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八.1 on 1

第一卷  八.1 on 1 「我們在公園裡練習過雙人騎吧」

 「那是小學的時候了啊」

 一開始雛形經常從後座上掉下來然後大哭起來。

 「是隆之介騎得不穩」

 「欸,怪我?是雛形光亂動吧」

 她沒有說話,用力抱緊了我的腰。

 「都怪隆之介……」

 我知道她指的不是當時的事,而是其他事情。

 我漫無目的地騎著。

 因為騎得相當慢,我都覺得步行會更好吧。

 我說出來之後,

 「不是的」

 她回答得很乾脆。雖然不是太明白,但她說不是的。

 因為這是鄉村小鎮,所以夜間黃金時間沒有人外出,夜路上只有我們兩人。(注:黃金時間指的是晚7-10點)

 「啊,是小學」

 突然看到了很懷念的教學樓,正是我和雛形的母校。只有辦公室裡的燈還亮著,教學樓裡一片漆黑。

 「我想進去」

 「再怎麼說也進不去的吧」

 「進不去教學樓,但是能進操場」

 我半信半疑地騎了過去,正如雛形所說操場是可以進的。

 我擔心起會不會不安全,但也說明了這裡的治安就是這麼好吧。

 操場和當時沒有變化,裡面有少年用的棒球擋球網,籃球架,鞦韆和蹺蹺板,看上去都很小,讓我感到更加懷念了。

 我把自行車停在入口,光明正大地走了進去,發現體育器材室門前有個忘了放進去的籃球。

 球在一個角落裡,給人一種刻意「忘了放進去」的感覺。

 「籃球」

 雛形拿起籃球,用熟練的手法拍著。“咚、咚、咚”,安靜的操場上回響著球砸地的聲音。

 「來一一吧」

 「好啊,來吧」

 「雛形從過去開始就把一對一叫做一一」

 「就像杉內同學請小倉喝飲料一樣」

 「要賭飲料嗎」

 「好啊」

 幸運的是辦公室的燈光能照到籃球場,不會因為漆黑而看不清。

 雛形高興地在球場上跑著,來了個華麗的三步上籃。

 「……」

 雖然我輕易地接受了這場比試,但我能贏嗎……

 我非常擔心身為男人的尊嚴會不會受挫。

 「我不可能輸給社團活動結束後累得精疲力竭的少女……」

 至少輸也要輸得體面點。

 五球決勝負。輸的請果汁。猜拳決定先後發球順序,獲勝的我選擇了先手。

 「是時候讓你見識一下女生沒有的力量和體型了」

 「隆之介積極地立下了失敗flag」

 這傢伙……

 我把球扔給站在對面的雛形,她又扔了回來。

 我的回合開始。

 “咚、咚”我在雛形的手勾不到的位置運著球,朝球架跑去。

 我的動作反而起了反效果,她快速鑽入我的懷中,“砰”地把球拍飛了。

 「咕!!」

 咚、咚……球在地上滾著。

 「噗……哈哈……flag回收得好快……」

 雛形雖然忍了一會,但還是放聲大笑了起來。

 「你啊……不能讓著點新手嗎」

 「勝負是無情的」

 啊,這樣啊。

 我把球撿了回來,這次我是防守方。

 雛形把球扔給我,我扔了回去。

 雛形像是要用小跳步一般用力地運了下球,然後一下子變成了低位置運球。 (注:原文內用的是skip step,此為籃球技術中的小跳步,落地的時侯通常可以加速或著是變向過人亦或是銜接投籃的腳步,雛形這邊用的是加速突破。)

 這傢伙是認真的。

 我慌忙在她前進的方向攔截,她輕盈的一轉身然後投了出去。

 她投籃的瞬間,我伸出的手的指尖碰到了球。

 球彈到了籃筐和籃板上,然後掉了下去。

 我只安心了一瞬間。

 我們為了爭奪籃板球同時跳起來之後,雖然我的位置不利,但還是搶到了。

 好,好險。

 幸好我們有身高差,如果雛形身高再高點我就輸了。

 「我的青梅竹馬啊,告訴你什麼是體型差的時刻好像到來了」

 「好狡猾……先不論體型,隆之介和我身高差了10cm以上」

 「勝負是無情的」

 她鼓起了臉頰,然後從書包裡拿出了社團活動時穿的五分褲,穿在了裙子下面。

 「這是要認真了啊」

 「因為今天穿的不能給你看」

 雛形啊,你這個說法聽起來就像有的可以看一樣哦?

 進入認真模式的雛形防守能力很強,我這個新手連球都沒投出去。

 雖然我也在奮鬥著,但她還是進了三球。這時我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地,覺得就算輸也無所謂了。

 就像是我失去戰意的體現一般,她輕鬆投進了剩下兩球,我被零封了。

 「果汁」

 「我知道了」

 和氣喘吁吁的我不同,雛形呼吸沒有變急促。不愧是專業的……

 「該說是我也不好意思緊逼著給女生壓力呢」

 該說是男生沒有而女生特有的柔軟吧,每當身體碰撞的時候,我就會意識到這點,讓我非常顧慮。

 嘛,只是我嘴硬不服輸而已。

 「……女生?」

 看到雛形指著自己,我也指向了她。

 「是你。就是說的你」

 「……我好高興。你把我當女生對待」

 雛形就像在害羞一般,微微低下頭輕輕咬著嘴唇。

 「喂!是誰。在那幹什麼的——?」

 好像從辦公室聽到了說話聲和籃球聲,一個老師出來了。

 「啊,糟了」

 看雛形還在發呆,我抓著她的手跑了起來。

 「走了」

 「欸,啊,嗯」

 「給我站住!」

 老師追了過來。

 「會被教訓嗎……?」

 「大概會—如果被抓到的話!」

 他的語氣不像我說一句「我們是這個小學的畢業生」,就會「原來是這樣,哈哈哈」然後和平解決。他是來教訓這個點還在玩的學生的。

 我們跑到自行車前,幸好我忘了鎖車,雛形上來之後立刻就能騎走了。

 和剛才不同,我馬力全開地蹬著腳踏板,一瞬間老師的腳步聲和聲音就遠去了。

 當然,他斥責我們雙人騎的話語也飛了過來。

 「好,好險—」

 哈—哈—,我一邊調整著呼吸一邊說道。

 為了讓各種意義上心跳不已的心臟冷靜下來,我做了好幾次深呼吸。

 於是,後面傳來了雛形開心的笑聲。

 「啊哈哈。我還以為會被教訓呢!」

 「有什麼好笑的啊」

 說著我也笑了起來。

 「因為,隆之介的表情,很嚴肅,很好玩」

 「別嘲笑人家嚴肅的表情啊」

 啊哈哈哈,雛形罕見地笑出了聲。

 「哈—好好笑」

 她就像吃了最喜歡的食物之後說「哈—好好吃」一般滿意地嘀咕道。

 她又把胳膊緊緊地環上了我的腰。有些癢癢,又有些舒服,感覺很奇妙。

 「和隆之介放學後約會」

 我有些心動,但裝作沒事一般回答道。

 「這放學後可相當晚啊」

 「明天請我果汁吧?然後,下次社團活動休息的時候,去小鎮—」

 從她正在大笑來看,雛形現在很興奮,就連平時說不出口的願望也說了出來。

 我也不介意。

 但是,你喜歡的不是我而是別人吧?

 這句話剛要說出口,又被我嚥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