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終章 第二次的人生 第二次的歷史

第一卷  終章 第二次的人生 第二次的歷史 『柯萊特公主誘拐風波』發生後,已經過去三天了。

 不過,流言蜚語一直傳到第二天白天。科萊特公主是個壞女人,雖然之前晚上很乾脆就回來了,但現在連去的地方都不說,宿舍就沒人了。……這樣開玩笑的評價像笑話一樣流傳著。

 雖然現實與流傳的誘拐不同,柯萊特實際上是被囚禁了,但只要稍微有不慎,就可能引發國家問題,甚至是戰爭,所以很少有學生知道事實。

 「嗯……因此,從今天開始,我伊弗萊姆將代替正式卸任的佩爾曼老師,成為大家的班主任。」

 聽到來到教室的新班主任的致辭,教室裡響起了對佩爾曼離任的惋惜聲。

 無知也是一種幸福。不,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捲入大事,難道不是一種不幸嗎?通過科萊特率領的柯爾翁軍進攻伊魯塔尼亞,我才明白了這點。

 不管怎麼說,因為柯萊特不希望事態公開,所以這件事就解決了。

 引發學院騷亂的黑色傳聞最終在只有澤爾福亞的士兵、大人物以及學園的教師知道真相的情況下落下了帷幕。曾經被人口耳相傳的魔藥傳聞,如今不過是眾多傳聞中的一個。最有力的傳言是,最近流行的是藥性不太好的感冒。

 「那麼今天的授課開始。缺席的——有三個人啊。」

 儘管如此,解決後僅僅三天,學院還是發生了些變化。

 最大的變化有兩個。其中之一就是一部分請假的學生復課了。

 弄清了魔藥『路得斯』是什麼東西,知道了背後有宗教團體牽線的事情後,學院對症狀較輕的學生解除了停學措施。

 曾經碰過一次的人,藥物失效後感到很害怕,那之後就再也沒有碰過藥物。

 另外,大概是為了毫無違和的讓藥物滲透進學生中吧,路得斯的效果比我所知道的要弱很多,這也對戒掉毒癮起了作用。

 據說現在休息的學生們也正在進行戒毒治療。只有我、阿路貝魯、科萊特和已經被判斷為沒有問題而復課的學生,才知道將身體裡的藥性都排除的學生就會復課。

 令人意外的是,魔藥本身的使用並沒有太大的問題。說起來,該如何處理『路得斯』,國家一時無法決定。而且加上對父母說使用了魔藥的小鬼很少,父母也沒辦法以父母的立場說孩子使用了魔藥。

 最重要的是澤爾福亞魔法學園的隱藏性質。雖然宣揚世界和平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原本就是在各國把貴族子女放在這裡寄養下建立起來的,容易承擔問題的體制。貴族社會也許並不像我過去想象的那麼簡單。

 事情結束後,幾乎沒有任何變化,學院又恢復了日常生活。

 代替佩爾曼的新老師似乎沒有佩爾曼那麼嚴厲,在和緩的氣氛中,前排座位的學生們開始小聲說話。

 「喂喂,為什麼佩爾曼老師不在了呢?」

 「這個嘛……我聽說是為了照顧留在故鄉的父母……」

 ……唯一值得信賴的老師消失了。

 雖然學生們都很信賴佩爾曼,但我們之間的交往卻很短暫,不到一個月。我想他很快就會被遺忘了吧。

 總之,我又恢復了平靜的校園生活。

 也許是剛開始一年的緣故吧,雖然重學已經學過東西的日子很無聊,但回想起來,上輩子一直都在辛辛苦苦地工作,成為『米蓮努』之後,又幾乎每天都在鍛鍊,或是一直讀有用的書。我還是第一次這麼悠閒地消磨時間,覺得還不錯。

 我無所事事的複習著重點時,新班主任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下一節課的老師。

 「大家好,現在開始今天的大陸史課程。」

 這樣的經過三次交替,回過神來時已經是第四小時了。

 是『歷史』課,我不太喜歡這個。

 這次的歷史,恐怕會跟上次的歷史完全不同吧。

 在這次的歷史中,十年後出現的魔藥現在就已經出現,而且以『米蓮努』為開端的伊魯塔尼亞滅亡,我想也不會發生——至少,我在某種程度上是在這方面花了心思的。

 認真學習這種不確定的東西,總覺得很愚蠢。

 所以,我保證著右耳進左耳出的心不在焉狀態——開始思考別的事情。

 腦海裡浮現的果然還是『月神眾』的事。

 佩爾曼所屬的『月神眾』,原本是在過去的歷史中,十多年後才開始出現的具有末世思想的狂熱信徒們……

 高聲叫嚷著貶低神明伊魯塔尼亞的謾罵,以及崇拜伊魯塔尼亞神的伊魯塔尼亞國,是多麼惡毒的存在。還有絕對不能原諒受到伊魯塔尼亞神的寵愛而誕生的『瑟伯利亞之發』——米蓮努,這些煽動民眾憤怒的話語。

 我用文雅的動作拂開被風吹動的『瑟伯利亞之發』,想起了過去——不,是未來。

 當時的我一直以為月神眾所說的話,不過是邪教組織為了拉攏,因為米蓮努的暴虐而憤怒的伊魯塔尼亞國民的一種手段。但在那個時期『月神眾』已經擁有了強大的力量,被認為是應該能夠打倒米蓮努和伊魯塔尼亞神的存在。

 他們的目的不是把『我米蓮努』當作『主神』的容器,就是砍掉頭當作祭品……完全不知道他們說的話到底有幾分是真心,又有幾分是實話。

 但是,如果把所有的話都當真,假設伊魯塔尼亞王國和那些傢伙信仰的神真的存在的話,會怎麼樣呢?

 「嗯……所以說,這所學校是由當時的澤爾福亞國國王勞倫斯·澤爾福亞建成的?」

 我一邊心不在焉的聽著老師的課,一邊假裝做筆記般,把關於『月神眾』的事情整理成圖表。

 佩爾曼說要創造那些神的世界,恐怕是為了復活他們才需要米蓮努的身體。

 還有多次提到的混沌這個詞。把在貴族子女聚集的學院裡散播藥物,和認科萊特是重要的棋子之一,猶豫要不要滅口的事一起考慮的話。

 根據這些,我推斷那些傢伙的目的是發動戰爭。

 不,或許這也只是目標而已。如果他們崇拜的神明降臨需要『米蓮努』的身體的話。如果戰爭也不過是達成這一目標的手段的話——?

 難道,在上一段歷史中發生的戰爭,都是它們牽線的嗎?

 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想法太跳脫了。但無論如何,這些傢伙已經在這個時代開始活動的事,引起了我的主意。

 讓這個時期沒有出現的魔藥流通,他們把活動時間提前的原因是什麼?要想通這個,就要想一下和上一段歷史中不同的要素是什麼。

 不就是『米蓮努』嗎?

 ……在上一段歷史中,米蓮因最糟糕的性格和到手的地位而自取滅亡。正因為如此『月神眾』才很少做什麼,活動僅僅是在最後推動了一下就結束了。

 但是這次的歷史,雖然還不知道會如何發展,但應該不會像之前歷史那樣。不管怎麼說,『米蓮努』是這個樣子,恐怕對他們來說是極其不方便吧。正因為如此,才有必要提前展開活動——

 說實話,我覺得這個問題太大了。原本為了守口如瓶而選擇自殺的瘋子們的話,卻要完全相信,這實在是很奇怪。

 不過,只是個傭兵的我卻回到了過去,變成了引發戰爭的女人,現實中絕對不可能有,這是多麼虛幻的事。

 如果是這樣的話,『月神眾』今後也會把世界引向最壞的方向吧,也會繼續覬覦我的性命。

 明明還在上課,我卻咋了咋舌。

 即使這樣,我的學習成績也算優秀。那遲早也會成為一張手牌吧。為此,我想認真努力學習。

 取而代之,我嘆了一口氣,宣告下課的鐘聲就響了。

 「哎呀,已經這個時間了嗎?那下課吧,起立!」

 我聽從老師的指令,起身行禮就座。上午的課就結束了。

 之後像往常一樣吃飯,準備下午的課——

 我忘了我的校園生活還有一個很大的變化。

 「米蓮努小姐!中午了,我們去吃午飯吧。」

 阿路貝魯像往常一樣過來了。和之前一樣,雖然對這種稱呼漸漸習慣了是一個問題,但也沒有多大的變化。

 「米蓮努。去吃飯吧,聽說今天有你喜歡的燻豬肉。」

 變了的是另一個老面孔,科萊特。

 說話本身和平時沒什麼兩樣,但她的視線格外熱情,聲音也格外溫柔。

 「呃,嗯嗯……」

 代替了她充滿威嚴,讓人聯想到她未來女中豪傑身姿的語氣的是,即使是偏心的人看來,也很少女的甜美聲音。

 如果要補充說明的話——我想了一會兒,算了,算了,不過……

 「……那個,科萊特殿下?您為什麼在我後面?平時不是走在我旁邊的嗎?」

 「嗯?那是當然的。在我國,奉自己認可的人為主人是理所當然的事啊。米蓮努的阿路貝魯王子不也是這麼做的嗎?」

 聽她紅著臉這麼說完,讓我沒辦法逃避現實。

 剛把她救出來的時候,我就覺得她有點不對勁——

 「之前,你不是還說要把我佔為己有嗎?怎麼又說是主人了……」

 「啊,這麼積極……」

 我把臉湊近她小聲說,她的臉變得更紅了。

 「……什麼事都沒有。從那些傢伙手裡救出我的時候,我就意識到,把你佔為己有是錯誤的。」

 她紅撲撲的臉頰上浮現出熱烈的視線,科萊特微微一笑。

 害羞卻毫不掩飾好感的笑容——

 「被救出來的那一瞬間,我就變成了你的東西,我只是意識到了這一點。」

 不是別的什麼,就是戀愛中的少女。

 ……我的頭越來越痛。被阿路貝魯仰慕倒也罷了。雖然不太好,但因為是自己國家的恥辱,私下處理的話總能解決的。

 但是,對方姑且算是同性,還是擁有世界上最大規模力量國家的公主,情況就不一樣了。

 到底讓我怎麼辦啊?回想起來,自從來了學院之後,我就一直為這些煩惱。甚至開始覺得,或許乾脆老老實實待在家裡就好了。

 「是嗎……」

 「嗯!」

 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只能含糊的回覆,得到的卻是精神飽滿的回答。

 看到比阿路貝魯還要奔放的公主殿下的樣子,我按住了頭。

 我本來就不擅長思考,要考慮的事情明明就很多了,希望不要再增加煩惱了。

 想著想著,回過神來已經到了餐廳。我忽視大家聚集的視線,走向平常的座位坐下。

 「啊,請不要坐在米蓮努小姐旁邊!科萊特公主不是總是坐在對面嗎?」

 「我一直都是對面,那麼現在我有權利坐在旁邊。你應該剋制一下吧,阿路貝魯王子。」

 於是,阿路貝魯和科萊特就誰坐我旁邊的問題起了爭執。

 真是吵得不可開交。

 ……但是,與其讓對方對自己抱有敵意,不如讓對方對自己抱有好感。讓我有點意外的是,我沒有覺得不舒服。

 i-335

 看到這種無聊的場面——

 噗呲,我輕輕笑了。

 我一笑,阿路貝魯和科萊特就結束了爭執,開始凝視著我。

 「啊?」

 氣氛突然變了,沒想到我沒忍住笑了出來。

 「……咳,怎麼了?」

 但是,想起食堂裡聚集了很多他人的目光,我就想辦法掩飾的問道——

 「剛才米蓮怒小姐笑得很開心……」

 「——被迷住了。現在的米蓮努很美。不!她比平時更美!」

 「……請不要說這麼羞恥的話。」

 我拼命抑制住想要對一臉嚴肅地說著羞恥事情的兩人揮拳的心情,把臉轉向旁邊。

 於是,剛才吵得不可開交的兩個人開始異口同聲地誇讚我的外貌。

 果然本質是一樣的。所以說王族的傢伙……這麼想著,我才發現自己笑了。

 對這些傢伙的事想來想去太愚蠢了。不管怎麼說,我也已經適應了第二次人生。

 ……是啊,說到底我就是個沒學問的僱傭兵。困難的事情想那麼多也想不明白。

 正因如此,才會擁有能擊碎任何障礙的力量吧?我握緊拳頭,像是在回答自己的問題。

 雖然現在還很難說有多大的力量——不過,連神都能揍他一頓的話,還有什麼幹不來的。

 不管是伊魯塔尼亞神,還是主神,如果要擋在我面前的話,我就揍他們一頓。

 在那之前,我還是打起精神——嘗試優雅地生活吧。

 心裡想著無關緊要的事,我哼了一聲。

 看到這,阿路貝魯就覺得是平時的米蓮努小姐,科萊特看到我也安心了起來——看來大小姐也不容易啊。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