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學院

第一卷  第五章 學院 時光飛逝,一年後。十五歲的我離開了蓮烈領的佩特烈的家,來到了位於大陸中央的『澤爾福亞魔法學院』。

 「哦……比想象中的還要好啊……」

 簡直是壓軸級別的威嚴。

 有錢國家不惜財力就能製造出如此氣派的東西啊,簡直就是商品展覽會。

 雖然我對暴發戶的愛好沒什麼好印象,但現實中看到如此華麗的東西,也只能感嘆了。

 既然這裡聚集了各國貴族的子女,那麼這種氣派對於照顧各貴族,提高澤爾福亞的檔次來說是必要的吧。

 自從決定進入魔法學院後,我比以往更加專注於修煉。不過魔法方面,因為前世完全沒有接觸過,所以不在我的自學範圍內。

 我把佩特烈家的書,從初學者程度到稍難的都看了個遍,已經到了自學的極限。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入學的時機剛剛好。

 巴爾扎克就是那種世世代代從父母那裡繼承地位的少爺,在魔法方面完全是門外漢。果然追求力量還是需要,能夠向專家請教專業知識的環境啊。

 為此雖然遇到了各種各樣的障礙,完成繁瑣的手續等等。但我還是克服那些障礙來到了這裡,真讓人感慨萬千。

 今天的天氣——我不想說“是為了慶祝出門”之類的幼稚話,但確實是個令人心情舒暢的晴天。

 最重要的是,我終於從佩特烈家出來了。

 拋開那些雖然很煩,但對我抱有善意的傭人不談。在那種父親手下生活的話,對心裡健康很不好啊。

 我遲早會離開那個家,這次就當提前練習吧,能夠好好享受久違的單身生活,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起來。

 「看到了嗎?就是那個人。」

 「不像傳聞中的那樣,感覺很有氣質啊……」

 當然,我也覺得離安靜的環境還很遠啊。依然到處都是關於『瑟伯利亞之發』的傳聞。

 不提對伊魯塔尼亞來說特別重要這一點。即使傳聞向著『有才能的人』轉變了,其他國家也依舊沒有改變對我『神之寵兒』的認識。

 就算在這個聚集了來自大陸各個國家貴族子女的學院裡,米蓮努是特別存在的這一事實,也沒有改變。

 「可是,她是個很粗暴的人啊。」

 「也有人說,她一直吹噓自己是被神寵愛的存在。」

 當然,傳聞也不全是好的。

 說我粗暴的評價暫且不論 ,但我不記得『我』有吹噓過那種事。我甚至認為,如果真的有神存在,那她一定很討厭我。

 所以那應該是米蓮努自己公開宣揚的吧。……我深切地感受到,她是個根本不做正經事的傢伙。

 也許我這一生都會伴隨著『米蓮努』的影子,被年幼『米蓮努』做過的壞事,和瑟伯利亞之發特殊的性質所妨礙。一想到這輩子都要這樣,多少有些鬱悶,但我也確實習慣了。

 最重要的是,我來這裡是為了獲得不被流言蜚語束縛的“力量”。

 沒時間理會貴族小鬼的話……但是。

 「米蓮努小姐!好久不見!」

 「嘖……哎呀,阿路貝魯殿下,好久不見。」

 容易錯看成少女的我們王子殿下,撥開人群,緊握住了我的手。

 伴隨著周圍的騷動,大家的視線一起聚集到了這裡。

 我一邊咂舌,一邊擠出一副若無其事的笑容應付“王子”。

 「啊!不要說這麼見外的話!我和米蓮努小姐不是好朋友嗎!」

 「……先不說兩個人的時候,這裡還有其他國家的人呢?不能做出對王族失禮的舉動啊。」

 「您在說什麼呢。從那天起,我阿路貝魯就是米蓮努小姐的隨從。趁此機會,我想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米蓮努小姐是多麼偉大的人!」

 「你適可而止吧……你要這樣做的話,整個國家都會被人瞧不起的……」

 我一邊掛著淑女的笑臉,一邊斥責說著發瘋話的阿路貝魯。

 我不會讓任何人妨礙我隨心所欲地生活。雖然最終打算那樣——但現在還做不到。

 不管怎麼說,王子這個頭銜還是極具震懾力的,現在的我還沒有能擺脫它的力量。

 「……不知怎麼回事,好像能讓阿路貝魯殿下服從啊。」

 「簡直就像信仰……她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先不說熟悉伊魯塔尼亞教的人。對其他國家的人來說,竟然有人能讓王子低頭,這究竟是……肯定會感覺困惑啊。

 暫且不說阿路貝魯,我是絕對要避免伊魯塔尼亞被輕視的。但這傢伙卻不顧這些,對我頂禮膜拜。

 最近忙著辦理學院的相關手續,沒去見他。不過在那之前,他已經掌握了大部分的劍術。

 現在看來他還需要嚴厲的說教啊。因為要避人耳目,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行。

 「哦哦……原來你在這裡啊!我一直在找你,米蓮努!」

 在這種讓人頭疼的狀況下,又出現了一個新的麻煩。

 「科萊特殿下,好久不見。」

 「你太見外了,我遲早會讓你成為我的所有物——但那之前,我們是地位對等的朋友,所以不要這麼拘束的說話。」

 是大國柯爾翁的公主科萊特。

 對我來說,已經快笑不出來了。但在外人看來,我不過是一介公爵的女兒,怎麼可以和公主殿下說話口無遮攔呢。

 「聽說她是那個科萊特公主的朋友呢……」

 「米蓮努·佩德烈·德·蓮烈……到底是什麼人?」

 而科萊特的存在感之強,是阿路貝魯無法比擬的。雖然我個人對她抱有好感,但她實在是個麻煩的存在。

 我臉上浮現出柔和的笑容,用氣息壓制著對方,走近阿路貝魯和科萊特。

 「啊……你們知道的吧?你們知道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吧。」

 為了不讓周圍的人聽見,我壓低聲音。警告著阿路貝魯她們。

 「是啊!就算是科萊特公主,也不要讓米蓮努小姐為難啊!」

 阿路貝魯附和著我的話。不,不是讓你說這個啊。

 「阿路貝魯王子,我覺得你也沒資格說別人的事。」

 「我的行為沒有問題,我覺得這才是正確的姿態。即使是在人前,我也不能對米蓮努小姐無禮。」

 「這麼說,我的行為也是公正的吧。我沒有必要在意別人的眼光,可以隨心所欲地和朋友聊天,你不覺得嗎?」

 伊魯塔尼亞和柯爾翁。這兩個世界頂級大國的王族為了我而爭吵。

 少說也是個大新聞。周圍的困惑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

 也許留在家裡會過得更舒服吧,我還是小看了這兩個人的存在。

 「這下可不會無聊了……」

 我諷刺地喃喃自語,臉上掛著苦澀的笑容。

 短時間內, 不論好壞,我都會成為流言的中心吧。

 我也不是不想引人注目或者想隱藏起來。在成為這種身份的時候,我就已經在某種程度上做好了心理準備。一旦要一個人生活的話,還是有點名氣更容易走上正軌。

 但是,成為騷亂的中心只會讓人感到厭煩,看來寧靜的生活還是很難得到啊。

 正想要逃避現實的時候,一位偷偷窺視我的少女印入眼簾。

 少女一和我對上視線,就嚇得肩膀顫抖,暈了過去。

 ——嗯,包括阿路貝魯和科萊特在內,看來不會無聊了。

 我的目的本來就是不讓任何人妨礙我的人生。連小鬼們的流言蜚語都克服不了的話,來這裡還有什麼意義。

 要把礙事的人全部除掉。我兇惡地露出獠牙,對學院生活充滿了遐想。

第六章 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