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話 神賜的婚姻

第一卷  第二話 神賜的婚姻 馬車在不規則的搖晃。

 「這天」終於來了,烏雲在我的心頭盤踞。

 我託著腮看著窗外的天氣,真是晴朗的讓人討厭啊。父親巴爾扎克高興地說,這是神也在祝福這樁婚姻的證據。

 「你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米蓮努,你以前不是很高興能嫁給王子殿下嗎?」

 我忍住咂舌的衝動,盡力做出自然的表情,眺望著窗外回答道。

 「都說女人的心是很善變的。」

 因為要去很遠的地方,所以今天一整天都得呆在馬車裡。老實說,他的腔調真的很讓人厭煩。

 不僅如此。父母精心準備的過於華麗的衣服也很難活動,頭飾在視線邊緣晃來晃去,很煩人。

 更難受的是,我要去會見那個毀滅國家的幫兇,『史上最蠢的笨蛋』。還要討好對方,真是麻煩啊。

 ——因為窮奢極欲,導致國庫枯竭。輕易處決掉違逆的人,到處引發糾紛戰爭,結果導致國家滅亡的米蓮努,她並不是國王,而是王妃。

 雖然米蓮努在某種程度上可以為所欲為,但特別重要的事情上,擁有最終決定權的是另外一個人。

 也就是過往歷史中——或者更簡單的說法——也就是即將要面見的『阿路貝魯王子』。

 傳聞中他是個聰明溫柔的王子。但事實卻並不是這樣,他只是個對惡毒王妃米蓮努唯命是從、優柔寡斷的男人。這是史上最差勁、最愚蠢的真相。

 只有一點,他確實是美男子,但這也為他的軟弱增色不少——從某種意義上說,他是比米蓮努更沒出息、『昏庸』的傢伙。

 要我跟他打好交道,心情自然很不好。

 同樣作為男人,我本來不想說什麼。但如果站在國家頂點的男人,是這樣一個溫溫吞吞的柔弱男人,就覺得很噁心。一個被人追隨的男人,就應該有著與之相配的姿態。

 「奧奧,已經能看見了,米蓮努!那才是伊魯塔尼亞的中樞!驕傲而又莊嚴的伊魯塔尼亞城堡!」

 巴爾扎克重重地吐出一口氣,興奮地向窗外探望。

 一座做他所言的宏偉城堡出現在眼前。

 ……前世我也進去過。但那時我進去是為了把混蛋阿路貝魯『拉出來』。

 結果,沒等把他拉出來,那傢伙就被憤怒的民兵——不過,那樣也好。

 「心情好沉重啊……」

 口中重複著的無人知曉的牢騷,隨著清爽的風飄散了。

 ◆

 「歡迎你的到來,『瑟伯利亞之發』的持有者,米蕾努·佩特烈·德·蓮烈,以及令尊巴爾扎克·佩特烈·德·蓮烈,旅途辛苦了。」

 進入城堡後,最先來到的是覲見用的王座之間。俯視著跪在地上的我們——言語中的敵意毫不掩飾的溢了出來。

 一邊在高處俯視,一邊威嚴地慰勞著我們的,是約瑟夫·伊魯塔尼亞。伊魯塔尼亞王國現任國王。

 長長的鬍鬚和金髮,頭戴王冠,目光銳利——是符合“王”這一形象的老人。

 ……雖說如此,但他終歸也只是個愚蠢的傢伙。

 的確,到目前為止,伊魯塔尼亞這個國家之所以能如此和平,和這個男人的手腕有很大關係。與不斷以軍事手段擴張領土的鄰國柯爾翁締結和平條約,將和平維持到這地步,確實很厲害。

 內政方面,賦稅並不重,也沒聽說過民眾的不滿——如果把所有功績全都列出來的話,簡直不勝枚舉。從這一點來評價的話,大概就是名君了吧。

 除了把米蓮努這個女人,引入伊魯塔尼亞王室這一最糟糕的失敗之外。

 看來這個叫約瑟夫的男人是個虔誠的伊魯塔尼亞信徒。雖然也注意到了米蓮努的人品,但卻忽略這一事實,執意將『神之寵兒』引入王室。結果導致這個國家的歷史就此畫上了句點。

 至少王子能成長為正派的人的話,就不會出現這種最壞的結果了吧——

 「……喂,阿路貝魯。你要藏到什麼時候?你的未婚妻來了,快出來。」

 「是……是……!」

 混雜著驚慌的聲音回應了斥責,一個小小的身影突然從王座的陰影中出現。

 但他的半個身子還藏在王座的陰影裡——那樣子簡直就像小動物一樣。

 ……原來如此,這就是『史上最差勁愚蠢的人』小時候的樣子啊。

 會這樣也能理解——如果沒人看到的話,我也一定會煩躁地撓著自己的頭吧。

 從王座陰影裡出現的身影,用一句話概括,很容易錯看成少女。

 剪得很短齊整的金髮十分清爽,一塵不染。即使是在男女性別差異還沒有顯現的年齡,他的身材也屬於纖細瘦弱的。大大的眼睛,就如洋娃娃一般。

 ……如果他的頭髮長長了,如果不知道他長大後的樣子,那在他被稱為王子之前,我一定會認為他是一名少女。

 不按常理出牌的臉,換句話說——也就是一點男人味都沒有。這個叫阿路貝魯的王子。

 i-077

 ◆

 至少態度堂堂正正的話就另當別論了,可要跟未婚妻見面卻躲在椅子後面,真是沒救了。

 「哇……多麼美麗的人啊……!這位就是被伊魯塔尼亞神選中的人啊……」

 阿路貝魯一看到我,就睜著大大的眼睛露出驚訝的表情。

 外表被誇獎倒也不討厭……

 「啊,您也是。請多關照,阿路貝魯殿下。」

 我果斷露出職業假笑,阿路貝魯卻把自己的身子往後縮了縮。

 果然,這個男人的態度太過分了。

 雖然我也不想和肌肉發達的男人發生那種關係,但這種類型,還是饒了我吧。

 「哈哈哈,你害羞了嗎……怎麼樣,還能繼續進行嗎?」

 「這、這個……!能……但是,我能配得上神選擇的人嗎,我很不安……」

 ……或許,這個國家最失敗的就是約瑟夫國王對於這位王子的判斷吧。

 無論多麼聰明,要想領導國家——要想站在某人之上,就必須要擁有某些必要的東西。

 即便神明選擇了我,我也不會選這個王子作為另一半。為此,我要現在就開始做準備——但就這樣離開這個國家,我很不安。

 ……對這個國家的依戀早在前世就已經切斷了,但故鄉畢竟是故鄉。如果兩次看到它的滅亡,我還是會覺得很不舒服。

 既然我已經成為了『米蓮努』,那前世發生的事情,應該就不會原封不動的再次發生。但如果王子是這個樣子,未來依舊令人擔憂。

 「你們彼此之間應該還不瞭解吧?開個茶會增進感情如何,場地已經準備好了。」

 正想著不靠譜王子的事,約瑟夫國王就提議舉行茶會。

 順便鞏固地位的話,稍微參加一下也可以。

 「只有我們兩個人嗎?那,那個,我……」

 突然的提議讓阿路貝魯驚慌失措,悄悄地偷看我的眼色。

 ……啊,這也許是個好機會。對即將滅亡的國家見死不救,會睡不好覺吧。

 藉此機會,我要好好重新敲打一下他的性格。

 「嗯,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提議。」

 我忍住內心的焦躁,笑著點了點頭。

 ◆

 「這邊請。」

 離開覲見的房間,附近的侍衛帶我們來到了談話室。

 環顧一圈,這裡的每一件傢俱都很昂貴。這可不是能心平氣和交談的氣氛啊,反而有種焦躁感。為了彰顯王室威嚴,招待客人的場所就必須如此奢華嗎?

 被帶進房間後,侍衛們留下一個人後就退出了談話室,我、王子,再加上侍衛,一共三個人。

 ……太過和平了吧。雖說是本國國民信仰的對象,但是在擁有巨大魔力的『瑟伯利亞之發』面前,僅用一個人守護唯一擁有王位繼承權的王子,不覺得太大意了嗎?

 對這個國家來說,『瑟伯利亞之發』是神聖的存在——而這種盲目,會導致國家毀滅。

 「真是的,完全不能交給你啊……」

 我坐到一張大椅子上,蓬鬆的靠墊柔軟地抵住了腰。果然是一把好椅子啊。我冷哼一聲,王子的肩膀隨之抖了一下,護衛也皺起眉頭。

 「哎呀,失禮了。王子殿下還沒坐下,我就先坐下了,真是失禮了。」

 「啊、不、不!讓您費心了是我的錯,對不起……!」

 我帶著些許挖苦的挑釁,試圖激怒王子。但王子並沒有生氣,他縮著身子,急急忙忙地坐了下來。

 ……喂喂,被小瞧到這種地步,還什麼都不說嗎。我真的開始擔憂了。

 負責護衛的男人露骨地表現出不快——但阿路貝魯是這種態度,主人沒說話他也不好說什麼。

 「請不要那麼貶低自己。阿路貝魯殿下是伊魯塔尼亞王國的王子吧?所以要穩重一點,即使做錯了也不要自責。」

 「嗯,是的,沒錯……」

 ……這樣不行。

 上一段歷史中,今天發生的對話,浮現在了眼前。

 如果『瑟伯利亞之發』的持有者不斷逼迫的話,不,即使不這麼做他也會妥協聽從的吧。

 ……怎麼回事,記憶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阿路貝魯殿下,我有件事一直想在見到您後問您,能准許我問您嗎?」

 「好,好的!請問!」

 這樣做是有意義的,畢竟是故鄉啊。

 這樣下去,就算米蓮努不做多餘的事,這個國家也會滅亡吧。如果是在和平時期倒也沒什麼問題,但鄰國是柯爾翁,那就太糟糕了。那位女帝大概,即使對手不是米蓮努,也會因為對手是這種人而感到焦躁吧。

 能做的事情不做,良心會不安的。

 「很抱歉,我很困惑——阿路貝魯殿下想成為什麼樣的國王呢?」

 「什麼……?」

 首先要問的是,阿路貝魯這個男人想成為什麼樣的國王。

 雖然前世聽說這傢伙是一個很溫和的人,但就做的事來說,也只是對米蓮努言聽計從而已。

 正因為如此,我還不知道他自己是怎樣的人。

 我所知道的,只有他那副彷彿接受了什麼似的,任由粗劣的斧子砍入肩膀的表情。

 「……我想成為父王那樣的國王。」

 果然——說這話的阿路貝魯眼裡能看到很多東西。

 「能解釋一下嗎?」

 「建立和平,貼近人民,向著更好的未來前進——這樣的國王。雖然我現在還需要學習很多必要的知識,但我想成為受人民喜愛的國王。」

 很偉大的理想。雖然現在看來還很天真,但為此不斷付出努力的話,也是個不錯的答案。

 護衛的表情也緩和了幾分。……被部下仰慕的這部分,看來要稍微改變一下看法了。

 但有一點,對這傢伙來說是必要的——必須擁有的意識。

 「真了不起。……那麼,恕我冒昧,可否讓我給您提個建議?」

 「米蓮努小姐給我?好的,拜託了。」

 「那麼,請您不要再信仰神明瞭。」

 「啊……?!」

 那就是不再信仰神這種無聊的東西,養成靠自己的力量想辦法解決問題的意識。

 王子發出驚愕的聲音。

 從神的使者嘴裡,說出了否定國教的話。會震驚也是當然的。

 「這是什麼意思?!米蓮努小姐明明是『瑟伯利亞之發』的持有者……神的寵兒啊!」

 「就像我說的,在真正重要的時刻,神是不會拯救人類的。『我,米蓮努』是親身體會到這一點的人。」

 他把手放在胸口,嘴角扭曲。眼神卻透露出冰冷。

 阿路貝魯站起身,臉上混雜著憤怒和失望。我用僱用兵時,夾雜著殺氣的眼神看著他,這令阿路貝魯不得不屏住呼吸,再次癱坐在椅子上。

 我對此心知肚明。即使被說成是神的寵兒,但神也沒有拯救那個寵兒的「事實」。

 我不知道『米蓮努』是否信仰神,也許只是把他當作裝點自己威望的裝飾品。但不管怎麼說,神並沒有拯救相信自己的伊魯塔尼亞王國國民。

 那件事,是還沒有發生的事情。如果沒有米蓮努,伊魯塔尼亞的滅亡那天的事大概不會發生了吧。

 但是,如果讓這個弱小的王子當上國王,那一天就不遠了。弱小的國家,歸根結底只是會被吞噬的「食物」。即使現在能和柯爾翁和平共處,但如果在身邊棲息的是那位女帝的話,絕對不會有未來的。

 「正因為如此——你必須變強。要想領導這個國家,現在的你太弱了。」

 「怎麼會,我……」

 受到殺氣的影響,阿路貝魯的眼裡湧出淚水。

 不僅僅是恐懼銳利的眼神吧。也有他所信仰的神,卻被那個神所鍾愛的人否定而產生的混亂。

 彷彿再現了那個場景話語,映照出的地獄的眼瞳,多少也傳達到他的內心了吧。

 ……不過,稍微打擊一下他那渺小的自尊心,也不是什麼壞事。

 「首先不要再信仰神明,試著磨鍊自己的身體和精神如何?信仰神明這種事,等你成長後,眼界變高了,在去考慮也不遲。」

 「啊……啊……」

 雖然勉強維護住了大小姐的體面,但僱傭兵般的強硬言辭,還是讓阿路貝魯像陸地上的魚一樣,渴求水般的不停張嘴。

 似乎並不是只有膽怯。思緒也處於混亂狀態,無法整理清楚現狀。如果是這樣的話,還是有救的。

 算了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做到的事。雖然不情願,但今後見面的機會會越來越多,而且這傢伙為國家著想的心也不假。只要慢慢地重塑他的性格,未來應該能獨當一面。

 雖然雙方初次見面的印象糟糕極了,但從一開始就是順帶的。本來也沒打算處好關係,所以被喜歡還是被討厭都無所謂。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對方畢竟是王子,事情到此為止,讓他下不來台也不好。

 「請您考慮考慮。不過,我不知道被我這個女人這樣說,卻只能啞口無言的您,能不能做到——」

 面對態度不溫不火的阿路貝魯,不知不覺間就火大起來。還想再說什麼的時候——就被一旁怒火積壓已久,爆發了的侍衛,打斷了。

 「米蓮努大人,您太無禮了!從剛才開始您說的話就……!」

 額頭上的青筋暴起,衣服下面的肌肉也因氣憤清晰的隆起。

 對主人的無禮令他怒不可遏。

 「哎呀,真是失禮了。」

 「即便是神的寵兒,我也不能將您對我主的無禮,視而不見!」

 騎士端正的臉龐漲得通紅。

 但我此時更在意的是他的身材。

 身為王國的近衛軍,想必魔術方面的造詣一定很高。但他似乎並不依賴於此,而是認真的錘鍊了身體。那是對戰鬥真誠的證據。

 這麼沒出息的王子,卻能被如此有能力的部下真心愛戴,這點讓我有點吃驚。

 看來前世聽聞的品行很好,也不是毫無根據就流傳開來的。

 「不能視而不見嗎?那想怎麼樣?動手殺了我嗎?」

 我挑釁地眯起眼睛。

 「保羅!你才是無禮的!這位是……!」

 「阿路貝魯殿下……但是……」

 如果我現在是平民,他一定會滿不在乎地收拾掉我。但現在不行,因為我是『神的寵兒』。

 一開始如此激動倒還好,但之後還這樣就太草率了。

 但是,我不討厭。

 連面都沒見過的神,沒必要相信。

 一個普通公爵家的小姐,對身為王子的主人做出無禮的事,指責她是非常正常的。

 就優先級來看,這名近衛軍這是把主人排在神的前面。而這樣的人,才是這個盲目崇拜神明的國家所需要的。

 「不,阿路貝魯殿下,這樣就可以了。‘只是譴責公爵家的小姐對王子的無禮行為’,這位先生所做的僅僅是這樣的事情。」

 「米蓮努小姐?」

 我面無表情,用僱傭兵的眼神瞪著近衛軍。

 大概是察覺到了其中夾雜的殺氣,近衛軍的眼神變了。

 他感到驚愕,還有一種自己都沒有意識到的恐懼。

 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這種方法真是方便啊——扮豬吃老虎。

 隱約察覺到——原來這個國家也有正經人啊。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沒有必要去窺視來路不明、連身影都看不到的神的眼色。因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是我們。今後,這個國家需要的也是這樣的人。請仔細看看。」

 我轉過身指著近衛軍,兩人都驚呆了。

 大概是因為我這邊的氣氛已經緩和下來,近衛軍雖然感到憤怒,但也不好再說什麼,一時語塞。

 「雖然這種話輪不到我說。不過,如果您能為剛才的失禮向我主道歉的話……」

 「不會的,我本來就不打算道歉哦。」

 我打斷了近衛軍讓我向他主人道歉的話,繼續挑釁。

 這是個好機會。我要趁這個機會,讓他們認清神這種東西。

 「……米蓮努大人,仗著是您是女孩子無法對您出手就胡言亂語,也太沒品了吧?」

 「哎呀,不勞您費心。我目前正在鍛鍊身體,並且自認為不輸你們這些男人。」

 我掩著嘴,溫和地笑了。

 大概是意識到「這些男人」不只指自己,也包括阿路貝魯吧,近衛軍臉上的青筋再次爆起。

 「哈哈……是嗎?不過,俗話說一知半解乃是大忌。太過輕信自己的能力是很危險的。」

 近衛軍男人臉上帶著笑容,聲音也努力維持平靜,但還是掩飾不住憤怒。

 說什麼才能徹底激怒這個小鬼呢?……再推他一把吧。

 「是啊……如果可以的話,能請您陪我切磋一下嗎?請阿路貝魯王子殿下的直屬近衛軍務必幫忙。」

 言外之意,想打架的話,樂意奉陪。

 突然提出要切磋的提議。在場的所有人都僵住了。

 理解了其中意思的阿路貝魯突然站了起來。

 「危、危險!您可是女孩子……!而,而且保羅可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劍士!?」

 看來腦筋轉得並不慢啊。不過,如果是炫耀自己的本領,那就更不用說了。這位王子不知道,被女人嘲笑到這種程度還保持沉默的男人,根本不存在。

 「……這不是很好嗎?阿路貝魯殿下,這是米蓮努大人的願望。而且我有分寸。」

 名叫保羅的近衛軍,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冷冷地回道。

 對他來說劍術是駕輕就熟的事,沒理由不答應。

 事情總算變得有趣起來了。身體的鍛鍊也有了一定的成果,前世的技術也漸漸重新掌握了。正好在這裡試一試身手。

 「那麼,可以借用一下中庭嗎?」

 「啊……這,這是怎麼回事……」

 忽視一旁慌張失措的王子。

 我看著保羅的眼睛,再次露出笑容。

 ◆

 「沒想到會有這麼多觀眾來啊。」

 為了尋找能夠『切磋』的開闊空間,我們來到了中庭。

 轉移完畢,正在準備訓練用的木劍的時。不知道消息從哪裡傳開了,城堡中有空閒的人都出來了,把我們團團圍住,等著看熱鬧。

 雖然大部分的視線都是出於興趣,但其中還是混有帶著敵意的眼神。倒也是,把自己侍奉的王子說得一無是處,會生氣很正常啊。

 不僅如此,士兵中也有一些是為了監視保羅不要做過頭的吧。

 最擔心的還是國王,不過好在約瑟夫王並不在這裡。不感興趣嗎?還是在哪裡進行會談?不過沒來真是幫了大忙了。

 「需要我為您推薦護具嗎,沒有護具真的可以嗎?……即使受傷也沒關係嗎?」

 「請多關照。沒有適合我嬌小身體的護具——我也不會受傷的。」

 在確認木劍的觸感時,看起來心情不錯的保羅開口了。

 推薦護具,大概只是在切磋前走個形式。雖然是木劍,但足夠用力的話還是能殺人的。雖然對方是對王子無禮的外人,但『瑟伯利亞之發』的擁有者要是出了什麼事情,就麻煩了。

 不過,讓我注意不要受傷,也就表示會以讓我受傷為前提攻過來吧。幹勁十足啊。

 「保羅,住手!如果米蓮努小姐出了什麼事,你是絕對無法彌補的!?」

 不出所料,就連王子也厲聲制止。

 「您在說什麼。這是米蓮努大人懇切希望的啊。最大限度地滿足她,不正是對『瑟伯利亞之發』的敬意嗎?而且米蓮努大人是『神之寵兒』,就算在切磋時發生了什麼,想必也不會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吧。」

 畢竟是王子的直屬衛兵,對自己很有自信啊。

 不管怎麼說,阿路貝魯會沮喪地退下,也是出於對這個叫保羅的士兵的信賴吧。如果在這裡大喝一聲「我是王子」的話,或者道歉說「是我氣量不夠」的話,就能圓滿收場吧。

 但是——我深深感到,這個國家,不,不只這個國家。那些盲目自信的上流階層的人總是有很多漏洞。

 「那麼,準備好了。按照事先約定,此次是切磋劍術,禁止使用攻擊魔術,可以嗎?」

 「嗯,我同意。」

 「好,那麼……誰來發開始信號呢!」

 聽了保羅的話,我粗魯地舉起劍。與這個國家的『劍術』相去甚遠的我的劍術——「僱用兵恩維爾」的架勢讓周圍的人不禁笑了出來。

 『瑟伯利亞之發』的任性的小姑娘開始習武了,伴隨著他們的嘲笑,這種說法在貴族和皇族之間流傳。『有傳言說她是為了炫耀自己的力量、大概是任性女兒一時興起吧、或許連傳言都是她本人散播的』聚集的視線中迴盪著這些話語。

 「哦哦……那就是『瑟伯利亞之發』主人的魔力嗎?」「

 「『神之寵兒』竟然只有這種程度,難道她的力量還不如那些下等兵嗎?」

 那些人笑的不僅是我的劍術架勢,更是我看起來羸弱的魔力。越是有自信的人,越會根據對方的魔力來判斷實力。

 我只是將魔力抑制到極限。

 僅是如此,就能把那些騎士和士兵騙得團團轉。

 就連這個叫保羅的近衛軍,也以為窺見了大小姐面具下隱藏的本性。

 「開始!」

 負責發號的士兵,用力揮下了高舉的手。

 於是——保羅拍了拍胸脯,彷彿在說放馬過來。

 精英們在這種地方就是不行啊。

 「真是紳士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請不要客氣。我為了侍奉阿路貝魯殿下而磨練出的本領,可不只是花架子。」

 在前世遇見這傢伙的話絕對沒問題。不過,現在這種情況下不好說啊。

 對手畢竟是「神之寵兒」。他大概只是想讓我丟人後灰溜溜的回去吧。不過,俗話說的好,不要以貌取人。

 身體彎曲呈前傾姿勢,木劍自然垂下襬好姿勢。

 然後,我擦著地面,向前掠去。

 「……!?」

 或許是被我的接近的速度嚇到了吧,保羅露出驚愕的表情。

 雖然沒有特地起過名字,但上輩子這種突近技術被稱為『獸』。

 儘可能壓低姿勢,在地上掠過的步法。那樣異質的動作和步法纏繞的低姿勢,簡直就像野獸一般。

 人總是很難應付來自腳下的攻擊。如果是小動物,踢飛就完事了。但做出這種動作的是,露出如刀刃般獠牙,會思考事物的人。

 不過,這次的武器是木劍。

 「嗚啊啊!?」

 保羅朝迫近腳邊的我揮動武器。揮劍的軌跡毫無招式可言,非常不像樣。說到底,劍術這東西是以人為對手而發明的,並不是以在地上奔跑的野獸為對手。

 雖然我的樣子徹頭徹尾就像個猴子,但效果極好。更何況是十四歲的小個子小鬼,光是高速移動的小號靶子,就足夠擾亂敵人了。

 把劍架在肩膀上,將頭頂揮下來的劍的劍勁卸掉。再以適當的角度接住劍,擋開。這是『獸』中最常用的防禦方法。

 我架開狠狠劈下來的劍,順勢猛擊他的腳。

 「啊……」

 如果是真正的劍,他的腳就斷了。總之保羅已經無法再戰鬥了,我直接繞到他背後,用劍抵住跪在地上的保羅的脖子。

 「可以判定勝負了嗎?近衛軍先生。」

 我故意不情願地問道。

 聽到聲音,那張臉終於回過頭來。一臉茫然。

 ……那倒也是。抑制著魔力的我讓保羅輕敵了——就這樣贏得了勝利。

 說實話,如果保羅動真格的,結果或許會不同吧。但,事實並非如此。

 「你太大意了吧?如果這是面對刺客的實戰,你會懷著怎樣的心情來挑戰我呢?我有點好奇——」

 輕敵,這是他最大的敗因。輸給了只擁有普通魔力,稍微鍛鍊過的孩子。應該好好給他上了一課吧。

 「那樣的話,王子肯定已經死了。我建議,還是不要以貌取人。」

 我的話讓保羅僵住了。沒錯——如果這是實戰的話,這個國家就會至此終結。王子身邊的近衛軍失敗就是這麼回事。

 因為對方的魔力低,因為對方是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平民——就疏忽大意的話,會死的。

 在這個世界上,即使魔力再值得依賴,被人砍到也會死亡。

 火球、光箭固然是威脅,但被沒有任何魔力的劍刺入腹部,也會完蛋。

 無法拋棄由魔力鑄就的光輝形象。說到底,這個國家在這方面很『弱小』。

 最後能活下來的,終究只有強韌的傢伙。這一點上,鄰國的女帝可是個厲害的傢伙。率領大軍來毀滅瀕死的鄰國。

 「保羅……保羅隊長……」

 「敗給了連那種魔力都感覺不到的嬌小少女……?!」

 來圍觀的士兵們議論紛紛。

 即便如此,這個叫保羅的男人實力還是很不錯的。

 如果他能充分發揮自己的實力,至少能夠和我痛快打一場。

 丟下茫然自失的保羅,我走向阿路貝魯。

 瀟灑地行了一禮——

 「看到了吧。弱小的話什麼都保護不了,弱小的話連活都活不下去。死了,就無法貫徹自己。最終,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只能變得強大。」

 「誒?!啊、誒……!?」

 我用只有王子才能聽得到的微弱聲音,清晰地告訴他。

 不知道是因為突然變了的語氣,還是聽到的話——王子彷彿被雷擊中一般,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能和你說幾句話嗎?如果可以的話,這次只有我們兩個人——」

 戴著面具的我微微一笑,想必一定是清純的少女模樣吧。

 如果沒有看到我之前的本性的話。

 ◆

 因為要從中庭到一個我們倆能單獨交談的地方,所以我們就來到了阿路貝魯的私人房間。

 既然是王子的私人房間,那應該就沒有人敢輕易進入,也沒有人敢豎起耳朵偷聽,也不會有監視。所以我不再掩飾自己,蹺起二郎腿坐著。

 眼前的阿路貝魯比剛才更加畏縮。果然「裝成大小姐」並不適合我。雖然我完全沒有這種打算,但如果要訂婚的話,兩個人各懷鬼胎,那也沒什麼意義。

 我冷冷地望過去,阿爾貝勒雙腿併攏,縮成一團。

 「我想聽些實話。」

 「啊、啊是!」

 身體僵硬的阿路貝魯,向前探出身子,挺起背脊,結果身體更加僵硬了。

 他的態度過於坦率了,或許給他點刺激也不錯。

 「跟到今天為止,連臉都沒見過的粗野女人定下婚約,你願意嗎?換作是我的話,肯定會拒絕。」

 今天一天,我充分認識到了王子的軟弱。

 假設現在我和阿路貝魯訂了婚。這種情況下,等待他的無疑是和前世一樣的格局——隨心所欲的我,和唯命是從的他。

 而且,即使換了對象也不會改變。

 並不是只有『米蓮努』這樣的女人想當皇妃,所有貴族的想法都和她一樣吧。

 總之,如今這個階段,不管他怎麼做,國家的未來都是一片黑暗。

 如果是一般的家庭,女人掌握大權——想想前世的朋友——應該是件好事。但如果是國家那就不正常了,一旦掌握實權那就完蛋了。

 「啊,那個……如果是米蓮努小姐那樣的人的話……」

 最重要的是這傢伙怎麼這樣。

 都這樣做了,居然還覺得「我」這樣的女人好。

 「我都這樣說了,別開玩笑了。如果你想成為父親那樣的人,就不要讓女人為所欲為啊。」

 一想到他是不是受虐狂,我就頭疼起來。

 趣味愛好可以隨心所欲,但被虐趣味牽扯到國家就不好了。

 「我確實很憧憬像父親那樣的國王,但更重要的是——」

 他移開視線,揚起一側的嘴角,發現自己難得的想要發表意見,於是又一臉不自在地收回視線。

 容易錯看成少女的少年扭動著身體,微妙的像畫一般,反而讓人覺得噁心。

 醞釀好語言後,阿路貝魯抬起頭來。

 「那、那個……我想變得像米蓮努小姐那樣帥氣!」

 「啊……」

 蹦出了意料之外的話。

 「呈現出那樣精緻、華麗、美麗的的身姿,並且有著令人難以置信的強大劍技!如果有一位年長的哥哥的話,一定就是那樣凜然的形象吧!米蓮努小姐——不,米蓮努大人的樣子,就是我理想中的樣子!」

 他氣勢洶洶,炯炯有神的眼睛告訴我們,他所說的都是事實。

 「美麗、強大、高貴……您就是侍奉伊魯塔尼亞神的女武神一般的人!」

 「哦、哦……也有這種說法嗎?」

 「是的!我一定要像您一樣!」

 他的氣勢實在太猛了,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長得也很有女人味,雖然不瞭解他的嗜好方面,但看他剛才表達的這種喜好……看著那張臉,我不禁產生疑問,這傢伙其實是個女人吧。

 把有男子氣概的女子是當作理想。我不想否認,也許這傢伙是活在未來的人吧。至少在我死之前,這種嗜好流行的時代還沒有到來。

 話雖如此,喜歡強有力的人,想成為那樣的人,也是很好的想法。這是我今天聽到的最響亮的一句話。

 「哦……也就是說,你想要成為一個男子漢嗎?」

 「啊!是……是的……如果可以的話,希望您能指導和鞭策我……」

 也許是把想說的話說出來的氣勢已經消散了,他再次縮了起來,但依然堅定的回答道。

 「哼,我好歹也是女孩子,你想讓我教你怎麼變得像個男人?」

 「啊……對、對不起……」

 我略帶諷刺地說,狼狽不堪的阿路貝魯像鳥兒一樣揮動手臂否認。

 「哈……哈哈哈……!你說了很有意思的事啊,王子殿下。」

 他那樣子很好笑,讓我不由得笑了出來。

 但並不討厭。

 「好啊,想要變得像個男子漢,讓我來好好鍛鍊你吧。」

 「真的嗎?!」

 阿路貝魯起勁的樣子,真的很好笑。

 回想起來,以前當僱傭兵的時候,也有好幾個人自願「拜師」。不過想要成為一個男子漢這樣的目的還是第一次,很新鮮。

 「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如果你不接受的話,這件事就免談。」

 但是,在此之前必須有一個前提。

 我把腿收到椅子上,胳膊拄著膝蓋。然後豎起一根手指。阿路貝魯誇張的嚥了下口水。看得出他很緊張。不過,我想說的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不要再相信神了。我的生存準則就是就是,利用眼前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靠自己的力量掃清一切障礙。為此即使是『利用』神也沒關係。」

 我不相信神,僅此而已。

 有依靠的東西並不是壞事。在快要倒下的時候,有一根柺杖挺不錯的。但盲目相信到忽略自己腳下的路,那就是愚蠢了。

 「這……」

 「做不到嗎?」

 我瞪著他說道,阿路貝魯的臉陰沉了下來。

 然而,在稍許的躊躇之後,他抬起了充滿決心的臉。

 「說實話,我覺得很難。因為我是這個國家的王子,一直被教導要信仰伊魯塔尼亞神。」

 結果還是不行嗎——我正想著。

 但是,他接著說。

 「但是,看了你剛才的戰鬥,我明白了。如果用伊魯塔尼亞神賜予的強大魔力,釋放出攻擊魔術的話,打倒保羅是很容易的事吧。但是您,僅僅用微量的魔力和鍛煉出來的技術,就打倒了王國中優秀的騎士保羅。雖然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但你這樣做是為了告訴我,即使沒有神,我也能憑藉自己的力量開拓世界。」

 實際上,正如阿路貝魯所說。並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才不使用魔力。只是因為這樣做最容易,所以才這麼做的。

 但是阿路貝魯似乎從那一戰中看到了不同的東西。

 「對我來說剛才米蓮努大人的戰鬥,是對神的否定。擁有『瑟伯利亞之發』的你這樣做,一定有某種意義和難以言說的體驗的吧。所以如果你讓我不要再信仰神,我會這麼做。作為代替——」

 「作為代替——?」

 阿爾貝頓了頓,閉上了眼睛。

 大概是在想些什麼吧,他的眼神和語氣都很沉重。

 然後,他像下定決心般突然睜開眼睛,強有力地宣佈道。

 「我會相信米蓮努大人!」

 否定神。我根本不打算在那樣一場殘酷的戰爭之後,還忍受信仰神這種荒唐的事。

 但事實上,我深切明白,即使到了最後的最後,神也不會拯救他的『寵兒』。

 ……突然發現,阿路貝魯的眼睛長得還不錯。

 雖然他全是在自說自話,但好像確實抓住了什麼。

 「你這話說的還真是有條有理啊。好吧,讓我來鍛鍊你吧。」

 「啊,好!謝謝您,米蓮努小姐!」

 他咧開緊抿的嘴,緩緩露出了少女般的微笑。

 閃閃發光的眼睛,說的大概就是這種吧。我從沒見過傭兵界之外的人,那樣一雙純粹的眼睛看著自己,感覺還挺新鮮的。

 不過,事情變得奇怪起來了啊。

 前世從來沒收過什麼麻煩的徒弟,雖然還算不上徒弟,但第一次教的居然是王子。

 人生還真是處處充滿未知啊。不,如果非要說的話,變成該死的米蓮努這件事就夠奇葩的了。

 ——但是。

 突然,我對上阿路貝魯看我的視線。

 那眼神用一句話概括就是『憧憬』。就像髒兮兮的小鬼看到閃閃發光的樂器一般——就像夢到雙手無法觸及的存在時那樣。

 不,這樣描述也不太準確。這或許是——信仰的對象變了……不會吧?

 對今天剛認識的女人就痴迷到這種地步,我覺得問題還是沒變啊——

 「嘿嘿,接下來就拜託您了,米蓮努大人!」

 這樣笑著的阿路貝魯的臉,果然只有可愛的女孩子才有啊。

 ……不要著急,重新慢慢塑造他的性格吧。

 這麼說來,我要經常來這座城堡了嗎?好麻煩啊,但父親一定很高興吧。

 我嘆了口氣,狠瞪著阿路貝魯。

 那幸福的表情,真讓人對未來感到不安啊。

第三章 因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