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年 秋冬

第九章

第五卷 第二年 秋冬  第九章 又過了一個月,臨近期末考試的時候,未來被勒令停學。早上開班會的時候,班主任老師對我們說:

 “有人在文化祭闖了大禍,給別人添了麻煩。”

 剛開始,我們還想老師說的絕對是我們。

 鷹宮那件事我們自然是沒有告訴老師,但好像是他來向學校告狀了。這是當然,畢竟我們害得他沒了婚約,他的這番作為也不是不能理解。

 實際上,我們的所作所為已經超過了惡作劇的範疇,可以說接近恐嚇,欺詐那類犯罪了。

 小梵也很擔心這件事。

 “感謝大家為我做這些,但是,要是出了問題可怎麼辦呀?鷹宮先生家的寺院還是很大的……所以,可能會向學校說學長們的不是。”

 我們對她說那也沒關係,要是真的討厭他就讓這些物盡其用吧,說著我們便將照片等證據塞給她。

 大概是真的很討厭那個和尚吧,小梵終究還是將那些證據給父母看了,鷹宮因此受到責問。即使他說自己是被算計的,照片上的那個人是男的,但就算他再怎麼狡辯,自己明明有未婚妻卻心甘情願地接受女生的勾引,這是不爭的事實,說對方是男的反而問題更大了。

 就這樣,小梵和鷹宮的婚約成功告吹。讓人擔心的是鷹宮家會不會來學校告我們的狀,但一個月都快過去了依舊風平浪靜的,我們也就徹底放下心來。

 但是,他好像已經來告過狀了。

 不同的是,來告狀的不是“鷹宮家”,而是“鷹宮”本人,據小梵說,他被自己的父母罵了個狗血淋頭,差點兒要同他斷絕關係,在他保證悔改後才作罷。但他對我們恨之入骨,後來我們才知道,十二月月初開始,他每天都會給學校打好幾通電話告狀。

 然後不知怎的,老師告訴我們未來被停學了。

 我們一頭霧水,雖然未來確實參與到了計劃當中,但主要的參與者是我們班的人。要是未來停學是因為那個計劃,那我們班上的人差不多都要停學了。

 我們幾個將這件事告訴了老師,但老師卻只是搖著頭說句:“我什麼也不知道。”

 然後對我們置若罔聞。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只有未來被停學?”

 “午休的時候去問問看吧。”

 畢竟要上課了,我們也沒辦法去別的地方。要去宿舍找未來,只能等到中午吃飯的時候了。

 午休一到,我立刻趕向宿舍。從走向食堂的人群中穿過,來到未來的房間門前,敲過門後,裡面傳來了聲音。

 “是四郎嗎?”

 “嗯。”

 “門開著呢。”

 我打開門,未來穿著便衣,正躺在床上看書。是西園幽子寫的書,我以前向未來借過。見我進來,未來坐起身子。

 “呃,我知道你會來。”

 未來將手裡的書放到一邊。

 “停學是怎麼回事?”

 未來輕輕地嘆了口氣。

 “因為我是那件事的主謀啊。”

 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雖然到後面未來成了領導者,但未來是因為我才參與到計劃中的。要不是我找未來商量,這件事壓根兒就不會有。

 “這根本說不通啊,是我……”

 話還沒說完,未來走下床。

 “沒事的……這是我提前計劃好的。”

 未來走到廚房開始燒水。

 “要喝紅茶嗎?”

 “不用。提前計劃好的,是什麼意思?”

 “我提前想到了,事情可能會變成這樣。聽說對方是和尚,應該是大戶人家吧?搞不好可能會來投訴,不過,倒是沒我想得那麼嚴重。”

 未來走出廚房,又坐到了床上。

 “所以我事先去找校長說了一下。告訴他如此這般就是這樣,這是我出的主意,其他人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協助我的,是我威脅他們給我幫忙的,能別怪在他們頭上嗎?就這樣。”

 真是不明所以,未來會提前考慮了這麼多,並作了相應的準備,嗯,這我信,未來就是這樣的人。

 但學校那邊就乖乖信以為真了?這我不信。

 “是嗎?他就那麼信了?這怎麼想都會覺得奇怪吧。”

 “他不信也得信。我把我發的消息給他看了。我指揮他們時發的消息,還有威脅你的消息,都有記錄。”

 我趕忙從兜裡掏出手機。

 找到一個月前的消息記錄,打開一看。

 “你想捱揍嗎 快給我去”

 剛看到這封消息的時候我還有些疑惑。說話的時候未來有時是會像這樣開開玩笑,但發消息的時候沒有這樣嚇唬過我。

 “難道說,你是故意這麼發的……?”

 我看著未來問道。

 “沒錯。”

 未來若無其事地回答。

 “我本就計劃著找個機會將這樣的話發給你,這樣能看出來我是在強迫你。正好那時候你發過來條發牢騷的消息。“

 這麼說來,是我的錯麼。剛想要說什麼,未來抬手阻止了我。

 “可別誤會,不管怎樣,我都會給別人發這麼條消息,所以這不是你的責任,你可別瞎操心。”

 我不明白,未來為什麼要做到這個份兒上。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做到這個份兒上?太奇怪了吧。”

 “犧牲越少越好啊。停學會影響到志願的。”

 “那也沒必要你來背鍋吧!換我來不行嗎!本來就是我找你商量的!”

 我生氣了。

 什麼啊,耍什麼帥啊。自己一個人把所有的罪過都攬下逞英雄嗎?陶醉於自我犧牲嗎?擅自做出這種事。

 未來沒有反駁我的話,只是叫了下我的名字:

 “我說,四郎……我決定去參加婚禮了。”

 這突如其來的話讓我一瞬間沒搞清是什麼意思,未來繼續說道:

 “去參加西園小姐和三並先生的婚禮。”

 這下我才明白。但現在又不是聊這件事的時候。

 “現在說這事?”

 “也不是,正好想到了而已。前不久也回了封明信片。你不是也去嗎?”

 “是會去。”

 我也提前回了明信片表示自己會去參加。他們的婚禮在東京舉辦,我自然是要回家住,雖然這點讓我覺得有些不快,但三並先生一直以來對我多有關照,去還是要去的。

 “那就好。我還想你要是說不去可怎麼辦呢。”

 未來笑了,但我卻笑不出來。我現在想聊的不是這個,自己一個人攬下所有責任,自己一個人被停學,真是任意妄為。

 未來起身將燒好水的水壺從灶台上提下,取出一個杯子。

 “你要是不喝紅茶就回去吧,反正也沒別的事了吧。”

 未來看都沒看我,只是冷冷地說道。這話硬是讓我把到嘴的話吞了回去。

 這樣啊,意思是不想再聽我講了吧。

 “……知道了。”

 那麼我也不想再對你說什麼了,我轉身準備離去。

 “謝謝你為我生氣。”

 未來的語氣像是在自言自語。我回過頭,未來照舊泡著紅茶,沒有看我。

 “當然會氣了。”

 丟下這句話後,我離開了未來的房間。

 走到食堂,隨便吃過午飯後,我回到教室。和田見到我立刻跑了過來,大概她已經吃過飯了吧。

 “你和未來君談了嗎?”

 我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談過了。”

 我賭氣似地回答。

 “這是怎麼回事啊?”

 “還能是啥,那傢伙自己一個人把責任攬下來了,裝什麼裝。”

 “怎麼會……”

 和田自言自語,這時教室的門猛地被打開,來的人是武田。

 “學長!”

 他冒冒失失地闖進來,走到我這裡。

 “那件事我聽說了!這種結果,我不服!”

 他大聲喊道,手掌拍在我的桌子上。

 “我怎麼可能服啊!”

 聽到我的話,武田嚇了一跳。

 “對,對不起……”

 “放學後我去找校長,這件事怎麼也說不通。”

 武田點點頭說:

 “我也去,梵也很不好受,一直很消沉,覺得這是自己的錯。”

 “我也去,畢竟也有我一份。”

 最後,放學後我們夥同武田和班上的幾個自願過來的人一起來到校長的辦公室。我們認真地向校長說明了事情的經過,又說只有未來被停學實在不和情理,要停學應該帶上我們。

 校長一言不發地聽我們講述,我們剛一說完他便開口說:

 “這件事已經解決了,一切都是織田君的責任。”

 他的神色十分鎮定。

 “我校已決定不再將這件事鬧得更大,回去吧。”

 我想出口反駁,但校長又說:

 “回去。”

 我只能把話咽回去。和未來一樣,看他的態度顯然不想和我們繼續討論下去了。不管我們再說什麼都無法動搖這次的決定,表明了就是這個意思。

 “……走吧。”

 對大家說了這句話後,我沉默地走出校長辦公室,他們跟在我的後面。

 “……是該去感謝一下織田學長嗎?”

 走到外面,武田忽然嘟囔了一句,高山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是啊……不用被停學真是再好不過了。總之先去謝謝那傢伙,等他回來地時候再好好歡迎一下。”

 只有未來被停學,如果這個結果已經不可動搖地話,也只好這麼辦了。大家都對此表示贊同。

 “我可……不去。”

 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我絕不會去感謝未來。”

 多虧了你,我們沒有被停學,謝謝,你真是英雄啊。說句這就完了?把未來捧得高高的就行了?我才不幹,這是那傢伙不找別人商量,自作主張的結果。

 我又不,至少我,就算被停學了也沒關係。

 在這裡的所有人都這麼想的吧。就算有幾個人被停學了,大家也會笑著說:哎呀搞砸了呢,但是能幫到小梵也值了。

 但未來,毀掉了那個可能。

 未來將這件事變得既沉重又讓人覺得內疚。

 “無法原諒。”

 我喃喃自語。沒有人打算對我說什麼,想必大家都無法理解我為什麼這麼固執吧。

 我就是覺得心裡不痛快。

 我是未來的摯友,摯友之間的關係是對等的,我不要接受未來的施捨。就算結果無法改變,至少希望未來能跟我商量一下。

 我一言不發地向教室走去。途中經過隔壁班的時候,門被打開,三好出現在我眼前。

 “啊……”

 三好顯得有些驚訝,我停下腳步。她看了看我和我身後的和田及棒球社的人,疑惑地說:

 “……難道,你們去過校長那裡了?”

 “……嗯。”

 “我們也剛準備過去。”

 三好回頭看了看後面,在她身後,有幾名學生聚在一起。

 “織田君的事,果然,很奇怪吧?”

 “……是啊。”

 我低聲回答她。

 “雖然是間接性的,但我們也和這件事有所關聯,不想裝作不知道……所以,想找老師說清楚……”

 確實,我和鷹宮起爭執的時候,地點就在三好她們班的鬼屋。所以,也不能說她們與這件事無關。但是就連關係頗深的我們去抗議,校長都不打算聽。事到如今三好她們再去也改變不了什麼了吧。

 “這事已經這樣了,改不了了。所以,還是不去的好。”

 我淡淡地說道,三好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看著我。

 “可是,也不一定吧……?大家一起去,說不定就能……”

 三好的話語讓我心煩意燥。我知道她沒有任何惡意,但是,她的那份純真,現在讓我覺得非常不快。

 “那就隨你便吧。”

 說完,我從三好面前走過。

 現在,我的臉色一定非常難看。三好會怎麼看待我呢。但是,我卻沒有回頭向她道歉的意思。

 我心裡清楚這就是亂髮脾氣。

 但我卻無法阻止自己。

第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