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個不幸孩子的故事 VI

第一卷  一個不幸孩子的故事 VI 在無數花朵簇擁中,

 安潔爾·海森納赫特閉著眼睛。

 從很早之前開始,她的肉體就陷入了深深的沉睡,恐怕要超過一百年。

 她從讓薩拉逃走之後,便一直如此。

 ——遠古魔女們全都揹負著某種命運。

 能活好幾百年的魔女們脫離於世界法則,其代價則是必須履行某種『職責』。

 安潔爾·海森納赫特是管理『沒能獲得幸福的故事』的魔女。

 然後身為管理者的魔女必定要接受一個殘酷的命運。

 她將受書中洩露的詛咒的影響,陷入被永恆噩夢所支配的沉睡中。

 要想規避這樣的命運,就必須尋找代為承受詛咒的祭品。

 埃爾要來薩拉,原本是要拿來當祭品。但是,埃爾最終也沒忍心犧牲掉自己的寵愛。然後,她讓薩拉逃離自己,自己沉淪在永恆無盡的沉眠之中。

 薩拉靠自己查到了這個真相,並且她還自學習得了最基本的魔法,到達了這裡。此時,埃爾的肉體已經陷入沉睡。但是,薩拉從未放棄。

 她求得了改變命運的方法。

 那就是打開『沒能獲得幸福的故事』,用魔法進到裡面。

 於是薩拉制定了一個計劃。她設法將沒能獲得幸福的原因剔除,或者以讀者代表的身份探討結局是否真的不幸,引導得出新的解釋。

 這樣一來,是否就會發生某種變化呢?

 故事的不幸程度削弱了,詛咒應該會喪失力量。

 週而復始下來,埃爾或許終有一天能夠醒來。

 為此,薩拉進到了書中。

 埃爾的身體在沉睡。但正如她說的,『說不定在最後,還能稍稍見上一面』。她的魂魄還能行動。埃爾以幽體的狀態和薩拉一起展開了最後的冒險。

 然後,二人一起解開了各種各樣的故事。

 但是隨著沉睡變深,埃爾最終消失了。

 薩拉上前,走到被噩夢禁錮的恩師面前。

 她忍著淚,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下去。

 柔軟的溫度相觸碰,接著離開。

 但埃爾沒有醒來。

 畢竟薩拉不是王子。

 就算這樣,薩拉還是對埃爾說

 「我要繼續進入故事,削弱詛咒……我不知道能不能把詛咒削弱到終有一天可以打破的程度。我們說不定無法再相見。就算這樣,我依然要留在這裡,哪怕耗盡自己的壽命也會繼續削弱詛咒。直到師傅有一天能夠自己醒來」

 說著,薩拉露出微笑。

 她溫柔地輕聲細語。

 那就像婚禮上的誓詞

 又像是故事裡的一幕

 「沒事的,就算我萬一死了,也一定會再去見你」

 埃爾繼續沉睡,沒有回答。

 薩拉輕撫她的臉龐,隨後返回藏書室。

 她就像為故事畫上句點的王子

 又像是普普通通的人類的孩子

 絕不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