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二章 醫生與窗簾

第四卷  第二章 醫生與窗簾 ♠

 「……啊,我真的是搞不懂耶……」

 我一手拿著高球雞尾酒(注:由威士忌、蘇打水和冰塊調配而成的酒精飲料),一邊大發牢騷。

 坐在旁邊的聰也看到我這副窩囊樣,一直嘻嘻笑個不停。

 中元節假期的第一天晚上──

 我來到聰也的房間,兩人一起喝酒。

 就像一般大學生那樣在家小酌。

 聰也的老家在外縣市,平常獨居在專門租給學生的公寓裡。聽說他為了避開中元節假期的擁擠人潮,已經在八月上旬回過老家一趟了。

 因為他的女友要返鄉,我之前就得知他中元節這幾天有空。

 於是,我主動提議要在他家喝酒。

 (插圖011)

 其實我和聰也平時都不是很愛喝酒的類型──不過,我今天就是有點想喝。

 「可惡……為什麼我會有種被人要殺不殺、半死不活的感覺啊……」

 「呵呵呵,好難得看到你講話這麼粗魯喔。」

 聰也一邊喝,一邊事不關己地笑著。

 順道一提,他喝的是罐裝碳酸酒精飲料。

 他似乎喜歡喝像果汁一樣甜甜的酒。

 「巧居然會像這樣喝悶酒,真是難得一見啊。」

 「……我當然會想喝啦。」

 一面說,我在空了的杯子裡重新注入威士忌,然後隨便倒了一些蘇打水進去。平常我在喝高球雞尾酒時,都會更注重酒水的比例,但是今天我已經不想管什麼味道了。只要能夠喝醉,怎樣都無所謂。

 「綾子小姐……我真的不懂她在想什麼。」

 大概是受到酒精的影響吧,我接連說出平時絕對不會說的話。

 「她先是突然親了我,隔天又露出一副很尷尬的表情,然後正以為她要跟我說什麼,結果我媽就中途闖進來……她到底是怎樣?那副超級欲擒故縱的態度是怎麼回事?我究竟該怎麼辦才好啊……?」

 這幾天,我滿腦子都是和綾子小姐接吻的事情。

 有如突擊一般降臨,有生以來的第一個吻。

 而對方,是我一直單相思的人。

 我不可能不開心。

 這十年來,我不曉得妄想過多少次和她接吻。反覆地在各種情境下,幻想各式各樣噁心的情節。

 但是……我從來不從妄想過這樣的劇情。

 她居然在突然強吻我之後開始迴避我。

 「好了啦,你們不是姑且有取得聯繫嗎?既然她說等她返鄉回來之後會跟你見面,你就再忍耐個幾天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

 今天上午,她跟我聯絡了。

 說等她返鄉回來後,想要跟我單獨見面。

 還說希望我再給她一點時間。

 既然她都這麼說了──我也只能點頭答應。

 再忍耐兩天,直到中元節假期結束。

 想到我都已經等了十年,這點時間或許不算什麼。

 可是──

 「現在……即便只是短短几天,也漫長到讓人好想死。」

 她要跟我說什麼?

 她現在是怎麼想的?

 我一直忍不住東想西想,好想趕快知道答案。

 不過三天的中元節假期,感覺像是無止盡一般漫長。

 「綾子小姐完全不懂……不懂她不經意的一舉一動,是多麼地令我小鹿亂撞、神魂顛倒。她從以前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單戀她的這十年。

 我不曉得為了她不自覺的舉動,心跳加速過多少回。

 只把我當成普通少年看待的綾子小姐……總之就是毫無防備、戒心全無,所以,我倆之間至今發生過不少有些情色的事件。

 像是她的內衣……坦白說,我就曾經看過好幾次。

 「的確,我也覺得這次是綾子小姐不對。」

 聰也深深地表示贊同。

 「起初,我聽到你說『單戀比自己年長超過十歲的女性十年』時,還曾經猜想對方究竟是一名多優秀的成熟女性……綾子小姐給人的感覺卻不怎麼成熟。」

 他苦笑著繼續說。

 「作為社會人士以及母親,她或許是個非常能幹的人……可是在戀愛這方面,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晚熟還是不習慣,總之就是讓人覺得她不太聰明……老實說,我甚至覺得她是那種很麻煩的女人。」

 「喂,別這樣,不准你說綾子小姐的壞話。」

 「咦……」

 見到我立刻反駁,聰也露出彷佛遭到背叛的表情。

 「虧我還想安慰你……話說回來,你自己不也有批評她?」

 「我就是不爽別人說她壞話啦。」

 我灌了一口酒後接著說。

 「……坦白說,其實我也覺得綾子小姐有點麻煩……有時候會想,這個人真的超過三十歲了嗎?可是……有什麼辦法嘛,我就是連她麻煩的一面也喜歡上了呀!」

 啊,不行。

 她那欲擒故縱、讓人無法理解的態度,雖然讓我覺得有些煩躁──被她親吻的喜悅卻遠遠大過於那些。

 怒氣逐漸消退,唯獨愛慕她的心情不斷膨脹。

 「可惡……不行,我就是喜歡她。不管再怎麼被耍得團團轉,我還是喜歡她……什麼嘛,她難道是魔性之女嗎?居然讓我為她這麼魂不守舍,她該不會其實是戀愛高手吧?」

 「不不不,不可能。」

 聰也一口否定了我的話。

 「你和綾子小姐的戀情發展才沒有那麼高水準……要怎麼說呢,比較像是兩個連規則都搞不清楚的門外漢在拖拖拉拉地打泥巴仗。」

 「唔……」

 面對這番話,我只有默默灌酒的份。雖然覺得他講話很毒,卻也不得不承認他的話非常中肯,因此我無以反駁。

 兩個門外漢在打泥巴仗。

 或許真是如此吧。

 單戀十年的我不用說,就是個戀愛門外漢。

 至於綾子小姐,她的詳細戀愛經歷我雖然沒有聽說過,不過她好像自從和我認識之後,這十年來都沒有和別人交往,而且美羽也證實了這一點。

 我和她,彼此在戀愛方面都像個門外漢。

 兩個門外漢拚命相爭的模樣,看在旁人眼裡想必非常滑稽吧。就算覺得這是一場低程度的泥巴仗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稍微拉回正題吧。」

 聰也以沉穩的語調說下去。

 「就像你自己剛才說過的,綾子小姐這十年來,因為完全沒有察覺你的心意,一直毫無自覺地把你耍得團團轉。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

 「綾子小姐已經得知你的心意。所以,我想這次她應該會有所自覺喔。知道自己的舉動會將你耍得團團轉……知道自己的舉動會令你困惑迷茫。」

 「…………」

 也許──是這樣沒錯。

 接吻的隔天。

 在家門前與我偶遇的綾子小姐,露出顯然非常尷尬的表情,迴避了我。

 若要說失禮,那的確是相當失禮的行為。

 但是,語無倫次地反覆找理由的她──臉上佈滿了焦急和內疚的神情。

 我深深感受到她的努力和認真。

 綾子小姐一定不是故意要回避我。

 而是因為她正在煩惱、糾結、苦惱的關係。

 「我知道你現在心裡很著急──也懂你想要快點得到結論的心情,不過你真的不需要那麼急啦。只要再忍耐兩天,我想你一定能夠聽見你想聽到的答案。」

 「……這很難說,我也有可能會被甩掉。」

 「不會有那種事……我是這麼覺得啦,不過就算由我來斷言也沒用,畢竟一切還是要看綾子小姐怎麼決定。」

 聰也苦笑著說。

 「不管怎樣,你也只能相信她然後耐心等待了。既然你們兩人最近進展得那麼猛烈,現在正好是個機會讓自己喘口氣、休息一下。」

 「是這樣嗎?」

 「對方想必也能趁著這個假期,讓心情稍微平靜下來。而且既然美羽也在,事情應該不至於會失控往壞的方向走啦。」

 聰也雖然說得一派輕鬆,不過從他的言談間,可以隱約感受到他對於美羽的信賴。

 唔嗯,說到這裡,我是有聽說我們結束家族旅行回來之後,美羽和聰也兩人曾單獨見面……莫非當時發生了什麼事?

 比方說,讓聰也認為美羽值得信賴的事情?

 「總歸一句話,一切都是時間的問題。」

 「……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再過一會事情就會解決』的意思?還是『事情要解決需要時間』的意思?」

 「這個嘛~兩者都有吧。」

 「兩者都有?」

 「雖然就只差一會了,不過那一點點的時間肯定非常重要喔。」

 這話聽似矛盾,但我能夠理解其中的意思。

 儘管只差一會,卻是必要的一點點。

 看起來好像無足輕重,然而不能跳過的時間。

 所以──就兩層意義來說都是時間的問題。

 正當我稍微對聰也感到佩服時。

 「不過我也不知道啦。」

 他卻補上一句逃避責任的話,糟蹋了一切。

 「你怎麼現在又說這種話啊?」

 「啊哈哈。巧,讓我來勸告你一句吧。那就是人啊,在喝酒時所說的話一點建設性也沒有。表面上講得慷慨激昂,實際上卻只是一時興起說說罷了。信以為真可是會吃虧的。」

 「……唉,說的也是。」

 深深嘆口氣之後,我再次舉杯啜飲。

 之後,我們繼續進行毫無建設性的對話,一邊享受在家小酌的自在──結果時間不知不覺就超過了九點。

 「……嗯?外面的雨聲好像很大耶?」

 「真的耶……哇,雨下得比想像中還要大。」

 打開窗簾一瞧,發現外面正下著傾盆大雨。

 因為我們是在門窗緊閉的房間裡開著電視喝酒,所以直到下起豪雨了才注意到。

 「真的假的啊……可是天氣預報明明沒說會下雨……」

 「巧,你要怎麼辦?我可以借你傘喔?」

 「這個雨勢就算撐傘也沒用吧。」

 「不然你留下來過夜如何?」

 「啊……抱歉,那就這麼辦吧。」

 就跟普通大學生一樣,我輕易地決定外宿了。

 「呵呵,巧好久沒來住我家了,真教人興奮耶。」

 我打電話給老媽之後回到桌旁,聰也一臉既興奮又期待地說。

 「我今晚不會讓你睡的。」

 「……你之前分明也說過那種話,結果自己馬上就睡著了。」

 「接下來要做什麼?今天你也要來挑戰化妝嗎?」

 「打死我也不要。」

 「咦~為什麼?化妝很好玩耶。現在已經是男人也可以化妝的時代了,沒試過就排斥這樣不好喔。」

 「像你這種長相可愛的人或許很適合,可是像我這種大塊頭,化起妝來只會讓人覺得噁心啦。」

 「你這樣是歧視喔,因為也有許多扮女裝的男性身材很高挑。」

 「總之我就是不要。」

 「噗~好吧,算了,硬是強迫你也沒意思。」

 聰也有些鬧脾氣似的說。

 「那不然,你就說些有趣的小故事來聽聽吧。」

 之後又補上這一句。

 「……你不要給我出難題啦。」

 「沒有那麼困難啦。只要說你和綾子小姐之間的故事就好。」

 「我和綾子小姐的故事?」

 「嗯,我想聽你和她之間……『真實發生過的情色故事』。」

 「……結果你還是給我出難題嘛。」

 我無奈地嘆口氣。

 大概是喝了酒的關係,聰也的情緒也變得莫名亢奮起來。

 因為這傢伙的醉意都不會表現在臉上,旁人根本不知道他已經醉了。

 『我和綾子小姐真實發生過的情色故事。』

 這個嘛……雖然的確是有啦!

 而且故事的庫存量還挺多的!

 因為這十年來,每次只要發生有事件發生,我都會牢牢地保存在腦中。

 只把我當成普通小孩子看待的綾子小姐,在我面前總是毫無防備、戒心全無,因此讓我獲得不少意外的幸運好康。

 雖然那樣的小故事實在多到難以選擇──

 不過,此刻我忽然回想起那件事。

 沒錯。

 那是發生在距今大約十年前。

 我的態度還總是拘謹有禮。

 還總是稱呼綾子小姐為「綾子媽媽」時的事情。

 而那天正好也和今天一樣預報失準,下起了滂沱大雨。

 ♠

 「那個……今天左澤家和歌枕家原本預定要一起舉辦開心的烤肉派對,不過很不巧的,氣象預報失準,外面忽然下起了滂沱大雨。」

 綾子媽媽站在歌枕家的客廳裡,用遺憾的語氣這麼說。

 「由於雨勢這麼大實在無法照常舉行,烤肉派對將順延至下星期。所以說,今天就改成在家裡大玩特玩吧,喔!」

 「喔!」

 「喔、喔……」

 六歲的美羽妹妹活力十足地舉手吶喊,但是已經十一歲的我對此感到有些難為情。

 歌枕家的客廳。

 就如同剛才綾子媽媽所言,其實今天我家和歌枕家原本計畫要一起舉辦烤肉派對。

 我們都做好了準備,豈料到了當天卻忽然下起好大的雨。

 無可奈何之下,烤肉派對只好延期。

 但是因為一直很期待今天的美羽妹妹非常失望,我和綾子媽媽決定陪她一起在歌枕家玩遊戲。

 「阿巧,你有想玩什麼遊戲嗎?」

 「想玩的遊戲……我想一想喔。」

 「什麼都可以喔。像是扮家家酒,或是堆積木都好。」

 「這、這個……」

 唔。

 看樣子,綾子媽媽果然把我看作是和美羽妹妹同年代的幼稚園小朋友。

 明明我都已經十一歲了。

 是照理說已經在玩PlayStation或DS的年紀了。

 「我沒有特別想玩的,所以讓美羽妹妹選擇她想玩的就好。」

 「哎呀,不愧是阿巧,你真是個好哥哥。了不起、了不起。」

 綾子媽媽一臉佩服地說,還一邊伸手撫摸我的頭。

 嗚嗚……她果然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待。

 「那麼美羽,你有想玩什麼遊戲嗎?」

 「這個嘛……」

 聽了綾子媽媽的問題,美羽妹妹思考一會後。

 「美羽想玩醫生遊戲!」

 這麼回答。

 「醫、醫生遊戲?」

 「嗯。巧哥,你知道嗎?現在的愛之皇是醫生喔。」

 「知道是知道啦……」

 「──沒錯!今年的愛之皇簡直就是醫療劇!」

 綾子媽媽以驚人氣勢起勁地說。

 「『愛之皇•白色』……我本來以為在去年的野心之作及問題之作『愛之皇•鬼牌』之後,不管出現什麼劇情都嚇不倒人了……沒想到星期天早上的動畫時段居然會出現正統的醫療劇,真的讓人有種徹底被打敗的感覺耶。」

 「…………」

 「劇情雖然主要是描述身為醫生的女主角變身打倒病原體,這種常有的正規情節……背後上演的,卻是以大學醫院為舞台的錯綜複雜的政治劇。醫療失誤的隱蔽、氾濫的論文盜用、傳統固有的男尊女卑社會、悽慘壯烈的派系鬥爭……而如今,孤傲的天才外科女醫生將在腐敗至極的大學醫院大放光芒!」

 「…………」

 「還有,將這個系列固定會出現的愛之皇們集結的情節,設定成一同挑戰困難手術的手術團隊,這樣的安排真是太厲害了。這個星期,孤傲的天才手術室護理師終於加入成為夥伴,然後下禮拜,好像終於會輪到孤傲的天才麻醉科醫師登場──啊!」

 獨自高談闊論的綾子媽媽總算回神了。

 大概是因為我露出了難以言喻的表情吧。

 「……聽、聽說是這樣的設定啦。我沒有仔細看,所以完全不知道在演些什麼。都是因為美羽說想看,我才會跟著隨便看看的。啊~其實我星期天早上好想要悠哉地睡飽飽喔~」

 「咦?媽媽,你在說什麼啊?美羽明明說看錄影也可以,是媽媽說一定要即時收看,美羽才不得已──唔唔!」

 「美羽!噓!噓!」

 綾子媽媽急忙堵住愣愣地說出真相的美羽妹妹的嘴巴。

 看來,綾子媽媽對於星期天早上播放的國民動畫「愛之皇」非常著迷。

 去年耶誕節,和綾子媽媽一起去買給美羽妹妹的禮物時,我就隱約察覺這一點了。

 但是,綾子媽媽似乎想要對我隱瞞這個事實。

 其實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丟臉的。

 算了,她可能是想維護我所不瞭解的大人的尊嚴吧。

 無論如何,因為我不想傷害綾子媽媽的尊嚴,於是很識相地一直裝作沒有發現。

 「嗯!那就照美羽所希望的,來玩醫生遊戲吧。」

 綾子媽媽從二樓拿來玩具。

 像是注射針筒、聽診器等,用來玩醫生遊戲的玩具組。

 「來,巧哥,你來當醫生~」

 「咦?這樣好嗎?既然美羽妹妹想玩這個遊戲,由你來當醫生比較好吧。」

 「沒關係。美羽要當醫生出錯時,從背後嚴厲指正的仁子。」

 「……咦?」

 「啊~那是上上個星期的劇情啦。」

 我困惑不已,綾子媽媽則是瞭然地點頭。

 「主角仁子用她那天才般敏銳的觀察力,看出內科醫生沒有發覺的疾病。那一幕真的好帥氣喔。明明是外科醫生,診察技術卻比內科醫生來得高明,真不愧是孤傲的天才外科醫生,卯遠坂仁子。然後,當誤診的內科醫生後來前來道謝時,她冷冷地拋下一句『無能醫生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罪』,那種開玩笑似的傲慢與堅忍性格……充滿霸氣的女王氣質教人著迷不已!居然會選擇那一幕……美羽,你很會耶。」

 「…………」

 的確有出現那一幕。

 連小孩子都會覺得「兒童節目的主角說這種話好嗎……?」的一幕。

 不管怎樣,我好像只要演用來陪襯主角,也就是孤傲天才外科醫生的路人內科醫生就好。

 「既然阿巧要當內科醫生,美羽要當仁子……那我就是演被誤診的患者了。」

 角色分配完畢後,我們各自就定位。

 我把聽診器掛在脖子上,坐在地上,綾子媽媽則坐在我正對面。

 至於美羽,則是站在稍微遠一點的位置。

 那是在診察快要結束時,恰巧經過的主角所站的位置。

 各自準備好之後,醫生遊戲就此開始。

 「呃……」

 正當我猶豫著不知如何開場時。

 「……阿巧,這裡隨便演演就可以了。因為本篇並沒有演出一開始的診察劇情,所以你不需要那麼在意,隨興演出就好。」

 綾子媽媽小聲地說。

 她雖然好心給了我建議,但是換個角度想……這句話也像是在說演本篇出現過的劇情時就不準隨便,讓我感到有些惶恐。

 「呃~那麼,歌枕小姐,你今天是哪裡不舒服?」

 「咳咳。醫生,我從昨天開始就咳個不停。」

 「咳嗽啊。那真是辛苦你了。」

 「咳咳。醫生,請快點治好我。」

 我和綾子媽媽煞有其事地扮演醫生和患者。

 ……雖然我也會想,怎麼能將最重要的美羽妹妹幾乎扔著不管呢?不過還是先別思考那麼多了。

 「那麼,也來聽一下胸部的聲音好了。」

 我自然而然地,說出像是醫生會講的台詞。

 可是就在這時,我突然發現自己做出了非常荒唐的指示。

 咦?胸部?

 聽胸部的聲音……

 「麻煩你了,醫生。」

 渾然不覺我內心的動搖,綾子媽媽立刻將身體往前探出。

 然後把T恤往上掀──當然只是做做樣子。

 綾子媽媽沒有真的把衣服掀開,讓我鬆了口氣,然而她卻將胸部整個朝我挺過來。

 「……!」

 我不禁倒吸一口氣。

 好、好大……

 綾子媽媽的胸部果然超大。

 綾子媽媽毫不猶豫、不假思索地,將可能有我的臉那麼大的巨大胸部,挺到我面前。

 我幾乎要被龐大質量的強大震撼力給懾倒。

 「……阿巧,你怎麼了?」

 可能是因為我整個人僵住了,綾子媽媽一臉覺得奇怪地問。

 「好了,快點用那個聽診器幫我聽診。」

 「~~~~!」

 接下來果然應該那麼做嗎?

 應該要用這個玩具聽診器,觸碰綾子媽媽的胸部?

 怎怎、怎麼辦……

 因為是將聽診器抵在胸部上,嚴格來說可能不算觸摸……可是用這麼小的玩具直接觸碰,應該會清楚感受到和直接用手摸幾乎無異的觸感。

 綾子媽媽的豐滿胸部……如果要我說想不想摸,這個嘛……我當然是很想摸摸看──不、不行不行,絕對不可以!

 我怎麼可以懷著這種邪念,假借玩遊戲的名義觸摸她的胸部!

 這樣等於是背叛了綾子媽媽對我的信賴!

 ……好吧,與其說信賴,其實是對方擅自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啦。

 啊……我該怎麼辦才好?

 不可以摸。如此狡猾的事情我辦不到。可是……如果現在躊躇不定,我用奇怪眼神看待她的事情就會被發現,這麼一來,說不定連綾子媽媽也會不好意思起來。

 這種時候,刻意裝成天真無邪的孩子去觸摸,反而不會傷害到對方……等等,可是那種詐欺似的行為感覺也很卑鄙……嗚嗚,嗚嗚嗚……!

 「阿巧?」

 綾子媽媽憂心忡忡地望著深陷苦惱的我。

 就在這時。

 「真是的!媽媽,你要認真演啦。」

 在一旁等待出場的美羽,用不滿的口氣這麼喊道。

 她朝這邊跑過來,站在綾子媽媽背後。

 然後。

 「請醫生聽診的時候──要這樣子啦!」

 開口的同時,她冷不防從後面將綾子媽媽的T恤下襬整個往上掀。

 結果。

 彈呀彈的。

 兩個碩大的乳房,在一陣劇烈晃動中現身。

 「──!」

 我沒能對眼前的突發狀況做出反應,連頭也忘了別開,就這麼愣愣地凝視。

 從被掀開的T恤底下現身的──是被內衣所包覆的胸部。

 (插圖012)

 那件綴有細緻紫色刺繡的內衣,散發出無法言喻的成熟氛圍。

 內衣的尺寸看起來相當大,然而綾子媽媽的胸部卻將那麼大一件內衣完全填滿。

 而且,因為T恤被粗魯地掀起來,結果使得內衣移位──

 「呀啊!」

 「……唔、唔哇啊啊啊!」

 綾子媽媽頓了一下後發出尖叫的瞬間,不由得盯著看的我也終於回神。我慢了好幾拍才放聲驚呼,並且急忙把臉別開。

 心臟怦通怦通地狂跳,整張臉也熱得發燙。

 看……看見驚人的畫面了。

 不小心看見驚人的畫面了!

 感覺……有如爆炸一般彈跳出來!

 「喂,美、美羽……真是的,不可以這樣啦!」

 綾子媽媽一邊將T恤拉回原位,一邊告誡美羽妹妹。

 「唔,可是……在醫生面前本來就必須把胸部露出來呀。」

 「現在只是在玩遊戲,不需要那麼做!」

 她難為情地這麼說,一面動來動去,隔著T恤調整內衣的位置。看著紅著臉調整內衣的綾子媽媽……不知為何,我的心情好不平靜。

 「……抱歉喔,阿巧,讓你見到奇怪的東西。」

 「不會,沒、沒關係!」

 雖然內心的興奮尚未平息,我仍設法佯裝冷靜回答。

 「唉……不過真是太好了。」

 綾子媽媽苦笑著說。

 「幸好是被阿巧看到。」

 「……咦?」

 「要是阿巧的爸爸在場,事情可就不得了了。」

 「…………」

 綾子媽媽無意間說出的一句話,讓我原本興奮到快要沸騰的腦袋稍微冷靜下來。

 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如果是我──就「太好了」呢?

 綾子媽媽似乎不想被爸爸看見,但是覺得被我看見就無所謂。

 其中的理由……我思考一會後馬上就想通了。

 可能是因為,對綾子媽媽而言──爸爸是「男人」,而我是「小孩子」吧。

 被男人看見內衣會感到害羞,可是被我看見就一點都不會有驚恐的感覺。

 這是因為──我是小孩子。

 因為我是兒子或弟弟一般的存在。

 我在綾子媽媽眼裡,大概不是一個會被她當成男人看待的對象吧。

 後來,醫生遊戲很快就結束了。

 因為遊戲後來雖然進入到美羽妹妹所扮演的主角在診察途中闖入,這個本篇也有出現過的場景,這時綾子媽媽卻──

 「啊!美羽,你的台詞不太對喔!」

 「不對不對!仁子才不會說那種話!」

 「應該是這樣才對!仁子的招牌動作是這樣子啦!」

 開始熱心地指導演技。

 應該說果然不出所料嗎?美羽妹妹明顯擺出無趣的表情說「我不玩了」,於是醫生遊戲就此結束。

 詢問美羽妹妹接下來想玩什麼。

 「這個嘛……捉迷藏!」

 她這麼回答。

 在家裡玩捉迷藏。

 以小孩子在下雨天玩的遊戲來說,這應該算是比較主流的類型。

 經過一番嚴格的猜拳,最後決定一開始先由美羽妹妹當鬼,我和綾子媽媽當躲起來的人。

 「一~二~三~」

 當鬼的美羽妹妹在玄關一隅閉上眼睛,大聲地開始數一百秒。

 綾子媽媽立刻就跑上二樓,我則在一樓徘徊不定。

 好了。

 要躲在哪裡呢?

 這時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這個家是「別人的家」。

 即便是感情再好的鄰居,我依舊不是這個家的孩子。

 自始至終都是客人,是不相干的外人。

 以常識來思考……隨便到處走動不是很恰當的行為。

 儘管正在玩捉藏,我還是不好意思擅自跑上二樓,隨便開關人家的衣櫃和壁櫥等收納空間也讓我感到內疚。

 我也已經是小學高年級生了。

 這點常識我當然有。

 不過話說回來,就算我擅自到處躲藏,善良的綾子媽媽大概也不會生氣──甚至還會笑著對我說「阿巧已經像是我家的孩子了,不是嗎?」吧。儘管如此,我還是不能依賴她的善良。

 這是常識和禮儀的問題。

 別人家就是別人家。

 我想當一個有常識、懂得遵守這類禮節的人……更重要的是,我希望綾子媽媽對我有「哎呀,阿巧真是個有禮貌的男人啊」的印象。

 於是。

 基於一般常識的觀點,我能夠躲藏的地點相當有限──不僅如此,另外還有一個問題必須考量。

 那就是──這個捉迷藏完全是以美羽妹妹為主角的遊戲。

 滿足她比什麼都來得重要。

 認真躲藏毫無意義。

 就算拿出認真態度和比自己小五歲的女孩子競爭,也不會得到半點好處。

 所以,絕對不可以躲在鬼一直找不到的地方。

 話雖如此,躲在太容易被找到的地方也不好。要是被發現我故意放水,美羽妹妹說不定會發脾氣。因此必須將難易度設定為,鬼稍微找一下就能找到的適中程度。

 總結一下,我的躲藏地點──

 •客人被允許進入的地點。

 •鬼找到時會有成就感的地點。

 ──必須同時滿足這兩點。

 「我看看喔……啊!那裡好像不錯。」

 踏進客廳之後,我找到了滿足條件的好地點。

 窗邊的窗簾。

 用窗簾把自己捲起來躲在裡面不曉得如何?

 唔嗯……這個方法好像不錯。

 我們剛才一直都在客廳裡面玩,所以不必擔心客人怎樣怎樣的問題。而且窗簾的長度很長,躲在裡面應該不容易被發現……但是又因為窗簾無論如何都會稍微膨起來,所以只要她認真找,遲早會找到。

 嗯嗯,這個地點相當不賴。

 「──五十二、五十三、五十四~」

 雖然離一百秒還早,我仍決定早點躲進去。

 我用窗簾布裹住身體,並且儘可能讓外觀顯得自然。一開始先認真地躲藏,之後若是美羽妹妹遲遲找不到,再把手或腳伸出去就好。

 我就這麼屏息以待──然而大約在數到超過七十的時候,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啪的一聲。

 窗簾忽然被拉開。

 「咦……」

 嚇我一跳,明明還沒有數到一百。一瞬間,我還以為是美羽妹妹偷跑。

 「咦,阿巧……?」

 結果出現在我面前的是綾子媽媽。

 「阿巧,原來你躲在這裡啊?我完全沒有發現。」

 「怎、怎麼了?綾子媽媽,你不是躲在二樓嗎……」

 「喔,那是假動作啦。」

 「假動作……?」

 「我一開始不是發出很大的腳步聲跑上二樓嗎?之後只要躡手躡腳地悄悄下樓……這樣美羽就會誤以為我躲在二樓了。」

 「…………」

 「呵呵呵,這麼高明的戰略手法只有大人才想得出來啦。」

 「…………」

 見到綾子媽媽得意洋洋的表情,我有種難以形容的心情。

 這個人是來真的。

 她在和六歲女兒玩捉迷藏時,使用了奇怪的詭計。

 好、好幼稚……!

 「我本來計畫將美羽引到二樓之後,要躲進和室的壁櫥裡……想不到卻發生意外狀況。」

 「意外狀況……?」

 「……空、空間太小,我進不去。」

 無計可施的根本性失敗。

 「壁櫥裡面的東西比想像中要多,我本來以為應該勉強擠得進去,然而到了最後一刻屁股卻怎樣都進不去──啊!不、不是啦!絕對不是我的屁股太大,或是我最近胖了的關係!是那個空間本來就沒辦法塞下大人的屁股……」

 綾子媽媽拚命地解釋。

 「所以我才急忙尋找下一個躲藏地點……這樣啊,原來阿巧你躲在這裡。呃,這下怎麼辦呢……」

 她一副傷透腦筋的模樣。

 這時,美羽妹妹已經數到九十幾了。

 「啊!已經沒時間了……好吧。」

 走投無路的綾子媽媽──做出出人意表的舉動。

 「阿巧,也讓我進去!」

 「……咦?」

 不等我說好,綾子媽媽便徑自往這邊闖過來。

 用窗簾裹住自己的身體。

 當然,我也一起。

 被一大塊布包住的我們,身體的緊貼程度簡直令人不敢相信。

 「咦、咦咦……?」

 「啊嗯!不可以亂動啦,阿巧,否則會被美羽發現的。好了,你再靠過來一點,我們得把體積縮小才行。」

 「唔唔……~~!」

 見我反射性地想要逃離,綾子媽媽硬是將我摟過去。

 然後──緊緊地。

 為了儘可能縮小體積,她用力地緊抱住我。結果因為身高差距的關係,我的頭整個埋進綾子媽媽豐滿的胸部裡。

 「──一百!好了,美羽要開始找嘍!」

 數完一百的美羽妹妹意氣風發地大喊。

 接著,就聽見啪噠啪噠上樓的腳步聲傳來。

 「……很好。美羽好像完全中了我的計,到二樓去了呢。這下應該可以爭取到不少時間。」

 綾子媽媽看起來非常開心,但是我絲毫沒有那個心情。

 這個捉迷藏的遊戲就算爭取到了時間,到時會有什麼好處嗎?要是我們沒有被找到,遊戲就永遠不會結束啊──我雖然很想這麼吐槽,卻沒有閒情逸致那麼做。

 唔哇!

 唔哇啊啊啊啊啊!

 這是什麼狀況?

 未免……也太誇張了!

 我的臉埋進胸部裡──不對。

 這應該已經算是被夾住了。

 因為我整個人被用力強壓在她身上,所以即使隔著衣服,依舊能清楚感受到那份柔軟。當然,不只是胸部而已。就連肚子、大腿也……綾子媽媽身上各種柔軟的部位,彷佛要將我嬌小的身體包覆住一般。

 綾子媽媽的身體又大又軟又溫暖──而且,味道好香。

 其實我也知道聞她身上的味道很沒禮貌,可是因為我的鼻子埋進了她的胸口,味道無論如何都會擅自竄入鼻腔。

 被遮光窗簾籠罩的昏暗空間。

 在極近距離下感受到的體溫、觸感和氣味……憑視覺以外的感官感受到的一切過於刺激,令我心跳不已。

 在興奮與緊張之下,我的腦袋簡直快要發昏──

 「……阿巧?你還好嗎?」

 大概是我不發一語的關係,綾子媽媽一臉擔心地關切。

 「我、我沒事……」

 「是嗎?那你就再忍一會吧。因為等到美羽下來一樓,重頭戲才正要上演。」

 我就問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認真啦,綾子媽媽……

 後來過了大約五分鐘,美羽還是沒有回到一樓。

 她似乎正非常仔細地搜索二樓。

 我在那段期間拚命地忍耐──

 然而就在這時,又有新的打擊降臨在我身上。

 「呼……變得有點熱耶。」

 好熱。

 畢竟兩個人抱在一起,又被包在窗簾裡,熱氣會悶在內部也是正常的。儘管不是熱到非常誇張,大概是會微微冒汗的程度──但是在現在這個狀況下,「冒汗」這一點相當致命。

 一陣又一陣地。

 無法形容的熱氣籠罩著我們。綾子媽媽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感覺因此變得更加強烈,而且濃郁。

 再加上,眼睛也大致習慣昏暗了……於是能夠清楚看見眼前的巨大胸部,深邃無比的乳溝。見到溼潤而柔軟的肌膚上冒出晶瑩汗珠……我再也無法思考了。

 甩開理性和常識,對眼前的胸部──等等,不、不行不行!

 我在想什麼啊!

 那種行為是不被允許的!

 綾子媽媽是因為認為我不是那種人,才會擺出如此毫無防備的態度!

 我不能背叛她的信任。

 她純粹是因為只把我當成小孩子,才會毫不猶豫地觸碰我和讓自己被觸碰……而不是對我這種人、對我這種人──

 「…………」

 我不經意地抬頭,和綾子媽媽四目相交。

 「嗯?阿巧,怎麼了?」

 綾子媽媽──一副不以為意的模樣。

 儘管窗簾內部滿是熱氣,她的額頭也因此冒出些許汗珠,然而她的表情卻和現實中的溫度相反,冷靜且淡定。

 非常地沉著平靜。

 明明我都快要因為興奮和羞恥陷入恐慌了,綾子媽媽卻沒有絲毫忐忑。

 明明我們靠得這麼近。

 明明我都──碰到她的胸部了。

 「……綾子媽媽,你無所謂嗎?」

 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不自覺地從口中溢出。

 「咦?」

 「你不討厭嗎?就算和我……兩個人黏得這麼緊。」

 「呃……」

 綾子媽媽露出納悶的表情。

 好像不太明白我為什麼要這麼問。

 「我……我當然不討厭啊。」

 「……不管是誰,你都會像這樣觸碰對方嗎?」

 「什、什麼?當、當然不會啦……」

 綾子媽媽神情困惑地說下去。

 「如果……是不認識的男生,我就不會像這樣觸碰或緊抱對方了。而且也會討厭被對方觸碰……」

 「但是──」綾子媽媽接著說。

 臉上浮現非常溫柔的笑容。

 「如果是阿巧就沒關係喔。因為我最喜歡阿巧了。」

 「…………」

 那個「最喜歡」──讓我的心莫名地疼痛。

 綾子媽媽想必是喜歡我的吧。

 我不是在自作多情,而是客觀地這麼認為。

 她對我懷有好感這一點無庸置疑。

 但是,她的「喜歡」和我的「喜歡」截然不同。

 應該像是對弟弟或小孩的喜歡,而不是把我當成異性吧。

 所以,她才會這麼輕易就跟我黏在一起,也不會因此忐忑不安。無論是被我看見內衣,還是抱著我、和我全身緊貼,綾子媽媽都完全沒有感覺。

 明明我被她搞得內心小鹿亂撞,綾子媽媽卻絲毫沒有動心。

 我不過是她可以輕易說出「最喜歡」的對象罷了。

 這一點,讓我好不甘心、好不甘心──

 「──啊!看見腳了!」

 美羽妹妹大聲高呼。

 隨後,窗簾開啟,我和綾子媽媽被找到了。

 「美羽找到媽媽和巧哥了!」

 「啊……結果還是被找到了啊。」

 「原來媽媽躲在這裡……我還以為你一定去了二樓呢。」

 「呵呵呵,你還太嫩了啦,美羽。」

 「可是,兩個人躲在同個地方,這樣不行啦。這麼一來,就不知道要由誰來當鬼了呀。」

 「啊~說的也是喔……呃,那接下來……」

 「……我來當鬼好了。」

 我一說完,也不等兩人回答便前往玄關。

 閉上眼睛,數到一百。

 儘管拚命讓言行舉止一如往常,身體卻不由自主地發熱。

 因為剛才臉埋進了綾子媽媽的胸部──並非如此。當時的興奮和羞恥,感覺已經一口氣消散了。

 不甘心、著急、焦躁……這樣的情緒在我內心熊熊燃燒。

 我很清楚產生這樣的情緒是不對的。

 綾子媽媽會把我當成小孩子可說是理所當然。

 因為──我的確還是個孩子。

 不管再怎麼逞強,我都還只是個小孩。

 會被當小孩子看待是無可奈何的事。

 現在──束手無策。

 但是,未來會變得如何誰也不知道。只要我長大、個子也變高了,綾子媽媽看我的目光想必就會改變。到時,她應該會願意把我當成一個男人看待。

 所以,好好努力吧。

 把目光放遠,繼續努力吧。

 有朝一日,我一定要成為令綾子媽媽小鹿亂撞的男人!

 ♠

 雖說要聊聊情色小故事,不過直接說出來總感覺像是在廉價出賣我的珍貴回憶,更重要的是,那樣會侵害到綾子小姐的隱私。

 所以,我儘可能將小故事的情節修飾、描述得比較平淡,結果,大概是變成一則無趣的故事了吧──

 「──所以,關於我究竟想要表達什麼,那就是我想重申綾子小姐真的是一名非常有魅力的女性……嗯?」

 注意到時,聰也已經睡著了。

 他一手握著碳酸酒精飲料罐趴在桌上,用可愛的睡臉發出規律的鼻息聲。

 「……結果還是睡著了嘛。」

 我嘆了口氣。

 看來,「我今晚不會讓你睡的」果然只是說說而已。

 算了……可能是我的故事太無趣了吧。因為我想極力排除情色元素,結果讓整個故事聽起來只是在讚美綾子小姐。

 我將睡著的聰也公主抱到床上睡覺。

 然後一人回到桌旁,再次飲啜剩下的杯中物。

 「……捉迷藏啊。」

 隨著回溯過往的記憶,從前的情感也一併被喚醒了。

 是啊,我還記得。

 當時,對方完全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待,所以經常發生像是意外好康的幸運色狼事件。

 不過,年幼的我並不把那些當成意外好康。

 就算摸胸部也不會被罵、被討厭──儘管我手中握有世上大多數男人都渴望的特權,我卻一點都不覺得那樣值得慶幸。

 當然,我也會覺得開心,也會像個孩子般興奮不已,然而我內心更多的卻是著急。

 被當成孩子──不被當成男人看待這一點,讓我好不甘心。

 於是,我殷切地希望自己能夠早點變成大人。

 「……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啊。」

 笑意不經意地在嘴角浮現。

 「從前只被當成鄰居小鬼的我……如今竟然能夠為了兩人要不要交往這件事焦慮煩惱。」

 就某方言而言,我的夢想應該算是已經實現了。

 我或許已經稍微接近兒時憧憬的存在──令綾子小姐小鹿亂撞的男人了。

 我不知道她現在心裡在想什麼。

 但是,從她最近古怪又令人費解的舉動來看……她現在無疑正為了什麼事情而苦惱、迷惘。

 儘管不知最後結果會是如何。

 不過現在就先讓心情稍微平靜下來,品嚐現狀的幸福吧。

 因為能夠像這樣和綾子小姐上演愛情喜劇這件事本身,就已經是我兒時的夢想了。

 「…………」

 就結果而言,我或許是該慶幸能夠獲得這樣的一段時間。

 得以重新回顧過去,讓急躁的心情稍稍平復。

 並且做好心理準備。

 接受吧。

 無論她的答案是什麼,都坦然地接受吧。

 然後──我也會再次表達。

 告訴她,我還是好喜歡她。

 不論她的答案是什麼,我的答案都不會改變。

 就如同這十年一直以來的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