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話 入學前夕

第一卷  第三話 入學前夕 「今天想必累了吧?辛苦了,亞莉耶塔。」

 結束測驗,我和亞莉耶塔一同回到宅邸,肯定她這一天的努力,投以慰勞的言詞。

 對我來說,今天是非常有意義的一天。學校這場所的新鮮感;不時發現暗藏潛力的魔術師原石,以及最重要的是亞莉耶塔離開我身邊努力向上的積極表現。

 我原本以為我對亞莉耶塔的實力瞭若指掌,不需要特別確認,但是親眼目睹後還是別有一番樂趣,這部分也是預料之外的收穫。

 「不會……這算不上什麼辛苦……」

 不過,亞莉耶塔的表情卻顯得陰暗。

 考慮到她當下十五歲的年齡,今天的表現豈止是滿分,要再多加幾分也不須遲疑,不過對亞莉耶塔而言似乎留有遺憾。

 「有什麼事情讓你介意嗎?」

 「……是的。」

 亞莉耶塔逃避般挪開視線。

 看到沒有?我真想對那老頭子這樣說。

 她在展現魔術威力的測驗上拿出了這麼優秀的結果。照理來說應該沒必要感到任何不滿,但是因為『破壞魔石』這個條件,使得『優秀』的人反倒萌生了無謂的不滿。

 我表示心中無奈般輕哼一聲,亞莉耶塔的肩膀倏地顫抖。

 不妙,這樣感覺好像我對她有所不滿。

 「發生了什麼事?說出口也許會比較輕鬆喔。」

 「說、說的也是。其實──」

 聽她陳述理由後,不出所料,讓她臉上陰霾揮之不去的正是今天的實技測驗。

 「──所以我選擇了精煉魔力後施展『巖錐槍』,但結果並未完全破壞魔石。身為老師的弟子,這樣的結果實在太難堪了。」

 「原來如此。」

 太難堪──當然沒有這回事。

 雖然正確選擇了一切有利的條件,但十五歲的少女突破了活過五百年的魔術師絕非敷衍了事的防禦魔術。

 別說是一百分了,要給兩百分都嫌少。

 不過她卻認定自己表現難堪。這種不合理的判斷我當然無法接受。

 「唔嗯──若真如你所說,肯定是因為那測驗刻意設定了無法達成的目標吧。那大概只是為了讓考生髮揮全力的藉口。」

 「是、是這樣嗎?」

 「不會錯的。若非如此,只不過是為考生設計的測驗,我自豪的弟子不可能無法突破。要有自信,你是史上至高魔術師的弟子。」

 「……老師……!」

 我儘可能面露柔和微笑,表明我的想法。我不擅長與人交心。但是她似乎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亞莉耶塔臉上總算恢復笑容。

 「況且,今天前來接受測驗的學生平均水準可說相當高,但在這些同儕之中,你已經遙遙勝過第二名了。能成功傷到魔石的學生頂多也只有你一個吧?」

 「咦?……啊!」

 那讓我十分開心,讓我不由得話多到連自己都覺得稀奇。

 亞莉耶塔露出了有所察覺似的表情。大概是一直在意著自己的結果,沒有多餘的心力注意周遭吧。

 「那個,老師。有件事我可以問嗎?」

 亞莉耶塔擺著一副耐人尋味的表情,神色畏縮地舉起手。

 「怎麼了?我和你是師徒,沒必要看我的臉色。」

 聽見她語帶遲疑的問句,我心情愉快地回答。

 因為我憶起亞莉耶塔今天的活躍,心情也隨之好了起來。

 「那個……老師,今天測驗的過程您都看見了嗎?」

 「唔。」

 不過當我聽她這麼問,還是不由得語塞。

 ……對喔。我今天表面上不在亞莉耶塔身旁。

 她應該不至於看穿年少的『提歐多爾』就是我,不過師父太想親眼見證弟子的成長而偷偷跟到學校去,要承認實在稍嫌面子掛不住。

 「喔……我剛好有事要找葛迪夫──學園的學園長,我從學園長室看見了。」

 「是、是這樣嗎?……沒事,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啊。」

 我臨時找了個還算合理的理由後,亞莉耶塔瞭然於心般雙手合十。

 雖然她的反應看起來有點太過誇張,不過我應該成功瞞過她了。

 「呵呵,真的非常謝謝您,老師。」

 「……你在謝什麼?」

 我應該瞞過她了吧。見到她心滿意足地微笑,激勵亞莉耶塔這個目的應該達成了,細枝末節的小事就先放一旁吧。

 「那麼,入學測驗的事情就聊到這裡──我先詳細說明你接下來即將開始的生活。」

 「是指在學校的生活吧?」

 「對。」

 重點還是今後。從今天的測驗結果來看,我們應該能夠入學。

 這時我擔心的是她的人身安全。

 亞莉耶塔是我自豪的弟子。她的魔術技巧已經遠遠凌駕於同年齡的少年少女,與知名的老練魔術師相比也毫不遜色──不過,她的實力依舊稚嫩。

 在這世界上,有許多超乎一般人想像的魔術師選擇隱居。在遠離塵囂的世界中,還有許多魔術師的實力,遠遠超越大眾公認的世界最強魔術師葛迪夫。

 就人類社會的標準來看,亞莉耶塔的實力已經堪稱最高層級,不過要是遇到那類強者,恐怕無法平安脫身。

 「接下來的三年內,你會離開這裡,進入學生宿舍生活──首先我要給你這個。」

 這是我原本打算交給她的──鈴鐺。

 我以指尖捏著鈴鐺搖晃後,亞莉耶塔將掌心朝上。我緩緩將鈴鐺擺到她手中。

 鈴鐺交到亞莉耶塔手上之後,她神色不解地壓低了眉梢,和我一樣以指頭夾起吊著鈴鐺的細繩。

 「搖不出聲音。老師,請問這是什麼?」

 「喔。這是我造的魔道具。會選擇鈴鐺的形狀,只是從用途聯想的結果,形狀本身沒有意義。」

 「這是魔道具?」

 沒錯。雖說是鈴鐺,但那僅限於形狀。

 我交給亞莉耶塔的是鈴鐺狀的魔道具。

 「只要注入魔力,不管相隔距離多遠,隨時都能與我以念話交談。有什麼需要的東西,或是遇到什麼困難──又或者是想聽聽師父的聲音時,儘管使用。」

 「哇……!謝謝您給我這麼棒的道具!呵呵,我也許會忍不住天天用喔。」

 「無所謂。雖然我是你師父,但畢竟我很閒,你儘管用。」

 見到亞莉耶塔將掌中的鈴鐺緊緊抱在懷裡,我有種心臟輕輕被勒住的感受。對我來說那只是不足掛齒的小東西,亞莉耶塔卻那樣珍惜。那份心意真是惹人憐愛,教人不由得想保護。

 儘管實力堪稱一流,但她依舊是稚嫩的存在。要守護她不受威脅所害,自然是為師的我應盡的職責。

 實際上,這個鈴鐺內含的功能不只如此。這個鈴鐺能感知來自強者的惡意,保護亞莉耶塔不受危險。不只是如此,察覺危險的範圍還包含了精神因外在原因出現異常的狀況,甚至能預知災害,一旦察覺就會直接通知我。這功能的效力和通話功能一樣,即便我置身魔界或天界都同樣能輕易傳達。

 雖然我覺得這功能稍嫌保護過度,但是保險愈完善愈好。

 「所以了,如果一旦有課程上需要的道具或娛樂費用,儘管通知我。這是你學園生活中的第一要務。你在那邊的生活我並非瞭若指掌,和我約好有什麼事都不會顧慮,一定要告訴我。」

 「好的。」

 哎,實際上因為我自己會跟過去,這已經成為沒必要的道具了。

 不過我也用不著特地說明,既然都已經制作了,刻意不給她也沒意義。

 「很好。那麼關於在學園的生活──」

 這話題就到此為止,我開始對亞莉耶塔說明學園生活,同時讓自己重新確認葛迪夫對我的多項叮嚀。

 話雖如此,事關社會上一般常識──特別是最近的常識,恐怕是亞莉耶塔懂得比我多。

 葛迪夫特別耳提面命的就是,要儘可能隱瞞魔術師『提歐•伊魯布拉姆』的存在。

 雖然那主要是對我提出的請求,我將之轉告亞莉耶塔後,她雖然顯露不滿但也順從地接受了。

 「在有些傳聞之中老師是個非常恐怖的人,沒辦法解開這類誤會,我覺得有點寂寞。」

 詢問她不滿的理由,得到的回答讓我心頭泛起暖意。

 「有些傳聞已經根深蒂固,而且謠言本來就會不脛而走,事到如今我也不會介意。不過你這份心意我就心領了。」

 事到如今無足輕重的大眾要怎麼品評我都無所謂,不過亞莉耶塔有這種感受──讓我出乎意料地開心。

 我摸了摸她的頭,她便欣然微笑。從那柔和的笑容能感受到信賴。

 見到她的反應,讓我不禁有些心疼。雖然我能待在這孩子身旁,但這孩子接下來會覺得我不在身邊而度過三年時光。

 到入學已經不到一個月。那麼至少在這段時間對她比平常溫柔點吧。

 於是我們的時間一點點流逝。

 在我漫長的生涯之中,這一個月大概會感覺起來特別短暫吧。

 ◆

 「……呵呵。」

 和老師道過晚安後,我回到自己房間,抱緊了枕頭。

 因為自心底湧現的微笑和幸福的心情感覺快要滿出來了,讓我想壓住嘴邊。

 說不定是我搞錯了?萬一不是我想的那樣?我原本還留有這種程度的懷疑。

 不過我沒有認錯。啊啊,真如我所想的,我在測驗時遇見的──就是老師!

 提歐多爾•芙拉姆。最初我見到『他』的模樣時大吃一驚。因為那模樣就和我想像年輕時的老師時,浮現心頭的身影一模一樣。

 再加上名字是『提歐多爾•芙拉姆』。我馬上就發現那是從『提歐•伊魯布拉姆』修改而來的。

 起初我以為他可能有其他用意才來到測驗會場。也曾思考過,老師可能想告訴我某些事。

 但是聽了今天老師說的話,他似乎認為我沒有識破他的『變裝』。

 改變外觀、改變名字,與我一同接受入學測驗。理由大概是──老師也和我一樣,對這次的分離覺得難受吧?

 如果他只是擔心,想為我打氣或是給我建言,那麼他應該沒必要對我隱藏身分才對。既然他對我也隱藏身分,就表示將來三年內他會以『提歐多爾•芙拉姆』的身分度過吧?

 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

 「啊~我真的好幸福……!」

 太幸福了,讓我險些大叫。

 用不著和最喜歡的人分開。我最喜歡的人同樣重視著我。

 不惜隱姓埋名,不讓我知道,也要在我身旁守候著我。那份心意讓我覺得好感動。

 所以剛才老師對我的疑問裝傻的時候,我就決定不要再多過問了。

 萬一老師因此打消主意不到學園就讀,我想必沒辦法重新振作,更重要的是我無法糟蹋老師的一番好意。

 ……之前那樣沉重的心情現在完全消散了。現在對於到學園上學,我心中只剩下期待。

 雖然是偽裝的關係,但是能與老師成為『同學』,這輩子恐怕只有這次機會。

 「呵呵……最喜歡你了,老師!」

 雖然到開學還有一個月,在那之前我也會好好修行。晚上還是得早點睡──但我實在太期待了。

 輾轉難眠的夜晚好像還會持續好一陣子。

第四話 來到資優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