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話 賣人情給美少女

第一卷  第1話 賣人情給美少女 網譯版 轉自 輕之國度

 掃圖:Andromeda (LK&TSDM ID:愛麗絲•莉澤)

 翻譯:月見草

 修圖:月見草

 校對:月見草

 雖然很突然,我很討厭『孤伶伶』這個詞。

 所謂『孤伶伶』,就是沒有朋友,總是獨自一個人。『孤伶伶一個人』的簡稱,真的很好理解。

 為什麼我會討厭『孤伶伶』這個詞呢。

 以防萬一先說在前頭,並不是因為我自己就是孤伶伶的人。不對,雖然我平常確實有點獨來獨往,但這不是理由。

 『孤伶伶』這詞經常會用在不好的方面。簡而言之,『孤伶伶』是壞話。真是可嘆啊。我很想對這種現象大聲反駁。

 ……嗯?

 「對、對不起,突然把你叫到體育館後面。」

 「不會。然後呢,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反射性地藏在牆後。看來我好像撞見了什麼不太好的事情。

 偏偏人在說些重要的事情的時候出現,真是令人不愉快。

 「我、我、我一直都很喜歡橘同學!請、請和我交往!」

 真是夠了,能不能快點結束啊。

 我靠著牆壁嘆了一大口氣。

 沒辦法,回到正題吧。

 獨自一個人不是壞事吧。要和誰在一起,還是要獨自一個人,每個人的喜好都不一樣。

 然後,我只是喜歡獨自一個人而已。

 然而,大家聽到『孤伶伶』都沒有好臉色。對於我這種自願孤伶伶的人來說,真的很困擾。

 所以我雖然喜歡獨自一個人,但不喜歡『孤伶伶』這個詞。

 我絕對不是因為自己的社交能力太差才陷入這種狀況,卻還想為自己狡辯。絕對沒有。拜託你們相信我。

 「抱歉,容我拒絕。告辭。」

 一刀兩斷。看你慘敗真是舒服。真是活該,青春的奴隸。

 果然,高中生活還是一個人最棒了。就是因為追求戀愛與青春這種東西,才會遇到這種事啦。

 好啦,既然結束了就趕快離開吧。我想走這條捷徑啊。

 絕對不是因為主要放學路線都是現充,會很沒面子。這次真的不是喔。

 「咦!等、等一下啦!」

 「……還有什麼事?」

 「朋、朋友也沒關係!我會讓你喜歡上我的!所以請給我機會!」

 什麼啊,還在死纏爛打嗎?雖然我很佩服他的行動力,但死纏不放的男人可是會被討厭的。

 「我不覺得有需要給你這個機會,失禮了。」

 還真冷淡呢。但是女方說的明顯較有道理。她應該真的對男方沒有興趣吧。

 告白是一種非常單方面的行為。特別是如果被不喜歡的對象告白,那就只是強迫接受對方的感情並做出選擇而已。

 要不要和告白的人交往這種事情本來連想都不用想,但告白的人卻強迫對方做決定。

 明明任何人都沒有那種權利。唯有戀愛成為理由時,大家就會自以為有正當理由,不顧對方想法給對方添麻煩。

 「為什麼!?只不過是成為朋友而已吧!?至少讓我聽聽理由啊!!」

 「……如果你還打算繼續糾纏的話,我不覺得有必要。」

 「可、可惡!!少得意忘形了!!」

 「呀!!」

 ……不管怎麼想,這都很奇怪吧。

 告白被拒絕就惱羞成怒,這絕對不合邏輯。自私任性也要有個限度。

 「只不過長得漂亮就一臉了不起的樣子!!其實我根本就不是非要你不可!!」

 「請、請住手!好痛!」

 ……可惡。運氣真差。早知道我就早點調頭離開,從正門回家了。

 我深吸一口氣,從牆後跳了出來,用平常不太會發出來的音量大吼。

 「武田老師!就是這裡!快點!!」

 「老、老師!?……該死的!!」

 讓我直接拿輔導老師的名字來用用吧。

 我第一次看見那個男生的臉,出乎意料地是個嬌小、看起來很老實的傢伙。他倉皇地從現場逃走,轉個彎後就看不到人影了。

 嗯……應該有更好的解決方法吧。

 然而我太晚行動,沒有時間選擇手段了。雖說是因為煩躁才幫了忙,但人果然還是不應該做不習慣的事呢。

 「……武田老師呢?」

 我搔了搔頭,接著聽見了冰冷、清脆,然而卻微微發顫的聲音。

 當事人是個在女生中也算嬌小、留著常見的妹妹頭,但是卻釋放出強大的存在感、非常漂亮的美少女。

 炯炯的眼神、挺拔的鼻樑,以及櫻桃般的小嘴。雖然看起來很纖細,但她散發的氣氛能讓人感覺到自信與從容。

 我一眼就知道了。這個美少女是與自己完全相反的人物。

 我稍微看呆了一下,但我馬上回神。

 我無視美少女說的話,快步經過她旁邊。

 我不期待。我剛才也說過,要是追求青春這種東西,一定會嚐到苦頭。

 今天只是剛好看見男生的蠻橫行為、還擋到我想走的路,感到惱火才出手罷了。

 所以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之後也不會再發生什麼事了。

 「那個……」

 我也聽不到這道聲音。從現在開始,我要回到往常的生活。

 回家、吃飯、睡覺。只要這樣就夠了。

 這樣就夠了。

 ◆◆◆

 幫助人之後的隔天。

 我優雅地打了瞌睡,度過了第二節日本史。鐘聲把我叫醒後,我一邊舒展身體,有氣無力地敬禮。

 課間十分鐘的休息時間,教室裡很嘈雜。有人與親密的朋友談笑風生。有人與戀人又羞又喜地聊著。

 就連我身邊,也有來開玩笑說:『你剛才睡著了吧~』的朋友──

 「……呼。」

 當然,才沒有那種人。我唯一的朋友現在根本不看我一眼,在與社團的其他成員很開心地談天。如此一來,我當然會完全被孤立。

 但是,這樣就行。這就是我選擇的人生:平穩安逸的孤身生活。

 我才不是交不到朋友,只是不想要交朋友而已~

 雖然試著鬧個彆扭,但事實就是如此,也沒辦法。

 『就算不想交朋友,還是能交到幾個吧。』

 雖然我有聽過那種無心之言,但當時我在心中回應:「吵死了,閉嘴。」

 睡意讓我眯起眼,呆呆地環視整個教室。

 再睡一下吧。

 當我如此心想而閉上眼時,耳朵突然聽見尖銳的聲音,將我的睡意一掃而去。

 「楠葉廉同學在嗎?」

 ……楠葉廉同學現在張大嘴巴,雙眼睜大。他不與任何人說話,獨自一人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託著下巴發楞。那個人就是我。

 我和聲音的主人對上眼神後,對方便匆忙地走過來,停在我眼前。這段期間,我一步也動不了,只能僵在椅子上。

 那傢伙不論從那個角度看,都是昨天那個美少女。與當時不安的樣子相反,她現在帶著凜然、堅強的表情俯視著我。

 她的容貌依然端正、超群。就算說她是可以加上「超」字的美人,也不會有問題吧。

 不只有我,全班都被這名美少女奪去目光,教室一片鴉雀無聲。

 「我是二年五班的橘理華。昨天非常感謝你出手相助。」

 美少女──橘理華毫不遲疑地說著,接著低下頭。

 謝我……?

 難道她是為了昨天的事特地來找我道謝嗎?還調查了沒有報上名字,連一面之緣都沒有的我的名字和班級?而且還用這麼引人注目的方法道謝……?

 「然後,我想以某種形式來回報你。」

 「不、等等!我不需要回報和道謝!所以請你回去!」

 「不可以。有恩不報我會過意不去。」

 這段對話很明顯全班都聽到了。

 ──『美少女與一個孤僻男在不為人知的期間形成了借貸關係』。如果這件事傳開了,我的平穩孤身生活絕對不保!

 明明說要來報恩,卻做了這麼誇張的事情……這樣的話只能在事情變得更復雜之前,把她趕回去了……!

 我用只有我和橘能聽見的音量,儘可能不讓其他人聽到,對她說:

 「那只是你的自我滿足。我已經不想和你扯上關係了……好了你快回去。」

 「要說的話,是你先自發性地賣我人情的。那麼,你應該就有責任接受對價。」

 「才沒有這種責任!」

 「有。」

 不行……她完全不打算讓步。也太講究禮節了……不如說,還真是頑固啊。

 但是若繼續爭論下去,旁人會更有興趣的。總之必須先讓橘回去才行。

 「……我知道了。那麼之後我會告訴你那個對價。拜託你,現在先回去吧。我不想要引人注目啊。」

 「……我無法信任。」

 「相信一下啊!而且,你現在對我做的事情,和昨天的那傢伙一樣,對我來說很困擾啊……知道的話,麻煩回去吧。」

 「……」

 也許是「困擾」這個詞起效果了,橘理華不再繼續說下去。她轉過身子,匆忙地離開教室。

 剛才班上同學追著她跑的目光一齊往我這裡看。我不由自主地癱趴在桌上,隔絕他們的視線。

 可惡,引來不好的目光了……

 就算趴著我也明白,他們望著我的目光充滿了好奇與嫉妒。即便我找藉口或辯解,也只會讓他們覺得事情更加耐人尋味而已吧。

 高中生往往喜歡有趣的事情。而當他們興致上頭的時候,就算實際上一點也不有趣,還是會臆測或胡思亂想,想讓事情變有趣。我也不會說自己沒有這方面的傾向。

 但是,我絕對不想讓自己成為受害的那個人!

 我完全誤判了。那個美少女一點也不普通。或許應該從她昨天拒絕告白的方式,來預測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吧……

 早知如此,果然不該幫助別人……

 我聽著班上同學們竊竊私語,直到第三節的鐘聲響起之前,持續努力裝睡。

 漫長的一天結束了。

 我配合口令行今天的最後一次禮,正式放學了。班上同學們也紛紛離開教室,前往社團或回家。

 雖然也有人回頭朝我這裡瞄過來,但當然的,不可能是找我去社團,或是放學一起回家的。畢竟我沒有參加社團,也總是孤身一人。

 那些人只是我和橘理華的真正關係感到好奇罷了。

 橘來找過我後,我們曾在移動教室的途中在走廊擦肩而過。橘只輕輕對我說:「放學後在你的教室等我」。看來她理解我的意圖了,早上那件事她似乎並沒有惡意。雖然已經為時已晚了呢。

 我裝作在想事情,等待教室都沒人的時候。當最後一個人離開教室的數秒後,不出所料,橘理華看準時機出現了。

 左看右看,她真的可愛得像是玩笑一樣。但她漂不漂亮和現在沒有關係。我的目的,只有切斷和她的關係而已。

 所以我絕對沒有看入迷了………………只有一點。

 「方才真是抱歉了。我確實沒有考慮你的狀況。」

 第一句話是謝罪。她骨子裡果然不壞吧。

 「不會,你知道就夠了。那麼,關於早上答應的那件事,來談一下吧。」

 我一口氣切入正題,為了要趕緊結束這件事,重拾和平的生活。

 橘面無表情,直直地看著我。雖然態度算不上很好,但這個表情還是十分楚楚可憐。

 「明天請我一頓午餐。」

 「……午餐?」

 「對。麵包和飲料就可以了。你昨天欠我的人情,這樣就足夠相抵了。」

 「……不,這樣不夠。至少再多一點。」

 「不行。要是繼續增加,借與貸的平衡會傾斜。我們彼此都很想早點把這件事一筆勾消吧。」

 我說完,橘似乎稍微鼓起了臉頰。

 不管怎麼看都太可愛了。冷淡的印象瞬間翻轉,這時的她像個小孩子一樣。居然連反差萌的要素都有,這個女生未免太完美了吧。

 「……那麼至少,請讓我決定要請什麼。當然,我會控制在常識的範圍內,但只有麵包和飲料,我無法接受。」

 「咦咦……不,但是啊……」

 「如果想早點一筆勾消的話,就算回報多少大了點,你也應該要退一步。因為我並沒有想要快點解決這件事。」

 ……嗯?

 她的發言讓我感覺有點意外呢。我本來還以為,對方也想要早點解決和這種路人角色的借貸問題吧。她果然比我想的還要重情重義。

 「……你說的確實沒錯。我知道了啦。那請你快點決定好。」

 我將右手伸向橘眼前。但是橘看到我這個動作,只是歪著頭感到疑惑。

 每個動作都太可愛了吧……真的拜託你停下來吧,我腦袋會失常。

 「……那隻手要做什麼?」

 「嗯?我的意思是,請你決定好你能接受的東西,然後給我相應的金額啊。不然還有什麼意思?」

 「……為什麼會變成金錢交易呢。這樣沒有意義,不解人情。」

 「為什麼啊!把買來的給我,才是搞錯順序了吧!」

 「沒有這回事。我想要請客,並不想給錢。」

 可惡……

 這美少女也太在意這種芝麻小事了吧。

 「而且,這樣一來那筆錢是否真的會用來買我決定的東西,我不就無法掌握了嗎。」

 「我絕對會買你決定的東西,不會直接私吞。」

 「我無法相信。」

 ……不行了。這個美少女真的很固執。

 要是繼續爭論下去,只是無謂地浪費體力和時間而已吧。而且事實上,她的眼神中表達出一步也不會退讓的意志。

 「……我知道了。那明天中午,我會直接從你那裡收下。這樣行了吧?」

 「……可以。」

 橘說完,意外地很滿足的樣子,輕輕笑了一下。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超絕美少女的笑容。

 不行,這對眼睛來說,太刺激了。

 感覺現在能理解昨天那個男生的心情了。要是看見這種笑容,沒有一個男人能撐得住……

 「那麼楠葉同學,明天見。」

 「喔、好……明天見。」

 和今天早上一樣,橘匆忙地跑出教室了。

 ──明天見。

 我嘴裡重複著這句話,內心有些躁動。但自願孤身的我冷靜地否定了這份感情。

 只是因為明天一定會見面,她才會說明天見的。其中並沒有其他意思,只是一句問候語。

 我不會抱持那種期待,期待只會產生挫折與沮喪。我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

 明天中午收下橘送來的午餐後,就沒有然後了。那既是現實,也是我的期望。

 不過若只說一句的話。

 能看到橘的笑容,說不定很幸運呢。

 ◆◆◆

 「這……這是什麼啊……」

 隔天的午休。

 按照約定,我在教室前的走廊和橘會合,從她那裡收下午餐。

 但是她遞給我的東西與我所想像的完全不同,而是一個用黃色的布包裹的小盒子。

 「看了還不知道嗎。這是便當。」

 「你說了我也不懂啊!為什麼會是便當!跟說好的不一樣吧!」

 我記得,我們昨天應該說好,橘會買她能接受的食物,然後我再收下。

 然而卻是便當,也差太多了吧。而且再加上,來自周圍的奇妙目光讓我感到全身刺痛。

 可惡!相信她的我太傻了嗎……

 總之,我靠近她並將聲音放小。要是又讓周圍聽見了,肯定會很不妙。

 「我不是說『請我吃午餐』嗎!」

 「我也說過『要請什麼由我決定』。而且,材料費是由我負擔的,所以還是請客。」 【譯註:男主角說奢る,女主角則是說ご馳走,雖然我都刻意翻譯成『請客』,但ご馳走偏向『款待』;奢る則更偏向『請客』。】

 「意思不一樣吧……啊啊,可惡。」

 我不禁抱頭。因為她說的有幾分道理,所以一爭辯起來絕對沒完沒了。

 而且要是我不收下,等於她會白白浪費時間和食材費,這場交易就不公平了。說不定我乾脆老實地收下,整體來看比較省力氣。

 然而……

 「為什麼是便當啊……」

 「因為你看起來很不健康。若給你營養不均衡的食物,我會很不好意思。」

 「那就便利商店的便當不就好了嗎……」

 「那些都是現成的,算不上健康。而且──」

 橘一面說著,一面緩緩地拿出另外一個,用綠色薄布包裹的東西。很明顯,那跟我收下的是一樣的形狀。

 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作兩人份的更划算。」

 「……然後呢?」

 「然後走吧。」

 「不等等!走什麼走!我哪裡都不去喔!」

 橘突然拉著我的手踏出腳步,但我及時拉回來。如我所想,這傢伙是……

 「難道你不吃嗎?」

 「我會吃!畢竟都約好了!但是,我可不想和你一起吃啊。」

 「那樣我無法確認你有沒有乖乖吃完。」

 「相信我一下啊!」

 「我無法相信。」

 昨天也聽過,乾脆得徹底的那句話。橘的那雙大眼彷佛在說她絲毫沒有要讓步的意思。

 但是我也沒有打算讓步。絕對不會讓步。

 光是昨天那件事,就已經讓各種多餘的臆測滿天飛了,絕對必須避免增加其他傳聞。

 「請不要鬧了,跟我過來。」

 「我、我不要!」

 「在教室一個人吃便當,反而對你不利吧。」

 橘再度抓住我的手,說出令人意外的話。

 對我不利?為什麼這傢伙要這麼說?

 「昨天聊過後,我已經隱約明白你這個人了。考慮到你的想法,我建議你和我一起吃。」

 「什……什麼意思啊……」

 「我們兩個人到沒有人的地方吧。那樣最能達成彼此的目的。」

 聽到橘的這句話,我這下真的沒得反駁了。

 兩人到沒有人的地方。

 如此一來,確實就不會給周遭太多情報,橘也能確認我有吃便當。就能達成彼此的目的。橘說的沒錯。

 我帶著一半接受、一半放棄的心情,快步追上橘。這次她沒有拉著我,似乎是已經發現我同意了。

 「……你還真能理解他人的想法呢。」

 我帶著垂死的反抗心,諷刺了一句。然而,橘的回答又再次出乎我意料。

 「……因為我也能明白你的心情。」

 ◆◆◆

 「就是這裡嗎。」

 「是的。這裡是心理上的盲點呢。」

 她將我帶到連接屋頂的樓梯平台。

 不過我們高中的屋頂是被鎖住的,因此不會有人走這條樓梯。

 雖然很常見,不過這裡是最好的選擇吧。

 我們坐在階梯上,一起打開包裹。

 「喔……嗚喔喔……!」

 「做得還算滿意吧。」

 肉、蔬菜、蛋、魚。這個便當的色彩與食材的平衡都很完美,非常高檔。

 這樣確實與便利商店的便當差很多。還沒有吃就知道很美味。

 「請用。」

 「啊、啊啊,謝啦。」

 我接過高雅的紅色筷子盒,不由自主地雙手合掌。

 「我要開動了……!」

 「我要開動了。」

 先吃一口玉子燒。 【譯註:卵焼き(玉子燒)|日本便當常見配菜,黃黃的、捲起來的那個雞蛋料理。】

 嗯,真好吃。

 在我至今吃過的玉子燒中,這毫無疑問是最好吃的。

 「是、是嗎。謝謝你。」

 我如實傳達感想後,橘露出了似乎有些開心的表情微笑著。

 好可愛,還有真好吃。我一心一意地動著筷子,很快地就將便當吃進胃裡了。

 雖然覺得很難為情,總之這頓午餐超棒的。

 「……真的很好吃,多謝招待。」

 「謝謝。招待不周。」

 我收拾便當盒和筷子,還給橘。她接過東西后,也馬上把自己的份吃完了。

 「那麼,前天真的非常謝謝你。」

 「不……不用謝了。我只是因為覺得很不爽,才擅自出手的而已。」

 「很不爽……嗎?」

 「我很不爽那傢伙的說話態度呢。」

 不知不覺間,我和橘能自然地聊起來了。或許是因為沒有旁人,加上午餐很好吃的關係吧。

 但是我總覺得理由這種東西,已經無所謂了。

 「光是橘同學願意聽他告白,他就應該滿懷感謝了。和橘同學是不是美少女,一點關係都沒有。」

 「……」

 「然而那傢伙,卻對沒說拒絕理由的橘同學生氣了。說理由也是需要消耗體力的。拒絕說理由,為什麼就非得受到指責呢。」

 「……那是。」

 「那就只是自我中心。所謂自我中心,是周圍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才會在中心。我是這麼認為的,也會極力避免太自我中心。所以我才在那個時候……」

 說到這裡,我發現橘露出了感到不可思議的表情。

 唉呀……說太多無謂的話了。我在幹什麼啊……明明聽了這種話,只會覺得不愉快而已……

 「抱歉……說太長了。」

 「不會。而且是我要求說明的。」

 「啊、啊啊。總之就是這樣……」

 「楠葉同學,你──」

 此時,午休結束的鐘聲打斷了橘的聲音。看來這裡似乎是鐘聲最大聲的地方。

 好了,到此為止了呢。

 我彈起身站起來,用手拍了拍褲子後面。

 只說了『再見』以及『謝謝』這兩句,快速走下樓梯。

 這是結束的信號。我和橘的關係就到此為止了。

 應該不會再說上話了吧。那是我選擇的道路,也是我們該有的關係。

 所以即使橘沒說完的話已經混入鐘聲裡、聽不見了,我也沒有回頭。

 「……你果然和我很像呢。」

 ◆◆◆

 『橘理華被楠葉廉糾纏著。』

 這種傳聞大約一週便停歇了。

 人家說傳聞不過七十五天。不過不到十天,傳聞就消失了,該說不愧是我這個路人角色吧。

 那些人對這個話題感到膩了,應該有個理由。那是因為傳聞完全沒有後續。

 自從我和橘理華一起在樓梯平台吃過便當後,就一次也沒有接觸。既沒有說上話,也沒有眼神交流。甚至可能連彼此距離在三公尺以內的情況都沒有。

 雖然還是有遠遠瞥到幾次過。畢竟美少女很引人注目,跟我完全不同。

 但這反而是我和橘的正常關係。那時,只是彼此的人生軌道稍微偏離,偶然重疊在一起而已。結束了之後,馬上就會恢復原狀。

 「總之就是這樣,拜託你不要再談這件事了。」

 放學後的教室裡,我對坐在對面座位的人說著,不掩煩躁。但是那傢伙卻露出莫名耀眼的笑容,馬上回答。

 「我才不要呢!」

 這個回答不出預料,我不禁嘆了口氣。

 「這可是能接近那個橘同學的好機會喔?這種機會可不多啊……不對,說不定沒有第二次了喔!」

 「不需要有第二次。我完全不想要接近她。」

 「你又來了~」

 我唯一的朋友──夏目恭彌強硬地搭著我的肩膀,將臉湊了過來。

 他的舉止、距離感、行動力,全都與我相反。

 「……話說,『那個橘同學』是什麼意思啊?」

 「啊啊,難怪廉不知道哪。」

 恭彌像是恍然大悟了一樣,拍了拍手。不愧是他,好像很瞭解我不論好壞的各種部分。

 「橘理華──總之就是個很可愛、課業不落人後,在整個學年中很出名的女孩子喔。嬌小的身軀卻有著凜然的氛圍,在某些男生之間擁有超高人氣。但或許是因為她的個性,導致她一個異性朋友都沒有。名副其實高嶺之花呢。」

 「……這樣啊。」

 「你沒興趣啊!」

 沒有呢。我反而更佩服能如此流暢地說完這些話的恭彌。還是老樣子,對他人很有興趣呢。

 「絕對很可惜啦!稍微試著努力一下,就算失敗也不會少一塊肉吧?」

 「我說了,我沒有努力的理由。」

 即便我這樣回答,恭彌依然沒有停下好像很開心的笑容。他還是老樣子,麻煩的傢伙。

 恭彌是世間所說的現充。而且還是超級現充。

 長相爽朗帥氣、體育萬能、交際能力很高、有女朋友。朋友當然也很多,常在班級的中心。就算我想模仿也模仿不來,完全對稱般的存在。

 那麼為什麼我和這種現充是朋友呢。

 「不要逞強了啦。我和你也有十年交情了,你在想什麼我很清楚喔。」

 「吵死了。既然很懂我,就給我察言觀色。」

 單純因為我們有很長的交情。

 小學生只要有家離很近、兩邊父母關係很好之類的理由,就能成為朋友。自然而然就打成一片了。

 不過,因為恭彌天生很友善,所以我們關係才一直維持至今。

 我覺得他是個很了不起的人。也對他有很多感謝。然而,我很希望他不要有時像這樣,把現充的想法強加在我身上。

 「反正一定是討厭期望後的失望對吧。」

 「沒錯。期待會產生出沮喪與挫折。只要從一開始就放棄,不要挑戰的話,就能平穩地活下去了。」

 「但是不管什麼球,不揮棒就打不出去,不是嗎。」

 「那是指站在打席上的人,我何止坐冷板凳,根本就不在球場上。」

 恭彌攤手搖頭,彷佛在說:「真受不了你。」明明都已經是老交情了,你也差不多該知道了吧。

 「但我是多虧了你幫助才能考上這間學校,還交到了女友。想要報點恩,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如果想要報恩,那就不要管我了。那才是最棒的報恩。」

 姑且不說他交到女友這件事,考上這間學校是多久以前的事了,還拿出來說啊。

 恭彌只有課業不太好。反倒我只有課業還算可取之處。當時我並沒有力氣,將特地來我家求我指導課業的恭彌趕走。就只是這樣而已。並不算什麼恩情。

 「我覺得你會後悔喔。橘同學很可愛呢。」

 「就是因為可愛才不行。」

 如果我各方面都有恭彌這麼厲害的話,應該任何事都能很積極吧。但是我明白,人不可以不自量力。

 『不要過度奢望』。這是我在十六年的人生中,得到的結論。

 「恭彌,在嗎?」

 教室的門突然被用力打開,出現一個女生。

 她有著漂亮的黑色長髮、炯炯有神的眼睛、端正的鼻樑、淡淡的嘴唇,身材高挑勻稱。雖然與橘的類型不同,但也是個很漂亮的美人。

 然後,這傢伙是──

 「嗨,冴月。」

 「啊啊,找到了。該去社團了喔。」

 「真是麻煩──」

 沒錯,這個美人正是恭彌的女友──雛田冴月。也是個不亞於恭彌的現充。

 雖然恭彌剛才說「這是多虧了廉」,但我當時只是聽聽恭彌的煩惱,和他聊了一下而已。就算沒有我,恭彌也一定會和雛田交往吧。

 因為恭彌和雛田兩人非常般配。不只是性格很合,那兩人也都是現充。

 能確實盡全力應對眼前的事情;不會害怕與他人扯上關係。而且態度中擁有的確切自信,一定是源自於至今成功的經驗。

 「什麼嘛。楠葉也在喔。」

 「不,我不在喔。」

 「啥?什麼意思。還是一樣全身都是負面氛圍呢。」

 她一臉傻眼的表情。由於我是恭彌的朋友,所以雛田也知道我這種人的存在。雖然我和她完全不是朋友。

 不過即便態度不是很好,她還是很自然地向我說話,果然應該是個善良的人吧。但那也是當然的,畢竟那個恭彌喜歡的女孩子,不可能不善良。

 雛田轉向恭彌,開始聊了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雖然我不在意他們說了什麼,但這麼大聲當然聽得到。

 像是今天的課程如何,還有朋友的誰誰誰怎麼了之類的。恭彌也笑容滿面地聽著,果然他們的關係似乎還很親密。

 話題轉移到好像是他們接下來要去的社團。

 看來他們應該很快就會離開吧。

 那麼,我也快點回家放鬆吧。

 我這麼想著,不經意地瞄到教室的入口處。仔細一看,有兩個女孩子從教室外面望著裡面,好像在等著雛田的樣子。

 應該是雛田的朋友吧。

 接著在轉眼間,我和其中一個比較嬌小的女生對上眼神。

 那是橘理華

 我反射性地想要轉頭。但是看到橘輕輕地向我打招呼,所以想轉也轉不了。

 為什麼要向我打招呼。

 雖然有些疑惑,但我也姑且稍微舉起手致意。總感覺在外面的另一個女生的笑容別有含意。

 另外,恭彌似乎也注意到我和橘的互動,對我使個眼神,好像很開心的樣子。

 待在這裡莫名感覺不舒服。

 於是我轉頭望向窗外,直到恭彌和雛田離開教室為止,一直保持沉默。

 什麼事都沒發生。

 就算朋友的女友和橘理華關係很好,那也與我完全沒有關係。只是覺得真是超級偶然呢。

 ◆◆◆

 「楠葉同學。」

 那發生在中學二年級換班的時候。

 「等一下全班要去聯歡會,你要參加嗎?」

 還真是貼心,不愧是現充。

 我想這傢伙在今後一年間,會站在像我這種孤僻份子以及吵吵鬧鬧的同學之間,帶領著這個班級吧。

 我認為這傢伙會成為受任何人喜歡,也會在某種程度上喜歡任何人的中心人物吧。所以這傢伙才打算創造一個契機,早點和大家打成一片。

 我覺得這是個好人,也覺得很了不起。

 「我就算了。」

 「……你之後有什麼預定嗎?」

 這傢伙用了『預定』這個詞,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我之後沒有『預定』,但我有『理由』拒絕。也許在這傢伙心中,只有『已有預定』和『有約在身』才是拒絕的理由。我實在無法苟同。

 「也沒有。」

 「……那為什麼?」

 「我不喜歡去參加聯歡會之類的場合。想去的人就去,不要管我。」

 ──『大家聚在一起開心狂歡』這種人生態度與我不合,我在這十幾年的日子中徹底明白了。

 即便沒有什麼契機,也是會有幾個人自然而然混在一起,我只要和那些人靜靜度過校園生活就好。那樣我比較輕鬆,更符合我的個性。

 所以我並不想特地去參加什麼聯歡會。

 「……你不覺得你這麼自私,搞砸了班上氣氛並不是件好事嗎?」

 那傢伙帶著輕蔑與不悅的表情說著。

 我搞不懂。為什麼我一個人不去,就會搞砸班上的氣氛啊。而且一個有理由不想去的人,為什麼非得不甘不願地參加啊。既有以班級整體為重的人,當然也有相反的人在,為什麼不理解呢。

 「……哼。那就隨你吧。」

 聽了我的話,那傢伙咧起嘴,不悅地離開了。

 結果在那一年間,我只在三個人的小團體悄然度過。雖然我覺得友情並沒有很深厚,不過還算和睦吧。而我和那個現充則沒有說過一句話。

 現在回想起來,那傢伙的想法才是對的吧。雖說並非絕對,但以班級為重才是多數派、應當得到優先。反而是我簡直傻了,居然誠實回答了不想去的理由。

 我的價值觀在這世界上是異端。無法得到理解、接受,宛如系統漏洞。

 而在這種無聊的經驗中,我唯一的收穫就是注意到這點吧。

第2話 與美少女同席