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章 接吻與脫軌

第四卷  第一章 接吻與脫軌 ♥

 我,歌枕綾子,3×歲。

 時光飛逝,我收養因故過世的姊姊夫婦的孩子至今已經十年。

 我原本暗自希望女兒將來能夠和隔壁的阿巧結婚,一邊過著平淡無奇的生活──豈料有一天,那個阿巧竟突然向我告白。

 說他喜歡的是我,不是我女兒。

 驚天動地。

 青天霹靂。

 因為他的告白,我倆的關係驟然改變。

 無法再繼續當普通的鄰居。

 經過種種糾結之後,我做出「暫且保留」這個超級沒用的答覆,可是心地善良的阿巧還是溫暖地接受了那樣的我。

 之後,我們經歷了各式各樣的事情。

 先是他感冒了我去照顧他,後來我們一起出去約會,最後還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到愛情賓館共度一宿。

 我漸漸意識到他是個男人,並且受到他這名異性的吸引。

 然後,美羽發出的宣戰宣言──以及隱藏在那背後的溫柔真心。

 多虧女兒,我總算察覺自己的心意了。

 我喜歡阿巧。

 真的好喜歡他。

 我已經無法再把他當成鄰居少年看待。

 而是將他視為男人、視為異性,真正地喜歡上他。

 一旦承認自己的心意之後,心情頓時變得好輕鬆。

 過去內心的那些糾結彷佛不存在一般。

 我以前到底在害怕什麼?

 年齡差?

 有女兒?

 我真像個笨蛋。

 他明明是在對那些一清二楚之後,還高聲大喊喜歡我。

 假使真有阻礙,那也全都是我自己製造出來的。

 已經沒有什麼好怕了。

 已經沒有必要迷惘了。

 他喜歡我,而我也喜歡他。

 既然如此,答案就只有一個。

 只要順著再也難以按捺的本能行動,所有事情一定都會很順利。

 沒問題。

 不需要擔心任何事。

 我們之間已無須言語──

 總之。

 我是如此認為的。

 於是。

 從家族旅行回來之後。

 開始放中元節假期的前兩天。

 在阿巧來當美羽的家教老師時──我在玄關吻了他。

 在沒有和對方交換隻字片語,完全出奇不意的情況下。

 如果要我替自己辯解。

 我會那麼做,是因為察覺並肯定自己的心意……應該說,是一種一切都結束了的感覺。就好比終於解決完堆積如山的工作,然後開始放長假一般的強烈解放感。

 壓抑許久的情感瞬間爆發,讓我一不小心做出過於衝動的示愛表現。

 卻沒考慮到我們跳過了最重要的步驟。

 今天的授課結束,阿巧回去之後──

 「……吶,媽媽。」

 美羽來到客廳。

 「巧哥今天的樣子明顯怪怪的……他一直在發呆,不管我跟他說什麼,他都心不在焉的模樣。」

 對人在廚房的我問道。

 而此刻的我,正滿心愉悅地邊哼歌邊洗碗。

 「你們兩人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嗯~這個嘛~」

 我曖昧地回答。

 雙頰還不由自主地泛起紅暈。

 「如果你問我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那或許算是有吧。」

 「那、那是什麼故弄玄虛的回答啊?」

 「喔呵呵。哎呀,這件事對你來說可能有點難理解,畢竟這是大人的事情嘛。」

 「……這話聽起來超討人厭的。」

 美羽儘管看似打從心底鬱悶地這麼說,但大概還是壓抑不了好奇心吧。

 「所以……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於是繼續問道。

 她雖然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看起來卻在意得不得了。

 「嗯~這個嘛……就是發生了會留在回憶裡的事。」

 不能說、不能說。

 把和最喜歡的他初次接吻的事情告訴女兒,實在太教人難為情了。

 雖然……我其實有一點想說啦!

 有點想要講出來炫耀啦!

 「該、該不會──」

 美羽好像從我的態度察覺到什麼,一臉迫不及待地開口詢問。

 「媽媽,你終於決定和巧哥交往了嗎?」

 「……算是吧。」

 我害羞地回答,結果美羽瞬間雙眼發亮。

 沒錯。

 我和阿巧──終於在一起了!

 交往了!

 成為情侶了!

 雖然之前發生過許多事,如今卻感覺那一切不過只是鋪陳。過往的種種阻礙和意外,全都是為了將我們不被允許的愛滋養得更加濃烈的演出。如果要比喻的話,我倆就好比羅密歐與茱麗葉!

 啊,這份無敵感是怎麼回事!

 我感覺自己現在什麼都做得到!

 說不定還能久違地角色扮演成小燈弓呢!

 「喔……是喔,這樣啊。哼嗯~哼嗯~」

 美羽看似難掩驚訝,誇張地頻頻點頭。

 她的樣子看起來是又驚又喜。

 「終於啊……終於抵達終點了啊。」

 「什、什麼抵達終點……瞧你說的好像我們要結婚一樣,真是的!你太心急了吧!」

 「什麼嘛,你還不是一臉很開心的樣子?」

 美羽傻眼地吐槽害臊的我。

 「哎呀,不過我還真是嚇一跳呢。之前明明那麼拖拉,結果下定決心之後就一口氣往前衝了啊。我稍微對你刮目相看了喔,媽媽。」

 「欸嘿嘿。」

 「不過,我想這一切應該都要歸功於我完美的計畫。」

 「這……嗯,感謝你。我能夠有今天,都是託我能幹的女兒幫忙督促的福。」

 「嗯嗯,很好。」

 互相開玩笑之後。

 「不過……真是太好了。」

 美羽由衷感到安心似的笑了。

 「媽媽,恭喜你。」

 「美羽……嗯,謝謝你。真的謝謝你。」

 美羽笑了,我也笑了。

 啊,多麼幸福的感覺啊。

 世界彷佛都變成了玫瑰色。

 女兒願意支持我的幸福──兩個家人對於幸福的形式,懷抱著相同的夢想。這真的是一件幸福,而且宛如奇蹟般的事情。

 不過嘛……也許再過不久就會變成三人,而不是兩人了。

 開玩笑的,我開玩笑的啦!

 現在說那個還太早了!

 「對了,媽媽。」

 美羽看似意猶未盡地接著問。

 「你對巧哥──說了什麼,你們才開始交往的?」

 (插圖008)

 「……咦?」

 說了?

 什麼?

 「『咦』什麼啊?你應該有說些什麼告白的台詞吧?」

 「喔,你是說那回事啊。」

 我誇張地點頭,哼笑一聲。

 「年輕……你太年輕了啦,美羽,居然會說告白那種低層次的話。聽好了,大人的戀愛──是不需要言語的。」

 沒錯。

 大人的戀愛不需要言語。

 不多話才是大人的表現。為了交往而特地告白……必須脫離會那麼做的學生時代才行!

 那一個吻,應該已經將我滾燙沸騰的愛意全部傳達出去了才對!

 一次的接吻,即是勝過千言萬語的愛情表現!

 對於我這套成熟而浪漫的論調。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美羽毫不理睬。

 真是的,最近的年輕人很不重視情感耶。

 「在你們決定交往之前,你沒有主動說些什麼嗎?像是抱歉這麼晚才回覆告白,或是今後請多指教之類的。」

 「這……呃,沒有特別說什麼耶。」

 「……嗯?」

 美羽原本開朗的表情,瞬間變得滿臉詫異。

 「咦?沒有嗎?」

 「我並沒有特別說些什麼……」

 「這麼說來……是巧哥又再次向你告白嗎?」

 「……倒也不是這樣。阿巧他……也什麼話都沒說。」

 「……嗯嗯?」

 美羽的表情已經超越詫異,變得不知所措了。

 一臉狐疑的困惑表情。

 「媽媽,我問你……」

 然後用非常不安的神情對我問道。

 「你真的,真的和巧哥交往了嗎?」

 「…………」

 奇怪?

 『呃,那樣應該不算有在交往吧。』

 隔天。

 我抱著狗急跳牆的心態找狼森小姐商量,結果她立刻斬釘截鐵地這麼說。

 一句話就完全否定我的想法。

 順道一提……因為商量內容實在太過羞恥,所以我姑且像在做垂死掙扎地加入「這是發生在我朋友身上的事情」這樣的開場白,結果一點用處也沒有。

 好吧,其實我也知道。

 既然我從以前就找狼森小姐赤裸裸地商量過各種事情,事到如今根本沒必要害臊……可是,這次的情況比較特殊。

 找人家商量這件事實在太丟臉了。

 一時衝動吻了向自己告白的對象,卻還要問別人我們現在到底算不算正在交往──

 「沒、沒有在交往嗎……?」

 『嗯。』

 「真、真的嗎……?」

 『嗯,真的。』

 「絕、絕對不會有錯……?」

 『嗯,絕對不會有錯。』

 看來是真的絕對不會有錯了。

 看來我和阿巧沒有在交往這件事──是真的絕對不會有錯了。

 「天、天啊……怎麼會有這種蠢事……」

 我雙腿一軟,差點就要把電話摔到地上。

 『坦白說,我才想問你怎麼會做出這種蠢事哩。』

 狼森小姐用打從心底感到傻眼的口氣說。

 『我反倒想問你,你為什麼會認為你們正在交往?』

 「因、因為……我,那個,要怎麼說……阿巧不是向我告白了嗎?後來,我請他讓我暫且不對告白做出答覆……」

 『我知道,你很委婉地讓他當備胎嘛。』

 「麻煩注意一下你的措辭!」

 雖然這是事實!雖然就結果來說是這樣沒錯!

 但是……即使是事實,我覺得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口無遮攔。

 「換、換句話說,我是在讓他等候答覆的狀態下,主動……吻、吻了他喔?這樣不就……等於是答應告白了嗎?這樣的答覆,不是比起任何言語都要來得確切有力嗎?」

 『啊……原來如此。』

 狼森小姐的語氣顯得十分複雜。

 『我雖然不太懂你在說什麼,不過我大概明白你想表達的了。簡單來說,親吻就是歌枕你表示答應的方式,對吧?』

 「就、就是這樣。」

 我當然答應了。

 要是不答應,我怎麼可能會親吻對方呢?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我也沒有想得那麼具體,感覺比較像是情感爆發後,就一時衝動那麼做了。

 「大、大人的戀愛,應該不會特地在交往之前告白吧……?應該是重視情調和氣氛……然後要怎麼說,兩個人就一步一步慢慢地在一起了對吧……?」

 我感覺是這樣的。

 感覺書本和網路上都是這樣寫的。

 『呃,這個嘛……的確很少人會像學生一樣鄭重地告白……即便如此,冷不防就親吻對方也太那個了吧……?再說,你們兩人的戀愛算得上是大人的戀愛嗎?』

 狼森小姐態度含糊地接著說。

 『說到底,最重要的還是左澤的反應,不是嗎?』

 「阿巧的反應……?」

 『假使對方有確實接收到你的意願,那就一點問題也沒有。雖然我是覺得用親吻來回覆告白實在很丟人──啊不對,是有點太羅曼蒂克了。』

 「……你改口得太慢了。」

 我清楚聽見丟人二字了。

 應該說,這女人八成是故意要讓我聽見的吧。

 『感情這件事到頭來,都是兩個當事人自己的問題。因為並沒有一個明確的做法,所以只要你們兩人滿意就好了。沒錯,是你們兩人。』

 「…………」

 『你再把事發經過說得詳細一點啦。像是你吻他的時候彼此說了什麼話,麻煩儘可能說得具體一些,並且儘量剋制你陷入愛河的少女心。』

 「……好。」

 一個深呼吸之後,我冷靜地回溯記憶。

 儘可能排除主觀意識,客觀地回想那段閃耀著玫瑰色澤的幸福記憶──回想我因陷入愛河而欣喜若狂時的對話。

 雙唇相接的時間,整整有十秒之久。

 阿巧大概是太吃驚了,整個人徹底僵住不動。

 至於我,則是趁著他動也不動時為所欲為。我用手環抱住他的頸子──激烈地將唇按上他的。

 熱烈,熱烈,熱烈。

 貪婪地享受他柔軟的嘴唇。

 不久──幸福無比的時間結束了。

 我像是捨不得離開一般,非常緩慢地鬆開他的唇。

 「綾、綾子小姐……?」

 正當我陶醉地沉浸在餘韻之中,阿巧發出極度慌張的聲音。

 「呃……剛、剛才那是……?」

 滿臉通紅地說出理所當然的疑問。

 而我用食指──堵住了他的嘴巴。

 用一根手指,觸碰剛才嘴唇接觸過的位置。

 像是在說「別問那種不知趣的問題」。

 「……!」

 「沒關係,你什麼都不必說,阿巧。」

 我以沉穩的語氣,以彷佛參透森羅萬象的語氣,如此說道。

 心想,我倆之間不需要言語。

 覺得這份熾烈濃郁的情意,憑言語是怎麼也表達不清的。

 認為這熱情的一吻,已經傳達了一切。

 我們兩人終於結合了──

 「呃,請、請問……」

 「好了,美羽在等著呢。好好加油喔,家教老師。」

 「…………是、是的。」

 阿巧自始至終都一臉困惑,露出有話想說、有事想問的表情,然而他最終還是什麼也沒說,就這麼走上美羽在等待的二樓。

 我倆完全沒有針對交往進行具體的談話──

 「……奇怪?我們沒有在交往?」

 以客觀視角結束回想之後,我忍不住怪聲驚呼。

 咦咦咦?

 怎麼感覺……我們根本沒有在交往?

 一句重要的話也沒說!

 雖然其中一方覺得一切都結束了,另一方卻依舊滿頭問號,事情根本還沒了結。

 好奇怪……明明在我眼中的世界裡,熱情的火焰平靜卻又熊熊地燃燒著,若要比喻的話,就好比黑白電影中的高潮情節般浪漫──然而在客觀世界裡卻不是這麼回事。

 應該說……我們根本就沒有好好地溝通!

 『原來如此,看來左澤做出了極為正常的反應呢。他試圖對突如其來的親吻,提出理所當然的疑問。照理說,接下來你們應該會進入到討論要不要交往的程序。』

 『但是──』狼森小姐接著說。

 『歌枕你……擅自封殺了那個程序。』

 「──!」

 天啊啊啊!

 我、我到底在做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

 為什麼──我要打斷阿巧的話?

 像是在說「別問那種不知趣的問題」地打斷他!

 明明一點都不會不知趣!那分明是非常必要的問題!

 「沒關係,你什麼都不必說,阿巧。」──什麼跟什麼嘛!

 我為什麼要擺出這種身經百戰的戀愛高手般的態度?

 『真是的,你到底在搞什麼啊?』

 滿是錯愕的一句話。

 對經常語出諷刺、挖苦的狼森小姐來說,如此單純的傻眼台詞難得一見。

 現在的我,大概真的悽慘到那種程度吧。

 「不是……不是這樣的,狼森小姐……我、我並不是出於惡意才那麼做的,只是當時我太興奮了,整個人欣喜若狂……有種終於跨越所有障礙、抵達終點的感覺……」

 『好啦……其實我可以明白你的心情。』

 狼森小姐說。

 『對歌枕來說,要你承認自己喜歡左澤,恐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年齡差距、女兒、把鄰居少年當成異性看待,還有往後的生活……因為你必須考慮各式各樣的事情,需要一些時間和勇氣才能夠下決定。』

 「…………」

 『雖然歌枕你一方面是在美羽的推波助瀾下,才終於做出那個決定……不過在這之前你也是煩惱了許久,所以才會在做出決定後頓時變得飄飄然,產生一切終於都結束了的感覺……』

 「嗚、嗚嗚……」

 沒錯,一切就跟她說的一樣。

 我和阿巧的感情之路。

 路上所有的阻礙全是我自己製造出來的──換個方式來說,只要我下定決心,那些全部都能獲得解決。

 而我下定了決心。

 做出「我喜歡他」的這個結論。

 具體而言──我是抱著不惜從女兒手中搶走也想和他交往的決心去抗爭,最後發現女兒其實也一直都在支持我。

 強烈的解放感。

 強烈的成就感。

 滿心以為不管怎樣都會是快樂結局,整個人高興得飛上了天。

 結果……我就一時衝動吻了他,還說「你什麼都不必說」,表現得像個喜歡憑氣氛去感受,讓一切盡在不言中的女人。

 『該怎麼說呢,要比喻的話……大概就像是,辛苦求職的大學生終於拿到想要進入的企業的錄取通知書,結果在慶功宴上酒後失控,因此被取消錄取資格吧。』

 「……簡直糟透了。」

 好慘。

 足以令人生產生劇變的大失態。

 至今付出的辛勞全都泡湯了。

 『不過說起來,你會失控也是沒辦法的事。這是你睽違十年才又交到的男朋友對吧?收養美羽的這十年來,你一直都過著沒有男人的日子。突然對閒置十年的車子發動引擎,不論發生哪樣的意外都沒什麼好奇怪的。』

 「……何止十年,我連一次也……」

 『咦……?』

 「啊!沒什麼。」

 『歌枕……你該不會──』

 「……!對、對啦!不行嗎?我就是這輩子活到現在都沒有交過男朋友啦!」

 我在對方還沒開口之前,就惱羞成怒地大吼。

 「……有、有什麼辦法嘛,誰教我就是一直都遇不到桃花?而且就讀的高中和大學也都是女生比男生多……收養美羽之後就更是不用提了……」

 『原來是這樣啊。』

 狼森小姐一派恍然大悟的語氣。

 『哎呀,抱歉我剛才嚇了一跳。這沒什麼好羞恥的,況且沒跟人交往過,在現在這個時代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我想,這大概代表你這個人的貞操觀念很強吧。』

 ……其實並沒有那麼了不起。

 我只是沒什麼桃花運,又不努力去尋找對象罷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是歌枕你不止睽違十年,甚至是人生第一次的初體驗啊。這樣看來,也難怪你會失控脫軌了。』

 說完這番總結般的話之後。

 『話說回來……歌枕。』

 她又補上一句。

 『既然你從來沒交過男朋友……那麼和左澤的那個吻,該不會是你的初吻吧?』

 「……可、可以這麼說。」

 『唉……這樣啊。我該跟你說什麼好呢……沒想到你居然打從初吻,就把油門踩到底向前猛衝了。』

 「嗚、嗚嗚……」

 啊真是的,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那明明是值得紀念的初吻!

 我怎會如此失控呢!

 「我、我該怎麼辦才好……?」

 『還能怎麼辦?當然只能用言語去表達啦。』

 狼森小姐嘆道。

 『你現在也只能用言語表達,跟他說「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了。』

 「……說的也是喔。」

 只有這個辦法了。

 只能透過言語明確地表達。

 無須言語──之前我飄飄然地這麼以為,但這是不可能的事。

 看來言語果然還是必要的。

 我知道。

 我的腦袋非常清楚這一點。

 可是──

 「……唔~啊……咦?可是,我該拿什麼臉去跟他說……?」

 我都親過他了耶?

 現在才要回到確認要不要交往的步驟嗎?

 好、好尷尬……雖然這完全是我自作自受,還是覺得好尷尬。

 『我看,你也只能努力從頭開始解釋了。說你是因為一時情緒高漲,才不小心做出「用親吻來回覆告白」這種耍帥的行為。』

 「…………」

 那樣會不會太悲慘了?

 簡直就像是自己解釋自己的笑話一樣。

 『我知道你心裡覺得尷尬,但要是不快點解釋,左澤就太可憐了。』

 「……嗚嗚,說、說的也是。」

 我一不小心就只顧著替自己想,但其實最可憐的人是阿巧。

 站在我的角度,我是以非常浪漫的方式回應告白,感覺所有事情都獲得瞭解決。可是如果從阿巧的觀點來看──

 突然被人親吻之後,原本想詢問理由,卻被對方以一句「你什麼都不必說」單方面地拒絕溝通。

 唔哇……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阿巧現在一定很不知所措……」

 『就是啊……』

 「……你、你一定覺得我很丟人吧?」

 『與其說丟人……應該說滿讓人傻眼的吧。』

 狼森小姐回答。

 以傻眼的口氣這麼說。

 『因為如果客觀地只擷取事實……就會變成是一個年過三十的女人,突然親吻住在隔壁的男孩。也沒有獲得對方同意,就單方面地強吻……幸好左澤已經超過二十歲了,假使他還未成年……問題可就沒那麼簡單嘍。』

 「…………」

 我的魂魄差點都要飛走了。

 看樣子,為了終於能夠兩情相悅而欣喜若狂的我,不僅放棄溝通、一個人自顧自地興奮自嗨……最後還差點就要犯罪了。

 必須設法做些什麼才行。

 可是,該怎麼做?

 直到隔天,我依舊不停地思考這個問題。

 我當然知道該做的事情就只有一個。

 但是……好尷尬。

 尷尬到非比尋常的程度。

 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臉去見阿巧。

 啊真是的,我為什麼要吻他呢?要是沒有那個吻就不會有事了。明明不管怎樣最後應該都會走向快樂結局,我卻自己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

 好像自己把直線道路弄成了迷宮一樣──

 可是,也不能就這樣一直煩惱下去。

 因為即便是此時此刻,阿巧想必也正在不知所措。

 必須儘快……但是,好尷尬。當面表達心意我實在辦不到,還是想個計畫好了……啊,不行不行!要是那麼做,我肯定又會製造出迷宮的。乾脆憑著一股氣勢……呃,等一下,可是我是那種會在衝動之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親吻對方的女人耶。無論是擬定作戰計畫還是不顧一切地進攻,最後都會自爆……我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啊?啊真受不了,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就像這樣,舉棋不定、悶悶不樂地煩惱個不停。

 然而老天爺似乎並沒有好心到,願意給我這種沒用的女人大量的時間去煩惱。

 「咦……」

 「啊!」

 好巧不巧地。

 我在家門前和阿巧碰面了。

 因為我和他是鄰居。

 是即便不刻意為之,一星期還是會見到一次面的鄰居。

 就在我買完晚餐的食材回到家時,我倆在門口撞個正著。

 從他上下半身都穿著運動服、手裡抱著肩揹包來看,他今天大概有去參加大學社團的活動吧。

 「綾子小姐……」

 阿巧的表情中混雜了靦腆和尷尬。

 至於我……已經不是尷尬二字可以形容的程度了。

 「那個……關於昨天──」

 「~~~!」

 冷不防地。

 我狠狠地把臉別向一旁。

 奇怪?為什麼?怎麼會?

 為什麼我會──把臉別開?不行啊,這麼做是絕對不可以的。我知道,我非常清楚這一點……可是我的身體不聽使喚。

 無法正視他的臉。

 極度的緊張、羞恥,對於昨天那件事的不安與罪惡感,以及──與他面對面後再次感受到的愛戀心情。

 太多太多的情感一口氣湧上來,令我腦袋一片空白。

 整顆心滿到快要爆炸了。

 「……綾子小──」

 「不、不要過來!」

 我舉起手臂,制止想要靠過來的他。

 反射性地擺出像是拒絕他的態度。

 「等等……拜、拜託你等一下……」

 徹底陷入恐慌狀態。

 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腦袋完全停止運作。

 但是……必須說些什麼才行。

 必須好好解釋,我用親吻回覆告白的丟人舉動,是一時情緒高漲所造成的意亂情迷──

 「不、不是的……昨天那件事,那個,要怎麼說……只、只是一時意亂情迷!所以,可以的話希望你能夠忘了……」

 「咦……」

 正當我拚命解釋時,阿巧發出錯愕的聲音。

 那聲「咦……」聽似平靜,卻感覺受到了打擊。

 「只是……意亂情迷嗎?」

 「沒、沒錯,就只是意亂情迷,又或者說是一時興起……」

 「一時興起……就只是一時興起嗎……?」

 阿巧的語氣彷佛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嗯?

 奇怪?

 等一下。

 我好像……把那個吻本身說成是意亂情迷了?

 不對不對不對!

 我所謂的意亂情迷,指的是用親吻回覆告白這個錯把丟人當成浪漫的行為啊!

 我希望阿巧忘記的就只有這一點!

 吻了他這件事──想要親吻他的心情並不是意亂情迷。

 糟、糟糕……

 得把我的心情表達清楚才行。

 否則再這樣下去,我就會變成抱著玩玩的心態吻了他之後,又馬上說「忘了吧」這種話的超級渣女了。

 我會變成欺騙玩弄純情青年的壞女人!

 況且,那個吻八成也是阿巧的初吻……!

 「原來綾子小姐是用那麼隨便的心態……」

 「不、不是的!不是那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拚命地想要找理由,腦袋卻轉動不起來。

 愈是著急,嘴巴和思緒就愈是打結。

 「我絕對不是抱著隨便的心態那麼做……不、不過,其中也不是沒有帶著衝動的成分……所以最後才會失敗……啊!雖然說失敗了但我並不後悔……不對,我雖然很後悔……但是……啊,不對不對……嗚嗚……」

 我語無倫次到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思考迴路更是混亂至極。

 腦袋和心情都一片紊亂,不知道該如何和說些什麼才好。

 後悔、焦躁、緊張、罪惡感、羞恥心……各式各樣的情感滿溢而出,充斥了整顆心。

 我好想立刻逃離現場──但是。

 不能就此退縮。

 要是現在退縮了,恐怕只會引來更深的誤解。

 更重要的是──那樣會深深地傷害阿巧。

 畢竟親吻那件事,本來就已經令他茫然無措了。

 他心裡想必一定很不安、很混亂吧。

 無論如何,我都想盡快給出結論,不要讓他繼續困惑下去。

 「阿、阿巧,你等一下……吸~吐~吸~吐~」

 為了重整心情,我大口地深呼吸。

 好了。

 沒問題了。

 現在就在這裡把一切解釋清楚吧。

 不論是多麼羞恥的事情,都確實地化作言語說出來。

 我要說明事情的原委,並且毫無保留地表達我的心意。

 不需要言語……我不會再那樣愚蠢地耍帥,而是透過言語清楚地傳達。

 「阿、阿巧,你聽我說──」

 正當在緊要關頭下定決心的我,終於開口的那瞬間。

 老天爺又給了我一個考驗。

 看來,老天爺似乎非常討厭我這個女人。

 大概是我讓阿巧久候又將他耍得團團轉,所以上天要給我這樣的懲罰吧。

 「哎呀,是你們兩個。」

 「──!」

 我頓時一驚。

 原本靠著深呼吸平穩下來的氣息,一下子又亂掉了。

 出現的人是──左澤朋美。

 阿巧的母親。

 她一手提著環保袋,朝彼此面對面的我們走近。

 (插圖009)

 應該是巧合吧。

 畢竟──我們就住在附近!

 是隔壁鄰居!

 即便不刻意為之,一星期還是會見到一次面。

 無論是阿巧,還是他母親都一樣。

 更何況現在正好是要準備開始煮晚餐的時間,而我本身也剛買完晚餐的食材回來。

 既然如此……我會和同樣買完晚餐食材回來的朋美小姐在家門前碰到面,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雖然無疑是巧合,卻是發生機率相當高的巧合。

 儘管如此。

 也不用現在發生那種巧合吧……!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朋美小姐不以為意地問道。

 「呃,沒、沒什麼。」

 「那、那個……」

 應該說理所當然嗎?阿巧和我都無比驚慌。

 我們兩人將視線從朋美小姐身上移開,現場瀰漫著超級尷尬的氣氛。

 結果。

 「……咦?哎呀!」

 朋美小姐瞬間瞪大眼睛後,露出不自然的笑容。

 「我該不會……打擾到你們了吧?」

 「──!」

 「媽、媽……」

 我們頓時渾身一顫。

 由於朋美小姐對我們兩人的關係已經有某種程度的瞭解,所以她似乎從這個難以言喻的氣氛中察覺到什麼,並且在腦中妄自想像了。

 「討厭啦,我這個人真是的……不好意思喔,因為我見到你們兩人,就忍不住出聲了。電燈泡馬上就會消失,請兩位繼續──」

 「什、什麼事也沒有啦!」

 難為情和尷尬指數破錶的我,忍不住大聲地說。

 「真的……什麼事也沒有!我和阿巧只是偶然見到面然後稍微聊兩句而已……呃,那個……我還要準備晚餐,先告辭了!」

 自顧自地說完後,我立刻逃也似的離開現場。

 依舊沒能對阿巧好好地解釋。

 儘管心中充滿罪惡感……但是辦不到!

 這樣我真的做不到!

 做好心理準備,下定了決心。

 而且也深呼吸,鼓起勇氣了。

 我本來打算好好努力,不想再給阿巧添麻煩。

 可是……我做不到!

 我無論如何都沒有勇氣在對方的母親面前告白!

 以上。

 這就是──我們的關係變得尷尬的過程。

 說起來……全都是我害的。

 阿巧一點錯也沒有。

 一切都是我不對。

 然後很不巧的,隔天開始就是中元節假期。

 我早就計畫好要帶美羽回老家去。

 接下來兩天,我將物理性地離開和鄰居偶遇機率變得極高的這個家。

 「美羽,東西都帶了嗎?」

 「帶了、帶了。」

 早晨──

 把過夜用的行李塞進車廂後,我和美羽坐進車內。

 「你有帶暑假作業嗎?」

 「沒有,不過沒關係。」

 「……怎麼會沒關係?美羽,你這個暑假完全沒有寫作業吧?」

 我忍不住說出為人父母的擔憂。

 我雖然有見過美羽在寫家教老師阿巧出的功課,可是她好像幾乎都沒有動學校的作業。

 這樣沒問題嗎?

 暑假都已經過一半了耶。

 「我已經從最後一天反推回去,制定好計畫了,所以沒問題的。我只要中元節假期結束後發揮全力趕工,就一定來得及。我的計畫不會失誤的。」

 「……既然你這麼有計畫性,怎麼不早點寫完呢?」

 為什麼要從最後一天反推回去?

 這個計畫分明只要有一天身體不舒服,就會有失敗的危險性。

 不過嘛……我所負責的作家之中,的確也有這種「非得火燒屁股了才能拿出幹勁」的人。這種類型的人……會因為沒有在第一次截稿日──這個就算沒有準時交也還過得去的截稿日交件,而在之後發揮急起直追的驚人力量。

 「先不說我的事情了,媽媽你不要緊嗎?有沒有忘了什麼東西?」

 「我嗎?我沒問題啦,而且電腦也有帶在身上了。對了美羽,今天下午我可能得稍微開一下會,到時你就和外公他們──」

 「我不是說那個。」

 美羽打斷我的話,插嘴說道。

 「我不是在說物理上,而是心理上被你遺忘的東西。」

 「心理上……?」

 一頭霧水的我跟著重述了一遍。

 然後,我從副駕駛座的窗戶望向外面。

 視線朝向鄰居家──也就是左澤家所在的方向。

 「啊!是巧哥。」

 「~~~~!」

 駕駛座上的我反射性地躲起來。

 為了不讓頭被外面的人看見,我拚命地將身體蜷起縮小。

 過了幾秒後。

 「開玩笑的,我騙你的啦。」

 美羽一派輕鬆地這麼說。

 「……咦?騙、騙我的……?」

 「看樣子,你好像把一件很大的東西給忘了喔。」

 看著愣住的我,美羽重重地嘆了口氣。

 心理上被我遺忘的東西。

 我終於──明白她的意思了。

 「真是的,你為什麼要躲起來啊?」

 「我……沒、沒有為什麼啦,我只是覺得現在跟他碰面有點尷尬而已。」

 我並不是想逃避。

 只是……好尷尬。

 不曉得該用什麼表情去見他。

 若是沒有做足心理準備,就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和說些什麼。

 因為深陷苦惱和糾結之中,才會不由自主反射性地躲起來。

 「唉唉,真教人不敢相信。」

 美羽看似真心感到難以置信地說。

 「好不容易聽說你們交往的消息,結果居然只是你一人在誤會自嗨,兩個人其實根本沒在交往。到底要怎樣才能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啊?」

 「……你、你很囉唆耶。」

 「還有,你昨天都難得遇見巧哥了,可是最後還是一點進展也沒有對吧?」

 「因為……有、有什麼辦法嘛。阿巧的媽媽出現之後……實在很難再繼續講下去,所以才會……嗚嗚。」

 「所以才會帶著這種尷尬的氣氛,進入中元節假期是嗎?」

 美羽裝模作樣地聳聳肩膀。

 「我看,乾脆現在就迅速把事情解決掉如何?」

 「啥?現、現在……?」

 「巧哥現在應該在家,你就在出發前把事情解決了吧。」

 「等、等一下啦,美羽……」

 我急忙制止淡淡說道的美羽。

 「這種只是順便似的感覺不太好吧?」

 什麼在出發前把事情解決掉。

 又不是上廁所。

 「這、這件事……畢竟對我們兩人來說非常重要,還是應該等心情稍微平靜下來了,再找個時間當面好好地談……」

 「你就是因為老說那種話才會拖拖拉拉的,不是嗎?」

 「唔……」

 美羽冷眼看著我說。

 「你也稍微考慮一下巧哥的心情吧。他糊里糊塗地被人扔在一旁,現在心裡一定非常不知所措。」

 「……我知道啦。」

 我一邊承受美羽譴責的目光,一邊點頭。

 「我知道……自己對阿巧做了非常過分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再讓他繼續等下去了。」

 我下定決心。

 堅決地說。

 「這次返鄉之旅結束後──我會和阿巧好好談談的。」

 等我從老家回來。

 中元節假期結束之後。

 也就是三天後──我就會向阿巧告白。

 我會回應拖了許久沒有答覆的告白,並且明確地表達自己的心意。

 「真的?」

 「真、真的啦,我不會再拖了。我現在就──跟阿巧聯絡。」

 我拿出手機,打出要給阿巧的訊息。

 首先是為昨天那件事道歉。

 接著是報告我現在要回老家去。

 然後──

 『等我從老家回來,我想跟你單獨見面。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所以……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最後要按下傳送鍵的瞬間,我還是猶豫了一下。

 但是──我按下去了。

 除了按下之外,沒有別的選項。

 我非常清楚自己很沒用,居然都到了這個節骨眼,還想要對方再給我一點時間。所以,我希望至少先和阿巧聯絡。就算要讓他等,也要先跟他把話說清楚才行。

 「……傳出去了。」

 「是喔~」

 美羽只是看似愛理不理地點頭。

 我開動車子。

 朝隔壁的左澤家一瞥後便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