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章 冷酷

第一卷  第九章 冷酷 「嗯……」

 昏暗中,科萊特微弱的呻吟著,以最糟糕的心情醒來。

 睡得很淺,而且還殘留著受傷產生的疲勞。在模糊的意識裡,科萊特想起了自己的處境。

 在聽說朋友吃了在街上蔓延的不好的藥後,自己就離開了學園。在那裡把戴兜帽的長袍男綁起來後,找到了買賣組織的據點倉庫——

 但到這一步後失敗了,淪為了囚犯。錯誤估計了自己的力量,還失敗了,最重要的是拒絕了好友的提議,才身處這種狀況。科萊特為自己的失態感到後悔,咂了咂嘴。

 「你醒了?睡得好嗎?」

 「……哼,這麼簡陋的床。」

 坐在正對面椅子上的男人聽到咋舌的聲音後,用半開玩笑卻毫無感情的語氣問著。

 對此,科萊特諷刺地回了一句。男人毫不在意地繼續說道。

 「科萊特。柯爾翁的公主殿下科萊特。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愚蠢,害得我的計劃被打亂了。」

 原本毫無感情的聲音裡,帶著些許明顯的憤怒。

 聽到那個男人冷酷的聲音,科萊特緊抿著嘴唇。

 一個可怕的男人坐在用鐵鏈鎖住自己的前方的椅子上,焦躁地嘟囔著。

 昏暗使兜帽深處的黑暗更濃,看不見他的臉。科萊特警惕地瞪著他那隱藏在黑暗後的眼睛。

 「大師,『路得斯』的庫存清點完畢了。」

 「辛苦了。既然工作結束了,就去外面巡視一下吧。」

 過了一會兒,又出現了一個男人,用敬語彙報著工作,稱那個閒聊著的男人為『大師』。

 即使帶著看起來一樣的兜帽,他們之間好像也有階級。

 科萊特把目光從正面的男人身上移開,仔細聽著他們的對話。

 這時,可能是注意到了視線,幾個男人中有一個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不過……這就是柯爾翁的公主嗎?雖然年紀尚小,但真是個不錯的女人啊。果然擁有高貴的血統的人只會和長得好看的人交往嗎?」

 聽到男人的話,科萊特皺起眉頭。

 多麼下流的語言啊。男人的話即使不是針對自己,也會惹人生氣。但是,那個地位低下的男人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繼續說道。

 「如果要殺的話,不如先便宜我們了?只是殺了的話,太浪費了。」

 「就是啊,那種胸,不像是小孩子……」

 男人貪婪的盯著科萊特因為戰鬥而衣服破損後裸露出來的肌膚。

 科萊特的表情變得焦躁起來。就算用想要射殺他們般的眼神盯著他們,男人們下流的慾望也會源源不斷地顯露出。

 「煩死了。」

 i-273

 但是,被稱為大師的男人開了口。

 就這樣,男人們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

 那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在成員面前停了下來,皮鞋發出輕微的聲響。

 「對……對不起……!」

 「張口閉口淨是些下流的慾望,真刺耳啊,閉上你的嘴。」

 「請、請原諒我——!?」

 被稱為大師的男人煩躁地嘆著氣,伸手去堵住其中一個成員的嘴。

 然後——

 「嗯、嗚嗚嗚嗚——!?」

 男人的尖叫響起。那副不尋常的樣子,緊緊吸引住了科萊特瞪大的眼睛——一個從嘴巴到臉頰都凝結著霜,被凍住的男人的臉。

 被稱為大師的男人一鬆手,凍住的嘴就張不開了,儘管如此劇痛還是讓男人不停打滾。

 看到偶然被選為懲罰對象的倒黴男人,剩下的男人頓時緊張起來。大師看著他們的樣子,重重嘆了口氣。

 男人根本不把人命放在心上——不,他肯定是把人命當成了路邊的石頭,他的行為讓科萊特啞口無言。

 (這種不把人當人看的做法……!)

 因為在科萊特看來,隱藏在帽子後面的男人的臉——眼神比冰還冷,看上去根本不像會做這種事的人。

 冰冷的呼吸直刺肺部。

 科萊特有生以來第一次對特定的『敵人』抱有恐懼。

 ——不,或許那是幼年時感情的延長線。

 超出認知的絕對存在——和思考『死亡』時的那種感情一樣——

 被稱為大師的男人冷漠地看了一眼,嘴巴被凍上,生怕撕裂而不敢開口的男人。科萊特緊緊瞪著他。

 在微弱的燈光照射下,他嘴角的皺紋焦躁地扭曲著。

 「真是的——計劃被打亂了,真讓人煩躁。誰能預料到國王棋會愚蠢到自己走過來?」

 藏在黑暗深處的瞳孔與仰視的科萊特對視了,他的眼睛裡只有冰冷。

 大師對毫無畏懼地注視著他冰冷眼神的科萊特嘖了下舌。

 「你為什麼要來呢?我不能在這裡殺了你,也不能讓你回去。真是的——氣死我了。」

 男人身上滿溢的魔力,如紫煙一般晃動著。那一看就知道如邪惡的黑紅色血液般的魔力。

 它的可怕和強大讓科萊特倒吸了一口冷氣。

 面對絕對強者的焦躁,如果有能讓人感覺到情感的魔力的話——即使是剛強的科萊特,也會浮現出恐懼。

 但最讓科萊特感到恐懼的是,那個被稱為大師的男人的眼睛雖然正對著自己,但他似乎在看另一個地方。

 科萊特從來沒見過精神如此異常的人。他的存在,對科萊特來說是另一個世界的概念。

 如果相信男人的話,他應該不會殺了自己。

 但根本不能相信他的話。一想到這句話出自精神異常之人的口中,就覺得根本無法保證自己的性命。

 科萊特很清楚,只要這個男人一時興起,就能輕而易舉的殺了自己。

 這個男人的力量非同尋常,科萊特是親身體會過的。所以她現在才會被鎖在這裡。

 被稱為大師的男人的眼睛,始終冰冷機械地看著科萊特。

 科萊特的後背感到一陣涼意。也許終於到了,她閉上了眼睛。

 就在這時。

 倉庫入口的門被猛地打開了。一聲巨響,吸引了倉庫裡所有人的視線。

 站在那裡的是一個混雜著硃紅色的銀髮少女。

 背對著外面陽光的那個身影,讓科萊特覺得宛如神明。

 那個少女囂張的說道。

 「喲——把我的公主還給我——!」

 同時,將手上的光球砸向地面。

 就在這一瞬間,伴隨著閃光的轟鳴聲支配了整個空間——

第十話 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