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間章 作戰會議

第六卷  間章 作戰會議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翻譯:Hai.&無所謂

 校對:晚期翻譯&魏所悟

 圖源:新三板836475

 修圖:比你高的華萊士&惡意

 經歷了混亂的學生會選舉以及停滯不前的學習集訓。我們再次集結。

 接下來,就是重新啟動的“真・計劃”。為了實現第一項也是最大的“活動”——“白虎祭事件”,我和上野原一起坐上了開往某地的特快列車。

 「——哦,終於穿過隧道了」

 強烈的陽光刷地一下照了進來,車內豁然明亮起來。

 閃電拜訪上野原家已經過去了一週,正值8月中旬。夏日的陽光似乎尚無衰微之勢,紫外線無情地照射到我們的肌膚上。

 我們乘坐的特急あずき號,沿著山間村落行駛。四下裡尚且沒有出現大城市的風景,但是肯定已經越過了縣界。

 注:特急あずき(Azuki)線路:千葉・新宿〜松本・南小谷。

 「哎呀,我第一次一個人來這邊的時候,簡直就是一個鄉下人進城。就在想『車站商業街里居然有家書店,不妙呀!』『走路不要撞到人,好難呀!』這些東西。」

 「嗯~ o(* ̄▽ ̄*)o」

 我身邊的座位上,上野原正嘎吱嘎吱地咬著百奇,望著窗外。

 對了,上野原穿得是夏季流行的一字露肩裝。

 不知道是因為熱,還是要去城裡,肌膚要比平時露出的要多一些。具體比例嘛,大概要多全身肌膚的23%以上吧。(當社比)

 注:當社比:表示同一家公司現在的產品和以前的產品相比後的比率和差異。

 所以呢,怎麼說呢,那個,不是不知道往哪裡看才好,若非……不,或許吧……

 「……怎麼了?」

 「嗯吶?!」

 我凝視著她,腦袋裡七想八想著。恰好與一臉詫異的上野原四目相對。

 「那,那個什麼,你,你知道嗎?下一個停靠站也算是一個偏僻的地方,雖說偏僻吧,也比峽國站更像城市一些!那裡居然還有一家Bic Camera(必客)」

 「不是,我也去過那裡呀!話說,城市的定義要是以有沒有家電商場為基準的話,峽國站不也算城市了嗎?那裡有Yodobashi Camera(友都八喜)」

 上野原伸出舌頭舔了舔手指上的巧克力,眼神犀利地瞪著我。

 「比起你說的那些,現在不是在開會嗎?我們又不是來旅遊的,不要這麼浮躁。」

 「是,抱歉……」

 無可爭辯,說得一點錯都沒有……我一下子變得無精打采,渾身乏力。

 「那個……說到哪裡了?」

 「『白虎祭之類的吧?』那是最後一句。」

 啊,對了,對了。

 我看了一眼放在座位小桌板上的平板電腦。

 ——白虎祭,即峽國西高中的校園祭。

 一般來說,此項活動也被稱之為文化祭或是學校祭,常年在10月中旬舉辦。日程安排為週末兩天,舉辦時間為早上8點到19點,其中對外開放時間為9點到15點。

 活動期間的實施的演出項目涉及方方面面,每個年級各個班都有不同項目進行對抗,小吃攤位、咖啡店之類的模擬店家、文化部的發佈會、跳蚤市場、巨大的壁畫藝術展、後夜祭等等,等等……大概你能想到的東西都會涵蓋,就是這種感覺的『最強的學園祭』

 峽西之所以因為『祭典學校』而名聲遠揚,毫無疑問是拜這個學園祭所賜。

 「據說到場人數能達到千人規模。已經夠了地區性祭典段位了。」

 「販賣當地特產的會場,類似於這樣的東西呢」

 上野原拿起裝有ピンク オ・レ的利樂包,咕嚕咕嚕地喝了一口。順帶解釋一句:ピンク オ・レ是一種類似於桃子口味的草莓牛奶,是山梨的當地飲料,不必多說,它一定是甜的。

 我點擊平板電腦,進入下一屏畫面,顯示出『愛情喜劇中學園祭的定位』幻燈片。

 「而且,在任何一個愛情喜劇作品中,學園祭是一定會出現的“最重要的活動”。作品中最具戲劇衝突部分,大抵都會在此處出現。」

 在一所被非日常生活所環繞的學習高中裡,發生一些“登場人物”之間的衝突與和解。完全就是一派青春氣息十足的模樣,就像在同時上演多起群像劇。再加上萬事俱備之後,對於“女主人公”的告白——

 像這樣一一羅列下去一定會永無止境的,在學園祭期間名場面那可是相當之多。可以毫不誇張地說,世間有多少愛情喜劇作品,就會有多少部群像劇在上演。

 「尤為重要的是,以學園祭為起點,『角色們之間的人際關係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這樣的案例也比比皆是。一般都會從此開始,愛情喜劇就此加速展開。」

 沒錯!學園祭就是非日常的集合體。對於那些平時無法顯現於眾人之前的“登場人物們”,這裡可以接觸到他們的各種側面、矛盾、行動、以及觸碰到隱藏在他們內心之中的念頭。

 通過以上種種條件的相互作用,角色們的關係會變得更加戲劇化,故事也由此引發衝突,轉入高潮。

 「正因為如此,白虎祭上“真・計劃”的目的就是——為了實現“大家的愛情喜劇”!而這裡就是最適合的場所!所有要素齊全,再也沒有比這更合適的校園活動了。」

 「原來如此……」

 上野原全神貫注地聽著我的話語。

 我的心情變得明朗起來,語速飛快地說了下去。

 「哦豁!誒,正因為如此,學園祭是富含愛情喜劇潛在因素的場所,是愛情喜劇的展開起點!換言之,作為高潛力・愛情喜劇的背景設置場所,那種被激活的愛情喜劇精神,即為愛情喜劇心理——可以斷定一點,與平時相比,只需要稍稍做一些行動提示,就能有效地促進行為主體進行符合愛情喜劇的行為舉止。由此再緊密結合愛情喜劇行為活性化理論,相輔相成——」

 「好啦,好啦,Stop!完全聽不懂啦。」

 「唔……我措辭過於專業了嗎?」

 「不是,怎麼說呢……直說了吧,我對這些一點興趣都沒有」

 「說一點興趣都沒有是不是太過分了啊?!」

 明明我可是相當努力地盤算過的!就連上野原老師也說「遠遠超出想象,很棒!」,對我讚不絕口的啊!

 上野原選擇視而不見,繼續咔嚓,咔嚓地吃著百奇。

 「毫無意義的知識淵博原本就毫無用處。“白虎祭活動”的具體內容是什麼?要怎麼實現?你就說說這些吧。這才是重點吧?」

 「所以說啊,現實主義者……」

 我悶悶不樂地直接跳到了相應部分。

 「總而言之,“白虎祭活動”就是『將整個學園祭成功改造成‘大家的愛情喜劇’』的作戰方案。換句話說,就是將現實的學園祭變成“愛情喜劇版學園祭”——這麼說也行。」

 「改造學園祭……也就是說介入運營,將它改造成與“真・計劃”相匹配的東西嗎?」

 「僅僅是那樣還是不夠的。從運營到學生,真正的全部涵蓋在內」

 一開始上野原沒想明白我的意思,猶豫了一下之後突然理解了我想表達什麼,她吃驚地瞪大了雙眼說道:

 「……沒瘋吧?」

 「所以我才說這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活動”」

 「不,可是…這在道理上說得通嗎?我覺得從工作量說,就已經不可能了吧?」

 「嘛,從以往來看,一項一項去解決問題的工作方式肯定是不可能完成的」

 說著,我拿起了平板電腦。

 「所以,我們要把需要做的事情分成各個chapter,然後齊頭並進同時推進。」

 「chapter……英語是『章』的意思吧?」

 「單純的一個稱呼而已,別那麼較真嘛。你看,具體安排就是這樣一種感覺。」

 接著我用手指在平板電腦上滑動,打開了excel,展示出一個進度表。

 上面顯示著——

 Chapter  “衍生作”:學校環境整備。

 Chapter  “番外篇”:班級企劃管理及運營進行

 Chapter  “本  篇”:全面推進及構建“happy end”

 ——一項一項按順序羅列清楚。

 「雖然寫了各種各樣的細節,但是現在呢,只需要單純地理解成『以章節為單位來進行“白虎祭活動”』就行了。之後我會隨時說明的。」

 上野原一臉詫異地向我發問道:

 「同時推進倒也可以。但是說到底,最終還是會變成人手不足的吧?」

 「是這樣的。」

 我輕輕地點了點頭,繼續說了下去。

 「所以這次,我考慮把章節的進度交給值得信賴的“協力者”。」

 「……哼」

 「交給那些遵照自己的意願行動,並且完全可以給予信賴的“協力者”,我們要和他們一起形成完整的分工體制——這才是“白虎祭活動”能否取得成功的關鍵。」

 我斬釘截鐵地說道。接著,我又用手指著進度表的一部分——

 「另外,關於“協力者”,我已經詳細寫在這裡了。不過嘛,字有點小,你等一下啊——」

 還沒等我說完——

 「嘿喲——」

 感覺突然有風輕輕拂過。

 上野原將身體貼近了我,在一旁看著平板電腦。

 「嗯?嗯?!」

 「我看看,那個……『如果行動主體為“主人公”,那就需要形成個人或者多位“友人”支援的spin-off體制……你又加了一些亂七八糟的專有名詞……』」

 不,不妙,太近了!過近了吧!

 話說,露出的香肩輕輕地觸碰到了我的手臂上,體重以及體溫都伴隨著接觸傳了過來。她身上纏繞的橘子味香甜氣味,一下就飄了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臟不受控制地開始撲通、撲通地打起了小鼓……?!

 「所,所,所以說啊,這也就意味著,召集“協力者”是本次“活動”的第一步。」

 注:耕平此處被嚇出了敬語

 「……為什麼突然用起了敬語?」

 都是因為您的緣故啊!

 上野原一臉詫異地抬起頭來看著我,我急忙將平板電腦遞給了她,拉開距離。

 然後做了一個深呼吸,讓心情平復下來。隨後再次開口說道:

 「咳咳咳——啊,順便說一下,只有“本 篇”這一章節稍微有點特殊,基本上是以我作為主體來推進,推進的同時僅有極小一部分任務是由“協力者”來承擔。」

 說著,我望向了窗外。

 「今天的任務就是要去調查一下那些“協力者”。趁著暑假還可以自由活動,我想至少確保有個交集。」

 「嗯,我大概猜到了。這樣的話,最好還是多留一些時間,看起來會遇到很多麻煩。」

 上野原同樣也開始遠眺依稀可見的高樓大廈。

 「那麼調查方式呢?」

 「姑且先是傳統的走訪吧。要是實在避不開,萬一需要和“協力者”接觸,那時候如何處置還是要拜託上野原了。那種場合下我一定會變得唯唯諾諾,派不上用場的。」

 「嘛,我會想辦法的。」

 上野原點了點頭。

 語氣說得很曖昧,但是她點頭的動作看起來就很有自信。完全就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共犯”呢!

 「那麼——」

 我關上了平板電腦的畫面,感受到鬥志在我心中一點點風發上湧。

 接著,我重新將身體轉向上野原。

 「剛才給你看得僅僅是個進度表。是為了保證“白虎祭活動”可以完整運行下去的計劃——可以說算是一個表面的進度表。」

 「……?」

 「這次僅僅靠著這樣一個進度表一定不行的。她一定會在某些地方出手的。」

 “白虎祭活動”最大的不確定性因素。

 同時也是作為攻略目標的她——

 「……芽衣,嗎?」

 上野原的語氣變得有些僵硬,低聲呢喃道。

 ——“女主角”清裡芽衣。

 這一次,

 必須要和她,直截了當地,正面交鋒。

 「所以——」

 對,所以——

 在清裡同學開始行動的那個時間點上——

 「從那時開始,就是『“幕後”的章節』——那時就輪到上野原真正的出場了。」

 咕嚕——

 吞嚥唾液的聲音響起。

 「我現在就來說明一下這個任務的概要。這是一項只有上野原才能完成,同時也只有上野原才能膺任的任務。」

 「……」

 「所以——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我直視著她的雙瞳,問道。

 「…………」

 上野原閉上了雙眼,沉默片刻。

 接著——

 「——很好」

 她的臉上,依然和平時一樣,面無表情。

 但是,她徑直地回望著我,雙瞳中充滿了堅定的意志。

 「你當——我是誰呢?」

 “共犯者”絕對不會輸在“幕後”。

 她毫不客氣地做出了宣言。

 「——這才稱得上是“共犯者”!」

 我粲然一笑,輕輕握拳,向著上野原伸出。

 「拜託了,我的左膀」

 上野原瞥了一眼我伸出的拳頭,無可奈何下也伸出了自己的手。

 「僅僅是左膀?雙手雙腳再加上頭吧?」

 「……這麼一說,我的全部不都是上野原了嗎?」

 嘛,也未必算是搞錯了。

 於是,在苦笑中,我們雙拳叩叩輕碰。

 ——這一次的“活動”是表裡相應的雙重結構

 就是為了打碎清裡同學的現實之壁——

 這才是我們的必勝戰術。

 ……。

 接下來——

 「……嗯?」

 「啊,不……沒什麼。」

 上野原有些困惑,歪著頭看著我。我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心裡暗暗下定決心。

 我要將——

 那個只屬於我的“happy end”——

 那個形狀——

 徹底搞清楚。

 ──。

 ──……。

 「啊,話說回來,雖說,怎麼樣也無所謂吧……」

 「嗯?」

 在簡短地解釋了“幕後”之後,

 上野原將身後的頭髮捲了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說道:

 「說起今天的目的地……那附近有一家叫做Nigh Borish咖啡廳。嗯~ ,嘛,我也沒有特意去調查,只是看地圖的時候偶然看到的。」

 「……哦,哦?」

 「預算可能稍稍貴了點,但是走到目的地大概十分鐘都不用,挺時髦的,飲食口碑評價積分也有3.6分,法式吐司的種類非常多,我想你在那裡做一些口味比較調查會更好一些,所以我覺得午飯在那裡解決比較有效率。嗯,絕對高效!」

 「………………那個,不是觀光目的吧?」

 難道這就不算是浮躁了嘛?……

第七章 是誰決定了不能用數字化提高效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