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第七章 是誰決定了不能用數字化提高效率的?

第六卷  第七章 是誰決定了不能用數字化提高效率的? 雖然被上野原以午餐費的名義榨取了甜味稅,但是對“本篇”所進行的的事前考察還算不錯,結果也還穩定。

 這樣穩步推進下去就好。

 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著手處理優先等級最高的“衍生作”。

 ——轉眼就到了第二天。下午3點。盛夏時分,峽國站南口。

 步入與塀輪大街平行的一條狹窄小巷中,沿路繼續前行一段距離。在一棟爬滿爬山虎的建築裡,悄然無息地隱藏著一個“真・密地點”——『七曜館咖啡店』

 「抱歉啦,耕平君!讓你久等了!……這,咦?鹽崎君?」

 「……日野春?」

 和我坐在椅子上一起等待的人,是學生會的鹽崎會長。

 而剛趕到這裡的第二學生會會長幸同學與他四目相對,滿臉的問號。

 ◆

 ——距今30分鐘前

 「好的,在目標人物到來之前,粗略地整理一下今天的動向吧。」

 吃完一頓稍顯遲了一些的午飯之後,我喝著飯後咖啡,如實報告道。

 這個『七曜館咖啡店』是一家隱藏的咖啡館,店內佈局完全就是一家純吃茶店

 注:現代日本吃茶店是不提供酒精的。通常這些咖啡屋會比較給予人一種大正浪漫、昭和復古印象,讓人啜飲咖啡的同時還能品味「古老美好氛圍」。大正、昭和時期吃茶店有時候會和特殊服務掛鉤,所以就有了純吃茶店這個叫法。

 店內只有一張吧檯和幾張桌子,收拾得相當清爽整潔。傢俱與裝修風格都洋溢著硬朗、復古的昭和時代的氣息。然而,在這裡午餐卻能吃到美味地定餐,尤其是餃子堪稱極品,真是一家略顯神秘的店面。

 很顯然,人們不會因為外觀而輕易入內,所以不是常客或是當地人是不會進來的。至少,普通高中生不會接近這裡,所以在若干“密會地點”之中,這裡因為其更高的隱秘性,故以“真・密會地點”的名稱記錄在“地點筆記”中。

 此刻,我坐在這個咖啡廳的最角落裡的餐桌前,將咖啡杯放回到茶托上,開口說道:

 「“衍生作”中勢在必行的任務是『學校環境整備』——換句話說就是『介入白虎祭的整體運營』。這個任務作為整個活動的基礎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正對面座位上是上野原。她正氣呼呼地戳著眼前用黑蜜搭配糯米粉做成的晴信公巴菲。順帶說一嘴,我們兩個人今天穿的都是制服。

 注: 黑蜜:用紅糖煮成的濃液;黑蜜搭配糯米粉:個人建議看一下紅糖餈粑;

 「白虎祭的運營主體當然是學生會。也就是說,將其首腦人物鹽崎前輩拉入“協力者”就是最有效、最合適的方法。就是這樣。」

 「那和學生會毫無關係的日野春前輩呢?那個人有什麼職務?」

 就這樣,在我解釋之前,上野原就率先發問道。

 話說,“毫無關係”……這話說得,有點帶刺了吧?

 「你看嘛,前不久在『第二學生會頻道』裡說過的吧?她兼任了白虎祭執行委員長。現在正元氣滿滿地準備要從外部干預運營呢,是這樣的吧?」

 所謂的白虎祭執行委員會,是一個僅在學園祭期間協助學生會工作而成立的臨時性組織。其主要職責是:負責檢查各種攤位、模擬店中商品質量是否有問題;在學園祭舉辦當天疏導交通、來賓服務的這一類工作。是一支實際行動的部隊。

 關鍵是臨時的工作人員,依照慣例是不參與整體的運營的,但是我覺得那個幸同學絕對不會就此安生,善罷甘休。一定會找個理由徵詢大家的意見的!一定會這樣,沒錯的!

 「幸同學的政治能力、破局能力那可是有定論的。只要讓她和學生會步調一致,那就如虎添翼了,是吧?過去的工作業績也是足夠了。」

 「嗯,對。如果有需要,不也挺好的嗎。」

 回答得相當冷淡。隨後上野原開始大口大口地往嘴裡送巴菲。

 總覺得……帶刺啊,是吧?……心理作用?

 就在這時,上野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問我道:

 「說起來,前輩們沒有因為學園祭產生什麼爭執嗎?」

 「啊,嗯。這個嘛,確實有。圍繞舉辦方針發生了衝突。」

 那是學生會選舉前的那場線上質問會上的事情。前輩們圍繞著白虎祭應該縮減為1日舉辦日期還是維持2日舉辦日期,展開了激烈的辯論。

 鹽崎前輩主張減少實施項目,節約能源,可以稱之為『1日縮減派』;而幸同學主張作為峽西高中代名詞的白虎祭應該一如既往地盛大舉行,她可以稱為『2日堅持派』。

 結果,雙方各執己見,不了了之。上野原擔心的就是這件事吧?

 「你能同時讓這兩個人都站在你這一邊嗎?」

 「嗯,當然的了。」

 我先做出了肯定的答覆,接下來開始解釋理由。

 「這是因為,無論他們站在哪一方,歸根到底心裡都是想著『無論如何都要守護白虎祭』。對了,你知道白虎祭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問題吧?」

 「因為需要籌備的事情過多,需要籌備時間過長?這件事嗎?因為這個緣故,學習時間得不到保障,違反規則夜間排練肆虐橫行。這些事情我好像聽說過。」

 「不僅如此。夜間排練時候產生的噪聲讓附近的居民怨聲載道,因為練習場所無法保證,於是私自佔用公園用地,人們對此也牢騷頗多。種種問題真的是多到數不勝數,不勝枚舉。」

 特別是民怨這一類事情,就是可以波及白虎祭生死存亡的炸彈。絕對不能置之不理。

 「所謂的白虎祭是否應該是1天之爭,換句話說不過是『減少實施項目以便優先解決困難』與『完全無需削減實施項目,應該想辦法克服困難』的差異而已。雙方都做不到無視困難,這一點是共通的。」

 於是,我一下子豎起了食指,說道: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有可乘之機」

 「嗯……」

 「如果,我說如果要是有解決問題的第三種選項呢?那你覺得他們還有對立的必要嗎?」

 上野原運送巴菲的手突然停了下來,看神情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然後好像get到了什麼,一下子抬起了頭對我說道:

 「難不成——你是在說app嗎?」

 「答對了!」

 果然始終都是如此敏銳呢。

 上野原心領神會一般重重地點了點頭,像是在自言自語一樣嘀嘀咕咕著:

 「……原來如此,這樣的話確實可以應對……啊,對了,這麼一來,在全校學生中順利推廣app的話,必然會……」

 「看來你已經完全理解了。基於此我考慮了一個勝算很大的“說服劇本”,你也不用太擔心。不過還是拜託上野原做些輔助。」

 「……明白了。那麼我今天的工作,就是準備應對突發情況了。」

 「哦,收到。」

 我對她點了點頭,隨後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脫口而出:

 「對了。還得拜託你注意不要讓幸同學暴走。如果有什麼人能突然發瘋做些什麼事情,那人肯定是她了。」

 於是——

 啊嗚~上野原一口將糯米吃個精光,答:

 「OK。屆時不問黑白就地誅之。」

 怎麼回事?回答我的時候,她的眼睛裡閃爍著光芒。

 似乎,總覺得吧,那個……言語之間的語感,似乎,有點,微妙的差別呢?有那麼一點點……

 ◆

 ——如此這般,這般如此之後,就是現在。

 「抱歉,幸同學,突然把你叫了出來。」

 我站了起來,朝著站在入口處的幸同學迎了過去。大概是因為我特意指定了一個校外地點的緣故吧,她穿著便裝。

 「沒什麼啦,這些我不太介意啦——不過呢,上野原醬怎麼也在?耕平君,你和我說了『有些特別的話要說』,所以我還以為就你一個人呢!」

 「……我在這裡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了我們這番對話的上野原,在座位上做出了超級鹽對應,冷冰冰的。

 對此幸同學並沒有太在意,笑著擺了擺手說道:

 「不要這麼說啦。我只是以為『他這是有什麼私密的話要和我說呢?』」

 「……呼呼。那麼為什麼特意要穿便裝呢?除了前輩之外我們都穿著制服呢。」

 「嗯嗯~ o(* ̄▽ ̄*)o,這個嘛——嘿嘿嘿,你覺得是為什麼呢?」

 「天太熱,腦袋裡沸騰了吧?」

 哦,哦(⊙o⊙)?果然,對待幸同學莫名地有些嚴厲啊,上野原女士……??

 最近這段日子裡,上野原變得毫不矯飾,或者說是直率吧,基本上就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一直以為她只對我是這樣的,難道對待其他人也這樣嗎?

 「日野春。你這身打扮是沒法進入學校的。違反校規了。」

 鹽崎前輩推了推自己的眼鏡,苦口相勸道。

 這一點他和暑假前沒有任何變化,讓人感到很安心。

 「反正今天我也沒計劃去學校,所以沒問題啦。話說,照著樣子,大家應該還有別的話要說吧?」

 幸同學氣呼呼地鼓起了臉頰,向店主婆婆點了冰紅茶。

 ……說起來,我這還是第一次看幸同學穿便裝。

 利用酷暑之中也可以保持清涼的材料製成的碎花連衣裙,在微風中隨風搖擺。腳下踩著高跟鞋,鞋跟很高,所以她看起來要比平時顯得更加纖細挺拔。

 話雖如此,乍一看過去,明明就是一身很清秀的連衣裙,結果因為她某一個部分的緣故,看上去顯得超性感。不愧是戰鬥力的體現點。

 我淡然想著這些,回到了原來的座位上。突然間,鄰座女士鄙夷的目光紮了過來。

 「……你看。就因為你打扮得這麼漂亮,才會被大笨蛋視奸了吧?」

 「喂?!哎呀呀!你這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女,怎麼能說出這種詞啊!」

 「他自己的行為就是諸惡之源!直說了吧,噁心!」

 「我,我做了什麼了啊!這所有的所有,我連1毫秒都沒看吧!」

 「嘛,嘛。上野原醬,不過呢,我一點都不介意,完全沒問題的!說起來,這是我最好看的一身衣服哦,倒不如說我很希望他多看看,多誇誇我呢!」

 哼!幸同學一下子挺起了胸,神色自得。

 哦,哦……相當……相當……吸睛……呢……

 某個部位近在眼前,眼見我的眼球就要被它奪走了,好險,好險,但我還是得說些感想吧,是吧?是吧……

 「真不真心先不說吧,但是我還是得說「啊,看起來超適合你的呀!」這樣才對吧?」

 「哈哈哈!你可真不走心吶!」

 咦?我這是白說了嘛?……

 幸同學也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滿心歡喜。而一旁的上野原一直都是緊張兮兮,悒悒不樂。果然,這兩個人,適配性超級不合吧……?

 「……要是開聯誼會的話,我就回去了。我還有工作要忙。」

 「啊,別!我真的有認真的事情!請您等一下!」

 鹽崎前輩面無表情地站了起來,準備離開。我慌忙一把拉住了他,從包裡取出了平板電腦。

 「您今天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謝。」

 我半強制性地引出了話題,隨後將準備好的材料分發給大家。

 「今天的話題是『有關提高白虎機運營效率化的緊急建議』雖然提案來自一個普通學生,但懇請兩位務必聆聽一下。」

 「……嗯。」

 鹽崎前輩翻開材料,開始默默地瀏覽。

 其實吧,我早就提前將要點告訴了鹽崎前輩。否則,在這種忙的要死的節骨眼上,他才不會特地跑到校外來呢。

 「耕平君的提案?一定是很好玩的提案吧?」

 撲通一聲,幸同學坐到了鹽崎前輩的身邊,進入了工作狀態,接著就像牽制一樣開口說道:

 「我有點在意的是“效率化”這個詞呢。我想,你總不會說出“削減實施項目”這種話來吧?」

 「不會,不會。我怎麼會說出那種話。我和前輩一樣,都是2日堅持派!」

 「那就好。抱歉,我就隨口問一下罷了。」

 大概是對我的回答很滿足,幸同學對我嫣然一笑。

 果然,你是在想「這一點不能讓步」吧……話說,請不要營造出「根據回答,開啟敵對開關」的氣息啊!真嚇人的!

 謹小慎微,注意不要觸到前輩的逆鱗。我繼續說道:

 「不過,幸同學也會覺得鹽崎前輩的意見有一定道理吧?不是嗎?實際上,白虎祭確實存在著各種問題。」

 「你說的問題……就是抱怨之類的?」

 「嘛,影響最大的就是這個了吧?」

 「說起來——」

 這時上野原終於如夢方醒,找了個話題和鹽崎前輩攀談了起來:

 「學生之間衝突也有很多吧?彼此間預約重疊,導致器材借用工作延遲,為了爭奪練習場地,也會產生糾紛。」

 「……沒錯,往年到處都需要我們去仲裁。」

 鹽崎前輩重重地點了點頭。

 幸同學端起剛剛送來的冰紅茶,潤了潤喉嚨,面有難色地開口說道:

 「特別是事關班級之間的對抗,很容易產生糾紛。為了綜合冠軍,絕對不能被甩開,更重要的是同組的前輩們,不允許偷懶的呀!」

 「白虎祭是學年混合組隊作戰的吶!」

 就像剛才說的,白虎祭是1~3年級縱向班組成戰隊進行作戰。綜合冠軍是通過同一小組的勝利點數總數來決定的。

 積分點數也可以通過模擬店或者跳蚤市場裡賣出東西取得,不過,作為重頭戲,最高得分點被設定在『跨年級班級對抗企劃』上面。

 「我想問一下,學年對抗打算怎麼做呢?」

 上野原面不改色地開口問道。

 「你們一年級是展示企劃;2年級是編舞表演;3年級是舞台劇表演。出問題的大多是高年級。」

 「聽起來不管哪個都需要練習量才能解決問題吧?基本上都是些製造聲音的項目,所以練習場所極其有限。嘛,正因為如此,每年都會有些班級無視規則,佔據公園這一類地方吧?」

 「去年有人就差點報警了呢……」

 「的確是有呢。討好周邊的鄰居可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唉——

 說到這裡,前輩們一起嘆了一口氣。

 我抓住這個好機會,將話題拉回到“劇本”上面。

 「總之,一直存在著這樣問題。而且這一點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權衡之下,鹽崎前輩提出了削減實施項目的企劃——進而將學園祭的舉辦日期調整為一天,想要減輕負擔並期待以此一舉解除問題……」

 「……」

 「我現在覺得那份公約在選舉中拖了後腿,這也是事實。」

 鹽崎前輩無言以對,聳了聳肩膀。

 根據情報,老師們也提出了忠告「公約過於極端」,這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像我們這樣“集體愛情適配性”相當高的班級,應該有很多人都期待著白虎祭,所以很多人因為看不慣這一點才不配合選舉的。

 緊接著上野原趁熱打鐵,補充問道:

 「另外,鹽崎前輩。您說公約的執行被凍結了,這是真的嗎?」

 「……總不能強行推進吧。本來我的處境就很微妙了。」

 鹽崎前輩回答時的口吻相當苦澀。

 稍微調查了一下,給我的印象是,前輩在原本很忙的時期引起了不必要的混亂,所以被學生會成員記恨了。

 因此,雖然他當選了會長,卻似乎無法發揮主導作用。

 幸同學氣呼呼地噘起嘴說道:

 「我早就說過,你過於在意了!要做的事情先姑且不提吧,會長不在前面做帶頭人,這怎麼行嘛!」

 「這點我還是知道的……但是要是敗壞了其他成員的心情的話,那才會造成工作執行困難吧?尤其是現狀是人手嚴重不足,那樣一來才是最差選擇吧?」

 我端起飲料喝了一口,繼續推進話題。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是什麼也不做,任由問題自然發展,也不會得到任何改善吧?鹽崎前輩,如果可以的話您也想要做些什麼吧?」

 「那肯定啊。既然被任命為會長,這就是我的責任。」

 這一次的回答堅定有力。

 聽他的意思,想法似乎並沒有發生改變。那我就安心了。

 「既然是這樣……那我覺得現在要做的是轉變思想。」

 「嗯?……」

 ——來吧,至此足夠拋出問題了吧!

 正題從這裡開始。

 「公約如果很難推行下去——那我們就換個形式來實現它就好了。」

 「……別的形式?」

 鹽崎前輩一臉錯愕,皺起了眉頭。

 我一下子豎起了食指,繼續說道:

 「我們來整理一下,鹽崎前輩的『白虎祭縮減為1日』公約,其目的只是為了解決圍繞著學園祭產生的各種問題,只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手段但並不是你本人的目的,是吧?」

 「……也有一部分的目的是節約預算,不過那也算是次要的了。你這樣認為也無可厚非。」

 「反過來說,只要能解決問題,用什麼方法都是無所謂的吧?」

 「唔……」

 「正因為如此,作為解決手段,我才提出了『有關提高白虎祭運營效率化』的相應提案。」

 我先在平板電腦上顯示提案的標題畫面,隨後轉向了兩位前輩那邊。

 「我認為實施削減項目之前,首先要做的是減少浪費。高效、快捷的行政程序;公平、精準的地練習場所調配製度;加強對違反規則者處罰和監督——能做的事情有很多。這樣一來,也足以應對現行存在的問題了吧?」

 「嗯,但是呢——」

 這一次,是幸同學愁眉苦臉地插嘴說道:

 「那就意味著鹽崎君要相當的努力了吧?我以外部監察的名義也做了很多——啊,不是,是提了很多建議,但是我已經在盡力提高效率了,至少很難做更多的事情了」

 另外,鹽崎君原本就擅長這一方面——她補充了一句。

 嘛,要是幸同學這麼說,那大概就是真的了吧?到現在為止,絕對一直在絮絮叨叨,冷嘲熱諷地責備他吧?

 「要是需要做得更好的話,肯定還是需要人手吧?」

 「……是啊。最終一切癥結都歸結於此。」

 鹽崎前輩附和道。

 我迅速反問道:

 「一定需要人手?為什麼?」

 「你看啊,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學生會來管理吧?各種申請的審查和批准,學校器材的使用許可,爭執的仲裁工作……這些全部都是學生會的職責範圍內吧?」

 「白虎祭執行委員除去供應食物以及檢查節目內容這些工作以外,不參與運營。這麼做也是為了指揮系統要統一。」

 「處理違反規則的行為最終只能依賴於巡視,或是抽查等舉措。但是,要是把時間都用在這上面,那行政事務性的工作就怎麼也做不完了。」

 「再加上,對一些意外的糾紛需要建立快速應對體制,這樣一來,就算有多少時間、人力都不夠。」

 果然,行政部門的負擔相當沉重……連平時總是互相吵來吵去地幸同學也不由自主地返回頭來擁護他了。

 「最終就是在哪裡做了削減,哪裡就會出現不足。現實的問題是,我覺得我們現在已經努力到了極限了。」

 「我也並不想訴苦……說實話,現在不能給學生會成語再增加負擔了。大家不停地工作,不停地工作,可是工作卻沒有減少反而堆積得愈來愈多。這就是白虎祭期間的學生會。」

 「對,對。鹽崎君拼了命去做也就罷了,其他孩子們是沒辦法強迫的。」

 會累死人的!幸同學補充了一句。

 ——你們想說的事情全部都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

 完全就和我的預判一樣。

 我的心裡樂開了花,打了個響指。

 「你們兩個人這不也很明白嗎?」

 「……?」

 「換句話說吧,問題的根源就在這裡。」

 我切換平板電腦的畫面,“咚”的一聲擺放到了兩人面前。

 「學生會的資源不足。運營方面處理能力成為瓶頸,進而引發了各種問題。」

 「瓶頸……你是說運行受阻了嗎?」

 「是的」

 面對鹽崎前輩的質問,我點了點頭,給出了肯定答覆。接著咚、咚兩聲,敲了敲平板電腦屏幕。

 「根據我自己收集的數據,並加以計算,二位剛才列舉的工作,如果要想完美地運轉的話,大約需要多10個人。」

 「你說計算?……耕平君,這種程度的事情你能算得清楚嗎?」

 幸同學一臉無奈地苦笑著說道。

 「嘛,大概差不多吧」

 鹽崎前輩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肯定道。

 「難道說,你打算強行拉來其他學生來支援嗎?歸宅部的那些人?」

 「不用,不用。不是的,一般學生在自己班裡就已經夠他們忙的了」

 「那還有什麼辦法……」

 看起來毫無頭緒,幸同學皺起了眉頭。

 咳咳,我輕輕地咳嗽了一聲,拿腔作勢地拿起了平板電腦。

 然後,站起身來,對準平板電腦上的某個圖標,點擊——

 「古今中外,橫貫東西——要是說到現代能提高效率的,那就只有IT軟件了吧?」

 ——來吧!讓你們見識一下吧!

 “真・愛情喜劇實現兵器”——原型初次亮相!

 「「“白虎祭官方APP”——?」」

 兩位前輩大吃一驚,誦讀著平板電腦上顯示出來的標題。

 看到他們兩個大驚失色的臉龐,我得意至極,嘴角揚了起來。

 ——代號“APP”改名為“白虎祭官方APP”。

 在上野原父親遼太郎先生的鼎力協助下,被開發出來現於世間。在我的“真·計劃”中擔任核心的“真・愛情喜劇實現兵器”,究極之一。

 沒錯!這就是——

 為了控制“白虎祭活動”的全部情報而研發出來的機械降神deus ex machina[ deus ex machina:拉丁語,亦譯作“舞台機關送神”、“機械降神”、“機器神”、“解圍之神”等,是意料外的、突然的、牽強的解圍角色、手段或事件,在虛構作品內,突然引入來為緊張情節或場面解圍。近似詞有天降神兵、有如神助等。其他請自查。]!

 「正式名稱為『白虎機運營綜合支援app』主要功能有:原始申請表格創建功能、設備管理功能、用戶信息統一管理功能、在線聊天支援功能——」

 「「……」」

 「以班級為單位的聊天室功能、私信功能、甚至還附贈了一個占卜機器人『KOH醬』,只要和它說話,它就可以告訴你今天的運勢如何!」

 「「…………哈?」」

 「等一下,耕平。你只是不斷地解釋功能,渾然摸不著頭腦呀。」

 「啊,真是失禮了」

 前輩們的反應太有趣了,不知不覺中就——

 在一旁的上野原一臉“真是拿你沒辦法”的神情,我斜眼打量了一下她的神情,拍了拍腦袋,

 繼續說道:

 「鹽崎前輩,順便問一下,就比如說申請表格、辦公文件這些東西,現在的管理模式依然是紙質提交的申請,再用人力手動輸入電腦中嗎?」

 「啊,算是吧……」

 「總而言之,這一切工作都可以用一個app來完成。一切數據都是可視化管理,而且,下載到任何人的智能手機上都可以使用。不過嘛,涉及個人隱私信息處理,我覺得還是在峽西學生範圍內限定使用比較好。」

 「「……」」

 「我來找個例子試著展示一下如何使用吧?」

 說著,我打開了支援頁面。

 「這是『器材租借申請』頁面。我們預先將現有器材登記在冊,於是這裡就可以顯示可以借出器材一覽。舉個例子吧,某一個學生現在想要借投影儀,那在APP的『申請』上點擊,這樣一來,好的,手續就辦完了!接下來就是作為管理人員的學生會成員點擊『確認』,這樣一來,投影儀的借出人以及借出期限就會彈出一個通知,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機制。」

 「「…………」」

 「相關信息會和申請者的姓名與學號進行關聯管理。這樣的話,誰接了什麼東西,一目瞭然,檢索起來也就是一瞬間的事情。也就沒有必要對著材料表,依次檢查確認了。啊,app上還可以催促返還功能。」

 「「……………」」

 「所有數據都存儲在雲端,所以幾乎沒有丟失的風險。 當然,數據是加密的,所以安全措施也是十分充分。我覺得吧,至少要比存在U盤裡,放在學生會室要安全很多很多。」

 「「…………………」」

 「而且啊,那什麼,那什麼!這個全部都是可以無償使用的!!限時供應,限時供應,過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啊!」

 從剛才開始,兩個人就已經呆若木雞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嘛,這個東西出現我和上野原面前的時候,我倆和眼前這二位的表情是一樣的。所以,他們這樣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多說一句,這些功能似乎是依據現有的程序或源代碼改寫了一下,遼太郎先生異常麻利地加入了其他各種功能。其大笑曰「這種東西,大學生就能做出來」,可是在我們這些沒有知識傍身的外行人士看來,這都屬於超級黑客範疇了。

 我取出昨天剛剛製成的資料,依次分發給二位前輩。

 「其他的使用說明請參考這裡。如果需要的話,我會發PDF文件給二位……那個,我想問一下,二位現在還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嗎?」

 「……等,等一下!」

 聽我這麼一問,幸同學終於回過神來,急忙開口說道:

 「這、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怎麼回事?這是我做的。不,嚴格來說,我現在還在努力完善過程中。」

 特別是最重要的功能,我尚且在讚不絕口的學習過程中。

 幸同學眼神中滿是難以置信之情,吧嗒,吧嗒地眨著雙眼,接著將視線投向了我的身邊。

 「上,上野原醬……?」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全部都是現實的。這不是耕平妄想中的產物。」

 「喂!別把我說得像是在戲弄別人的呀!」

 鹽崎前輩快速地翻閱著資料,發出了一聲深深地嘆氣。就連平時一成不變的面無表情,現在也有幾分崩潰的跡象。

 「……太驚人了,這個,我已經沒法用語言描述了,這個——」

 「不,這……嗯。這也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幸同學用手梳理了一下亂掉的頭髮,精神恍惚地喃喃道:

 「可是——如果真的能實現的話……那就可以減少我們不少麻煩呢,是吧?」

 「……是的呀。」

 似乎兩個人漸漸地也找回了真實感,開始埋頭閱讀資料。

 「器材管理、空教室的預約管理……哇,連模擬店和跳蚤市場的銷售管理都能做嗎?!」

 「日程管理、違反行為舉報表格……不對啊,難不能連定位信息都能發送過來嗎?」

 「這麼一來!管理負擔會得到極大的減輕,失誤也會少很多吧?!」

 「如果僅用智能手機就能完成工作的話,就沒有必要在學生會室裡閉門不出了!沒有了這個約束,那就可以把資源分配到巡視和處理故障等實際工作上了啊!」

 「查處違規行為也會相當便捷,之前一直無法做到的校外巡視也有實現的可能了!」

 兩人喘著粗氣互相看了一眼。

 嗯,是的。

 也就是說——

 「與白虎祭相關的一應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這就是本次我的『有關提高白虎祭運營效率化的緊急建議』提案的全部內容。」

 您覺得怎麼樣呢?

 我畢恭畢敬地將右手捂在胸前,左手向前伸出。

 臉上掛著精明能幹的銷售人員專屬笑容,我向著他們鞠了一躬。

 唰的一下,店內陷入了沉寂——

 「——厲害!好厲害呀!耕平君!」

 啪嗒。

 「……這?」

 伸出的手掌中傳來柔軟的觸感。

 順著手臂望去,幸同學從桌子後面探出了身體,雙眼放光地握住了我的手。

 「和我猜的一樣!耕平君,永遠、永遠都在想著快樂的事情呀!」

 「哦。哦?」

 隨後,呼呼呼呼,我的肩膀被她用力地上下搖晃著,要脫臼了……

 「等,等,等一下,慢點!別這麼拽我啊!」

 「哈哈哈,好厲害、好厲害!」

 搖來,蕩去。忽忽,悠悠。

 幸同學的手上下做著運動的同時,夾在她的兩臂間的那個存在感誇張的胸部顫抖著。映入了我的眼簾——

 「可以了!講完了不要馬上接觸!」

 「誒誒?!」

 啪!一記鋒利的手刀,敲落了我的手腕。咚!我的手腕撞到了桌面上。

 「疼死啦!喂,要幹嘛啊?!」

 「我不是之前告訴過你了嗎?!不要馬上去摸女生的手,那樣就OUT了!你這個大笨蛋!從剛才開始就徹底不知道往哪裡看的大笨蛋!」

 「這次不是我主動去摸的吧?!」

 不公平的審判!……對不起,只有後半句判決是正義的。

 就在我倆吵吵鬧鬧地爭論不休之時,萬惡之源本人幸同學,不知道為什麼笑嘻嘻地看著上野原。

 「哎呀呀,上野原醬。暴力可是禁止的哦——」

 「客觀上來說,前輩的怪異舉動是100%不應該的!」

 「誒?哪裡不應該了?笑著握手可是政治場合的常識吧?」

 「啊,也就是說您打算從事政治工作嘍,可是我覺得那樣的伎倆有些不乾不淨的呢。」

 就在我們之間火花四濺的時候,

 「咳咳咳!」

 鹽崎前輩用力地咳嗽了幾聲,打斷了那種氛圍。

 「非常感謝你能提出如此優秀的提案,長坂君。」

 「啊,是,我在。」

 「但是——」

 接下來,他又恢復了往常的沉悶語調。

 「要是想要充分利用這個app——那也就意味著全校學生都要下載使用吧?」

 ……發現了嗎?

 我端正了站姿,重新面向鹽崎站好。

 「當然,使用方法的解說也是有必要的。只是,這個軟件操作起來沒什麼複雜的東西,平時使用手機的話,很容易就上手了。」

 「……」

 「不過,考慮到家庭條件或是其他什麼原因的話,也有無法使用手機的學生,我也考慮過活動期間是不是要借給他們手機用。但是,經過我的調查,這種情況的人寥寥無幾——」

 「我說的不是這個吧?」

 前輩說道:

 「這種不符合常識的替代物品,校方估計很難認可的。這才是最大的難關。」

 「特別是現如今的峽西高中。」鹽崎前輩一臉苦澀地低聲說道。

 正如巖崎前輩所說——

 最大的問題是學校——也就是說,歸根到底就是能否從老師們那裡得到應用app的批准。

 即便是白虎祭是學生會主辦的活動,即便是校方認可學生會自治工作,但是也做不到完全無視校方意見。選舉事件就是這樣,一旦判斷出現了問題,校方就會毫不留情地介入進來。

 基本上學校還是奉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類似於“白虎祭官方APP”這樣的,與學園祭一般運營無關的外來飛智類道具,那一定會是敬而遠之的。

 ……換句話說

 「這一點我只能拜託前輩們了。」

 我重新坐回椅子上,徑直地盯著他們二人。

 「能幫我說服老師他們嗎?拜託了」

 正因為如此——

 我才決定信賴一定能促成此事的前輩們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學生,只能像現在這樣展示我的創意。因此,我希望藉助你二人之力,讓學校批准使用這個app」

 我既沒有說服校方的權力,也沒有說服校方的業績。

 因此,這是一件必須要藉助“協力者”才能完成的工程。

 「作為學生會會長的鹽崎前輩作為學生代表是理所當然的,所以,也只有鹽崎前輩可以站在對等立場上與校方交涉。」

 「──」

 鹽崎前輩閉上了雙眼,沉默不語。

 「幸同學也……不,是一定要藉助幸同學的協力。」

 「……為什麼?」

 幸同學肅然正色,直直地盯著我問道。

 那雙漆黑的雙瞳深處,不知道隱藏著怎樣的感情。

 所以,至少我應該將自己的真心話及時說出,於是我開口說道:

 「幸同學最重要的是有實際業績。從初中開始就和校方多次交涉、辯論,甚至前不久還駁倒了十島老師。」

 「……」

 「在我看來,只有幸同學能做到這一點。只有幸同學才能坦率地面對自己的“快樂”,也只有幸同學才有那種力量,那種即便拋棄一切,都要貫徹自己的理想的力量!」

 「…………」

 面對陷入沉默的二人,我調整呼吸,接著端正坐姿。

 將手扶在桌子上,深深地鞠躬行禮。

 「拜託了,請幫幫我——」

 ……不。

 視野的邊緣,我看到了上野原和我一樣也在深鞠躬,我改變了措辭。

 「幫幫我們,請助我們一臂之力。拜託了!」

 為了實現我們在想象中描繪出的那個理想國,為了實現我們在想象中描繪出的愛情喜劇——

 拜託了,希望你們能成為我們對抗現實的“協力者”。

 ——

 ——……

 「抬起頭來,長坂君。」

 過了一會兒,我聽到鹽崎前輩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你這頓首下拜不合理吧?為什麼你們要俯首請託呢?」

 「……誒?」

 「怎麼想都相反的吧?」

 我抬起了頭。

 看到鹽崎前輩徐徐站起身來——

 深深地,屈身彎腰。

 「——應該是我想要拜託你,

 無論如何,請務必將這款app提供給我們,為了我們學校的學園祭,為了學生們的公共利益。」

 ——!

 「那……」

 「無需討論了。這是基於我自己的信念——努力履行學生會會長的職責。我一定會使用這款app的。」

 隨後,鹽崎前輩用力地點了點頭,嘴角鬆弛了下來,柔和地微笑著。

 ——太棒了!太棒了!

 “衍生作”第一步,完成!

 「……好的,好的!我當然也會用的!超開心!」

 幸同學慢了半拍,歡呼雀躍著,舉起了手。

 「非常感謝!也需要懇請你幫忙呢!」

 「嗯,交給我啦!我一定會用盡一切手段,讓這款app得到認可的!你就把心放到肚子裡吧!」

 嘿咻——幸同學舉起了胳膊,試著鼓了鼓肌肉給我看。

 哇,真可靠啊……不過,不擇手段這個,稍稍讓人覺得有點害怕。

 鹽崎前輩拿出了筆記本,確認著日程安排,開口說道:

 「暑假中的PTA要召集當地代表,討論關於今年的白虎祭的舉辦方針。 然後會對最終舉辦與否進行投票。這也是往年的慣例。」

 「嗯。我知道。」

 「屆時會列席的人,學生會這邊是我,執行委員會那邊是日野春……在此之前,能開發出這款app的實測版嗎?」

 「當然,我會好好準備的!」

 「太好了」鹽崎前輩點了點頭。

 「學生會的意見交給我來整理。要是能實現的話,對我們只有好處。如果能讓工作變得開心起來,其他成員也會勁頭十足吧?」

 「我也會精心策劃的!呼呼呼,自從初中音樂會以來,好久沒這樣啦……哈哈哈」

 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幸同學哈哈大笑。嗯,這個,不只是稍稍……是真的可怕……

 ……哦,對了。

 我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看向了鹽崎前輩。

 「還有一件事,這也不算是交易條件吧……算是一個我的請求。」

 「嗯?……」

 「嗯?怎麼了?什麼事,什麼事?」

 「這次的事情是由我發起的——關於這件事,請二位務必要保密。對外請說明這是學生會和第二學生會聯合做出來的提案。」

 聽到我這麼一說,前輩二人吃了一驚。

 「誒?為什麼?」

 「因為要說這是一個普通學生做出來的,這有點奇怪吧?我覺得正常來說還是組織運作而成的吧?而且這樣一來成功了也提高了不少……然後,嘛,我也有各種隱情,需要這麼做。」

 是的——

 千萬千萬,不能讓清裡同學——

 也只有她,絕對不能讓她推測出來我們的真實意圖。

 正因為如此,我才會使用從未使用過的“真・密會地點”,也正因此事,我才會特意將他們二人叫了出來,慎之又慎地推進著事項。

 『直到最後一刻,都不能讓人發現我的動向。』

 為了“白虎祭活動”能夠成功,這才是必要條件!

 「——那你們做這些事情到底為了什麼呢?」

 像是難以理喻,鹽崎前輩突然向我們發問道:

 「在我看來,要是單純地出於善意,那也做得有點過頭了。你們這麼做,也不希望得到好評。也不像日野春這樣天性,以校內政治鬥爭為快樂源泉……」

 「喂!鹽崎君,你這話說得也太過分了吧!」

 「既然能做到這種程度,肯定有什麼理由吧?如果方便的話,我希望你能告訴我。」

 哼!幸同學在一旁嘟起了嘴。鹽崎前輩無視了她,繼續向我們追問道。

 我——

 「嘛,要稱之為自我滿足感的話,或許也可以吧……」

 是的,我的目的——

 “真・計劃”的目的,只有一個。

 「我想證明的事情是任何人都可以擁有“愛情喜劇”,都可以擁有最美好的青春。那就是我唯一的目的。」

 ◆

 在那之後,就app的功能再次做了詳盡說明之後,密談到此為止。

 接下來,我詢問是否可以去一趟學生會,以便登記一些確保app的可以運行所必需的數據。今天似乎學生會其他成員都外出了,只有鹽崎前輩一個人留守。

 說實話,我很想把資料借回家工作。但是鹽崎前輩說「相關資料嚴禁帶出學校」,於是只好作罷。

 可是——

 「這個時間,我不太想離學生會太近……怕別人看到我。」

 在收銀台結完賬之後,我和上野原回到了座位前,壓低了聲音悄悄地聊著。

 依據情報顯示,清理所屬的網球部應該是休息日。但是學生會所在的藝術樓,緊鄰著體育館。這個時候籃球部正在那裡熱火朝天地訓練中。萬一不走運碰到了常葉,我們的行動就有被發現的危險。

 常葉和清裡同學他們之間的互助關係到了什麼級別,這是個未知數。現在的話,還是要儘量控制有風險的活動。

 「……那我去吧。」

 一直若有所思的上野原開口說道。

 「上野原一個人嗎?不管你是否願意,我們之間的互助關係已經暴露無遺了。要是被看到了的話,結果其實沒多大區別……」

 「家裡有一套不知道什麼時候的變裝。穿那身衣服去的話,即便被看到也沒什麼問題了。」

 「哦,原來如此……」

 說起來,假髮、平光眼鏡、2年級學生的紅色領帶全套原封不動地借給你了……確實,全副武裝的話,就算被常葉看到了也不會暴露了吧?

 在此基礎上,我要再研究一下。

 ……現狀是,可以使用app測試版的只有我和上野原的手機。

 我希望能儘早拿到數據,而且能在學生會室裡操作的機會也不多吧?出於這一點考量,我還是趁勢答應她的提議比較好……吧?

 「……好吧。那就抱歉了,能拜託你嗎?」

 「嗯。我先回趟家再去,可能要花不少時間才能完事。」

 「知道了。那結束時候就去“D會議室”會合吧。」

 上野原點了點頭,決定了之後的行動。

 那麼……接下來我該幹什麼呢?原本只打算和他們見個面,也沒帶其他工作的設施。嘛,一邊推敲“Chapter”的“劇本”一邊等著她吧……

 就這樣,我打定了主意回到了座位上,告訴了二位前輩後面的事項安排。

 「勞煩久等了。過一會上野原要去學校一趟,數據輸入這件事由上野原負責。」

 「請多多關照,鹽崎前輩」

 「嗯,我知道了。」

 前輩站起身來,拿起了書包。

 「……啊!」

 啪,啪——

 幸同學秀眉微蹙,沉吟了一下,接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樣,拍了拍手。

 隨後,跺著輕快的步伐走到了我的身邊,燦爛一笑,露出了她的虎牙。

 「吶,我說耕平,你稍稍陪我一下吧?」

 「嗯?去哪裡?」

 「我想去和地方上的人士打個招呼。拜託他們今年繼續支持白虎祭……之類的事情吧——」

 哦,原來如此……就是事先溝通一下吧?

 附近居民的抱怨是最嚴重的問題,所以這是在開會之前提前留個好印象吧?是這麼打算的吧?

 嗯,不過——

 「話說,我只是個局外人吧……特意和你一起去有什麼意義呢?」

 僅僅是四處寒暄一下的話,我覺得沒有陪同的必要吧?

 「啊,嗯……你看,要四處寒暄嘛,一定會帶一些薄禮吧?只有我一個人的話,人手不足嘛。」

 也不知道為什麼,幸同學看起來有些欲言又止,撓了撓臉頰說著。

 說到底,就是那個嘍?

 「……你想要個人幫你拎東西,是吧?」

 「說得沒錯!」

 唰的一下,幸同學豎起了大拇指,一口咬定!

 「然後你看嘛,總會有些難纏的人,或是一些老古板呢!有一個男孩子一起陪著的話,比較安心吧!」

 哦,類似於孤僻怪大叔那樣的類型嗎?就類似於“現在的年輕人哦”——這種感覺吧?

 注:《現在的年輕人喔…》是由吉谷光平所創作的日本漫畫,由2018年4月9日起於Cygames旗下漫畫網站“Cycomi”(サイコミ)連載。獲WOWOW改編為於2022年4月9日首播的電視劇,反町隆史主演]

 ……不是,等一下,等一下!

 「那樣一來的話,你穿著便裝不就愈發糟糕了?!」

 我穿著制服,這倒還可以,可是幸同學完全就是出門時穿的衣服。

 既然覺得對方很是囉嗦,那還是穿得正式一點去拜訪他吧,要不然對方可能會覺得被冒犯了吧?

 還有——

 我正盤算著的時候,

 「沒事啦,沒事啦。不要在意那些細節啦!」

 「誒?」

 突然我的胳膊被拉住了,她用雙臂緊緊地鎖住了我的手臂。

 「耕平君,你只要帶著約會的心情就OK啦!對吧!」

 「哈?約會?!」

 不對,那種心情豈不是更加不妙了嗎?

 話、話說,胳膊!胳膊!肌膚與肌膚之間的接觸面積過多了吧?!這……再有幾釐米就能感受到柔軟的觸感了吧?!lucky sukebe?!

 注:lucky sukebe:日本少年漫畫和少年向動畫中的一個術語。指的是平凡的主人公少年偶然接觸到女性的肌膚,看到了不能看的地方

 咕咚!

 「哇!」

 我感到後背受到了衝擊,趕忙回過頭看去。

 只見上野原拿起了書包,冷冷地看著我。像是在說『啊,對不起呀,撞到你了嗎?(威壓)』

 「那我們去工作吧,走啦,鹽崎前輩。」

 「哦……哦,嗯。那拜託了。」

 上野原領著不知所措的鹽崎前輩,大步流星地走向了出口。

 我急忙向著她的背影說道:

 「啊,等一會!結束之後聯繫——」

 「您請便。」

 然後,她冷冰冰地丟下了一句話,揚長而去。

 誒,這,難不成……

 生氣了?……

 「那就這樣吧,我們也走吧!」

 可能是沒發現上野原的那副模樣,幸同學笑眯眯地向前走去,滿臉的興奮。

 不……話說回來,剛才那個,絕對是生氣了吧……

 雖然還是像平時一樣面無表情,但是我看得出來——她身上那股靈壓,就是在說『誒,把工作都扔給了我,然後你和人出去四處玩嗎?什麼呀,打情罵俏地秀恩愛嗎?真闊氣吶,你這個大笨蛋!』……

 可惡,得想想辦法平息她的怒火……可是,如果我要是單純地道歉的話,會被說『哈?什麼?(沸點上升)』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吧?

 總之,姑且,先聯繫一下老闆,拜託他準備上野原專用菜單吧……哦,還有回來的時候順路去一趟chateraise,買一塊那傢伙喜歡的奶油蛋糕,然後巧克力奶油加量,加量,再加量——

 注:chateraise 山梨縣的一家蛋糕房。似乎在香港有店面。網址https://www.chateraise.co.jp/index.php/products/itemcatelist

 「喂!耕平君!我可先走啦!」

 「啊,好,好的!」

 不知不覺中,幸同學都走到了出口,回頭叫了我一聲。我急忙背起了書包。

 總,總之!先好好工作!

 只要拿出對“真・計劃”有幫助的結果來,她一定會原諒我吧?……吧?

 左思右想中,我惴惴不安地走出了店門。

 ◆

 離開七曜館後,我們沿著愛川河的河堤向目的地走去,在我的印象裡愛川河似乎是貫穿了整座城市。

 夏日裡的日頭依然高懸,火辣辣地炙烤著混凝土河堤。雖然最為酷熱的時分已經過去了,但是身處盆地,那股殺人般的熱浪似乎依然健在。

 我推著自行車向前走著,感到汗珠打溼了我的T恤。

 目的地應該不算太遠,但是步行的話還是要些時間的……另外,這條路上連個遮陽的東西都沒有,所以感覺更痛苦了。

 「好~熱~呀~腿~酸~啦~」

 幸同學走在我身邊,發出了煩悶的聲音。

 也許是體質原因,我沒見到她出很多汗,但是身體向前傾斜著,顯然已經精疲力竭了。

 對了,幸同學可是一個沒有體力的文科角色定位吶……總是顯得活力四射的樣子,所以我一點都沒感覺到,完全忘掉了。

 「幸同學是個怕熱的人呀。不過我知道你有低血壓……」

 「嗯。最怕熱了。冷一些倒是完全不在意呢」

 哈~~哈~~,幸同學一邊吐著熱氣,一邊站直了身體。

 「那你今天還要走路過來?騎你的摩托或者自行車來不就好了?」

 「因為頭盔會壓亂頭髮呀!而且我穿著這身衣服騎自行車,好像有點夠嗆吧?」

 說著,幸同學輕輕地提了提裙子下襬。

 裙子上的碎花在陽光的照射下變得透明,甚至圖案後面的大腿輪廓都隱約可見,我急忙移開了視線。

 ……不過,相當適合你呢。

 原本連衣裙和清楚系黑髮角色的適配性就是出類拔萃的。角色的內在姑且不論吧,但是從外觀上看就是Best match!

 總之呢,在這麼一個不怎麼漂亮的河堤上,和一個穿連衣裙非常合身的前輩角色在一起,這種狀況完全就是愛情喜劇中的場景呀!嘛,我不是會說「與你不期而遇是多美好的事情呀」這種俏皮話的類型呀……不過,在孩子氣這方面,我們可能是真的很像呢。

 就在我漫不經心地想著這些的時候,突然發現幸同學明眸輕轉,向我這邊瞥了一眼。

 「我說,耕平君」

 「嗯?怎麼了?」

 「為什麼耕平君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用敬語呢?」

 「這個,咳咳咳!」

 出乎意料的一個問題,毫無準備下我不禁嗆得咳嗽起來。

 幸同學眼神不快,一動不動地瞪著我。

 「我之前和你說過了吧?不要用敬語了!忘了?」

 「那倒沒有,那個……」

 幸同學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隨後說道:

 「耕平君,你和我同歲吧?地位對等的!我們不是說過的嗎?」

 「是、是啊,可是——」

 就像變成了一個只會敬語結尾的人……

 像是在逃避一樣,我避開了幸同學的視線,扭過臉去。

 嗯,總覺得……實際上,不用敬語對話的時候,總覺得有那麼一點曖昧。

 之前因為學生會選舉幫她跑東跑西的時候,也沒有具體想過這些。現在的話,感覺好像不是那樣的了,或者說,感覺沉迷於用敬語好像有點不合適。

 要知道,在愛情喜劇中,改變稱呼,改變口吻那可是重大的“事件”。

 那是二人關係發生變化的指標之一,這可不是可以隨意輕視的事情!尤其這要是和“女主角”之間發生的情況,那就更不消說了。

 既然如此,作為“主人公”,我應該滿心歡喜的趁勢而——

 ……不對。

 稍等一下……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停住了腳步。

 「……耕平君?」

 為什麼……我不是應該滿心歡喜地配合她嗎?

 難道這不就是愛情喜劇中的王道嗎?這不就是我一直夢想的,理想中的場景嗎?

 可是,我為什麼會對這樣的舉動感到有些彆扭呢。

 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在漠然地做著分析……

 「—耕平君!有在聽嗎?」

 「啊,是,是。我在。」

 “啪”的一聲,幸同學在我眼前拍了拍手,我恢復了神志。

 措手不及之下,我抬起了頭。為了堵住我,幸同學站在了我的面前,不滿地噘起了嘴。

 「『作為同輩,彼此鼓勵努力下去,這個約定已經消失了嗎?』我說的這句話你聽到了嗎?」

 啊,什麼,糟了!完全沒聽到……!

 我急忙跟進補充道:

 「沒有!不可能的事情!絕沒有的!要是我有所顧忌的話,就不會說出『希望你幫忙說服老師』這種請求了。」

 「哼!」

 「真的,這件事我只能拜託幸同學了!而且只能依賴你了!」

 「……真的?」

 「真的!真的!幫幫我吧!」

 我雙手合十,俯下身去,鞠躬行禮。

 接著,理所當然地,失去支撐的自行車咔嗒一聲倒了下去,差一點把我也帶倒了。

 我又急急忙忙地扶起了自行車,幸同學在一旁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嘛,那就好。我剛才還在想呢,好像被刻意拉開距離了呢。」

 「絕、絕對沒有那種事情!」

 就在我極力否定的時候,幸同學向前邁出一步。

 接著,背對著我,悄聲嘟囔了一句。

 「——看來我得稍稍努力了呢。」

 誒?

 什麼意思呢?我來沒有來得及問出口,幸同學一下子轉過身來。

 突然一陣微風拂過,她的黑色長髮隨風肆意搖擺。

 「……我說,耕平君.」

 「在,在?」

 她用手按住了秀髮,語氣平靜,聽起來卻是格外的認真,我不禁縮了縮身子。

 「耕平君……你希望我是什麼樣的人才好呢?」

 「什麼樣……這個……」

 我無法猜透她言語背後的含義,就在這時,幸同學再次開口問道:

 「耕平君,你覺得——什麼樣子的我才是最有魅力的呢?」

 ……誒?

 我有些不知所措,望向了她的臉龐。

 幸同學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眼神之中一反常態,沒有一絲戲謔的意味。她那坦率地雙瞳中,一戶在辨別我的真心實意,那樣認真地觀察著我。

 這種氣氛下,至少不能開玩笑或是矇混過關的。

 ——什麼樣子的幸同學才是最有魅力的嗎?

 為什麼要在現在問我這樣的問題呢?

 幸同學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答案呢?

 我現在……該怎麼樣回答呢?

 「……」

 各種各樣的念頭、各種各樣的思緒,在我的腦海中不住盤旋。

 就那樣,良久良久,我靜靜地思考著——

 「在我看來——還是那個貫徹自己的“快樂”的幸同學是最棒的。」

 結果,我——

 沒有再做多餘的考慮,

 我想,我只能將我現在的心意,原封不動地告訴她。

 「僅僅是為了“快樂”的事情而竭盡全力的幸同學;同時用這種力量將所有人捲入其中,不斷前進的幸同學——」

 「……」

 「那才是——」

 是的,那也就是說——

 「自己做自己的“主人公”——

 堂堂正正地抬起胸膛,不斷地披荊斬棘,開闢只屬於自己的道路。那樣的幸同學——才是最有魅力的!」

 夏天的風,再次吹來——

 吹拂而來的風,像是要驅散沉澱下來的熱氣,一瞬間,為身體帶來了清涼。

 聽到了我的回答,幸同學——

 「是嗎…」

 她微微眯起雙眼,像是在眺望遠方

 總覺得…稍稍顯得有些寂寞。

 隨後——

 那張臉上突然——

 淺淺一笑。

 「嗯!——」

 但是,最後。

 「那——我決定了!這次一定也要讓大家盡情地“快樂”起來呢!」

 不折不扣,就是幸同學平時的模樣——

 虎牙展露,粲然、快樂地笑了。

幕後 那種時候,要怎麼考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