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5話 美少女生氣了

第一卷  第5話 美少女生氣了 「變成朋友了!?」

 午休教室裡,恭彌張大嘴巴大叫著。還是老樣子,一個人也能吵。

 不過只有這次,恭彌會驚訝也是無可奈何的。

 「你很吵啊。」

 「什、什麼時候……那個廉、和那個橘……」

 恭彌哀嘆著「連我都還沒好好說上話的!」這種無聊的事情。

 你有相愛的女朋友吧。

 我將這幾天發生的事情,除了一些不好說出口的部分矇混過去之外,剩下全都告訴恭彌了。找恭彌商量的時候,必須在被他問東問西之前,先把話全都說完,才不會讓事情更麻煩。

 「廉……你啊……」

 「幹、幹嘛啊……」

 我揮開抓著我肩膀的恭彌的手,咬了一口手上的麵包。相對的,恭彌的午餐完全沒有減少。

 「真羨慕你啊……」

 「不要用這種感慨的語氣。」

 恭彌不知為何眼眶泛淚。雖然很想嘆氣,但事到如今也無濟於事。畢竟這傢伙是個笨蛋。

 「不過就算成為朋友了,也不會有什麼改變就是了。」

 「會有改變吧!」

 好像會變。看來恭彌的思考,與我以及橘不同。

 「說到朋友,不是會在學校聊天、一起去玩、午餐一起吃嗎!」

 「……會嗎?」

 「給我做啊!」

 「特地這麼做也很麻煩,我和她都不是那類人吧。」

 「咕唔~!那是為了什麼成為朋友啊!」

 「……為了什麼啊?」

 「喂!」

 恭彌誇張地低下頭,抱起頭來。

 不過經他一說,我和橘為什麼特地成為朋友啊。我沒有開玩笑或害羞,我想我和橘,應該連想都不會想做出恭彌說的那些事吧。

 雖然昨天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但仔細一想,我們的關係好像沒有太大改變吧。

 「……我知道了。我想太多了啊。」

 「幹、幹嘛啊,那個反應?」

 「我搞錯了。那個廉根本不可能從一開始就與朋友愉快相處。而且,還是和橘那種女孩子……」

 「喂!」

 「好!那麼為了讓廉和橘同學更加要好,我要給你課題!」

 「課題?」

 「沒錯!廉要將我出的課題,一個一個完成!可以嗎?」

 「……不,那就免了吧。」

 誰能奉陪那種現充一般的想法啊。

 「為什麼啊!!」

 「我才不要。我不想浪費力氣,我可不交朋友喔。」

 「那讓我跟橘去玩吧!」

 「隨便你啊。」

 「可惡……這就是朋友的從容嗎……」

 我想應該不是。

 「……啊。」

 「這次又怎麼了。」

 我追著發出聲音的恭彌的視線。雛田冴月在教室外面東張西望,不時望向教室裡。而橘理華則藏她背後。

 「恭彌!」

 「嗨!冴月!」

 雛田發現恭彌後,一直線往他那邊跑來。我和對面的橘對上視線。

 橘又輕輕低頭打招呼。橘左右看了幾次與恭彌開心地聊起來的雛田,以及在他們旁邊的我後,緩緩地往我們這裡過來。

 由於兩個美少女登場,讓教室的人們開始騷動起來。然而,美少女中的其中一人卻與一個沒有存在感的陰沉路人角色對上眼神,肯定會有人竊竊私語吧。

 他們應該覺得很不可思議吧。這是當然,畢竟連我都覺得不可思議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些好奇的目光真的很痛啊……

 「楠葉同學,午安。」

 「喔。」

 橘的聲音很小。對於不在意引人注目的她來說,還真稀奇。不過從她有些害羞的樣子來看,說不定是還沒有消化完昨天的事情吧。畢竟我也是。

 「那傢伙今天不在嗎?」

 「那傢伙?啊啊,是指千歲嗎。學生會好像有集會,所以在那裡。」

 我不禁撫著胸,鬆了一口氣。我很不擅長應對須佐美啊。

 「那傢伙是學生會的嗎?」

 「看起來很像吧?」

 「很像呢。」

 聽到橘輕笑,所以我也跟著綻開笑容。

 總覺得聽到橘的笑聲,我的防線就會失守啊。

 「我有件事一直很在意。」

 「是什麼?」

 「楠葉同學的朋友,原來是冴月的男朋友呢。」

 「啊、啊啊。是啊。」

 「是嗎。意外的,我們在很近的地方有所聯繫呢。」

 「朋友的女朋友對我來說只是他人啊。」

 「又說這種話了。」

 橘無奈地說著,往雛田與恭彌那裡瞥過去。雛田早已坐在恭彌旁邊拿出便當,看起來沒有要離開的樣子。

 橘嘆了口氣,似乎是放棄了的樣子,也坐在我的旁邊。四個人佔領了四個桌子。

 這是什麼超級現充的陣形啊。陣容也太豪華了……當然除了我以外。

 「要在這裡吃午餐啊……」

 「因為冴月好像是這麼打算的。」

 橘拿出不久前曾見過,用淡綠色的布包裹起來的便當。

 可以不要把我捲入現充的宴會嗎……

 「好尷尬啊……」

 「請留在這裡喔。要是楠葉同學不在了,換我會很尷尬。」

 「你們太引人注目了啦……」

 「你有點太在意周遭了。又不是做什麼壞事,光明正大就好了喔。」

 「又會出現奇怪的傳聞喔……」

 「我沒關係喔。」

 「哪裡沒關係。你也會困擾吧。」

 「那是什麼傳聞?」

 「『橘理華被陰沉路人角色糾纏著。』」

 「是嗎。那實際上呢?」

 「……橘理華和楠葉廉是……啊。」

 「是朋友喔。你看,對他們來說,現實反而更加令他們震驚。」

 「……確實是吧。」

 橘不知為何一臉得意的樣子,然後開心地笑了。不過橘說的沒錯,這麼一想,現在的狀況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話說回來,楠葉。」

 「嗯?」

 突然被叫到名字,我呆呆地張著嘴。說起來,我還不習慣被人叫到名字。理由大家都知道的。

 「我在說你啊。」

 「幹、幹嘛啊?」

 聲音的主人是坐在斜前方的雛田冴月。

 她不僅容貌端正、個性剛強,加上聲音充滿力道,像我這種陰沉的人都會畏縮。

 正如同被蛇瞪著的青蛙。拜託不要吃我,嘓嘓。

 「你最近好像和理華關係很要好呢。」

 「啥……你、你從哪裡聽說的?」

 直球啊……

 不論是橘還是雛田,還有那個須佐美也是,現充的發言都很直接啊。

 「恭彌。」

 「是你啊……」

 「反正又不是騙人的,有什麼關係嘛。」

 恭彌看向我這裡,對我笑嘻嘻的。這個大嘴巴,把別人的隱私當什麼了……

 「……也沒有到關係很好。只是多少能輕鬆聊聊而已。」

 「是這樣嗎?理華?」

 「不,我們是朋友。關係也很好喔。」

 「喂……」

 就算我瞪著橘,她也依然很平靜。

 可惡……我的眼力不足嗎。

 「到底是怎樣?」

 「為什麼要說謊呢,楠葉同學。」

 「不,該說是說謊呢……該怎麼說呢。」

 「原諒他吧。這傢伙只有我一個朋友,正困惑著呢。」

 恭彌說了非常失禮的話。不過他說得沒錯。完全猜對了。

 確實,我和橘成為朋友了。但是,我沒有那個自信可以挺胸說:「我和橘理華是朋友」。

 而且另外一個理由,就是雛田的眼神很可怕。我從她身上感覺到,她非常擔心自己的朋友是不是被害蟲纏上了。

 「你應該沒有不懷好心吧?」

 「冴月,你說得太過了。」

 「才沒有……雖然發生了很多事情啦。」

 不知為何,我感覺人在法庭上。她大概很不爽我和橘變得要好吧。我也覺得這是當然的。

 「如果,你是個靠近理華的人渣,我不會放過你的。」

 「冴月。」

 「什麼意思啊……」

 我好像沒有得到信任的樣子。不過現在即便聽到這種話,我也不會難過了。

 可是,若是橘本人就算了,被其他人說到這種程度,果然我還是別和橘成為朋友比較好吧?

 「要是我覺得可疑了,我是不會默不吭聲的。」

 「……冴月。」

 「啊啊好啦我知道了啦。不要靠近她就行了吧!」

 「這樣最好。而且說起來,你根本不配跟理華成為朋--」

 「冴月!」

 突然出現冰冷且銳利的聲音,我和雛田都彷佛凍結一般僵硬。轉過頭,我發現橘正用冰冷的眼神瞪著雛田。

 「冴月,請你適可而止。」

 橘的聲音明顯帶有怒氣。她瞪著雛田,身上給人的感覺彷佛冰冷的火焰。

 「因、因為……楠葉他--」

 「是我說想和楠葉同學成為朋友的。而且,楠葉同學不是冴月所想的那種人。」

 「但、但是……那個……」

 橘那毫不猶豫的話語,讓雛田變得像是被父母斥責的小孩一樣畏畏縮縮的。就連不是承受怒火的我,身體也稍微顫抖著。

 「就算是冴月,我也不會原諒你說我朋友的壞話。我很生氣。」

 「……是、是……」

 橘說到這種地步後,稍微鼓起臉頰沉默不語。雛田則低著頭,不時瞄一眼橘的表情。

 「啊--好了好了。冴月,這次是你的錯喔。廉才沒有那種膽子和行動力啦,你想太多了。」

 「喂。」

 恭彌帶著笑容插嘴,沉重的氣氛稍微緩解了。不愧是帥哥,就連緩和氣氛也很行。

 「橘同學也原諒她吧。冴月她很擔心你呢。」

 「……呼。不,我才該道歉。我說得太過火了。」

 「理、理華……」

 看來狀況平靜下來了。

 話說回來,沒想到橘會這麼生氣。雖然可能不是全為了我而生氣的,但聽了橘的那些話,我當然不可能不開心。

 橘似乎真的把我當朋友。不對,畢竟那傢伙是個耿直的人,要說當然也是當然的。

 「非常不好意思,我今天要先回去了。冴月,我們走了喔。」

 「嗯、好……」

 橘拉著還有些不滿的雛田的手,離開了教室。

 回過神來,我看到班上有好幾個人都帶著好奇的目光看著我們。算了,這次實在無可奈何吧。

 我和恭彌彼此聳了肩,靜靜地將剩下的午餐吃完。

 ◆ ◆ ◆

 「楠葉同學。」

 放學後,當我在升降口換鞋子的時候,有個耳熟的聲音呼喚著我的名字。我抬起頭,眼前果然是橘。而雛田冴月站在她後方,看起來坐立不安的感覺。

 「中午時很抱歉。」

 「不,我不在意。」

 與鄭重且恭敬的橘相反,雛田身體扭扭捏捏的,看似很尷尬的樣子。

 到底有什麼事?報復嗎?

 「冴月,快點。」

 「嗯、嗯……」

 雛田在橘的催促下,帶著沉重的步伐走向前。她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兩手抓著裙子。

 「……那個,楠葉。」

 「……喔。」

 「……對不起,中午說得太過份了。」

 雛田有些尷尬地將目光別向一旁,發出像麻雀一般的細微聲音。

 「我全都聽理華說過了。你幫了她趕走了怪人,還幫忙驅除了蟑螂。明明看到你和恭彌在一起,就應該知道你不是壞人……」

 「不、不用了。不需要特地來道歉……」

 沒想到那個好強的雛田居然會來向我道歉。不對,這一定也是橘指使的吧。大概是對她說了,如果不來找我道歉,就不會原諒她吧。

 不過像這樣得到道歉後,些許鬱悶感也輕易煙消雲散了。看來我果然是個單純的人吧。

 話說回來,橘好像沒說出打雷的那件事。算了,這樣才是上策吧。畢竟那件事說出來會有點難為情。

 「因為理華很可愛又很受歡迎,我很擔心……而且之前被你趕跑的男生好像也很煩人……」

 「啊啊,修理了一頓的那件事啊。」

 從雛田的口吻來看,她應該沒有直接參與吧。如此一來,應該是須佐美的所為吧。那傢伙的處理方式……光是想像就很可怕。

 「因為靠近理華的男生大多不懷好意。所以我才特別緊張……」

 「也確實是這樣呢。」

 「不過,你不是那種人吧……真的對不起。」

 說完,雛田低下了頭。

 我知道。當恭彌喜歡雛田而來找我商量的時候,我就全都知道了。

 恭彌喜歡上雛田那重視朋友以及坦率的部分。因為我聽他說得耳朵長繭了,所以我很清楚。

 所以即便雛田說了那些話,我也不會生氣,甚至還覺得她說得沒錯。

 「楠葉同學,我也說對不起。」

 「我真的不在意啦,不用道歉了。」

 「……是嗎?」

 「沒錯。那我要回家了。」

 我轉個方向,儘快離開。因為在美少女身邊待太久,會惹人注目的。

 話說回來,不論是須佐美還是雛田,橘真的被朋友們疼愛著呢。

 說實話,我也多少能理解那兩人對橘放不下心的心情。當然不會對本人說。

 「楠葉同學。」

 再度被叫了一聲,肩膀抖了一下。我停下腳步,反射性回頭。

 「……幹嘛啊?」

 「我現在也要回去了。」

 「……所以呢?」

 「我們不但是朋友,家也在隔壁喔?一起回去比較自然吧。」

 「是、是嗎……是嗎?」

 「是喔。」

 好像是。算了,因為和我相比,橘才是朋友上級者,這裡還是老老實實地聽她的吧。

 ……啊。不,等等。

 「……還是算了。」

 「咦……為什麼啊?」

 「引人注目。」

 「你太在意了啦。」

 「是你太不在意了。」

 「引人注目又怎麼樣。」

 橘完全沒有要退讓的樣子,一直跟在我旁邊不肯離開。我搔著頭,一如既往朝南門走去。幸好那裡應該沒有什麼人。

 「要是引人注目,在學校會渾身不自在吧。」

 「在意周圍反而更不自在喔。」

 「……也不無道理啦。」

 「而且,應該沒有人會直接針對楠葉同學吧?畢竟朋友很少。」

 「可惡……無可反駁。」

 「不要在意就好了。反正他們遲早會膩的。」

 橘從頭到尾都很冷靜。說不定她已經習慣引人注目、傳聞滿天飛的狀況了。

 我想橘一定比我還要有機會碰到那種事。然而她還是能不改態度,我覺得真的很帥。

 我這種人就算引人注目,有什麼好驚慌的呢。這麼一想,忽然覺得身體變輕了許多。

 「……我回去要順便去趟超市。」

 「是嗎。那我也去。」

 「必須要買點食材存起來呢。」

 算了吧。畢竟我和橘成為朋友了,所以今後無可避免地,都會引人注目吧。

 「不可以買太多不健康的東西喔?」

 「好好。」

 「啊,你沒認真聽呢。」

 「我有在聽啊。」

 「對了,冴月要我傳達一句話。」

 「……喔。」

 「她說『雖然我認錯了,但我討厭你』。」

 「……不用特別告訴我吧。」

 「她說一定要告訴你。」

 「那傢伙……」

 該說不愧是雛田嗎,絲毫不會大意呢。

 目的地的超市正好在學校與公寓中間。

 我和橘各自拿起購物籃,不知不覺間就一起挑選彼此必要的東西了。

 「楠葉同學。」

 「嗯?」

 「你買太多杯麵了喔。」

 「因為有必要。」

 「沒有必要吧。」

 橘眯起眼睛瞪著我。

 就算你這麼說,杯麵是我的生命線。不買我會死。

 「有必要買食物吧。」

 「營養不均衡。要說食物,還有其他很多替代物吧。」

 「像是速食咖哩?」

 「蔬菜。」

 「像是冷凍義大利麵?」

 「魚。」

 「像是麵包?」

 「看來我們無法溝通呢。」

 「是嗎?」

 回頭一想,我和橘已經能輕鬆地聊天了。看來橘似乎比我所想的還要善於社交,不如說喜歡說話。

 不過最大的原因,果然還是因為不需要太費神吧。不知為何和橘聊天的時候,我幾乎不覺得需要配合對方的話題和節奏。

 也許是因為我們價值觀相似,所以本來就合得來。說不定我們彼此,都沒想過如何讓對方不會討厭自己,也沒想過如何不讓氣氛冷掉。

 我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不好。我也完全不知道橘是怎麼想的。

 不過對我來說,從來沒有這麼輕鬆開心過。

 「也買這個吧。」

 「啊,不要擅自把納豆放進籃子裡啊!」

 「對身體很健康喔。也很適合配飯。」

 「我不喜歡納豆啊。」

 「不可以挑食喔。」 【譯註:好き嫌い/雙關,原指對事物的好惡,延伸為挑食的意思。」

 「討厭蟑螂的人還好意思說啊。」

 「我在說食物。而且那是生理上厭惡,我也沒辦法。」

 「那橘有討厭的食物嗎。」

 「……我沒有。」

 「很可疑呢。」

 「啊,必須去買洗衣粉。」

 「你不擅長掩飾啊。」

 之後我們也一邊鬥著嘴,一邊買東西。

 數分鐘後各自結完帳,並肩裝袋。橘拿出環保購物袋,把買來的東西裝進去。

 「橘連在這種小地方都這麼仔細啊。」

 「是你太隨便了。」

 「男人都是這樣的吧。」

 「和性別沒關係吧。這是個人的問題。」

 「是嗎。」

 「是喔。」

 我們一起離開超市,往公寓那裡走去。與只買食物的我不同,橘因為買了很多日用品,所以袋子裝滿滿的。

 「嗯。」

 「……做什麼?」

 「幫你拿。」

 「不用了。沒有外表看起來這麼重。不過還是謝謝你。」

 「是嗎。」

 我乖乖地把手縮回去。

 有必要就幫忙,沒必要就算了。那正是我所想的『朋友』間最自然的狀態。橘一定也是這麼想的吧。

 「楠葉同學果然很溫柔呢。」

 「……沒這回事。」

 「而且你也很快就原諒冴月,反而是我發怒了……」

 「……因為那傢伙是恭彌的女友啊。」

 「因為是朋友的女友,所以就能很快原諒她嗎?」

 「是因為我知道她的優點啦。我也能明白她生氣的理由,並沒有那麼討厭她。」

 「……是嗎。」

 橘說完,臉往正前方轉過去。還是老樣子,挺直的背脊看起來很堅強。身體雖嬌小但站姿很漂亮,很有存在感。

 「聽說,多虧了楠葉同學幫忙,夏目同學和冴月才會開始交往。」

 「我才沒幫什麼忙。只是恭彌自己說的而已。」

 「是這樣嗎?」

 「沒錯。我只不過是聽聽他說的話而已。就算沒有我,那兩個人還是會交往啦。」

 「我認為,就算只是聽聽對方說話,有時也能產生很大的作用喔。」

 「是喔。不過那個人不是我也無所謂啦。」

 我只是聽他說說,給點回應而已。那種事誰都能做到。既然誰都可以,那反而不是我比較好吧。

 「所以恭彌所說的恩情,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不過他商量的對象偶然是我而已……」

 「是這樣嗎?」

 「咦……」

 橘沒有往我這裡看。只是稍微斜眼瞄了一眼噘起了嘴,看起來很不開心的樣子。

 「像夏目同學這種朋友很多的人,要找誰商量都行吧。畢竟是喜歡上冴月的人,應該有看人的眼光。」

 「……」

 「但是那種人選擇找你商量重要的戀愛。我認為那是有意義的。而且,我也覺得夏目同學的選擇並沒有錯。」

 「……為什麼。」

 看到我不禁停下腳步,橘整個身體都轉了過來。在路上正中間,我們面對面望著彼此。

 「為什麼……要對我說那種話?明明我只是個陰沉、只顧自己的傢伙……」

 「因為我是這麼認為的,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理由。」

 「……」

 「我覺得楠葉同學可以稍微多評價一下自己喔。」

 「……那我辦不到啊。」

 「……是嗎。」

 說完,我和橘再度往前並肩走著。

 我當然沒有當真。不過橘的那番話,我覺得很開心。

 就算其他人都不這麼想,只要有橘一個人這麼想的話。那對我來說,就是過於奢侈的幸福了。

 ……但是。

 「……橘。」

 「怎麼了。」

 「我覺得橘沒有看人的眼光喔。」

 「不,我有。因為我的朋友都是很好的人。」

 「……是嗎。」

 那句話中,也包含我嗎?

 那個問題,今天我就暫時不問了。

第6話 美少女緊抓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