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驕傲

第一卷  第一章 驕傲 我(譯註:男性自稱)——不,自從『我』(譯註:女性自稱)以『米蕾努』的身份開始生活以來,已經過去一年了。

 我正沉浸在思緒中,為了整理這段時間瞭解到的事。

 首先是關於這具名為『米蕾努·佩特烈·德·蓮烈』的身體。說到米蕾努,『米蕾努·伊魯塔尼亞』就是那個惡女,嫁入伊魯塔尼亞王室後的名字。

 原本的名字『米蕾努·佩特烈·德·蓮烈』的含義是『蓮烈領地,佩特烈家族的米蕾努』。

 本來還想,會不會是有著相同名字的另一個人?但結果,伊魯塔尼亞王國如今還存在,這個米蓮努也同樣是擁有『瑟伯利亞之發』的『神之寵兒』,並與王子有著婚約。

 所以這裡應該是過去,這具身體是那個『最惡王妃』小的時候吧。跟讓我成為這個女人的屈辱比起來,和這種女人待在一起的噁心感,簡直微不足道。

 其次。據說這個叫米蓮努的少女,從小就是個不像樣的人渣。

 一年前——我剛寄宿在這具身體的時候,佩特烈家的僕人們對待米蓮努,就像對待一個一碰就爆炸的火藥桶。

 聽說,從懂事起,她就以『神之寵兒』的身份為所欲為。剛從這個寄宿的身體裡醒來時,侍女看到我的反應,就像看到暴君從沉眠中醒來一樣恐怖。

 第三,這個米蓮努的雙親,也是混蛋。

 並不是說虐待她,恰恰相反——那幫傢伙對擁有『瑟伯利亞之發』的米蓮努唯命是從。

 對於女兒——米蓮努的任性,除了“是”以外沒有其他的回答,根本沒有說人話的嘴。有的只是自己的面子和對『瑟伯利亞之發』這一權力的依戀。

 不僅不制止女兒的暴虐,反而稱讚她,那是執政者應有的姿態。想要什麼就給什麼——這就是我所見的『米蓮努的雙親』。

 那些傢伙一定,把米蓮努當成了,只要拜拜就能得獲利的銅像吧。只是提供一些東西,就以為是在養育孩子,真是搞笑。

 不過,多虧如此,我也可以在某種程度上為所欲為——

 「呼……!」

 為了斬斷雜念,我揮出比自己身量還大的劍。

 變成這個身體之後,我就開始徹底鍛鍊『米蓮努』的身體。

 可真是太辛苦了。因為沒什麼力氣,所以最初是從幫家裡的傭人搬東西開始。

 經過一番努力,終於能扛起木桶了。到現在搬大型傢俱也輕輕鬆鬆——掌握了這種最低限度的力氣後,我才開始握劍。

 儘管如此,身體的外表上也僅有一點點變化。大概是因為體內有『魔力』吧。

 想想也知道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在過往的歷史中米蓮努經常賣弄它的『瑟伯利亞之發』,以及頭髮帶給她的力量。

 ——燒燬教會,也是她誇耀的一環。

 想到這,苦澀的味道就在嘴裡蔓延開來。不過鍛鍊魔力,對我來說倒是新鮮有趣的事。

 做什麼都沒有用——不管出身如何,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由力量決定的。前世深諳這一點的我,必須要得到力量。

 不但要習慣前世沒有持有的魔法,而且我也不打算走父母鋪好的道路——嫁入王室的路。

 這樣的話,就只有離家逃跑了。但要憑一個人的力量走下去,無論如何都需要力量。而這,就是為了掌握力量的訓練。

 帶著氣勢揮動劍,嘗試使用充滿身體的魔力。

 剛變成這個身體的時候,連個空桶都抬不起來,讓我很驚訝。但現在我練就了不少力氣。

 也許是使用了魔力之類的東西吧,似乎只有最低限度的肌肉。也可能是男女在這方面有性別差異,我也不想多什麼了。

 ……雖然很慘,但多少也已經有前世的力氣了。

 「真是的,欺騙也要有個限度啊。魔力也好,『瑟伯利亞之發』也好……」

 伊魯塔尼亞這個國家的名字,來源於『伊魯塔尼亞』神。而『瑟伯利亞之發』有著與神鍾愛的花朵一樣的顏色。所以,擁有這種頭髮的人被稱為『神之寵兒』。

 想到前世米蓮努死時的樣子,我就覺得,認為神存在是一件極其愚蠢的事。但不知為什麼,擁有『瑟伯利亞之發』的人天生就擁有巨大的魔力。

 米蓮努也經常炫耀自己的力量。燒教堂啦,山啦,簡直就是淨喜歡玩火的惡趣味小鬼。

 沒有好好考慮使用方法,真是暴殄天物。這讓我想起了前世最後聽到的柯爾翁女帝的話。

 『如果不是那樣的人渣,而是你這樣的人擁有了這種魔力。那麼大陸的勢力版圖將會徹底改變吧。』——當時我還覺得她太抬舉我了。但當我真的擁有了魔力後,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個想法,或許我真的可以憑一己之力在歷史上留下姓名。

 感覺汗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我把劍插在院子裡,仰望天空。

 我低下頭,那是一雙少女的小手。

 ——前世的話,我沒有魔力。因此我被輕視為『卑賤之民』、『魔法無能者』。

 但是,作為交換,我掌握了在戰場上殺敵的『技術』。誰都沒能掌握我力量的真相,倒在了我的面前。那些被沒有魔力的我打敗的人,紛紛罵我卑鄙、野蠻,而這兩個詞化作了一個名字『野蠻之牙』。這個代表了那些什麼都不懂的傢伙、不服輸的名字,對我來說,並不是什麼討厭的東西。

 ——就這樣不斷揭示敵人弱小的我,最後,卻被更大的力量吞噬,被殺了。

 生命終結後,卻被塞進了這個最討厭的『最壞的惡女』身體裡——

 我憤怒地握緊了拳頭。

 「絕對……絕對不能輸。這次的人生,無論是誰,那怕是神都不能妨礙我……!」

 權力的、民意的、歷史的、在這巨大的力量洪流中——絕對不會再被命運裹挾牽制。

 我不打算成為霸主,也不打算報復。既然成為了『米蓮努』,那我就坦然接受。

 不再輸,是我這次人生唯一的規則。

 掃除所有阻礙我的障礙,我要走自己想走的路。

 為了這個目的——現在,我必須錘鍊這具身體,極盡所求的、貪婪的、獲取力量。

 像要斬斷迷惑迷惘一樣,舉起劍,揮動。

 「哦啊!」

 帶著裂帛般氣勢揮動的劍迸發出魔力,在庭院裡劃過一道裂縫。

 ……雖然讓人很不爽,但魔力真是一種強大的力量。

 從靈魂中產生的所有力量的源泉,就是魔力。……在書上讀到的時候,還不懂是怎麼回事。但擁有了魔力之後我才明白了,魔力的確是所有力量的源泉。

 魔力可以根據持有者的內心,轉化成各種形式的『力量』。火、水、雷、土。甚至是最單純的肉體『力量』。根據持有者印象的不同,魔力會進行衍化。

 但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的屬性——話說回來,我擅長的屬性好像是『光』。

 不過這也太諷刺了。不管是恩維爾,還是米蓮努,怎麼想都不可能是光啊。

 話雖如此,如果光屬性是給我的手牌的話,確實有必要了解一下使用方法。光屬性持有者好像很稀少,它的使用方法我現在完全不得要領,看來以後要慢慢摸索了。

 但要做到這一點,首先要從基礎練起。現在我已經加深了對魔力本身,以及使用魔力的身體運動方法的認識。

 說到魔力,最先想到的就是釋放出火焰和寒氣的『魔法』。但它的用處不止於此,魔力似乎也能成為主人的力量和後盾。

 這種影響本來是微乎其微的。但如果擁有龐大的魔力,就會對身體產生巨大的影響。

 證據就是隻要使用魔力,這具小小的身體就會充滿力量。

 這麼小的身體,卻能像揮舞枯枝一樣,揮動著鐵劍。

 我不禁咂舌,這力量真不討喜啊。對於一個沒有魔力的人來說,簡直是便利到不講理的程度。這種感覺,只有後天獲得魔力的我才能體會吧。

 看來魔力越用其總量就會越多。總量驟減的話,身體會感覺到魔力不足,然後積蓄更多的魔力。——應該是這樣把?

 就像肌肉一樣,雖然每個人都有,但每個人持有的肌肉量是不同的。極少會有完全沒有魔力的人。

 那就是以前的我——『僱用兵恩維爾』。

 魔力因使用而增加其總量。……也就是說,一開始就沒有魔力的人,後天也是不會獲得魔力的。

 既然如此,想也沒辦法。不過,有了這樣的力量,不管願不願意,那個女帝……科蕾特的話在腦海中閃過。

 雖然我對魔術還不是很精通,但如果當時我有這種運動能力的話,說不定我的刀刃就會架到那女人的脖子上。我並不是恨她——要是那樣的話,那個世界會怎樣運轉呢?

 「……今天就這樣吧。」

 我咂了咂嘴,把劍收進劍鞘。

 回過神來,已經汗流浹背。也許因為是女人的身體,所以感覺比前世要清爽的多,但衣服溼了還是不舒服。

 我把劍收進劍鞘,想著今天的訓練就到此為止吧——

 「請,米蕾努大人!」

 用這具身體第一個遇見的那個侍女,笑容可掬地把毛巾遞了過來。

 「哦……謝謝你,蕾亞。」

 名字好像叫蕾亞。向她道謝後,蕾亞的表情高興地和緩下來。

 「不不,我是米蕾努大人的“專屬”侍女嘛!我已經準備好換洗的衣服了,請到這邊來!」

 起初,她那彷彿世界末日般的膽怯表情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過這一年來……她完全克服了對米蕾努的恐懼。

 甚至如今她還以自己的專屬侍女的身份為榮。

 她也常常強調自己的專屬身份,以此來牽制周圍的人。

 ……周圍是?總的來說——

 「啊啊,米蕾努大人今天也很美啊……!」

 「纖弱的身軀竟然能自由的操縱那麼大的劍!」

 「揮灑汗水的樣子,好刺眼啊……!」

 是其他的侍女。

 ……我剛醒的時候,所有人都害怕米蕾努。

 正因為這種已經到谷底的狀態,才會導致這種感情波動——也就是所謂的反差吧。

 每次跟她們說話,她們都像世界末日一樣害怕,真讓人受不了。所以小心溫柔地對待侍女和管家後,結果就變成了這樣。

 現在每次訓練時,侍女們就會聚集在一起,肆意地發出尖叫歡呼。雖然很煩躁,但這比剛開始新生活時,每次擦肩而過,她都像看到了怪物一樣的反應好多了。

 這事要是跟父母說了,應該能讓她們閉嘴,但也沒必要把處境弄得比現在糟糕。

 回應著侍女的要求,我像傭兵一樣舉起一隻手臂打了招呼,結果尖叫的聲音更大了。

 ……真是的,現在和『過去』都很麻煩啊。『米蕾努』的存在啊。

 ◆

 「哦米蕾努!今天你飛舞的頭髮依然那麼美麗,鍛鍊結束了嗎?」

 那是換好衣服,在宅邸內走動的時發生的事。

 在宅邸內很少見到——自從我寄居到這具身體後,走到宅邸外的次數屈指可數,但不管怎麼說——米蓮努,聽著他不加敬稱的稱呼,我在心裡砸了下舌。

 「……啊啊,是啊。」

 「噢,又是這種語氣。最近我從女僕那裡收到報告,你不光語氣,連行為都完全改變了——是被什麼奇怪的小說影響了嗎?行為方面的評價倒還好,但是這種語氣,嫁到伊魯塔尼亞家的時候,就麻煩了」

 ……就是這個,我知道他並沒有惡意,但實在太讓人鬱悶了。

 這個男人,一聽他的語氣就知道,是米蓮努的父親。

 眼前這個男人 名為巴爾扎克·佩特烈·德·蓮烈。是隻看重權力和金錢——我們市民眼中的『尋常的貴族』。

 即便不是貴族,想要矯正即將嫁入王室的女兒的說話方式也是理所當然的——「我知道。我會在外面使用相應的語言。如果那能成為我的王牌的話,我就這麼做。」

 「這也太苛刻了。不過,如果你是這麼想的,我不會說什麼了。」

 ……就是這個。

 裝出大人的樣子嗎?不打算說?——不是吧。對於一直在窺視,理應是女兒的米蓮努眼色的這些傢伙,是不能說出讓我不高興的話吧。

 ……這樣一來,『米蓮努』會性格扭曲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我並不想憐憫一個坐等國家滅亡的女人。

 雖然不知道尋常的貴族父母是什麼樣的,但如果即將進入社交界的女兒,用這種方式說話的話,我想他們一定會狠狠教訓她一頓吧。

 本來我也不想在這個家裡待太久。

 話雖如此,但這種見怪不怪的態度,正說明了這個親人一直以來的行為。

 「我也不想說得太嚴厲,但在下個月你和阿路貝魯王子殿下的婚事中,請不要表現的太粗魯。」

 總之——只要保住自己的面子,不給自己帶來損失就行了。

 完全是簡單易懂的話。……雖然作為僱傭兵,我並不是要完全否定他的想法,但這不是對待女兒的態度。

 「……嘁……是,我知道,父親大人。當天我會很有禮貌的。……這樣可以嗎?」

 我捏著換上的禮服裙襬,像洋娃娃一樣行禮。

 說實話,這種說話的語氣連我自己都感到可怕,但這才是上流社會應有的禮節。

 「嗯!很好,那再見,米蓮努。」

 「啊——」

 巴爾扎克對我的回答很滿意,興高采烈地離開了。

 因為是貴族,好像一直在忙著賺錢。託他的福,在佩特烈家就已經把大部分的東西準備好了。在這一點上還真想真誠的向他表示感謝。

 但是下個月要以結婚為前提去見王子——想到這裡,心情就格外沉重。

 雖然是女人的身體,但內在是男人啊。和男人在一起,光是想想就覺得渾身一陣惡寒。

 在這個國家,雖然有很多人盲目崇拜神。但應該也不會硬把『神之寵兒』之類的存在束之高閣吧。

 這個國家——伊魯塔尼亞,盲目地相信成為這個國家名字的神。實際上,如果真有神這種東西存在,那麼受到神喜愛的前米蓮努就不會那麼出醜了,說到底她本來就該選一個更認真的人來擁有『瑟伯利亞之發』。

 但現在在這個國家的傢伙卻不知道這些,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每天祈禱著“伊爾塔尼亞”“伊爾塔尼亞”。被上帝選中的女人毀掉了整個國家,這個國家就此滅亡,知道這一切的只有我一個人。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擁有『瑟伯利亞之發』的我應該是最瞭解神的人吧。但是——

 「……下個月嗎?」

 沉重的日子比想象中來得更早啊,這讓我很洩氣。

 既然要去王城,就不能這樣說話。雖然很希望這件事能談崩,但如果因此被家裡趕出去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現在這種狀態下,單憑自己的力量活下去雖然不是什麼難事——但放棄這種什麼都不用做,就有飯吃,有床睡,可以盡情鍛鍊身體的環境,多少有些可惜。

 有必要暫時留在這個寬裕的環境中增強力量,鞏固實力。

 不管走到哪裡,這頭髮都很顯眼,實在是太礙事了,孩子氣的樣子簡直讓人瞧不起。一開始就被輕視的話,後面就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了。僱傭兵也好,大小姐也好,都是靠形象做生意,這點似乎沒有變啊。

 我必須暫時成為他們所期望的大小姐。

 「真是的!當大小姐也不輕鬆啊……」

 一個人憤憤地嘟囔著,這句話被吸入了長長的走廊的盡頭——

第二話 神賜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