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話 偷瞄美少女

第一卷  第3話 偷瞄美少女

 「……好冷。」

 我摩擦著顫抖的雙臂,從打工地點回到家。晚餐也在外面解決了,回到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明明已經五月了,今天夜晚卻格外冷。這也是異常氣候的影響嗎?

 我走上樓梯,前往位在二樓的房間。趕快洗個澡,在家裡打滾吧。

 「嗯?」

 我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從我現在的樓梯可以看到後面的B棟。不過只是能看到B棟也沒什麼,但今天看到了與往常不同的部分。

 「……橘?」

 在二樓的某一個房間前,有一個穿著淡綠色睡衣的人影呆站著。因為被柵欄擋住的關係,在這裡只能看見上半身的背影,不過幾乎能肯定是橘理華吧。畢竟美少女的氣場不同。

 但是,為什麼穿著睡衣……?可惡,看不到正面令人著急。

 橘似乎沒有注意到我的視線,只是一直靜靜佇立在那裡。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稍微看了一下狀況,她還是一動也不動。

 在等什麼嗎?還是進退不得?

 應該不是被關在外面吧。又不是門會自動鎖上的飯店。

 「……」

 回過神來,我已經走下樓梯,往B棟的方向走了。來到二樓,從牆壁後面看著穿睡衣的少女。

 果然是橘。

 在這種夜晚,看到一個認識的人站在房間前面,不論是誰都會在意。所以這是理所當然的行動。絕對沒有不懷好心。

 「喂。」

 「呀!」

 喊了一聲後,橘的肩膀抖了一下,朝我這裡看。她的慌張表情真是罕見。

 不過她看到我後,露出好像鬆了一口氣的表情,臉頰稍微染上一抹紅暈。

 那是什麼反應?

 「原來是楠葉同學呀,請不要嚇我。」

 「我才嚇到了。你在這種地方幹什麼啊?」

 「……我不想說。和你沒關係吧?」

 不愧是橘,拒絕的方式真直接。

 不過她說的確實沒錯。雖然很在意,但是也沒有力氣追問下去。

 「是嗎,那再見了。」

 「再見。」

 二話不說道別後,我回到A棟。橘也不是小孩子了,應該會自己順利解決吧。

 爬上樓梯後,又往B棟瞄了一眼。橘和剛才一樣,只是站在門前。

 冷風吹拂,寒氣吹來。快到二樓之前,我看到橘抱著自己的身體,好像快凍僵了。

 ……啊啊,可惡。

 我記得,衣櫥裡應該有一件薄外套。

 我拿出數個月前還穿著的紺色外套,離開房間。跑下樓梯,移動到B棟,再爬上樓梯。

 「給你。」

 我將外套遞給冷得發抖的橘。

 「這是什麼?」

 「穿上去,不然我在意得受不了。」

 「……謝謝,我不需要。」

 還是老樣子,真是固執。說服她也是浪費時間吧。

 我將外套扔給橘。如我所料,她反射性地接住外套。

 「我也不需要。再見。」

 「等、等等!」

 趁著爭論還沒開始前,迅速跑開現場。又回到A棟樓梯後,看到橘一臉怨恨地看著我。

 當然,我並沒有想要得到一句謝謝。所以她的反應對我來說無所謂。只不過,我只希望她趕快放棄,穿上手中的外套。

 我回到自己的房間,燒了開水泡了一碗杯麵。吃完稍微休息一下後,已經過了約三十分鐘。

 橘也差不多該進去房間裡了吧?

 我走出房間,來到樓梯中間。但是對面的B棟已經看不到橘的身影。

 ……以防萬一確認一下吧。

 光是今天就不知道上下多少趟樓梯,對於純粹室內派的我來說,已經感到有些吃力了。

 爬上樓梯後,窺視不久前橘還在的通道。

 ……她在。

 橘背靠著門,蹲在那裡。看來是因為柵欄遮住的關係,才看不見她。

 而且,橘有好好穿上我給她的外套。看似滿足的側臉有些好笑,讓我不禁笑了出來。

 「咦?……啊!」

 橘注意到我後,慌張地脫起外套。然而或許是尺寸不合的關係,因此脫不下來、慌慌張張的。

 「啊哈哈!你在幹嘛啊。」

 明明那麼堅決不穿的,結果還是穿上了。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坦率還是不坦率了。

 「居、居然偷看,太卑鄙了喔!」

 「你才偷偷摸摸的吧。光明正大地穿上去不就行了。」

 「咕……!今、今天很冷,這也沒辦法啊……」

 我沒有直接說:「所以我才借你外套啊」。要是繼續欺負她,鬧起彆扭了我也困擾。

 「好了,告訴我吧,發生了什麼事?」

 不要再繼續互相找麻煩了吧。橘或許也有一樣的心情,表情比方才柔和許多,回答道:

 「……房間,出現了。」

 「什麼?」

 「……蟑螂。」

 與橘說出的內容相反,她的表情十分嚴肅。

 「蟑螂?」

 「蟑螂。」

 「……然後呢?」

 「有三隻。」

 「那還真多啊。」

 「是的。因為有數量上的不利。我只能撤退。」

 「是這麼一回事啊。」

 我脫口而出,橘略微露出不悅的表情。

 「有一隻就會出現三十隻,這就是蟑螂的可怕之處。看來你不懂呢。」

 「有三十隻的話就只是很噁心,反而不可怕了呢。」

 「總之,在那種地方我睡不著。因為已經跟丟了,所以我才在這裡思考對策。」

 原來如此,隱約能想像出事情經過了。

 蟑螂只要藏了起來,就很難驅除。然而它還是存在,因此無法無視。所以她才會感到困擾吧。

 「那該怎麼辦?」

 「還在思考中。幸好現在應該能忍耐寒風。」

 不知不覺中,橘重新穿好了我的外套。穿著拖鞋的腳因寒冷而扭動著。

 「有聯絡朋友了嗎?」

 「雖然有兩個可以求救的朋友,但兩人的家都離這裡不近。而且我的手機也放在家裡。」

 說到兩人,應該就是之前跟著來我班上的那兩個人吧。其中一個是恭彌的女友--雛田冴月。另一個則是和橘一起在外面等的戴眼鏡那一位。

 「你的朋友意外地少呢。」

 「數量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信賴與親密度。」

 橘斬釘截鐵地回答。不過關於這點我也持相同意見。雖然可以稱為朋友的人也只有恭彌而已。

 「我家有水煙式殺蟲劑喔?」

 「水煙……什麼?」

 「……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

 喂喂,真的假的。所謂水煙式殺蟲劑,就是驅除害蟲用的秘密武器。

 「只要有那個,就能把房間裡的害蟲一網打盡。」

 「好、好厲害……!」

 「而且我家的還是無煙的水霧類型。所以不會觸動到火災警報器,最適合在公寓使用。」

 橘打從心底佩服我得意洋洋的解說。雖然並不是我很厲害,但因為心情很好就不說出來了。

 「多少需要花點時間,不過有兩小時就夠了。」

 「兩、兩小時……嗎?」

 橘手指貼著下巴,以認真的神情思考著。這也沒辦法。畢竟我自己也想到很多問題。

 「首先,要有人進去啟動殺蟲劑吧。然後驅蟲期間要在哪裡等。」

 「啟、啟動?」

 「要放在房間的正中央,再按下開關。而且,也必須把電視之類的東西蓋起來。能做到嗎?」

 我試著問一下,但橘用力搖頭,臉色發青。看來她是真的很討厭蟑螂。

 「那就只能找不怕蟑螂的人了呢。要用我的手機叫人嗎?」

 「不,我也不可能記得朋友的電話號碼……而且這個時間叫人出來,我也覺得不好意思。」

 「原來如此,如此一來……」

 「……」

 我們兩人沉默著,看著彼此。大概,對方也和我有一樣的想法吧。

 也就是說--由我進去。

 然而,這一定會有堆積成山的問題。主要是換洗的衣服之類的。

 由我主動提出還是不太妙。一個搞不好,橘可能會認為我想利用這個狀況,進去她的房間。

 為了我的名譽與清白,這裡就交給橘判斷吧。

 然而當我決定要保持沉默時,橘馬上就用平淡地口吻說著:

 「楠葉同學,非常抱歉……可以拜託你嗎?」

 我反射性地點頭。但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殺蟲劑已經打開了喔。」

 結果,橘來到我的房間暫時避難了。當然,不能給人看見的東西,我都事先藏起來了。

 房間也順便稍微清掃了一下。畢竟平常相當亂。既然朋友不會來,只要自己住起來舒服就行了。

 「謝謝你。」

 「再來就是等個兩小時了。到時候那些傢伙應該就全滅了吧。」

 「心情真暢快呢。」

 「喂,你的表情很恐怖喔。」

 正確來說,應該是很邪惡吧。

 順帶一提,橘的房間並沒有什麼不太妙的東西。房間既沒有曬衣服,也沒有脫下來的衣服。很適合用「乾淨」一詞來形容。

 不過這應該也是當然的吧。不然就不會讓我進去房間了。

 「來,你的手機。你需要它吧?」

 「是的。抱歉什麼事都麻煩你。」

 「沒關係,別在意。」

 手機躺在她的床上。拿起來的時候,總覺得從床上傳來一點很香的味道。不過那是不可抗力,我沒有錯。

 「你的手機沒有裝手機殼啊。雖然我也是。」

 「因為這樣最方便使用,只要不讓它掉下去就好了。」

 「……也對。」

 她的想法與我完全相同,又令我吃驚了一次。我和橘還是一樣,價值觀莫名相似。

 我也差不多感到無語了。

 「話說果然會是一場持久戰呢……」

 橘正座在坐墊上,帶著歉意望著我。

 「不好意思。我不會到處亂碰亂摸的,請不要在意我。」

 「啊、啊啊。那是沒什麼關係啦……」

 我這麼說著,瞥了幾眼橘所坐的那附近。

 「……」

 有個不是戀人的女孩子在我的房間,這就已經足夠異常了,對方居然還是這種美少女,甚至兩人獨處。

 我本來不想過度在意,但這樣還是會有種罪惡感,或者說是背德感。

 「……我想問一件事。」

 「什麼?」

 「……你對於進入男生的房間沒有一絲抗拒嗎?」

 我原本並不想刻意提及這個問題的。然而,我也沒有那麼厚臉皮,可以兩個小時都閉口不提。

 橘的表情沒有多少變化,只是將手輕輕貼在下顎回答:

 「如果對方是一般的男性,那當然會有所抗拒。不過若是楠葉同學的話,倒是還好。」

 「那……那是什麼意思啊……」

 原來我不屬於一般的男性啊。雖然我也沒有自信能反駁。

 「不明白其風險有多大的人,就會做出蠢事。不過楠葉同學不是那種人吧?」

 「……算、算是吧。」

 感覺有點無法釋懷。我被誇獎了嗎?算了,總之我就認為她相信我吧。

 「話雖如此,一個這麼漂亮的女性,還是稍微過度警戒比較好吧。」

 糟糕,不小心說出真心話了……

 我以為她會朝我投來嫌惡的眼神,不過她似乎沒有特別在意。也許她已經很習慣這種稱讚了吧。

 「我會根據狀況,確實做出防衛。不過現在不是該防衛的時候,僅此而已。」

 「……原來如此。」

 非常簡單的回答。不愧是與那種容貌相處十六年的人,我所想像的事情她似乎都設想過了。

 「不過楠葉同學同樣也有風險。因為搞不好對方會不懷好心地利用『你讓異性進入房間』的事實喔。」

 「那……也是有道理。」

 「當然,我沒有打算做那種事。不過雙方確實都有風險。我是因為對楠葉同學有不少認識,才會認為這個狀況很安全。」

 「這樣啊。」

 聽到橘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也只能點點頭。這傢伙還是一樣很理性,或者說是就事論事。

 不過我也因此覺得放下了一個重擔。雖然我當然不是不在意美少女在我房間這回事。

 「所以容我再道謝一次。楠葉同學,真的非常謝謝你。」

 「不用謝了。反正我也不用那個殺蟲劑。」

 「是嗎?那為什麼會有?」

 「老爸給我的,說是慶祝我一個人住的餞別禮。」

 應該有其他更好的東西可以送吧。像是好一點的被褥或好一點的椅子之類的。

 我抱怨著老爸沒有選禮的品味,忽然發現到一件事。之所以會晚發現,或許是因為對我來說,那已經是理所當然了吧。

 「楠葉同學也是一個人住呢。」

 「你說『也』,果然你也是嗎?」

 應該沒有這麼多高中生一個人住才對。我們又在某個奇妙的部分有所相同了呢。

 「關於今天的這件事,請讓我在近期內給予回報。」

 「我不需要……但我這麼說,你也不會退讓吧。」

 「是的。和上次一樣。」

 「我知道了,畢竟這件事也是我先插手管的。」

 在上次的便當事件後,我知道和她爭論也是沒用的。趕緊讓她還人情比較妥當吧。

 「……楠葉同學。」

 「嗯?」

 橘說著,別開了臉。她呆呆地環視我的房間,若無其事地繼續說下去:

 「我覺得你果然是個好人。」

 「……那還真是謝謝。」

 ◆ ◆ ◆

 幫橘的家裡除蟲的隔天。

 今天午休恭彌沒有來纏著我,非常安靜。我從包裡拿出便利商店的麵包,邊滑手機邊吃。

 對我這種人來說,休息時間能用手機,真的幫了我大忙。由於我讀的高中是水準算高的升學學校,所以校規比較寬鬆。

 誰都不會來找我說話,可以默默地吃飯。而在教室的正中間,恭彌和幾個男生開心地喧鬧著。

 稍微往走廊瞥一眼,有很多學生邊聊天邊往某處走去。大部分拿著便當的應該都是去中庭吧。

 只有現充才能闖入現充的巢穴。像我這種人,根本還沒去過中庭一次。但我也不想去。

 「嗯?」

 忽然有個眼熟的人穿過走廊。遠遠看也看得出來的氣場,那個人果然是橘理華。還加上恭彌的女友雛田冴月,以及之前也出現過的單馬尾戴眼鏡的女孩。

 這三人出現,走廊一口氣彷佛繁花盛開。這就是美少女的力量嗎……

 「恭彌,走了喔。」

 「啊啊,來了--!」

 雛田從窗外看了一眼教室,向恭彌喊了一聲,接著恭彌便拿著便當走出教室。我呆呆望著他走出去,與站在他附近的橘對上目光。

 在我轉頭移開視線前,橘像之前一樣對我點頭打招呼。那毫無疑問,是在和我打招呼。

 猶豫一會兒之後,我也輕輕點了兩次頭,姑且打招呼回去。雖說有周圍的目光,但如果不理她反而會過意不去。

 話說回來,她還是一如既往地重視禮節呢。

 橘一行人走過教室前,當然沒有回來。

 ◆ ◆ ◆

 「叮咚。」電鈴的叫聲將我叫醒。

 什麼事啊?如果是推銷報紙的,就拒絕掉吧……

 我揉著剛睡醒的眼睛,看向對講機。接著睡意一口氣煙消雲散。

 穿著制服的橘理華提著塑膠袋,端正地站在門口。

 到底有什麼事?來找碴嗎?

 我走到玄關開門,橘好像鬆了一口氣的樣子。

 「晚上好。」

 「……你好。」

 「本來打算早點拜訪的,但我還沒有決定要用什麼回報你,所以才遲了些。非常抱歉。」

 橘那清晰明亮的聲音,令我的腦袋漸漸清醒。

 這麼說起來,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呢……

 「昨天真的非常謝謝你。房間裡已經沒有蟑螂的身影了。」

 「啊啊,那真是太好了呢。下次要記得放好蟑螂屋喔。」

 「朋友也這麼說了,所以已經放好了。」

 「是嗎,真是聰明的朋友啊。」

 「我可以進去嗎?」

 「……為什麼啊?」

 「嗯。」

 橘輕輕發出一聲,給我看袋子裡的東西。那是我也常去的超市的袋子。

 裡面有胡蘿蔔、馬鈴薯、洋蔥、青蔥、雞肉、以及咖哩塊等各種食材。

 「昨天看了楠葉同學的房間,我已經大致掌握你的三餐生活了。所以我想如果要回報的話,讓你吃點營養均衡的東西比較好。」

 「喔喔。」

 我不禁佩服起來。說實話,我到現在還忘不了之前橘的手作便當有多美味。

 沒想到還能吃到那種料理,我想都沒想過……但是。

 「……不,這樣的話你的付出的勞力太大了。借與還沒有相抵。」

 「又說那種話嗎。」

 橘瞪著我,無奈地搖頭。

 「我甚至認為這樣還不夠。既然我和你的價值觀不同,就不可能雙方都能接受。」

 「確……確實是這樣沒錯。」

 「你太斤斤計較了喔。畢竟我們是朋友嘛,受到幫助的時候就一句謝謝,得到回報的時候也一句謝謝。這樣不就好了嗎?」

 「……嗯?朋、朋友?」

 橘出乎預料的一句話,令我愣住了。

 「我們……是朋友嗎?」

 「至少我認為我們是朋友。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橘毫不猶豫地說著。她的口吻中完全感覺不到盤算與躊躇,從頭到腳都很真誠。

 朋友……我和橘是朋友?

 「我並不打算爭論這件事。因為我不覺得,有必要把我們的關係說清楚講明白。」

 橘這麼說著,阻止我的反駁,接著穿過我身邊進到房間裡。她意外地很強硬。

 「……總覺得,好像比昨天還亂呢。」

 「咕呃。」

 「……算了。借一下廚房喔。」

 「好。」

 橘穿上似乎是自備的圍裙,俐落地做準備。她平常應該有在做料理吧。動作很熟練,不會讓人提心吊膽。

 在這段期間,我整理了一下房間的東西。因為漫畫和衣服都散落在地上,不收拾一下就沒有橘可以坐的地方了。

 話說回來,那個橘居然會來我家,還親手做料理給我。感覺事情好像變得奇怪起來了。

 「對了,我忘記買殺蟲劑還你了。」

 「不,沒關係。反正我也不用。」

 「這樣的話,我買其他的東西還你。」

 「其他東西是什麼啊?」

 「我會再想想。」

 橘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繼續做料理。因為她沒有說會煮什麼,所以我漸漸期待起來了。

 「話說回來,楠葉同學為什麼要一個人住呢?」

 橘動著手詢問。

 「高中生一個人住應該不輕鬆吧?」

 「這是老爸的方針啦。說是要我早點學學生活自理能力。」

 「生活自理能力……嗎?」

 橘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

 我也知道。我在這一年間幾乎沒什麼長進。與能自己做飯、清理房間的橘相比,我的生活真的過得很邋遢。

 但由於老家離得也不遠,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不沒有危機感吧。嗯,就當作是這樣了。

 「那橘又是為什麼呢?如果是男生還好說,一個女生一個人住,家人不會擔心嗎。」

 「我這邊也是類似的理由。雙親的教育方針算是放任,考慮到上下學的問題,就要我住在學校附近。」

 「那還真是有勇氣的父母啊。」

 我總覺得如果是橘的雙親,應該會拚命溺愛女兒吧。

 「話說量還真多啊。」

 我瞄著橘的手邊,對料理的份量不知道該高興還是驚訝。

 「因為我做了可以放久一點的料理,所以就多做了些。」

 「喔喔……還真是貼心。」

 「我想有三天分的話,應該能在吃膩之前吃完吧。」

 話說完的同時,橘關掉火,開始將平底鍋上的料理裝進盤子裡。這個量多到要總動員我家為數不多的盤子,才能裝得下。

 「完成了。」

 從擺在桌面上的盤子裡,飄來刺激空腹的香味。看起來超級好吃。

 「這是蔬菜與培根的炒咖哩,以及美乃滋蔥雞。很下飯喔。」

 「喔喔……橘你好厲害喔。」

 我話說完,橘便叉腰,稍微挺起胸膛。這個樣子不必多說,可愛得不得了。

 話說回來,她意外地很起勁呢。

 我們兩人面對面坐著,雙手合十。順帶一提,白米是包裝米用微波爐弄熱的。

 「我要開動了!」

 「我要開動了。」

 ……真好吃。

 味道感覺很溫和,似乎對身體很好。由於她說了很下飯,筷子不斷地往雞肉那裡伸去。

 「真的很好吃啊。」

 「謝謝。」

 橘好像很滿足。說實話,我也超級滿足。

 如果能吃到這種料理,不過就是殺蟲劑,要多少我都用。

 「蟑螂還會不會出現呢……」

 「……?」

 當然,橘一臉感到不可思議的樣子。

 「多謝招待。」

 「招待不周。」

 兩人同時低下頭。因為實在太好吃了,不小心就畢恭畢敬了起來。

 「剩下的請放在冷藏庫。微波之後就可以吃了。」

 「我知道了。真的很謝謝你。」

 「今後請好好吃營養均衡的東西喔。不要只吃即食食品。」

 「……是。」

 「那個回應很奇怪呢。」

 「杯麵和義大利麵是男生獨自居住的好夥伴呢。」

 「很典型的壞習慣呢。你不自己煮飯嗎?」

 「麻煩得要死。」

 「……就是因為這樣,你的臉色才這麼糟喔。還有眼神也是。」

 「這眼神是天生的。」

 「是嗎?」

 橘在開玩笑。感覺看到了很罕見的狀況。還是說,她是認真這麼說的嗎?

 「橘經常做料理嗎?」

 「還算經常吧。」

 「還算……嗎?」

 能做出這麼好吃的料理,居然只是還算經常。話說橘不但人長得漂亮,還會做料理,簡直超級完美啊。看來課業也很好。害怕蟑螂這個弱點,反而可以說是優點吧。

 唯一的缺點,就是有時和我思考相似而已吧。

 話說回來,橘就算吃完飯了,也沒有要回去的樣子。但是我也不忍心要她回去。暫時看看狀況吧

 「說起來,橘沒有參加社團嗎?」

 「沒有。因為我對這種事沒有興趣。」

 就算是我試著問問看的個人問題,橘也很爽快地回答我了。她意外地是個很好聊的人吧。

 「那平常都在家裡做什麼?」

 「閱讀、看電影、還有專注課業吧。」

 「哼嗯。」

 出乎預料的普通。不過雖說是美少女,橘也只是個女高中生。

 「楠葉同學平常在家裡都做什麼?」

 「吃飯睡覺。」

 「課業呢?」

 「也算在裡面嗎?」

 「我剛才不也算進去了嗎?」

 「啊啊,好像是啊。」

 「如果學習也算進去,還會做些什麼?」

 「吃飯睡覺。」

 接著,橘輕輕笑了出來。總覺得好像逗得她笑了。

 而且在不知不覺間,我和橘的關係,好像已經到了能輕鬆閒聊的程度了。畢竟這幾天發生了太多事,這也是沒辦法的吧。

 不對,或者說。

 「橘,我問你。」

 「什麼事呢?」

 或者說,我現在說不定正歡欣鼓舞著。也許是因為橘說了『我覺得你是個善良的人』,讓我高興起來,失去冷靜了。

 若是如此,我必須冷靜下來。因為那一定是後悔與沮喪的原因;因為那是與我不相稱的期待。

 「你和我說話,不會覺得不舒服嗎?」

 「……不,並不會。」

 橘如此回答,表情很是詫異。

 「為什麼啊。」

 「不會不舒服這種事,會有理由嗎?」

 「不……但我是--」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但我是討人厭的傢伙;但我是陰沉的傢伙;但我是死板的傢伙。

 這些話一個接一個浮上腦海。然而,不論我說出哪一個,感覺橘還是隻會歪著頭表示不解而已。

 「……我並不知道,你和身邊的人們建立了什麼樣的關係。」

 「……」

 「但我很感謝你,對你也沒有不好的印象。所以,像這樣和你聊天,我也不可能會覺得討厭。而且,如果我真的討厭的話,也不會來這裡了。」

 「……也是。」

 橘的話語中,沒有任何一絲客套。她真的是真心如此認為的吧。

 本來想趁現在,消除自己心中那輕率的期待的。本來是為了被拒絕,才開口問的。

 但是橘沒有給出我想要的回答。不過說實話,說不定這個答案,才是我一直想聽到的。

 「……橘真是個怪人。」

 「絕對還比不上你呢。」

第4話 少年認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