣妹小聲說道。

 沒錯,就是辣妹。時尚女生團體中有辣妹這樣的人種。

 她是這個教室裡排名第二的女生,名叫皆川優亞。

 「把陰角君染成自己的顏色……會意外地開心吧?」

 優亞這麼一說,風向又變了。「確實!」「有可能!」的聲音響起。

 「比起有『牛仔褲不能洗』這種奇怪講究的男人好啊!」

 「時尚風格不吻合的話就麻煩了。熱衷於嬉皮士風格的舊衣服之類的,怎麼想都和旁邊的我不搭吧臭痴呆~ !」

 「月瀨君,外表普通地好啊!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量身定製!」

 優亞微微對蒼投來灼熱的視線。那眼神有點肉食系動物的感覺。

 「宅男很溫柔吧,說不定比起強勢系更符合我的喜好~ ?」

 ……蒼覺得認為御宅族溫柔也是種幻想。

 例如稱德,雖然外表看起來溫柔地不得了,其實內心相當乖僻哦。

 話說皆川同學才是,是那種對宅男很溫柔的辣妹嗎?

 光是辣妹就已經是奇珍異獸了,真的存在嗎,那種東西。

 「而且非常專一,很會珍惜人,絕對不會出軌的。」

 聽到『出軌』這兩個字,蒼突然感覺心裡一緊。

 然後腦海裡浮現出的是,愛歌嘴唇的味道,胸部的觸感……。

 把這樣的蒼拋在一邊,周圍「確實──!」氣氛更加高漲了一層。

 「我也被前男友劈腿了。」「聽我說聽我說,我的男友友也很奇怪。」

 這樣無關緊要的私人話題開始了。

 「蒼君絕對不會做那種事的!」栞熱烈地辯駁道。

 優亞也附和著:「真好啊,外表光鮮的陰角君真好啊。」

 ──就是在這個時候。

 「這裡是月瀨蒼的班級嗎? !」

 突然,撕裂教室裡熱烈氛圍的聲音傳來。

 在『王子』的帶領下,這所學校屈指可數的帥哥們紛紛現身。

 『田徑部的天馬』、『足球隊的統帥』、『校舍後的墮天使』……。

 都是些被新聞部起了奇怪綽號的名人。

 室內頓時充滿了緊張感。

 王子他們氣勢洶洶地朝這邊走來,潮女們像簇擁著栞一樣離開了。

 取而代之的是王子他們將蒼團團圍住。

 然後直直地瞪著靠栞『變身』的蒼的姿態。

 「嚯……」天馬發出聲音。

 「那件衣服是在哪裡買的?」

 蒼告知了被栞帶去的店名。

 「哦!」天馬提高了音量。

 「那不是理子小姐的店嗎!那是家好店啊,對吧統帥!」

 「啊……那家店的網絡銷售其實也很厲害。」

 「而且擔任寫真模特的是冰之女帝……」

 統帥,還有路西法也抱著胳膊點點頭。

 「……你們來幹什麼的?」

 蒼無法決定該採取什麼態度,只能用平常的語氣問道。

 ──他們就是昨天剛剛來挑釁過的傢伙。

 「因為昨天還一副對時尚不感興趣的樣子,連和星乃栞在交往都否定了的阿宅,第二天突然打扮得很時髦,手牽著手來上學,聽到這種事肯定會很在意的吧。不過那件衣服感覺還不錯嘛!」

 天馬對蒼的態度不以為忤,開朗地說道。

 這麼說來,這個男人昨天的態度或許有點友好。

 最後,記得他說了一句「你膽子還挺大的嘛,阿宅」像是認同的話,然後就離開了。

 「哼……可是啊……」

 這時,比在場的眾人架子更大的『王子』開口了。

 他是這所學校的二號人物,僅次於冰之女帝。

 王子更加直勾勾地,總感覺有些黏稠地凝視著蒼的身姿。

 要來了……!?這所學校陽角們的名產──時尚地位爭奪戰……!

 時尚地位爭奪戰──陽峰高中的陽角們一見面就會談論彼此的打扮。

 在既有制服也有便服的陽峰高中,時髦=戰鬥力。

 時尚地位爭奪戰的結果,決定了校園生活中的階級。

 「哼……用靚麗的白襯衫脫宅嗎?這是十多年前就已經被認為是脫宅必選的發黴陳腐的想法。和牛津紡的紐扣襯衫一樣,屬於永恆的經典(Trad),不會被流行所左右……的令人生氣的逃避行為!不要從時尚的最前線逃跑!」

 麻煩死了!蒼內心叫苦不迭。但是,

 「王子的眼光太時宅了。白襯衫不是挺好的嗎?很受女生歡迎。」

 天馬用輕描淡寫的口吻擁護蒼。

 「Trad的經典款牛津紡,一眼看上去就能給人一種日常穿著的感覺。」

 「優點是不用拘泥於細節和剪裁,也不會給人反覆使用學生衫和商務衫的印象。對於時宅王子而言可能不夠滿足,但就初學者來講是無可厚非的選擇……」

 統帥和路西法緊接著說道。

 「但是,就憑這種無可厚非的態度,能說他適合當冰之女帝的男朋友嗎……!」

 王子似乎有些生氣地反駁道。

 突然開始的時尚品評會。

 在這所學校,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風景。

 但正因為討厭這樣,蒼才一直是制服派的陰角。

 ……時宅嗎?

 原來,這些人都是時尚宅啊……。

 一想到時尚,就會不由自主地認為是異世界人物,但阿宅就是阿宅。

 如果是這樣的話,處理起來就簡單了──讓他說出來就行了。

 「那個Trad……是什麼風格?」

 蒼這麼一問,王子的眼睛突然閃了一下。

 「呼……Trad是Traditional的簡稱……也就是傳統的時尚,有美國風和英國風等派生,簡單來講就是成熟西裝式的風格。雖然是西裝風格的夾克,但和西裝不同,上下可以更換質地和顏色的『夾克&西服褲風格』,也就是所謂的夾克褲時尚可以說是其中的典型。學校制服中採用的西裝也可以說是夾克褲的一種。對於我們這個年代的人來說,如果將其作為私服加入的話會顯得很死板,很有可能會成熟過頭變成大叔味……被稱為『靚麗時尚』的打扮採用了Trad元素進行再加工的搭配也有很多,所以也不能說和我們無緣吧!要解釋為什麼牛津紡襯衫會成為Trad的代表單品之一,就必須先回顧一下美國風傳統的深遠歷史……你有這個覺悟嗎!?」

 「啊,到這裡就行了。」

 蒼這麼一回復,天馬就「哈哈哈!」發出了笑聲。

 不出所料,不是非常高興地上鉤了嗎?

 「哼……如果有在意或感興趣的事情,可以儘管來問。」

 王子意猶未盡地說道。

 不,我希望你能正常地滾一邊去……。

 「白襯衫、修身夾克等靚麗的時尚單品不挑人,容易給人留下好印象。」

 「約會也很合適哦……!」

 似乎也很想說的統帥和路西法接連不斷。

 「因為如果自身的風格還沒有固定,即使選擇新潮的衣服會穿得支離破碎。像王子所說的時尚最前沿的衣服,如果不以理解為什麼會流行為前提穿就沒意思了。」

 天馬說。

 蒼想起了直也穿著繪有橘子圖案的印花襯衫時的情景。

 雖然是高品質的單品,但那時的直根本談不上什麼風格。

 蒼再次環視聚集周圍的陽角們。

 足球隊的統帥是美式的連帽衫和運動單品混搭的街頭風格,一看就知道是運動部所屬的陽角。

 田徑部的天馬在針織衫外面披了一件夾克,是一款造作的靚麗搭配。

 昨天戴了一條莫名其妙的圍巾,今天則是一條繩狀領帶。……因為個子不高,所以要想方設法讓視線集中在脖子上。

 校舍後的路西法是黑暗系的打扮,王子則是最尖端的時尚。

 每個人都很有個性。

 把第一印象直接變成自我介紹,這和cosplay是相通的。

 就像只看造型就知道是傲嬌的動畫角色一樣。

 之所以能讀懂這些,是因為在被栞帶去的店裡,理子小姐教了很多東西,加深了自己的理解和興趣。

 時尚中存在著自我表達……。

 私服派的陽角們一見面就對彼此的打扮說三道四,這也許不是單純的爭奪地位。

 之所以看起來像是在爭奪,是因為他們害怕自己的地位會被奪走……。

 「怎麼了?」

 天馬注意到蒼的視線,問道。

 「不,我在想土氣可能是指在衣服的選擇上支離破碎,沒有任何意圖的時尚也說不定。」

 「啊,我也這麼想!就像小時候,從衣櫃裡挑父母給買的衣服穿,也穿不出有意義的風格。」

 從御宅族的角度來解釋的話,那就像滿是無意義線條的塗鴉,滿是無意義文字的小說。

 突然客觀地理解了自己曾經的存在方式。

 「作為御宅族時尚的代名詞,格紋襯衫和全黑的裝扮通常會被人瞧不起。但這只是因為什麼都沒考慮就穿,所以才會看起來宅。」

 明明什麼都沒拜託,王子卻開始自說自話了。

 「美式休閒有過於貼近生活的弊端,對時尚不感興趣但認為素色很無趣……以這種孩子氣的感覺做出的選擇往往會是格子襯衫。但格子襯衫本身的顏色就過多,如果再和其他顏色的衣服搭配在一起,就會顯得不整齊,顯得雜亂,顯得更加孩子氣。但要是理解了是這樣的單品的話,就可以根據格子襯衫本身的顏色搭配其他單品保持統一,和乾淨成熟的單品組合維持平衡,穿出不宅的感覺也是有可能的!那個格紋是美式還是英式在理解的基礎上分開使用最好。格紋是無辜的!」

 說到格紋,我最先想到的是插畫家監督老師就是了……。(※『監督』日本同人誌畫師,格子裙愛好者,曾為《如果有妹妹就好了》《變態王子與不笑貓》等小說畫過插圖)

 蒼一邊在心裡想著些宅味十足的事,一邊傾聽王子的演說。

 「黑色衣服適合不喜歡引人注目的御宅族、中二病的御宅族,或者是討厭在顏色搭配上失敗的膽小鬼穿……這樣的形象也逐漸在社會上紮根。但是黑色在最尖端時尚中也是經常被採用的顏色。特別是在日本的時尚界有著特殊的意義!……原本,在傳統上重視展現優美身體曲線的歐美時尚中,黑色這種破壞立體感的顏色是不被使用的。但是在這裡,日本的傳奇設計師山本耀司登場,發表了最大限度活用黑色魅力的作品,給世界帶來了被稱為『黑色衝擊』的轟動。黑色不僅不是不顯眼、不會失敗的顏色,反而是主張強烈、具有震撼力的顏色,必須理解並靈活運用。」

 「你怎麼了?突然話這麼多。」

 天馬戲謔似的說道。

 「我無法忍受因為宅男導致格紋和黑色搭配都被嫌棄!」

 「我覺得你這個發言才是非常麻煩,很有宅男的感覺……」

 蒼不由得自言自語道,天馬點點頭說:「因為這個人是時尚宅。」

 「格紋和全黑不是宅男時尚!無原則且不理解地穿衣服才是宅男時尚!」

 「因為不感興趣啊……」

 蒼站在御宅族的立場上說道。現在也不認為那是壞事。

 不認為是壞事,可是……。

 「可是現在的你不是這樣的吧?」

 天馬看著蒼的表情說。

 沒錯,蒼在理子小姐的店裡瞭解了形形色色的衣服,在試穿的過程中……,

 對這種事情產生了興趣。

 絕不是作為栞的更衣人偶變成這樣的。

 「昨天你說你對別人的看法不感興趣,那是極端的想法。而且我也不是一味地貶低他人的外表。如果對時尚感興趣,穿得很好,我就會承認。」

 王子說到這裡,終於轉過身去。

 「……雖然我不認為你這種程度配當冰之女帝的男朋友。」

 說完,在學生們的注視下橫穿教室。

 統帥和路西法也追了上去。

 天馬把臉湊過來,對蒼小聲說道。

 「那個人,一直是這個學校的一號人物,卻被星乃栞奪走了那個位置,還被她無視了,偏偏那個星乃栞和陰角關係很好……真是顏面無存啊。」

 「……不過是時尚而已……」

 蒼驚呆了。……但是這個學校裡所謂的『最時髦的學生』,用不良漫畫來形容就是番長一樣的人物。

 這麼一想,嘛,來找蒼吵架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但是,如果你像這樣打扮成不被人瞧不起的樣子,堂堂正正地和星乃栞交往的話,那我們就只有徹底認輸了。儘管如此,王子還是會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你就當給他面子去聽他說說話吧。比如像剛才那樣問一些關於時尚的問題。」

 說完這句話,天馬也離開了。

 圍在遠處觀察情況的同學們議論紛紛。

 「好厲害!那傢伙得到了王子的認可!」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綽號』的前輩誇獎一年級的時尚!!」

 「月瀨到昨天為止還是個陰角吧? !」

 「氛圍完全不一樣,到底是怎麼回事!」

 「話說,他真的在和冰之女帝交往嗎?」

 ──得到那些人的認可有那麼了不起嗎……?

 蒼認為那只是一個有著奇怪外號的搞笑團體,不過,普通的學生似乎都很憧憬他們。

 蒼突然注意到直也和稱德正站在教室角落的固定位置盯著自己。

 ……不得不最先告知的對象,應該是他們才對啊。

 蒼在再次被潮女們包圍之前,匆匆忙忙地從座位上站起來。

 「哦……去陰角那裡了。」

 「果然還是和陰角朋友混在一起比較安心啊。」

 「只有外表,內在還是個陰角……」

 ……為什麼只是去和朋友聊天,就必須被你們在背地裡說這些壞話不可呢?

 帶著這種厭惡感,蒼來到了一日既往的教室的角落。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聽不懂啊!不要像漫畫那樣省略。」

 「哈哈哈!」

 蒼開起玩笑,直也馬上吐槽,一旁的稱德笑了。

 一瞬間有種回到了無可替代的宅男日常的感覺。

 ──蒼詳細地說明了栞的事。

 她是小學時的同班同學。當時的她很胖,自己毫不在意地對待她,而對方卻記得這件事。

 所以才會來主動接近。

 「我還以為那絕對是你的錯覺呢……」直也回想起來。

 然後昨天,因為和栞關係很好,被王子他們糾纏,挑釁了。

 目睹了這一切的栞,帶自己去脫宅。

 獨自一人怎麼也不會進去的時尚美容院、有熱情店員的服裝店……。

 「真好啊,那個情景。」

 直也不禁發出羨慕的聲音。

 ──並不是羨慕和女朋友兩個人約會購物的情景吧。

 他一定是在羨慕有人能手把手地幫忙脫宅。

 直也一直是一個人在戰鬥。朋友蒼和稱德靠不住,和上位階級的人也沒有能一起陪著買東西的關係。

 但是一個人脫宅,應該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蒼這兩天學到了,所謂的時尚是建立在無限的前提知識之上的,不瞭解就會丟臉的陷阱有無數。如果沒有理子小姐指導如何避免落入陷阱,自己可能在找到喜歡的衣服之前就已經出醜,變得討厭時尚了。

 直也是在無法依靠任何人情況下,只能憑藉網絡上的知識挑戰脫宅,失敗了一次又一次,不斷被周圍的人嘲笑。即便如此,也沒有放棄,站了起來的男人。

 和只是享受從天而降的幸運的蒼不同。

 他才應該得到回報。

 「下次帶你去那家店吧,店員也是很親切的人。」

 「那種親切,不是為了騙你去買一些壓倉貨嗎?」

 稱德露出厭惡的表情說。

 「雖然不能斷定完全不可能……但她不是那種會看不起不懂衣服的顧客的人。」

 「是嗎……性格乖僻的蒼竟然對人的評價如此之高。」

 乖僻的是你吧。

 真想把這段對話講給那些認為宅男很溫柔的辣妹聽。

 「不,只要告訴我店名,我一個人去就行了。」

 直也說。

 「你不是害怕一個人去時髦的店嗎,所以才會在二手商店失敗……」

 「嗯,話是這麼說……」

 直也咳嗽了一聲。

 「……我覺得我們還是暫時保持距離比較好。」

 「啊?」蒼不禁失聲道。

 什麼保持距離……總覺得這句話和宅男之間大大咧咧關係有些格格不入。

 他從沒想過自己的人生中會有機會聽到這樣的句子。

 「我並不是討厭你……」

 直也追加了像言情劇女主人公一樣的台詞。

 很難判斷是該嚴肅還是該笑。

 「……現在的你就算不主動,也會有各種各樣的陽角來找你,也就是所謂的『確變狀態』。想和王子接近的陽角,想和星乃栞周圍的潮女們搞好關係的陽角,想知道如何完成變身秘訣的下級陽角……」

 蒼的心情變得有點微妙。

 「總覺得這些人物不論哪一個都不想和他搞好關係……」

 「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可以讓那些本來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才能融入他們圈子的上位階層的人主動找上門來。你最好珍惜這個機會,和那些人混在一起。如果這成為理所當然的事情的話,你也就進入了上位的行列。總是和我們在一起,就沒有人會來了。」

 直也有些落寞地說。

 「所以,還是保持距離比較好……」

 確實,即使現在的蒼讓人刮目相看,如果一直待在陰角的圈子裡,不久也會被遺忘的吧。

 所謂階級,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和誰在一起。

 ──但是,我並不是想要進入上位階級。

 蒼想這麼說,直也伸出手掌打斷了他。

 「不,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如果有機會當上陽角,還是當比較好。我哥哥已經是社會人了,他總是這麼說。據說人生有八成取決於學生時代是不是陽角。」

 「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你有哥哥。」

 蒼這麼一說,稱德也點了點頭。

 連直也有哥哥這件事都不知道。

 這就是直也立志要脫宅的理由嗎……。

 「進入社會後,學生時代是怎麼度過的都沒有關係……他以前好像是這麼想的,但不是的。學生時代過得充實的人,積累了很多成功經驗,總是閃閃發光。毫無根據的自信和謎一般的可靠,被這樣的氣場籠罩著。這些人即使大學時代沒有好好學習,說出來的話也特別有說服力。就算做著同樣的工作,也會比別人得到更高的評價。被交涉對象所信任……」

 「嘛,這種事也是有的吧。」

 社交能力──社會上最強的技能之一。

 其源頭……是直也所說的陽角的氣場也不足為奇。

 「和陽角他們一起度過了很長時間,沒有被任何人瞧不起,一直都是被瞧不起的一方,這種自豪感會催生出壓倒性強大的社會人……!」

 這是雖然可以理解,卻無法產生太大共鳴的想法。

 蒼從未對陽角抱有自卑感。因為……。

 「我覺得這也太極端了吧……。是不是把作為社會人失敗的理由,過多地強加給了學生時代呢……」

 已經徹底自我認定為御宅族並這樣生活下來的男人稱德喃喃道。

 「我知道自己是個不出眾的男人,所以我的目標是不依賴印象,成果就代表一切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成果就代表一切……比如什麼?」

 直也一臉茫然地問道。

 不尋求任何交流的生活方式和工作。

 這種事情真的可能嗎?

 「拿到輕小說的大獎,動畫化後成了有錢人。靠露骨的色情同人CG集一炮走紅成為大富翁……」

 「你的想法要極端一百萬倍!!」

 蒼忍不住吐槽。

 說到底,根本聽說過你在學習文章或者繪畫。

 ──不,也許是躲著做的。

 如果是真心的,那一定是不能輕易說出口的『聖域』。

 稱德「哈哈哈」,浮現出模稜兩可的笑容。

 「確實,即使是御宅族,要是有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一技之長,那就另當別論了……但我只不過是消費型的御宅族。」

 直也愁眉苦臉地說。

 ──蒼有那個。

 有著日本第一coser的半身的自負心。

 因此,只要自己的聖域不被侵犯,就能把教室裡的階級制度當作另一個世界的東西,像事不關己一樣客觀地看待。

 即便如此……體驗一次陽角的世界也未嘗不可。

 畢竟自己是這所學校的階級頂點、現任時裝模特星乃栞的戀人。

 因為答應過她,會成為配得上她的男人。

 不知道要不要把cosplay作為一生的工作。

 現在,蒼開始這麼想了。

 過去,他認為cosplay就是自己的人生,但現在,他覺得那是與愛歌兩個人一起生活的象徵。

 「創造一個這樣的時期不是很好嗎?視野一定會變開闊的。」

 稱德用溫柔的語氣說。

 平常這傢伙溫柔的表情和語氣,都是為接下來地獄般的發言做的前戲,但這次不一樣。

 「試著和陽角他們在一起,如果不順利的話,回到我們身邊就好。有可以回的地方卻不去挑戰,用遊戲來說就是『虧卡』對吧?」

 稱德用能感覺到母性的溫柔語氣推著蒼的後背。

 ──為什麼非要和好朋友保持距離呢,雖然感覺有些蠻不講理。

 但蒼決定以『陽角』為目標努力一段時間看看。

 ◇

 「月瀨!那個……你和女帝一起去過的服裝店,能告訴我在哪嗎!」

 「你用的什麼頭髮保養套?」

 「吶吶!栞的炫耀已經聽膩了,讓我聽聽男朋友視角的故事吧!」

 「我……想加入王子的親衛隊!能幫我說句話嗎? !」

 猛攻──每到休息時間,簡直就是猛攻。

 來的不只是同學。其他班級……甚至高年級學生偶爾也會來。王子的親衛隊是什麼玩意啊?

 差不多已經厭倦總是重複同樣的對話了……。

 很想念和直也、稱德、栞、愛歌的宅聊……。

 但是,和襲來的陽角們的交談,不能敷衍了事。

 蒼必須趁自己炙手可熱的時候,對接近的陽角們進行『篩選』。

 雖說是陽角,但也有很多種。既有和自己水火不容的人,也有對漫畫和遊戲有某種程度瞭解的『開朗型御宅族』。

 這是一項重大任務。蒼從中途開始,拋開課程,把休息時間和誰說了怎樣的話,那個印象記錄下來。

 不是盲目地尋找說得上話的人,而是為了在陽角中創造一個容身之處的有明確目的的交友。

 這也許是自己的人生中第一次這麼有意識地為交朋友而努力。

 萬一在學校交不到朋友──回到家也有愛歌在,蒼的人生時常有這樣的從容。

 就這樣,蒼一點點地──向外探索,試圖打破自己的軀殼。

 到了放學後。

 「月瀨!帶我去那家服裝店!」

 「話還沒說完呢!栞,去咖啡廳吧!男友君也來!」

 「走吧!服裝店走起!」

 「走什麼走啊男生!男友君要和我們一起!」

 就在陽角和潮女開始爭吵的時候。

 「真是的!大家適可而止吧!!」

 ……迎來極限的不是蒼而是栞。

 「休息時間和中午都一直和大家在一起!放學後就讓我和蒼君兩個人獨處吧~ ~ !」

 栞對潮女大喝一聲。之所以沒理會男生是因為她有男性恐懼症。

 但是栞的這番話,也給男生們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剛才的,你聽到了嗎?女帝真的迷上月瀨了啊……」

 「說到底昨天為止還是個陰角,我本來是這麼想的……」

 「被王子認可,被冰之女帝迷戀的男人!太厲害了!」

 不知為何,他們擅自被蒼折服,抽身離去。

 「確實,再這樣下去就太不識趣潑喲了……」

 潮女說。

 什麼叫不識趣潑喲啊,蒼想。

 「……即使想取笑新鮮出爐的情侶,也要有個限度嗎?」

 「退下也沒關係……不過栞,今天你們兩個人打算做到哪一步呢? !」

 「A ?還是B ?難道是C ? !」

 受到直接的調侃,栞「呀!」發出了尖叫。

 ──就算你問打算做到哪一步,她也只能牽個手而已。

 或者說,現在還在用A、B這種說法嗎?

 記得A是吻,B是胸……是這樣嗎?

 不經意間,愛歌的吻和胸部的觸感復甦了。

 ……不行,至少白天要把那傢伙從腦子裡清除掉……。

 「快走!蒼君!」

 栞抓住了蒼的手。

 牽手──太過微不足道,柏拉圖式的肌膚接觸。

 在場的經驗豐富(偏見)的女生們聽了或許會嗤之以鼻。

 即便如此,這也是兩個人齊心協力,栞鼓足勇氣邁出的珍貴的第一步。

 雖然踏出的腳步慢了一拍,但被栞牽著手,蒼還是跌跌撞撞地跟上了她。他的背後,「喲喲!」傳來了陽角和潮女的揶揄聲。

 「沒辦法,真叫人傷腦筋啊。」

 在咖啡廳裡終於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栞說道。

 「你不是說炫耀男朋友是女生的幸福嗎?」

 「平衡!平衡!我想適度炫耀的同時也要重視兩人的相處!」

 栞一邊說著可愛又任性的話,一邊打開菜單。

 蒼被帶到的是一家時尚的咖啡廳。

 不由得陰角性的緊張起來。蒼和直也、稱德一起回家時,繞路去的地方一般都是麥當勞。

 咖啡廳什麼的連想都沒有想過。

 「不知道點單的方法怎麼辦……」

 蒼不禁縮了縮肩膀。

 「這家咖啡廳的點餐方式很普通哦,又不是星巴克。」

 「咒語呢?不用唸咒語嗎?」

 栞笑著遞上菜單,和普通的餐廳沒有太大差別。

 「這個!我經常和朋友來這裡,一直想點這個試試!!」

 說著,栞指向的是情侶專用的豪華芭菲套餐。

 要兩個人分享裝在巨大容器裡的冰淇淋和飲料。

 相對於尺寸來說,價格非常實惠,可以說是情侶折扣服務吧。

 「……上面寫著同性兩個人也可以點餐。」

 最近這種地方也被關照到了啊,讓人有一種奇妙的感慨。

 「想拜託的話可以拜託……但我不喜歡和朋友用兩根吸管喝一杯飲料……」

 「確實……問我想不想拜託直也或稱德,我完全不想。」

 「這種東西因為是戀人所以才會憧憬!不是打折之類的!!」

 可以點嗎?栞微微歪著頭問道,得到蒼的肯定後向店員點單。

 「請問兩位是情侶嗎?」店員問道。

 「是的!是情侶!」栞挺起胸膛。

 然後重新轉向蒼,「嘿嘿」臉上綻放出笑容。

 蒼雖然有點害羞,但是這種時候的栞真的很開心。

 「話說回來……好厲害的裝潢啊。」

 調整好心情後,蒼終於環視了一下店內。

 「因為這裡是粉色咖啡廳。」

 「粉色咖啡廳?」

 ──根據說法的不同,有種不正經的感覺。

 「就是那種能讓女孩子體驗公主氛圍的咖啡廳。」

 首先叫人驚歎的是,牆壁、桌子,所有的東西都被染成了濃淡不一的粉色。而且到處都裝飾著巨大的布偶和有趣的小物件。

 從彩色玻璃窗射進來的陽光,使店內的色彩更加鮮豔。

 不管往哪裡看都有可愛的東西,可愛是最棒的。

 這是全方位的可愛空間。

 「蒼君你們三人組會認為這種店只在外觀上花了錢,反正食物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去都不去就吹毛求疵吧。」

 「會的會的。我和稱德肯定會的。直也對這種事也很坦率。」

 「不過,這家店是蛋糕師傅親手裝修的,在食物方面也不是沒有用心哦!」

 難道設計師和裝修公司都沒有介入嗎,蒼感嘆道。

 確實到處都有手工製作的感覺,有一種樸素的氛圍。

 這世上有單靠自己就做出了不起的事情,獲得成功的人。

 比如cosplay,時尚,稱德說的御宅族創作……,

 所謂靠這些東西吃飯,大概指的就是這件事吧。

 「讓您久等了。」

 就在這個時候,看起來像是瞄準了在INS上刷屏的巨大的冰淇淋和飲料端了上來。

 「可以的話,要不要拍張照呢?」

 「請多關照!」

 栞快活地回答,兩人靠在一起拍了照片。

 ──肩膀好像會挨在一起,但絕對不會觸碰到的微妙距離。

 「好了,吃吧!」栞重新坐在對面,幸福地笑了。

 看到她發自內心的幸福的笑容。蒼的心頭也湧上一股幸福感。

 僅憑這張笑臉……就足以暫時忘記愛歌。

 「啊──」栞理所當然似的要求餵食。

 相反,蒼也「啊──」,雙方交替著食用。飲料也一樣,插著兩根吸管,一個人太空虛,所以兩人同時吸。

 這就是所謂的情侶套餐。

 「總感覺無法照自己的步調吃啊」蒼笑著說道。

 「也就是要考驗兩人的默契呢!」

 栞說著把飲料的吸管叼在嘴裡,蒼也一樣。

 兩個人把臉貼得很近,一邊互相凝視一邊吸著飲料。

 …………這,總覺得有點像接吻呢。

 心頭小鹿亂撞。以前一直在想情侶這樣喝飲料有什麼意思,實際試了一下才發現,真是不得了。

 飲料是咖啡廳自制的檸檬水。

 不是很甜,清爽的酸味讓甜膩的口腔煥然一新。

 初吻是檸檬的味道──雖然蒼因為實際經驗過所以知道那隻不過是比喻。

 「這個總覺得……好像接吻呢……。」

 栞離開吸管說道。果然是這麼想的。

 「我太小看所謂的情侶飲料了,怎麼說呢,就像VR。」

 「雖然我並沒有小看它!但真的超乎想象!確實應該體驗一下啊……我一直很憧憬這個。」

 漫畫和動畫裡經常出現的典型的打情罵俏。

 「我因為是這樣,所以不能和蒼君接觸……」

 栞不經意間低下頭,開口了。

 然後馬上抬起頭,毅然決然地說。

 「但是,但是,即使不是肌膚接觸或是色色的事情,我也有很多東西想要嘗試!有了戀人的話就想試試看,一直憧憬著的……」

 ──蒼沒有。

 因為沒想過會交到戀人。

 即便如此他還是「就像漫畫和動畫裡的笨蛋情侶一樣嗎?」隨聲附和道。

 「就是那個!」栞點點頭。

 「之前也說過要做很多情侶應該做的事情,但是還沒怎麼約會過吧?我想進一步擴大行動範圍,體驗更有規模的戀愛!」

 確實沒怎麼約會過。

 「我一直認為都是我的錯……但是,我不想一味地責備自己,想要更加積極地面對。這樣說雖然有點將錯就錯,但你能原諒我嗎?」

 「當然……不是說好要一起前進的嗎?」

 「嘿嘿……是啊!從現在開始積極出門吧!」

 遊樂園啦,水族館啦……栞掰起手指頭數著。

 無論去哪裡都肯定會很開心。

 突然,蒼想起了愛歌。

 愛歌已經知道了女朋友的存在,所以沒必要偷偷摸摸地瞞著她。

 倒不如說每天都約會,向愛歌證明自己和女友相處得很好……這種奇妙的反抗心湧上心頭。

 蒼凝視著栞幸福的笑容。

 確信自己也對當下的幸福毫不懷疑。

 相信兩人是完美的一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