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年 秋冬

第八章

第五卷 第二年 秋冬  第八章

 然後,那一刻還是來了。

 首先是未來群發給我們的消息。

 “細川往後的6名棒球社成員進入店內 除四郎以外的成員各就各位”

 這裡之所以提到“除我之外”,是因為要先保證小梵她們的女僕咖啡廳的客人達到一定人數。按照計劃流程,首先是武田確認和尚來到店後,將情況告訴未來。同時報告店裡的情況,需要多少人去佔座位,未來收到消息後,分出要去店裡的人數,其他人將作為狗仔隊埋伏在校園各處。

 雖然我們提前規劃了將和尚帶出來之後的路線,但對方未必會乖乖跟著我走。為此要在各個地方配置足夠的人手。大家都是小梵的腦殘粉,在這次的計劃中拿出了十二分的勁頭嚴陣以待。

 “四郎5分鐘後到店裡去。”

 未來單獨對我發了消息。老實說,我自己還沒能拿出幹勁。能拿出幹勁去誘惑大叔的人才有問題。

 “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剛回復完,未來的消息立刻就到了。

 “想捱揍嗎?快給我去!”

 這威脅似的語氣還真是稀奇。

 “是——”

 沒辦法,我回復後將手機塞進兜裡向前走去。

 等我走進女僕咖啡廳一看,和計劃好的一樣,教室裡的座位快被坐滿了。那和尚正坐在一張二人桌旁,其他座位上坐的都是不認識的人。見到我來,穿著女僕裝的小上向我走近,站到我的面前,她一句話都不說,只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我。仔細一想,我還沒聽過這孩子開口說話,見面也就夏天那次放煙花地時候見過一次。

 “那,那個……還有空座嗎……?”

 我小心著用女聲問道,小上點點頭,回頭看向和尚坐的那個座位。

 “是,是要拼桌嗎……?”

 小上又點點頭。為什麼不說話呢?她一直都這麼接客的?真要這樣還真是了不得。小上一言不發地向和尚那邊的座位走去,我也只好跟在她後面。

 “抱歉……請問可以拼桌嗎?”

 我向和尚問道。他先是一愣,然後滿意地笑了起來。

 “當然!請坐請坐!”

 小上幫我拉開椅子,我坐了下來。

 “啊,我要一杯咖啡。”

 我向小上點單,她果然還是沉默著點點頭走了。聽說這次的計劃有好幾名女僕協助,也不知道為何是小上先來接待我,人員配置不能再周全一些嗎?

 “你是這裡的學生嗎?”

 小上走後,和尚立刻向我搭話,我回過神來,面向他微微一笑。

 “是的,我是二年級學生。”

 “是嘛!哎呀,這所學校的女孩子都很可愛啊!”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大嗓門。昨天見到他的時候,即使我坐得離他很遠,還是能感覺到他的聲音很大。更別提現在就坐在他旁邊,每次他一說話,就震得我耳朵嗡嗡響。

 “啊啊,不好意思,還沒有自我介紹!我叫鷹宮!鷹飛長空的鷹!哈哈,哈!”

 我問都沒問他就自報家門,而且又沒什麼好笑的幹嘛要笑啊。每次他一笑,我的耳朵生理意義上的發痛。

 “是,是這樣啊……鷹宮先生,是這裡學生的家屬嗎?”

 即使我拼命提醒自己要保持自然,笑容還是有些僵硬。鷹宮和尚“唔——”地沉吟之後。

 “不,我不是家屬……有熟人在這裡上學,我是過來玩兒的。”

 不知為何,他稍稍壓低了聲音。

 “這樣啊。”

 話音剛落,不知何時小上來到我身邊一言不發地將咖啡放在我面前,然後又一言不發地點點頭離開。將沉默貫徹到這個份兒上,我甚至都有些佩服了。

 “那麼,請問你的名字?”

 “son……”

 一不小心差點兒說漏了嘴,剛想起來之前未來叮囑我的事,我趕緊把嘴閉上。

 “son?”

 鷹宮有些疑惑,我輕輕咳嗽幾聲糊弄過去。

 “對,對不起……我叫壹香。‘壹’是數字那個比較難寫的‘壹’。”

 我說出了姐姐的名字。

 “聽好了四郎,他要是問你名字,你別告訴他姓,直接說名。”

 擬定計劃的時候,未來對我這麼說過。

 “為什麼?”

 “這麼說更能拉進和他之間的距離,‘你可以直接用名來稱呼我’的意思,感覺這麼說沒什麼壞處。”

 原來如此啊。仔細一想,我和未來也是直接用名來稱呼對方。這也是未來先向我提出來的,這樣能儘快打成一片。剛開始我還是對未來直呼其名有些牴觸,不知何時也已經習以為常,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已經喜歡上了未來。

 “哎呀,真是個好名啊!”

 鷹宮的大嗓門直接把我從思考中拽了回來。

 “謝謝……我覺得,鷹宮先生的名字也很棒。”

 我盡力裝作友好,拼命擠出微笑。鷹宮好像感覺還不錯。

 “哈哈,哈!謝謝!哈!”

 真的,吵死了。

 我不著痕跡地看了下週圍。假扮客人潛入這裡的工作人員,裝出一副對我們毫無興趣的樣子偷偷觀察著這邊的情況。

 “哎呀,不過還真是難辦啊!我是為了見那個熟人才到這裡來的,但她忽然有事出去了呢!”

 鷹宮又自顧自地說了起來。他說的熟人應該是指小梵吧。為了計劃能夠順利進行,小梵已經被和田帶到了我們班開的電影院去了。小梵很溫柔,和田又是她的學姐,只要開口說“我們班實在沒有客人來,所以拜託了”,她是不會拒絕的。更何況小梵也知道鷹宮今天要過來,只要給她個能不用留在店裡的藉口她肯定會答應的。

 不過,如果從一開始就把這個計劃告訴她也就不用這麼麻煩了,但我們商量過後,決定還是不把她牽扯進這個計劃之中。畢竟她心地善良,就算再怎麼討厭鷹宮,也有可能會出手阻止我們的計劃,這是原因之一。然後第二個原因就是,如果計劃失敗,我們不想讓她承擔責任。小梵什麼都不知道,這是我們自己做的。

 “要在這裡消磨時間嗎,只是坐在這裡感覺很無聊吧!哈哈哈,哈!不過這裡有可愛的女僕,還是可以忍受的!哈哈!”

 這男的是真沒一點兒情商。先不說他評價女僕可愛,用這麼大的聲音說覺得無聊,說得好像是這家店有什麼問題。不過,這個話不用我提,由他自己說了出來,真是再好不過了。

 “是嘛……”

 我詳裝思索後,把手一拍。

 “那麼,要不要和我一起逛文化祭呢?”

 “欸?”

 鷹宮愣了一下。是太突然了嗎?我稍稍低頭,眼神朝上看向鷹宮。

 “對,對不起……如果,不介意的話……”

 真佩服我自己,竟然能裝得這麼像模像樣。總覺得這應該感謝廣美小姐。廣美小姐說過:“女人可是很狡猾的,為了左右男人,是會不擇手段的哦”。

 “不不,當然不是!如果我可以的話,就讓我來吧!”

 說完,他立刻起身叫道:

 “不好意思!結賬!”

 看來他興致滿滿啊!真是服了。大概在他看來,小梵現在不在正是大好時機,得儘早離開這裡吧。

 小上向我們走近,將收據遞給鷹宮。

 “啊啊,這位小姐的錢也由我來付吧!哈哈,哈!”

 聽他這麼說,小上又立馬將另一張收據遞給鷹宮。這準備得也太過了吧。但鷹宮似乎沒注意到其中的不對,利落地將我們的錢付了。然後小聲對小上說(即使如此聲音也不算太小):

 “不好意思,這件事能對七小姐保密嗎?”

 他又拜託別人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昨天剛挑明自己是小梵的未婚夫,今天就要求同班同學保密,我再次無語了。我忍不住想:女高中生到底是會偏袒自己的朋友的,他不會連這點都考慮不到吧。

 但是小上是這裡的工作人員,理所當然般地點頭答應了鷹宮的要求。然後說了一句:

 “保密義務。”

 她說話了!

 “那麼,我們走吧!哈哈,哈!”

 我一邊留意小上一邊離開咖啡廳。小上面無表情地向我揮手,真是個奇妙的女孩。

 “不過,要去哪裡呢!能帶我參觀一下嗎?”

 鷹宮邊走邊說。聲音可真大,他一說話,從旁邊經過的人都會嚇一跳。

 “說,說的是啊……去逛逛攤位,怎麼樣?”

 我提出建議,鷹宮摸著下巴說:

 “唔——……那種垃圾食品我吃不慣啊。”

 這架子擺得。我也是這個學校的學生啊,你說這話合適嗎?我的朋友們拼命做的章魚燒和香腸,就被你一句話否定了。你是不是傻?

 “這,這樣啊……那去看攝影展……”

 我再次提出建議,鷹宮一聲冷哼。

 “這個,我可不想看外行人拍的照片啊!”

 這傢伙真是個混蛋。我現在就想揍他。雖然未來的班級做的展覽確實不怎麼好,憑什麼被你一個接一個地否定呢。說出這種話還怎麼享受文化祭,動動腦子啊臭和尚。

 不過,這麼一來不知道該請他去哪兒了。事先說好的是把他帶到人少的地方,這樣更容易讓他露出馬腳。

 我們正在走廊上走著,身披床單拿著標語牌的妖怪輕飄飄地向我們走近。

 糟了,是三好。要是她向我搭話的話我就有可能會暴露。邊想著,我躲到鷹宮身後逃離了妖怪的視線。見我這個樣子,鷹宮回頭望向我。

 “壹香小姐,怎麼了?”

 “啊,不……我,有些害怕妖怪……”

 這藉口找得太差了。就算再怎麼害怕妖怪,大概沒有人會害怕那種披床單偽裝成的妖怪吧。

 不知是沒有注意到我,還是說裡面的人並非三好。妖怪若無其事地從我們身旁經過。鷹宮目不轉睛地盯著妖怪看了一會兒後,說道:

 “好!那就去那間鬼屋看看吧!”

 “欸,可是……”

 我想盡量避免去鬼屋,因為三好有可能在那裡,要是我暴露的話計劃也就泡湯了。

 但鷹宮卻執意要去。

 “來嘛來嘛!沒事的!有我在呢!其實,別看這樣,我可是寺院出身哦!區區妖怪,哈哈,哈!給你輕鬆降服!哈哈!”

 說著抓住了我的胳膊!他抓住了我的胳膊!

 肢體接觸啊!這傢伙,來真的!我內心忐忑不已。

 “我,我知道了……啊,但去之前,那個,我想去趟洗手間……可以嗎?”

 我懇求道,鷹宮將我放開。

 “啊,不好意思。請去,請去。”

 他指向前方的廁所。

 “我在這裡等你。”

 這混蛋,真他媽麻煩啊。我向廁所走去,不過仔細一想,鷹宮就在後面看著我,這樣總不能去男廁所吧。一想到這,我不由地放慢腳步。這可怎麼辦?要進女廁所嗎?感覺那樣很不好,校內的人大概一眼就能看出我是男的,要是尖叫起來就完了。

 糟了,怎麼辦?

 可是,在這裡站著不動太不自然了。

 在我焦頭爛額的時候,廁所已經越來越近了。這時,和田從上面的樓梯上跑了下來,立刻衝進女廁所。之後她回頭看向我,用手指示意我進去。我按照她的指示走了進去。

 “哎呀——真是千鈞一髮啊。”

 和田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我接到聯絡,說看你的樣子像是想去廁所。你現在的樣子自然是不能去男廁所,但進女廁所也是問題。想著有我在的話就勉強OK吧,就趕過來了。”

 看來有配置在校園各處的“草木”將我的信息隨時報告給大家。厲害啊。

 “所以你趕快解決吧。我給你把風。”

 但我嘴上說的想上廁所並不是那個意思。

 “不,我不是真的想上廁所。那個臭和尚說要去鬼屋。”

 “欸,是嗎?那又怎麼了?”

 和田不不解地問道,我嘆了口氣。

 “這……因為有三好在……我是男的這件事說不定會暴露。不只是三好,他們班的人也不知道我們的計劃,所以得有人提前過去說明我們的情況。”

 和田聽著連連點頭。

 “啊——,好的好的。原來是這樣,瞭解了,我立刻安排。”

 和田拿起手機開始操作,太可靠了。

 不過,說起來我這是我生來第一次進女廁所,內心有些忐忑不安,感覺在做一件非常不好的事。

 “再多待一會兒。太早出去會被懷疑的,那邊的安排也需要時間。”

 沒辦法,我只好照著洗手間裡的鏡子,檢查自己現在的樣貌。或許是太過慌張的緣故,側面的頭髮有些亂,我將其捋順。

 “好了,安排妥當。”

 和田放下手機,豎起大拇指。

 “未來君和其他幾人正在去。狗仔隊也再往那邊趕。”

 “行啊……!”

 我下意識地發出讚歎。

 “話說,小梵還在我們班嗎?”

 “嗯,給她安排了一部很長的電影,之後的兩個小時都沒問題。她還挺感興趣的,不用擔心這邊。”

 “收到。”

 我一邊洗手,一邊呼——地嘆出口氣。

 說實在的,我不想再應付鷹宮了。他真的很氣的人,但這也是為了小梵。

 我甩了甩手上的水,和田將手帕遞給了我,說道:

 “不過,你也真是個老好人呢。”

 點頭致意後我接過手帕,一邊擦手一邊問:

 “……什麼意思?”

 “這是為了小梵吧。但是,你和沙耶分手也是因為她吧。說起來如果不是她說了多餘的話,也不會出現那些奇怪的誤解。”

 “那也,確實呢。我倒是沒想過這些。”

 擦過手後,我將手帕小心折好,將其遞給和田。

 “嗯,這確實是你的作風。好了,快去吧。鬼屋已經成了狗仔隊的後院了。加油讓他們拍張好照片吧。”

 和田拍了拍我的背後,我離開女廁所,回到鷹宮身邊。

 “抱歉,讓您久等了……”

 我嬌聲說道,鷹宮又笑了起來。

 “哈哈,哈!沒關係!女性嘛,哈哈!自然會花些時間的!哈哈!”

 我是真的搞不懂這傢伙到底在笑啥。一邊疑惑著,我同鷹宮一起走向鬼屋。

 鬼屋的入場費是一百日元,鷹宮也幫我付了。

 “不知道值不值一百日元呢?哈哈,哈?”

 付錢的時候還特意說出這種話來,他果然是沒一點兒情商,氣死我了。真想好好治治他。

 一進教室,嗚——,咚咚——的聲音響了起來,還挺像回事的。

 當然,裡面很黑。

 雖然心中百般不願,但我還是一咬牙,抱住了鷹宮的胳膊。

 “哦呼。”

 鷹宮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對,對不起……我很害怕……”

 我故意發出顫抖的聲音,他又笑了,拍著胸脯說:

 “哈哈,哈!沒事的!有我在呢!哈哈!”

 抱得太緊的話他會注意到我沒有胸(當然他也有可能更喜歡那樣的),只能保持一定的距離。我就那麼抱著他的胳膊,慢慢地在鬼屋裡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化妝粗糙的殭屍發出怪聲,從縫隙間跳了出來。

 “噢噢噢噢……”

 同樣化妝粗糙的半魚人怪物低吼著露出了頭。

 老實說,不管哪個都缺乏壓迫感。但我還是每次都“呀……”,“啊……”地發出驚叫,邊喘著氣邊緊緊抱住鷹宮的胳膊。漸漸地,我越來越想去死了。我這是在幹啥?這疑問在腦海中盤旋。

 “哈哈,哈!沒事的!這種東西!哈哈!”

 他說著便抱住了我的肩膀。這傢伙,還蹬鼻子上臉了。不過正中我的下懷。教室的空間被細分成好幾塊,像是個迷宮,感覺比想象中得還要大。每次有妖怪或是怪物出現,我都會抱住鷹宮的胳膊,表現出一副“我可全靠你了”的樣子,到最後的那段時間,已經沒有妖怪或是怪物再出現了。走著走著,我們看到了出口的亮光。

 “這就完了?哎呀,也不怎麼樣嘛,哈哈,哈!”

 鷹宮的大笑聲迴響在教室,忽然“咔咔咔”的奇怪聲音從身後響起。一瞧,區分道路的隔斷開始移動,堵住了來路,與此同時,出口的門也啪的一聲被關上了。

 “喂喂!”

 他總算表現出少許慌張,急忙跑到出口握住門把,但不知為何打不開門。

 “我,我們被關起來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是鬼屋本來就有的環節嗎?但既沒出現什麼東西,也沒有小道具出來嚇人。

 正覺得奇怪,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鷹宮現在正試圖開門,我注意著不讓他發現,悄悄地打開手機,是未來發來的消息。

 “表白”

 就這兩個字。

 “真的嗎……”

 我不小心說漏了嘴,鷹宮回頭望向來,我慌慌張張地把手機塞進兜裡。

 “哎呀,這是怎麼回事呢……這也是遊戲環節嗎?”

 見他走來,我做了幾次深呼吸。

 表白。

 我知道未來想說什麼,現在就差一點兒了,狗仔隊的材料就差一點兒了。也就是說,我得在這裡向鷹宮表白,引他做些什麼。恐怕就是為了這個,才故意把我們關在這裡的吧。

 “那個……”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退路了,只能幹了,我下定決心開口說:

 “這是,我做的,對不起。”

 我向鷹宮低下頭,他疑惑地張開嘴。

 “哈……?”

 “那個,我……真的很想和鷹宮先生,單獨相處,那個……拜託朋友做了這些……”

 為了打消他對當下情況的顧慮,我先說了這些話。鷹宮剛要開口,我立刻繼續下去。

 “從第一次見到您時!”

 他的聲音被我的聲音蓋過,現在只能趁著氣勢硬幹到底了。

 “那個……覺得您真的很帥氣……”

 越說越想去死了,我低下頭。眼神朝上望向鷹宮,他露出微笑。有那麼一瞬,他舔了下嘴唇,那一瞬沒有逃過我的眼睛。我依偎在他身旁抬頭看著他的臉。

 “對不起,突然說這些……”

 其實仔細想想,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好事啊。別人或許會想,但他就會上鉤。然後和我預想中的一樣,鷹宮摟住了我的腰。噁心啊。

 “沒關係,雖然確實太突然了,但是……你不必道歉。我也,那個……第一眼見到壹香小姐時,就覺得你很可愛。”

 因為太好笑了我趕緊低下頭。沒想到還真有這種人。等我總算忍過去後,又抬頭望向他。

 “那個……能請您和我交往嗎?”

 因為太好笑了,我的聲音有些顫抖。但這聲音就算自己聽,也可以說是因為害怕被拒絕而變得有些細。

 “當然可以。”

 鷹宮立刻回答,將我緊緊抱在懷裡。為了能隨時逃掉,我扭動著身體,但這個寺院出身的和尚力氣可真大。我可是男的啊,竟完全無法抵抗。這時,他的另一隻手摸到了我的臉上。啊,大事不好。我預感到了不妙,再一次扭動身體,但鷹宮卻不肯放過我。

 “沒事的……不要怕。”

 說完,他的臉向我靠近。

 “等……”

 不小心漏出一句。完了。不要,不要啊。我可沒說要做到這份兒上。為了尋求幫助,我眼神向周圍掃過,但好像沒有人要出來救我。

 讓我接吻?為了拍張好的,讓我接吻?和這個大叔?

 不行不行不行。這個絕對不行。

 但是,鷹宮還是按著我的臉不放,嘴唇也已近在眼前。

 一瞬間,我想到了未來。

 啊啊,未來一直都在體會這種感覺啊。內心是男性,身體是女性的未來,被男人當做戀愛對象來追求,這原來是這麼痛苦且無法忍受的感覺啊。

 這無法接受的感覺,真的遠遠超過我的想象。

 對不起!

 對不起,未來。我給你帶來了怎樣的折磨,又讓你體會到了怎樣的痛苦,現在我終於理解了。

 這就是懲罰,因果報應。我帶給未來的痛苦,如今降臨到了我的頭上。除了承受,別無他法了。

 剛做好覺悟,刺眼的亮光在我身後不斷閃爍,緊接著傳來許多按快門的聲音。

 將要親到的時候,鷹宮眯起眼睛害怕起來。我趁機逃離他的魔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辛苦了。”

 回頭一看,未來出現在身後的隔斷後面,旁邊是拿著攝影機的武田。

 “幹,幹什麼你們!?”

 鷹宮顯得很是狼狽,我拉住未來的手站起身來。

 “哎呀,多虧了你,我們拍到了不錯的照片。”

 未來將智能手機遞給他看。

 “明明都有未婚妻了,追求刺激可不好哦。”

 鷹宮彷彿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向未來跑去,我立刻插到中間。

 “壹,壹香小姐……!這是怎麼回事!”

 “對不起……鷹宮先生。”

 我換回男聲,聽到聲音的鷹宮臉都歪了。

 “我是男的。”

 我掀起裙子,露出男式內褲給他看。

 “嗚啊!?”

 他發出奇怪的聲音,一屁股坐在地上。

 “完事,收工!”

 未來話音剛落,出口的門從外面被打開,拿著智能手機的男生和拿著攝影機的武田一個接一個地走出教室。在我走出教室之前,回頭看了一眼鷹宮,他彷彿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似的呆愣在原地。

 “辛苦了。”

 我鄭重地向他行了一禮。

 有一點,真的只有一點點,我想對他表示感謝。要是沒有這件事,我肯定沒有機會理解未來,但即使現在理解了,我也要和未來繼續相處下去。我深深地感受到,如果自己繼續喜歡未來,這份心情將會一直折磨未來。

 必須要做出改變。

 我必須要儘快忘記未來,必須完全放下,對未來的這份心意。

 鷹宮一言不發,只是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盯著我。

 我轉身離開了鬼屋。

 一週之後,傳來了小梵的婚約被解除的消息。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