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插曲 現實的結局(壞結局)

第四卷  插曲 現實的結局(壞結局) 此後,

 我放棄了再與他人產生關聯。

 為了卡好上課時間,在預備鈴響起前我會去別的地方消磨時間。

 上課時,我會靜靜地集中於學習,小組合作時,我便僅發表些不會妨礙到他人的話,將事情完全交給他人。

 午餐也總是找到人跡罕至的地方肚子品嚐。總是坐在同一張椅子上會引人注意,因而也會去體育倉庫的深

 處或是垃圾場裡邊這些地方。

 部門也辭去了。反正馬上就會隱退,也沒剩下什麼大會還沒舉辦。最後別說是送別會,甚至是連“再見”

 也沒說,以著“之後想要專心讀書”這萬能理由,人間蒸發般地離開了。

 整好到了第二學期,我也趁著這一節點拒絕了繼任班長。中間也曾被班主任下北澤老師多次問及原因,但

 都以辭去部門同樣的理由推回去了。

 雖然大部分同學都和我保持著剛剛好的距離了,但還是有像神泉醬等一部分同學對這樣的我抱以關心。

 但我覺得這種曖昧的態度沒有意義,於是徹底無視了。

 要是能不來學校就真的是最好了……但因為會給爸爸媽媽帶來困擾,所以家裡我依然是往日的樣子。

 每天訴說著不存在的插曲,反倒是稍微鍛鍊了偽造快樂青春故事的本事

 只是,如此喜歡的青春小說世界,已不會再向我敞開大門——

 至少這樣,不會再有人因與我有關而無法歡笑。

 所以能做到的,就是將不普通的、異人般的我排除在外。

 那麼…就沒有拒絕的理由了吧?

 我曾如此信念,積極地度過了那段日子——

 然而

 此後的某一天。

 “——這個班給通告了。說是霸凌橫行。”

 啊啊……

 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的呢…

 “你們啊……不知不覺竟變得如此腐爛!我對你們真是沒有話說了!

 下北澤老師憤怒的聲音。

 以及無聲的教室

 “不要覺得這裡是一貫制,所以做過的事情能全部一筆勾銷。學校將嚴肅應對。”——

 我

 我即便是與所有人不再來往,也不行嗎?

 來往也好,不來往罷。

 無論如何,我都會置大家於不幸嗎?——

 我還是做錯了。

 如此一來,大家的笑容又再消失了。

 ◆

 同時,家中又帶來了父親調動的事情。

 這一次父親將調動回家鄉峽國市。不是很瞭解工作上的事情,但似乎是發跡了。

 之前在家庭會議中,父親提到了隻身赴任的事情,但——

 “我……也想一起去。”

 我強烈地向他請願。

 父母對我的提案甚是差異。並以難得進了一貫制學校,沒必要再任性的理由勸阻著。

 但我沒有就此退讓,拋出了各種各樣的理由後,總算是說服了他們。

 最終,一家子在父親的家鄉租了一間房子,並報考了當地的高中——

 太好了。

 這樣,就不會再給大家添麻煩了。

 一切事情的惡緣(我)不在,無論是抨擊向老師告狀的叛徒,或是互相栽贓誣陷,都不再必要了。

 大家應該會回到往日那般性格開朗陽光的樣子。

 也應該能將一切當作沒有發生,在高中部重聚。

 “聽說a班現在已經亂套了啊”“自作自受啦,搞霸凌真是蠢到家了。”“那群人真是沒品呢,淨是拖人

 後腿。”“聽說成績也一落千丈了。”“差過頭了的話,明年要打散咯。”“誒,那不就可能要和那群家

 夥一個班了?“”嗚哇,饒了我吧繞,我不想和問題兒童扯上關係。”“走遠點吧,問題兒童要來了。”“同

 意。”——

 這是其他班同學裡漏傳過來的對話——

 …

 到底要……

 我……到底,要怎麼辦……

 ◆

 而後——

 直至最後

 要做些什麼,不要做些什麼,我都沒能做出選擇。

 大家發自內心歡笑的情形,我沒有去看

 便離開了赤川校園。

 曾和未醬說過的,終有一天,如同青春小說般的日常——

 我追尋理想,認真、反覆做著最好的選擇,

 卻是以最壞的結局落幕。

 ◆——

 我努力思考,

 之後是如何是好。

 這樣下去,即便是去了新學校,也沒有什麼不同。

 反正,最終可能也是招致同樣的結局。

 但是,有所關聯沒用,無所關聯也沒用。

 只是,如果,僅是我的存在就會讓所有事情都化為烏有的話。

 那種事情,要說是怎麼做到的…

 “我若是不我就好了。“——

 …?

 “我不再是我就好了——”——

 啊啊。

 是啊,

 不管做什麼,不出全力就行。

 適時收手,偶爾放棄,再下壞棋。

 不引人注目,不聲明主張,絕對不做什麼領頭。

 不參與進什麼關係好的團體,和任何人都保持距離感,置身於可有可無的人際關係圈中。

 更不用說關係最好的親友了——我絕對不會再交。

 不做最優選

 不追求理想

 不貫徹自我。

 ——是的。

 普通人的人們,不會接受不普通的理想(我)。

 也就是說。

 為了讓大家歡笑——

 “只要我變成‘普通’就行了”

 什麼啊…….

 這不是很簡單嗎。

 如果僅是這點就能讓大家歡笑的話,

 大家不會因為我的存在而變得不幸的話——

 “我也就沒有推辭的理由了吧。”

後日談 這樣的理想,我絕不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