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9話 少年深有體會

第一卷  第9話 少年深有體會 「總而言之,那些孩子們應該不會再來找麻煩了,放心吧,楠葉君。」

 某一天的午休,我被恭彌拉著走,到中庭和須佐美千歲見面。

 須佐美看到我之後,不知為何露出了不懷好意且令人不爽的笑容,接著說了一句「謝謝」。當我疑惑她是為了什麼道謝時,她便開始說起了橘襲擊事件的後續。

 「你的手法還是一如既往的可怕啊。」

 「畢竟是為了可愛的理華嘛,這是當然的。」

 聽須佐美的說明,她好像從橘那裡聽說那件事後,就馬上查明那兩個女生,並直接找上她們了。接下來似乎就沒有什麼策略與工夫,只是警告了她們住手而已。

 光是這樣就能真的讓這種事停下來,該說真不愧是須佐美吧。為了加強效果,她好像也和那個叫做一之瀨的男生取得聯繫,給了他一點叮囑的樣子。

 「不過,我只是守護了那孩子的人身安全。治好了理華的心傷的人,是你喔,楠葉君。」

 「是嗎?」

 「沒錯。」

 須佐美髮出了令人討厭的笑聲。「令人討厭」的形容或許不太正確,但我想不到其他形容詞了。

 「話說廉啊!這下你終於不能再打太極了吧?」

 「……打什麼太極?」

 情緒莫名高漲的恭彌搭著我的肩膀。真的很煩。

 「不要裝傻啦。你喜歡橘同學對吧?」

 「……才不是。」

 「啊,你剛才遲疑了喔。」

 「你好吵啊……」

 恭彌馬上又扯上戀愛的話題了。雖然對高中生來說或許是理所當然,但對我來說很棘手。

 「還有,不要在須佐美面前說這種事情啊……」

 「唉呀,為什麼?」

 「問我為什麼……你不會反對嗎。」

 「我不會反對啊。我又不是冴月。」

 她又喀喀地笑了。那是須佐美特有的,彷佛看透我一切的笑容。

 啊啊,這樣啊。不是令人討厭。而是我很害怕這種笑容啊。這種不論我隱瞞的事情,還有我自己也沒有注意到的事情,她彷佛全都知道的笑容。

 「還不只如此,我覺得理華和楠葉君相當般配喔。」

 「我也是我也是!感覺明明都我行我素,但是卻又很合拍。」

 「就算是這樣,那也和戀愛沒有關係吧。當朋友就行了。」

 「出現啦──!廉又拿孤僻當藉口了。」

 「你說誰孤僻啊。」

 說得好像我常用孤僻當藉口一樣。

 「但是,你不知道理華是怎麼想的對吧?」

 她沒有停下對我的追打。平常只要把恭彌一個人哄走就行了,但今天對手很多。而且還是須佐美,那就更麻煩了。

 「喔,對了廉。橘同學或許喜歡廉喔。」

 「……即便如此,我的態度也不會改變喔。」

 「改變也好,不變也罷。只要好好想想結果會如何,再做出選擇就好了唷。」

 「唉呀,我希望廉和橘同學能交往呢~」

 「呵呵。我也是呢。」

 「……真是自做主張。」

 靜之須佐美與動之恭彌。這兩個人的合作真的很兇狠。 【譯註:指的是太極的動與靜。】

 話說回來,須佐美不會反對真是出乎我意料。我本來以為她一定會像雛田一樣,想要保護橘呢。

 「我當然想要保護她啊。」

 我傳達自己的想法後,須佐美像是在說理所當然一樣又笑了。

 「……那為什麼?」

 「不懂嗎?因為我想要保護她,才會希望你能和她在一起喔。那孩子看似很堅強,但其實很脆弱。」

 「……我才不懂啊。」

 「要是交往的話就要雙重約會喔!約好了喔!」

 「唉呀,要把我排除在外嗎?」

 「三重約會也行啊!但是須佐美同學,你有男友嗎?」

 「你說呢。」

 須佐美露出往常的笑容,彷佛在說任君想像。明明這麼輕易就看穿其他人,卻從不說自己的事。雖然我也不是很有興趣就是了。

 「還有,不要擅自決定啊。」

 「有什麼關係嘛!反正只是假設你們交往了嘛!」

 「沒錯,只是假設喔。」

 「……夠了。」

 我背對兩人,馬上離開中庭。雖然須佐美在道別之後乾脆地退下去了,但恭彌不出所料追了上來,又和我勾肩搭背的。

 「你真的很不坦率呢~」

 「住手。很煩。」

 「有什麼關係~我們是朋友啊。」

 「……很熱啊。」

 「喔!不否認是朋友啊!咕──!廉你進步了啊~」

 可惡……我不該這麼說的。

 不過,事到如今就算否定也沒有什麼意義吧。而且也不打算否定。因為要說我的摯友,那毫無疑問就是恭彌。

 「廉。」

 「……怎麼了啊。」

 「你好不容易一點一點地改變了。而且還是往好的方向改變。所以,你可不要對自己的感情說謊喔?」

 「……我知道啦。」

 恭彌突然用嚴肅的口吻對我說著,我無法隨便回答他。

 我不希望對方踩過去的那條底線。而恭彌能輕易看穿那條線,並自然而然地來到我能容許的最短距離。那正是這傢伙的優點,也是我不擅長應付的部分吧。

 「明白的話就好。雖然我剛才說了這麼多,但如果你真的不喜歡橘同學,希望保持這樣的關係,那我也不再插嘴。然而,如果你確實喜歡橘同學,希望我幫幫你的話,那時一定要來找我喔?」

 「……不用你說,我能找的只有你啊。」

 「啊哈哈!確實是。」

 「吵死了。給我否定啊。」

 「我不能對摯友說謊啊,這是義氣呢。」

 「給我對真的講義氣的人道歉。」

 唉,這傢伙真是難搞。

 ……不過這傢伙確實不會說謊啦。

 ◆ ◆ ◆

 那一天下了很大的雨。

 雨大得從學校回來的路上就全身溼透,撐傘也沒有意義,我回家後馬上就衝了個澡。之後吃了頓飯,聽著雨聲一如往常地無所事事。到了晚上也開始發出轟隆的雷聲,窗外的街道很陰沉令人鬱悶。

 這種夜晚還是看漫畫最好了。讀完在手機上購買的一卷後,我完全沉迷於這部作品中了。明天剛好是星期六,就一次買齊吧。順帶一提,我是電子書派的。

 「轟隆隆隆!!」

 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劇烈的雷聲與地鳴同時響起。這百分之百打到地上了吧。而且好像還離得很近。

 在傾盆大雨的日子能待在家裡,有種賺到了的感覺呢。

 我悠閒地想著這種事,同時一頁接一頁地滑手機看漫畫。

 「……」

 ……嗯?

 我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不對,該說是重要嗎,感覺……

 「……啊。」

 是橘。

 打雷了。橘她一定是在房間裡發抖才對。

 上一次她自己來我家找我求救,但今天好像沒有要來的樣子。畢竟關係比以前要好了,就算會來也不奇怪啊……

 ……等等,這樣彷佛我好像很期待橘來我家一樣啊。既然沒有來,代表她很有精神。什麼都沒有發生,就代表沒事吧。

 而且橘也很認真。說不定她反省了上次的行為,悄悄地克服打雷了吧。沒錯,一定是這樣。

 「……」

 啊──可惡。

 我拿起雨傘,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房間。總覺得姑且去看看會比較好。如果沒事就最好,但如果她腿軟了,就不算什麼小事了。

 被強風吹拂的雨斜著打下來。雨傘好重。才剛洗乾淨的身體溼掉,我也不管了,往橘的房間所在的B棟前進。

 就算來到她的房間,裡面還是一點聲響都沒有。居然沒有大叫,怎麼回事?

 一般來說,應該就是不在家吧。但是時間很晚了。感覺胸口莫名不安。

 然而不巧,我不知道橘的聯絡方式。早知如此就先交換一下就好,但對交友初學者的我來說,這太難了。

 而相對的,我有須佐美不知為何硬是塞給我的聯絡方式。沒想到居然在這種時候能用上。

 『橘在你那邊嗎?』

 我利用通訊APP將這些內容傳過去。既然不在家裡,一定就是在須佐美或雛田那裡吧。天氣預報顯示降雨機率是百分之九十,難以想像她會在這種時間獨自出門。

 須佐美很快就回應我了。

 『不在,怎麼了嗎?』

 『她有可能和雛田在一起嗎?』

 『我覺得也不在那裡。她今天應該直接回家了。』

 但是這樣也太安靜了……

 『打雷卻聽不到大叫聲。』

 須佐美只有已讀,但沒有回應。不過相對的手機震動,畫面出現『來電』的文字。

 「……喂。」

 『你在房間前面嗎?』

 「啊、啊啊,我在。找她有點事。」

 最先找個藉口。但須佐美對此沒有反應,稍微沉默之後說道:

 『有鎖嗎?』

 「咦?」

 『門有沒有上鎖?』

 「不、不知道,我還沒確認過。」

 『確認看看。』

 「喔、喔……」

 我照她所說的,把手握在門把上。接著,門把輕易地轉動了。

 為什麼門……

 再怎麼說也不能擅自打開,所以我決定先向須佐美報告。

 「沒有鎖上。」

 『進去。我允許了。』

 「這是私闖──」

 『理華從今天早上身體狀況就不太好。很有可能……』

 「不會吧……」

 經須佐美這麼一說,在學校看見橘的時候,就感覺她的臉色就不是很好。話雖如此,真的可以擅自進去她的房間嗎?如果這只是忘了上鎖,其實已經出門到某個地方去的話……

 『到時候我會說明狀況,和你一起道歉。所以拜託你,楠葉君。』

 須佐美難得這麼嚴肅。從語氣中感覺不到平常的從容。

 「……我知道了。出事就麻煩你了喔?」

 『嗯,拜託了。』

 說完,須佐美便掛了電話。我把手機收好,再次轉了門把。雖然感覺像是闖空門,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

 打開門後,發現橘倒在門附近。

 「不是吧……!」

 橘身上穿著我初次看到的吊帶背心,靠在牆上低著頭,筋疲力竭地倒下了。我連忙脫掉鞋子,到橘身邊。雖然不知道眼睛該擺哪裡,但現在這不重要。

 「橘!喂!怎麼了!」

 我儘可能不搖動她,支撐著她的身體呼喚著她。但沒有反應。

 我把手貼在她的額頭上,明顯發了高燒。頭上和背後流了很多汗。

 為什麼會在玄關……

 難不成她想要離開房間。然後打開門鎖後就昏過去了。雖然得出了這個推測,但現在在意事情經過也無濟於事。

 明明昏過去了但呼吸卻很激烈。看起來也很痛苦。

 我按照以前公主抱的要領,抱起了橘。

 慢慢地走過客廳,並盡力不看房間裡面,讓橘躺在床上。雖然身體發燒,但還是要蓋被子吧。

 「橘,沒事嗎?」

 「……楠葉同學……?」

 橘第一次發出聲音了。看樣子應該是沒事。

 「啊啊,是我。抱歉擅自闖進來了。」

 我一邊說著,給有些昏暗的房間開燈。因為橘恢復意識了,我也多少冷靜了下來。

 「有哪裡撞到嗎?哪裡會痛嗎?」

 「……沒有。」

 「是嗎。那你等等我。」

 我將廚房裡的毛巾弄溼擰乾。從冰箱裡拿出一些冰塊,再用毛巾包起來。

 「很冰喔。」

 說完後,我將毛巾放在橘的額頭上。橘閉著眼睛,一瞬間皺起眉頭後,像是緊張緩解了,表情放鬆下來。

 「還好嗎?」

 「……謝謝你。」

 橘微微睜開眼睛往上看著我。臉頰發紅,目光沒有對焦。大概是38度半左右吧。

 「……不好意思。」

 「傻瓜,不用道歉。不過,身體不舒服要早點講。這樣的話就能幫更多忙了。」

 橘陷入沉默。

 那麼,該怎麼做呢。直接回房間也很擔心她,但是能做到的事情也不多。

 「有感冒藥嗎?」

 「……沒有。」

 「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喝的。」

 「知道了。」

 我再次打開冰箱,將茶倒進杯裡。把杯子遞給橘,她爬起上半身喝茶。她的表情有點扭曲,可能是喉嚨痛吧。

 「身體狀況呢?很不舒服嗎?」

 橘沉默地點頭。頭髮很亂,也流了很多汗。

 「我暫時會待在這裡。可以嗎?」

 這次她稍微沉默之後,又緩緩點了一次頭。我想這樣她也比較安心吧。已經晚上了,總之今天就蓋上被子睡覺。

 「在你睡著之前我會在這裡。」

 橘又點了頭。然後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一口氣。

 我坐在床旁邊,給須佐美髮了訊息。如果可以的話,我想比起我,橘應該更希望須佐美過來吧。

 『橘病倒了。大概是發燒。我暫時會待在這裡。』

 她馬上就已讀,然後回應:

 『理華的狀況呢?』

 『有意識,應該沒事吧。如果你有時間,明天能來探病嗎?』

 『我本來就打算去喔。不過直到中午之前就麻煩楠葉君了。』

 『我是沒問題啦……但是不會有道德上的問題嗎?』

 『只要你不做出會變成問題的事情,就沒問題。』

 『誰會做啊!』

 『那就拜託你了喔。我想理華也會安心。』

 這句話傳來之後,須佐美就再也沒有已讀了。真是自做主張。但是事情變成這樣,我也不能不留下來照顧她。

 因為橘對我有很大的恩情。這點小事根本算不上什麼。

 「睡得著嗎?」

 我試著從床下對躺著的橘出聲。雖然有一會兒沒有回應,不過之後橘輕聲回答了。

 「……不好意思,楠葉同學。」

 「又再說這個嗎。不用道歉啦。只要你不討厭是我來的話。」

 說著,我想起數個月前的事情。

 「好像是去年十月吧。我也發燒了。不過,沒有人可以依靠。因為是事情發生在平日,父母都有工作嘛。」

 如果我打電話過去的話,他們說不定會放下工作跑來。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什麼事都要麻煩父母。

 「倒下的時候只有一個人,就是很不方便呢。當時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做飯也不容易,很辛苦啊。」

 橘沉默不語。說不定已經睡著了。

 「所以拜託你。難得附近就有朋友。就算那傢伙很派不上用場,也比沒有朋友好太多了吧。我明白這種的心情。所以你別在意啦。」

 沒有回應。算了,聽了我無趣的話,能睡著就好。

 平靜下來後,我也開始想睡了。畢竟是週末,早上也不知為何早起了,大概是累了吧。而且也幹了不習慣的事情呢。

 「晚安,橘。」

 對她說了一聲後,我也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委身於襲來的睡意之中。

 在進入夢鄉前一刻,我好像隱約聽到了啜泣聲。

 ◆ ◆ ◆

 隔天,橘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不少。

 雖然看起來起身還有點困難,不過意識比昨天還要清醒很多。

 「還好嗎。」

 「……38.1度。」

 「嗯,好很多了呢。」

 我從橘那裡接下溫度計,收進盒子裡。已經到中午前了。差不多該出門去買點東西了。

 「須佐美好像中午會來,在她來之前忍忍吧。」

 「千歲她……是嗎……」

 「啊啊。我現在要出去買點東西,你需要什麼嗎?」

 「……水分、容易入口的食物。還有藥。」

 「知道了,我會隨便買點東西回來。一個人也沒問題嗎?」

 橘緩緩地點頭。

 我做著準備,往玄關走去。在離開房間的前一刻,橘輕聲把我叫住。

 「楠葉同學。」

 「嗯?」

 「……謝謝你。」

 「不用謝了。那等會見。」

 買完東西回來後,須佐美已經進去橘的房間了。

 「你回來啦。辛苦了,楠葉君。」

 「喔。抱歉啦,讓你特地跑一趟。」

 「畢竟是為了理華嘛。而且我也沒有參加社團呀。」

 須佐美穿著長長的裙子,坐在地上。比起在學校看到的制服,看起來更加成熟,有著與年齡不相符的沉著。

 「橘呢?」

 「睡著了。臉色不算差,應該快要恢復了。」

 「是嗎,太好了。你和橘說過話了嗎?」

 「有,聊了一下。」

 我說著,同時將買回來的飲料、果凍和水果等等放進冰箱。將感冒藥遞給須佐美。

 「那之後就麻煩你了。有你在的話,橘也會安心吧。」

 「嗯,交給我吧。」

 「我就在對面的公寓。有什麼事就叫我吧。」

 我說完,拿起行李走向玄關。畢竟須佐美很可靠,應該沒問題吧。

 「楠葉君。」

 我突然被叫住,於是邊穿鞋子邊回頭。

 「……怎麼了。」

 「機會難得,要不要稍微聊一下?」

 「聊一下?要聊什麼?」

 「一點閒聊喔。一個人也很無聊。當然,如果你很忙的話就算了。」

 稍微考慮一下後,我輕輕點頭。畢竟也有叫須佐美過來的恩情。再加上,我也沒有特別要做的事情。

 「謝謝。理華已經睡了,就小聲點喔。」

 「喔。」

 須佐美嫣然一笑。那份從容與容貌,不知為何感覺到身為生物的差距。而且還找不到缺點,這正是須佐美的可怕之處。

 在橘睡覺的床邊,我和須佐美分別坐在桌子兩邊。並沒有特別面對面,只是找了一個對男女來說適當的距離坐下。

 「昨天謝謝你幫了理華。」

 「雖說是從門進去,但還是非法入侵呢。」

 「我許可過了,不會讓任何人有意見。」

 「我可是很焦急喔。突然就看到她倒在門旁邊。」

 「如果你不在的話,可能會很危險吧。」

 「不要危言聳聽啊。」

 「但這是事實吧。」

 須佐美輕輕地笑了。

 「話說。」

 須佐美一邊說著,一邊突然站了起來,窺視著橘的臉。

 「你至今有談過戀愛嗎?」

 須佐美口中說出的話,讓我認為:她一定是在確認橘有沒有醒著吧。

 她還是老樣子,準確說中他人不希望談起的話題。

 「……突然說這個幹嘛。」

 「你說你的朋友很少,但我想知道那方面如何呢。」

 「……你有興趣嗎?」

 「呵呵,有喔?」

 我不禁嘆了口氣。須佐美看著我,那無畏的目光甚至讓我無力思考該怎麼打發她。

 「……沒有任何經驗。」

 「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嗎?」

 「不……算有一點。」

 「那就有經驗了不是嗎?」

 「我又沒有告白或被告白,也沒有和對方交往。跟沒有經驗是一樣意思吧。」

 「唉呀,我覺得沒這回事喔。」

 須佐美不知為何將手肘撐在桌上託著下巴,臉往我這裡靠近。她的視線彷佛能將對方綁在原地,然而又感覺不到敵意。

 「察覺到自己喜歡上一個人的心情與否,可是差很多的喔。」

 「是嗎?」

 「沒錯。特別是對現在的你來說呢。」

 須佐美的那句話,我知道她想要說什麼了。然而,那個話題我更加不開心。特別是對現在的我來說。

 「之前,理華收到一之瀨的告白時,你好像也在場吧。」

 「……啊啊,我在。」

 「那麼,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認為理華為什麼拒絕了?」

 她說完,我自然而然想起了那天的事情。

 『因為我並不喜歡你。』

 橘她這麼回答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理由,非常單純。但是正因為很單純,這句話中應該會有很多含意。所以我才一直很疑惑為何一之瀨放棄了。

 「不喜歡對方」這種話乍聽之下是很肯定的拒絕。但是實際上,這不會是拒絕和對方有往來的理由。

 「即便不喜歡一之瀨君,這也不足以當作不和他交往的理由,對吧。因為這世上根本不存在『不與不喜歡的對象交往』這種前提。」

 正如須佐美所說。並不喜歡的對象希望和你交往,人類大多時候都會感到開心。而且,如果不太清楚對方的話就更是如此,對方的外表很好看就更加分,可能會產生自己說不定也能喜歡上對方的期待吧。以收到告白為契機而喜歡上對方的狀況也有。

 「不過,畢竟理華很誠實,說不定真的會以這種前提拒絕對方吧。但是就我所見,我認為一之瀨君他是很棒的人。被他告白的女生不可能不開心吧。」

 「……我想也是。」

 那麼為什麼。橘為什麼拒絕了既帥氣、給人的印象也不糟的一之瀨呢。

 為了不讓自己繼續思考下去,我刻意說了一句無謂的話:

 「但是,我覺得這很像橘的作風啊。」

 「沒錯。真的很像理華的作風。」

 須佐美露出彷佛看見對手致命失誤的軍師一般的表情。貼著眼梢的小指微微彎曲,雙眼銳利。

 我的身體動彈不得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是聽著須佐美的下一句話。

 「既坦率、笨拙、可愛,感情表露無遺。你不覺得嗎?楠葉君。」

 不覺得。我沒有任何想法。

 「除了不喜歡對方以外,還有什麼時候會拒絕對方的告白。答案很簡單吧。」

 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啊。說這些話給我聽,到底想怎樣?你希望我做什麼啊?

 「……我要回去了。」

 我硬是站了起來,用自己也知道很僵硬的腳步離開房間。要是繼續待在這裡,我的一切都會被她挖出來。我現在還沒有那個覺悟和準備。

 「楠葉君。」

 她叫住我,我不知為何老實地停下腳步。我一定是已經被她逼到走投無路,只能乖乖照做了。

 「抱歉了。但我沒有惡意喔。」

 「……真的假的。」

 「真的。畢竟理華,還有你都是我重要的朋友啊。」

 關上門的瞬間,我看到須佐美露出了溫和得令人不可思議的笑容。

 我好像徹底明白,橘為什麼會說那傢伙很『壞心眼』了。

 ◆ ◆ ◆

 隔天。

 由於昨天一口氣買了漫畫,我受到了金錢上的打擊,於是白天就在閱讀二手書店買的小說。

 話說回來,300圓買三本就能打發八小時,算是很不錯的成果。用低價就能讓時間變得充實,說不定二手書最棒了。

 那麼,橘她怎麼樣了呢。昨天晚上須佐美也回去了,如果沒事了就好。

 當我想著這些事情時,門鈴突然響了。會按這個家的門鈴的人,最近只有一個人而已。

 「嗨。」

 「……晚上好。」

 橘還穿著吊帶背心,不過上半身還搭了連帽衣。頭髮有點溼溼的。看來她剛才去洗了澡。雖然臉色好了很多,不過臉頰好像有點紅。

 「還有發燒嗎?」

 「沒有。已經退了。」

 「明天能去學校嗎?」

 「應該可以。」

 「是嗎,太好了。」

 她還是一如既往地認真。如果是我的話,大概會用「以防萬一」之類的理由,再多休息一天吧。

 「抱歉,我擅自闖進你的房間。」

 「不、不用道歉!……沒有關係。也是多虧你……我才。」

 橘的眼睛好像有點溼潤。莫名感到危險的我硬是結束了這段話。

 「然後呢,有什麼事嗎?」

 「不、不……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

 橘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對於總是淡淡地、靜靜地且說得很清楚的這傢伙來說,還真是稀奇。她的臉頰不自然地變紅,衣服袖子遮住嘴角,撇開目光。

 「怎麼啦。是很難說出口的事情嗎?」

 「並、並不是這樣……」

 「……沒事的話就快點回去吧。今天早點休息啊。」

 「啊!楠葉同學!」

 橘抓住了要關門的我的手。我被緊緊地抓住,橘手上的溫度傳了過來。

 ……好燙啊。這傢伙,真的已經退燒了嗎?

 「真、真的……非常謝謝你……」

 「喔、喔。不,不用謝。你不要太在意。」

 我以為她想說些其他事情,結果只是道謝。她將這件事看得很重,我是很開心,不過因為是朋友所以是當然的。而且,照顧她的幾乎都是須佐美呢。

 「……我真的很感謝你。不只有這次。楠葉同學幫了我很多次很多次……」

 「要說受到幫助的話,我也是啊。而且你不是說,朋友之間得到幫助與收到回禮都一句謝謝就好了。」

 「……說的也是呢。」

 接著,橘沉默下來。然而,對話還沒有要結束的樣子。

 我和橘之間持續著奇妙的沉默。橘依然紅著臉,捏著連帽衣的衣襬扭扭捏捏的。看到她的樣子,我不知為何也靜不下來,搔著頭往別的地方望去。

 「那麼……」

 「……嗯?」

 「……如果不再是朋友了,那會怎麼樣呢……?」

 「那、那是……」

 什麼意思啊?

 我陷入沉默,沒有如此回問她。不再是朋友……

 ……那是指變回陌生人的意思嗎。還是說有其他意思嗎。為什麼我無法向橘問出口呢。

 橘不再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地低頭,帶著緩緩的步伐離開了。

 我這次才把門關上,回到自己的房間。隱約能聽見門外傳來很像是橘回去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強烈的無力感襲來,我一頭栽進床上。即便不願意,腦中依然會想起昨天與須佐美的對話。

 當一個人拒絕告白的原因並非對方時,會是什麼理由。

 昨天須佐美並沒有說出答案。然而就算她沒有說,我也知道是什麼。因為答案非常單純、顯而易見,想不到其他可能性。

 我也不是不能用「橘也許是特例」當作藉口,當作沒這一回事。但是,一定不是這樣。因為那傢伙很率直、很好理解。

 我和橘是朋友。雖然契機有點奇怪,但我們成為彼此信賴的朋友了。

 很開心。我也很感謝她改變了我的想法。

 「……唉。」

 但是,為什麼沒有僅止於此呢。為什麼不滿足啊。奢侈的傢伙。不知斤兩的傢伙。大傻瓜。

 「……啊啊。」

 我期待了。我貪求了。但是,我也害怕了。

 說起來,我可是第一次交到女性朋友喔。我怎麼可能說做就做得到啊。

 橘很可愛啊。但是不只如此,她還是個超乎想像的好女孩。她是個很不可思議、願意接納真實的我的女孩啊。

 『因為我喜歡其他人。』

 除此之外,那傢伙還有什麼理由要拒絕一之瀨。

 因為對戀愛沒興趣?

 因為與不喜歡的對象交往很不誠實?

 因為有個人在偷看告白現場?

 說不定是這樣。

 但是,一定不是這樣。

 我只是裝作不知道。

 我只是裝作沒察覺。

 不對,我也只能這麼做。

 對於傻傻的我來說,這就是極限了。

 我無法一個人消化這麼複雜的事情。

 「……啊──可惡。」

 我用手機發了一通訊息。好像一切都如他所料一樣,很不爽。然而到頭來能拜託的人只有他,更加不爽。

 不過,即便有其他人可以找,我一定還是會選那傢伙。

 『雖然非我本意,但幫幫我。』

 他馬上就已讀了。就連這種部分,我也莫名不爽。

 『交給我吧!!』

 笨蛋恭彌,好歹問一下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