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8

第一卷  8 「我就直說了吧。」

 兩人離開熙熙攘攘的大街,來到昏暗的小巷深處,確認四下無人後,杰特很快地開口:

 「我希望亞莉納小姐能加入《白銀之劍》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等杰特把話說完,亞莉納就無言地發動技能,握緊憑空出現的巨大戰錘,毫不留情地攻擊滿是破綻的杰特。

 啪嘰,昏暗的黃昏小巷中發出巨響,石板鋪成的地面凹了個大洞,塵土飛揚。

 可惜亞莉納的戰錘只敲碎了地板,沒有擊碎目標的男人。

 「沒打中嗎……」

 不愧是獲選成為《白銀之劍》的冒險者。亞莉納皺著眉嘖了一聲,重新舉起戰錘,瞪著在千鈞一髮之際閃到牆邊的杰特。杰特痙攣著臉頰,啞口無言地看著那巨大的戰錘。

 「你你你你你想做什麼啊!」

 「殺人滅口。」

 「……!」

 亞莉納簡潔地回答,杰特似乎從表情中察覺到她不是在說笑,臉上血色盡褪。

 「櫃檯小姐禁止兼職……被發現的話會立刻被解僱……我絕不能讓我的櫃檯小姐人生就此結束……」

 「等等等等等等你別急……!」

 「是你主動來糾纏我的。」

 光線微弱的小巷中,亞莉納翡翠色的瞳孔閃爍著凌厲的光芒。

 「既然如此,應該已經做好覺悟了吧——為了我平穩的人生,去死吧。」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被逼到牆邊的杰特臉色大變,雙手向前伸出。

 「是說你那把戰錘是從哪裡變出來的!?」

 「不知道。發動技能時就會自己出現。」

 「!你的技能,果然……!」

 聽了亞莉納的說法,杰特像是察覺了什麼似地頓了一下。

 「是神域技能嗎!?」

 「那是啥?」

 「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就發動了嗎!?」

 「煩死了。這是我家的事吧。」

 「神域技能是過去先人使用的技能……比現代能使用最高級的超域技能更強……!雖然現在只存在於文獻之中……」

 「既然只存在於文獻之中,你也不能確定這就是神域技能吧?」

 「在發動技能的同時出現專用武器,就算是超域技能,也從來不曾見過那樣的能力哦!那絕對是和超域技能完全不同、甚至比它更強的力——」

 「啊,是哦。不過那種事無所謂啦。」

 亞莉納定定地看著目標,將戰錘對空一揮,發出低鳴。

 「讓我們繼續吧。」

 「慢著慢著慢著慢著!」

 「不想死的話就把你背後那氣派的大盾拿出來吧。」

 「我不是為了和亞莉納小姐戰鬥才來的,所以我不會拿出盾牌的哦……!」

 「瞭解。」

 「我我我我我可不能死在這裡哦!」

 「喔是喔。」

 「《白銀之劍》現在有了大麻煩哦!」

 「嗯~」

 「你不要面無表情地一直逼近啦……!」

 「我說過再也別出現在我面前了吧?」

 「對、對不起啦!在你工作時突然跑過來……!可是坎茲在看到亞莉納小姐的攻擊後大受打擊,決定退休,所以《白銀之劍》現在沒有前衛!」

 「……咦?」

 杰特飛快地說著,亞莉納則蹙起眉。

 「我聽說他是因為受了無法痊癒重傷才退休的。」

 「……因為他自尊心很高。如果被世人知道《白銀之劍》的前衛是看到身分不明的戰錘冒險者壓倒性的力量差距,因而大受打擊、再也無法振作的話,對他來說反而更致命。」

 「……哦~」

 沒想到坎茲退休的原因竟然和自己有關,亞莉納略帶內疚地放下戰錘。

 「所以呢?因為是我害的,所以要我負責嗎?」

 「不是那樣……!」

 杰特用力握拳,意志堅定地開口:

 「我想要亞莉納小姐!!」

 「我要告你性騷擾及濫用職權哦。」

 「慢著慢著!」

 「就算不來找我這個疲憊的櫃檯小姐,你也不缺女人吧?」

 「不,和其他女性沒有關係。從第一眼見到你的那一刻起,你的力量、你的臉龐就沒有離開過我的腦海。我每天無時無刻都想著你。」

 「你真的很噁心耶……」

 「我就是這麼認真!希望能請你加入《白銀之劍》。」

 「我說啊。」

 亞莉納嘆了口氣,再次對杰特緩緩說明道:

 「我只想以櫃檯小姐的身分,平穩地過小日子而已。而你沒有妨礙我安穩度日的權利。可以別來打擾我的生活嗎?」

 「……既然如此,為什麼你要專程去打倒地獄火焰龍?」

 亞莉納的眉尾跳動了一下。

 「想當櫃檯小姐的話,不必特地去攻略迷宮吧。那樣一來我就不會遇到你,也不會像這樣拚命地到處找你——」

 「因為我不想再加班了。」

 「而且公會也不會出現這麼大的騷——咦?」

 「不打倒那東西我就必須一直加班,所以我打倒它了。」

 「呃、不是、咦……加班?」

 回答太過出乎意料,使杰特錯愕地瞪大了眼睛。

 「因為不想加班,所以特地去打倒地獄火焰龍……?」

 「你那是什麼表情?還需要其他理由嗎……?」

 亞莉納搖搖晃晃地朝杰特逼近,雙目圓睜,以帶著殺氣的兇狠神情用力地揪起杰特的領子。

 「你懂那種感覺嗎?看著不論怎麼處理都處理不完的文件山的絕望感。明明手上的工作都做不完了,新的工作卻又不斷湧進來時的殺意!想回家卻回不了家的憤怒!」

 「不、不,那個…………我不懂,對不起。」

 「都是因為你們攻略得拖拖拉拉的,我才不得不一直加班!所以!我才會!主動終結加班!靠自己的力量取回安定的準時下班生活!這樣有什麼不行!?為什麼要到處打探我的身分!」

 「對對對對對不起。」

 杰特下意識地道歉後,忽地想起什麼似地豎起食指。

 「啊,可是加入白銀的話就不用加班了哦!」

 「那是因為冒險者沒有準時下班的概念,所以沒有加班可言吧。」

 「嗚!」

 「我想從事的是安全又安定的工作。像冒險者那種不知何時會受傷失業的不穩定工作,我才不做呢。」

 「不,我看起來應該沒有人殺得了亞莉納小姐吧。」

 「什麼?」

 「我什麼都沒說。」

 「總之我完全不打算加入《白銀之劍》。」

 亞莉納不再接受反駁,強硬地說完,轉身背對杰特。

 「去找其他人當前衛吧——還有。」

 說到這裡,亞莉納忽然停下腳步,轉頭瞪著杰特,語氣低沉地開口。

 「要是敢把這件事說出去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

 「………………」

 那魄力太過強大,杰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沉默下來。也許是終於放棄糾纏,他只是凝視著亞莉納離開小巷的背影,不再上前留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