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掃墓

第二卷 曾經可怕的青梅竹馬變得可愛  掃墓

 「馬上要去你姥姥那裡掃墓了,你趕緊準備一下。」

 「欸?今天嗎?」

 我剛在房間裡放鬆躺好,母親就突然進來告知我此事。

 「對呀。不會吧?你一點都沒聽說嗎?」

 「哎呀……那個,聽說啥啊?」

 我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安排一頭霧水。

 雖說今天沒有家庭教師的工作,但我確實被愛美叮囑過今天要把日程空出來來著……。

 啊啊,原來是這事啊。

 「高西孃家也在同一個方向……不如說兩家離得近得幾步就到,所以就決定一起回去了。」

 「好,我知道了。」

 愛美啊……。

 我在心裡默默發誓,從下一次開始,當她叮囑我空出日程的時候,我一定要仔細問清原因。

 ◇

 「啊,康貴哥~!」

 「愛美……很適合你哦。」

 「欸嘿嘿~!」

 愛美頭戴一頂大簷草帽,身著一襲白色連衣裙,盡顯夏日風情,向我這邊招手過來。

 這真的簡直……就和放暑假的小孩子一個樣啊。捕蟲網之類的看起來應該挺適合她,但畢竟是愛美,之後應該會自己拿過來吧……。

 「康貴……」

 愛沙向我搭話過來。

 她也是大簷草帽和白色連衣裙的夏日組合。在微風的輕拂中,她的裙襬隨風起舞,盡顯迷人的模樣。

 愛美在她的身後悄悄地比著“快、誇、她”的口型,瘋狂地暗示著我。(※ 既然當事人什麼也不知道,那麼這應該算是暗示吧?)

 「愛沙也那個……很適合你哦。」

 「謝謝……」

 愛沙為了隱藏自己的表情,迅速地壓下了帽簷,並看向了另一側。但看到愛美一臉滿足微微頷首的模樣後,我明白我剛剛的應對大抵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她身著這襲裝束的身姿,有著和妹妹愛美截然不同的對夏日風情的詮釋。

 該怎麼用語言表達呢……有著能在海報雜誌之類之上登載的魅力。

 「喂~。別看愛沙看入迷了,好好幹活~!」

 「我知道了。」

 要是認真對付母親的插科打諢,八成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還是當做沒聽到吧。

 這裡已經是可以被稱之為山裡那種級別的鄉下了,周遭只有成片的森林和田地,以及墓地。

 順便一提,我們兩家的墓真的幾乎是比鄰而建的。

 好像是因為母親她們似乎也是打小就認識了啊,雖然我沒有詳細問過她。

 而且我們兩家的父親都有另有安排來不了……不如說因為這本來就是孃家人的墓,一開始就沒打算挑一個兩家父親都閒著的日子,因此男性勞動力只有我一個。

 「抱歉呢,康貴。」

 「沒什麼,反正掃一個是掃,掃兩個也是掃,不如順便一起全掃了。」

 「呼呼。康貴君要是將來和我家的其中一個結婚了,那我們就是親屬了呢。」

 「等…媽!?」

 突然現身的高西媽媽拋出了重磅發言。

 我有預感,如果深入這個話題將會自找麻煩。於是我一言不發,繼續打掃並參拜我們兩家的墓地。

 墓碑上面鐫刻著的還是兩家的舊姓,看著這些,我想著,就算我與她們家有了聯姻,多少還是有點疏離感的吧?

 即使如此,在我掃墓的時候,一股微妙的緊張感還是不知為何地油然而生。

 (※ 翻譯成人話的話,男主的意思就是說,結婚之後要改姓,改姓之後雖然人還是那個人,但叫起來還是有一定的疏離感。)

 ◇

 「啊,康貴哥回來啦~」

 「我回來……咦?這是我姥姥家吧?」

 掃墓過後,我便被趕去幫忙幹農活。我好不容易能被放回來,在家裡等到我的卻是……。

 為什麼愛美會理所應當似的在我姥姥家攤著啊?

 「啊哈哈,我們家的姥姥姥爺好像是忘了我們今個要來,現在出去了不在家,然後阿姨就說不如稍微到這放鬆一會…… 」

 「是這麼回事啊。」

 也罷,確實這種鄉下特有的寬闊平房,多容納幾個人問題也不大。

 「嘿嘿嘿,姐姐她現在啊,可是在洗澡哦?」

 「哦。」

 「欸,怎麼沒什麼反應呀!」

 誰會認認真真反應你啊!要是認認真真捧你的哏,現在看笨蛋的就成你了吧!

 在愛美繼續接話之前趕緊先把話題帶走吧。

 「我媽她們呢?」

 明明掃墓回來的時候把我趕去幹農活,把活全部推在我身上,先我回去的母親和阿姨此時卻沒了蹤影。

 「應該在廚房那邊吧?」

 我再次感受到了這個家的廣闊……。

 「是嗎。我去拿幾瓶喝的,愛美你要嗎?」

 「我要!濃香的可爾必思!」

 「好嘞」

 雖說我姥姥家很大,但是再怎麼說廚房在哪我還是不會搞錯的,愛沙現在所在的洗澡間也不在那個方向。

 我這麼想著,結果完全疏忽大意了。

 我為了圖方便,沒有規規矩矩地通過走廊,而是打算穿過一間能抄近路的房屋,結果我剛把門拉開……

 「啊……」

 「啊……啊哈哈,真是不好意思,康貴君,讓你看到不好的東西。」

 阿姨正在更衣。

 她的內褲已經完全露了出來。不知她是為了把短裙脫掉還是穿上短裙,正把身子向前探。

 「那個……真的非常抱歉!」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稍微出了點汗,就去問了問能不能到這換個衣服……」

 「不是,那個……」

 面對這種狀況,我的大腦停止了思考,我因不知如何是好而舉手無措。

 一陣漸行漸近的腳步聲隨風而至,將我的思緒瞬間拉了回來。

 但是……在那一刻,腳步聲的主人已經近在咫尺。

 「啊,康貴……這是在幹什麼?……」

 結果就吃了剛出浴的愛沙狠狠的大白眼。

 ◇

 「那個……是碰巧……是偶然……」

 在廚房順利完成拿取三人份濃香可爾必思的任務,回到愛美所在的房間後……就被要求正座了。

 「好了好了,康貴哥也不是故意的。」

 「這個……我知道,但是……」

 「啊,還是說,姐姐希望的是康貴哥偷看自己那邊嗎?」

 「什!笨蛋!才沒有!」

 我在這尷尬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你們姐妹二人下去之後再慢慢鬥嘴行不行啊……。

 「的確這裡,從院子裡看的話確實能看到洗澡間那邊呢~。 我進去洗的時候把窗子開到頭了,康貴哥如果抓到好時機的話說不定已經被看到了呢!?」

 「康貴!」

 「為啥這樣我還能被髮火啊!?」

 最後,雖說愛美把這件事糊弄了過去,愛沙的情緒也安定了下來,但相應地,我還是總感覺我被投以了無名之火。

 ◇

 「所以說,最後還是要住下嗎。」

 「貌似是呢……」

 愛沙他們的祖父母們像是去外出旅行,沒有一絲要回來的跡象。因此,愛沙她們貌似就只好留宿在我姥姥這裡了。

 姥姥看見久違的人這麼多,也樂樂呵呵的,我也覺得沒什麼不好的。

 畢竟自從姥爺走了之後,姥姥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那麼,我要睡在康貴哥的房間裡~!」

 「這很明顯是不行的吧!」

 愛美講了傻話之後,立刻就受到了愛沙的反駁。

 但是愛美似乎也有站在自己立場上的考量。

 「這次我可是有充分的理由哦?姐姐。」

 「理由?」

 聽到愛美自信滿滿的發言後,愛沙歪了歪腦袋錶示疑問。

 又是這種發生了各種事情之後結果還是被愛美的步調帶著走的模式啊……。

 「你們就沒有那種,在夜裡想做的事嗎?」

 「夜裡想做的……你在想什麼呢!?」

 「誒誒~!?姐姐可真色啊~」

 愛沙的臉變得通紅,嘴唇開始撲哧撲哧地上下翕動著。

 場面已經完全被帶到愛美的步調裡了,我為了不自掘墳墓,決定一言不發。

 「你看你看,好不容易能來到這種深山裡面一趟,那麼說到夜裡想做的事情,就只有一個了吧?」

 「所以說這是……那個……康貴!說些什麼啊!」

 「欸~……」

 我的無言作戰計劃就此破產。

 話說,愛美是知道會這樣才去捉弄愛沙的吧。

 臉紅耳赤慌慌張張的愛沙確實很可愛……應該是瞄準這個來的吧。

 但是這時候如果連我都順勢捉弄愛沙的話,事情會可預見的麻煩起來,因此我決定幫愛沙一把。

 「你看,畢竟是愛美,獨角仙這種東西都要專門進山裡抓幾隻回來吧? 」

 本來想著開個玩笑把這個狀況糊弄過去的……。

 「正~解!不愧是康貴哥!果然,好不容易能來這一趟,不抓一兩隻獨角仙帶回去,怎麼著也說過不去啊!」

 「你認真的!?」

 「沒問題的!我已經在這周圍的樹附近踩過點了,而且我也很清楚周圍沒有什麼險路!」

 「事先籌備地真充分啊……」

 「我們那的周邊只能抓到獨角仙,但是在這的話我覺得能抓到鍬形蟲呢,像是高砂深山鍬形蟲!」

 究竟是什麼煽動著愛美的內心呢?我也不懂。總之她現在的情緒相當高漲。

 不對,我也不能說完全不懂,高砂深山鍬形蟲挺帥倒是真的。

 但愛沙大概是不能感同身受的吧,嘛,想想也是。不如說愛美為何會對高砂深山鍬形蟲這麼魂牽夢縈,我還是有些不能完全理解的地方。

 「也~就是說,我想在深夜的時候出去活動活動,所以要睡在康貴哥的房間方便他半夜叫我起床!」

 「哎呀……為啥不去拜託愛沙啊。」

 「因為姐姐太守規矩了,不像是半夜能起得來的樣子呢。還是說你要為了抓蟲專門起一趟夜?姐姐?」

 「欸?那個……」

 我記著愛沙,挺害怕蟲子的吧,應該不會專門起夜去的吧。

 也行,但是……。

 「空房子還有,愛美睡我隔壁屋也可以吧?我搬被窩去。」

 「欸~……」

 「順便提一嘴,我今晚是打算起來的,但你要是起不來的話我就不帶你去了哦。」

 「怎麼能這樣!我會努力爬起來的……!」

 「可能我多嘴了,但還是問一下,愛沙你……」

 「呃……那個……能起來的話」

 愛沙沒有自信地嘟囔著。

 「嘛!在這之前,還有別的大活動哦!」

 「大活動……?」

 愛美咻的一下站了起來。

 本來還想著之後就是洗白白然後上床睡覺來著。

 「好不容易來趟這裡,不去泡一次溫泉也太可惜了吧!」

 「但我都已經洗過澡了…… 」

 「但是你想想,那可是溫泉哦?」

 「這確實……相當得有吸引力啊。」

 說起這個,離這裡幾步之遙之地就有幾處那種給人以身處深山不為人知感覺的溫泉呢……。

 我也有段時間沒回我姥姥家了,就算像這樣特地回一次,也沒有去過那些地方,於是就忘了還有這一茬。

 「我們走吧?康貴哥!」

 「我知道啦,別拉我啊!」

 我被眉開眼笑的愛美拉著手強硬地拽了起來。

 好強的一股怪力啊……。之前我就滿腹疑團,我不由得再次心生疑問,愛美究竟把這股巨大的能量儲存在哪裡了……。不過光好奇也沒用,就當做這是愛美的特殊能力吧。

 「愛沙,走嗎?」

 我將那隻沒有被愛美拽住的手伸向了愛沙。

 「嗯……」

 愛沙握著我的另一隻手站了起來。

 由於剛剛的那一切都發生得相當自然,在愛沙牽住我伸出的另一隻手站起來的那一刻,我終於意識到了。

 這不就是……。

 「大家就像這樣手牽著手一起去吧!」

 愛美看起來眉開眼笑的倒還好,但愛沙已經滿臉通紅。然後我估計大概,我也差不多吧……。

 「啊!但我們還沒做準備呢!康哥!毛巾洗髮精這些就拜託你了!我先去拿條內褲去!」

 愛美咻的一下把手鬆開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然後剩下的我們二人……

 「那個……我也得去準備一番。」

 「也是呢……」

 愛沙鬆開我手的樣子,似乎隱含著些許依依不捨之情,但估計這只是我的個人臆想吧。

 ◇

 「呼~……」

 母親她們決定在家裡放鬆放鬆,結果只有我們三人去泡溫泉。

 我在更衣室前和兩人分開後,獨自一人在男澡堂裡癱成了一團。

 我們依靠手電筒,沿著連路燈都沒幾個的鄉間小路來到了這個地方,這種與平時不同的非日常感沒想到還意外的挺令人享受。

 「今天這麼多事,我也挺累的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次掃墓我的農活和力氣活接連不斷的原因,我的肌肉還挺腫脹的。

 如果我被拉來泡溫泉是這個意思的話,那說不定也挺好。

 「感覺活過來了……」

 輕鬆愜意的溫泉享受時光到此為止。

 「這邊這邊,姐姐走快點!」

 「喂!再說本來是你先說想喝牛奶我才……」

 「欸……?」

 等一下等一下。

 這裡確實是男用澡堂,我確認過了。

 明明如此,這陣聲音卻不像是從分隔牆的對面傳過來的樣子。

 總之先趕緊躲到溫泉中央巨大岩石的背面吧。

 「呼……很舒服哦!姐姐!」

 「我知道啦……」

 毫無疑問,那姐妹二人就在這塊岩石的對面。

 「啊咧?」

 愛美開始大聲呼喊:

 「康哥~!」

 「喂!會打擾別人的吧!別突然大喊大叫!」

 「啊哈哈,話說男澡堂在哪啊。再說了,這種地方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會來的!」

 「確實,但話是這麼說……好像確實沒有看見男澡堂呢。」

 這種時候還是儘快報上自己的名號為上策吧……。先進來的是我,不管怎樣估計先泡暈的應該也是我吧。

 我確保我的身體沒有露出來,然後從岩石的背面向她們搭話過去。

 「那個,愛沙?」

 「啊,康貴……欸?不是等等你現在……!?」

 很快地,一陣慌慌張張的水聲啪嗒啪嗒地傳了過來。

 「冷靜點!從我這邊看不見你們那邊!」

 「是嗎……呃,那麼你在……」

 「多半是在你們兩人能看見的那塊大岩石的背面。」

 「那為什麼……也就是說,這裡,被改成混浴了吧……」

 「大概吧……」

 這裡本來就是一處沒有什麼人來的,連誰在管理,怎樣管理都很令人奇怪的,小巧但舒適的精緻溫泉。

 向入口處放置的募金箱裡投錢也是憑感覺投,再就是設有飲料自動販賣機,僅此而已。

 再說,本來我以前來泡溫泉的記憶都已經過於模糊了,這裡是不是我以前來過的那個都還兩說。

 從母親她們什麼都沒說來看,應該是不知道混浴這回事的吧。不然再怎麼說也要阻止我們吧……。

 完全麻痺大意了。

 「啊,真的在那邊啊!呀吼康貴哥!」

 「喂,愛美!?」

 「餵你過來我這幹什麼啊!?」

 不知不覺愛美已經靠得這麼近了,可能是我思考得太認真的原因,我竟絲毫沒有注意到她。

 「啊!我也是裸著的呀!」

 愛美咻的一下躲了起來。

 雖說由於水汽瀰漫只能看個模模糊糊,但總覺得那個輪廓……不行,不能這樣,還是趕緊忘了吧。

 「欸嘿嘿,搞砸了。」

 「“搞砸了”,個頭啊!」

 「嘿嘿,抱歉~。姐姐要不也過去試試?」

 「不要淨說些傻話!」

 「被批評啦~」

 從另一邊傳來了愛美歡快的聲音。

 愛美對被我看光這件事情沒有絲毫在意的樣子,說它好吧倒也不是件壞事,但我還是希望她能對各種事情稍微多操點心……。

 「那個,康貴?」

 「啊啊……怎麼了?」

 不知是多虧了愛美還是都怪愛美,愛沙暫且取回了冷靜,並搭話過來。

 「那個……可能我還是有點心神不定,但我還是想著咱們好不容易能泡一趟溫泉,還是兩方都能好好享受比較好。」

 「沒錯!康哥也來我們這邊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吧!喂,康貴!?」

 「我知道!我不會過去的別擔心。」

 愛美是真的會攪場子啊。

 雖然說慌慌張張的愛沙也很可愛就是了……。

 「如果不會泡暈的話,我們要不就這樣,談一談吧?」

 「你們如果樂意的話那就談吧。」

 「當然樂意!」

 「你不準再過來這邊哦!?」

 「啊哈哈~」

 如果愛沙會緊緊地幫我盯著愛美的話,那就相信她吧。

 我本這麼以為,但是要阻止風暴般的愛美,果然還是有點強人所難。

 「啊!我先去整一下頭髮,去去就回,你們二位慢慢來~!」

 隔著岩石我都知道,愛沙都來不及阻止她,她就跑沒影了。

 嘛,只要不是過來我這邊就行吧……。

 只是,我再次意識到,在這種情況下,只有我們兩個人的話……。

 「愛沙……?」

 「欸……那個……怎麼了?」

 「那個……」

 我變得一時不知說些什麼是好。

 「剛剛……」

 愛沙為了打破這股微妙的氣氛,率先搭話過來。

 「剛剛?」

 「愛美往你那邊走的時候,你看見了……?」

 「欸」

 當我正對這個突然拋出意想不到的話題感到困惑的時候,一陣陣啪嗒啪嗒的水聲從岩石的對面忽忽傳來。

 「你看到了吧!?」

 「沒有沒有!到處都是水汽,基本什麼都看不見!」

 「也就是說你看見了一點?」

 「沒有……沒看見沒看見!」

 「是嗎……」

 我這邊只等通過聲音判斷個大概,看樣子是姑且信服了我的說辭,然後平靜了下來並調整了坐姿。

 但超出我判斷的事情發生了,不知為何從愛沙那邊傳來了靠近這邊的聲音。

 「吶,我能靠近你嗎?」

 「愛沙!?」

 「不要這麼操心,我也不會做出那種事啦,只是想稍微走近一點。」

 「是嗎……」

 一種略微有點遺憾的心情油然而生,我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它趕到了我內心的角落裡面。

 「呼……我想現在康貴…大概…也正靠著石頭吧? 」

 「對的」

 「我也稍微有點,想試試看這麼做」

 「是嗎。」

 我們相隔岩石而坐。

 三言兩語之後,我們再次陷入了沉默。但不知是不是我們的距離有所拉進的原因,氣氛不再像剛才那麼尷尬了。

 就在我漸漸冷靜下來的時候,愛沙這樣說道。

 「吶,我們上次一起回這裡玩都是在什麼時候了啊?」

 「嗯……」

 我開始遍歷我的記憶,得到的結論卻是無法回憶起來的某個遙遠過去。

 雖然有機會去阿姨娘家,但那個時候我已經和愛沙她們漸漸的沒什麼交集了啊……。

 「雖說我已經記得不太清了,我們以前確實一起回過這裡吧。」

 「我也說不準啊……」

 「畢竟在以前,我們可是一起連澡都洗過的呢」

 「我們還有過這樣的時候啊……」

 「我想都沒想過,我們還能再一次一起洗澡呢。」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康貴,謝謝你呢。」

 「突然間怎麼了?」

 「那個……對平時的回禮?畢竟我大概,如果不是在這種時候的話,是坦率不起來的吧……」

 泳池那個時候的事情再次湧入我的腦海。

 愛沙所說的“這種時候”,也許講的是那個時候的事情吧。

 「我這邊才是,謝謝你了。」

 「欸!?為什麼康貴要……?」

 聽起來愛沙是真的在吃驚,我有些驚訝。

 「我的話,能和愛沙在一起就非常開心了,這是我對此的回禮。」

 「……是嗎。」

 我們僅僅是像這樣互相道著不明不白的謝,之後我就這樣默默地倚靠著岩石。愛沙大概也和我一樣吧。

 「說不定有點泡上頭了呢。」

 「啊……還是趕緊出去比較好吧。」

 「康貴感覺怎麼樣?」

 「我也已經稍微有點……哎呀也許還是出去比較好吧……」

 畢竟我是先進去的。

 「我知道了。那我們繞著岩石沿著順時針轉個圈換個位置吧。」

 「啊……愛沙你那邊沒問題嗎?而且這樣的話愛美……」

 「啊—……」

 就在我正想著該怎麼辦的時候,剛好愛美的聲音隨風而至。

 「啊!你們在玩什麼好玩的!」

 愛美啪嗒啪嗒地迅速跑近。

 「快停下!你再過來一點不就變成和剛剛一樣的情況了嗎!」

 「好—」

 這次似乎是愛沙幫我攔住了愛美。

 「康貴要先上去,所以我們商量著像這樣轉個圈換個位置方便他上去。 」

 「什麼?抓鬼遊戲!?」

 「要是抓鬼遊戲的話這麼做就沒有意義了吧!」

 我們一邊重複著這種日復一日的對話,另一邊我安全無事地成功從溫泉場脫出。

 「啊咧……?」

 看著愛沙和愛美的這副樣子,我不禁想著,反而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眼前的這幅光景被便我定義為日復一日的日常了呢。

 「我們……真的一直都在一起啊。」

 我回憶過去,好像自從暑假開始,我們就一直在一起啊。

 「是嗎……」

 雖說這也不是什麼非常特別的事情,但我還是不知為何心生一種喜悅與不可思議之情,然後在外邊默默地等待著兩人。

 ◇

 「康哥,康哥,快起來。」

 朦朧之中,愛美在我的耳邊輕輕低語。從溫泉回來鑽入被窩後不知不覺就像剛才那樣……不對,實際上就是剛才那樣吧……。

 「是愛美啊」

 「嗚哇!這麼突然轉過頭來的話會親上的啊!」

 「欸?」

 聽到了這種不能置若罔聞的話之後,我瞬間從半夢半醒中清醒了過來。

 「為什麼你要靠得這麼近……」

 「欸嘿嘿……差不多要出發了哦?」

 睜開雙眼後,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像騎馬一樣騎在我身上,把臉貼得極近的愛美。

 這種喚醒方法真是……。

 「這會幾點了?」

 「四點了哦。馬上天就要亮了,所以得趕快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如之前約定好的,我從被窩裡爬起來帶愛美上山捉蟲。愛美對此一副幹勁滿滿的樣子。

 然後,看起來愛沙果然還是沒能爬起來啊……。

 據愛美表明,其實她本來瞄準的是晚上十點前後這個時間點,但是走昏暗的山路怎麼說也太危險了,於是就決定反過來,打算在拂曉時分出發。

 鍬形蟲在白天似乎也能抓得到……都怨愛美,奇怪的知識增加了啊。

 「準備如何?」

 「相當充分!給,康哥的份也有!」

 「能做到這種地步,手腳真是麻利啊……」

 「欸嘿嘿~」

 手電筒、捕蟲網、昆蟲收納盒、飲料,還有……。

 全部都被她安排得明明白白。

 「快一點快一點!」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經過了這些之後,我的內心也不禁雀躍著,跟著愛美,走向門外旭日將升的黎明。

 ◇

 「要是走散了就麻煩了,所以要手牽著手哦~」

 「好啊」

 完全就是小孩子的散步。

 雖然光線還是有些昏暗,但現在正值破曉時分,天色正變得不需要手電筒也能勉強前進。

 「第一個檢查點是這裡!」

 「自動販賣機……?」

 「叮咚~。這裡應該有幾隻~!」(※ 按門鈴擬聲詞,大夥理解就行。)

 「喂!別跑別跑!」

 前腳剛說完怕走散,後腳就……。

 剛慌慌張張地追上愛美,愛美就迅速將戰利品放入了她的收納盒。

 「抓到了哦~!」

 「沒想到這裡還真有啊……」

 「康哥,這種在白布上打光誘捕昆蟲的陷阱,你沒見過嗎?」

 「啊—……以前好像在圖鑑裡見過……」

 「畢竟自動販賣機本身就自帶光源呢~!這孩子應該是小鍬形蟲吧~?我們去下一處吧~!」

 「稍等一下,連個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嗎!?」

 「啊哈哈~」

 雖說無論是體力還是速度,愛美均在我之上,這件事情即使我不想知道也已經知道了。但是在我作為一個男人的氣魄與尊嚴,以及保護愛美免於受傷以及走失的保護欲的驅使之下,我總算是能勉強地跟著她到處跑了。

 柞樹、枹櫟、自動販賣機、柞樹……。

 愛美依次巡迴檢查著她事先設立的檢查點。

 「天都這麼亮了,再怎麼說自動販賣機周邊是不會有了吧。」

 「找到啦~!」

 「為啥啊,明明都是在一個地方抓的……」

 愛美暢通無阻地將蟲子一個一個投入她的收納箱,讓人不禁懷疑我和她抓蟲子的地方究竟是不是同一個。

 她的收納箱裡已經有了十隻以上的優秀戰果,而我僅僅只有途中飛過來差點撞到我的一隻獨角仙而已。

 「欸嘿嘿~。大的還要在最後這裡!」

 愛美說道,並拉起我的手。

 雖說愛美為了操心收納箱裡的蟲子們沒有用跑的,因此我也能跟得上,但儘管如此,愛美的步頻還是要快於我。

 「是這裡嗎」

 「嗯!」

 最後被她拉過來的地方,在一棵相當宏偉的大樹之下。

 「康哥,這裡,這裡!」

 「噢」

 大樹的根部地帶似乎有樹液滲出,在那裡匯聚著驚人數量的各種蟲子們。

 銅金花龜、蝴蝶之類們翩翩起舞,獨角仙、鍬形蟲之類一個跟著一個,絡繹不絕。(※ 艹,看見這裡有個ぞろぞろ我就來氣,這個詞彙題我選錯了,果然擬聲詞是我一生大敵。)

 「欸嘿嘿~。有這麼多真是太好了—!」

 「話說這些,你抓了之後要怎麼收拾呢?」

 「嗯?我打算明天把這些分發給這附近的小孩子們!」

 「是嗎」

 我還想著這麼多他要怎麼養得過來啊,但似乎並不是這樣。

 「我由於社團活動多已經養死過很多隻了,而且要是拜託姐姐幫我照顧的話估計會很難吧~ 」

 「確實,拜託愛沙的話不太行。」

 「所以說啊,我就想著,反正會是這樣的話,還不如把它們交給想積累養活物經驗的小孩子們呢」

 「原來如此……」

 我一向認為孩子氣的愛美此時的表情,不知從何處透漏出一股大人般的氣場。

 我不知為何對愛美的這副模樣,產生了些許的動悸。

 思緒過後,愛美馬上恢復到了平時的模樣。

 「啊!快看那裡也有哦!康哥快點!」

 愛美一瞬間就恢復到了那副孩子氣的模樣,並在此拉住了我的手。

 愛美還真是表情豐富啊……。

 「我知道啦,所以說你能不能稍微……」

 「不行不行!獨角仙會跑沒影的!」

 愛美邊說邊回頭拉住了我的手,她在破曉旭日的照耀下,顯得熠熠生輝。

姐妹二人的心緒【愛沙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