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離婚背後隱藏的秘密!?

番外 白龍的憂慮

第五卷 離婚背後隱藏的秘密!?  番外 白龍的憂慮

 有段時間沒來皇都了,不過這也沒什麼。

 再說,皇帝所在的皇宮也是非日常的場所。至少,對他來說。

 在漆黑的大理石走廊上,那個男人純白的衣服顯得格外好看。甚至到了讓人想說這是不是太過浮誇了的程度。

 「呀,買到好東西了。」

 白龍公,也就是埃爾蘭特帝國第一皇子吉爾福特·格里弗雷·埃爾蘭特一邊脫去外套,一邊高興地大聲自言自語。

 他有著一頭光亮的灰藍色的頭髮,和充滿好奇心的明亮藍色的眼睛。高貴端正的面容。凜然而美麗的背脊。低垂著頭的女官們,都被他的一舉一動牽動著呼吸。

 只不過,他眼前掛著的是一個到處飛出紫色和灰色的毛線,嘴裡流淌著紅色液體的可怕人偶。

 這是他在幾天前皇都開放的早春特別集市上發現的。好像是叫《必殺·桃花運守護》。只要把這個奇怪的人偶戴在身上,就可以防止那些惡女的靠近。

 這東西相當可疑。不過正是因為如此,它太棒了。

 不管是惡女還是什麼,對於那種毫無羞恥心地隨身攜帶這種東西的怪人,誰都會敬而遠之,這種異類的氣息,真是太棒了。

 買來並不是要給自己用。只要想象著強行把這個綁在那個眼神兇惡的異母弟弟的腰帶上時,他那極其厭惡的表情,就能在接下來的三天裡保持愉快的心情。

 「嗯,下次見到愚弟二號,一定要送給他! 雖然他好像娶了個好媳婦,但其他方面,總覺得那是因為沾了什麼爛桃花!作為心地善良的哥哥,我很想對他說,你差不多該享受一下幸福的滋味了。」

 (※注 此處吉爾福特形容克勞用的詞是「女難の相」,是日語專用詞,意為“因沾花惹草而生是非”,用中文的語言環境意譯一下就是“爛桃花”。)

 和他年齡最相近的弟弟,因為愚昧而失去了地位,已經從他感興趣的對象中消失了。那個人已經對這個國家沒有幫助了。

 雖然還有兩個弟弟,但他還是決定要捉弄他——原因嘛,因為愚弟二號的反應最讓人愉快。

 要說和他關係最好,應該是和愚弟三號同齡的另一個弟弟,不過很遺憾,他已經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了。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愚弟二號就不會每天過得那麼陰鬱了吧。

 吉爾福特想到,對了,要是愚弟二號再多笑一笑就好了。他笑起來的時候表情出乎意料的可愛。是啊,真讓人意外。

 人生還是快樂一點比較好。

 比起悶悶不樂、閉門不出的人,樂在其中的人對公眾更有幫助。

 「討厭的表情也好,可怕的表情也好,只要他能有表情就好。不過,現在有了新娘,應該改善了很多吧! 哎呀,你還從來沒見過她吧!」

 沒有回答的聲音。只是,隱藏在他頭頂上的某個人,讓天花板發出輕微的嘎吱聲。

 他所拜領的格里弗雷領,距離皇都差不多是相當於眼睛和鼻子的距離。如果是平常的話,他可以輕鬆自如地來往,但這次卻有一點不能『輕鬆自如』的擔憂。

 (到現在為止,因為她經常出國旅遊,讓我多少放心了些……)

 ——皇帝的第三位妃子,莉葛琳·芙蕾艾梅爾。

 以心病為由,一直寄身在東方周邊國家的她,前幾天終於回到了自己的離宮。

 (她所謂的心病,竟然是因為失去了心愛的孩子,真是可笑……使用咒毒殺死帕魯的就是她,在這座皇宮裡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

 父親烏貝爾既豪邁又狡猾,是個賢明的男人。

 他對血親也不偏不倚,至少對吉爾福特是這樣。但是,對於現在的埃爾蘭特來說,沒有比他更適合當皇帝的男人。

 話雖如此,吉爾福特還是想八卦一下他對女人的愛好。

 (因為強娶了自己滅亡的國家的公主才會變成這樣……這可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事,那麼……)

 突然回到讓她覺得不舒服的皇宮,理由何在?

 這次吉爾福特趕來,與其說是為了慶祝莉葛琳王妃的歸鄉——不如說是以此為藉口,探尋她的本意。

 途中,他數次看到女官們在竊竊私語。莉葛琳討厭男性傭人,離宮裡只有女人能接近她。

 ——“嗯。那位大人和莉葛琳大人在一起嗎?”

 ——“終於被賜予龍公位了呢。會受封哪片土地呢?”

 ——“是的。他和莉葛琳大人同時出國,一直在外遊學。這次平安歸來,陛下一定會很高興的。”

 (事到如今,龍公位? ……這是在說誰的事?)

 吉爾福特歪著頭。但是,在挽留並詢問她們之前,女官們就都低著頭快步走了過去。

 應該沒有皇子出去遊學。現在所有皇子都長大成人,並得到了領地。

 很快,就要到莉葛琳的寢宮了——就在這個時候。

 突然,吉爾福特感到一陣寒意。

 (怎麼回事?)

 就在吉爾福特皺起眉頭的同時,有人從走廊的另一邊一晃而過。

 (不可能)

 餘光窺見他的身影,吉爾福特不禁失聲。還以為是幻覺。

 他的年紀大概不到二十歲。那是一個戴著金飾、身穿藍色服裝的青年。

 雖然長大了一點,但他的容貌和那頭看起來十分柔軟的亞麻色頭髮。還有,眼睛的藍色讓人聯想到溫暖的南海,都讓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吉爾福特茫然地嘟噥著。這怎麼、可能?

 「帕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