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一個不幸孩子的故事 V

第一卷  一個不幸孩子的故事 V 來講一段童話般的故事吧。

 有個地方住著一個真正的魔女和一個不幸的孩子。

 這兩個人有沒有永永遠遠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呢?

 在講這個問題之前,必須回憶幾個前提。

 一、這個魔女絕不是『好魔女』;

 二、魔女和人類小孩基本不可能幸福;

 三、童話本來大多數都很殘酷。

 並不一定非得是『沒能獲得幸福的故事』,悲劇式的結局比比皆是。

 魔女不能和人類的孩子幸福地在一起,那樣最終會迎來令人悲傷的破滅。那是已由世界註定的命運。那麼『薩拉和埃爾的故事』無法獲得幸福也是理所當然。

 這一切都無可奈何。

 魔女不認可那種事。

 這就是那麼簡簡單單的故事。

 魔女愛上了人類

 然後決心分別的故事。

 命運的日子開始了,和以往沒有差別。

 那天早上,薩拉似乎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什麼,比埃爾早一些醒來。

 她在師傅的臉蛋上吻了一下,跳下了床。

 然後她洗了臉,用藥草刷了牙,換好了衣服打理好儀容。接著,她考慮怎麼做早餐。鍋裡還剩著昨天的燉菜,再加上硬麵包和奶酪,全部下了肚。

 (接下來……師傅要是願意就去湖邊散步吧)

 今天天氣還不錯的樣子,還可以一起釣魚。埃爾就像小孩子,肯定會很興奮吧。那樣一定很開心。

 就在薩拉為下午做好了安排的時候。

 埃爾醒來後,馬上搬出大量的行李。她把穿的吃的還有水塞進了袋子裡,最關鍵還放入了數不清的金幣。她突然把包袱交給薩拉,然後對薩拉說

 「從我身邊逃走吧,薩拉」

 薩拉聽到這話的同時,腦袋上冒出一個問號。

 究竟為了『什麼』,薩拉對於埃爾不再需要了呢?難道養豬最後還還不吃嗎?但薩拉還沒來得及深入思考,淚水便先奪眶而出。她一邊哭一邊拼命申辯

 「已經不要我了嗎?」

 「不是的,薩拉,不是那樣的」

 「殺了我也不要緊,拿我做儀式的祭品,拿我去喂魔獸都無所謂」

 ——求你了,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薩拉一遍遍地重複。遠古魔女感到傷腦筋,撓了撓臉。好似灰狐狸皮草的豐盈秀髮搖擺起來,埃爾蹲了下去,溫柔地對薩拉說

 「我怎麼可能那麼對你啊」

 「是的……我知道,可是!」

 「我並不是拋棄你,也不想讓你孤零零一個人。但是,這無可奈何。我不想讓你變得不幸。因此,你必須從魔女身邊離開」

 「我不要!」

 「不行。唯獨你的這個心願我不能答應」

 埃爾嚴厲拒絕。但與那嚴厲的口吻截然相反,她就像安慰薩拉一樣把手放在了薩拉手上。埃爾向指尖注入力量,平靜地接著往下說

 「你聽好,我已經為你準備了住處。那裡和這裡很像,是一所建在湖邊的宅子。有位過去關照過我的年長女性,她會幫助你……當然,你也可以帶上包袱裡的前,去喜歡的地方旅行。你就按自己的意願,自由地活下去吧」

 「那麼,師傅也和我一起走吧。我想要的去處只有師傅身旁」

 薩拉流下眼淚,傳達出心聲。埃爾眼睛眯起來,那表情彷彿在幻想,就像在說『要是可以那該有多好』。薩拉緊緊握著交疊的手不肯放鬆,拼命地繼續往下說

 「我們不是兩個人一起,發現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嗎」

 「是啊……要是沒有你,我恐怕一百年裡都不會親手去烤麵包,也不會給人類量身高吧」

 「我們在一起,一直都很幸福」

 「是嗎,你願稱這是幸福呢」

 埃爾吸了口氣,後又呼出,直直地凝視薩拉。

 她紅寶石般的眼睛綻放光輝,對薩拉講

 「我也很幸福,我的寵愛……願你今後依舊幸福」

 說到這裡,埃爾鬆開了薩拉的手,憑空取出花楸杖。

 埃爾將魔杖一揮,薩拉被金光包裹。薩拉伸出手,但夠不到埃爾。薩拉嚎啕大哭起來。埃爾望著薩拉,就像祈禱一樣接著說了下去

 「如果你不論如何都想知道為什麼,那就去調查吧……要是那樣你還沒對我失望,還願意喜歡的話,就再來這裡吧」

 ——說不定在最後,還能稍稍見上一面。

 埃爾說著,露出微笑。

 留下那溫柔的表情,埃爾的身影消失不見。

 然後

 ……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