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話 與美少女同席

第一卷  第2話 與美少女同席 被橘理華打過招呼後,隔天星期六。

 當然那之後什麼也沒有發生,傳聞也完全平息,我取回了開心的平凡日常生活。歡迎回來,我的平穩日子。

 作為紀念,來吃點什麼好吃的吧。

 我這麼想著,決定從中午開始就奢侈一點,來到這間回轉壽司。這是位在離家最近的車站前的有名連鎖店。

 由於是假日中午時間,人有點多,但對孤身的我而言並沒有太大關係。

 『一個人吃回轉壽司』。

 大半的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行為,對我來說也是日常。不如說,吃美味的東西根本不需要帶其他人。坐在櫃檯座位的話,等待時間也不會很長,好處非常多。

 我馬上坐在最角落的座位,倒了一杯熱茶。運氣很好,旁邊座位沒有人。

 順帶一提,之所以進到店裡也不脫下帽子,是因為我很喜歡它。我真的很喜歡這頂帽子。所以並不是因為我在意他人目光喔。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它啦。

 我抓起通過眼前的一盤鮪魚壽司,沾著醬油吃下去。

 嗯,壽司果然好吃。一盤一百元能這麼好吃,也不能小看回轉壽司呢。

 當我吃完第二盤鮪魚時,隔壁座位總算有客人來了。

 隔壁一有客人,就會感到些許壓力。這說不定可以說是櫃檯座位的唯一缺點吧。不過一個人坐在團體客人桌,反而會更加不舒服。

 我稍微將身體往牆邊靠,確保自己的個人空間。瞥了一眼,隔壁的客人似乎是年輕女性。說不定是學生吧。

 一個女生單獨來吃回轉壽司,還算有前途呢。我看看,到底是何許人也──

 「唉呀,你不是楠葉同學嗎?」

 「……你認錯人了。」

 我沒認錯,是橘理華。

 橘站在原地,面無表情地低頭看著我。她身上的裝扮與平常不同,並非制服而是簡單樸素的便服。黑色長褲搭配清涼色系的上衣十分亮眼。而穿著便服的橘,比在學校見到時還要更美。

 不過……可惡……明明奪回了日常生活,才難得來吃壽司當作紀念,為什麼會這樣……

 「你好。昨天謝謝了。」

 「……你為什麼在這裡啊。」

 「嗯?你的問題很奇怪呢。當然是來吃壽司的呀。」

 「……為什麼是一個人啊。女高中生單獨來吃回轉壽司,也太稀奇了吧……」

 「吃美味的東西有必要帶其他人嗎?而且,你不也是單獨來的嗎?」

 完全沒得反駁。何止如此,橘所說的和我的見解完全一致。

 橘用自然的動作坐在我旁邊,喝了一口熱茶。那個動作莫名覺得適合她,我不禁看入迷了。

 「有什麼事嗎?」

 「啊,不,沒事……」

 「是嗎。」

 可惡,太在意了吃不了壽司……

 橘無視了我,拿了一盤鯛魚壽司吃了起來。不帶感情的表情稍微放鬆,她輕輕動著的小嘴微笑著。

 看來橘真的是來享受壽司的。她似乎完全不在意周圍的目光,只是吃著壽司,看起來很幸福。

 我總有一種自己的行為受到肯定的感覺。即便是自己確定正確的事,能得到他人認同,也會覺得很開心吧。

 我還真是的個單純的人呢。但有這種想法也無可奈何。

 「你不吃嗎?」

 「啊啊,我要吃啊。」

 經她一說,我拿起通過眼前的鮭魚卵。橘則拿了比目魚鰭。

 「……還真抱歉啊。」

 「抱歉?為什麼?」

 「不是出現了很多傳聞嗎。像是被我糾纏、抓到把柄之類的……」

 「這麼一說,好像有那種傳聞呢。」

 「所以說……抱歉。」

 這件令我掛心的事一直留在我內心角落。

 她的現充形象會不會因為我這個陰沉又孤僻的人,而受到了損傷。比起我,她應該會受到更多好奇的目光注視吧。

 如果萬一,我還有機會和橘說上話,我一直想向她道歉。

 「你沒有向我道歉的理由呢。如果是製造傳聞的本人來謝罪的話就算了,你並沒有做錯什麼吧。」

 「不……雖然是這樣沒錯啦……」

 「而且,我並不在意因為好奇心及擅自臆測而產生的傳聞。也不想受到那種傳聞的影響。」

 「……說的也是。」

 橘所說的完全正確。那種事情我也知道。

 然而,如果不是像我一樣,態度上已經打從心底放棄青春了。否則這種思考方式,一般來說不是這麼容易能做到的。

 然而為什麼,像橘這樣的美少女要說這種話呢。

 我在不知不覺中,開始對橘抱持興趣了。

 「我還得感謝楠葉同學,才不會有所怨恨。」

 「……話說回來,我想問一件事。」

 「是什麼?」

 「那傢伙……那個向橘同學告白的男生,他之後有做什麼嗎?」

 「『之後』的意思是?」

 「那傢伙不是個性很差嗎。明明乍看之下很乖,但惱羞成怒時就很危險。我有點在意他會不會報復。」

 如果橘遇到了什麼危險,可以說有一半是我的責任。這樣一想,實在不能不在意。

 但聽到我的問題,橘還是依然面無表情,以若無其事般的輕鬆口吻回答:

 「因為他來報復,所以我和朋友一起修理他一頓了。我想他應該不會再來了。」

 「修、修理一頓?」

 「是的。」

 接著,我不禁笑了出來。橘那可愛的臉蛋與聲音所說出來的那句話造成的反差,讓我莫名覺得有些好笑,因此捧腹笑著。

 「……你真奇怪呢。」

 「哈哈哈……抱歉。我本來沒有打算笑的。」

 「……算了,沒關係。」

 我擔心的事情變得無關緊要,於是我再度集中精神在壽司上。看來橘和我所想的普通的現充,有一點不一樣的樣子。

 今後我們一定也不會有所交集了吧。不過,能知道橘這樣的一面,讓我總覺得非常幸運。

 「話說楠葉同學。」

 「怎麼了?」

 「為什麼在店裡要戴帽子呀?」

 「囉唆。」

 橘好像真的感到很不可思議的樣子,歪頭看著我。

 ◆ ◆ ◆

 由於撞見了橘,因此『一個人吃回轉壽司』宣告失敗。

 而與此同時,應該已經完全切斷的我和橘的緣分,又稍微死灰復燃了。

 但是這也沒辦法。到底有誰能預料到,那種現充美少女居然會一個人去吃回轉壽司,而且還剛好坐在自己旁邊呢。

 那是事故。無可迴避的意外事故。

 所以我要轉換心情,今天一定要一個人吃美味的東西。

 今天的目標,是這裡。

 「歡迎光臨!」

 悄悄佇立在車站周邊的市區內,個人經營的沾麵店。這裡的魚介豚骨沾面非常好吃。雖然一千圓有點貴,但味道能讓人甘願掏錢。 【譯註:魚介/泛指魚貝類。】

 再怎麼說,橘應該不會來這種店吧。和她的形象差太多了,而且據我所知,這間店的常客幾乎都是大叔。

 我坐在空著的櫃檯座位,將食券交給店主。

 再次歡迎回來,我的平穩生活。

 「……你難不成在尾隨我嗎?」

 「……你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有女性客人真稀奇啊──我好想揍一頓幾秒前漫不經心的我。

 橘理華又在我的隔壁。

 而且今天的服裝比之前還要輕便。具體地說,牛仔褲和黑色襯衫,更加男性化。然而即便打扮成這樣,她的華麗感依然沒有消退,該說不愧是美少女吧。

 不,現在不是冷靜地打量服裝的時候……

 「是你尾隨我吧……為什麼這種地方你也在啊……」

 「是我先來的,我要怎麼尾隨你呢,不合邏輯。」

 「這種事我也知道……你今天來做什麼的啊……」

 「又是這個問題嗎。這間店的魚介豚骨沾面非常好吃,今天要來吃啊。」

 「確實沒錯。真的很好吃呢,魚介豚骨……」

 不,我在說什麼啊。為什麼這傢伙每次都和我同個地方啊……

 正如橘所說,我尾隨她這種事完全不可能發生。而且,我也不會尾隨橘。更何況,我是覺得在這間店總不會見到面了,才選這裡的。

 然而……

 「嘿,魚介豚骨久等了。因為小橘很常來,糖心蛋幫你免費多放了喔。」

 「謝謝您。」

 還很常來啊……而且,我是不久前才第一次得到免費多加糖心蛋的……

 「嘿,感謝楠葉君平時光顧,給你免費多放糖心蛋。」

 「……謝啦。」

 能想到的可能性只有一個:

 因為我和橘的生活風格很相像,才會發生這種偶然。

 但是,這種事真的有可能嗎?居然會在離現充相距甚遠的情境下,連續兩次撞見她。

 『……你果然和我很像呢。』

 突然,我的腦海中閃過橘的聲音。

 這是在樓梯平台一起吃便當的時候,她說的那句話。居然會想起當時當作沒聽到的這句話……

 因為不就是這樣嗎?我們兩個不可能很像。

 我是孤伶伶且陰沉的路人角色,每天過著灰色日子的區區學生A。相對的橘是美少女,也有很厲害的朋友,加上又受歡迎,完全就是現充。

 「楠葉同學,你不吃嗎?」

 「……我要吃啊。」

 「湯冷掉的話,美味會減半喔。」

 「我知道。」

 我們兩個很像這種事,根本不可能。

 稍微想想就知道了吧。但是為何,橘當時會說那種話呢。她告訴我,她和我很像,但說這種話究竟有何打算。

 「嗯嗯,真的很好吃呢。」

 「……好像很滿足呢。」

 「嗯,那當然。因為穿了不怕弄髒的衣服,所以可以無所顧慮地享受。」

 「啊啊,那件黑色襯衫,是為了怕弄髒啊。」

 「當然。楠葉同學不也是嗎,那件襯衫是吃沾面專用的吧?」

 「……不,這只是普通的便服。」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喂,不要道歉啦。我反而會難過。」

 穿著髒了也無所謂的便服,還真是抱歉啊。

 橘忘我地吃著沾面。她現在沒有在學校時見到的冷淡印象,只是打從心底享受自己喜歡的東西。

 我也吸著沾面。

 『大家一起吃就很好吃呢。』

 這種話,我有聽過好幾次。

 但我並不這麼認為。

 一個人吃比較輕鬆。而且也能集中在食物的味道上。這不是逞強,我是真的這麼想的。雖然不覺得這是不好的事,但我知道自己是少數派。

 但說不定,橘真的是──

 「呼。多謝款待。」

 「吃飽了。」

 我們幾乎同時吃完,將碗盤放在桌上。用水清清口後,吐出一口氣。

 「……橘,我問你一件事。」

 「是什麼呢,楠葉同學?」

 「你覺得,大家一起吃飯比較好吃嗎?」

 「……不。我想要一個人吃喜歡的東西。因為這樣比較能集中在品嚐味道上。」

 橘用認真的口吻回答。

 結果,橘當時所說的是正確的啊……

 「當然,我有時也會想和朋友一起吃。但目的就不是吃,而是想聊天呢。」

 「你難道是……在嘲諷我沒有吃飯時可以聊天的人嗎?」

 「咦,你沒有能聊天的對象呀……」

 「不要再說了!不要露出過意不去的表情!我孤單沒朋友還真抱歉啊!」

 聽到我的話,橘輕輕地笑了。比起平常冷淡的樣子,她現在肩膀顫抖、眯起眼睛的表情,更加來得有魅力。

 「不過大多數人都會和其他人一起吃飯吧。明明應該有想集中精神吃飯的人,卻總是不顧他人。」

 「我也明白在意他人目光的心情。像我和你這種人反而更稀奇喔。」

 「……我就算了,橘不在意周圍的目光嗎?」

 「雖然不能說完全不在意,但沒有很在意。畢竟在意起來就沒完沒了,更何況心情會不舒服。」

 「……說的也是。你說得沒錯。」

 確實,我和橘說不定真有那麼一點相似。

 然而,僅此而已。即便真的相像,也不是什麼大事。

 「啊啊,抱歉,楠葉同學。」

 「怎麼了。」

 我不會有多餘的期待、不會抱持無謂的希望。

 「雖然剛才說了這麼多,但今天和楠葉同學一起吃的沾面,說不定比平常還要美味呢。」

 「……是喔。」

 「是的。」

 所以我,完全沒有感到一絲心動。

 ◆ ◆ ◆

 意外地與橘一起吃完沾面的數日後。

 我為了轉換不穩定的心情,來到家附近的澡堂。當然,一個人來……有意見嗎?

 一個人來澡堂真棒。總感覺混亂的心,以及從那之後莫名的黴運都一起洗掉了。只要不看到大叔的裸體就完美了呢,說真的。

 我將頭和身體洗乾淨,然後將肩膀以下的身體泡進熱水裡。

 呼,重獲新生了。

 ……話說,最近老是發生奇怪的事情啊。本以為與橘的關係僅限一次,沒想到居然又碰面了這麼多次

 我只是個路人角色,而她則是完全相反的現充美少女。我們之間的短暫交集,本應很快就結束了才對。

 然而,橘在我心中的印象漸漸改變也是事實。

 至少橘似乎不是我所想的現充。否則,不可能和我這種人的想法如此相似。

 不,就算價值觀很相似,那又怎麼了。那種事情又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奇怪的偶然。這種事不值得一提。

 我打開門離開浴場。換好衣服後一口氣喝完咖啡牛奶,付完費用後離開澡堂。

 沒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反正是真的結束了。橘是個怎樣的人,都已經與我無關了。

 「……說實話,我差不多開始感覺到人身危險了。」

 「……我也是啊。」

 已經不會覺得驚訝了呢……

 橘理華用漂亮的姿勢站在澡堂前方,臉上有些許紅暈。從頭髮有點溼、以及手上拿的東西來看,她應該也是剛洗完澡吧。

 「姑且問一下,你為什麼在這裡啊。」

 「當然是來泡澡的。」

 「……我就知道。」

 這真的不是什麼整人搞笑片段嗎。這已經不能說是偶然的一致了喔……

 「不在家洗澡嗎?」

 「當然會,但澡堂也很棒。總覺得心情會平靜下來,壞東西也被洗掉了。」

 「……難道你會讀心嗎?」

 「……什麼意思?」

 「不,沒什麼。」

 稍微看著彼此後,我們同時踏出步伐。

 回家吧。事情既然已經發生,在意也無濟於事。

 但是,已經快要晚上十點了。應該已經算很晚了。

 這種時候,應該要說「我送你回去」比較好嗎?但一個不是朋友的陰沉路人角色這麼說,她應該只會覺得困擾吧?而且,橘應該也不想讓我知道她的家吧。

 ……好,還是別說吧。那種帥哥做的事情,根本不適合我。

 「那再見了,回去時小心點啊。」

 「再見,楠葉同學也請小心點。」

 我稍微有點耍了點帥,說了這句話,她也沒有特別在意,隨意地回答。總覺得有點難為情。

 「……」

 「……」

 「……」

 「……」

 「喂。」「呃……」

 沒想到聲音同時出現,我們同時停下腳步。

 「……為什麼要跟過來啊。」

 「那是我要說的。為什麼要走在我旁邊。」

 「因為我家在這個方向,當然走這裡。」

 「我家也是這個方向。一直往直走。」

 「……咦?」

 聽到橘這麼說,我不由自主地抱頭。

 「……我也是啊。」

 「咦……」

 喂喂……饒了我吧。

 夜晚的道路上,橘與我面面相對,露出了自虐的苦笑。恐怕我也是一樣的表情吧。

 「……仔細一想,既然常去的澡堂是同一間,那確實有這種可能性啊……」

 「……確實是呢。沾麵店也是,如果不在家附近也不會走路過去了。」

 彼此陷入短暫的沉默。接著,我們不知為何一起笑了出來。那個平時很沉著的橘現在正捧腹笑著。

 看來我們似乎住得很近。雖然想到至今發生的事情,要說當然也是當然的。

 「我知道了。到中途為止都一起走吧。總覺得我們像個笨蛋似的。」

 「也是。其中一個人刻意繞遠路也很奇怪。」

 我和橘無奈地互相點頭,再度踏出步伐。我們並排走著,配合彼此的步調,悠閒地走在歸途上。不論今後如何,我總感覺只有今天和橘扯上關係也沒關係。

 忽然,徐徐的夜風吹來。身旁橘的秀髮隨風飄搖。那個樣子彷佛電影或電視劇中的場景,非常地美麗。

 「楠葉同學。」

 「咦?」

 橘忽然叫了我一聲,令我回過神來。橘看到我有些奇怪的反應,稍微感到疑問。

 「楠葉同學為什麼沒有朋友呢?」

 「為……為什麼要問這個。」

 氣場嗎?孤伶伶的氣場冒出來了嗎?

 「你之前不是說過,沒有能一起吃飯的人嗎?」

 「啊、啊啊,我好像確實有說過。」

 太好了,不是氣場啊……

 我悄悄地輕撫胸口鬆了一口氣。

 「我只是不交朋友而已,並不是交不到朋友喔。」

 「嗯,所以我才要問為什麼沒有朋友啊。」

 「啊,是。」

 她這樣回答我,我反而感覺很丟臉。想搶先張開防線的我太沒用了吧……

 「我喜歡自己一個人喔。」

 「那是為什麼呢?」

 「因為自己一個人比較輕鬆。與人來往會很累。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就不會和他人有不愉快,也不會吵起架來了吧。」

 「你經常和別人吵架嗎?」

 「不會喔。因為沒有朋友呢。」

 「那不是就不知道是否真的會吵起來嗎?」

 「我知道喔。因為從以前就是這樣。」

 直到中學為止,我也有可以被稱為朋友的人在。但是,隨著我們一起玩樂、聊天之後,大家都逐漸離開我了。

 「原因是什麼呢。」

 「應該是我的個性不適合與人相處吧。也可以說我性格不好。」

 「性格不好、嗎?」

 「簡單地說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並不這麼認為。」

 「咦?」

 「……」

 橘說到這裡,卻沉默下來。她的手指貼在形狀姣好的下顎,露出為難的表情。

 我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我家到了。」

 說完,我在自己的公寓前面停下腳步。這樣又得道別了。

 但是,橘卻不知為何,露出了尷尬的表情盯著我看。

 「怎、怎麼了啊……?」

 「……這間公寓,後面還有一棟對吧。」

 「啊啊,說起來好像有。叫做B棟吧,那怎麼了?」

 雖然我幾乎沒有注意到它的存在。畢竟也沒有和那邊的居民有交流。

 不過為什麼橘會知道這件事呢。

 「……那裡,是我家。」

 橘說完,稍微乾笑了一下。

 ◆ ◆ ◆

 「隔壁公寓!?」

 去了澡堂的隔天午休。在教室說出昨天的事情後,恭彌驚訝地大叫了一聲。

 「笨蛋!!聲音太大了啦!!」

 「啊、啊啊,抱歉……」

 「真是的……」

 幸好只憑剛才的一句話,似乎沒有讓周圍的人知道詳細內容。雖然有些人往我們這裡瞥來,但似乎並不感興趣。

 我果然不該和恭彌說這件事的……話雖如此,說實話現在的我,也還無法將這件事只藏在我一個人心中。

 「不是隔壁,而是後面。我住的公寓後面,還有一棟樓啦。雖然有用圍欄隔開,但只要走後門就能輕易來往。」

 「那也就是同一間公寓囉?為什麼至今都沒有注意到啊?」

 「因為入口不一樣啊。我住的A棟出入口在南側,而橘住的B棟則是在北側。而且,到學校都只需要直走就行了。」

 「原來如此,彼此一直都走不同的路上下學啊。」

 「大概就是這樣。不過,昨天去的澡堂在南側路上,所以回去的路就重疊了。」

 「哈欸~~~」

 恭彌發出非常吃驚的聲音。然後,馬上又露出別有深意的沒品笑容。

 「也就是說,與橘同學變得要好的機會,還有很多對吧?」

 恭彌強硬地搭我的肩,悄悄對我說。距離依舊老樣子很近。

 而且這傢伙,還沒有放棄這件事啊……

 「才沒有機會呢。而且,我也不需要那種機會。」

 「別說謊了啦。不然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這種事?」

 「嗚……」

 恭彌用彷佛看透一切的令人厭惡的眼神,看著說不出話來的我。

 「還有啊,廉。『我不覺得你性格不好』這種話,沒有某種程度的信任是不會說出來的喔。因為橘同學覺得你對她有恩,甚至對你抱有些許好感都不奇怪。」

 「那次的人情債已經解決了。拜託別再提已經結束的事情。」

 「結束的只有欠你的人情而已吧?人的感情一旦改變,就不會輕易消失喔。」

 恭彌說完,露出讓人一肚子火的滿臉笑容。

 這傢伙一副什麼都知道的口氣……對我抱持無用的期待,到底想要幹什麼啊……

 「廉啊。我的夢想是和你來一場雙重約會喔。」

 「……如果你是認真的,那可是相當噁心喔。」

 「才不噁心!而且我很認真!」

 「那就是一生都不會實現的夢想,繼續作夢吧(見てろ)。」

 「啊啊,看好了喔(見てろ)!我絕對會實現這個夢想!」 【譯註:這裡原文是玩「見る」的雙關,動詞「看」與「作夢」的動詞都是「見る」。】

 恭彌露出爽朗的笑容。這傢伙果然是個笨蛋吧。不論說什麼都是白費力氣的樣子。

 「但是,如果能和橘同學變得要好,你自己也很開心吧?」

 恭彌的話,讓我自然而然想起橘的表情。

 極端端正且沒有感情的表情;吃著壽司看起來很幸福的表情。歪著頭皺起眉間,好像很困擾的表情。

 不論是哪個表情,都無比漂亮。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男人說得出『我不想和橘變得要好』這種話嗎。

 「……」

 「你看,無法否定。」

 「才……才不是。只是稍微發個呆而已……」

 「是嗎?」

 恭彌那瞧不起人的口吻,我實在很不爽。

 我和你不一樣啊。我不像你一樣,可以與他人相處融洽。

 我總是抱著期待接近,然後失敗、被討厭啊。

 即使如此,我還是努力迎合他人,卻承受不住壓力,所以徹底放棄了。

 「好啦,我也不會勉強你。如果你不想,我會徹底放棄的。」

 「……真的嗎?」

 「當然。但如果你想和橘同學拉近關係,到時要拜託我喔!我會全力支援你!」

 恭彌說完,豎起右手大拇指。與此同時,宣告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

 恭彌站了起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真是我行我素的傢伙……」

 不過若非如此,說不定根本不會和我當朋友吧。

第3話 偷瞄美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